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章 我只想知道,你到底怎样?/豪门重生之妇贵逼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一觉醒来。

陆漫漫睁开眼睛。

动了动有些迷糊的身体。

感觉自己在一个温暖的怀抱,一时半会儿,又似乎反应不过来。

“醒了吗?”身后传来莫修远的声音。

所以……

果然一切都不是做梦。

她翻身,面对着莫修远。

他也这么看着自己,两个人近距离下,总会有一些说不出来的微妙产生,比如……

拥吻。

她就看到莫修远靠近身体,亲吻她的唇。

如果每次醒来都是这样的福利待遇,她觉得她会很乐意,这么清醒。

他的唇,轻咬着她的唇瓣。

她的手指,紧抱着他的脖子。

两个人吻得如胶似漆。

她甚至都觉得,这一切美好得,就更幻觉一般。

她也会怕,一切过去之后,就剩下满室的冷寂!

她的主动,越来越明显。

他的吻,也越来越激烈……

直到。

她突然叫了一下。

莫修远紧张的放开她。

陆漫漫气喘吁吁的说道,“他踢了我一下。”

她指着肚子。

莫修远连忙摸着她的小腹,“很难受吗?”

“不,只是突然动得有些厉害,大概是在抗议。”

“……”还会很这样吗?!

“因为一激动就会子宫收缩,一收缩就容易,让他不舒服。”

“那我以后控制。”莫修远连忙说道。

“不要,我知道分寸。”陆漫漫笑着说道,“我才不要我的福利,就这么因为这个小屁孩而消失。”

莫修远嘴角淡笑。

他笑起的样子真的尤其的好看。

陆漫漫忍不住又亲了一下他的嘴唇。

凉凉的,润润的。

“起床吗?”莫修远问她。

“嗯。”陆漫漫点头,“睡久了对身体也不好。”

莫修远点头。

两个人从床上起来。

陆漫漫习惯了穿孕妇装,加上现在天气有些热了,所以薄薄的一件衣服,有些松散的在身上,此刻凌乱无比的模样,衣服都已经掉在了肩膀以下,她的胸,澎湃而汹涌……

莫修远眼眸动了动。

陆漫漫看着他的视线,脸有些红了。

红着将自己的衣服拉了上去。

拉下去那一刻,又陡然停了停,她说,“你想看吗?”

莫修远一怔。

是真的被陆漫漫如此大胆的话,惊了一下。

他就这么看着她。

“比以前稍微大了点。”陆漫漫说,脸更红了,“所以你要不要看看,长成什么样子了。”

莫修远摇头。

他说,“暂时不用。”

“你会后悔的。”陆漫漫一口咬定。

因为她真觉得二次发育得很好。

形状也很好。

莫修远薄唇微动,下一秒,手突然就伸了进去。

陆漫漫瞪大眼睛。

整个人都不好了。

到底是谁撩谁啊!

莫修远摸了摸,说,似乎是评价般的说道,“嗯,挺好。”

她就知道,这个男人不要脸的时候,脸皮可以厚成一堵墙。

“还要继续吗?”莫修远问她,“用你喜欢的技巧!”

“色狼!”陆漫漫推开莫修远。

这货能不能这么污!

都身残还这么不要脸!

莫修远忍不住笑了笑。

却在笑的那一秒,突然有些剧烈的咳嗽了起来。

应该不是呛到了口水。

是自己刚刚那一推,有力过猛吗?!

陆漫漫连忙紧张的看着他,“怎么了?”

莫修远咳嗽了好一阵,脸都已经涨红了,好久才稳定下来,平顺的说道,“这段时间还有点气虚,出气也会比平常人快一些,所以不能激动,也不能剧烈运动。”

“你现在身体到底有多差?”陆漫漫忍住红彤彤的眼眶,问他。

她能说,她真的都要心痛死了吗?!

记忆中这个男人分明很强大,她看过他所有残忍的模样,看着他强壮的身体,一拳一脚,凶猛而狠烈!

现在。

现在,她刚刚也只是轻轻的推了一下,他就被她推开了,身体还不自主的往后靠了一下,差点支撑不住。

心口,真的是难受死了。

这个男人,就真的不能对自己好一点吗?!

