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六章 有些幸福,藏都藏不住/豪门重生之妇贵逼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漫漫,其实现在我有点后悔。”莫修远突然开口道。

陆漫漫看着他。

“之前,我应该再冷静一点的。在我弟弟死的时候,应该冷静一下,不应该不顾你的情绪。在知道南玥椿有了阿离的遗腹子的时候也应该好好告诉你,而不是魔怔了似的,瞒着你这么多。后来,我其实很多次都想要给你说,但又怕自己说出来,真的得不到你的原谅,总觉得自己可能手上还握有一个我自认为还可以追回你的武器,越到后面,我发现其实我的臆想越渐苍白。”莫修远说,深深的说道,“从此以后,我答应你,不管我经历任何事情,我绝不瞒你!”

“吃一堑长一智。”陆漫漫笑着说,“你经过了这次之后,总算明白撒谎不是好事儿了!我也就欣慰了。”

莫修远分明有些尴尬。

大概很少被人这么教育。

陆漫漫继续又说道,“其实这么多年,我也以为我对你的成见很深,我也以为我会放弃你过我自己的生活,所有一切以为,就在你突然说‘死’的那一刻,崩塌了。那一刻我才知道,其实我对你的排斥是因为我对你的怨恨,我心中有执念,是因为我傲娇的性格不允许一次又一次被辜负我对你的喜欢,从来都不是……不爱。”

莫修远好看的唇角又上扬了。

他之前也是这么认为的。

也是觉得陆漫漫之所以这么排斥她,是因为她还是恨,恨他当初对她做的一切伤害,可是到后来陆漫漫越来越回归到自己的生活状态,他就开始慌张的觉得,或许陆漫漫真的会放手,就算是压抑自己的情绪,也会放手去过没有他的日子。

现在能够这么从陆漫漫口中听到这么肯定的答案。

他……很开心。

开心到,表露得很明显。

“对了。”陆漫漫突然想到什么,开口问道,“南玥椿现在怎么样?”

“你还会关心她?”

“我就是关心她死没死!”陆漫漫直白道。

“她没死。”

果然,她就知道,她应该没死。

“但是活得不好。”莫修远补充,“和秦正箫当初的状态差不多。”

“植物人?”

“嗯。”莫修远点头,补充道,“但是秦正箫已经不在了。”

“你结束了他的性命?”

“在我宣布去世的时候,我让人一并将秦正箫的生命仪器拨出了。”

“你是想要让人真的以为,你确实已经不存在这个世界了?”

“再也不想回头了。”莫修远坚定道,“再也不想回到那个是非之中,那个地方,让我失去了太多,我不会再靠近!”

“莫子兮会不会恨你?”陆漫漫有些担忧的说着。

让一个三岁的小孩去突然承受这么大的压力。

让一个三岁的小孩,失去母亲的同时,还失去了父亲!

“我相信他不会。”

这点,莫修远其实很肯定。

莫子兮虽然由南玥椿照顾,但是性格和教育培养,都是他亲力亲为。

子兮的性格像极了小时候的阿离。

所以对他依赖很多,但也明白很多,不可推卸的责任。

如果阿离不去世。

其实阿离是一个很好的一国领导人,尽管很多人不认同,但他清楚,阿离比他更适合,因为阿离的心比他更冷更冰,更适合做一个理智的统帅。

而这点,子兮遗传了阿离的全部。

亦或者说,他按照当年阿离的教育去培养子兮,以后一定会是一个好的统帅。

到他长大成人之后,他也会明白很多是是非非。

他不会用自己的私人感情,去看待莫家的江山社稷。

所以,他坚信,子兮不会埋怨他!

“我觉得要我是阿离,应该会从棺材里面爬出来掐死你。让你不好好照顾好子兮。”陆漫漫深深的说着。

“漫漫……”莫修远叫着她的乳名,那么深沉那么温柔,“其实阿离在死之前交代我,让我就算辜负了江山也不要辜负你。”

“是吗?”陆漫漫那一刻有些难受。

突然想起了那个阳光大男孩,却又从来未真正的感受过,心动的滋味。

“可惜,我当时没有听他的。”莫修远感叹。

“没关系,我现在已经释然了。”

谁让,她这么大度。

谁让,她觉得比起人死,其他都不那么重要。

谁让,她爱着的,一直爱着的,只有他!

