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 震撼的消息/豪门重生之妇贵逼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古歆看着陆漫漫挂断了电话。

偌大的卧室,一片雅静。

到底什么情况?!

古歆真的很捉急。

隐约听到陆漫漫和林初辰谈话的声音,肯定是在说今天婚礼不会举行的事情……

但是。

陆漫漫这表情。

这什么表情啊,完全看不懂。

她只是将电话挂断后,沉默的了一会儿,然后深呼吸,转头对着一屋子的人说道,“今天的婚礼取消了。”

那个冷静那个不动声色。

“为什么?”古歆询问。

诧异无比的询问。

“林初辰走了。”陆漫漫看着古歆,说得分明有些咬牙切齿,“你乌鸦嘴说得真准,林初辰带着张翠私奔了!”

“我只是随口说说……而已。”古歆捂着自己的嘴。

天地良心,她真没想到会有如此狗血的事情就这么发生了。

林初辰这货也太没良心了吧,这个点私奔。

这个点私奔就不说了,关键是陆漫漫还怀着他孩子呢,要不要这么不负责任。

陆漫漫这妞也真是淡定。

孩子的爸都跑了,还能还这么的不表露任何情绪,显得还很坦然。

聪明人的世界是不是都比较奇葩?!

她纳闷的看着陆漫漫起身,拖着长长的婚纱,走出了卧室。

整栋别墅,来了些亲朋好友,这一刻大家似乎也都隐约明白了什么,别墅显得压抑而低沉。

陆漫漫走向别墅大厅,对着所有人抱歉的说着,“对不起,各位,今天的婚礼取消了。”

大厅中,终究还是响起了些嘈杂的声音。

何秀雯连忙上前,拉着陆漫漫,“怎么回事儿?”

“林初辰走了。”

“他怎么能说走就走,你打通她电话了?”何秀雯真的是压抑着怒火,尽量让自己保持冷静的开口道。

“他打过来的,带着张翠离开了。”陆漫漫说得直白。

“林初辰真是,气死我了。”何秀雯狠狠的说道。

“好了妈,这事儿就这么结束了,没有结婚也好,互相不耽搁彼此。”

“你是不是对林初辰说了什么,才会让他不来的?”何秀雯始终不放心陆漫漫。

陆漫漫无语,“真的是他自己的决定,你就别想东想西了。”

“那孩子呢?孩子怎么办?生下来就没有爹吗?”何秀雯在陆漫漫耳边小声说道,真的是一肚子火,现在也不能发出去。

“一诺不还是这么带大了?”

“我说陆漫漫,你就不能让你妈省省心吗?!”何秀雯简直是无语透顶了。

陆漫漫笑了笑,“好啦,你让亲朋好友都回去吧,我回房间把衣服换下来。”

何秀雯还想多说,看此刻的情况,终究没有再多说了。

陆漫漫回答房间。

化妆师帮她把衣服脱了下来。

古歆在房间里面一直陪着她。

陆漫漫换下衣服后,化妆师和造型师就离开了。

陆漫漫在厕所卸妆,真的是半点都看不出任何异样。

古歆一路跟着陆漫漫,就跟跟屁虫一样,陆漫漫忍不住开口道,“放心吧,我不会郁闷得想要自杀!”

“漫漫,你说你结个婚,怎么就这么不容易啊!”

“你能不说话吗?”陆漫漫不爽。

“要不你还是和莫修远算了,你们俩一个死的死老婆,一个老公跑的跑,凑合吧,反正彼此都还爱着。”

“你就觉得我那么没人要了吗吗?”陆漫漫眉头一抬。

“不是那意思,不过你都三十了……”

“我也就比你大半岁。”

“……”古歆觉得真是为好不得好。

“你还不走?”陆漫漫蹙眉。

“我多陪陪你,怕你想不开。”

“我不会想不开。”

“那你孩子打算怎么办?”古歆很严肃。

“该怎么办怎么办。”

“你真是一点都不怕,所谓的……人言可畏吗?!”

“有什么好怕的,你还能当着全国人民的面说和翟安当炮友呢!”

“行了,反正我说不过你,反而自取其辱!你爱怎么着怎么着,我先走了!”古歆被陆漫漫气得火大,丢下一句话离开了。

陆漫漫看着古歆的背影。

微叹了口气。

她现在其实心情确实不太好。

被人这么当面悔婚,再大度的人也会有反应的,何况她也没那么没心没肺。

其实她知道,林初辰之所以会这么做,会在这一天这么做,第一是因为犹豫,犹豫不决,才会在最后一刻下定决心。第二是为了让她不要有内疚感。

不管怎么说,林初辰的离开不是因为他不爱,而是怕她不会爱。

才会用这种方式,让彼此都能找到一个平衡点。

这个男人其实……也藏了很多,压抑的情绪。

她仔仔细细的将妆卸了。

就这么躺在床上,有些发呆。

古歆说得还真的不错,她确实不太好结婚,感情也确实不太顺。

这辈子,大概就如此了。

好在……

这一世,至少为人母亲。

比起上一世的悲惨,也算值了!

