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三章 你躲着我到底为什么?!/豪门重生之妇贵逼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市中心医院病房。

陆漫漫看着翟安的推门而入。

翟安脸色沉重,有礼貌的先叫了一声何秀雯“阿姨”。

何秀雯看着翟安来,眼眶又红了。

她现在都不知道该怎么对漫漫了,翟安和漫漫从小一起长大,翟安从小就特别懂事,她真希望翟安可以劝劝她。

这一刻,是真的有人可以帮她劝劝漫漫。

漫漫的情况,让她真不知道以后会变成什么样子。

翟安将何秀雯的清苦看在眼底,他说,“阿姨,我单独找一下漫漫,有些话想给她说说。”

“嗯。”何秀雯连忙起身,对着翟安甚至是带着些请求的语气说道,“你帮阿姨劝劝她,这么不吃不喝,对肚子里面的宝宝也不好。我真的是看得心疼。”

翟安点头。

何秀雯不放心走出病房,将房门帮他们关了过来。

陆漫漫眼眸看着翟安。

翟安走到她的床边,坐下。

两个人都有些沉默。

电视屏幕上还有追悼会伤感的音调,在房间中空洞的响起,一直一直,萦绕在耳边。

“翟安。”陆漫漫先开口了,她直白道,“那天叶恒来找我了。”

“我知道。”翟安点头。

叶恒性格很直,基本上他做任何事情,以他和他表哥对叶恒的几十年的了解,完全可以看透他的任何一个举动。

表哥的去世。

叶恒接受不过来,更加接受不过来的应该是别人对表哥的误会。

所以他会去找陆漫漫。

这几天古歆经常给他打电话,因为他事情很多,回家的时间并不多,古歆打电话不是埋怨他不在身边,这个女人从跟他结婚后,在他面前就乖得出奇,他说什么就是什么,简直是唯命是从,她打电话只是给他说,漫漫状态很不好,一天不吃不喝,连情绪都少了,一诺在她面前,她也只是敷衍的笑笑,笑得很苍白。

古歆说,她看着漫漫这模样,自己都要得妊娠期忧郁症了。

她希望翟安可以去劝劝漫漫。

古歆总觉得自己不太会说话,真正遇到事情的时候只知道干着急,不知道该怎么去处理,而她一直觉得翟安比自己聪明,何况翟安也和漫漫几十年朋友,希望他可以抽个时间回来看看漫漫。

翟安刚开始是拒绝的。

后来古歆给她打电话的时间越来越多。

这女人是真的担心死了漫漫,他终究最后还是妥协了。

抽出时间,出现在了陆漫漫的病房。

看着这个女人的第一眼,瘦了很多。

憔悴得,让人会莫名心疼。

他叹了口气,“别太自责了。很多事情,谁都改变不了。你这么折磨自己,也没办法让人起死回生。”

“我知道。我很理智的知道,我现在做什么,莫修远离开了就是离开了,可是翟安,我也是人,不管多想让自己活得更好活得不让任何人担心,但终究而言,我也有七情六欲,我也会难过到掩饰不过来。大道理我懂得很多,可现在就是,什么都不想懂!”陆漫漫看着翟安,说着的时候,眼泪就掉了下来。

这段时间,大概流了这辈子最多的眼泪。

现在才知道,人在无可奈何悲伤之至的时候,真的是控制不住眼泪泛滥的。

而她现在不想克制自己。

这辈子,克制的时间太多了!

够了!

真的够了。

翟安就这么沉默了,沉默了很久。

陆漫漫就这么哭了很久。

翟安说,“本来不想告诉你的,他也不想告诉你,古歆每天都打电话来告诉我说你的情况……她说她都快得抑郁症了,所以我终究还是重色轻友了。”

陆漫漫就这么泪眼模糊的看着他。

不知道他突然有些不能理解的话语,到底想要表达什么!

“我表哥没死。”翟安一字一句。

陆漫漫那一刻以为自己听错了。

她直愣愣的看着翟安。

看着翟安,不敢动弹一下。

就怕自己刚刚听到的,都是幻觉。

“他没死。”翟安重复,并坚定的点了点头。

所以现在,是什么情况。

叶恒那控制不住的悲伤和情绪,是真的在演戏吗?!

