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九章 三十那啥,四十又那啥/豪门重生之妇贵逼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翟家别墅。

古歆在床上躺了好久。

如果不是必须要下楼吃饭,她绝对绝对不会出门。

遇到刚刚的事情,她还不如一头撞死算了。

她在佣人叫了她两三次后,才从房间走出去。

饭厅中,翟弘、温情还有翟安已经坐在饭桌边,就等她开饭了。

翟家的教养奇好。

也不知道是不是温情从小的教育导致,反正人不到齐的情况下,不管是谁,都不会先动筷子,必须要所有人都上桌了,才会一起吃。

古歆就这么硬着头皮坐过去。

位置留的是,离翟安最近的地方。

翟安似乎是转头看了她一眼。

她觉得整个人真不好了。

真不好了。

她无脸见人!

温情看着古歆慢吞吞的下来,有些批评的语气说道,“你大着个肚子,不早点下来吃饭一天都窝在房间做什么?!都快当妈妈的人了还不会好好照顾自己吗?!”

“哦。我下次注意。”古歆点头,然后迎合。

温情眉头紧了一下。

怎么看怎么觉得今天的古歆有些奇怪。

平时她要是说古歆什么的,古歆就会和她对说,反正就是不会让她欺负得了古歆。

今儿个这么温顺,温情倒有些不自在了。

但她也不是拘礼于小节的人,想了想没在意。

古歆低着头扒饭。

菜又不多吃。

反正就是一副完全提不起精神的样子。

翟安夹了一块清蒸鱼肉放在她自己的餐盘里。

古歆抬头看了一眼翟安,想要说声谢谢,又在看到他的脸颊时默默的又龟毛了。

她都不知道翟安现在是怎么看她的。

还给她夹菜……

她把鱼肉吃掉,继续无精打采的扒饭。

“古歆你怎么了?”温情也注意到古歆的模样了。

想不注意都难。

平时古歆那精力十足就跟打了鸡血的模样,哪里和今天这么萎靡的样子是一个人。

不禁也让温情有些紧张。

“没什么啊,就是胃口不太好。”古歆解释。

“胃口怎么就不好了,不是说已经不反胃了吗?!肚子有没有哪里不舒服,你说你都怀孕了,就不能消停点吗?!一天跟疯了似的,一天又安静得我以为你流产了……呸呸呸,童言无忌童言无忌。”温情连忙说道,口味中就是带着责备。

古歆不想和她争吵,淡淡的应了句,“就是心情不太好。”

“你还有心情不好的时候?”温情倒是好奇。

“我又不缺心眼。”古歆不爽。

她也是人,她也有人的七情六欲啊。

她难受的时候还不是会哭得撕心裂肺的。

“你还知道有缺心眼这个词的存在啊。”温情有些阴阳怪气的语调说道。

古歆嘟嘴。

各种不爽透顶。

但是此刻,翟安在她身边,遇到刚刚房间里面的事情。

她不想和她吵。

所以她直接忍了。

这一忍倒是让温情更加奇怪了。

她都在故意挑衅了古歆还这么一脸没有兴致的样子。

换成平常,古歆又噼里啪啦的和她对说了起来。

这突然变得温顺起来,让她真的是浑身不自在。

以前没有古歆嫁过来的时候不知道,有了之后真觉得自己都变得神叨叨的了,还有被虐倾向,一天不和古歆吵两句,还觉得少了点什么。

果然古歆这二货,看似没心没肺的,但就是有她自己的那份感染力,很容易带动别人的情绪。

翟安看着他母亲的情绪,开口说道,“古歆没什么,你吃饭吧。”

“我也不关心她。”温情死鸭子嘴硬的说道。

翟安笑了笑。

从来没有想过,他母亲和古歆在一起生活,会格外的和谐。

他其实也想不到他母亲这么优雅高贵的人会被古歆这种性格所吸引。

他原本还做好了一切调解婆媳关系的准备。

想来,自己果真是想多了。

他也是低估了古歆的能耐。

古歆听到翟安说话,又抬头看了一眼翟安。

翟安的视线也转向了她。

两个人四目相对。

古歆又把头缩了回去。

感觉自己分分钟都想要,钻地洞的感觉。

一顿饭吃得各怀心思。

吃过午饭之后,古歆就急急忙忙的要回到房间休息。

没脸见翟安。

她还是躲着吧。

反正翟安忙,过不了多久应该就会走。

他回来时间又少。

然后,时间可以冲淡一切。

到时候就遗忘了。

嗯。

就是这样。

她急急忙忙的往2楼上跑去。

“古歆,你就不能好好走路吗?!你跑那么快做什么!”温情忍不住,大声叫着她。

古歆才懒得搭理,跑得更快了。

翟安看着古歆逃也似的模样,忍不住笑了一下。

也会害羞?!

