第四十五章 命运爆发(6)成功脱险/豪门重生之妇贵逼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破旧的仓库中。

秒表的声音“滴答滴答”不停的响动!

莫修远跪坐在莫一诺的面前,和她保持着差不多的高度。

莫一诺看着莫修远的脸,看着他也不帮自己解开绳子,就这么直愣愣的看着她,心情真的很不美丽,“你是不是在不开心,因为我不叫你,所以你不伴我解开绳子?”

“一诺。”莫修远看着莫一诺,深深的看着她。

“嗯。”莫一诺乖巧的点头。

“你想妈妈吗?”莫修远问她。

“当然想。”莫一诺重重的点头。

她这么想见到妈妈,他都看不出来吗?!

大笨蛋。

莫修远说,“如果现在我告诉你,你以后都要和我生活在一起,你会不会很不开心?”

“我才不要和你生活在一起,我妈妈说你是白眼狼,你有了另外的家庭,所以就不要我和妈妈了,我才不要和你这样的人生活,我讨厌!”莫一诺有些愤怒的说道。

她才不要呢!

她只要和妈妈在一起,妈妈还告诉了她,她很快要当大姐姐了,她很期待自己当大姐姐那一刻!

“我没有不要你和妈妈。”莫修远解释。

“你骗我,我们幼儿园就有一个小朋友,她爸爸就不要她了,因为她爸爸有了另外的孩子有了另外的老婆,你也是!”莫一诺指控。

“我由始至终,都只有你一个孩子。”

“刚刚那个小弟弟呢?”

“那不是我的孩子。”莫修远解释。

试图,给一个不满4岁的小朋友解释。

“那他为什么叫你爸爸?”莫一诺固执的问道。

“因为他爸爸去世了。”

莫一诺看着他想了想,“因为他爸爸去世了,你觉得他很可怜,所以就让他以为你是他爸爸吗?”

莫修远点头,重重的点头。

他反而觉得,给一个三岁多的小朋友解释,比跟陆漫漫解释,轻松多了。

原来,并不是他表达力不强。

而是陆漫漫……真的很拒绝。

所以才会有那么多话,到此刻,对着陆漫漫已经说不出口了。

也没机会说出口了。

“可是你为什么又不和我们一起生活呢?”莫一诺还是不明白。

“因为我有很多我以为的生不由己自以为的伟大自以为的大义凛然,现在才知道,原来我果然不是一个好人,不是一个好的江山继承人也不是一个好的父亲好的丈夫,我这么不好,活该我孤独一辈子。”莫修远淡淡的说着。

淡淡的说着。

“你要是真没人要……”莫一诺是一个善良的小女孩。

她其实很怕面对别人的难过和悲伤。

她咬着小嘴唇说,“你要是真人要,我劝劝妈妈,让她带着你一起生活。我,你,林叔叔,妈妈还有,林叔叔和妈妈的小宝宝。”

莫修远笑着。

他抚摸一诺的头发。

柔顺的长头发。

“林叔叔和妈妈的小宝宝,很快就会出生的!”莫一诺强调。

外婆说林叔叔和妈妈会生一个小弟弟。

然后妈妈就告诉了她,说她很快要当姐姐了,说她肚子里面有了一个小宝宝。

所以就是林叔叔和妈妈的小宝宝,很快就会出生了。

“我不能和你妈妈还有你林叔叔还有你林叔叔和你妈妈的宝宝一起生活,我只想和一诺一起生活,可以吗?”莫修远诱导性的问她。

“不可以。”莫一诺又拒绝了。

是自己没有做好,所以一诺才会这么排斥他。

才会这么排斥他。

他一点都没有生气。

他只不过有些悲哀。

莫大的悲哀。

他听着秒表的声音,滴答滴答,一直在耳边响个不停。

莫一诺似乎也注意到了这个声音,诧异地问道,“这是什么声音,怎么在我椅子下面叫个不停。好吵。”

“一诺。”莫修远对视着她。

莫一诺蹙眉,也这么看着他。

“现在给你很认真的说一件事情,你是乖孩子,会听大人的对不对?!”莫修远说。

“嗯。”莫一诺乖乖点头。

虽然不觉得自己一定要听白眼狼叔叔的,但看他那么认真,她真的又不想反驳他。

总觉得白眼狼叔叔,好像真的很可怜。

身体看上去这么不好,刚刚还哭了,然后也没有人再要他了……

她大大的眼睛认真的看着他。

听着他说话。

听着他说,“一诺,我现在帮你解开绳子,但是你不要起身,你不要坐起来,等我说可以动了,你才起来,然后像刚刚那个小弟弟那样,一直往前跑好不好?”

“为什么?”

“好不好?”莫修远严肃的问她。

一诺妥协而有些委屈的点头,“好。”

“乖。”莫修远俯身,亲了一下她的小脸蛋。

一诺就感觉到自己脸上被他亲吻那一点,好冰凉。

白眼狼叔叔,都没有温度的吗?!

