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八章 他的康复治疗/豪门重生之妇贵逼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帮你洗澡。”陆漫漫笑着说。

看上去,那么自然。

莫修远那一刻,忍不住咳嗽了两声。

她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开放了!

反而那一刻,让莫修远有些尴尬。

“平时你都自己洗澡吗?”陆漫漫看莫修远的模样,询问道。

身体这么差,不应该是王忠帮忙的吗?!

她也没说错什么啊。

王忠今天“很忙”,拜托了她一定要照顾好他,所以她自然就应该把所有事情都做好。

“平时我自己洗。”莫修远肯定道。

“你怎么洗的?”陆漫漫有些不可思议。

身体这么差,就不怕自己突然一个不稳溺死在浴缸里面吗?!

莫修远看着陆漫漫的表情就知道,她在揣测些什么。

其实,他也没有差到那个地步。

很多自己的事情他基本都是亲力亲为。

能自己做的,都不会让别人来完成。

何况,他真的不习惯陌生人来碰他的身体。

这方面,他有洁癖。

“别逞强了,我帮你吧。”两个人沉默后,陆漫漫又突然开口道。

莫修远抿唇。

陆漫漫也不再遵循他的意见了,直接将他推进了浴室。

莫修远本来想要拒绝,看着她积极的模样,最后又这么妥协。

陆漫漫把莫修远推进浴室之后,就蹲下来给他脱衣服。

她大着肚子,有时候这么弯腰半蹲其实很累,她干脆就这么直接跪直在他面前,让后一点一点给他解开衣服。

而这样的画面分明……

很情色。

莫修远喉咙微动。

陆漫漫脱了他的上衣。

眼眸就这么顿了顿。

老天爷果然可恶,将莫修远这么有料的身材,弄得如此瘦不伶仃。

她不想表露出来,就这么只是有些生气的将上衣扔进了一边的衣服篓里面,然后伸手帮他脱掉裤子。

裤子下的两条大长腿,也真的是瘦得比她现在的腿还要细。

看上去那么那么单薄……

也不知道是太长时间没有见过太阳或者是吃太多药了,身体还是病态的白。

比她以前看到,还要白很多。

一副柔弱少年等着被人蹂躏的既视感。

陆漫漫将手放在了他的内裤上。

莫修远这次没有配合。

“你不脱吗?”陆漫漫问他。

“会让你失望的。”莫修远一字一句。

不只是他的身材,某些地方,也会让她很失望的。

“莫修远。”陆漫漫有些生气。

她是这么肤浅的人吗?!

尽管她现在是有些很不爽,原本属于她的如此完美的男性身体,就突然变得这般的……一碰就碎的节奏。

可是这一刻她并非嫌弃。

而是心疼。

而是在想,怎么把他的肉补回来。

全部都要补回来。

这么一想,陆漫漫又去拉扯他的小裤。

莫修远紧抿着唇。

“抬屁股。”陆漫漫声音很坚决。

莫修远无动于衷。

“你现在这么虚弱,你信不信我也可以用强的。”陆漫漫威胁。

莫修远就这么看着她。

陆漫漫也回视着他。

两个人大眼瞪小眼。

此刻浴室因为漫漫一浴缸的热水弄得都是热气,又步入了即将到夏天的天气,自然浴室里面有些热,陆漫漫脸上都有了那么细小的汗珠,在她白皙的脸颊上,微微浮现,显得,如是的性感。

莫修远喉咙微动,妥协了。

他双手撑起自己,让臀部稍微离开了轮椅。

陆漫漫抿唇一笑。

笑得真的很得意。

她就知道,莫修远最后都会顺了她。

她将他的内裤,脱了下来。

眼神,有些直。

这一刻的莫修远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浴室里面的热气,显得脸还有些红,身体也有些白里透红。

这才是莫修远该有的气色。

平时那个苍白的男人,不应该是他。

莫修远不适合柔软的模样,和他的气质很违和。

脱掉内裤后,两个人又这么沉默了一秒。

她视线往下。

他突然有些,说不出来的尴尬。

他说,“我要进浴缸了!”