分明这么严重的伤,那个时候他却还能够坚强的站在他面前,说什么,对不起。

说什么,不能把她和一诺当成唯一。

“也不是很差。”莫修远看着她的模样,声音温柔了些,“就是稍微虚了点,毕竟大病初愈,很多人都需要一点时间疗养的,我也才刚出院而已。”

“能对我诚实点吗?”陆漫漫深深切切的问他,“从以前到现在,能不能对我诚实一点。我只想知道,你到底怎么样,而已!别让我揣测别让我担心受怕,可以吗?”

莫修远脸色有些微动。

他修长的手指,放在她的脸颊上。

他手心很温暖。

她眼眸垂下,看着他的手背上,瘦得只剩下一层薄薄的皮了,骨节分明,让人都要心疼死了。

他真的不知道,当她抱着他的身体,连自己身上这么厚厚的一层肉都会咯得疼时,她的感受。

而她还要装作,一点都不在乎。

她都在乎死了!

她的莫修远,她印象中莫修远,胸肌很大,8块腹肌一块不少,背部线条明显,背脊很好看,手臂很粗壮,两腿笔直的大长腿用力的扑腾在她的身上,那个时候床还会咯咯的响,现在,现在的莫修远,稍微动一下,就会气喘不匀。

“嗯。”莫修远点头,说,城市的说道,“我身体现在很差。”

陆漫漫眼眶红润的看着他。

“当时,我去救你的时候,有些地方中枪了。手臂,胸口,背上,肋骨断了几块,伤了一些五脏六腑。后来,去救一诺的时候,炸弹炸毁了我的后背,强大的撞击力撞到了我腰部以下,盆骨的位置,导致我下半身的神经受损,有一个肾也枯竭了!整体身体的深度烧伤面积达到了全身的百分之二十,部分肌肉萎缩。本来那个时候就应该对全身做一个系统的修复急救手术,但因为局势紧张,这样一台手术下来,至少需要卧床一个月,所以时间不允许。”莫修远说,静静的说着,就像是在将别人的故事一般,“当时,又涉及到和其他国家的谈判,我还必须强迫自己站起来,身上包裹着全部都是白色纱布,依然要穿着西装看上去丝毫无伤。坚持了相当于一个月的时间,在丹尼尔。达伦的主动支援下,才让北夏国免于了一场无谓的战事纷争,否则,可能真的会,一发不可收拾。”

陆漫漫就这么听着他轻描淡写的阐述。

他拖着她的两腮,说道,“很遗憾,没能够向全国人名宣布,是你拯救了整个国度。”

“我不需要这些。”陆漫漫直白道,“这些所谓的标签,我根本就不在乎。”

莫修远点头。

他当然知道。

他还知道,她其实很不喜欢政坛上的一切。

因为文赟,因为他……

他说,“现在我身体的情况就是,肋骨还未全部愈合,手臂上的枪伤基本康复,后背的烧伤现在很痒,应该是长出新肉。然后,因为肾脏枯竭所以取了一颗肾走,下半身神经受损所以下体暂时没有知觉,胃因为吃药过多的原因时不时会冒酸,其他地方,肝胆脾肺等,应该还是完好的。”

陆漫漫咬着唇瓣,在尽量让自己控制。

所以你就一个肝胆脾肺是好的了!

所以。

她总算明白,为什么莫修远不要给她说他的具体情况了。

原来身体,已经被伤成了这样。

“你别哭。”莫修远说,看着她红彤彤的眼眶,“至少我没死。有几次走到了鬼门关,最后都回来了。”

“还好你回来了,你要是不回来,你的两个孩子就只能在单亲家庭中成长了。”陆漫漫抽泣的说道。

莫修远点头。

还好。

在自己都快放弃的时候,突然脑海里面浮现了陆漫漫的脸。

浮现了她哭得撕心裂肺的模样。

所以,他又回来了。

不管她是不是已经嫁人,不管她最后是不是已经找到了幸福,至少,他还能成为那个她或许需要时的备胎,用自己的余生,去默默的陪着她。

他总觉得,他好像曾经真的深深的失去过。

不是分别,而是生死离别。

他不明白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但那种滋味真的很难受,深入心肺的难受,所以他觉得,只要两个人都还活着,好好地活着,就算没有交集,也好。

