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章 我希望他活着/豪门重生之妇贵逼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医院高级病房。

莫一诺推开房门,“妈妈。”

“一诺。”陆漫漫躺在病床上,转头,看到莫一诺出现在自己面前。

她以为,出现了幻觉。

“妈妈!”莫一诺扑进陆漫漫的怀抱里,“妈妈,我好害怕!”

陆漫漫将一诺紧紧抱着。

“一诺,你没事吗?!你没事儿吧!”陆漫漫紧张无比的问着她。

看着她脏兮兮的模样,看着她衣服都破烂不堪。

身上,受伤了吗?!

她甚至不知道自己这几个小时是怎么熬过来的,她窝在病床上,就连走廊上有一丁点动静,她都会被吓得,不知所措。

现在。

现在一诺回到了她的身边。

虽然看上去受了伤,可是,还是这么活蹦乱跳,活生生的出现在自己的面前。

“妈妈。”莫一诺抬头看着自己的妈妈。

看着她眼眶红了又红。

陆漫漫心疼的摸着一诺的脸颊,看着她小脸蛋上还有血渍,显然,不是她的。

她心口一紧。

“一诺,谁送你回来的?!”陆漫漫询问。

“是白眼狼叔叔。”

“他人呢?”

“刚刚陪我走到门口,就说让我自己进来……”一诺话还未说话,就看到妈妈突然掀开被子下床,甚至连鞋子都没有来得及穿,直接就往病房门口跑了出去,“一诺你在这里乖乖等妈妈!”

莫一诺点头。

点头,看着妈妈慌慌张张的出去。

陆漫漫跑出病房门。

房门外。

空空的走廊上,空无一人。

她咬牙,往走廊外跑去,直接跑出了医院大门。

大门口,远远的,她看到了几个人背景。

她加大速度。

拼命奔跑。

“莫修远!”陆漫漫叫着他。

叫着,面前不远处的男人。

男人听到声音,脚步顿了顿。

他没有回头,只是这么顿了顿足。

“莫修远。”陆漫漫赤着双脚走过去。

越是靠近。

越是看到了莫修远后背,被烧伤被擦伤被撞伤,黑的红的一片,惨不忍睹。

甚至在此刻都还能够清楚的看到冒着的血珠子,渗渗的在表皮上,狰狞无比。

她喉咙微动。

她上前。

上前,靠近他。

而他,突然转身。

转身,将他后背的狰狞掩盖。

面对着她的脸色,苍白一片。

无色的嘴唇,更加没有任何血色了。

他额头上有明显的血痕,血还沾染到了他的脸上。

所以一诺身上的血迹,都是他的吗?!

“莫修远,你怎么样?”陆漫漫问他,她有点不敢上前了。

她不知道他身上的伤口有多少。

她觉得,他全身应该都是伤。

可是此刻,他依然挺拔,背脊挺直的,站在她面前。

“皮外伤。”他说,声音很低很沉。

她看到他说话的时候,喉咙一直在欺负,似乎是在刻意的压抑。

“你现在去哪里?不治伤吗?”

“不了。”莫修远说,“叶恒还在等我。”

“叶恒?”

“嗯,南部长叛变。”莫修远直白道,“叶恒先去一线了!”

陆漫漫咬唇看着他。

“对不起漫漫。”莫修远那墨绿色的眼眸,那么深邃的眼眸,此刻变得有些苍白无力了。

陆漫漫心口一动。

“我果然不能抛下莫家的江山,我果然没办法置莫家江山于不顾,我没办法把你和一诺当成唯一。”莫修远直直对着陆漫漫说道,“你好好照顾自己,照顾一诺。”

他现在没办法留在她们身边,在她们需要温暖需要呵护的留在她们身边,他身上有太多,他没办法丢弃的东西,是狠下心也做不到的东西,必须去做。

所以总是……

离她们而去。

所以总是,在关键时期,离开她们。

他转身,欲走。

“莫修远……”陆漫漫追上他的脚步。

莫修远抿唇,停下脚步。

“莫修远,我……”