现在电视屏幕上的新闻,又是什么意思?!

“叶恒不知道。”翟安说,似乎是猜出了她的疑惑,解释道,“他以为我表哥真的去世了。”

“……”陆漫漫更加懵逼了。

为什么,连叶恒都要瞒住。

“叶恒是一个不太会隐藏自己情绪的人,他的表现会更加让人相信,我表哥去世了!”翟安直白。“而此刻电视屏幕上的这般报道,也只是为了更加的掩人耳目,做事儿就做得逼真!”

“那莫修远人呢?”其他都不重要了。

是真的不重要了。

他没死就好。

不管什么原因,只要他还活着,什么都还好。

“他现在在国外医治,虽然没有威胁到生命,但身体状况真的很不好。我这段时间都在国外陪他治疗,他的情况,最快也要三五月才会稍微恢复。”翟安解释,

“我想要看他。”

“漫漫。我表哥甚至不让我告诉你他还活着,现在就更加不愿意你去看他了。他不会死,但现在的身体状况跟死了也没有多大区别,他不想你看到他如此模样,你给他点尊严,让他治疗完了之后,如果还愿意,我相信他会回来找你的。”

“翟安,你会不会在骗我?”陆漫漫问他。

她其实有些患得患失。

她不知道这是不是翟安因为她现在的情况而用这种善意的谎言来安慰她。

她其实很怕,如果这真的是谎言,真相揭穿的时候,她是不是接受不过来!

她的眼神带着如此明显的期待,真的是很怕很怕,听到自己不想听到的回答!

“我从小到大就没有骗过人。”翟安说得直白,“你应该知道!”

是啊。

翟安从小就不会骗人的!

她点头。

嘴角笑着,但是眼眶是红的。

她相信莫修远还活着。

她不需要知道事情的经过结果,她只要知道,莫修远还活着就行。

莫修远还活着……就好!

她擦了擦眼泪,她姚很快接受这个事实,她说,“莫修远现在还能好好说话吗?”

“我没打算让你给他打电话。”

“我录一段话给他,你拿给他听听可以吗?”陆漫漫小心翼翼的问道。

“你别气死他了。”翟安提醒。

陆漫漫心口一紧。

她真的做了很多,让莫修远气死的事情吗?!

仔细一想。

好像也是的。

她笑着说,“我不会,你把你手机给我。”

翟安犹豫着还是将自己的手机递上。

陆漫漫接过手机后,找录音。

翟安起身回避。

翟安总是这么体贴。

陆漫漫看着翟安走向了一边,点下录音键。

她说,“莫修远,我知道了你还活着。你不愿意见我没有关系,但是你别死了。你死了,我胎儿就又没有爸爸了,我希望这次,这个孩子可以由你陪在我的身边一起养育他长大,不要让一诺的遗憾,又发生在这个孩子身上。对了,我没有和林初辰结婚,过程不重要,重要的是我现在还是单身!最后,我觉得我要明确的告诉你,我怕你不明白我们的孩子,你的陆一城,还在我的肚子里,我没有那么残忍,在手术台上的时候,我最后选择了放弃!所以,你一定要好好的活着!我等你……”

她录好之后,自己又停了一遍。

确定没有任何误会确定已经表达得很清楚了,才叫了翟安过来。

翟安拿过手机,直接放进了衣兜里面。

翟安说,“漫漫,你好好照顾自己。”

“谢谢你翟安,真的谢谢你。”陆漫漫一直都知道,朋友之间是不需要这么客气的,但是这一刻,她真的很想用自己最真挚的感情去感谢他,感谢他告诉自己这个天大的好消息。

翟安微微笑了笑,说道,“古歆很担心你,你被给她说我表哥活着的事情,但尽量别让她来担心你,她还怀着双胞胎,而我这段时间可能去国外照顾我表哥的时间比较多!可能陪在她身边少……”

“我会帮你照顾好古歆的。”陆漫漫很肯定,一字一句。

他帮她照顾莫修远。

她帮他照顾古歆。

就这样很好。

“嗯。”翟安点头,那一刻耳朵还是有些红。

陆漫漫忍不住笑了。

分明那么喜欢古歆,但就是闷骚到不愿意说出来。

也不知道是苦了谁!