她看着他开始在帮她解开绳子。

他手指很长,突然很灵活。

刚刚分明还很错乱的。

她觉得他真的很厉害,在她看来好难解开好难解开的绳子,白眼狼叔叔可能就花了几秒钟的事情,她其实也对时间没有什么概念,但她好像在整个解绳子的过程中,就听到秒表滴答滴答了七八声。

莫修远解开绳子后,是故意用力将一诺按压在椅子上的。

这种炸弹,只要一起身,必爆。

所以,他才会在几乎到了最后一刻,才会解开一诺的绳子。

他说,“现在我放开你,但是你答应我的事情,你做得到吗?”

“嗯。”莫一诺点头,很坚定的点头。

“好孩子。”莫修远放开她。

一诺乖乖的坐在椅子上,一动不动。

莫修远猛地俯身,躺在了地上。

“白眼狼叔叔……”莫一诺看着他突然躺在了地上椅子下,有些诧异,身体本能的准备起来。

“一诺,别动!”莫修远阻止她。

莫一诺连忙做得规规矩矩,她甚至身体都不敢动一下,开口道,“你在做什么啊,白眼狼叔叔?!”

“我在和你躲迷藏。”莫修远说。

“你好幼稚。人家现在想回家。”

“只玩一次。”

“好吧,就一次哦!”莫一诺很是单纯的点头。

“一诺,现在跟着在跟着我的频率,开始数数,数到十的时候,就立刻起身往前跑,好不好?!”

“好。”莫一诺真的以为莫修远在和她玩游戏,而小孩子其实对游戏是没有多少抵抗力的。

她兴奋的答应道。

莫修远看着炸药伤的秒表时间,快而准的找到自己认定的这条线。

不是蓝线也不是红线。

一条埋藏在红线下面的一条隐线。

这种炸弹,他从十岁开始就在玩了,他清楚所有的结构,但是,这是人为制定的,也就是说,到底是哪一条线可以剪断全部是取决于制作的人,这就是为什么拆弹专家存在高风险的原因,没有人能够猜透,对方埋下的是哪条线,能够有的常识只是普遍性的认识,在没有剪断那条线之前,谁都不知道这枚炸弹会不会在表秒为零的时候爆炸。

莫修远拿出随身携带的瑞士军刀,那把锋利的刀刃就这么放在了那条隐线上。

他说,“一、二……”

莫一诺幼嫩的声音,跟上了他节奏,“三,四,五……”

莫修远紧紧的看着炸弹的数字。

看着数字越来越少。

“八,九……”

炸弹上现实,“三,二……”

“十!”

“跑!”

一诺猛地一下站了起来。

莫修远没有剪断那条隐线。

南玥椿知道他专业,所以,自作聪明的不会用专业的方式。

她只是故意用这种炸弹来迷惑他的神志。

越是聪明的人,越容易被聪明所误。

所以。

他在最后一刻,剪断了蓝线。

最基础最简单的炸弹,采用的蓝线。

但那一刻,他终究不能保证炸弹不会爆炸,所以与此同时,他将剪断的炸弹连同椅子一起,一起,扔了出去。

而他的身体在那一秒,一个反弹,直接将一诺狠狠的扑倒在地上,将她小小的身体,压在自己的怀抱里。

就算是爆炸。

就算是那一秒的爆炸。

他至少也可以用自己的身体帮她档一下。

他可以粉身碎骨,灰飞烟灭……

一诺被猛地一下扑到在地上。

突然的疼痛,让她惊叫着大哭。

莫修远紧紧的抱住一诺。

耳边,没有爆炸声。

其实。

如果真的要爆炸,在他剪断扔出去那一秒,应该就爆炸了。

不会等到,此刻。

他整个人在那一刻,突然抽空了一般。

所以,他是选对了。

所以他选对了。

他识破了南玥椿的阴谋。

从未有此刻这么想要感恩,感恩老天爷给了他一个天才的智商。

他起身。

看着被他扑到的一诺,身上被擦伤无数。

此刻痛得哇哇大哭。

他不知道该怎么去安慰,他只是将她抱起来,打算离开。

打算平安的抱着她回到陆漫漫的身边……

他刚把一诺抱着往前。

灵敏的耳边,突然再次听到了炸弹秒表的声音。

莫修远心里一紧。

连环炸弹。

南玥椿果然是不留任何余地。

这种炸弹在第一次被剪掉之后,会在十秒内,自动爆炸。

莫修远抱着一诺,猛地冲了出去。

昏迷的南玥椿,在此刻,突然有了知觉。

她迷糊的眼神,看着眼前,看着一个男人的身影,看着他速度惊人的往前奔跑着。

上天果然比较眷恋陆漫漫!

她回头,回头,看着那个被扔远了的炸弹。

那一刻瞬间反应了过来。

她起身,猛地往外。

刚走了两步。

“轰隆隆”的一声。

整个仓库瞬间爆炸了。

仓库爆炸,她直接被弹飞了出去。

而面前那个男人,也被她提前埋在周围的炸弹引燃而直接炸了出去。

他身体狠狠的躺在了地上,后背灼热一片。

但他很小心的将一诺抱紧在自己怀抱里,用尽身体的全部,将她狠狠的保护。

炸弹,响彻天际!