看15年珍藏的时候,没见这么不好意思。

他抿着唇。

让自己的情绪,甚至是隐忍着变得平常。

古歆又躺回到了自己的大床上,瞪着天花板发呆。

总觉得好像全世界人都能够看透她在想什么,她想要干什么,就她谁都看不懂。她要是能够看懂翟安可多好,就能够知道他现在到底在想什么了,到底是怎么看待她了,总不至于在这里各种揣测,胆子又小到根本就不敢问他。

一问……

就有一种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感觉

她才不要去自去屈辱。

但是……

还是好难受哦!

各种不舒服,各种毛躁不安。

老天爷还是赶紧来一道雷,劈死她算了!

她翻来覆去。

翻来覆去的在床上各种崩溃。

虽然怀了双胞胎,肚子也变得很大了,但她还是身体灵活。

她身材保持着纤细,孕肚倒是明显的比漫漫大了三分之一,所以5个月看上去都有6个多月了,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早产,反正别人都用一种因为她怀了双胞胎就应该稳重小心甚至走路都得小步小步的眼神看她,她反而半点都不在乎。

自己的身体情况,她还是很清楚的。

她怀双胞胎,怀的一点都不辛苦。

她觉得她还能活蹦乱跳几个月……

只是。

她为什么要被翟安发现,她的十五年珍藏!

好要命!

她现在所有的好精神,分分钟就被翟安给打垮了。

她躺在床上,就是不下楼。

就是哀怨的躺在床上。

翟安也没有想过要上楼看看她。

话说翟安上来了,她应该怎么对他……

不想了。

她闭上眼睛,强迫自己睡觉。

睡觉……

房门突然被人推开。

古歆神经一紧,猛地睁开眼睛,半坐起来,看着翟安推门而进。

古歆看着他。

翟安似乎是感觉到她的视线,所以转眸看了她一眼。

古歆又龟毛的眼神闪烁,连忙看向了一边。

所以没有看到,翟安嘴角那一抹笑,转瞬即逝。

翟安直接走向了浴室。

古歆松了口大气。

原来上来上厕所来着。

她又躺回到床上,继续睡觉。

反正睡不着,就当养胎吧。

温情一天在她耳边嘀咕让她动作不要太大,多休息多休息,她都快听出茧子了,也难得听温情一次。

她迷迷糊糊的睡着。

本以为自己怎么都睡不着的,不管多没心没肺遇到这么羞于言辞的事情她也会有一些心伤,但不知道为什么,大概是平时习惯了午睡所以没多久还是这么睡了过去。

睡着之后似乎是感觉到身边多了一个人。

她也不知道是不是幻觉,反正当时困得睁不开眼睛,而且她真的睡着之后,真的是睡眠极好,基本上不管遇到什么事情,都会选择雷打不动。

她只是一直在睡梦中觉得被窝很暖,很舒服。

就这么一觉睡到下午3点过。

古歆伸懒腰起床。

她从床上下来,睡饱觉的感觉真的是太美好了。

她掀开被子,去浴室上厕所洗漱。

她尿尿完,洗洗脸。

她看着偌大的镜面玻璃里面,脖子上还想有一小块红红的。

摸了摸。

也不觉得疼啊。

可是为毛这么红?!

诧异,但又大神经的没有在意,她洗完脸回到卧室。

刚走出来,就看到翟安推门而进了。

她下午睡觉的时候还以为翟安陪她一起在睡呢,醒了之后才发现,原来都是做梦。

想着,刚刚还有一两秒不舒服!