“漫漫。”身后,突然响起林初辰的声音。

陆漫漫伸手去拉他垂落在腿边的手,就这么戛然而止。

莫修远眼眸微动,手指僵硬的弯曲。

“漫漫,你鞋都没穿,就跑了出来,这么冷的天,不怕冻着吗?”林初辰大步上前。

陆漫漫回头看着他。

他头上包着厚厚的纱布,走起路来,一瘸一拐。

原本就有些不方便的左腿,此刻伤得更加厉害了。

她面对着林初辰,嘴角淡淡的拉出了一抹笑容。

莫修远起身走了。

坐进了警车,缓缓离开。

他回头,从车窗外看出去,看到林初辰蹲下身体,在给陆漫漫穿鞋子。

画面很温馨,画面很和谐。

大概就是这样了吧。

他对着为他开车的警察说道,“联系叶恒,帮我安排一辆直升机去边防!”

“是,统帅。”

“找到莫子兮,送到叶家别墅,交给叶文忠!”

叶文忠。

叶半仙的大名。

“是。”警察恭敬无比。

这场仗……

这场仗,由他引起。

他会去结束。

且。

只许成功不许失败!

……

医院。

陆漫漫和林初辰回到了病房。

林初辰伤得其实也很严重,她赶到医院的以后,刚做完手术,整个人包的得特别厚重,医生说还好送来及时,否则引起颅内出血,就真的没救了。

她终究,欠了林初辰很大一个人情。

这个男人为她牺牲了这么多,她知道被辜负的滋味。

“白眼狼叔叔呢?”莫一诺看着他们回来,大声的问道。

“他走了。”陆漫漫笑着,摸了摸一诺的小脸蛋,按下了医铃声,找医生来帮一诺处理一些皮外伤。

一诺才是皮外伤。

莫修远的……不是。

“就走了吗?我和他的约定都还没有兑现,他说走就走了?!”莫一诺有些不开心的嘟嘴说道。

“什么约定?”陆漫漫随口问道。

“我答应了白眼狼叔叔,如果他送我来见妈妈你,我就叫他爸爸。”莫一诺大声的说道。

陆漫漫僵硬了一下。

“我都还没叫他他就走了。”莫一诺看着陆漫漫,看着她似乎有些难受的模样,“早知道,他之前问我要不要叫声爸爸,我应该叫的。”

“没关系,以后有机会的。”陆漫漫抚摸着一诺的小脸蛋,温柔的说道。

“嗯。”莫一诺重重的点头。

下次我见到他了,一定会叫他爸爸的。

“对了妈妈,白眼狼叔叔说他会孤独终老!”莫一诺天真的说到,“我有邀请他和我们一起生活哦,和我,和你,和林叔叔,和妈妈肚子里面的宝宝一起生活。可是,他好像不太愿意。”

“嗯,因为他也有自己的家庭啊。”

“没有的妈妈。”莫一诺开口道,“白眼狼叔叔说就我一个小孩,他说那个小弟弟不是他的孩子。”

陆漫漫紧紧的看着一诺,“你说什么?”

“我说白眼狼叔叔救我一个小孩啊!”莫一诺说,“他告诉我的,说那个小弟弟不是他孩子,因为那个小弟弟没有爸爸,所以他才当小弟弟的爸爸的。”

陆漫漫喉咙微动。

有些情绪,就一直在心口上,不停的波动。

林初辰坐在旁边,看着他们母女的互动。

他刚输完水,就下床想要去看看陆漫漫。

他推开房门,就看到一诺一个人在房间里面乖巧的等待,那一刻的他很激动,激动一诺终于这么平安的回来。他紧紧的抱着她,缓缓才问她,妈妈去了哪里?!

