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一章 她所不知的,他的曾经/豪门重生之妇贵逼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陆漫漫坐在叶恒开的轿车上。

叶恒开得有些快。

陆漫漫就坐在副驾驶室,双手紧握着扶手,看着北夏国一片春光无限。

统帅都去世了。

这个国度,却半点没有为他哭泣。

只是行走的人群和重要的场合,显得肃穆了些。

“怕死吗?”叶恒问她。

似乎是注意到她此刻,如此自我保护的模样。

陆漫漫抿唇,“不是怕,是现在不能死。”

叶恒讽刺的笑了一下,“陆漫漫,我是真的佩服你的冷静和理智,我是真的佩服你,在遇到任何事情,不管多天崩地裂都会知道自己接下来该做什么,接下来会做什么。”

陆漫漫哑然。

就当是吧。

她经历过一世的死亡。

所以知道活在这个世界上是一件多不容易的事情……

好吧。

她承认,这一刻她已经没有了,当年死后重生的兴奋以及对生命的珍惜和渴望。

现在的自己,反而不确定,自己的重生,是不是用了别人的命来续!

如果是。

她真的不觉得,这是上天对她的厚待。

反而是一种惩罚和折磨。

从来没有任何时候,有这么质疑过,自己的重生,是不是就是一起悲剧!

叶恒车子又开快了些。

她也不知道叶恒要带她去什么地方,就这么跟着叶恒上了车,即使说了那种,想要杀的话,她还是跟着他上车了。

其实是知道他不会杀自己。

她想,不管叶恒多恨,不管叶恒多觉得她对不起莫修远,莫修远死的时候应该交代过叶恒,不要动她。

她心口有些起伏……

其实不是不知道莫修远在想什么,只是故意让自己不去在意这个男人,故意用自己那自以为是的自尊和高傲去排斥莫修远的坚持和付执着!

总以为,自己的骄傲,不应该为任何人妥协。

她做不到去迎合他的一切身不由己,却没想过,莫修远一直在他们的世界里,扮演卑微的那一个!却没有想过,莫修远对她的坚持,到底会有多难!

车子一路向西。

停在了当初她被人绑架的那个荒芜的港口处。

她其实还是会有阴影,还是会有,一些不好的画面在脑海里面闪逝。

她想起莫修远满身是伤满脸的血但却坚强的将她抱在怀里的模样,她想起莫修远自顾不暇还会帮她系安全带的模样,她想起莫修远离开她独自去救一诺的时候肯定无比的给她说,会让一诺活着回来的坚定,她想起莫修远将一诺送回来后,离开时全是伤口惨不忍睹的模样,想起他说,对不起,我确实不能把你把一诺当成唯一,说这句话的时候,她其实看到了他的悲伤和无奈……

陆漫漫的情绪一阵一阵,在心口处波动,起伏不定。

叶恒停好车之后,就打开车门突然下车了。

海口的风很大,叶恒的头发被吹得凌乱,也是这一刻,陆漫漫才看到,叶恒脸色的苍白和如此的憔悴不堪。

这段时间,他们真的做了很多事情。

做了很多大事儿!

叶恒拿了一支烟出来,狠狠的抽了起来。

陆漫漫安静的坐在副驾驶室,等着叶恒的情绪发泄。

他大概在控制情绪,要不然,可能真的会杀了她。

抽了一支。

叶恒将烟蒂熄灭!

他用脚狠狠的踩着烟灰,半响,打开车门坐了进来。

身上有些烟味,被冷风吹后也能够感觉到他身体的寒冷,整个人显得很是冷漠。

“我不会杀你。”叶恒开口直白道,“阿修交代了,让我不管做任何事情,都不能杀了你!”

陆漫漫低头。

总是会有一些无法控制的情绪,不想被人发现。

“我带你出来只是觉得,所有人都可以误解阿修,所有人都可以对他的死渐渐遗忘,但是你不能!”叶恒说得咬牙切齿,“就算是你不想听,我也非要告诉你,而你,不仅要听,要听仔细了,仔细的记下,这些年阿修到底都经历了些什么鬼!”