古歆这么二货的性格,大概也不会知道翟安对她,爱到那种程度。

翟安离开了。

给她带来了全世界最璀璨的阳光之后,就离开了。

何秀雯看着翟安走了之后,走进了病房。

病房中的陆漫漫明显在笑了。

这种笑容,一点都不敷衍。

何秀雯不知道此刻漫漫是不是“回光返照”,还是说,翟安真的劝服了漫漫。

她小心翼翼的开口道,“漫漫,你……”

“妈,我饿了。”陆漫漫直白道。

“嗯?”

“我饿了,我想吃东西,我觉得从此刻能吃下一头牛。”陆漫漫说得清清楚楚。

何秀雯是真的各种不相信,好半响才开口道,“你说你要吃饭吗?”

“嗯。”陆漫漫坚定的点头。

何秀雯真以为自己听错了,下一秒还是赶紧出门,让护工定制了一套医院VIP营养餐。

不一会儿。

餐就到了。

陆漫漫坐在病床上,开始吃了起来。

真的在吃。

一口一口,吃得不快,但就是将饭菜全部都吃光了。

何秀雯说,“还吃吗?”

“不吃了,我要见医生。”陆漫漫开口。

这一刻,仿若脱胎换骨了一般。

何秀雯又这么心惊胆战的去叫了医生。

陆漫漫非常认真非常积极的和医生说着她的身体情况,还很主动的询问医生自己身体对孩子有没有影响,接下来她要怎么做,才能够让她和孩子更健康,何秀雯在旁边听着,那一刻是真的以为漫漫中邪了。

她好几次想要打扰但又怕自己的一个提醒,漫漫反而又回到了原来的状态。

只是突然这么反常的举动,让人真的有些,不知所措。

她是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去对待自己唯一的女儿了!

医生仔仔细细的给陆漫漫交代了一番,陆漫漫也仔仔细细的听得清楚,认真的记下了。

医生离开后,陆漫漫就对何秀雯说道,“医生说我可以出院了,妈,麻烦你帮我办理一下出院手续。”

“漫漫你……”何秀雯始终不觉得,这么一会儿功夫,陆漫漫就真的被翟安劝服了。

她会不会是故意在隐藏什么。

何秀雯真觉得自己已经神经衰弱了。

“妈,我前几天让你担心了,从今天开始,我会好好生活,好好养胎!”

“你还好吧?!”何秀雯直直的问她。

“我现在很好,从来没有哪个时候有现在这么好!妈,我觉得上天对我还是挺好的,我突然很想感激他的不杀之恩!”

“你在说什么?”何秀雯真的有些崩溃了。

完全听不懂陆漫漫在说什么。

这到底是要把她折磨死吗?!

此刻还有心情感谢上天。

上天对她,什么时候好过!

何秀雯也不敢多说其他了,就怕一不小心又给刺激了!

下午。

何秀雯就跟陆漫漫办理好了出院手续。

出院后的陆漫漫对自己真的很好,对父母对一诺,都尽心尽力。

公司的事情现在一团糟。

陆漫漫匆忙的聘请了CEO去处理所有事情,自己不去管理公司相关的事情,有时间最多不过听听CEO的工作汇报,其实公司经营状况并不太好,但陆漫漫似乎都不在意了。

她一门心思,全部用在养她自己以及养肚子里面的宝宝身上。

她想,等莫修远哪一天真的回来后,她还能递给他一个大胖小子。

这次,不知道会是个儿子还是女儿?!

总觉得不管是什么,只要是她生的,只要是她和他生的,莫修远都会喜欢。

所以,她只需要让自己和孩子健健康康的就好。

她相信莫修远好了之后,就会回来。

等待中的时间,过得特别慢,又过得特别快。

反正,人生只要有期待,日子就能好好的过下去!

一不留神。

时间飞逝。

陆漫漫肚子里面的宝宝就已经5个月了。

5个月的她,明显出怀了,不只是肚子,连身体也胖了一圈。

怀一诺的时候,几乎就只长了肚子,生的时候,从后面看都不能看出她怀孕,现在才5个月而已,整个人就浮肿了一圈。

古歆每次见到她都会嘲笑一番,说她简直完全毁了北夏国第一美女的称号!