她告诉他说,她妈妈去追白眼狼叔叔了,连鞋子都没穿。

他捡起地上的鞋子,让一诺在病房乖乖的,也跟着追了出来。

追出去的时候就看到陆漫漫和莫修远对立而站,两个人保持着一步之遥的距离。

莫修远的眼眸看了他一眼。

看到他站在他们身后。

男人之间,有时候不需要言语,有时候因为同时深爱一个女人所以就一个眼神,或许就会知道,对方的意思。

他想,莫修远这一刻应该是,放弃了。

放弃了他和陆漫漫,这么多年分分合合的感情。

他转身离开。

他看到陆漫漫有些惊慌的伸手去拉他。

而他……

终究在爱情的路上,耍诈了。

他叫了一声漫漫的名字。

他知道,她会为他转身。

她心里对他有内疚,她答应过的事情,她不会反悔。

他看着她放下了手,在彼此之间,就那么轻轻一碰就会碰到的时候,她放弃了。

而他,也躲开了。

莫修远终究走了。

他上前,帮她将鞋子床上,带着她回到房间。

她很沉默,尽管对他,会偶尔笑笑。

他听着她和一诺的交谈,看着她的情绪,一直在压抑的变化。

如此隐藏却还是如此明显。

他……选择了忽视。

忽视心里有些明白的事实。

他相信,他比莫修远更适合照顾陆漫漫,更适合照顾一诺。

至少发生了这么多事情之后,他可以甚至是无条件的寸步不离。

莫修远不能!

莫修远有太多,他没办法放弃的东西,所以他注定和陆漫漫这一辈子只能擦肩而过。

安静的病房中。

医生在帮一诺清理一些细小的伤口。

一诺因为消毒水的疼痛,在不停的哇哇大哭。

陆漫漫就一直陪着她,安慰她。

好久,都还在一直抽泣。

“为什么大人不会痛!”莫一诺一脸委屈的说道,“为什么小孩会这么痛?!”

“谁说大人不会痛了,我们受伤了也会很痛的,但是我们要勇敢,要坚强。”

“不对。”莫一诺一脸严肃,“白眼狼叔叔说了,大人是不会疼的,白眼狼叔叔额头都摔坏了血都滴在我的脸上了,但他还是告诉我说不痛,说大人才不会痛。还说妈妈你叫痛都是装的,你只会想要我关心你对不对?”

陆漫漫摸着一诺的小脸蛋,“白眼狼叔叔是怕你为她担心。”

“到底你们谁才是对的?”

“一诺。”陆漫漫将莫一诺搂进怀抱里,“这个世界有时候不是你老师给你讲的那样,不是对就是错,也有很多,不分对错的事情,是需要用心去理解的。等你长大了就会明白,有些谎言,叫做善意的谎言。”

“哦。”莫一诺似懂非懂。

正时。

病房门,突然被人猛地推开。

何秀雯和陆子山几乎是慌乱而急促的跑进来的。

何秀雯一看到身上贴着纱布的一诺就忍不住大哭了出来。

她将一诺紧紧的搂在怀抱里,“一诺,我的一诺,一诺你没事儿吧,外婆吓死了,外婆吓死了……”

“外婆我没没事儿,我很勇敢,妈妈说我要坚强!”

“一诺,我的乖一诺,你再也不离开外婆眼前了,再也不要离开了,外婆都快伤心死了,还好你没事儿,还好你没事儿!否则,外婆也活不了。”何秀雯哭得疯狂。

哭得撕心裂肺。

这是喜极而泣。

根本就控制不住。

陆子山看着眼前的一幕,眼眶也红了红。

这几个小时,简直度日如年。

简直,分分钟就能让人,从意识抽离。

还好。

还好,没出大事儿。

陆漫漫抿着唇,就这么看着她妈崩溃的模样,她完全能够想象,当一诺消失在他们面前时,他们面临着的是怎样的疯狂!