陆漫漫其实是排斥的。

还是排斥听到莫修远的一切。

她怕自己会悲伤,在如此悲伤下,会更加悲伤。

她现在的身体情况不适合这么去承受这些悲痛,可是叶恒铁定了心,她没办法阻止。

她其实觉得自己此刻再阻止,自己都觉得自己矫情了些。

人都死了。

人都死了……

她咬紧了唇瓣。

叶恒看了一眼陆漫漫,也不想顾及那么多的,直接说了出来,“当年,莫远离去世,阿修没怪你,他怪的只是他自己。是他不够强大才会导致阿离的离开,这点,阿修在一次酒醉后,给我说过。而当时他不仅责备自己对弟弟的保护不全,更加后悔当时因为自己无法接受的事实而让你误会他将阿离的死怪在你的身上,他很后悔没有立即照顾你的情绪,反而让你误解那么深!从头到尾,阿修做的任何一件事情,都是将你考虑在他的最大范围内。”

“然后,阿修确实有他的使命,他肩上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在阿离去世后凸显得尤其的明显。阿离去世后,我亲爹用一堆所谓的忠诚之士逼迫着阿修上位,其实不用逼迫,阿修也会选择这么做,而我之所给你说我亲爹的一切不良举动只是为了表示,阿修即位,成为北夏国统帅的事情,是一件无论他下定多大决心都没办法推脱的事情,他势在必行!”

“而他其实想过让你陪他一起,共建莫家江山,他还曾经私底下问过我,问我如果他提议,陆漫漫会不会答应他的请求?他是真的想过,让你陪她一起,肩负起他们莫家的责任和负担。可惜,这个世界上总会存在很多,我们料想不到的事情发生,比如,南玥椿怀了阿离的孩子,怀了阿离的遗孤!这件事情对阿修的影响力会有多大,我不得不承认,当时阿修确实已经失去了所有理智的想要尽自己最大努力保全这个孩子,才会和你发生那么多,你认为阿修辜负你的一切事情!”

“莫子兮果然莫远离的孩子。”陆漫漫喃喃道。

其实想过这种可能。

但因为当时很恨,也不想和莫修远再有任何纠缠,所以不想去深究这件事情的真实性!

而一诺的一席话,说白眼狼叔叔只有她一个孩子的那些话,已经让她肯定了她心目中的答案。

此刻。

此刻听到叶恒如此肯定的语气说出真相,心里还是有些酸酸的难受。

莫修远就舍不得,提前告诉她!

叶恒抿唇,“否则你真的以为阿修婚内出轨,背叛了你?!”

陆漫漫不知道还能这么去回答。

她只是静静的听着叶恒又说到,“当然!阿修也承认,那段时间得知南玥椿怀了阿离孩子时的疯狂,确实辜负了你。因为,他终究选择了和你结婚,选择了和南玥椿的利益婚姻。说真的,当时的阿修不需要靠南玥椿的帮助,也可以将莫家的政权稳固,只是因为有了南玥椿的帮助比预想中的更快一些而已。南玥椿一直以为,她的能耐可以并肩和阿修携手一生,在北夏国的历史舞台上创下辉煌,南玥椿从刚开始仅仅只是一些政治抱负,到最后,却疯狂的爱上了阿修。”

“可又能怎样!南玥椿再强势的喜欢对阿修而言也经不起半点兴致。你大概不知道,阿修和南玥椿结婚后两个人从来没有同房过,南玥椿喜欢阿修人尽皆知,而且以南玥椿的性格,我想做出勾引莫修远的事情应该不会没有,但是阿修这么多年,还是为你守身如玉,而你呢!除了排斥和不信任还有各种和其他男人搞暧昧外,你对你们这顿感情,付出了什么?!”

“是,因为你不知道阿修的一切所以以为他是背叛了你,你寻找自己的幸福没有什么不对。我也觉得你没有什么不对,你从文城离开去那个穷乡僻壤的地方生活三年,你也受了委屈内心遭遇了很大打击,你过你自己的生活没有不好!可是在阿修一次又一次的靠近你的时候,你就不能稍微心慈手软的对他好点吗?!你以为你在那稻城生活的那几年阿修日子比你好过吗?!别看他当上了一国统帅,暗地里做的那些事情分分钟可以去见阎王,你以为这是为了什么,为了能够早日将政权巩固为了能够早日让莫家的江山顺顺利利的让阿离继承。”

“好,这些事情我也不多说,牵扯到江山社稷,用阿修的一句话说,那是他的事情,不应该用他自己的事情去衡量你对他的标准。所以我就当阿修这几年拼命的辛勤和付出是他咎由自取,活该他出生在了那样的家庭,活该他这辈子都该这么劳累死!我就说说阿修这几年,他在你看不到的时候,和你相关的做了些什么!”叶恒看了一眼陆漫漫。

陆漫漫依然低着头,车都停下来很长时间了,她还是紧紧的抓着扶手。

“他经常到稻城来,经常。有时候是清晨一早,有时候深更半夜,有时候可能就是在他突然想起的一个瞬间,就飞到了稻城来看你,来看一诺的成长,你知道他很忙,忙得有时候可能一天就只有几个小时的睡眠,而他却将这几个小时的时间花在了飞机上了,来了,就看你们几眼,默默的又离开。你大概也可以想象,莫修远在暗处看着你们却不敢上前时他的心情,反正我不敢去想,我怕想多了我真的会哭!”

