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章 果真,你不太勇敢/豪门重生之妇贵逼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婚礼,如约而至。

陆漫漫在凌晨5点多就被佣人叫着起床了。

起来太早。

孕吐撕心裂肺。

陆漫漫在厕所呆了很久,才满脸苍白的走了出来。

她捂着自己的胃,坐在化妆镜钱,看着自己有些憔悴的模样。

何秀雯听闻佣人说她孕吐,自己也还没打扮就到了陆漫漫的房间,让佣人给她弄点点清粥养养胃。

陆漫漫吃了点,吃不下。

让化妆师开始帮她换衣服和化妆。

“妈,就是一般的孕吐,没什么的,你去准备自己的。”陆漫漫催促。

“你要是哪里不舒服就说一声,别死撑了知道吗?”何秀雯关心道。

“知道啦知道啦,你出去吧。”

何秀雯不放心的离开房间。

陆漫漫叹了口气。

孕吐真的很难受,这种滋味,也只有孕妈才能够体会。

陆漫漫就这么感受着身体的不舒服,任由化妆师帮她化妆。

过了半个小时。

古歆提前到了。

翟安也来了。

古歆一脸兴奋,但脸色极度不好,一走到她房间,第一件事情就是去厕所吐了。

吐得简直是要天要地的。

陆漫漫就听到翟安在里面轻松安慰,还有些责备的说道,“谁让你这么早非要起床的……”

说是这么说,终究还是会纵容。

陆漫漫嘴角一笑。

本来想要保持的愉悦心情,也因为古歆的呕吐,弄得自己也吐了起来,抱着垃圾桶吐。

大多是后是干呕。

化妆师直接无语了。

整个房间充斥着呕吐声。

这倒是是什么节奏啊。

古歆吐了一会儿,似乎好多了,苍白的脸,但就是满脸兴奋,看上去还能精神奕奕。

陆漫漫是真的从内心深处佩服古歆的好精神。

她现在的身体情况真觉得生不如死的。

“你别乱动。我去楼下找阿姨帮你弄点吃的。”翟安对着古歆说道,口吻有些严肃。

古歆也一脸严肃的点头。

翟安离开房间。

刚离开,坐在床上看陆漫漫化妆的古歆就从床上蹦了起来。

陆漫漫从化妆镜中看到古歆的模样都觉得心惊胆战,要翟安看到,心都要跳出来吧!

“古歆,你安分点,没听到刚刚翟安给你说的吗?”陆漫漫提醒。

“他就是太迷信了。人家医生都说了,孕妇应该多运动。”

“医生说适当走动。”陆漫漫纠正。

“是啊,我刚刚是走过来的啊,难道你看到我是飞过来的。”

“和你没共同语言了。”陆漫漫翻白眼。

“今天你大喜你还翻白眼,小心触霉头!”古歆提醒。

陆漫漫无语。

古歆一屁股坐在陆漫漫旁边的凳子上。

陆漫漫真觉得自己不要去看古歆的一举一动,看多了,总觉得自己身体都不好了。

她将注意力放在化妆师为她的精心打扮。

“漫漫。”古歆凑近陆漫漫,眨巴着眼睛看着她。

“你做什么,突然这么严肃?”陆漫漫每次见到古歆如此模样时,都有种眼皮直跳的感觉。

“你真的要嫁人了吗?”

“你难道还在梦游不是?!”

“我以为,你最后还是会选择逃婚的。”

“你想多了。”

“不过没关系,反正今天还长,你想什么事逃都可以。”古歆大神经的说道。

“我不会逃婚,我既然答应林初辰,依然到昨天都没有说不,我就不会逃避。”陆漫漫很肯定。

“可是你不是不愿意吗?”