“没事儿了。”林初辰轻轻搂抱着她的肩膀,在给她安慰。

陆漫漫身体顿了顿,随即,轻轻靠在他的肩上。

“谢谢。”陆漫漫感激的说道。

谢谢他通知了她的父母,不让他们在家里面,一直担心受怕。

她有时候,也会忘记很多,忘记很多周围需要关心的人。

而林初辰,为她承担这个角色。

“好了秀雯,别哭了,你看把孩子都吓到了。”陆子山躲着擦了擦红彤彤的眼眶,提醒道。

“不哭了不哭了。”何秀雯重复着,又擦了擦眼泪。

莫一诺也这么体贴的帮她擦拭着。

“我家一诺没事儿了,我家一诺健健康康的在这里。”何秀雯似乎还觉得不是真实一般,一直在强调,一直在强调。

“嗯嗯。”莫一诺甜甜一笑。

何秀雯放下一诺,转头看着陆漫漫和林初辰。

看着林初辰也是一身的伤,何秀雯忍不住问道,“漫漫,这次是怎么回事儿?一诺到底被谁带走了?还一身伤口的回来!别骗我和上次一样,上次我知道你是故意的,这次,绝对不是!”

“是因为莫修远。”陆漫漫说。

也不想瞒着她父母了。

可能越是瞒着,他们越是会担心,以后越是没有了安全感。

她把事情的起因经过结果,说了出来。

何秀雯听着,越听越气。

“这个南玥椿,亏我还觉得她一派主母气质,很有国母风范,还微有些感叹年纪轻轻就能有如此风范,比起我家漫漫也不逊色太多,没想到,居然是如此心胸狭窄之人,还阴暗到想要拉着一诺一起死,简直是太不要脸了。”何秀雯咒骂。

几十年的高等教育,也终究抵不过女人深藏在内心处的泼妇气质。

“好啦,都过去了!”

“这事儿过不去!”何秀雯狠狠的说着,“以后你给我离莫修远远点,越远越好!不管他怎么样,以后都不准他再靠近你,不准他再靠近一诺,我决不允许他出现在我们面前,逼紧了,我们全家移民国外,北夏国是他的地盘,其他地方,他也没这么大的权利!”

“妈妈,不会了,以后不会了。”陆漫漫安抚着。

“不说了!”何秀雯似乎也不想再提这件事情了,她就严肃的对着陆漫漫说道,“你和初辰也不要等日子了,马上给我登记结婚办酒席,以后你和姓莫的,就一刀两断,再也不要和他有任何瓜葛!”

陆漫漫唇瓣紧咬,那一刻,没有开口说话。

“怎么了?你难道对莫修远还有期待?”何秀雯严肃无比。

“阿姨。”林初辰开口,亲切的叫着她。

何秀雯对着林初辰,自然又温柔了点。

所谓丈母娘看女婿,是越看越满意。

何况,林初辰为了自家女儿还受伤了,怎么都多了几分亲切。

“我们选好时间是下个月初的。”林初辰开口道,“还有十来天,很快了。你不急这么一会儿,结婚是大事儿,好日子,也图个喜庆对不对?!”

陆漫漫看着林初辰,没想到此刻他会这么帮她说话。

他知道,她和莫修远有一月之约的!

何秀雯听林初辰一说,想了想,觉得他说得很对。

不过要这话换到陆漫漫嘴里说出来,估计就是何秀雯的一顿臭骂。

她笑着说,“既然初辰都这么说了,阿姨我就不多管了。阿姨知道你会好好待我们漫漫的。”

“放心吧阿姨,我会对漫漫好一辈子的。”

“你这么说,阿姨就放心了。”何秀雯欣慰的点头。

还好,漫漫身边还有个林初辰。

她以后绝对不允许,漫漫再和莫修远有任何,藕断丝连!

