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二章 有些承诺,实现不了了/豪门重生之妇贵逼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从来没有想过,谁会提前离开,从来没有想过,阿修会死……”叶恒的声音,深深切切的在小车内,响起。

深深切切的感觉到了,来自于他的悲伤。

陆漫漫就这么默默的哭,默默的为这个男人,哭得……撕心裂肺。

叶恒深呼吸了一口气,似乎也在狠狠的调整自己的情绪。

他说,“我本来打算在阿修身体已经差到坚持不住的前天去找你的,去找你来陪陪他,我趁着阿修昏迷不醒离开了医院,但是当我到达你们家大门口的时候,我看到你和林初辰在接吻,我本来想,就算你不来,拍张你的近照让阿修坚持住也可以啊,我想要是我拍了你和林初辰接吻的照片,可能会直接气死他!”

陆漫漫咬唇。

她不知道,那晚上和林初辰的拥吻,就这么被叶恒看到了。

那一刻,却不知道该怎么去解释。

总觉得现在做任何解释,都是那么苍白。

“所以,阿修坚持了一天。第二天,就真的……没有了心跳。而你不会知道,他在死之前最后一句话说的是什么,他说,今天是你的大喜之日,如果他挺不过去了,消息,明天再出!”

“所以,所以阿修昨天去世,今天才让人知道,才让北夏国所有的人民知道,他去世了。”叶恒捂着自己的脸,眼泪就从他的指缝间滑落了出来,胸口一直在起伏不定,“真的是到死那一刻,都还在惦记你,怕影响了你的婚礼!影响了你和别的男人的婚礼!”

陆漫漫这么看着叶恒,看着这么一个男人,这么一个宁愿流血也不流泪的男人,就在她面前哭了,哭得像个孩子。

“我真的见不得他苍白的脸色,见不得阿修躺在那里一动不动!所以我让翟安陪着,让翟安在那边陪着。我这辈子从来没有经历过这种伤痛,我甚至不知道该怎么面对,我想,既然我这么难受,为什么不能拉个人来垫背,为什么不能让你后悔一辈子!是你,辜负了阿修的一生!”叶恒怒吼,声音很大,“到现在你应该知道,阿修这些年到底在做什么了!阿修这些年,在巩固政权的时候,想到的是怎么全身而退,想到的是怎么从统帅这个位置上顺利下来,然后和你重新在一起!他知道你要的是安全感,而他坐在统帅的位置上一天,就没办法给你绝对的安全!所以他想弃了江山,用余生,赔你一辈子!”

陆漫漫将头转向窗外。

叶恒的控诉,让她无言反驳。

确实是她,是她从来都没有给予莫修远一点信任,从离婚那一刻开始,她就根深蒂固的把自己的骄傲抬到了最高之上,上一世的经历真的让她接受不了在爱情的道路上,再一次栽这么一个跟头,栽得这么重。所以她努力的自我控制,她努力的想要把这个男人忘记,越是这般激烈,越是因为,爱而不得,越是因为,自己骄傲的自尊无法承受这份耻辱。

她怕所有的伤害当成对自己人生的污点来对待,所以才会如此坚决的排斥莫修远的靠近。

她从来没想过,放低自尊,去好好理解莫修远,去理解他到底为什么会这样,去理解他的责任他的使命他的无可奈何。

她总是以“命运弄人”这个冠冕堂皇的借口来强迫自己离开莫修远,来强迫自己不去理解他,不需要理解他!

所有的一切,就是因为,自己那自以为是的高傲,不容被人践踏。

想来,真的觉得自己很可笑,还很可悲。

为了那点自尊,就真的,放弃了如此爱自己的一个男人……

她后悔了。

这一刻真的承认,她后悔了。

从知道莫修远死的那一刻,她就开始觉得,这一切,真的是报复。

是老天对她的报复。

她其实还有很多话想要问莫修远,她其实有很多委屈很多想要他安抚的情绪,她其实真的还爱他,爱得那么深,才会反弹得那么厉害,她怕自己在爱情的领域中,成为被动的那一个,成为卑微的那一个,她怕自己变得都不是自己,而这样的自己,才真的是一个悲剧!

她捂着嘴唇控制哭声的情绪,终究也开始一点点的崩塌。

分明那么期待莫修远能够强势的出现在自己身边,却一次又一次的,用自己坚硬的外壳推开。

现在……

再也不能期待了。

她的哭声,让叶恒沉默了。

沉默的陪着她,让她在这个地方发泄。

一个人的离世,真的会引起很多人的悲哀……

这种悲哀,会致命!

两个人在海边坐了很久。

风吹得很大,车内一片寒冷。

叶恒终究将车子点燃了火,载着她离开。

阿修说了不能杀了这个女人,所以她不能去杀了她。

他将车子听到陆家别墅门口。

陆漫漫没有拉开车门下车,她说,“我能去看看莫修远吗?”