陆漫漫是真没觉得自己长胖多少,大概是一天天这么看着也看习惯了,但真的站在体重秤上面的时候,才发现自己从怀孕开始,重了已经20斤了!后期长得会更多,这样发展下去,她生孩子的时候得有多胖?!

可她也不敢控制,因为每次去产检的时候,医生都说她身体各项指标发展挺好,按照她自己的规律不要改变,孩子和她都会变得很健康!

对不起自己的外貌,陆漫漫始终觉得,还是身体最重要。

尽管偶尔也会有点嫉妒,嫉妒古歆怀了双胞胎,身体都还很纤细,怎么吃都吃不胖。

分明她也只比古歆大半岁,难道她就已经到了发福的年龄了吗?!

今天两个人又约了一起去产检。

他们月份差不多,预产期都是相邻的那几天。

不过医生说了,古歆怀的双胞胎,应该会早产。

古歆这没心没肺的,还挺高兴,说只要比漫漫的孩子早出来,早产就早产吧!

以后她孩子就能够欺负漫漫家的孩子了!

陆漫漫真不知道古歆什么时候会长大?!

不过想来,有翟安在,古歆就算不长大,也没有关系,有人照顾着,就注定被宠一辈子吧。

产检完了之后。

陆漫漫和古歆一起离开。

古歆还是那样,肚子都那么大了,走路还是大大咧咧,刚开始温情会陪着古歆一起产检,后来估计是实在受不了古歆的性格,加上每次漫漫陪着就不跟着一起了,也奇了怪了,古歆怀个孩子就真的是轻松得很,每天还是这么闹还是这么蹦的,半点没有出现任何不适。

“翟安还经常出差吗?”陆漫漫询问。

看似,漫不经心。

“是啊,也不知道遇到什么大项目了,一天都在国外!我捉摸着等我孩子都可以打酱油了,还不知道谁是他们爸爸!”古歆也有些幽怨。

但古歆这个人在翟安面前不敢翻浪,所以翟安没有办法经常回来陪她,她也只会生闷气。

陆漫漫笑着附和了几声。

都3个多月了。

莫修远那边,还不见好转吗?!

她偶尔也会打电话问翟安,翟安给他的回复都是,还在静养中。

这么久了,还需要翟安这么经常过去陪着吗?!

她好几次到嘴边的话,比如那句让我去看看莫修远的话,就这么咽了下去。

如果莫修远愿意见她,在她给他的那段录音后,他应该就会让翟安带她去了。

莫修远没有翟安的闷骚,他想要做的事情就会主动,任何时候都是如此,所以不会是翟安那样,被动的在等待,所以莫修远现在应该是真的不想见她。

没关系。

她说了这次愿意等,就会一直等!

她把古歆送回了翟家别墅。

古歆还是那般,走路走得毫不顾忌,一会儿就消失在了她的视线下。

她是真的可以想象,温情这么一个知书达理这么一个高贵优雅的富太太,和这么一个毛手毛脚粗枝大叶的古歆在一起的画面,会有多滑稽。

她让司机开车离开。

春天都快完了,夏天就要悄悄来临!

陆慢慢打开窗户,就这么让微凉的风吹在了脸上……

眼眸微微一动,她看着路过的市政厅,市政厅上,已经挂上了莫子兮的画像。

北夏国建国以来,最小的统帅,莫子兮,年仅3岁。

几乎很难让人相信,莫子兮的继承这么顺利,相当于是莫修远下葬后,官方就对外宣布新任统帅莫子兮,当时,居然没有任何人对此进行反对,因为在莫子兮宣布上位那一刻,就颁发了北夏国的政权管理制度!

莫子兮因年龄较小,中心政权由7个常驻大臣共同商议,而这些常驻大臣中,占据最主要地位的就是叶恒,叶恒握有北夏国的实权!相当于,叶恒成了那个辅助莫子兮直到他能够自己管理的摄政大臣,而叶恒在北夏国的地位,自然不言而喻。

估计连叶恒自己都有想到,自己有一天会处于这么高的地位上。

而他,不可推卸!