“阿离和南玥椿,是怎么在一起的?”陆漫漫突然很好奇。

两个人没有感情吗?

“当初是我让去阿离追南玥椿的。因为南玥椿当时的地位,更利于阿离上位。阿离很听我话,就去追了南玥椿,两个人没有特别来电也没有特别排斥。南玥椿比较高傲,她一直觉得这个世界上基本上没有人可以和她匹配,秦家的那些继承人,她一个也看不上,倒是因为我弟长得很好,还有着富可敌国的资产,就勉强同意和我弟交往试试,其实也没有抱着一定要嫁给他的决心。相对的,我弟对南玥椿也只是利益所在,两个人互相谁都不吃亏。我倒是没有想到,南玥椿到最后会喜欢上我,我以为这个女人会比较喜欢权势,毕竟当初我和她谈协议的时候,因为权力才和她达成一致……”

“嘚瑟。”陆漫漫忍不住嘀咕。

莫修远抿了抿唇,不再多说。

那些因为南玥椿而伤害了陆漫漫的过往,他真的不想再去回忆。

每回忆一次,都觉得自己真的,又蠢又笨!

“南玥椿这么喜欢你,你还是干净的吗?”陆漫漫很认真的问道。

莫修远一怔。

随即,连忙点头,“我就上过你一个人。”

“真的?”陆漫漫蹙眉,“这么多年,就没有想过,解决一下?!”

“有。”莫修远很诚实。

陆漫漫脸色微变。

“所以才有了一城。”莫修远直白道。

陆漫漫嘴角抿笑。

莫修远的意思是,只想她帮他解决?!

心里,多少有些得意。

不管南玥椿曾经在她面前多耀武扬威的炫耀她和莫修远的夫妻关系,但终究而言,这个男人碰都不会碰她一点点!

说不出来的成就感。

“其实当时,在南玥椿身上,也有过一秒的动摇。”

“莫修远!”陆漫漫怒吼。

这货真的是想要其实她吗?!

让她分分钟从云端上,掉在地上!

“你听我解释。是我去救一诺的时候,她说让我和她上床,然后可以拖延时间,然后我可以找准机会杀了她。这个交易让我有一秒的动摇,下一秒就拒绝了。”

“为什么?”因为知道子兮可以得逞吗?

“你的东西,我都不想让别人糟蹋了。”

陆漫漫动了动眼眸。

所以。

“你的意思是,你是我的东西,专属的?!”

“嗯。”

“可是你现在也不能用。”

“……”莫修远脸色紧绷,“我会好好做康健治疗,何况,你不是说,你不嫌弃吗?”

“我就随口说说的。”

“哪句话是随口说说的?”

“你想是哪句……唔……”

这个身残的男人,又开始发骚了。

好在,她喜欢。

她主动地回应着他。

两个人又是这么,如胶似漆。

吻过之后。

陆漫漫静静的靠在他的胸膛上。

真的是瘦到,她恨不得将自己身上的肉挖点给他。

两个人平稳着彼此的呼吸。

有些暧昧的空间,莫修远突然开口道,“你和其他男人发生过关系吗?”

“答案不会是你想要听到的。”陆漫漫直白。

莫修远脸色果然就变了。

“你很在乎?”陆漫漫好奇的看着他脸上的变化。

这个男人,分明很小肚鸡肠。

“不在乎。”说得,咬牙切齿。

“我知道你很在乎。”

“知道你还问!”莫修远有些不爽,他狠狠的问道,“所以,是林初辰?”

