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四章 爱,需要表达。/豪门重生之妇贵逼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陆漫漫推开最后一间一楼的客房房门。

她就站在门口处,挺着大肚子,看着面前偌大的房间。

然后看到了他。

莫修远。

看到他出现在自己的视野范围内,看着他也这么看着自己。

有些情绪就是会在心口处,如狂狼一般的疯狂起伏。

她瞬间红透的眼光预示着,她真的已经无法控制的冲动。

莫修远。

你还这么活着,你还这么活着,非要躲着我是为了什么?!

不就是瘸了两条腿吗?!

就算是你挺在那里一动不动,就算是你只剩下一颗会跳的心脏什么都坏完了,我也不在乎。

她的脚步往前。

往前靠近他。

而他,很沉默。

沉默的看着她此刻激动到无法掩饰的模样,看着她眼泪顺着眼眶就这么一颗一颗,一串一串,瞬间就湿润了眼眶。

她蹲跪在他的面前,这样,才能够仰望着他,和他们平时一样的,身高差。

而他。

坐在轮椅上。

她将自己的整个脸埋在了他的肚子上,狠狠的狠狠的抱着他的腰,让自己贴身的去感受他身体的温度,很暖很暖的温度。

他们都太孤独了。

他们分别的时间太多,孤独的时间太长。

所以,她需要他的身体!

现在的感觉,真好。

他还活着。

这一刻,从未这么真切的感受到,他还这么活着。

他真的还这么温热的活在这个世界上。

她的眼泪,很快就湿透了他的衣服。

她抱着他的腰,受了好大一圈的腰,哭得难以掩饰。

“漫漫。”他开口。

声音低沉而带着些沙哑。

大概也在控制自己的情绪波动。

他叫她的名字。

她的脸却在他身体上埋得更深。

她用行动在告诉他,这次,就算死也不会放手了!

“漫漫,你起来。”他说,叫她站起来。

不要。

她就是要这么抱着他,就是要这么一直抱着他。

“你还怀着孩子,起来我们好好说话。”莫修远催促。

陆漫漫不舍的再抱了好一会儿,才放开他,然后从地上站了起来。

站起来后,他就矮了。

他就只有抬头才能看到她,都已经哭花了的脸颊。

她长胖了很多。

这么看着,连可爱的双下巴都有了。

抽泣的时候,肉肉的双下巴还会跟着波动,有一种,很想要捏捏的视觉感。

谁让,她皮肤这么好这么好。

怀上这个孩子后,也不知道她是不是因为长胖的原因,皮肤白皙细腻,脸蛋上还偷着婴儿般的红润,光线下,看上去吹弹可破。

这个女人,把自己养得很好。

是为了他,所以才会这么养自己吗?!

他伸手,拉着她的手。

手心间,都是彼此的温度,这种感觉,让陆漫漫心口,一阵阵颤抖。

莫修远的心口,也在跌宕起伏。

从相识相知相爱到分别怨恨生死……这一辈子,经历的真的太多太多。

“别离开我了。”陆漫漫开口道,表情很认真,还很委屈。

“嗯。”莫修远点头。

“可是你为什么躲着我?”陆漫漫质问他。

带着一种完全不能接受的质问道。

莫修远薄唇微动。

那张依然倾国倾城的脸上,不知道是不是没有怎么晒过太阳的原因,比之前似乎白了些,有些病态的白。

他说,“没有躲着你,我今天才回到这里。”

骗人。

“你为什么不住你自己的房间?”陆漫漫擦着眼泪,整个人都快委屈死了。

害她当时真的有一秒觉得他可能真的没有回来。

还好她机智。

知道这货思维强大,不易猜透。

“我这样,不适合住二楼。”莫修远说,说的时候,嘴角往上扬了扬,那样,分明是在让自己看上去不那么难堪。

陆漫漫眼眸放在他的腿上。

看着他分明还有的两条大长腿,此刻是没有了知觉吗?!

莫修远注意到她的视线,解释道,“目前,坏死了,但在康健。”

“所以你是打算在你腿没有好之前,都不会见我了吗?”