她闭上眼睛,让自己睡了过去。

毕竟早晨起来得太早,她也困了。

……

何秀雯送走了宾客,从楼下上来。

她推开陆漫漫的房门,看着陆漫漫就这么睡着了。

有些气咽在喉咙里,但最后还是就这么忍了下来。

她走到陆漫漫的床边,看着她熟睡的模样。

她轻抚着陆漫漫的头发,眼眶就这么红了。

到底为什么,就能这么不顺!

不过是想要让漫漫有一个完美的家庭而已,怎么就这么难!

她无法控制的眼泪,就这么掉在了陆漫漫的脸上。

陆漫漫眉头动了动,睁开眼睛,就看到她妈坐在她床边哭。

她连忙起身,“妈。”

何秀雯看陆漫漫醒来,连忙擦了擦眼泪,“吵醒你了。”

“妈,你哭了?”

“就是有点难过。”

“我没有你想的那么惨,我和林初辰也还好,不是你想那样,非他不可。”

“你以为妈看不出来吗?!你和林初辰,你一直很被动,你一直在让自己接受,妈不是看不出来,妈只是觉得,你这么不容易,有一个这么好的男人陪着你过完下半辈子也不错,从昨天开始我眼皮就一直跳,果然,今天还是发生了这么多事情!”

“我能照顾好我自己,没有男人也行。”

“漫漫,你老实告诉我,你肚子里面的孩子到底是谁的?”何秀雯严肃的问道。

陆漫漫抿唇。

确实。

何秀雯是她亲妈,很多事情,她不是不知道。

她承认,“是莫修远的!”

何秀雯明知道是这个答案,那一刻还是有些打击过度,她忍不住打了一下陆漫漫,“你说你怎么就学不好!让你别勾搭他别招惹他,你还是这么做了!我就说,不管如何,要你真是怀了林初辰的孩子,他也不至于会跑!结果这个孩子还是莫修远的!你这辈子就和他牵扯不清了是吧!”

“这个孩子是个意外……”陆漫漫想要解释。

“什么都别说了,我知道你有很多苦衷!”何秀雯打断道,“你好好的吧,我现在也不求其他了,只要你过得好,只要你和孩子过得好,就行了,妈什么都不说了,妈也老了,就盼着你平平安安就好。”

“谢谢妈,我知道怎么让自己过得更好的。”陆漫漫微微一笑。

何秀雯点了点头,宠溺的摸了摸陆漫漫明显消瘦了的脸颊,“你好好休息,我先出去了。”

“嗯。”

何秀雯离开。

陆漫漫那一刻反而睡不着了。

总是辜负自己身边最亲的人,她突然觉得自己真的,很不孝。

……

陆漫漫昨天的婚礼没有如期而至的新闻,传遍了大街小巷。

很多闲言闲语在文城的上空漂浮,大多数人同情陆漫漫。

女人被悔婚,理所当然能够得到很多人的支持。

陆漫漫就看了几条新闻,就不想看了,评论也不想看。

以前还会很在意媒体怎么写自己,现在反而没什么兴趣了。

她想,不管别人最后怎么写怎么说,日子是自己在过。

她还是得按照自己的方式,自己过日子。

所以她今天要去产检。

她今天早上起来觉得肚子有点疼,她在怀孕上,从来不会半点马虎,尽管知道,可能并不是什么大事儿。

她让佣人开车送她去的医院,没让父母陪着,她不想麻烦了他们,而且如果真的有什么事情,她父母会承受不过来,她实在不想让他们担心了。

她找个借口出门。

车子一路往医院开去。

到达目的地,陆漫漫在医院的帮助下做了检查。

检查结果没有什么异样。

孩子很健康。

真是个坚强的孩子。

陆漫漫在医生的嘱咐下,离开了医院。

她抚摸着肚子里面的宝宝。

不管最后如何,她会生下孩子,然后带着一诺一起,好好生活。

好好活着。

她可以让自己活得很好。

这几年都是如此……

她走在医院的长长走廊上。

电话在此刻响起了。

陆漫漫看着来电,看着古歆的电话。

她是真的习惯了古歆一天2到3个电话的给她拨打。

她按下接通键,“古歆,又怎么了?”