“不是。”

“不是?”莫修远问她。

除了他,还能有谁。

陆漫漫就不给他答案,“对比起我有没有和其他男人发生关系,如果我告诉你,你技巧真的很好你会不会稍微心里好受一点。”

“这点不需要你说出来,我知道。”

“你倒是自信得很。”

“谁让你……”莫修远在她耳边轻声说道。

陆漫漫脸一下就爆红了。

莫修远看着她脸上的红润,终究又笑了。

对比起身体,他觉得心更重要……

好吧。

他只是在自我安慰。

他其实受不了陆漫漫这么唯美的身体,被其他男人看到,更别说碰了……

他承认。

他想象不下去了。

“莫修远。”陆漫漫看着他不停变化的脸色。

莫修远看着她。

“至少,在我们活着的这个世界,我只属于你一个人。”陆漫漫一字一句。

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陆漫漫不再解释。

有些事情,就这么迷迷糊糊的好!

莫修远还一脸懵逼的时候。

陆漫漫将这个话题跳过了,她说,“莫修远,我做了一个梦。梦里面,梦到我死了,然后你孤独了一辈子。”

“你不会死!”

“我曾经死过。”陆漫漫直白。

莫修远蹙眉。

“好吧,那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我死了,你守了我一辈子,我再也不想看到那个悲惨的画面了。”陆漫漫说,“所以这辈子,谁都不要放弃谁!”

“好。”莫修远肯定。

“那你现在的身份,是谁?”陆漫漫突然想到一个很严肃的问题。

“嗯?”

“你现在以什么身份活着的?!”

“……”莫修远抿唇,“暂时,没有身份。”

“我怎么办?”

“啊?”莫修远难得懵逼。

“我说,你打算我们的关系就这么不明不白!要知道,身份很重要。”陆漫漫一字一句。

“你是说……结婚吗?”莫修远问。

陆漫漫点头。

还不算笨。

“给我点时间,我会弄一个好身份。”

“莫修远这个名字我挺喜欢的。”

所以,不想改。

“好。我也很喜欢。”莫修远笑道。

因为……

陆漫漫骑修远兮。

因为……

陆漫漫是修远的!

两个人在床上缠绵了一会儿,好久才起床。

大厅中。

莫璃正让人将行李搬了过来。

难得莫璃这么听话。

仔细一想,但凡是莫修远的命令,她都会百依百顺。

这或许就是一物降一物。

有时候,陆漫漫真的觉得莫璃的存在也是挺好的。

比如……莫璃=莫远离。

虽然觉得有些这样的公式不太让人接受,但两个人确实都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兄控!

“对了,我也要回家了!”陆漫漫惊呼道。

莫修远本能反应的拉住她。

他以为,她不会走。

陆漫漫转头看着他,笑着说道,“回家收拾行李。”

“嗯。”这个男人又笑了。

笑起来总是那么好看。

“那我回去了。”陆漫漫从沙发上起来。

“我让人送你。”

“不用了,我让司机来接我,我回家还得给妈好好说一声,也不知道老太太能不能接受自己女儿,未婚同居。”陆漫漫思索。

未婚同居……

怎么听怎么暧昧。

莫璃翻了翻白眼,继续指使着家里的佣人帮她整理行李。

“要不要我陪你一起?”

“绝对不行。你现在着身体状况,以我家何女士的能耐,都能把你念叨死。”

他其实也没有着虚弱。

“我会好好劝劝我妈的。”陆漫漫胸有成竹。

反正,她妈要是不让她搬出来住,她就装忧郁。

何女士现在真是怕了她了。

她只要装一下,何女士绝对就会妥协。

总觉得而这么对付一个老太太有些不人道……

为了终生幸福,她就准备这么干了。

一边想着,她起身往别墅外走去。

“漫漫。”莫修远突然叫着她。

陆漫漫转头,“怎么了?”

“一诺……”

“我不会带她来的。”陆漫漫一字一句。

莫修远明显有些失落。

“谁让你当初说,子兮比一诺更重要。”陆漫漫很是怨恨。

“我什么时候说过……”

“你刚刚不是说了,阿离的孩子没有了就没有了,我们的孩子,还可以再有吗?”她虽然大度,但是还是很记仇的。

别以为她会忘记。

“所以我也遭报应了,一诺这么不喜欢我。”莫修远有些失落的说道。

“哼。”陆漫漫不再搭理。

走出了别墅。

她绝对不会告诉他。

一诺其实,很喜欢他!