“我只是犹豫,只是之前有所犹豫,现在我很坚决。”

“你就真的决定放弃莫修远了?”古歆幽幽的说道。

其实古歆觉得自己也很矛盾,分明不想陆漫漫和莫修远在一起了,这个男人伤漫漫这么多,就是应该让这个男人知道,漫漫没有她也可以活得好好的一辈子,让他后悔一辈子,让他肠子都悔青。

可仔细一想。

这只是在斗气而已。

陆漫漫内心深处还是喜欢着莫修远的吧。

因为自己是一个爱情至上的人,所以其实还是希望,陆漫漫可以和自己最爱的人一辈子。

“我对莫修远,很早就放弃了。”陆漫漫说这句话的时候面不改色。

而此刻。

翟安刚好端着一碗粥出现在门口。

听到陆漫漫的声音,脚步顿了顿。

古歆又说,“我以为你和莫修远这么多年,兜兜转转这么久,你最好还是会和他的。虽然你怀了林初辰的孩子,但我总觉得,如果你愿意和莫修远一起,他就算氏忍出内伤也是会接受的。你难道不觉得,莫修远其实爱你爱惨了吗?他捉摸着,他今天一天应该都生不如死吧!”

“不会。”陆漫漫肯定道,“他的江山社稷还需要他去稳固和强大,没有那么多心思拘礼在儿女情长上。他是一个理智而强大的男人,你不是都说了,他是一个好统帅吗?!所以他最终选择了北夏国选择去和他们莫家的江山共同进退咱们作为北夏国的公民都应该觉得庆幸,我心里虽然有些说不出来的压抑,毕竟我也有很多人类该用的嫉妒和愤怒,但想通了之后就会觉得,莫修远这样的选择氏最好的选择,至少我不会成为那所谓的红颜祸水,我也怕在历史上,遗臭万年!”

“你说这么多大道理,我都听不懂。”古歆真的是被陆漫漫说得一愣一愣的,“你们就不能简单点吗?”

陆漫漫无奈笑了笑,“你这么傻,你们家翟安真的不怕生出来的孩子拉低平均智商啊!”

“陆漫漫!”古歆怒吼。

有这么打击她的吗?!

她还盼望着生两个像翟安一样的天才儿童呢!

“你声音小点,行吗?”翟安从门外走进来,终究是忍不住古歆的毛毛躁躁。

从怀孕至今。

他甚至都觉得自己沉稳的被古歆完全给挑衅到,根本无法冷静的地步。

古歆一看翟安回来了,立刻正襟危坐,一脸乖孩子模样。

一物降一物……

也不知道他们俩到底是谁降住了谁!

“自己吃点。”翟安递给古歆。

古歆接过来,很顺从的一口一口,小口吃了起来。

“你去那边坐。”翟安说。

古歆就这么乖乖的去了一边的沙发,真是对着翟安,百依百顺。

也不枉,翟安隐忍了这么多年。

她转眸看着翟安,看着他坐在刚刚古歆的地方。

“你就这么放弃了?”翟安问她。

不说得太明白,聪明的陆漫漫也知道,翟安指的是什么。

大概是刚刚听到了她和古歆的对话了。

“都到了这个地步了,我就已经认定了我要做的所有事情。其实翟安,我们性格很像,很多时候你应该可以知道我会做些什么事情,而我没想过用婚礼来让莫修远出现,和你当时的订婚宴不同,你的订婚宴本来就是为古歆准备的,你等不到古歆你不会离开,而我,婚礼是为了林初辰而来的,只要林初辰在,我就不会离开。”

“我也不是来劝你什么,到现在,也劝不了你什么,你的决定没人可以改变。我觉得我有必要为我表哥正名一下,莫家的江山,真没有来的重要!”

陆漫漫就这么听着,却保持着她的沉默无言。

她其实知道莫修远有很多苦衷也知道他承载着很多他的使命和责任。

就因为知道,所以才会很深刻的明白,他们之间的路不同,追求不一样!

他们没办法在一起。

翟安起身走向了古歆。

古歆对着翟安微微一笑,贼笑着说道,“你刚刚小声对漫漫,是不是在劝她逃婚?”