“而他的不淡定,大概就是从你和林初辰的关系开始变得微妙。所以他故意出现在了你的面前,他是怕你忘记了他。他可能没有想到,是真的没有想到,他的出现会让你排斥到这个地步。会加快了你和林初辰的步伐,你不会知道那段时间阿修有多慌张,这么能够装逼的男人,这么会隐藏自己情绪的男人,在我面前都失控了几次,每一次都是因为看到你的新闻,看到你和其他男人的新闻,压抑得身体都在发抖!”

“他的主动,反而被你一次又一次的伤害和排斥。反而让你一步一步靠林初辰越来越近,近到他有点怕了,特别是你说结婚,你说要和林初辰结婚,他开始坐立不安,开始很不淡定,那段时间,大概是我看到阿修,最彷徨的一段时间,可是在外人面前,面对他的北夏国,甚至面对你的时候,他都不敢表现出来,他必须疯了一般的克制自己的情绪,因为他身份特殊!”

“阿修下定那个我都觉得他是不要命了的决定时,其实我是有些不认同的,但我习惯了听命于他所以我没有拒绝。我们需要彻底对付南部长铲除南家势力从而架空南玥椿让她仅仅只能辅助在子兮未成年直到成年顺利继承统帅,让莫家的江山绝对不会落入他人之手,这一切原本计划是两年,我不知道他受了什么刺激,反正最后通知我的时候,变成了一个月!有时候真的决定这个想法,甚至是天方夜谭的,但阿修说做得到,我相信他做得到。”

“我和莫修远的约定是一个月。”陆漫漫开口,“当时,我没想那么多,只想摆脱他。”

现在,说后悔,也迟了!

“是啊,你一直想要摆脱他,而他却一直想要靠近你。这场追逐游戏,从起跑线上他就输了,但他却还是愿意挺身冒险!”叶恒说得有些讽刺,冷声又继续说道,“为了让这一个月能够速战速决,我辅助他在朝政中动静开始大了起来,有时候太过急切的去做一件事情就会让这件事情变得特别的棘手,阿修花太多精力在打压南部长余党的事情上,是真的没有想到,南玥椿会在这个时候动你还有一诺,他这段时间要处理事情太多,外患内忧,真的是需要全神贯注,出不得半点差错,这是在用北夏国所有老百姓的利益在赌博,这种巨大的压力,不是阿修,没有人能够这么深切的体会得到!”

“而且当时,阿修应该也没有想到,南玥椿爱他爱到了这么疯狂的地步。任何人在遇到这种事情的时候,都会选择先关心自己的家族,自己的利益和生命,而且南玥椿也不蠢,知道莫修远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她儿子子兮的政权,这个时候她最好的方式就是安分守己,以后所有的一切就都会留给她和子兮,他没有料到,南玥椿会在这种关键时刻,放弃这份权利!”

“女人爱得疯狂的时候,是什么事情都可能做得出来。”陆漫漫总结。

“可是你没有。你太冷静了陆漫漫,你太冷静了,遇到任何事情都不说不闹不哭,但就是没有人可以改变你的想法,没有人可以改变你的决定,才会让阿修对于感到如此无助,才会让他对你患得患失。你不会知道,曾经的阿修是一个有多自信的男人!但是在你的身上,我看不到他的自信,甚至,连自尊都没有!”

叶恒似乎是顿了顿。

他缓缓又说道,“你却还是打掉了他的孩子。当时他的心情,我记得我给你说过,我现在就不重复了,反正,他是真的伤透了心,伤得那么彻底却还是没有放弃你,却还是他疯狂的举动。得知你被人追杀,莫修远放下了手上的一切,调动军用飞机过来救你。你看到了,整个文城全部被封锁了,整个文城的居民人心惶惶,大多数人以为遭遇了恐怖袭击,而当时,没有一个官方媒体敢暴露当时的情况,所以民众那几个小时的人心是很不稳定的,这对于一个国家而言并不是什么好事儿,莫修远这么疯狂的举动只会让民众对他产生不信任,他不是考虑不到,但他还是利用了他所有的特权来救你。而就是在这里,追到这里……我们收到,一诺被人绑架!”

