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七章 妈妈,喜欢白眼狼叔叔吗?/豪门重生之妇贵逼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在医院住了一周。

陆漫漫和林初辰一起出院。

这一周,边防告急。

隐约能从官方的新闻中得知,局势很严峻。

陆漫漫坐在陆家别墅,看着电视新闻。

看得正起劲,电话突然被人关掉。

陆漫漫抬头。

何秀雯将遥控器放在茶几上,严肃的说道,“别看了。”

“妈,我只是在关心国家大事儿。”陆漫漫有些抱怨,“都不知道会不会打起来?现在局势这么紧张,你总得让我有点爱国情操吧。”

“甭管打不打得起来,以后但凡和莫修远沾边的新闻,你都别看了。别问为什么,妈就是不喜欢。”何秀雯有些霸道的说道。

陆漫漫无语。

“你一天在家养胎,在家这么闲着,林初辰才出院身体这么不好还要上班给你照顾公司,你别给我乱来还想东想西的,告诉你陆漫漫,你要是敢做出什么对不起林初辰的事情,我们就可以断绝母女关系了。”何秀雯威胁。

陆漫漫实在是受不了,点头附和道,“我知道啦,一天在我耳边念十遍,你就这么不相信我吗?”

“你是我生的,你心头在想什么我清楚得很。反正陆漫漫你给我记住了,你那些小心思,想都不别想!”

陆漫漫不想和何女士多说了,她起身,“我上楼休息一会儿。”

何秀雯点头,“多看点书注意胎教。”

“知道啦。”

陆漫漫不耐烦的应付着,回到了自己房间,躺在了大床上。

林初辰出院后,就去公司上班了。

毕竟新开的公司,事情还有一大堆,理都没有理顺的情况,发生了这么多事情,公司的事情确实耽搁了很多,林初辰总是能够猜到她的所有想法,才会在出院后,第一时间就去了公司上班。

她其实真的很感激他。

但……

她拿起电话,给古歆拨打。

她有时候也会忍不住,想东想西。

那边接通,声音分明有些小,就跟做贼似的,“漫漫,你找我啊?你有事儿赶紧说,翟安不让我用手机,我还是趁他不在,偷出来的,你有事儿说事儿,被佣人发现了,或者被温情那个老妖婆逮到了,我又用不了了。”

“翟安也这么迷信。”

“还不他们莫家的遗传,温情那厮,更明显,我都找不到词语形容了,我总觉得温情挤兑我。”

“你不是怀了双胞胎吗?还挤兑你?!”

“谁知道温情那女人怎么想的。我不是现在住在翟家别墅跟着他们一起生活嘛?!我做完检查回去说怀的是双胞胎,温情居然连眉头都没有动一下,特别冷淡,一副一点都兴奋的样子,居然还淡淡的说了声,两个拖油瓶。我滴个去,当时我一口老血差点没有喷出来,有这么当人婆婆的吗?!麻痹不应该不能生才会遭排挤吧,劳资这么能生,她居然还不满意!”古歆气得吐翔。

“也许温情是怕表现得太明显了,你又该嘚瑟了。”

“我是这样的人吗?”古歆一脸不屑。

“你是。”

“陆漫漫,你到底是不是我朋友啊!这么说我。”古歆不爽。

“好啦,温情其实也不是那么坏,她既然都不追究你和翟安的先斩后奏,也算是接受你了,不过就是女人都有点矫情,巴不得你去讨好她,你也别对着她干了。你想想你曾经对翟安干的那些事儿,要我是翟安的妈,翟安还要和你在一起,我得打断了翟安的腿!”

“我以前有那么不好吗?”

“有的。”

“我们的小船,真的翻了。”古歆气呼呼的说着。

“反正也不是翻这一次了。”陆漫漫笑了笑。

“所以你就是认定了,不管你丫的怎么对我没心没肺,我都得这么巴心巴肺的粘着你,你说我怎么就这么的碧池啊?!”古歆说得咬牙切齿的。

“其实你碧池点也挺好的。”

“……没办法有共同语言了。”古歆准备挂断电话。

和陆漫漫,总是得不到半点嘴上便宜。

她早该习惯的!