她坐在小车回家。

不带一诺一起,更重要的其实是,现在他们的情况都没有办法好好照顾一诺,如果一诺在,莫修远肯定会更装,在一诺面前会装得特别高大的一个父亲,可他现在的身体状况,根本就经不住一诺的折腾。

还是让他养好了,她再把一诺接过来吧。

这么想着些事情,陆漫漫回到陆家别墅。

一诺幼儿园放学,现在和陆子山、何秀雯在客厅玩耍。

转头看着自己妈妈回来,高兴地跑出来抱着她的双腿,“妈妈,你回来了。”

“乖。”陆漫漫摸了摸一诺的头。

一诺拉着陆漫漫走向他们玩耍的地方。

两老在陪着一诺玩积木。

何秀雯看自己女儿平安无事的回来,也放宽了心。

陆漫漫坐在他们旁边,犹豫了一会儿才说道,“妈,我决定搬出去住。”

“……”何秀雯真正的觉得整个人都不好了。

陆漫漫到底有事抽什么风了。

能让她一把岁数了,消停点吗?!

“我一个人出去住,一诺留在你这边。”

“妈妈,你为什么要离开我?”一诺有些不开心,“你要去哪里?”

“我要去和你爸爸一起住。”

“林爸爸?”一诺诧异。

当时不是说,林爸爸突然带着其他女人私奔了吗?!

她不太明白私奔什么意思。

大概就是,离开了吧。

所以现在又回来吗?

“林初辰回来了?”何秀雯严肃道。

对于林初辰,何女士还是耿耿于怀的。

“不是他。”陆漫漫摇头,“是莫修远……”

“……”

陆漫漫分明看到,眼前两老,脸色都下青了。

她说错什么了吗?!

她眨巴着眼睛看着他们。

何秀雯先反应过来,连忙嘀嘀咕咕道,“老陆,那啥,我前段时间出门不是碰到一个道士吗?你帮我找找电话号码!话说找道士有用吗?还是说要找其他什么法师,老陆,你倒是说句话!”

陆子山被何秀雯的叫喊声,才反应过来。

他起身走向陆漫漫,真的是担心无比的说道,“漫漫,你别吓爸爸了。你告诉爸,他从哪里回来了?”

陆漫漫那一刻才反应过来。

估摸着,两老以为她撞鬼了。

她忍不住一笑。

笑着将事情的经过说了出来。

反正,莫修远的没有去世,终究也不能瞒了他们。

两老恍惚。

还好。

没有撞邪。

何秀雯叹气,“我现在如果说不,你会怎样?!”

“我会分分钟抑郁的。莫修远虽然做了很多傻事儿,但终究一切都是因为我引起的,如果不是我那么排斥政治,他也不会为了我挺身冒险做这么多,就只是想要回到我身边,和我在一起。这辈子,我再也不要误会他了!我决定和他一辈子!”

“行了,你都说道这份上了,我还能真的阻止得了你。”何秀雯不想再听了。

反正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

“那我就去收拾东西了。”陆漫漫愉快的准备上楼。

“陆漫漫你个没心没肺的,你就不能稍微表现出来一丝不舍吗?”何秀雯很不是滋味的说道。

陆漫漫偷笑。

有些幸福,藏都藏不住!