“你应该在埋怨阿修为什么会先来救你而不是先去救一诺是吧!其实当时我也不理解,我想可能在阿修的心目中,你更重要。事实是不是如此,我也不知道,我觉得那自己最爱的女人和自己最爱的女儿做比较,是一件很残忍的事情,而当时,阿修选择了他很残忍的方式,当机立断的选择了来救你,你不理解阿修的选择,可从来不去体会,他做这个决定的时候,他内心的感受!”叶恒继续说道,“叶恒就带了几个人去救你,其他人跟着我一起,去追踪了一诺的下落。我们都知道是南玥椿在搞鬼,所以追查起来,不难,很快就知道了,一诺被南玥椿带到了一个她埋上炸弹的仓库里,里面不只是有一诺,南玥椿,南玥椿疯狂到把莫子兮也带了进去!”

陆漫漫点头。

她知道,当时南玥椿给她说过。

说让她看看,莫修远最终会选择谁。

而她当时对他充满绝望,她根深蒂固的觉得,莫修远一定会选子兮,莫修远一定会选择先救子兮,才会逼他,那么逼他,一定要救一诺回来……

当时的莫修远,对她会不会,也很失望。

她很咬着的唇瓣,在微微用力。

“阿修赶过来的时候,全身都是伤。那么一个不可一世的男人,在他出现的那一刻,我甚至看到他身体都是倾斜的,努力保持的平衡,也不难掩饰他整个人的惨白,恰巧那个时候,边防告急,传来南部长勾结叛国的消息,在面对国事危难的此刻,他选择了留下来。一个人留下来,去救一诺。你是一个聪明的女人,你应该可以想象,如果那个时候国家因为阿修的私欲而被侵犯结果会怎样,遗臭万年应该都是便宜了阿修,那毕竟只是一个名声,阿修也不是这么肤浅的人。只不过,坐在他那个位置上,他对这个国家的责任,就会变得无比的讽刺,阿修自己需要承受的是,莫大的愧疚!”

“总之,阿修还是留下来了,让我代替他先去了边防。当时的他,我感觉得到,他是抱着必死的心走进的仓库。我离开了,我不知道里面发生了些什么,只是从他给我说的只言片语中猜到,南玥椿这么多年的求而不得让她疯狂的想要拉着所有人一起陪葬,包括她自己的孩子莫子兮,她是不想给莫家留后,自然一诺也不能留下,何况一诺还是你的孩子,她心里对你的嫉妒恨不得你死,不过比起你死,一诺的死应该会让给更加不能接受,南玥椿自以为自己用了最残忍的报复,她以为自己机关算尽,以为在那样封闭的空间,还有雇佣兵在旁边帮她,她肯定能够达成所愿,她还是嘀咕了阿修的能耐。具体阿修是怎么带着一诺甚至让子兮安全的出来的我没问到,不是阿修不说,而是发生了事情后,他没有那个精力和体力来说!”

叶恒动了动喉咙。

这一刻,似乎是想起了莫修远当时的情况。

他继续道,“阿修是一个非常睿智而且很有自己计谋的人。他能够想到的事情比我们任何人都多,所以我亲爹才会觉得阿修是最适合当统帅的人选之一,即使当时阿离还在世,我亲爹也多次希望阿修能够继承上位。而我,就是这么崇拜他。崇拜他,在子兮不会打枪不会格斗不会任何武力训练单单只是对他体力锻炼时,就教了他的防身术。而这个防身术,除了我和阿修,其他人都不知道。阿修是选择避开了所有人教子兮学习,因为除了我和阿修,其他任何人都可能会有杀了子兮的动机,包括他亲生父亲,南玥椿。”

“事实就是,当时我有些不理解阿修在子兮这么小就让他学习防身术,毕竟对于子兮而言,防身术并不简单,需要在他耳后头发里一直存放一挤麻醉药,还需要子兮找准对方的动脉血,只有一针扎准,才能够让对方一瞬间昏迷,失去所有意识从而防身成功!阿修不耐其烦的教子兮学习,就真的,派上了用场,帮上了大忙!子兮的举动相当于救了他自己,救了阿修还救了一诺。”叶恒抿了抿唇,“这样的结果,不是什么所谓幸运,是真真切切的,一个强大的人用心准备的智谋!”

陆漫漫点头。

她承认叶恒对莫修远的评价。

她承认,莫修远真的很厉害!