“古歆。”陆漫漫叫着她。

古歆不回答,就这么捏着手机,预示着她在生气。

“还有一周,我就要结婚了。”陆漫漫说得有些,低沉。

“你是在不愿意吗?”古歆难得这么明白。

“不应该叫不愿意吧,只是有些……犹豫。”陆漫漫选择了一个自己觉得很合适的词语去诠释。

古歆直接说道,“这就是不愿意。”

陆漫漫不想和她争执。

“其实漫漫,嫁给一个自己不太喜欢的人,我个人觉得,应该也不算是一件很难受的事情,因为之前我在已经不喜欢翟奕的情况下还是选择嫁给他也没觉得什么生不如死的滋味,我发现我现在应该真的很能体会你现在的感受,毕竟当年我经历过。我就是想要给你说一声,以过来人的身份给你说一声,嫁给不太喜欢的人不会觉得人生绝望,但嫁给自己喜欢的人,你就会觉得,还好当初没有乱嫁。”古歆说得认真。

陆漫漫沉默。

古歆看上去大大咧咧,也不太会用什么特别高深的语言去形容一件事情,原本特别肤浅的一个人,在阐述一件事情的时候,却难得这么深入人心。

“不过算了,你还是和林初辰好好过吧。你和他都有孩子了,你要让莫修远知道了,估计分分钟气得口吐白沫。你还是别去折腾他了,我看他这个人看上去人高马大的,总觉得最经不住的就是你的折磨了,也不知道这些年他怎么没有被你活活气死。”古歆感叹,感叹着又说道,“不过也算是他活该,谁让他选择了江山辜负了你。”

“他大概有苦衷。”陆漫漫试图解释。

古歆一口将话接了过来,“要没有苦衷,他就不是男人了。不过这个世界上有苦衷的人有苦衷的事情多了去了,杀人犯杀人也是有苦衷的,可最后不一样得判刑。你们这么明白的人,应该想得比我更透彻吧。总之漫漫,莫修远其实真是一个好统帅也真是一个好男人,至于是不是你的好男人,就像你以前劝我的一样,感情的事情,冷暖自知。”

陆漫漫抿了抿唇,努力让自己情绪变得稍微平常了些,她勉强让自己笑了一下,笑着打趣道,“这当妈的人,果然懂的道理也多了。”

“估计这就叫近朱者赤近墨者黑。跟着翟安,多少得稳重些。”

“还说自己不嘚瑟。”陆漫漫打趣道。

古歆没忍住,得意的笑了,“我其实真没有敢想象我和翟安可以走到今天,虽然他从来没给我说过喜欢我爱我什么的,但既然他愿意和我在一起,不管出于什么原因,我就已经很满足了。我才没有你们那么多心思,想那么多,我能够拥有我想要拥有的东西,就够了!”

“果真是傻人有傻福。”

“你这是在骂我还是在祝福我啊!”

“你自己挑好听的听吧。”陆漫漫无语。

“哼。”古歆皱了皱鼻子,正欲开口表达自己不满的情绪时,就听到电话里面突然传来一个有些严厉的声音,一听就知道是来自于温情的,“古歆,你又偷偷的打电话,你就不能安分点吗?!我儿子怎么就娶了你这样的老婆?!”

古歆连忙捂着电话,“不说了,老妖婆又要发飙了,有空再聊。”

猛地一下,将电话挂断了。

一挂断,就看到温情走了过来,一把将她的手机拿走,“我就应该让我儿子把你的手机带去上班。”

“这是迷信,迷信你知道吗?!”古歆抱怨。

抱怨有个鸟用。

温情压根不搭理她,拿着她手机就下楼了。

这特么的就是皇家贵族的霸道吗?!

还说她是野孩子,没教养!

也不知道谁没有教养。

她表示自己一定要大度!