“我只是不想让你难过。”

“我才不难过,又不是我腿坏死了。”陆漫漫直白无比。

莫修远有些尴尬。

所以他在自作多情了。

“莫修远,你不知道我以为你死了的那一刻是有多难受。”陆漫漫咬牙,咬牙切齿。

当时的感受,简直是生不如死。

这辈子经历了做大的谎言,真的可以让人分分钟崩溃死!

“我以为你结婚了。”莫修远直白道。

“所以你就放手了。”

“嗯。”

“你不是说永不放手吗?你个大骗子!”陆漫漫抱怨,情绪很大。

“我不能陪在你身边,所以觉得你可能会更需要一个能够一直陪伴你的男人。而且当时,解决好了国防安危后,我是真的被医院下达了几次病危通知书,我也以为我熬不过去了,况且,我当时身体多处受伤,因为没有得到及时的治疗和修养,腰部以下神经受损积血严重导致后来就毫无知觉了,医生说也许这辈子都恢复不了了,我不能搭上了你的幸福。”

“总是这么自以为是。”陆漫漫狠狠的说道,“你难道真的以为我喜欢你是因为你这一双腿吗?!”

“漫漫,我说的是,腰部以下……”莫修远重复。

陆漫漫看着他。

而后……

她的视线放在了他两腿之间的地方。

他的意思是说,这里吗?!

莫修远嘴角动了动,想要说点什么。

陆漫漫直接看着他的脸,眼眸对视着她的眼眸,说道,“你的技巧其实也不是来自于这里。”

“……”莫修远抿了抿唇。

那一刻,反而有些,脸红。

在他看来,如此重要的事情,却因为她一两句话,就变得如此的简单。

他说,“你不嫌弃就好。”

“不嫌弃。”陆漫漫直白无比,有认真无比的问道,“所以,你还要推开我吗?”

“不了。”莫修远拉着她的手,更紧了些。

陆漫漫眼眶终究又红了。

她是真的怕了莫修远这个自恋自大的男人了,她是真的很怕这个男人会因为自己一些不太完美的身体结构,而选择逃避和远离。

她弯下腰。

肚子真的很大了。

莫修远就这么看到了她凸起的小腹。

他伸手,摸上去。

原来。

一城还在。

心口的起伏……

被她的声音打断。

“先满足我。”陆漫漫将他放在她小腹上的手移开。

莫修远抬眸看着她。

看着她突然靠近的脸颊。

彼此间,能够感受到彼此的呼吸,那么熟悉,那么暖。

“现在我就要告诉你,你的技巧来自于它。”陆漫漫闭上眼睛,吻了上去。

他的唇,熟悉的薄凉感。

因为她靠近那一刻,他的呆立,所以她还能够感受到,他其实也很软的唇瓣。

陆漫漫总觉得,这真的是一张很神奇的嘴唇,在她狂热急躁的时候,他的清凉可以让她……不借助外物也能有冰火两重天的触觉。

真的会让人,心痒难耐!