“醒了?”翟安问她。

古歆点头。

那一刻,瞬间就想起了今天上午发生的事情。

好羞涩。

古歆眼神闪烁。

“你订的精油到了。”翟安手上提着一包礼品盒。

古歆脸有些红了。

“过来拿。”翟安开口,声音有些命令的口吻。

他们此刻距离是有点远。

古歆站在浴室门口,翟安站在房门口。

总觉得好像是故意保持了这么一段距离似的。

古歆抿了抿唇,咬牙走了过去。

她站在翟安面前,低垂着头不去看她,就伸手去拿她上午给漫漫订购的精油套装,手伸了过去,翟安却没有放手。

古歆诧异的抬头看着他。

看着他说,“终于舍得看我了。”

古歆不好意思透顶了。

都遇到那种事情了,她也会害臊的好不好!

翟安的眼眸似乎往下看了看。

古歆摸着自己的脖子,想起刚刚洗漱的时候的那点红润,解释道,“可能是什么虫子爬了。”

“……”翟安脸色微变。

古歆也看不明白他的表情,只说,“那个,能把这给我了吗?”

“你经常用吗?”翟安问她。

“什么东西?”古歆诧异。

“我说你经常用吗?精油。”翟安重复。

古歆有些不好意思了。

也不是经常啦。

就是在那炮友几年间,有时候他提前说要那啥的时候,她会提前做一个小保养,让自己那里更加嫩滑一些,平时当然不会用,她又不笨,用了得不到解决那不是自己受罪吗?平时用的,也不过就是一些普通的精油而已,不敢做这种催情的。

翟安看着古歆的表情,差不多也能猜到一二了,没再强迫她回答。

他将精油递给她。

古歆就这么死死的拽在手心上。

翟安转身准备下楼。

“那个……”古歆叫他。

翟安停了停脚步,“漫漫要这些东西的事情,你不要告诉别人了,特别是叶恒那二货,他知道了,全世界人都会知道,漫漫的声誉要紧。”

这个时候还知道关心闺蜜的声誉。

翟安唇瓣微动,“你还是多关心一下,你自己的声誉吧。”

“……”不带这么打击人的。

古歆整个人又龟毛了。

她就知道翟安会在意的。

今天一天虽然不说什么,那都是翟安能忍,她就知道男人不喜欢女人太……老司机。

她就这么眼巴巴的看着翟安离开了。

她深呼吸一口气,控制各种发毛的情绪,拿起电话给陆漫漫拨打。

那边猛地一秒就接通。

有点做贼心虚的感觉。

其实她第一次看那啥片的时候,也挺做贼心虚的,她也不是从小就这么色的,15岁那年在上网的时候突然看到一个新闻框弹出来一个有些色情的网站,当时网络还没有这么严格,所以一点进去就看到了,然后……就越发的有兴趣了。

不过那个时候还小,她都不敢给漫漫说,怕漫漫觉得她是变态。

到大学后她才打算把自己毕生的理论知识传授给她,奈何陆漫漫这妞儿忒不上道,居然一口拒绝。

搞得她多奇葩似的。

她拿着电话说道,“东西都准备好了,你是真的自己过来拿吗?”

“我过来。”那边声音真的很小很小。

“那我等你。”

“嗯。”

陆漫漫挂断了电话。

此刻她在陪着莫修远睡觉。

本来自己困得要死,却一直不敢真的入睡,就知道古歆可能这个时间段要打过来,而她暂时也不想让莫修远知道她在做什么,所以就一直睁着眼睛守着电话。

她小心翼翼的起床。

此刻莫修远睡得正熟。

她掀开被子那一瞬间,莫修远突然一把抓住她。

紧紧的抓着她的手臂。

陆漫漫一怔。

这厮还是这么惊醒,一点动静就能有身体反应。

“你去哪里?”莫修远有些紧张的问她。

现在开始舍不得她离开了?!

当初宣告与世长辞的时候,怎么没想到她可能这么的会离开!

她说,“我去上厕所,你赶紧多睡一会儿。”

莫修远看了她两眼。

大概是真的有些困了,放了手。

一直在做康健治疗,每天都是处于超疲倦状态,会这么嗜睡,也是理所当然。

而且王忠也提醒过她,说莫修远这段时间多睡眠对他也有好处。

她看着他重新入睡了,才再次轻脚轻手的下了床。

下床后,就直接走出了房间。

她给家里司机打了电话在门口来接她。

等了二十来分钟,坐了上去,直接让他去了翟家别墅。

她给古歆打电话让古歆在门口等她。

到达的时候,古歆就已经在门口了,一脸幽怨的眼神看着自己。

陆漫漫下车去拿东西。

古歆把精油递给她,然后拽给她一个U盘。

陆漫漫敷衍的说了句谢谢就打算离开。

古歆一把拉住她。

陆漫漫蹙眉,“你怎么了?”