莫子兮上位后的这三个月时间,国泰民安。

前任莫修远在外交上一直保持着非常友好和平的国际关系,在“死”之前和阿拉基签订和平协议同时让敌国退军进一步加强了国防的稳定性,对内,陆漫漫觉得,莫修远既然这个时候选择隐退,自然,对内的什么事情都给莫子兮铺垫好了,叶恒的权利,应该就是他给予莫子兮最大的保护伞。

所以莫子兮未来的道路,就这么明确了。

他终究代替他的父亲,成为了北夏国的统帅!

至于莫子兮的母亲,南玥椿。

外界消息极少,大多人不知道南玥椿的具体下落,至少在南家落网叛国名单上,没有南玥椿的名字,但在莫子兮即位大典上,也没有了南玥椿的身影,所有人对她揣测很多,但官方却从未给过一个正面回答。

似乎是故意想要让人们在猜疑中,最后淡忘这个人!

陆漫漫也不知道南玥椿现在的情况。

她做了的那些事情,以叶恒的性格可以杀她几百次了,所以她肯定南玥椿就算没死,应该也不会活得很好。

而叶恒会让南玥椿这么悲剧的活着,大概也是因为,她毕竟是莫子兮的母亲。

最后,还是应该由莫子兮自己来处理自己的家事儿!

她眼眸微动。

从有些涣散的思维中回神,回神的那一刻,她似乎是看到了一个有些熟悉的身影。

她猛地一下叫住司机,“停车!”

司机惊吓。

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会让陆漫漫如此紧张,他猛地减速,将车子停在路边,打上双闪。

“陆小姐,发生了什么事情了?”司机询问。

陆漫漫直接打开车门下了车。

有些嘈杂的超级市场周围,因为天气很好,广场上的人很多,大人小孩,密密麻麻的,一瞬间就会让人消失在自己面前。

她站在那里,左右巡视。

终究,没有再找到那个熟悉的身影。

是自己走眼了吗?!

那一刻有些失落。

司机站在她旁边,恭敬的问道,“陆小姐,你找谁,要不要我帮你去找找?”

“不用了,可能是眼花,回去吧。”

司机点头。

陆漫漫坐在轿车后座。

在车子启动都开出了好长的距离,眼神还一直在刚刚人影消失的方向,寻找。

真的是自己走眼了吗?!

分明,有一秒那么清楚。

她眼眸回神,回神,对着司机说道,“先别回别墅了,去另外一个地方。”

“是。”

陆漫漫说了地址。

车子缓缓的往目的地开去。

她心跳其实有些加速。

她总觉得,或许会有自己想要看到的结果,所以整个人显得有些紧张。

车子到达目的地,莫修远的别墅。

曾经,她和他生活在一起,她以为经历过人生最幸福也最悲剧的地方。

她退开车门,下车。

面前的别墅,和当初并没有什么不同。

因为这里一直有佣人,居住打扫。

她对着司机说道,“你在外面等我,我进去一下。”

“是的,陆小姐。”司机恭敬道。

陆漫漫推开了别墅大门。

她走进去。

尽量保持冷静的走了进去。

别墅大厅,一个佣人迎面上前。

这里的佣人都没有更换过,所以也都知道她的身份。

“陆小姐。”佣人恭敬道。

“这两天,除了你们,有没有其他人来过?”陆漫漫询问。

“没有的陆小姐。”

“王管家是不是回来了?”陆漫漫蹙眉。

“陆小姐,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这里除了我们几个佣人,没有其他人的!”佣人直白道,看上去并非在撒谎。

但是莫修远多么聪明一个人,他能够想到的事情远比别人更多,叶恒都说了,他会未雨绸缪到,让莫子兮学防身术,且,不允许他告诉自己的亲生母亲,这样强大的思维严谨能力,她也自愧不如。

所以,她完全可以怀疑,莫修远完全可以料到她会到这里来,而莫修远为了不见她,所以提前给佣人进行了吩咐。

想到这里。

她嘴唇紧抿,直接往楼上走去。

佣人看着她的模样,有些惊讶,连忙上前跟着,“陆小姐,你去哪里?!”