她表示自己现在是孕妇,要保持心平气和。

她深呼吸一口气,平息了。

她捉摸着一个人在房间也无聊,没手机对她而言简直是人生折磨。

所以她也下楼了。

下楼看会儿电视也好,总得无聊找点事情打发一下时间。

她刚走到楼下客厅,就听到不远处温情严厉的声音,似乎是在训斥佣人。

这女人是到了更年期了吧,见谁咬谁!

她稍微挪了挪脚步,走了过去,本着自己一颗善良之心想要救佣人于危难之中,耳边就听到温情严厉的说道,“给你说了多少次了,少夫人喝鸡汤不放葱,她一闻到葱味就吐,你就不能多注意点吗?!”

“对不起夫人,对不起,我一时忘了。”佣人连忙道歉。

“赶紧去重新盛一碗过来,把面上的油腻舀干净,太腻吃了伤胃。”温情不忘再次提醒。

“是的,夫人。”佣人连忙离开。

温情看了一眼佣人,回身。

一回身就看到古歆站在她身后。

温情还吓了一跳,看着古歆笑得傻兮兮的模样,脸色阴沉了些,“你阴嗖嗖的站这里干什么,想要吓死我啊!”

“温情大美女,没想到你这么关心我,还这么细心的知道我不能闻葱味,你早应该说出来的,你看我平时都误会你不喜欢我什么的……”

“你别想多了。”温情赶紧打断,“我也是为了我孙子。”

“你不是说是两个拖油瓶吗?!”

“我就不能善变吗?!”

“你当然能,怎么说你也是女人,虽然现在岁数大了点……”

温情脸色很不好。

古歆抿了抿唇,突然一口咬定道,“哎呀,你别不好意思承认了,我就知道你喜欢我。”

天地良心。

温情是真不喜欢古歆。

但她性格就是如此,一向细心惯了,所以古歆这么因为葱吐了两次后就记住了,她也不是恶毒老太婆要去害自己儿媳妇,看到佣人做得不对自然就会责备几句,这和古歆,也没多大关系吧!

古歆看温情沉默,反正就这么认定了,她贼笑得特别明显,“其实喜欢我你也不用觉得很不好意思什么的,毕竟像我这样单纯可爱的女人这世界上也不多了,喜欢我也是情理之中的。”

温情翻白眼。

这么自恋的人,她还会第一次遇到。

倒是……

这辈子经历的也真的不算少,从小就受到很多极端的教育,因为家庭原因总是会多算计一番,这大概都是他们莫家人的本性,对谁都会带着防备,像古歆这种什么心思什么想法都摆在脸上的人,倒真的让她和古歆的相处轻松了很多,而且不得不承认,这个家在古歆来之前,从没现在这般,和谐过。

这个家,太过压抑。

“沉默就是承认了是吧。”古歆看着温情不说话,笑得更加灿烂了,“我就知道我这么好的女人,真是人见人爱花见花开……”

温情受不了的走了。

她理想中的儿媳妇就应该是知书达理,优雅冷艳,还带着些贵族气质的。

这二货古歆,到底哪点,让她越来越顺眼的。

古歆才不知道温情在想什么。

总之……

她还是挺有满足感的。

她低头摸了摸还没怎么出怀的肚子。

也不知道这两货是男是女还是一男一女……

也不知道翟安喜欢男孩女孩。

听说现在爸爸都喜欢女孩,也不知道为什么!

她就是在想,万一生了两个都是儿子,翟安不喜欢肿么办?!

突然觉得怀孕,也真是一件好忧伤的事情。

她叹气的坐在沙发上打开电视。

现在国事这么紧张,有时候半夜都能够听到翟安在和那边通电话,大概是在询问现在的情况。

可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以莫修远的能力,应该是可以解决的。

哎。

怀孕了果真想的比较多。

她突然又想起莫修远和陆漫漫的事情了。

有小道消息说南玥椿受了重伤现在在重症监护室一直抢救,几次病危单最后貌似都没死,她也是无意在一个爆料帖上看到的,随后很快就被删了,但这种帖,一般都是真的,只有真相被揭穿才会有人想要隐瞒,她不太清楚南玥椿为什么突然就重病了,没敢问翟安,怕问了翟安又知道她偷手机看新闻了,她只是突然想起,既然北夏国的动乱是因为南部长的勾结,南玥椿作为南部长的小女儿,这事儿平定后,就理所当然应该受到牵连然后退下一国之母的地位吧。

可如果到那个时候,陆漫漫反而和林初辰结婚了……

莫修远还是自己撞死算了。

这个男人,注定只有孤独终老!