“对了,你们什么时候可以出院?”何秀雯询问。

“我和漫漫都要住院观察一段时间,漫漫主要是养胎。医生说,有点动了胎气,在医院躺两天观察一下,最好。”林初辰直白的说道。

何秀雯整个人一下就怔住了,她惊呼,“这么快?!你们……”

林初辰转头看着陆漫漫。

陆漫漫抿唇一笑。

是的。

她最终,没有打掉这个孩子。

她第一次躺在手术台上的时候,是真的下定决心也真的备受煎熬。

第二次的时候。

就再也没有了那个勇气。

她躺在冰冷的手术台上的时候,看着头顶上的手术灯,冰冷的照耀着自己的身体,她甚至看到光亮的天花板上,反射着,医生的拿着手术仪器准备给她拿掉孩子的模样。

“不……”

她突然从手术台上坐了起来。

她没这么残忍。

她做不出这么残忍的事情。

她做了,可能连自己都会看不起自己。

与其让自己这么被噩梦缠绕一辈子,她选择了,放弃。

选择放弃的,离开了手术室。

医生其实也不敢真的给她做,看到她反悔,连忙就将她从手术台上扶了下来。

她当时,脚都是软的。

刚刚那一秒,或许下一秒,孩子就真的不在了。

她也会恐惧。

恐惧到,全身虚弱,脸色发白。

而她的表现,果真就让莫修远误会了。

误会她将孩子已经打掉。

她当时没有告诉他,是因为,她觉得,就算是怀了孩子又怎样,就算是怀了他的孩子,她也不可能重新和他开始,她也不会受他任何威胁!

她其实没想到……

没想到莫修远会发这么大的脾气,会这么的重视,会比她想的更重视!

她那一刻其实有点茫然,茫然自己是不是应该告诉他。

是不是应该告诉他,孩子还在。

不管如何。

终究她还是隐瞒了。

她仅仅只告诉了林初辰。

她说,“对不起,孩子还在。”

林初辰的脸,明显僵硬了几秒。

几秒后,他释然的笑了,他说,“漫漫,你不应该给我说对不起,反而,是我不够大度。反而是我,有些卑鄙。我其实这段时间都一直在要不要你流掉孩子而徘徊不安。我说不出让你不要打掉这个孩子的话,其实内心深处,又不想你因此受到身体的伤害。还好,还好,你比我勇敢,你做出了决定没有打掉。我会很乐意看到,我们家第二个宝宝的到来。”

“初辰……”

“我爱你,所以会爱屋及乌。这个孩子我会如对待一诺一般,视为己出。”

“谢谢你初辰。”她勉强让自己笑了,笑着说谢谢。

然后,将很多话,咽了回去!

“傻瓜。”林初辰将她搂紧怀抱。

他们达成协议。

这个孩子对外,都是他和陆漫漫的孩子。

所以。

何秀雯这么问他们的时候。

他们只会但笑不语。

“虽然你们这种先上车后补票的方式让我真的有些不是滋味,但……算了。看到你们都怀了孩子的份上我也不计较了。”何秀雯摆了摆架子,不过几秒钟时间,又突然特别兴奋特别担忧的问道,“多大了,孩子怎么样?医生怎么说?”

“也就一个多月!医生说有点动了胎气,但还好,孩子怀得很稳,只是因为今天经受了些身体伤害,医生才会建议我在医院多住两天。”

“那就好。”何秀雯松了口气,“这段时间你就好好的在医院养着,哪里也不要去了。初辰也是,你看你前几天才满脸是伤,伤痕都还没好,今天又添上新的,马上都要结婚的人了,断然不能再这么去伤害自己了!”