“哦。”陆漫漫那一刻才反应过来。

反应过来的时候,脸一下就红了。

她喉咙微动。

心里各种情绪……

起身想要扶着莫修远进浴缸。

莫修远挥了挥手,“我自己来更好。”

陆漫漫点头。

如果她现在去帮忙,她力气不大,反而容易让两个人都摔倒。

她其实现在也怀孕了,也得注意自己的身体情况。

莫修远好不容易,用双手的力度,让自己躺进了浴缸。

即使一直在忍,也不难看到,他胸口处的剧烈喘气,就进入浴缸这么一个动作,就能把他累成如此模样吗?!

心口,真的要痛死了。

陆漫漫尽量让自己平稳下来。

她过去,手放在他的胸膛上。

莫修远看着她白白嫩嫩还明显有些小胖的手,和他瘦弱的模样,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陆漫漫把自己养的这么好。

身体,水色。

谁说,微胖界不是男人最喜欢啃咬的?!

可惜。

他确实没有反应。

身体确实,反应不起来。

即使心里头,真的很紧绷,很想,很急切。

陆漫漫似乎是没有发现莫修远的异样,她很认真的帮他洗澡,前前后后,上上下下,甚至关键地方。

莫修远其实没有被人这么伺候过。

住院那几天无可奈何,当时身体会有人帮他擦拭,不过到关键地方,他身体再差,也是自己来。

他不习惯任何人靠近他这里,王忠也好,其他人也好。

此刻,却还是让陆漫漫温热的小手蹂躏够了。

他抿唇,薄唇轻抿。

果然会让她失望吧。

他甚至不想去看她的脸色,男人在这方面的自尊,会大到惊人。

陆漫漫帮他把前面清晰了一番,又换在了后面。

后面的背,让陆漫漫整个人顿住了。

真的是惨不忍睹。

当时莫修远离开时那黑红黑红的一片,现在已经变成了皱巴巴的烧伤痕迹,还有很多伤疤伤口,真的,很狰狞。

她的手摸上去。

莫修远皮肤很光滑的。

即使现在身上惨白一片,即使现在瘦得跟鬼似的,但是皮肤还是很好,还是有着很多女人都羡慕的丝滑,可后背,后背基本毁完了,她手指划过的地方,摸不到一块完整的肉。

“漫漫……”莫修远叫她。

“你后背恢复得挺好的。”陆漫漫说。

说的时候,声音很正常,听不到一点点哭腔。

但是,陆漫漫的脸色其实出卖了她。

他忘了提醒她,浴缸前面就有一扇偌大的镜片玻璃,其实他能够看到她脸上的整个表情。

所以能够清楚地看到,她红透的眼眶,眼泪就这么盈满而落。

他知道那里很难看,有时候也会让王忠给他拍照。

但因为现在伤口才愈合,痒痒的在长出新肉,他还不能做背部美容。

他其实没想过把自己这么丑陋的身体,让陆漫漫看到……

可他现在,不会骗她。

他突然感觉到一个浅吻,印在了他的后背上。

陆漫漫柔软的唇瓣,在亲吻他的伤疤。

很轻很轻,就怕弄疼了他一般,不敢太过用力。

“漫漫……”莫修远喉咙微动。

其实不需要的。

他知道他后背很丑,不想委屈了她。

他叫她的声音,她似乎没有听到一般。

唇依然在他的后背上,一直轻柔的吻着。

莫修远喉咙一上一下。

他能够感觉到她嘴唇的触感,那么那么暖……

不知道过了多久。

陆漫漫放开了她的亲吻,用她肉奶肉奶的小手,轻轻的帮他清洗着后背。

很轻很轻,就怕弄疼了他一般。

其实伤口愈合,已经不那么痛了,但她却一直在控制自己的手劲儿,她一点一点,清洗得干干净净。

莫修远就这么看着镜子中的她。

看着她的眼神中,如此心跳的模样……

他想,总有一天,他会好好弥补这个女人,一定要好好弥补她。

陆漫漫前前后后将莫修远洗得干净。

热乎乎的浴室,让她血色本来就极好的脸,变得更加红彤彤,粉嫩粉嫩的红润让她看上去特别的诱人,她此刻只穿了一件薄薄的孕衣。衣服是白色的,在帮他洗澡过程中沾了点水之后就变得有些透明了,就能够看到她的身体轮廓,而这个女人,却一点都不自知。