她收拾了大包小包。

然后让佣人给她搬到了莫修远的别墅。

莫修远就这么看着陆漫漫一直在指使着佣人,然后看到她的衣服,终于和他的衣服放在了一起。

当初。

陆漫漫离开。

他不准佣人改变这里任何一点格局,他偶尔会在这里居住,躺在那张他们恩爱过的大床上,看着陆漫漫住过的所有痕迹,看着她的衣服还和他的衣服在一起,他就会自我安慰,她还会回来。

现在,终于,她回来了。

他眼眸就一直放在陆漫漫的身上,看着她圆鼓鼓的身体,认真的模样,真的是可爱到爆。

据说。

这个女人三十周岁了。

看上去。

好像和他结婚时一样。

不施粉黛,也能这般美丽动人。

“哥,你的眼神能收一点吗?”莫璃坐在他旁边,忍不住提醒。

以后每天和这么两个人生活在一起,她不得疯啊。

特别是。

她一想起王忠那个呆瓜,就觉得命运多舛。

她到底是那股筋不对了,嫁给了这个老男人,关键是,这么多年她居然没有和这个男人离婚!

心里极度不爽快。

她分明喜欢像她哥这样的,帅得人神共愤的,还特别深情,浪漫。

怎么就撞上王忠这个老男人了!

莫璃的声音,并没有人让莫修远有任何收敛,他反而起身坐在轮椅上,过去拉着陆漫漫,声音真是好听得跟播音员似的,他说,“漫漫,你休息一会儿,别累着了。”

“好吧。”陆漫漫一口答应了。

她也觉得挺累的。

再怎么样,她也是孕妇。

她欣然的被莫修远拉倒沙发上坐下。

莫修远拿起面前的刀,开始削水果。

莫璃就看着陆漫漫坐在沙发上,理所当然的享受着莫修远的服务,享受着莫修远将苹果削皮,然后削成一小块一小块的,放在陆慢慢的面前。

她嫉妒。

他哥现在身体真不好,还要伺候陆漫漫。

她不仅嫉妒,还很埋怨。

她嘟嘴,撒娇,“哥,我也要吃苹果。”

莫修远伸手直接递给了她一整个苹果,未削。

莫璃觉得自己更受伤了。

不带这样的。

待遇也相差太远了。

“拿去给王忠。”莫修远吩咐。

莫璃不爽的接了过来。

谁稀罕王忠那老男人帮她削水果!

王忠似乎是听到了自己的名字,赶紧从一边走了过来,看着莫璃手上的苹果,连忙说道,“我帮你削。”

“不用了。”莫璃气呼呼的说道,“我困了我要睡觉。”

“马上吃晚饭了。”王忠提醒。

“不吃。”

“不吃胸部会变小。”陆漫漫补充。

莫璃跺脚。

她就不应该待在这个家里面!

简直是就来找气受的!

王忠就这么看着莫璃,看着她委屈的模样,又不知道该如何去安慰,有些干着急。

陆漫漫看着王忠的模样,笑着说道,“王管家,这个时候你就应该追上去。”

王忠有些犹豫。

陆漫漫说,“赶紧的。”

王忠红着脸,跟了上去。

陆漫漫看着他们一前一后的背影,忍不住嘀咕道,“你说王忠跟着你这么多年,怎么就半点没有学会你的……油嘴滑舌。”

“我是很诚恳的。”莫修远纠正。

好吧。

信你了!

反正,我也喜欢你的“诚恳”!

……

莫璃气呼呼的回到房间,爬上床,捂着被子睡觉。

这是王忠的床。

不知道为什么,这么一个男人,床上总有一股淡淡的清香味。

难道是这个老男人身上的味道……

这么特别!

跟个女人似的。

怎么都觉得,和王忠的气质不搭。

她把自己捂得死死的。

房门被突然推开。

莫璃放下被子,看着门口的王忠。

看着他端着一盘削好甚至也分成一牙一牙的苹果走进来。

王忠把苹果放在床头,说道,“都削好了。以后你想吃什么水果给我说,我帮你削。”

“我才不要吃你削的。”莫璃想起刚刚陆漫漫得意的样子,就一肚子火气。

王忠听着莫璃这么说话,也不生气。

他还笑着附和道,“那我把这盘端出去了,省得你看着不高兴。”