“嗯。”林初辰点头微笑。

一家人和乐融融。

今天面临的巨大悲伤,似乎就这么翻页过去了。

病房中,一边讨论着即将到来的新生儿。

一边说着,结婚的事情。

晚上的时候。

翟安带着古歆来了。

陆漫漫没有给古歆打电话说过今天的事情,不过……她猜想,翟安应该是知道了。

她转眸看着翟安。

翟安对着她微点头。

印证了她对他的猜疑。

“漫漫,你伤得严重吗?听翟安说你身体受伤住院,我特么的简直是坐立不安,赶紧就和翟安一起来医院看你了,还带着你两个大侄子!”古歆强调她怀的双胞胎。

陆漫漫无语。

古歆这嘚瑟的模样。

她笑着说,“都快当妈的人了,稳重点。”

“你别和翟安一样神叨叨的好吗?”古歆嘟嘴。

陆漫漫无语。

她完全可以想象,古歆怀孕期间,翟安该操多少心。

“话说你伤得严重吗?还要住院?听说还要住院几天?”古歆又担心无比。

“没想的那么严重,只是需要观察几天。”

“不严重还要观察?”

“我是对我自己身体负责……”

“干妈,我妈妈是怀孕了,医生说要养胎。”坐在一边的一诺突然抬头说道。

陆漫漫实在无语。

所以有个孩子在身边,什么秘密都藏不住!

“你怀孕了?!”古歆尖叫。

“你别激动。”翟安在旁边,提醒。

这到底哪里有一丁点,当孕妇的觉悟。

古歆对翟安,还是很龟毛的。

她连忙放低了声音,问道,“你和林初辰的?这么快就有了?!你也太开放了吧陆漫漫。”

“……”她哪里开放了!

某些人,还当人炮友呢!

“几个月了?”

“没多大。”陆漫漫淡淡然说道,似乎对这个话题不那么感兴趣。

“那你和莫修远……”古歆都觉得,此刻好像提起这个男人有些尴尬,但她又不是那种可以藏得住话的人。

“古歆。”翟安叫着古歆的名字。

古歆看着他。

“我想和漫漫单独说几句话,你带着一诺先出去走走。”

古歆不爽,有什么话不能当着她的面说的吗?!

可终究。

古歆习惯了顺从。

她不情愿的带着一诺离开。

病房中,就只有翟安和陆漫漫两个人。

陆漫漫的父母在晚饭的时候被陆漫漫叫回去了,但一诺今天遭遇的事情让她有些患得患失,就让一诺留在医院陪着她。林初辰也回到了自己病房,继续输消炎水。

所以,病房一下就安静了。

翟安看着陆漫漫的模样,真的是特别直白。

他其实很少这么直白,总是在说话的时候会很努力的顾及对方的感受。

他说,“你和我表哥是结束了吗?”

陆漫漫沉默了一会儿,“我马上要结婚了。”

“我突然很想告诉你,他对你的付出和他这几年做的一切事情……”

“对不起翟安。”陆漫漫摇头,“我暂时不想听。”

翟安看着她。

“而且,我觉得这些事情应该莫修远告诉我。”

“如果他会告诉你,我不会自作多情。”翟安这么冷静的人,终究也有些按耐不住了,“我从小佩服我表哥,以他为榜样,觉得任何时候只要有他在,就能够成为我的天,可是,我真的觉得他在处理你们这段感情的时候,很蠢。”

陆漫漫淡漠的笑了笑,没有附和一句。

“我不说了。”翟安不是一个多言的人,叹了口气。

这么被人拒绝,翟安不会特别强迫。

“谢谢。”陆漫漫真诚的感谢。

“我就告诉你他现在去了边防,去汇合叶恒。目前边防的局势很乱,南部长对外勾结叛变,想要引起北夏国的战争,如果真的打了起来,对于一国统帅而言,应该算得上是一件天大的事情了,但在救一诺和救国家面前,他先选择了救一诺……这些我都不说了。我只是听说我表哥伤势严重,赶到叶恒那里的时候丢了半条命,以他现在的伤势,不知道是否能够挺过去,我本来想要让你劝劝他,至少让自己先养一养,但看你现在的情况,大概也是我多想了。”

“我会给叶恒打电话的。”陆漫漫说。

翟安就这么看着她。

“不管如何,他还是我们北夏国的统帅,每个人都应该对他尊重,对他关心。”

翟安无奈的笑了一下,“漫漫,以你们这样对待对方的方式,可能是真的不能破镜重圆了。”

陆漫漫点头。

她知道。

但是很多感情就是这么,阴错阳差,然后,分道扬镳。

谁都怪不了谁!