她想要去看他。

一眼也好。

“不能。”叶恒拒绝。

陆漫漫就知道会是这个答案。

叶恒说,“阿修说了,死的时候不太帅,因为身上伤口很多,脸上也好不到哪里去,而且脸色非常不好,他不想在你心目中最后留下的印象是这样,所以不准你去看他。如果你真的想要祭拜,阿修死后会葬在皇陵,上面有一张他很帅的照片,你可以去那里看他。”

她大概,很长一段时间,鼓不起勇气去看他。

她打开车门,下车。

叶恒看着她的背影,看着她突然孤独的背影,消失在了他的眼前。

他开车离去。

这辈子,陆漫漫都会活在,她的内疚里。

阿修,我不知道你在黄泉下会不会怪我多嘴,但我希望,你路过奈何桥喝孟婆汤的时候,一定要记得喝完,下辈子别这么情深了!

不值得。

……

陆漫漫走进别墅大厅。

大厅中,气氛很压抑。

陆漫漫转头,看着电视机。

电视机上播报着北夏国统帅莫修远去世的消息,这一年,他35周岁。

而她还未看到更深入的内容时,她父母就猛地将电视机挂掉了。

然后整个客厅,一片雅静。

何秀雯看着陆漫漫的模样,看着她苍白的脸色,显得很是憔悴。

她起身,努力让自己笑了笑说道,“这么冷的天,你去了哪里?”

“去做了孕检。”陆漫漫机械的回答。

“是有什么问题吗?”

“很正常。”陆漫漫看着何秀雯,“孩子很好,我不太好。”

“漫漫,你别这样,你这样妈真的很难受。这是意外,谁都不知道,莫修远会疲劳过度加上重伤不治而死亡……”

重伤不治。

是她,给了她重伤不治的身体。

“漫漫,你说过,你一个人也可以生活得很好,你别让妈担心你,妈不要你嫁人了,妈觉得你一个人只要平平安安在我身边就好,妈妈会陪你带着孩子,妈妈会一直陪着你,照顾你的两个孩子,你别让妈难受好不好?”

“妈,我真的控制不住!”陆漫漫抱着她母亲。

眼泪真的是控制不住的往下流。

现在全北夏国都在播报莫修远去世的事情……

可是。

她真的接受不过来。

她真的接受不过来,这个男人,会在自己有生之年,先死。

“漫漫,你别哭,你一哭妈妈会忍不住,对胎儿也不好。既然你还这么爱他,既然你不想他死而无憾,就一定要保证身体,把你和他的第二个孩子生下来。”何秀雯是真的被陆漫漫此刻的情绪吓到了。

从懂事开始,陆漫漫就不会这么苦了。

就体贴的,不会这么在他们面前哭了。

此刻大概真的是,忍不住。

人到了极度悲伤和极度绝望的时候,才会这般忍不住!

何秀雯紧抱着女儿。

陆子山在旁边默默看着,一直在叹气,一直在叹气。

好在,一诺现在不在。

这个点,正好在房间睡午觉。

陆漫漫哭了一会儿。

何秀雯带着她坐在沙发上。

看着她哭得红肿的眼眶,安抚着,“漫漫,人各有命,别想太多了,时间会冲淡一切的,相信妈。”

陆漫漫没有点头,也没有摇头。

她心里很清楚。

时间冲淡不了一切!

冲不走,莫修远。

“妈陪你回房间睡一下,你还怀着身孕。”何秀雯又拉着她,上楼。

她想睡着了,或许就不会那么难受了。

她妈妈说得很对,她现在要把这个孩子保住。

至少,这个孩子是他,唯一还留给她的东西。

她躺在床上,在逼迫自己睡觉。

她闭上眼睛,全部都是莫修远的样子。

睁开时,又茫然一片!

她突然在想,想起他们说,莫修远喜欢她很久很久了,上一世她死的时候,莫修远是怎么样的感受,为像现在她这么难受吗?!

大概,也会吧。

“漫漫。”何秀雯看着她没有情绪的脸上,就是眼泪不停的顺着眼角往下,不一会儿就湿了枕头,“你别想了,睡吧。”

睡吧。

她也告诉自己,别想了,睡吧。

睡了不知道多久。

终究还是在极度悲伤中睡了过去。

这次,做了一个很奇怪的梦。

梦到了,上一世的未来。

她看到了莫修远,看到这么一个男人,来参加了她的葬礼。

看到他哭了。

一个人坐在车上,眼泪就顺着眼眶流了出来。

她还看到了他经常到她的坟前,一坐就是一天,却从来没有在她坟前说一个字。

她就看到他孤独的背影,这么陪着她,陪着她,睡梦中,她真的先从棺材里面爬出来,紧紧的抱着他孤独的身影。

那一世。

他一个人,孤独了一辈子。

她猛地睁开了眼睛。

枕头上又湿了一片。

脸色,白的吓人。

不要……

不要这样的结局,她宁愿他随便找一个女人,马虎的过完他一辈子,也不想在她根本从来没有看过他一眼,动过一刻心的上一世,为她孤独一辈子,她觉得很愧疚,很愧疚。

可是这一世,她却还是辜负了他。

“妈妈。”一诺的声音,让她沉溺在噩梦中,清醒。

她回头,回头看到莫一诺,睁着大大的眼睛看着她。

“妈妈,你哭了吗?”一诺问她。

问出来那一刻,自己也哭了。

大概是真的被她的模样吓到了。

陆漫漫胡乱的擦了擦眼泪,让自己笑了起来,她说,“你怎么在妈妈房间,外婆呢?”