他倒是真的挺过来了。

不过身体的情况已经差到他自己都没有想到的地步。

3个月在国外一次又一次的治疗和手术,最后的结果也不过如此。

他选择了回国。

回国,静养。

没想到回国的第一天,就让陆漫漫找到了。

他承认。

他是刻意的躲避她。

他是预料到,或许陆漫漫会回到这栋别墅来,所以他不住自己曾经的房间,另一方面,他也确实不方便上下楼。

陆漫漫第一次来到这里的时候,王忠给他提前打了电话。

王忠说,他好像看到了陆漫漫。

就那么一句话,他知道,陆漫漫或许真的会来。

所以在她来之前,他一直躲在房间里面。

陆漫漫以习惯性的方式找了一圈,没有找到,他看到她失落的身影离开了。

第二天来的时候。

他想,应该是躲不了了。

毕竟,陆漫漫真的不笨,还相当的聪明。

她也会反向思考,所以,他没有躲避。

有时候,在陆漫漫这么急切的时候,他甚至是,不想拒绝的。

“叶恒现在还知道你活着吗?”陆漫漫突然问道。

想起当时叶恒在她面前的表现。

要是知道莫修远没死,整个人应该会蹦跳起来。

“不知道。”

还不知道?!

陆漫漫瞪大眼睛。

“我身体现在经不住他折腾。”莫修远直白。

所以叶恒到底是有多苦逼。

现在一个人在朝政中要死要活,却不知道欺骗自己的男人,此刻正活得好好的!

“听翟安说,叶恒找过你了。”莫修远问道。

陆漫漫点头,“他说了很多你的曾经。而我很难受,差点抑郁死了,如果不是翟安告诉我,你还活着,还在国外养伤!”

“叶恒说的那些……”莫修远欲言又止。

“所以你打算一直瞒着我吗?”陆漫漫问他,“你打算不再给我解释一次吗?”

“你还要听吗?”

到现在,到此时此刻,她还愿意听他的那些身不由己吗?!

“要听。”陆漫漫坚定无比的点头道,“莫修远,我要亲耳听到,你给我的一切解释,我要知道你的全部,包括你的隐忍和无奈,甚至那些所谓的,卑微。”

“我都告诉你。”莫修远开口道。

陆漫漫此刻,反而有些紧张。

她想,叶恒终究是一个旁观者。

真正莫修远的想法,莫修远的一举一动,只有他自己最清楚。

他说,“当时,阿离去世,我遭遇了人生以来,最大的打击!有点失控。”

“我知道。”

“我真的从来没有埋怨过你,而且对你一直有愧疚,我让你还怀着我的孩子时去冒险,甚至我听说,你差点被秦正箫强奸!”莫修远说到这里的时候,其实是有些情绪波动的。

但现在他身体虚弱,也发不出什么脾气。

她就听到他说,“心里有太多对你的感情,最后却还是因为阿离的孩子,选择了被南玥椿威胁。”莫修远说。

陆漫漫抿唇。

“当时,南玥椿到阿离别墅去找阿离,碰到了我,然后告诉了我她怀孕的事实,我让她留下这个孩子,用政权去和她做交易,她最终答应了我,并让我和她结婚,她说她的孩子不能没有一个完整的家庭。我同意了,甚至我还和她签了一份生死协议,我承诺这一辈子绝对不会对她动手,如果是我杀死了她,我飞鹰贴身保镖,立刻就会结束我的性命!”

“怪不得南玥椿这么嚣张。”陆漫漫咬牙切齿。

想起当时南玥椿耀武扬威的给她打电话,她就一肚子火气。

“其实,和南玥椿结婚,并不只是因为她的要求,还有我对未来的一个策划。我需要利用她加快步伐稳固政权,铲除南家势力然后把江山社稷就给她和莫子兮,构思差不多和现在结局一样,只不过,当时我想的是,架空南玥椿的权利让她一直陪着子兮,子兮没有了父亲,但不能连母爱都没有。”莫修远说道,“事实证明,我想法太美好了。”

“应该说,你魅力太大了。”

谁料到,南玥椿这么一个政治抱负强大的男人,会摇身变成一个为爱痴狂的女人。

“我真的没有对南玥椿做过什么。”莫修远解释,是有些着急的解释,“当时她怀着阿离孩子的时候我真的很紧张,我承认那个时候,我甚至更紧张她肚子里面的子兮,因为当时的我偏执的觉得,那是子兮唯一留在世上的东西,如果没有了就没有了,但我们的孩子,还可以再有!现在……好在,一诺还在,否则我也不知道我会后悔到什么地步。”

“为什么当时不告诉我,你和南玥椿之间的事情!总比我误会你,为了江山来抛弃妻子强吧。”

“但也不能肯定,你会接受我的解释。”莫修远说,“你这么骄傲,就算是我因为想要留住子兮的孩子你也不会委屈的,留在我身边。”

“至少我不会误会孩子是你的,不会误会你和南玥椿上床!你都不知道当我知道南玥椿怀了你的孩子时,我是一种感受!简直是对自己选男人的眼光产生了极大的怀疑!”