“漫漫,你看今天的新闻了吗?”古歆难得很严肃。

口吻很严肃。

莫非现在媒体又开始倒戈,全部又转向了林初辰。

她抿了抿唇,“看了。”

“你看了?”古歆有些惊讶,似乎觉得她的情绪反应有些奇怪。

陆漫漫也被古歆弄得奇怪了,她蹙眉,“怎么了?不就是我和林初辰的新闻吗?我看过了,现在媒体又开始说我的不是了吗?!”

“谁现在还有心情关心你和林初辰的事情啊!”古歆有些气急败坏,“现在大家更加关心的是莫修远!”

“他怎么了?”陆漫漫捏着手机,心口一紧。

有些不好的预感,让她此刻有些慌张。

“漫漫,听到这个消息你别太难受,也不要紧张,你还怀着宝宝,你为了宝宝着想你也好坚强知道吗……”

“古歆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陆漫漫一字一句问道。

古歆咬唇,似乎还在想怎么组织语言。

陆漫漫不想耽搁时间,丢下一句,“算了,我自己看新闻。”

“漫漫。”古歆叫着她,“莫修远去世了!”

“……”

莫修远去世了!

她应该听错了吧!

她真的很想提醒古歆,去世这个词语,真的不能随便用的?!

因为去世,就代表着死了……

不可能。

昨天,不,前天,她还听到莫修远中气十足的声音,他说话连大气都不会踹,他怎么可能会死!

她不相信。

“漫漫,你别太难过了,你现在在哪里,我来找你,我来找你……”古歆大概是被突然不发一语的陆漫漫吓到了。

陆漫漫此刻是真的听不到古歆说了什么了。

她就木讷一般的站在那里,如一尊佛像一般的,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她眼眸直直的看着前方,眼前突然就模糊不清了。

她真的很想笑。

笑话这个荒唐的世界。

果然老天爷真的不太让她好过。

她的重生,就换来了其他人的死亡吗?!

一个又一个。

文赟。

莫远离。

莫修远。

她不过只是为了让文家人得到下场而已,现在这么多人莫名其妙死了,她的重活一世,到底还有什么意义?!

她迈动脚步。

一步一步,让自己减轻的走过这个长长的走廊,让自己走出医院大门。

迎面而来的寒风,吹得她瑟瑟发抖,那一刻似乎也吹醒了她的思绪。

原来莫修远那就“我离开了,你照顾好自己照顾好一诺”是这个意思!

是这个意思。

这辈子,大概她和他之间,都在阴错阳差吧!

现在就真的,阴阳相隔了。

家里的轿车,停在了陆漫漫的脚边。

陆漫漫拉开车门,坐进去。

文城这座城市,这座看似眼光灿烂却冷漠无情的城市,到底还要经历多少悲欢离合。

她真的受够了……

真的受够了。

她眼眸看着窗外。

看着这座她突然看不懂世界,看着远远的市政厅,降下了半旗。

北夏国重要人去世,才会下半旗。

所以,莫修远氏真的去世了。

是真的,与世长辞了!

她终究忍不住,泪崩了。

一个人的离开,原来是真的,可以带来这么大的悲伤。

这么大的,说不出来无法形容的悲伤,这种悲伤这种遭遇没有任何途径可以发泄,仿若除了哭,就不知道还能做什么了一般,没办法埋怨,没办法责备,没办法恨!

车子停到了陆家大门。

陆漫漫坐在车上,久久不能下车。

司机也感觉到了陆漫漫的情绪,没有打扰,自己先下了车,不想打扰到她。

陆漫漫搂抱着自己的身体,一直在抽泣,又一直在隐忍。

不知道多久。

不知道过了多久。

车门突然被人拉开。

陆漫漫深呼吸,擦了擦眼泪,转头。

转头,看着叶恒突然出现在她面前。

她就这么看着叶恒。

叶恒也这么看着她,脸色有些冷,“我以为你会一直这么冷漠无情。”

陆漫漫哭花的脸,真是千载难逢。

如果换成以前,叶恒还会调侃几番,现在,什么话都说不出来。

他只说,“陆漫漫,你说,我要不要让你去和阿修一起陪葬?!”

陆漫漫看着他。

看着叶恒说这句话的时候,脸色冷血得吓人,不像是在开玩笑,也不像是在威胁,仿若就是在陈述一件事实而已。

“阿修这么喜欢的一个女人,阿修这辈子就这么只喜欢过的唯一女人,是不是应该,去陪陪他。”叶恒重复,重复的声音,显得更加阴森了,“他孤单太久了,我不想他还这么孤单先去,你说可好?陆漫漫!”

你说可好,陆漫漫!

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叶恒的眼眶仿若红了。

其实很明显,明显到陆慢慢想要忽视,都没办法忽视!

所以……

莫修远真的死了,吗?!

------题外话------

二更,求月票!

嗯,不写悲剧的。

放心,往下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