莫璃就这么看着王忠这么大一个大男人,在她面前如此小心翼翼就怕惹她生气的样子。

她一向都是喜欢把快乐建立在被人痛苦上的,最喜欢就是捉弄人,看着被人不爽她就各种高兴,现在这一刻,反而心口有些隐隐的不适,这不是心脏的排斥感,而是心口……有些说不出来的滋味,好像有些不忍。

她咬牙,突然大声的说道,“你放下来吧,我又有点想吃了。”

王忠嘴角一笑。

他将盘子又重新放在了她的床头边上,“那你吃多吃,别饿着自己了。”

一说到饿。

莫璃脸色又变了,她不开心地说道,“你是不是也嫌弃我的身材。特别是我胸。”

“没有。”

“男人都喜欢丰乳肥臀。”

“不是所有人都这样的……”

“我哥肯定喜欢。”莫璃狠狠的说道。

想起陆漫漫那撩人的身材……

上天太不公平了!

王忠有些哑口无言。

他也不知道莫先生是不是喜欢莫璃形容的这样。

毕竟……

莫先生就喜欢过陆小姐一个人。

就算是后来和南玥椿结婚,他们也没有真的同房过。

他一直在照顾莫子兮的起居,所以对于莫先生和南玥椿的事情,基本还是很清楚的。

而且去帝都,也是南玥椿的要求。

当时他清楚的看到了莫先生眼里的犹豫。

不过因为当时陆小姐得了妊娠期厌食症,吃他做的东西会吐,所以最终还是妥协了,想来,也是因为南玥椿的无理要求,而当时为了保住南玥椿肚子里面的孩子,莫先生真的有很多,身不由己!

那段时间他承受的压力和痛苦,不是当事人,可能真的体会不到。

“王忠。”莫璃突然很认真的看着他。

王忠被莫璃这么严肃的眼神怔住了,“怎么了?”

“你真的不在乎我的身材吗?!”

“不在乎。”王忠肯定道。

“那你要不要和我上床?”莫璃直白的问道。

问出来后,两个人都尴尬了。

然后,两个人都爆红了。

莫璃被王忠这样的神情弄得很好意思,但又不想被人看穿,她声音大了些,“你什么表情,我们结婚了本来就应该上床的,非要我来说,你是不是男人啊!还一脸嫌弃的样子,你嫌弃什么啊,你都这么老了!”

“我没有嫌弃,只是不想委屈了你。”

“你也委屈了我几年了!”

“我……我其实配不上你。”

“王忠你够了,就知道找各种借口和理由!我现在就是问你,你到底要不要和我做!你不和我做,我随便找人做了,反正你也不在乎,我要不要婚内出轨反正你也觉得没什么,我现在就出去找男人!”莫璃有些气呼呼的说道,“我都成老处女了!”

“莫璃。”王忠是真的被莫璃的样子吓到了,他一把拉着要起身下床的莫璃,有些紧张的说道,“你别乱来。你乱来,你哥会打死你的!”

“他才不管我,他眼里就只有一个陆漫漫!”莫璃委屈到不行。

以前,没有陆漫漫的时候,他哥不是这样的。

一个陆漫漫,一个讨厌的陆漫漫!

当初她怎么就让陆漫漫留下了他哥的种啊!

现在想起,真是悔死了都!

“莫璃,你别这样,毕竟他们久后重逢,所以如胶似漆了点也很正常,其实你哥对你还是挺好的……”

“所以你到底要不要上床!”莫璃才不想听这些所谓的冠冕堂皇的理由。

她心里比谁都明白。

可是从小到大,她什么时候听过道理?!

她本来就觉得老天对她不公平了,她干嘛还要约束自己!

她就要活她自己想要的生活。

她现在就要……上床!

雷打不动!

------题外话------

好啦,零点更新。

系统原因估计会过几分。

反正不管了。

小宅做到了。

小宅看到很多亲说阿修……

小宅很伤心。

因为小宅总觉得,阿修很好,很好很好。

但是你们不理解他,解释了这么多还是不理解……

好吧。

让阿修后面一个月,好好表现表现吧。

话说,你们要的小婊砸……

期待明天吧。

说不定就有福利了,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