“你怀孕的事情,就不要告诉我表哥了,我怕他接受不过来。”翟安提醒。

所以。

莫修远和叶恒都没有告诉翟安,当时她打胎的事情了?!

如果告诉了,以翟安这么聪明的人,应该能够猜到。

她说,“我不会告诉他的。”

“你好好养胎。期间,古歆会经常过来陪你……你也劝劝她,不要太大意。”翟安说,说出来的时候,有些不好意思。”

陆漫漫忍不住笑了笑。

翟安遇到古歆,爱上古歆,也不知道是他的幸还不幸。

“我去找古歆。”翟安起身。

陆漫漫点头,就看着翟安有些快的脚步,走了出去。

明显不太放心古歆不在他的视线下!

陆漫漫看着门口翟安消失的方向。

爱得这么深。

爱得这么深,又能携手一生,真好。

她就这么沉默躺在病床上,其实眼底是有些悲伤的。

翟安很快把古歆和一诺找了回来。

有古歆在的地方,一般都不会缺少欢乐。

古歆和一诺闹了会儿,翟安估计是实在看不下去了,带着古歆走了。

一个孕妇,一个双胞胎的孕妈能够这么不拘小节的,可能也就只有古歆这个二货了。

完全可以想象,翟安怀孕十月的悲剧了。

她招呼着一诺,让护工帮一诺洗完澡澡,躺在了她的陪护床旁边。

一诺这一天经历得也不少,这么晚了,也真的困了。

躺在床上没多久,就睡着了。

陆漫漫招呼着护工可以离开了。

房间就这么安静了下来。

陆漫漫拿起自己新补的手机和号码。

刚刚翟安给她说的事情,她其实一直放在心里。

现在9点多,那边应该不会这么早入睡。

她按下了叶恒的电话。

她其实知道,莫修远的电话应该也会在最快的时间补办好,那一刻,却还是选择了去打给叶恒。

叶恒接通,“陆漫漫?”

“嗯,是我,叶恒。”陆漫漫口吻,稍显得有些僵硬。

“找我有事儿吗?”那边明显带着些不耐烦。

“就是想问问你们那边情况怎么样?”

“是站在国民的立场上关心国事,还是站在私人的立场上关心私事?”

陆漫漫咬唇,说道,“都有。”

“如果是国事的话,我会告诉你,现在情况很严峻,很有可能会发生两国战争,但我们在极力阻止,打仗对北夏国而言并没有什么好处。”叶恒说得直白,“如果是私人感情的话,我会告诉你,比国事更严峻。”

陆漫漫紧握着手机,一时半会儿,说不出一个字。

叶恒说,“时间不早了,我就不说了,各自休息吧。”

对她的不耐烦,已经到了无法掩饰的地步。

以叶恒的脾气,没有破口大骂,也算是对她的容忍了。

她说,“能让莫修远接一下电话吗?”

“不能。”叶恒直接拒绝。

“叶恒,我只是……”陆漫漫试图劝说。

“所谓不能,不是因为我小肚鸡肠不让你们通话,而是阿修现在没办法接你的电话。”

“还在忙吗?”陆漫漫皱眉。

这么晚了,还不休息吗?

“我想再忙,只要是你的电话他应该都会接。”叶恒顿了顿,说道,“不过是,他现在没有那个能耐接电话。”

“什么意思?”