“外婆去楼下准备晚餐了,外婆一直在房间陪着你,刚刚才离开,离开后我才进来的陪你的。外婆说妈妈你这几天心情不好,让我多照顾你,妈妈我会好好照顾你的,你别哭了。”一诺非常懂事的说道,声音中,带着一丝坚定。

陆漫漫将一诺搂进怀抱,“妈妈没事儿,妈妈刚刚只是做了一个噩梦。”

“我知道。”一诺点头,乖巧的说道,“所以妈妈才会说梦话。”

“我说梦话了?”陆漫漫低头问一诺。

“说了,在叫白眼狼叔叔的名字,莫修远!”一诺一字一句。

陆漫漫心口一紧。

“妈妈,你是梦到白眼狼叔叔打你吗?”

“不是。”陆漫漫摇头,“妈妈只是梦到,他离开了……”

“他去了哪里?”

“去了一个未知的地方。”陆漫漫不想说得明白。

不想一诺知道,就算是善意的谎言,也好。

“还会回来吗?”一诺认真的问道。

陆漫漫咬紧唇瓣,不发一语。

“白眼狼叔叔不会回来了吗?”一诺重复询问,“不回来了,我怎么叫他爸爸!我分明一直惦记着白眼狼叔叔突然出现,然后我会叫他爸爸的!”

“对不起一诺。”陆漫漫将她抱紧,“有些承诺,实现不了了。”

比如,他说的……一诺千金。

“妈妈,你又哭了吗?”莫一诺感受着脸上的湿润,询问。

陆漫漫努力控制,又努力的擦拭着眼眶,反而越擦越多。

她说,“一诺,妈妈身体有些舒服,你先出去,去陪着外婆。”

“可是妈妈你还在哭……”

“妈妈会好好的,但是妈妈现在需要安静。”

莫一诺一脸担忧的看着她,还是乖巧的点头离开了。

陆漫漫躺回在床上,眼泪就跟疯了一样。

她想起梦境中莫修远的模样,想起他那么孤独的身影,她甚至在想,一个人走在黄泉路上的莫修远,会不会,也是这么孤独……

而她,无法陪他!

……

莫修远的死,震惊了全国乃至全世界。

北夏国一国统帅去世的消息,传遍了全球。

无数友邦国家,传来沉痛悼念!

如此悲痛的事情在北夏国整整持续了一周时间,一周后,莫修远下葬。

当天,民众自觉的组成了长龙,站在街道两边,目送运送莫修远骨灰的车辆,驶入皇家陵墓。

很多人,悲伤痛哭。

那天的天空,都弥漫着阴沉和乌云!

莫修远仅仅当了不过4年的统帅,因为他的能力让北夏国所有子民对他崇敬无比,加之,对外,他的死来自于为国操劳,疲劳过度,他在民众心目中的地位,就更加的地位尊贵,他成为了北夏国历史上,唯一一位英年早逝的明君。

电视上,播放着来自莫修远下葬的一线新闻。

当天所有的电视机上,全部是黑白屏幕,所有网站全部黑掉,全国人民举国哀悼,为莫修远送最后一程。

陆漫漫就这么一直看着电视屏幕。

她没有出门。

她不能出门。

因为,她现在在医院。

这一周,她滴水不沾,所以被送进了医院。

医院的今天比平时更加的肃穆和安静。

所有人都知道,莫修远今天下葬,所有人都在为他,沉痛哀悼!

她就这么默默的看着。

她母亲在旁边陪着她,好几次想要关掉电视。

可是只要她一关掉,原本冷静原本乖巧的漫漫,就会疯了一般的反抗!

就会疯了一般的,大吵大闹。

何秀雯真的不敢,真的不敢,有时候连大声喘气都不敢。

她怕惊吓到了漫漫,惊吓到了,如此脆弱的她。

何秀雯陪着她一起看着电视。

看着她很平静看着黑色屏幕上,一幕又一幕的悲伤……

病房外,突然传来敲门的声音,缓缓推开。

陆漫漫转头看着来人。

看着翟安,出现在门口。

这个时候,翟安为什么会来这里……

也和叶恒一样,接受不了,莫修远的入土为安吗?!

------题外话------

二更继续求月票。

求打赏!

话说看到你们今天这么卖命的给宅投票和送石头鲜花,宅都恨不得更新2万了,可惜真的是……力不从心。

O(∩_∩)O哈哈~

……

好啦,求完之后,宅要通知一声。

明天宅回国了。

明天一天都会在飞机上,宅的更新不知道会不会延迟到晚上,宅只能尽量。

如果真的会很晚,还请亲们多给点宅宽容。

宅会在回国后,弥补亲们的!

群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