陆漫漫没有搭理佣人,往楼上走了去。

她直接推开了那间主卧室。

那是她和莫修远曾经居住的卧室。

那一刻的她其实有些紧张,但却没有犹豫。

推开那一刻,扑面而来的,确实一室的冷寂,如此干净整洁的房间,真的不像是有人居住。

但是,她总觉得,他回来了。

总觉得,他肯定回来了。

她直接走进卧室,走向衣帽间,打开衣帽间的大门。

所有衣服,还是他们原来的格局,她遗忘在这里的,莫修远遗忘在这里的,分明一点变化都没有。

她从衣帽间退了出来,又走向了浴室。

浴室里面连一点水渍都没有,看上去真的是没有人用过的模样。

如果说衣服可以将就,生活洗漱绝对不可能伪装。

所以,真的是自己多疑了。

刚刚走眼的那一瞬间,真的不是王忠!

真的不是王忠回来了,回来照顾莫修远的生活起居!

她从房间里面退了出来。

一步一步,退了出来。

她走下楼。

佣人跟在她的身后,看上她影响有些失落的脸,说道,“陆小姐,你如果是有什么需要我做的,可以吩咐我,我能够帮到陆小姐的,一定会尽力而为!”

“没什么。”陆漫漫说,声音有些低,“你别告诉任何人,我来过就行了。”

“是。”

陆漫漫走出大厅。

她脚步顿了顿。

莫修远会不会到底会不会回到这里?!

会不会回到,他们曾经一起居住的地方!

她咬牙,还是离开了。

离开的时候,一楼的某个房间被人推开,佣人全部恭敬无比!

……

陆漫漫回到小车上,她让司机开车离开,离开这栋别墅。

她想,莫修远如果真的回来了,一定会联系她,莫修远不会躲着她!

所以,她只需要等待就行。

她整个人靠在小车上,靠在小车上,看着窗外的阳光灿烂。

不要失落也不要悲伤。

莫修远现在只会还是养伤而已。

他一定会好。

她抚摸着肚子里面的宝宝。

二胎,会比第一胎更敏感。

所以5个月后,陆漫漫能够深切的感受胎动。

此刻动得有些厉害,大概是真的被她的情绪所波动。

她深呼吸,调整自己从刚开始到现在就在有些剧烈的心跳。

车子回到陆家别墅。

别墅中,何秀雯在客厅看电视。

陆子山在茶室看报纸。

一诺去上了幼儿园,家里此刻显得冷清了些,但好在,很和睦。

陆漫漫突然好转的性格,让这个家也变得温馨了些。

何秀雯转头看着陆漫漫回来,连忙起身,“漫漫,怎么产检去了这么长时间,怎么样,宝宝还好吧!”

“都很正常。”

“那就好。”何秀雯笑着点头,“小歆呢,她孩子还好吧。”

“也挺好的。”

“小歆怀上的是双胞胎,她妈在地底下,也算是安慰了。”

“是啊。”陆漫漫点头。

莫名觉得就是想起古歆这个人,就会忍不住想笑。

“今天问了医生男孩女孩吗?”何秀雯询问道。

“没问。”陆漫漫摇头。

不想问。

反正男孩女孩,对她而言也不太重要。

有一个孩子就好。

“也是,到时候生下来就知道了,我倒是觉得是个女孩也不错,一诺吵着要妹妹。”何秀雯嘀咕着,“不过生个男孩也好,男孩长大了还能保护一诺。”

陆漫漫淡笑着。

和她母亲说了几句,就往2楼上走去。

她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发呆。

刚刚的失落现在还在心口起伏。

果然,她有些等不下去了。

她很久没有这么失控甚至是想要失控的去做一件事情了,她咬牙,直接拿起了电话,拨打。

翟安接通,“漫漫。”

“翟安,我想要见莫修远。”

“怎么了?”翟安也为陆漫漫突然的要求,赶到诧异。

“就是想要见他,就算是毁容了也好,我不在意。”

“他脸还好。”翟安一字一句,肯定道。

“……”翟安是在故意曲解她的意思吗?!

“翟安,时间过去得越久,我越是有些不安,我总是怕,你在骗我。”

“所以你是在激将我了!”

“你可以让我偷偷看一眼,你们不告诉他我来过就行了?!”

“漫漫。”翟安听到她说的话,其实也能够感受到她的情绪,她这么一个自律的女人,绝对不会做任何幼稚的事情,此刻却还是说了这么有些不太理智的话,他说,“我表哥还活着的事情,我已经给你透露了,只是想要不要太过伤心。至于他要不要见你,他什么时候来见你,我真的做不了主。你们之间经历了还这么多,你觉得,应该多给彼此一点时间吗?!我表哥想通了,会联系你的!”