她的舌头,伸了出来,轻轻的舔舐着他的唇瓣。

一点一点,描绘着他完美的唇形。

他隐忍的情绪,让他的唇瓣在那一刻有些紧绷。

她纤细的手指摸着他棱角分明的脸部轮廓,感受着他整个人如此如此近的距离,触手可及。

小舌头渐渐已经不太满足于如此浅浅的亲吻,开始滑进了他的唇舌之中。

她找到他的舌。

那一刻,她甚至感觉到这个男人,身体抖动了一下。

那么明显。

她双手都捧上了他的脸颊,在让彼此的唇,可以更加靠近,可以更加亲密。

她一直主动的纠缠着他的唇舌,主动地将自己所有的甜蜜奉献。

那个隐忍着,喉咙不停起伏的男人,终究在这般连绵不绝的挑逗下,拿回了主动权。

他双手托着她的后脑勺,那一刻彼此,似乎更近了些。

陆漫漫忍不住低吟了一声。

那种不受控制的娇嗔,在嘴边,零零碎碎,妖娆而妩媚。

唇舌交织。

两个人气喘吁吁。

一个吻,真的可以让人疯狂。

她呼吸变得很急促。

双腿在那一刻似乎都失去了力气,有些软趴趴的靠在莫修远的轮椅上,身体在不停的起伏。

不得不承认,这个男人的技巧,就是可以这么好。

两个人在激烈拥吻后,反而彼此又有些沉默了。

刚刚分明这般亲密,恨不得把彼此所有都给奉献,现在反而,说不出一个字。

是在,羞涩……

快是两个孩子的父母了,却会为久后重逢的亲密而感觉到,不好意思!

陆漫漫顺着呼吸,又轻抚摸着自己的腹部。

腹部有些紧,是因为太过激动的情绪而产生的子宫收缩。

她需要,缓解。

她大口大口呼吸。

越是这般大口。

她胸口处就越是起伏。

就越是……性感。

陆漫漫分明长胖了很多,却一点不觉得肥腻,反而很有视觉上的肉感。

莫修远抿了抿唇。

身体,很难会有反应,即使,心里其实很激烈。

两个人各自缓解了一会儿。

陆漫漫说,“现在要摸摸吗?”

她指了指自己挺着的肚子。

莫修远点头。

陆漫漫拉起他的手,放在她的小腹上,“5个月了。”

“我知道。”

“我当时没有忍心。”

“我误会你了。”莫修远说得很指责。

陆漫漫摇头。

谁在那样的环境下,都会误会。

“还疼吗?”莫修远问她。

“啊?”陆漫漫诧异。

“脸。”莫修远说的时候,眼眸都没有往上抬,大概是,真的很自责。

想起当时她的模样,想起她当时分明已经够虚弱了……

其实很长一段时间,都在自责。

自责当时为什么会扇她耳光。

在那样的环境下,陆漫漫不要这个孩子,也是情理之中。

而他却总是以自己的强势来要求她。

本来,很想道歉。

后来就觉得,可能连自己歉意都会显得多余……

陆漫漫是愣怔了两秒,才突然想起莫修远说的是,那个巴掌。

她嘴角一笑,“当时很疼,现在不疼了。”

“对不起,我当时没有控制住力度……”

“所以才会让我知道,你对这个孩子的期待和重视,也让我有那么一丝庆幸,庆幸自己真的没有不要他。而他现在很健康,医生说身体发育很好。”陆漫漫柔声说道。

“谢谢你,漫漫。”

话音落,他的唇,轻轻的印在了她的小腹上。

总是谢她。

其实,都是她当时太极端。

她伸手摸着莫修远已经被剪成寸头的头发。

即使寸头,也丝毫没有影响他的帅气。

只是有些扎手。

反而,她摸着却尤其的舒服。

“莫修远,此刻,我其实更愿意听到另外三个字,不是谢谢你。”陆漫漫看着他,看着他的模样,一字一句说得清楚。

莫修远的身体似乎是僵硬了一秒。

那句话,不难。

但有时候就是有些,难以启齿。

他离开她的肚子,抬头看着她。

看着她眼神直直的看着自己。

他说,“我爱你。”

我爱你!

有人说,爱不需要随时挂在嘴边,用心的人可以感受得到。

可她却觉得,爱需要表达。

需要这么深深切切的让对方知道。

陆漫漫的情绪,在这一刻又有些波澜。

遇到莫修远,就注定了要哭一辈子!

她无法控制,所以她只是哭着说,“我也是,我也是莫修远,我爱你!”

她就说。

爱是需要表达的。

她就说。

爱就是要深深切切让对方知道。

否则,她怎么可以看到,莫修远如此深邃的墨绿色眼眶中,那一丝红润,那一丝,眼泪盈眶。

这句话。

莫修远是不是也等了很久。

是不是也等得和她一样,仿若已经天荒地老!