直到。

她用清水将莫修远冲洗干净后,才注意到,莫修远这么火辣辣的眼神。

陆漫漫顺着他的视线,往镜子中一看。

一看,就看到自己几乎透明的孕衣裙已经掩饰不住她的身体了。

圆乎乎的,该有的地方,更加有料了。

应该对于男人而言,对于很久没有女人的男人而言刺激很大吧。

她脸红,但是没有遮掩。

她还开口说道,“你多看看吧,说不定能刺激你的身体反应。”

“……”莫修远眼神一下就移开了。

陆漫漫忍不住一笑。

所以男人的自尊被刺激到了。

她笑着说,“莫修远,你果然是身残志坚,都这样了还改不了你那啥的心……”

“陆漫漫,你记住你说的话。”莫修远咬牙切齿。

这个女人,需要这么一次又一次的提醒他,身残吗?!

“哪句?”

“身残志坚!”莫修远一字一句。

“神马意思。”

“以后你会懂的。”

“……”又在给她下套!

她难得搭理。

她帮他清洗干净之后,放掉了浴缸的水,用干净浴巾将他全身都擦拭得干干的。

包括,某些地方。

明显,这个女人在对待他的时,格外的温柔。

所以女人其实也挺现实的。

洗完澡。

莫修远撑着手臂从浴缸出来。

陆漫漫给他穿上薄薄的家居服,又推着他去吹干头发。

这辈子也没有这么伺候过一个人。

陆漫漫一边吹头发一边还有些累的踹气。

踹气的时候,胸口又这么一上一下。

莫修远想,可能陆漫漫在身边,真的对他身体恢复,有帮助。

吹干之后。

陆漫漫将莫修远推出浴缸然后让他上了床。

自己回到浴室洗澡。

她有点累,躺在浴缸里面,泡了一会儿。

其实孕妇不适合泡澡,容易缺氧,而且泡澡的方式,没有淋浴这么干净。

但此刻她却真的有些累了,想要这么休息一下。

身心都需要休息。

她怕自己掩饰不住,他的身体给她带来的撞击。

脑海里面一遍一遍浮现着莫修远瘦弱的模样,想起自己虽然不是刻意但真的在试探他的身体反应,而后真的毫无反应时,心口真的有些难受。

对一个男人而言,应该很重要吧。

莫修远是怎么就这么平静的接受了,自己身体的一切的。

总是很容易被他弄哭。

分明他没有做什么,也没有表现出来什么,但她就是会因为他,哭泣。

她想这辈子,大概真的,再也没有任何一个男人,可以让她心疼到这个地步,再也不会有任何一个男人,她恨不得将自己的肉全部割下来,给他,贴在他的身上,再也不会有任何一个男人,她会这么这么爱……

她隐忍的情绪,又这么忍了又忍。

不能在里面太久,莫修远也会起疑。

她快速的洗澡完毕,直接穿了一件浴巾。

穿的男士浴巾。

女士浴巾,都没办法裹住她胖乎乎的身体,特别是,凸起的肚子。

她吹干头发出去。

脸蛋红润,气色极好。

莫修远看着她出来的模样……

这么大一块嫩白的好肉在自己面前,然后又啃不到的滋味,他总算是,这么深切的体会了。

陆漫漫爬上他的床。

刚躺进去,突然又想起,“对了,还要帮你用外用药。”

莫修远点头。

陆漫漫下床将外用药膏找了出来。

她让莫修远趴下,将药膏一点一点的擦拭在他的后背上。

手指很灵活,一直在他后背跳跃。

以前都是王忠帮他擦拭。

对比起来。

果真还是陆漫漫的手更好。

陆漫漫帮他擦拭完全,给他放下衣服,让他翻转了过来。

她将药膏放下,去浴室洗了手。

洗完手之后,陆漫漫又在他的那一堆药物中寻找。

莫修远蹙眉,诧异的问道,“你在找什么?”

陆漫漫找了一圈,回头看着莫修远,“你就没有……帮你那里复健的吗?比如精油什么的?”

“……”莫修远就这么看着陆漫漫。

陆漫漫被他看得有些脸红。

她虽然对这方面研究不深,但多少也有些常识的吧,那个地方难道不需要什么特殊的药物吗?!