翟安不说话。

“翟安,你也有这么坏的时候啊。”

是啊,他倒是想坏一点,可是某些人不同意。

“其实逃婚这种事情,我捉摸着陆漫漫是怎么都做不出来的。哪里像你未婚妻,说跑就跑,你说要不是我当初及时出现,你不是就被人嘲笑惨了吗?!看我是不是还是很有救世主的风范。”古歆一脸得意。

翟安实在是懒得和古歆解释了。

这么笨的人,这么不会好好想一件事情好好揣摩别人心思的人,这么多年他到底是怎么忍过来的!

古歆确实不会好好去揣摩别人心思,所以此刻翟安什么心思她也不知道,反正她整体心情还是很好。

虽然陆漫漫不逃婚,不过她总觉得,既然是陆漫漫自己选择的路,怎么都是对的。

就是对她这般信任。

古歆在翟安的注目下,将粥吃完。

在翟安下的古歆,总是出奇的乖。

乖得翟安有时候分明很想批评她的一举一动,到最后都会因为她的故意乖巧而有火发不出。

“我等会儿有点事儿要离开,可能不会有时间去参加漫漫的婚礼宴……”

“为什么,你是不爽漫漫抛弃了莫修远吗?”古歆单纯的问道。

翟安无语。

她以为每个人都像她一般幼稚吗?

“是有点其他事情。”翟安不想多解释,“我妈等会儿就过来了,她过来了我就走。”

“……”古歆欲哭无泪。

你说你要走就走吧,我就不开心那么一丢丢,反正她也喜欢凑热闹,捉摸着没有人陪也可以。

但你却说要把你妈叫过来……

存心让她添堵吧。

古歆一脸不开心。

翟安看着古歆委屈的样子,无奈的笑了笑,“我妈都是为了你好。”

古歆不说话。

心里面虽然知道,可是随时随地被人吼着,也很难受的好不好。

温情又不是翟安。

翟安她心甘情愿,谁让她这么爱呢。

翟安宠溺的摸了摸古歆的头发。

两个人在陆漫漫的房间做了十来分钟,温情一身富贵的出现了。

她打扮精致,有着五十岁女人的韵味气质,没有刻意的把自己打扮得很年轻,很坦率的接受自己的年龄,反而很有自信。而自信的女人,真的很有魅力!

翟安看着温情来了,起身对着温情说了两句话,起身离开了。

古歆眼巴巴的看着翟安的背影。

翟安每次离开都是转身就走,也不抱抱她亲亲她也不和她说点情话什么的,当然,翟安在任何时候都不说情话,上床的时候也不,好吧,她们大概也很长一段时间不能上床了。

翟安离开。

古歆就这么看到温情出现在她面前。

两个人对视了几秒。

那天虽然知道温情对她的关心,后面的相处也不敢自作多情的觉得温情喜欢自己了。

这个女人就是让人猜不透心思。

温情看了两眼古歆,转头看了看规矩坐在那里化妆的陆漫漫……

什么眼神!

你丫的什么眼神!

古歆心里都在咆哮了!

就这么的不能对比吗?!

温情转身直接走向了陆漫漫。

陆漫漫看着温情出现,还是主动的叫了声,“阿姨。”

“这么快,就又结婚了。”温情感叹。

是真的在感叹而已,没有任何讽刺的意思。

“其实我离婚也都4年了。”

“但总觉得你好像一直在阿修身边。”温情直白道,“现在结婚了,就没有念想了!”

陆漫漫微笑了一下,有些话不想接下去。

温情也是个很有处事的人,话也不再多说。

她过去陪着古歆坐在沙发上。

古歆真觉得自己这一天都不会好受了,还心心念念的盼着出来放放风,果真翟安一点都不知道她要什么!

心情不美丽。

时间滴答滴答。

陆漫漫脸上的妆都快完事儿了,她终究忍不住给张翠打电话。

说好6点钟就要到别墅的,现在都已经6点半了,怎么还没来。

张翠不是这么一个容易忘记时间的人。

她蹙眉,拨打的电话又关机状态。

张翠不会是因为接受不过来林初辰结婚,就真的逃跑了吧!

这么狗血的事情,张翠应该做不出来的,她不是一个意气用事的人,当时答应了做伴娘,就应该做好了觉悟啊!