……

陆家别墅。

陆漫漫放下电话,眼眸微动,就看到半掩的房门外,林初辰站在门口。

陆漫漫抿唇。

她倒是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出现的。

她刚刚一直在和古歆通电话。

“这么早就回来了?”陆漫漫微微一笑。

“嗯,交代了事情让张翠去处理,所以就提前回来了,回来看看是不是有什么事情可以做的。”林初辰从房门外进来,“重要的是想要多陪陪你。不放心你一个人在家里面,经历过这些天发生的一系列事情,我也是真的怕了。”

“我还好。”陆漫漫安慰。

“你现在是要休息吗?”

“其实也睡不着,就我妈更年期到了一直念叨我,我受不了了才上来的。”

“阿姨确实挺唠叨的。”

“现在就开始嫌弃我妈了?”陆漫漫故意生气道。

“冤枉。”林初辰赶紧说道,“我从小没父母,就盼着人唠叨,真的。”

陆漫漫忍不住笑了笑,“好啦,我相信你就是了。”

“不过刚刚回来的时候,阿姨叫住我了。”

“嗯?”陆漫漫蹙眉。

“她说我们可以搬一个房间住……”林初辰说出来的时候,还真的有些不太好意思。

陆漫漫沉默了一下。

“不过我刚刚拒绝了。”林初辰看着陆漫漫,“结婚前,我们就这样挺好的。反正我们住得近,你叫我一声我就能出现在你房间。”

“嗯。”陆漫漫没有拒绝。

林初辰知道陆漫漫是一个很会为别人考虑的人,其实她不是听不懂他话里面的意思,但她最后顺势的点头而不是选择做他其实很期待想要的事情……

心里,多少是游戏失落的。

他勉强让自己一笑,“那你在房间多休息一会儿,我下楼去陪陪阿姨,她好像对我们的事儿挺急的,我劝劝她。”

“麻烦你了。”

“都是一家人。”林初辰淡淡一笑。

陆漫漫看着林初辰走出了她的房间。

她重重的叹了口气。

犹豫……就是不愿意。

原来是真的。

……

又是一周过去。

边防传来消息,最终达成了和解。

南部长勾结一案,终究以失败告终。

南部长及南家相关势力被关押回国,等候宣判。

统帅一行,迁至回帝都。

举国同庆。

而这一天。

距离陆漫漫婚礼,只有一天。

这一天。

所有婚礼相关准备妥当。

没有特别隆重,当时定下婚礼筹备婚礼的时候国事告急,不想大肆铺张,所以仅仅只是定下了一个比较小型的宴会厅,邀请的都是些最至亲的亲人,也没有特别繁杂的仪式,相当于就是让亲友有一个见证就好。

陆家别墅,相对热闹。

因为陆漫漫身体不太方便,所以挑选婚纱的事情,全部都是上门服务。

何秀雯比陆漫漫还兴奋,不停的和设计师沟通明天的穿着打扮。

林初辰也几乎都是听何秀雯的,何秀雯瞬间又觉得自己特别有成就感,婚礼的事情都是她在一手包办,兴致很好。

一诺也比较开心。

她穿着一条白色的公主裙,头上戴着小皇冠一直在不停的转圈圈。

转了一圈有一圈。

整个别墅都传来无比欢乐的声音。

家里面,难得这般温馨。

“陆总。”张翠叫着陆漫漫。

陆漫漫眼眸看着她母亲,回头看着张翠。

张翠当她的伴娘……

其实她自己都觉得这画面有丁点儿不搭,但除了她好像也没有特别合适的人选。

“我真心的祝福你和林总能够白头到老。”张翠由衷的说着。

陆漫漫微微一笑,“谢谢。”

张翠笑得有些勉强,而后又将话题转移开,认真的说道,“我能不穿裙子吗?这种裙子,不太适合我,我气质不搭。”

“你看到有伴娘穿裤子的吗?”