“我就不能主动吗?”陆漫漫问翟安。

翟安似乎是怔了一下。

他和陆漫漫一起长大,陆漫漫什么性格他很清楚。

他们的性格几乎很像。

比如他憋死了,差点气疯了也没有去主动给古歆表白。

陆漫漫比他稍微好一点,但他并不觉得,她会选择这么主动。

他说,“虽然让我很诧异,我想我表哥应该也会很开心,但漫漫,我没办法满足你,你再等等吧!”

陆漫漫咬唇。

她就知道,翟安在她和莫修远之间,一直选择的都是莫修远。

突然还有些小受伤。

亏他们从小一起长大青梅竹马。

亏她最好的朋友还嫁给他了!

居然这么不通情达理。

陆漫漫有些生气了的挂断了电话。

她就不明白,莫修远为什么要躲着她?!

她有些气呼呼的躺在床上。

动了动身体,终究怎么都睡不着。

她坐起来,盘坐在床上,突然又特别认真的在想事情。

刚刚在车上那一秒,分明很清楚,一定是王忠的,只不过是只有一两秒的视线,不敢特别肯定,现在反而突然又很肯定。而且刚刚听翟安的口气,莫修远应该的情况应该是好转了,翟安的等等吧,分明在说,应该快了。

快了,就是莫修远也养得差不多了?!

所以,莫修远很可能就真的回来了。

加上,王忠一直在帝都这么多年,他不可能无缘无故的就这么回来了,如果不是为了照顾莫修远,他不可能不去照顾莫子兮!

这么一想。

陆漫漫猛地又从床上起来。

是啊。

她为什么一定要等。

她为什么不能主动!

上一世的经历让她不敢放纵自己,也习惯了被动接受。

想来,这样的自己其实是对自己的不负责任,也是对这一世爱人的不公平待遇。

她下楼。

何秀雯看着陆漫漫要出去的架势,连忙叫住她,“漫漫,你去哪里?!”

“我有事儿出去一趟。”

“什么事儿又出去,要吃午饭了。”

“不用等我。”

“漫漫。”

“妈,我知道子在做什么,也很正常,就是出去办事儿,你别这么担心我了!”

“怕妈担心就不要做妈担心的事情啊,你说你这孩子!”何秀雯有些无奈,尽管这段时间漫漫一切正常,但曾经经历的阴影还是让她有些不太放心,她叹了口气,还是妥协道,“早点回来!”

“嗯。”陆漫漫点头。

她走出别墅。

叫了司机来接她。

她又去了莫修远的别墅。

她不能忘记,莫修远是一个思维超强大的人,她能够想到的事情,可他都会想到,如果莫修远存心想要避开她,他就有那个本事儿让她找不到,所以她不能按照常规去思维。

她让司机将车子停在了莫修远的别墅。

她再次进去了。

佣人看着她的出现,又这么呆立住了,“陆小姐。”

“你们不用管我,忙你们自己的。”

“可是陆小姐……”

陆漫漫没上楼了。

她想,莫修远可能就压根没有住自己的房间。

一般人在找人的时候,肯定都是习惯性的找那个人的房间,却没有想过,如果那个人真的要躲避的话,最好的方式,就是不住在那里。

而不住在那里,可能就住在其他地方。

她想,就先从一楼找起。

她走向一楼的客房。

推开一间。

又一间。

佣人就这么看着陆漫漫有些疯狂的举动,停着大肚子,还健步如飞。

最后一间。

陆漫漫咬牙,推开。

推开。

她眼眶终究红了。

所以莫修远,你躲着我到底是为什么?

------题外话------

非常抱歉!

无比抱歉!

小宅鞠躬抱歉!

今天一天剧本上都在飞机上赶更新。

一下飞机就连忙找地方蹲地上连4G上传了!

小宅抱歉抱歉很抱歉!

明天二更弥补。

明天撒狗粮弥补!

好啦,小宅现在要回家了!

那啥。

双十一大家还是悠着点。

反正小宅悠着的呢!

群么么!

对了对了,还是要求求月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