而她让张翠来做伴娘,其实也有她的小心思。

张翠是她的得力助手,早晚她会培养他独当一面的,而林初辰以后就是她丈夫,两个人独处的时间这么多,她不是怕两个人会暗擦出火花,她只是怕影响了张翠的工作状态,所以让她目睹他们的婚礼,断了张翠的一些心思。

这么看来,她是不是太低估了张翠对林初辰的喜欢。

她抿唇,打算在等一会儿。

又过了约二十分钟,张翠依然没来。

古歆这么马虎的人都注意到了,忍不住问道,“漫漫,你的伴娘还不来吗?现在都几点了,有没有点做人家变娘的觉悟啊,当初我做你伴娘的时候我是多少点就来了?!太不懂事了!”

温情睨了一眼古歆,“声音小点,情绪放松点,以后生个孩子像你这样大呼大叫成何体统!”

“……”古歆翻白眼。

“注意仪态。”

古歆咬牙,忍。

“别忍着,会影响胎儿的情绪。”

“那你到底想我干嘛?!”古歆受不了了,真是被温情一天折磨得不要不要的。

“我就是随口说说,你爱干嘛干嘛!”

所以你就是一天没事儿喜欢瞎哔哔了!

古歆从沙发上一下站起来。

温情看着她的模样准备又开口训斥,想了想又忍住了。

古歆直接走向陆漫漫,“你不催催你的伴娘吗?”

“给她打电话了,打不通。”

“伴娘不是你秘书吗?她就不怕被你辞退啊!”

“估计,是我太自以为是了。”

“什么意思啊?”古歆不明白的看着她。

“我秘书张翠,挺喜欢林初辰的。”

“所以他们俩私奔了?!”古歆惊呼。

“……”永远不在一个点上。

“不是吗?”古歆看陆漫漫的模样,有些尴尬的动了动嘴唇,“你觉得你秘书是不想面对事实,所以不来了?!”

“我猜想是。”

“那肿么办?”古歆询问。

“没什么,反正流程和仪式都很简单,不要伴娘也行。”

“其实要你不嫌弃,我来当你伴娘吧。”古歆自告奋勇。

“我倒是不嫌弃,你能说通你婆婆不?”陆漫漫提醒。

古歆转眸看了一眼那边坐的特别有富太太模样的而温情,摇了摇头,“算了,你还是别要伴娘了,反正不管哪个伴娘在你身边都是毫无姿色,你还是别让人伴娘添堵了。”

陆漫漫淡笑了一下。

想通之后,她也不给张翠打电话了。

不过是一个形式而已。

陆漫漫化完妆,又做了头发,洗地的婚纱衬托着陆漫漫更加纤细而高贵了。

这个女人三十岁了。

从她和莫修远第一次结婚到现在,都已经过了7年了。

7年,仿若真的没有在这个女人身上留下什么痕迹,她的美丽,还是那么动人心扉。

古歆不得不感叹,不得不深深的感叹。

都是爹妈生的。

为什么每个人生出来就能这么不一样。

看看陆漫漫这姿色,她捉摸着美貌要是可以凭什么诺贝尔奖,陆漫漫绝对年年得冠!

装扮完成之后。

陆漫漫坐在偌大的床上,等着林初辰的到来。

古歆还是叽叽咋咋个不停。

温情估计是实在受不了了,终究走出了陆漫漫的房间,去找一诺去了。

一诺是阿修的孩子,温情对这个孩子一向都比较上心。

其实温情真的挺喜欢小孩的。

不像古歆说的那样,一点都不期待。

古歆看温情走了,松了一口大气,“终于走了。”

“所以你是故意的?”故意一直说话吵得温情心烦。

“那是当然,我还是很有智谋的,否则在翟家别墅,也不会生活得这么如鱼得水了!”

生在福中不知福。

要翟家那一家子人真想为难你,你早就死一百遍了,还能这么珠圆玉润吗?!