张翠哑口无言。

“让林初辰帮你挑选一件,他眼光其实不错。”

“不用了不用了,我自己来就行了。”张翠连忙不好意思的拒绝道,“我随便选一件就好了,反正怎么打扮都不低你十分之一。”

陆漫漫看着张翠有些紧张的模样,笑着转头叫林初辰。

张翠脸都涨红了。

都说了不用了。

此刻又不好意思拒绝。

林初辰穿着一件黑色的礼服式西装走过来,似乎是挑选好了,整个人看上去器宇轩昂。

张翠低着头,很是尴尬。

陆漫漫笑着说,“张秘书不太会挑选伴娘服,你帮她选一下。”

“好。”林初辰豪爽的答应着。

张翠头垂得更低了。

整个人更加不好意思了。

“走吧,我保证让你明天美丽动人。”林初辰说着额,还打趣道,“说不定明天还能结束你三十几年的老处女生涯。”

“林总,我不是没人要。”张翠满脸通红的反驳道,声音很小,跟蚊子差不多。这哪里像跟着陆漫漫叱咤风云时的模样,有时候陆漫漫不在,要求张翠帮她主持会议的时候,那气势,绝对也是逼人的。

陆漫漫看着他们一前一后的身影,看着张翠极其不好意思又极其紧张的模样。

她突然觉得,人世间的爱情,真的是一件最最复杂的感情,谁都不知道,这一刻喜欢的谁,而喜欢的谁,喜欢着谁……

“妈妈。”一诺大声叫她。

陆漫漫回神,看着一诺欢快的模样。

“我漂亮吗?是不是和小公主一般漂亮,我超喜欢这条裙子,旋转的时候,还能飘起来。”一诺兴奋无比,一边说着还一边在给陆漫漫掩饰,就想要得到妈妈的肯定和表扬。

“很漂亮,妈妈也觉得你就跟小公主一样的漂亮。”

“那我明天就穿这一条裙子去叫白眼狼叔叔爸爸吧。”一诺似乎是很满意自己的想法。

陆漫漫顿了顿,说道,“明天他不会来?”

“为什么?不是每次出门吃饭,白眼狼叔叔都会在吗?!上次干妈和表叔的订婚宴,白眼狼叔叔也来了啊,我虽然和外婆坐在一起,但是我看到了。”一诺一脸严肃。

“但是这次他不会来了。”

“为什么?”一诺真的是一个很固执的小朋友,没有答案的事情,她会变成一个小复读机。

陆漫漫摸了摸一诺的头,“因为明天是妈妈结婚,他应该不想看到妈妈结婚,所以不会来。”

“白眼狼叔叔是不想你结婚吗?”一诺询问。

“嗯。”陆漫漫点头。

“哦。”一诺似懂非懂,“可是为什么呢?为什么白眼狼叔叔不想你结婚?!”

“一诺,大人很多事情小孩子是不明白的。”陆漫漫不想解释,解释太多,一诺也不一定会明白。

“你不说我当然不明白了。”一诺嘟嘴。

陆漫漫将一诺抱紧怀抱里,摸着她的小脸蛋安慰道,“妈妈不是不愿意给你说,是因为一诺你真的太小了,妈妈找不到更好的词语去给你解释,很多复杂的感情。”

“要长大多大?像妈妈这么大吗?”莫一诺认真的问道,“像妈妈这样可以当新娘的时候这么大吗?”