“具体意思自己体会吧。”

“他伤得很严重吗?”陆漫漫在感觉到叶恒即将挂电话之前,急切的问道。

“这么告诉你吧。”叶恒说,“他还没死。”

陆漫漫紧抿着唇瓣,说不出一个字。

“你还有事儿吗?”叶恒实在不想多说了。

对于陆漫漫。

他真不知道该怎么去诠释这个女人。

恨吧,又觉得恨得有些莫名其妙。

不恨吧,又真的觉得有些不服气。

算了。

他难得去纠结。

“你让莫修远养好身体,你告诉他,我希望他活着。”

“我会转达的,如果他还有幸能够听到。”

这次,就真的直接将电话挂断了。

陆漫漫就这么呆立的坐在病床上,这么呆立的看着手机。

莫修远……真的很严重吗?!

可是,他不是还能站在他面前,他不是还能这么将一诺送回来吗?!

她以为,就算再严重,就算他真的伤到很重,但至少,不会危害到性命……

性命……

她总觉得自己分分钟会因为自己的设想而崩溃。

“漫漫。”病房门,被林初辰推开。

陆漫漫木讷的转头看着他。

林初辰看着她有些抽离的模样,笑了笑,“怕你睡不着,所以过来陪陪你。”

陆漫漫努力让自己的情绪,回到平常。

“一诺睡了吗?”他用很自然的语调,很随意的开口道。

“睡了。”

“这么晚了,你也睡吧。”

“嗯,你也去休息吧。”

“我陪你睡着了再走。”

“你伤害这么严重。”陆漫漫催促。

“我会知道怎么照顾好我自己,才能够有那个能力照顾你好,照顾好一诺甚至,以及即将出生的二宝,所以别担心我!”林初辰坐在她的病床边上,“你现在怀孕了,保证睡眠很重要,赶紧躺下睡吧。”

“嗯。”陆漫漫熬不过她,睡了下去。

林初辰很细心的帮她拧了拧被子。

“初辰。”陆漫漫欲言又止。

“早点休息吧。”林初辰温和的说道,“有什么事情明天再说。今天你经历够多了,不要再为难了自己。”

陆漫漫终究把话咽了下去。

而这次咽下去之后,有些话,可能也说不出口了。

她闭上眼睛,睡觉。

黑暗中,就感觉到林初辰的眼神,深深的放在她的脸上。

她翻身,背对着他,努力让自己入睡。

入睡中,总觉得很多血腥的画面,在脑海里面放映。

她被绑架的画面,莫修远受伤的画面,一诺被绑架的画面,莫修远全身是血的画面……

她将自己的头狠狠地捂着。

她什么都不要再想了!

林初辰似乎是感觉到她情绪的波动,他温热的大手,顺了顺她的头发,在轻声的安抚着,“我会永远陪着你的,别怕。”

陆漫漫点头。

点头,努力让自己入睡。

不知道多久。

不知道用了多长时间,反正是睡着了……

可是那一夜,注定平静不了。

注定没有办法让自己平静的好好,休眠。

她不知道自己做了多少噩梦又不知道自己恍惚中说了多少梦话……

反正那一宿。

林初辰都亲眼目睹亲耳听见了!

------题外话------

今天无二更!

好啦!

现在宅要认真的说一下,关于有童鞋说现代文掺杂了古文云云之类,宅会告诉你,宅写的是现代架空,脑洞都是宅的,宅想怎么写就怎么写,莫非你还能XXOO宅的大脑咯?!

既然不能,就躺下来好好享受吧!

另外,宅近段时间看到很多关于书童消费值为0的读者在评论区留言表示对宅的各种不满。

宅只想说,宅不是人民币,宅的文当然也不是人民币,所以做不到大家都喜欢,也就没办法满足所有人的喜好。加之,宅偶尔也有玻璃心,看到不好的评论也会难受,所以时不时一抽风就会用禁言和删除来弥补宅受伤的小心脏。至于为什么宅要强调消费值为0,相信宅不需要多解释。

如果你非要逼迫宅回答。

宅只会告诉你,宅的地盘,宅做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