“话说,新郎说的几点到啊?我要去堵门。”

“你就消停会吧,我不想被翟安给掐死了,等会儿林初辰来了你就给我外阳台上去。”

“看着你们玩,你不觉得我很惨吗?!”

“看着你玩,我们会很惨。”

“……”古歆嘟嘴。

两个人又这么闲聊了会儿。

反正有古歆在,房间绝对不会尴尬也不会沉默,她会不停的说很多无聊有聊的话题,陆漫漫也不知道古歆的语言天赋,到底是不是与生俱来的,捉摸着要是生了孩子随古歆……

以后翟家就好玩了!

“这都8点半了吧,新郎官怎么还没来!”古歆心急的说道。

“这是你结婚还是我结婚啊,你比我还急?!”

“我这不是怕你嫁不出去嘛,你都二婚了,要二婚被人退婚,多没面子啊!”

“说得你好像不是几婚似的?!”

“……”陆漫漫你狠。

又过了十分钟。

古歆又不淡定了,“新郎官睡过头了吧,还不来?”

“可能路上有些堵车。”

“都不知道早点出来吗?!明知道文城的交通偶尔也会很堵!太没诚意了?!”古歆直白。

陆漫漫不想和她说话。

过了二十分钟。

古歆还没开口。

何女士不淡定了。

她冲进陆漫漫的房间,说道,“你问问林初辰走到哪里了?!昨天才给他说了不要误了时辰,你说这孩子,没有父母在旁边就是什么都不懂,早知道我还是应该让你爸过去陪着的。”

“……”需要这么夸张吗?!陆漫漫低头看了看时间,“不是还早嘛,10点半到酒店都行。”

“在家不会耽搁一点时间吗,你们年轻人就是没有时间观念,赶紧给我打电话!”

陆漫漫点头。

她拿手手机拨打。

意外的,那边关机了。

林初辰再粗心,也不会粗心到,把手机关了。

她脸色有些微动。

何秀雯和古歆都发现了,两个人都特别紧张的看着她,问道,“怎么了?”

陆漫漫稳了稳情绪,“可能手机没电了,没打通电话。”

“你说林初辰真是,明知道今天这么大喜的日子,居然出现这种事情!你说平时看上去这么靠谱的一个人,关键时刻就不行了,简直是要急死我!”何秀雯嘀咕着。

“别急了,可能一会儿就到了。”陆漫漫安慰。

“你给我一直拨打着,说不定什么时候电话就通了,我去外面看看。”

“嗯。”

何秀雯匆匆忙忙的离开。

陆漫漫抿着唇,有些不好的预感,悠然而至。

上午九点半。

林初辰果然还没来。

电话果然还么打通。

“你家林初辰不会是遇到什么意外了吧!”古歆想了很多种设想,觉得这种是最有可能发生的,不禁都有些佩服自己的智商,她一本正经的说到,“你想现在南玥椿要死不活的,南家又全部落网,莫修远和南玥椿肯定是不可能了。这个时候,又传来你结婚的消息你说莫修远会不会突然出动他的权利把林初辰给关押了起来……则啧啧,虽然本小姐很看不起莫修远这种阴险的手段,但莫名就是这么让人兴奋呢!”

“你不说话,没人把你当哑巴!”陆漫漫实在受不了了。

古歆不爽,“你是不是也觉得就是这样!”

“我不觉得,莫修远才不会有你这么幼稚!”

“爱情本来就很幼稚。”

“……”陆漫漫无语了。

古歆一脸憧憬,“我特么突然好想看到莫修远拿着一束捧花,然后器宇轩昂倾国倾城的出现在门口,那画面……嗯嗯,我得找手机录播下来,发出去我的微博粉丝肯定会爆掉的!”

陆漫漫是真的想去搭理古歆了。

她只是觉得,林初辰可能真的不会来了。

说不出来的情绪,她就出奇安静坐在那里等待。

古歆已经兴奋到不行了。

总觉得等会儿,会是她看到的那个画面,她什么都准备妥妥的了。

十点。

何秀雯已经几得遭不住了,进进出出几次,要现在林初辰出现在这里,估计何女士会徒手撕了他。

陆漫漫反而越发的淡定了。

十一点。

古歆开始有些累了。

她举着手机的手终于放了下来,整个人直直的躺在陆漫漫身边,各种狂躁。

心里一直默念着,怎么还不来怎么还不来?!