如此连绵不断。

惊动了整座城市。

持续好久的爆炸声,终于停了下来。

被炸药袭击的三个人,重重的躺在地上。

南玥椿没有了任何知觉,身上已经被炸得,面目全非。

莫修远以保护的姿势,趴在地上紧紧的搂抱着一诺,搂抱着她的小身体,他后背,烂了一片。

那么厚的防弹衣,也被炸得粉碎不堪。

“痛……”一诺哭腔着。

她身上好痛。

刚刚突然觉得自己都快飞了起来。

如果不是白眼狼叔叔将她紧紧的抱着,她都不知道自己弹飞到了什么地方。

但是现在,又被突然摔打在地上,全身都痛。

白眼狼叔叔还这么一直压着她。

她想要起身,都起来不到。

“痛……”莫一诺又叫了一声。

昏迷的莫修远,动了动眉头。

他耳边有着一个小小的哭腔的声音,所以,他不能睡。

他不能让自己昏睡了过去。

他努力让自己睁开眼睛。

睁开眼睛,就看到了莫一诺,看到她委屈的小脸蛋上,还有些血痕,看着她哭腔着,面对着他。

他努力动了动自己的手臂,伸手,擦拭着她的小脸蛋,擦拭着她脸上的那点血渍。

还好。

不是她的血。

他松了口气。

他说,“一诺,别哭。我现在送你去找妈妈。”

“白眼狼叔叔,你头上在流血。”莫一诺此刻才看到,他额头上的血,一滴一滴往下掉。

他的模样,好吓人。

“别怕,不痛。”莫修远说,“大人不怕痛。”

“可是,妈妈也会叫痛……”

“那是妈妈希望你关心她。”莫修远口吻温和,声音很小很小。

小到,一诺这么近距离,都几乎听不到。

她看着白眼狼叔叔试图站起来。

他动了一下,那一刻手臂一软,又躺了下来。

但最后,他却还是撑住了他的身体,没有压到一诺的身上。

他默默的调整自己呼吸,调整自己身体的各种不适。

他咬牙,让自己站了起来。

他觉得眼前很黑。

面前,越来越黑。

“白眼狼叔叔?”莫一诺自己从地上跑了起来。

她的衣服也被擦破了,那么厚的夹袄,都破破烂烂的。

陆漫漫看到,应该会很心疼很心疼吧。

他牵着一诺的手。

他现在,抱不动她了。

他说,“叔叔带你离开。”

“嗯。”莫一诺点头。

在经历了这么多大爆炸这么多事情后,一诺反而没有如其他小朋友那样吓得丢了魂,此刻还突然特别变得懂事,特别听话。

她跟着莫修远走了两步,突然转头。

莫修远停下脚步。

“那个阿姨呢?”莫一诺问道。

莫修远转头看了一眼。

看了一眼被炸得不成模样的南玥椿。

奇迹的,居然没死。

她的残缺的手指,还稍微动了动。

“她会知道,什么才是她需要去的地方,而我们也应该回到我们自己的地方。”莫修远说,“乖,走了。”

“哦。”莫一诺似懂非懂的点头。

点头,再次跟着莫修远离开了。

这里发生了大爆炸。

文城还剩下的一部分警力,迅速靠近。

所有人看着莫修远,都惊呆了。

看着他如此模样,看着他如此破烂不堪的模样,看着他牵着的那个小女孩,小女孩只是有些狼狈,但并没有多少伤痕。

“统帅!”警察一致敬礼。

莫修远点了一下头,“送我们去医院!”

“是。”带队的警察恭敬道,“需要帮统帅先叫救护车吗?”

“不用了,你送我们去医院,陆漫漫会等不急的。”

他知道,多耽搁一秒钟,陆漫漫就会多崩溃一秒钟!

“是。”警察连忙点头。

他拉开他警车的大门。

莫修远让一诺先坐了进去。

而自己,也坐了进去。

车子往医院开去。

往陆漫漫住的医院开去。

他眼前模糊不清,一会儿黑,一会儿白。

他紧紧的看着车窗外的景色,看着变换的场景,坚定的让自己,清醒。

保持清醒。

车子奔驰在街道上。

车子,停到了私立医院。

警察为他恭敬的拉开车门。

莫修远牵着一诺,走进医院。

走向,医院指定VIP病房。

远远的病房门口。

莫修远突然停下了脚步。

一诺诧异的看着他,“白眼狼叔叔?”

“自己去吧。”

“你不去吗?”

“我在这里看着你。”莫修远说。

一诺不明白,还是放开了莫修远的手,往护士带领的病房走去。

她现在很想很想看到妈妈。

很想很想告诉她。

白眼狼叔叔很厉害,白眼狼叔叔保护了她。

她脚步有些快。

很快就到了病房门口,推开了房门。

房门内的一切,他看不到了。

莫修远嘴角一笑。

他转身,往医院外……离开。

------题外话------

二更啦!

好啦,小宅现在应该在飞机上。

明天咱们……

尽量,9点见!

群么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