如此气氛……

房门,突然被人猛地推开,“大哥。”

“……”两个人身体都这么抖动了一下。

莫璃那个小婊砸。

陆漫漫控制情绪。

莫修远也狠狠的控制了情绪。

本来。

下一秒她打算,再主动索吻的。

彼此都互相表白了,就应该用一个激烈的kiss结束,这个打不死的程咬金!

“陆漫漫你怎么在这里!”莫璃不爽,看到他们如此亲密的模样,恍惚似乎还看到了而他哥的一脸深情,就各种不是滋味。

她原本还很自豪,这个世界上她是唯一一个知道他哥还活着的女人。

现在陆漫漫这么理所当然的出现在他哥的房间到底是为哪样?!

她现在能不能尖叫发泄!

陆漫漫让自己恢复如初,“这句话我也想问你,你为什么在这里?”

“我来看我哥。”莫璃一字一句。

“难道我不是?!”陆漫漫对着莫璃,终究气势更胜一筹,她又笑了笑,补充道,“也对,我和你立场不同,我是来看我老公!”

“老公”这个称呼。

显然让某人的脸色,开始有了少许微笑了!

“你少往自己脸上贴金了,你丫的和我哥都离婚好几年了!”

“谁说离婚了不能复婚。”

“陆漫漫你特不要脸了!”莫璃咒骂。

“总比你好,据我所知,莫修远和你没有任何血缘关系,你干嘛一口一个哥叫的这么顺?!”陆漫漫很直白的问她。

莫璃真的气得分分钟心脏病要复发了!

没有血缘关系,莫修远还是她哥,是她一个人的哥哥,就是她哥!

“所以你还是去看你老公吧。”陆漫漫看她气得都要炸了的模样,淡淡然的说道。

“我老公?”

“王管家不是你老公?”陆漫漫提醒。

莫璃这么一个雄赳赳气昂昂的人,在说道王忠的时候,脸一下就爆红了。

红得那个彻底。

简直就跟煮熟的螃蟹一模一样!

此刻却还在死命德故意掩饰,一脸倔强的说道,“我才没有这么一个不负责任的老公,我又不喜欢他,我来这里也是为了看来我哥,和他才没有关系……”

越描似乎越黑。

莫璃跺脚,“不说了,你们恩爱吧,注意点,我哥身体不好!”

说完,离开了。

房门被她狠狠地关了过来。

陆漫漫抿了抿唇。

不得不说,她其实欠莫璃一个人情。

因为孩子的事情……如果不是莫璃当时从中捣鬼,如果不是莫璃通风报信,这个孩子可能就真没有了。

虽然不知道她起的什么心思,终究而言,结局是好的。

只是……

好吧,她确实不能让莫璃嘚瑟,一嘚瑟,这个女人估计会翻天。

她转身。

回头。

回头看着莫修远坐在轮椅上,嘴角上扬的弧度,尤其的好看。

所以这个男人就是在用一脸看笑话的表情看着她们了。

莫修远似乎注意到了陆漫漫的视线,收了收笑容,“我们出去吧。”

“嗯。”陆漫漫不计较,所以点头。

点头,准备起身去推他。

“不用,我自己能行。”莫修远说。

这个傲娇的男人。

两个人走到别墅大厅。

莫璃坐在沙发上看电视。

看到莫修远和陆漫漫出来,睨了一眼,没有上前招呼。

莫修远用力从轮椅上下来,坐在了沙发上。

由始至终,就不要陆漫漫帮忙。

陆漫漫也不去帮忙,就这么看着他,其实还有些吃力的样子。

他的身体情况,应该并不是她看到的这样,否则以莫修远的体力,应该不至于这么艰难。

不过这个男人臭要面子。

她就不揭穿了。

她坐在莫修远的旁边,紧挨着他坐在一起。

莫修远还能够闻到她身上熟悉的味道,特有的体香。

“你能不贴这么近吗?”莫璃看了一会儿电视,估计实在是看不下去了。

陆漫漫反而靠得更近了!