他干嘛这么一脸看着她。

反而让她还尴尬了。

“没有。”

“为什么你都不准备一点?”陆漫漫责备。

“你果然嫌弃我……”

“你别给我打苦情牌,莫修远,我才不上你的当!”陆漫漫狠狠地说着。

莫修远抿唇一笑。

和陆漫漫的相处,真的丝毫都感觉不到,他身体给彼此带来的尴尬。

她不会故意不去面对以免伤了他的自尊,反而用一种很积极的态度,让他并不觉得他身体的不适对他们而言有什么太大的影响。

“你笑什么笑,我在和你说正事儿。”陆漫漫满脸严肃。

莫修远控制笑意,说着,“我总不能自己帮自己……”

“哦。”陆漫漫立马懂了,“你就是等着我来帮你是吧。”

“……”

就当是吧。

陆漫漫点头,“好啦,明天我去帮你买点精油,然后每天帮你多做做……”

陆漫漫果然好开放。

“今晚睡觉吧。”陆漫漫欣然的爬上他的床。

身体就这么靠近了他的怀抱里。

她身上就穿了一件他的浴袍。

浴袍这种极度不安全的衣服,磨蹭两下,就春光外泄了。

所以某人真的是身残志不残……

该享受的福利,倒是一点都不会委屈了自己。

那晚上。

两个人终究紧紧的睡在了一起。

这是4年来,两个人第一次,第一次这么相拥而眠,这么一同从清晨的曙光中……醒来。

莫修远一直将陆漫漫的身体抱着怀抱里。

终于等到你……

翌日的一早。

陆漫漫睁开双眼。

莫修远依然比她早醒。

怀孕后,睡眠明显好了很多。

每次她和古歆一起去孕检的时候给古歆说,古歆都会说,那是因为人长胖了才会嗜睡,你看胖子是不是都爱睡觉?!

然后她心情不爽了。

她其实也就胖了,小一圈而已。

她滚动着自己圆鼓鼓的身体,转头看着莫修远。

光看脸的话,wuli莫修远还是帅得人神共愤。

此刻阳光透过窗棂照耀,让他整个人笼罩在如此灿烂的光线下,简直帅的不要不要的。

一大早就能够欣赏到这幅美景……

她承认她没控制住。

自然而然情不自禁的就去亲吻他好看到要命的嘴唇。

唇瓣,带着薄凉,却该死的性感。

她的主动。

他不排斥。

两个人吻得如胶似漆。

心的距离,在一点一点很近很近。

亲吻之后,两个人一起去浴室洗漱。

一起入睡一起起床一起刷牙一起洗脸……

有时候觉得人生,就是这样分明就够了。

洗漱完毕。

两个人打开房门。

房门外,莫璃在客厅吃早餐。

难得的,王忠也坐在旁边陪着她,而不是一脸恭敬的伺候。

所以那层关系一捅破,身份就会改变。

他们的出现。

王忠还是本能的站了起来,“莫先生,陆小姐,你们醒了,我马上去给你们拿早餐。”

“不用功了,以后这种事情你不用做了,交给其他佣人就行。”莫修远直白道。

应该是,已经认定了王忠是他妹夫的身份。

只是总觉得……

王忠成了莫修远的妹夫,想起以前他们的相处模式。

嗯。

确实好别扭。

莫璃似乎也不爽王忠对其他人也这么好的态度,她一把拉下他,有些命令的口吻,“坐下。”

王忠就这么规矩的坐下了。

在莫璃面前。

在这么一个娇弱的莫璃面前,王忠这么大个人,还是被欺负得死死的。

陆漫漫本来觉得王忠和莫璃一起,真的委屈了王忠这么一个大好人,但转念又觉得,这个世界不就是喜欢这么,互补吗?!

莫璃这女人一直缺颗心……

而王忠的好心肠,正好,匹配,弥补。

以后莫璃应该没这么多坏心思了吧。

她推着莫修远坐了过去。

佣人恭敬的送上早餐。

莫修远的早餐,依然是特殊的一份,大概还是王忠亲手做的。

对于莫修远,王忠真的是,无微不至。

“今天小璃,你和王忠回家一趟。”莫修远吩咐。

“为什么?”莫璃不开心。

她好好的,干嘛要回去。

“王忠也应该正式见见爸妈了。”莫修远说得直白。

说出来后。

王忠和莫璃两个人都有些脸红了。

当然明白了莫修远的话语是什么意思。

两个人都已经发生了关系,自然就坐实了夫妻身份,自然就应该让这个家庭接纳彼此。

王忠没有父母。

所以,应该去莫璃的父母那里,拜见。

安静的饭桌上,莫修远又说道,“我身体不好就不陪你们回去了,莫璃,你回去后,多照顾一点王忠。”

“还要我照顾他吗?”