“南玥椿说不能告诉你。”

“所以你傻啊!”陆漫漫真的觉得这货有时候也有转不过弯的时候。

“我也觉得我当时为了我弟的孩子,着魔了。”莫修远难得这么老实的承认。

陆漫漫深呼吸,强压自己的情绪,“那你告诉我,当时你看着我这么难受,你什么滋味?”

“生不如死。”

“好吧,我心理平衡了,你继续往下。”

“我和南玥椿结婚,还是想要把你留在身边的。”莫修远说,“因为我怕你走了,就真的走了。”

她当时是这么想的,“可是后来为什么你又放手了。”

“我看不下去你这么折磨自己。”莫修远深深的说着。

所以,她当年的计谋是正确的。

用摧残自己来让莫修远妥协。

虽然用了很伤人心的方式,但当时的她是铁了心要走,也就无所顾忌!

“为什么最终还是把一诺送回了我身边?”陆漫漫询问。

她其实一直很疑惑,莫修远那么喜欢一诺,莫修远也有那个能力将一诺照顾得更好,为什么最后还是把她送到了她的身边?!

“舍不得孩子套不到狼。”

“……”这个阴险狡诈的男人。

“我以为一诺这么爱我,这么喜欢我,在所有平息后,终究以后会站在我的身边帮我追回你,没想到……”莫修远似乎说不下去了。

应该憋出了一身的内伤。

陆漫漫忍不住一笑。

这个男人,也有自己阴谋算计失误的时候!

“我们离开这几年,叶恒说你经常来稻城看我。”陆漫漫询问。

莫修远点头,“就是忍不住,但又怕打扰你的平静。所以都是偷偷的看几眼,就离开,甚至不敢停留太久,你太敏感了,我怕你发现。”

确实。

那几年,她一次都没有发现过。

她可以想象,这个男人做得有多么的小心翼翼。

“叶恒说你突然又出现在我面前是因为林初辰和我越来越近的距离。”

莫修远点头,“嗯,我看不下去你和任何男人有任何纠缠!所以想要出现告诉你,我还在这里。哪里知道,把你给刺激了,导致你后来这么坚决的和我做对。”

“我当时真的是不想和你在一起的。”陆漫漫说。

“我知道。”莫修远看着她,“所以才会这么极端的去做事情,所以才会这么极端的想要把一起交出来,然后回到你和一诺的身边,我真的没想到,我会给你带来这么多伤害,从你突然出现在丹尼尔的盛典上,从你说要和林初辰结婚,说你要打掉我们孩子那一刻开始,我整个人就不淡定了,很不淡定了!我真的是很怕你和其他男人就这么好了,我想那个时候我可能会疯!”

“为什么在我那么排斥你,那么不理解你的时候,你不给我解释,你或许解释了,我至少不会做的这么极端,至少不会让你在一个月之内,冒险做这么多,现在反而,我很后悔。”

如果当时莫修远把事情的所有原原本本的给她说了,她肯定不会让莫修远冒这么大的险去做这么危险的事情,她绝对不会。

“刚开始其实想要说出来的,在你几次的冷漠下我终究忍了回去。后来,我就突然不想说了!因为,真怕了。”莫修远说,“莫子兮不是我的孩子,我还身心干净,对我而言,那是我最后的筹码,那是我认为我能够让你回到身边最后的筹码,如果我这个筹码我都用了你还是要离开,我就真的找不到任何可以留住你的方式!”

“如果你死了,你就再也没办法告诉我了!你想我误会你一辈子吗?!”陆漫漫冒火,“莫修远,你是不是觉得你很伟大!”

“不是。因为知道,不是叶恒,翟安也会告诉你?!”莫修远抿了抿唇,“我不担心,最后没人替我说出来。”

这个腹黑的男人!

就是认定了,就算他死了她也会记住他一辈子是吧?!

------题外话------

二更求月票,妥妥的月票。

大大的月票。

好啦。

小宅飘走了。

明天宅尽量9点更新!

你们期待吗?!

说不定,还能凌晨更新啦!

宅感觉自己都疯了似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