莫璃真的觉得整个人都不好了。

分明她才是唯一的那一个,唯一的特殊的就是很有优越感的知道他哥还活着的女人,现在陆漫漫一脸得意……

真是窝火。

当时她其实也是接到王忠的电话,才知道她哥还活着。

要知道她哥当时说死的时候,她差点心脏病复发一去不复返了,在自己身体娇弱的时候给王忠打电话说夫妻缘分至此,想着两个人还都为彼此留着清白之身,也不知道这他妈的是谁的悲剧,反正她以为自己要死了,在死之前至少给王忠一两句遗言,哪里知道王忠那个毫无原则的男人,听说她要死了马上就出卖了他哥。

马上就说,她哥还活着。

然后,她奇迹般的也突然就好了。

其实她的病情也没有那么严重,医生都说了她的心脏现在长得很好,未来不知道会有多长,但至少眼下,和平常人差不多。让她好好的照顾自己情绪,定期复查,人生的希望会好到她难以想象。

总之,医生总是这么安慰她。

而她也信了。

所以其实那次发作也不是很厉害,就是需要住院观察几天而已,是她自己太小题大做。

也就,好得很快。

王忠告诉她这个消息后就后悔了,甚至是求着她千万别透露了出去,否则后果真的不敢想象。

她虽然任性虽然有些心狠手辣,但她也不是对谁都如此,她对她哥可是贴了一百颗心,她怎么可能让他哥的事情遭遇到任何一点点的伤害,她哥没事的这一消息,她一定会咽在肚子里面,谁都不会说的,然后自己偷着乐。

今天就听说他哥回来了。

她特么的还没有和他哥诉说相思之苦。

陆漫漫这个杀千刀的!

“吃饭了。”大厅中,突然想起了王忠的声音。

王忠看着陆漫漫,恭敬的叫了一声,“陆小姐。”

“嗯,王管家好久不见。”

王忠还有些害羞。

莫璃整个人又不爽了,她对着王忠说道,“你一个大男人脸红个什么劲儿啊!”

王忠也有些无语。

“陆漫漫长肥了这么多,这么丑,你还脸红,你眼瞎的吗?!”莫璃吼道。

陆漫漫脸色不好了。

她有那么丑吗?!

不就是长肥了点。

这不是传说中的婴儿肥吗?!

多少男人喜欢啦!

好吧。

她承认,北夏国现在这个世纪,以瘦为美。

她有些不开心。

手被某人捏住。

陆漫漫转头看着莫修远。

她就知道,莫修远不会嫌弃。

嘴角的笑容还未拉开,就听到莫修远说,“生了孩子再减肥!”

“……”所以。

特么的她又自作多情了。

莫璃气呼呼的想去了饭厅。

陆漫漫等莫修远坐上轮椅,然后陪着他过去,又看着他艰难的坐在了饭厅椅子上,由始至终,这个男人都不要任何人帮忙,王忠似乎也已经习惯了这样的莫修远,也都只是站在旁边,一脸恭敬。

三个人坐定之后。

莫修远突然开口道,“王管家,你以后就坐下来一起吃了。”

王忠有些诧异。

诧异的看着莫修远。

“你是莫璃的丈夫,也就是我妹夫。”莫修远说。

话说人家王忠比莫修远大了好几岁!

王忠脸有些红。

“都是一家人,坐下来吧。”莫修远继续道。

“谁要这样的丈夫啊,结婚后就跟死了似的,看都看不到一眼。”莫璃嘀咕着,满嘴埋怨。

“之前是我叫王忠离开的。”莫修远解释道,“以后不需要了。”

“哼。”莫璃还是一脸不开心。

她特么的都已经是老处女了!