“否则你想让爸妈为难他?”莫修远脸色微动。

莫璃不说话了。

总觉得这个世界上除了她之外,任何人都不能欺负王忠。

都不可以。

“我也会给爸妈打电话先说一声,劝劝,你自己好好表现。”莫修远对着王忠开口道。

王忠连忙点头。

即使很紧张。

但既然莫璃都成了他的人了,他是应该回去给她父母做一个表态。

一顿早饭吃完后不久,王忠就带着莫璃出门了。

陆漫漫总觉得莫修远这厮,是不是故意撵走他们,然后给他们制造,更多的单独相处空间?!

这男人果真是腹黑的啊!

其实……

好吧,到最后是她想多了。

莫修远也没有做任何,两个人单独时方便做的事情,反而一直在按照平常的方式,在专门的康健房中,从轮椅上下来,撑着扶手,脚放在地上,一点一点在坐着康复治疗。

这种治疗其实很残忍。

会有很强大很强大毅力的人,才会有那个决心,坐下去。

陆漫漫就坐在旁边一直陪着他,看着他脸都红透了,汗水一直往下滑落,但所有脚上迈开的步伐全部都是靠手臂的力量支撑而来,她没有看到他脚上能够有的一点点知觉,而他却不气馁也不放弃。

莫修远体力有限。

一般支撑了十分钟,就会休息五分钟。

这样,重复重复的一个上午。

陆漫漫都很想让他下来休息,可又不想让他以为,她在可怜他。

她就这儿一直也陪着他。

眼巴巴看着他的努力。她知道莫修远的强大,所以她从来不担心,他会真的站不起来。

但是,辛苦还是会痛。

会因为他承受的这么多而觉得心痛不已。

她以后一定要好好对他,一定要把他养得白白胖胖,一定要让那个他的肌肉,全部都回到他的身上。

这么想这些事情。

陆漫漫电话突然响起。

她看着古歆的来电,突然想起自己也有事情问她,就拿着电话走了出去。

莫修远似乎是看她一眼。

然后依然非常勤奋的继续做着康健。

整个过程,他有看到陆漫漫的情绪变动……

其实这不算什么。

只是身体体力有些透支而已。

真正难受的,是电击。

为了让身体有反应而进行的电击治疗。

那个时候的他,都需要极度忍耐。

陆漫漫拿着电话走向客厅,站在落地窗前,看着今天的阳光正好。

“古歆。”

“这么久才接电话,你在做什么?”

“我在……嗯,休息。”陆漫漫有些敷衍道。

她也不知道翟安有没有告诉古歆莫修远还活着的事实,不过以翟安这么闷骚的性格以及对古歆这么大大咧咧的生活方式,多半是没有告诉的,所以她也就隐瞒了。

“还在睡觉?”古歆就理解成了这个意思。

“嗯。”

她不想解释。

也不想和古歆纠结。

要纠结的话,古歆比任何人都纠结。

“对了,你不是经常问翟安回来没有嘛?!”古歆通风报信,“他昨天回来了,奇迹般的今天没走。看样子,这几天应该都不会走,你是不是找他有事儿啊?”

“现在没什么事儿了。”

“你是不是瞒了我什么?!”有时候二货古还是挺敏感的。

陆漫漫笑了笑,“我能瞒你什么,我就怕翟安这么一直常年在外,你又怀孕,翟安会控制不住在外狩猎……”

“陆漫漫,你不带这样吓唬人的。”古歆不爽。

很不爽。

但是……

为什么不可能?!

翟安都能和她维持炮友关系,以后指不定也会和其他女人……

不要想了。

想想都觉得心口好痛。

她如果真遇到了,到底刚刚去现场捉奸呢!

一想到那画面。

还不如让自己哭死了算了。

陆漫漫似乎是感觉到了古歆的情绪变化,忍不住笑了笑。

这二货到现在都没太明白,翟安对她的感情吗?!

翟安也够闷骚的,到现在都没有给古歆解释过,那场订婚宴到底是为了谁举办的?!