十二点。

所有人的激情似乎都被耗尽。

整栋别墅,弥漫着一种说不出来的低气压之下。

何秀雯也不进来催促了。

房间里面安静无比。

古歆都睡了一觉醒了,起床太早,又等的无趣,居然就睡着了。

醒来之后,看到房间还是一片冷清。

“莫修远还没来吗?”古歆询问。

“……”房间中的化妆师设计师都这么目瞪口呆的看着她。

新郎不是叫林初辰吗?!

“莫修远还没来吗?!”古歆声音又大了些问陆漫漫,“还是说你把人家给骂跑了?!我是不是错过了什么精彩片段?!”

“你能继续睡觉吗?!”

“我睡醒了。”

“那就闭嘴!”

“干嘛这么凶,你吓到我家双胞胎了!”

“……”陆漫漫不想搭理她。

十二点半。

古歆都觉得生无可恋了。

陆漫漫不就嫁个人而已,需要这么,命运多舛吗?!

十二点四十。

陆漫漫电话突然响了。

在如是安静的房间,声音就特别的响亮。

古歆一脸激动的看着陆漫漫。

反倒是陆漫漫,看了一下手机屏幕,显得特别淡定的将电话接了起来,“初辰。”

“是我,漫漫。”

“不来了吗?”她问他。

真的特别的心平气和。

古歆都真的是佩服死了陆漫漫的不动声色。

“对不起,我离开文城了。”林初辰说道。

“我猜到了。”陆漫漫点头,“果真你不太勇敢。”

“我不想看到你勉强。”

“是。”陆漫漫捏着手机,“我现在是挺勉强,和你结婚我没有找到那个让我兴奋的点,所以你觉得我很勉强,但是林初辰,你想过没有,你就给了我多少时间,去真的放手?!”

那边沉默。

“从我们说起结婚到现在,不过2、3个月的时间而已,这么短的时间你让我爱上你,你觉得会不会太苛刻了点!我从一段感情跳转到另外一段感情,从以前放弃文赟爱上莫修远,也花了很长时间!可你,连这点时间都不愿意给我!”

“对不起漫漫。”林初辰道歉,“我承认我真的不勇敢,我怕我耽搁了你的幸福,所以不想让你去冒险。”

“没什么,其实我不太难过。”

“我知道。”

我知道,你只是很失望而已。

“你好好的过,带着张翠,好好的过,希望有机会再见的时候,我们还能像朋友一样。”陆漫漫说得冷静。

古歆眨巴着眼睛。

此刻的陆漫漫分明不太好受,却还是能够这般理智的去处理一件事情。

任何女人在遇到这种情况,应该都会难受得要死吧。

不管爱不爱,被人抛弃,就是一件人神共愤的事情!

“你知道我带走张翠了?”那边还是有些惊讶。

“除了你,没人能够从我身边带走她,你好好对她。”

“我们之间,你不是你想的那样……我只是……”林初辰叹了口气,直白的承认道,“我想我从你身边总得带点你觉得重要的东西离开,才不会让我觉得如此的心有不甘!然后找了一圈,貌似只有张翠了。而且张翠确实有用!我带着她,可以和她一起去另外一个城市重新创业,我想有一天,或许我们能够站在商业的最顶端再次见面,那个时候,我也不至于在你面前显得太low。”

陆漫漫笑了一下。

释然的笑了一下。

她说,“那你努力,我等着。”

“漫漫,我不够勇敢,但你一定要勇敢,为了肚子里面的宝宝,也要个自己一次机会。作为男人,作为同样深爱你的男人,我想莫修远应该在等你!”

------题外话------

晚了点。

小宅已经使出洪荒之力了!

晚点有二更。

时间不定。

反正亲们多点票票支持宅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