“从今天开始,就就搬过来和王忠一起住,房间还是原来的房间,爸妈那边我会给他们说,顺便通知他们我还活着,免得他们操心。”莫修远又吩咐道。

莫璃虽然不爽,但却出奇的没有拒绝。

反倒是王忠,有些不好意思的,一直不说话。

“吃饭吧。”莫修远开口道。

所有人才拿起筷子吃着。

莫修远是单独的一份饭菜,王忠真的是一个很好很好的管家,对待莫修远是无微不至,所以那个时候为了莫远离的孩子,才会让王忠去那边照顾……

好吧,她承认,她还是有些吃醋的。

莫修远到此刻,还是没有给她解释,他曾经所有的一切。

陆漫漫的脸色变动,莫修远看在眼底。

他抿着唇,继续吃饭。

饭桌上很安静。

莫修远吃了一会儿,就放下了筷子。

陆漫漫转头看着他。

他吃得会不会太少了点。

“胃口一直不太好,吃多了会反胃呕吐,所以一般是少吃多餐。”莫修远解释。

所以胃病也复发了。

“是大病后的遗症。”莫修远又解释道,“之前用了太多的药物导致身体一直没有饥饿的感觉,胃也伤了一些,需要慢慢养。”

陆漫漫点头。

所以才会,瘦了这么多。

瘦了这么多。

她很呼吸,突然笑了笑,“没关系,我帮你吃回来,我这段时间胃口极好。”

“所以长得也极胖。”莫璃神补刀。

陆漫漫瞪了一眼莫璃。

莫璃一脸得意。

“你真的以为男人会喜欢身材干瘪的女人?”陆漫漫笑得有些邪恶。

莫璃得意的脸色,一下就变了。

她当然知道陆漫漫在讽刺她的胸部。

她的胸部……

是挺小的。

从小身体原因,导致她发育并不太好。

“我,我……不在乎。”王忠估计是莫璃有些不开心了,连忙开口道。

“你还好意思在乎吗?!”莫璃反而大声吼道,“你这么老,我都没嫌弃呢!指不定你还不行!”

“……”王忠真的是欲哭无泪。

他这是自己去往枪口上撞吗?!

“不吃了,气都气饱了。”莫璃放下筷子。

王忠想要开口说什么,又不敢说了。

倒是陆漫漫直白道,“你不吃,胸部就更小了。”

莫璃真的要气炸了。

那一刻反而又规矩的大口大口吃了起来。

吃了一碗,再来了一碗。

陆漫漫有时候觉得,莫璃其实也不是自己想的那么讨厌,当然,只是有时候!

吃过午饭之后。

陆漫漫陪莫修远回房间。

莫修远现在的身体需要休养,也就是说,要保持良好的生活习惯,必须午睡。

陆漫漫看着莫修远躺在床上。

看着他真的很艰难的行动方式,心口其实有些难受,但却在强力伪装,整个人故意显得有些漠不关心。

她看着莫修远躺好了之后,自己突然也脱掉了鞋袜,面衣,主动爬上了他的床。

莫修远怔了一秒。

还是将她抱进了怀抱里。

温暖的身体,紧紧的靠在一起。

陆漫漫趴在他的胸膛上。

他的胸肌,好像都不在了……

“等身体好点了,我会健出来的。”莫修远连忙说道。

“我是这么肤浅的人吗?”陆漫漫嘟嘴。

虽然,确实之前躺着更舒服。

好在,她现在有肉啊!

也算是互补了!

莫修远搂抱着她的肩膀,嘴角一笑,“只是想要给你最好的。不想委屈了你。”

只想给你最好的。

所以才会对自己这么强要求,才会让自己变得比自己想要的还要更优秀。

这个男人。

在说情话时候,总是会让她感动得稀里巴拉。

“睡吧。”莫修远轻声说道。

陆漫漫点头。

因为怀孕嗜睡,再加上为了让自己和孩子更健康,她也有午睡的习惯。

本以为莫修远在旁边她可能睡不着的,却没想到,一闭上眼睛,很快就安稳的睡了过去。

睡过去后。

某个人却一直睡不着。

他的手一直抱着她,整个人埋在她好闻的秀发间,感受着她在自己怀抱里,如此近的距离。

------题外话------

下午的二更宅尽量早点!

也尽量会多更新点。

群么么!

宅飘走~继续飘走~

对了。

宅給自己定了一个小目标。

先让狗粮,撒它个一个月!

你们说,可好?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