“好啦,别想太多了,翟安都忙死了,哪里有时间去想其她女人。何况你就算怀孕了,身材也辣么好!”

“你太可恶了!”古歆咬牙切齿。

让她都担心死了,她还说这种风凉话。

“不过,我倒是有事情想要问你。”陆漫漫瞬间口吻又严肃了点。

“嗯?”古歆扬眉。

什么事情,陆漫漫还需要问她的。

她不是在他们的世界里,都是又二又笨的吗?!

“你有没有什么好的精油介绍。”

“什么?”古歆蹙眉。

“局部精油。”陆漫漫形容。

古歆恍然,嘴角邪恶一笑,“你要做什么?”

“你有没有?”

“当然有了,女人保养很重要的,回头我帮你拿过来,很多种味道的,你自己挑选喜欢的。”

“我说是……”陆漫漫咬牙,“可以催情的那种。”

“陆漫漫,你可是孕妇!”古歆声音大了些,“孕妇做这种事情合适吗?!”

“你别管了,记得给我点就行。”

“那我去帮你找找吧。我不知道我以前用过的,对孕妇会不会有影响……其实漫漫,我知道孕妇在孕期会产生什么激素会导致身体有自然需求,我也有这种需求啊,不也在控制嘛?!你可别做一些对胎儿不好的事情哦!”

“知道啦,我比你有分寸。”陆漫漫有些不耐烦的说道。

古歆也不好多说,“那我买好了帮你拿到你们家吗?!”

“不用了,我自己上门来拿就行了。”

“哦。”古歆点头。

“还有……”陆漫漫又有些难以启齿。

古歆安静的等着她说话。

“有没有什么片……”陆漫漫咨询。

“片?A片?”古歆声音大了些。

是真的突然高昂。

陆漫漫要精油她还可以认为是陆漫漫想要包养自己的私密处,毕竟女人到了三十岁,多少还是应该好好保养了,而且带着催情的精油效果是比一般的更明显,只是,只是,只是……现在她还要片。

这女人到底是有多欲求不满啊。

都是林初辰。

都是那个男人,不负责任。

否则漫漫也不用把自己憋得这么惨。

“没有吗?”陆漫漫没有听到古歆的声音,有些失落的问道。

“怎么可能没有,姐收集了15年,你要什么姿势什么尺寸什么人的都有。三个四个五个……只要你想要的,没有我给你找不到的。”

三个四个五个,是什么意思……

陆漫漫倒是注意到一个时间问题,她忍不住惊叹,“古歆,你从15岁就开始……”

她记得古歆给她说她自己有片看的时候,他们都是上大学了吧。

没想到这种小花猫,那么早就开窍了,还隐藏了这么多……

“咳咳。”古歆似乎是有些做贼心虚,她左右看了看,小声嘀咕着,“别告诉其他人,千万别告诉翟安,男人不都喜欢清纯一点的女人嘛,要知道我这么老司机,说不定翟安还用有色眼镜看我,实际上我理论知识多,实践的也就只有他一个人而已,别让他误会了!”

话说。

你床上这么熟练,想要人不误会都难。

“那,那你应该懂很多了?”陆漫漫也不去纠结其他了,有些小心翼翼的问道。

“废话,这方面我绝对可以当你的,教授!”

不是老师,是教授。

古歆肯定无比。

对比起陆漫漫这种小白绵羊,她觉得她的水准已经可以逆天了!

“好。”陆漫漫点头。

好什么啊好。

古歆纳闷。

陆漫漫撞邪了都。

以前不挺清心寡欲的吗?!

“话说,你真的要片?”古歆认真的询问。

不会是自己理解错误吧。

毕竟陆漫漫这种女人,要这种东西,怎么想怎么都觉得不可能。

“嗯。”陆漫漫点头,很肯定,“你把你十五年珍藏挑点给我,稍微刺激点的。”

“漫漫,我没想到你这么饥渴……”古歆说出来,还有些难受。

没想到自己闺蜜,这么得不到满足。

女人得不到满足,也是很难受的。

她完全可以理解那种滋味,并不比男人好受多少。

特别是……

三十如狼四十如虎。

她都懂的!