“阿修把一诺救了出来,把她送回了你的身边,而后,他回来到了边防,和我汇合。当时他来的时候,我以为是一具尸体,身体都被烧焦了,除了还有点细微的呼吸。当时来了之后,第一件事情就是对他进行了抢救,扯开他的衣服,身上的伤简直多到让人崩溃,肋骨断了三块,身上烧伤面积达到百分之二十,后背基本毁完,脸上其他地方的伤口无数,来帮他医治的医生,手都是发抖的!”叶恒静静的形容。

他似乎是觉得有些闷,将窗户打开了些。

冷风吹了进来。

让彼此的心,更加寒冷了。

“给阿修好不容易包扎好了之后,本来想让他好好养病的,但他终究有他不能推卸的责任,所以还是强迫着自己站了起来。翟安应该找过你了,所以你才给我打电话的是吧,当时你让阿修接电话,我现在可以明白的告诉你,当时他还挂着氧气瓶昏迷不醒,因为边防是高原地区,他的身体承受不过来,那天昏了大概有三次,流了5次鼻血,然后送入急救室2次!”

“我本来打算在他未醒的时候将他送回来,我一个人在这边,一个人去抵御边防战事,这是我的责任,可是每次在我打算这么做的时候,阿修就醒了,就用他的身份压我,我习惯了听他的,真的是条件反射,然后他就留了下来。留了下来后,一边和我商量对随时可能开战的情况进行军事布局,另一方面,又在极力做好竞合谈判,现在对北夏国而言,打战并没有任何好处,不说我们会输,只是没必要浪费那个人力和金钱!且因为一个南部长去打仗,不值得。”

“我们在这边待了十多天,经过其他各个国度的联合从而逼迫对方退兵,局势一度紧张无比,倒是没有想到,阿拉基的王子会主动前来,签订和北夏国的和平协议,答应和我们一同,对抗外国势力的侵入。而恰巧,阿拉基和敌对国家一直有着深沉次的经济贸易来往,阿拉基的国王亲自前往敌国谈判,在经过三天的军事谈判下,对方交出了南部长,全部退军。”叶恒说,对着陆漫漫说道,“所以,你为北夏国立下了汗马功劳,因为你的一句话,阿拉基的王子伸出了援助之手!”

陆漫漫抿唇。

这份功劳,她不知道自己该用怎么样的心态去接受。

“我们迁回帝都这一天,传来你和林初辰明天大婚。当时阿修的情况……这么说吧,就是一路昏迷回到帝都的。而他回来后,突然就醒了,给你打电话的时候,他在重症室,他让医生帮他把所有仪器撤掉,给你拨打了电话。你应该听不出来他任何身体的不适是吧,天知道他当时忍到了什么程度,你是不是感觉到他给你打电话的时候沉默了很久,因为那个时候的他在极力的控制,极力的隐藏他的虚弱,他是怕你发现他身体的不舒服。”

陆漫漫现在似乎都还能够想起,他当时打电话来时,他的口气。是有些低,但真的听不出来他有任何不适。

所以她当时没有听出来,他是在给她道别……

眼眶终究又红了。

当时,她应该还在埋怨莫修远,埋怨他什么都不知道,不知道她要的是什么。

却不知道,他在那边,经历着什么!

“给你打完电话后,他强力忍耐的身体终于控制不住的剧烈咳嗽剧烈呕吐,一口一口血,吐得满床都是,我以为那个时候他就会死了,我看到医生护士将好多仪器全部挂在他的身上,看到他真的苍白到,好像就死了一样,看着医生用那个电视上才有的电击击打着他心口,我当时在想,或许你能看到那个画面,或许你能够看到莫修远被疯狂抢救的画面你就会心软了,终究,我知道他不想你看到他的狼狈,终究我忍耐着,没有给你打电话!”

“他好不容易,被抢救了回来,有了一点点的呼吸。”叶恒看着窗外茫茫大海,他说,声音开始哽咽,“但是医生还是告诉我们,情况很不乐观,有可能就会是这两天的事情。我一个人是真的怕了,我给翟安打了电话,我只有让他来陪着,从小,我们三个人就是一起相依为命,就是一起在那个残忍的地方长大,我一直以为,我们之间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求同年同月同日死!我从来没有想过,谁会提前离开,从来没有想过,阿修会死……”

------题外话------

好啦,会有二更弥补的!

所以,要不要在宅度假中给点宅肯定和支持。

票票什么的不嫌多。

花花草草什么的不嫌少。

小宅知道你在支持宅就行了!

群么。

群么么……

小宅飘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