“嗯。”

“我也好想当新娘,当叶初哥哥的新娘。”莫一诺童言无忌的说道,眼神是真的很期盼。

“以后你长大了,可能就不会喜欢叶初哥哥了,到时候也会有很多优秀的男孩子,你会有更多的选择,不一定会做叶初哥哥的新娘的。”

“我不会选其他人的,我就喜欢叶初哥哥。”莫一诺一脸笃定。

陆漫漫无奈,“好吧。”

虽然这么答应着,但怎么看怎么都觉得,以叶初这种性格,是看不上一诺吧。

她叹气笑了笑。

这么久远的事情,她是不是担心得太早了点。

“妈妈。”莫一诺从陆漫漫的怀抱里挣脱出来,小脸蛋突然有些难受,“白眼狼叔叔会不会孤独终老啊?”

陆漫漫抿唇,“不会的。”

“他看上去好可怜的样子。”莫一诺望着陆漫漫,“如果白眼狼叔叔没人要了,我们让他跟我们一起生活好不好?”

陆漫漫没办法答应一诺,又不想让她失望。

她那一刻显得有些沉默。

一诺也没太注意到她妈妈的情绪,又说道,“妈妈,我发现其实我挺喜欢白眼狼叔叔的。”

我知道。

小孩子的情绪是掩藏不住的。

“妈妈你呢,你喜欢白眼狼叔叔吗?”一诺又问他。

陆漫漫微笑着,点头。

一诺得到妈妈肯定的答案,有些低落的情绪一下又活跃了起来,小孩子不过就是很想要得到认可而已,只是很想要自己喜欢的人喜欢的事,被人也会喜欢,会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满足感。

莫一诺蹦蹦跳跳的跑到了何秀雯的身边,帮着何秀雯一起帮陆漫漫挑选婚纱和礼服。

远远的。

那边,林初辰也在帮张翠挑选。

偌大的客厅,几乎被一排排的礼服所占据。

张翠看着林初辰看似认真,其实眼神一直放在了陆漫漫那边,就连刚刚陆漫漫和莫一诺说话,其实在他们这边,也能够听得很清楚,所以在听到一诺问陆漫漫是不是喜欢莫修远时,然后看到陆漫漫点头那一刻,林初辰是明显的怔住了,很久。

她不是一个特别能说的人,也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去安抚林初辰现在的感情。

她只是有些难受,终究还是有些难受,林初辰爱得这么辛苦。

林初辰对陆漫漫做的一切,她真的觉得这个男人,已经很好很好了。

当然,她也不觉得陆总有什么不对的地方,毕竟像陆总这样的女人,值得所有男人去好好爱她。

她在陆总的身边,真的连绿叶都算不上。

她紧张的看着林初辰,说话的时候手指都在打结,“陆总可能只是为了,敷衍一诺。”

张翠的声音,让林初辰突然回神。

他回神,笑了一下,“是啊,大概是这样。”

张翠低头笑了笑,不再多说。

有时候,有些话她说不出口,本来是想要安慰的,怕自己说出来,反而弄巧成拙。

“这件怎么样?你身材还是不错的,不需要把自己包裹得这么紧。”林初辰突然拿了一件白色的小礼裙出来,裙摆比较低,一字肩,看上去有些漏……

张翠脸一下猛地又红了,有些结巴的说着,“不,不要这种,漏得太多了,我不适合的……”

林初辰忍不住笑了笑。

觉得此刻的张翠还真的挺好看的……

他笑了笑,给她重新挑选着。

这边。

何秀雯似乎是终于挑选好了,开口对着坐在沙发上的漫漫,“你过来,试试这几件。”

“嗯。”陆漫漫起身。

起身的那一瞬间,电话突然响了。

她看着电话,看着未接来电,整个人明显顿了一下。

屏幕上出现的一串阿拉数字……

莫修远。

------题外话------

小宅浪得不开心……

小宅家的宝贝在国外生病了,哎。

所以今天更新稍微晚了。

不过好在,病情控制住了,输水住院然后睡觉,小宅也有时间码字了。

所以晚上会有二更弥补的。

明天也会尽量保证准时更新。

小宅哭着离开……

(* ̄3)(ε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