陆漫漫实在无语,翻了翻白眼。

这妞脑海里面不知道把她想成什么样子了。

她不想多做解释,直白道,“你把我刚刚说想要的那些东西,准备好了打我电话,我过来拿。”

“哦。”古歆点头,又忍不住说道,“漫漫,你别用力过猛哦,虽然四五个月可以发生关系……”

“好啦好啦,我知道。”陆漫漫点头,应付着。

“那我先挂了,给你拷片去!”

“对了,别给任何人说,翟安也不可以。”

“关乎到我闺蜜的荣誉问题,我发誓不会说出去。”

“嗯。”陆漫漫对古歆还是很信任的。

只不过。

古歆这种二货。

根本不知道,自己打电话的时候,翟安听得一清二楚。

他其实就在房间的,只不过古歆那个二妞没有发现他在外阳台,捉摸着他可能在楼下。

所以翟安从外阳台进来看到古歆正捣腾着开电脑找自己的云盘时,古歆吓了一跳。

“你你你从什么地方出来的?”古歆指着翟安的鼻子。

这货不是应该在楼下吗?!

怎么突然就出现在了卧室。

关键是,卧室的房门没有被拉开呢。

“我一直在那里。”翟安指着外阳台。

“所,所,所以你你听到我打电话了?”古歆激动到都结巴了。

“听到了。”

古歆那一刻真的觉得有些生无可恋了。

漫漫,真不是我出卖你的。

真不是我出卖你的。

“十五年珍藏?”翟安扬眉,低低的声音,满是磁性。

古歆觉得自己更加无地自容了。

她其实其实也很单纯的,就是看得比较多……

“给我看看。”翟安说。

古歆觉得翟安坏死了。

这种事情,让一个女人怎么好意思拿出来。

“不是说可以当教授吗?我看看你教授的资源怎么样?”翟安说出来的话真的是严肃死了。

一点都不是在开玩笑。

她就知道,她终究在他心目中,什么形象都没有。

“我帮你打开。”翟安整个人突然俯身,将她怀抱在怀抱里,她还能感觉到他清爽的味道,就这么熟悉的萦绕在自己的鼻息之间,他们之间很少这么亲密的,床上除外。

她心跳还有些加速。

翟安环过她的腰,修长的手指,直接放在她云盘的密码上。

她没有告诉他密码。

可是他就试了两次,就出来了。

翟安聪明得,她都想哭了。

她如此庞大的超级VIP云盘,里面全部都是她的……珍藏。

他要是看到了,不直接疯掉啊。

翟安以后肯定不会喜欢她了。

现在似乎就不太喜欢……

而此刻,云盘进入,电脑屏幕上,出现几个盘。

其中一个写着“我是教授”。

古歆看着翟安的鼠标直接点到了那里。

她整个人都不好了,脸红得好命!

一点开。

里面就有15个文件夹,分明标注了某某某年份。

翟安随便点开了一个。

里面的片……密密麻麻。

翟安是真的顿了一下。

古歆将头都已经埋在电脑桌上了。

以后没脸见翟安了。

以后没脸见他了。

翟安大概也被她的东西吓到了,看着如此多的资源在他眼前,真的是,琳琅满目。

他喉咙微动,耳朵稍微有些红,声音却出奇的冷静,他说,“你传给陆漫漫吧。”

“……”她不说话。

有一种想要钻地缝的感觉。

她把头放在电脑桌上,耳边就只有翟安磁性无比的嗓音,听不出来任何意思。

翟安对她一定很失望。

正常男人,应该都接受不了,一个女人,这么这么色!

但她真的是有贼心没贼胆,她就是看看而已……

她咬牙想要解释。

一转身,就看到翟安已经出去了。

出去了。

还好心得给她把房门又关上了。

她没有看到翟安的正面。

所以不知道,他是不是一脸嫌弃一脸失落的离开。

她重重的叹了口气。

算了。

翟安都知道了。

她还能怎么样!

她反正经常自欺欺人。

她回身拿起鼠标随便找了她自己觉得几部还不错的,不太恶心也很是激情的拷贝了下来,装进了U盘里面。

然后又在自己熟悉的网上店家订购了几瓶昂贵精油。

等着下午到货。

她做完一切之后,就这么躺在了床上,看着天花板,一道雷下来,把她劈死算了。

太生无可恋!

------题外话------

9点更新!

么么哒。

小宅要迟到了。

吼声月票,闪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