“你就没发现我今天有些异样吗?”

陆漫漫多看了古歆两眼,说,“你脖子上有吻痕。”

“……”古歆摸着自己的脖子。

是吻痕吗?!

不是什么虫子爬过吗?!

“还有什么其他事情吗?”陆漫漫真的很赶时间。

她得在莫修远没有醒来之前,将东西埋伏好。

“我的十五年珍藏被翟安发现了,呜呜……”古歆对着陆漫漫,终于没有忍住的哭了出来。

她不想活了。

陆漫漫抿唇。

就这点破事儿啊!

不过转念一想,要自己是古歆,自己那些什么资源被莫修远发现,她估计也会生不如死。

“那翟安什么表情?”陆漫漫询问。

古歆抽泣着,“面无表情。”

“没事儿啦,男人也不太在乎的。”

“你就是敷衍我。翟安这么纯洁的男人,你说他知道我这么污,会不会很看不起我!”

“那什么,不也是一种知识吗?你其他方便都不太好,这方面也算是给自己长了见识了!你看你不还说自己是教授吗?你就应该坦然一点。”陆漫漫劝慰。

她个人觉得,翟安应该是不会在乎的。

何况古歆是个什么样的人……

大家也都知道。

她不过就是心里色情一点,总比叶恒那身经百战的好。

“教授……”古歆听到这个词语,又生无可恋了。

她干嘛把自己的盘命名为“我是教授”,她真是太太太不要脸了。

翟安到底怎么看她啊!

“好啦,别想那么多了,我还有事儿,早点走了。”陆漫漫赶时间。

“陆漫漫,你就是不关心我了!”古歆一脸受伤。

她都这么难受了,她还要走!

陆漫漫真是欲哭无泪。

等会儿要她被莫修远撞个正着,她也会生无可恋的。

“姑奶奶,我真的赶时间呢!”陆漫漫解释。

“话说你赶时间做什么?看片,摸精油?”古歆一脸严肃,“我还是劝你现在别用催情精油了,我里面放了几瓶基础保养的,都是孕妇可以使用的安全的精油,你用那个包养包养就行了,催情的商家都告诉我说,不能保证对胎儿没有影响,指不定还能引起宫缩什么的,还有漫漫,那个片什么的你还是悠着点吧,万一肚子里面是个女儿,你得多毁她的三观啊!”

古歆难得这么认真这么的苦口婆心。

陆漫漫无语了。

她没这么饥不择食。

算了算了,她怎么想就怎么想吧,她赶时间不解释了。

她点了点头,很是敷衍,“好啦好啦,我都知道。”

“我也是关心你。”古歆感觉到今天陆漫漫尤其的敷衍尤其的不开心。

陆漫漫想了想,上前准备抱她一下以示安慰。

结果她一靠近。

两个人的大肚子就贴在了一起,显得特别的滑稽。

两人都忍不住笑了笑。

古歆心情似乎也好了很多,“好啦,你有事儿就去忙吧。”

陆漫漫点头。

古歆就这么眼巴巴的看着陆漫漫离开了。

她转身回到大厅。

大厅中温情在做瑜伽,翟弘在喝自己的下午茶,倒是又没有看到翟安了。

她上楼。

推开自己的房间。

一推开,就看到翟安躺在他们的床上,在看书。

看育儿大全。

她能说这些书是温情当时买给她做胎教的,她一个字都没有看进去。

她实在不喜欢看书,一看就犯困。

翟安感觉到她进来,眉头稍微抬了一下。

古歆磨蹭着,还是走了过去,坐在床边。

“给漫漫了?”翟安问她。

“给了。”古歆说。

翟安点了点头。

古歆看着翟安的模样,他都不觉得漫漫用这种东西很奇怪吗?!

当然,她也不会傻逼兮兮的去主动提起这个话题。

她连忙转移了话题问道,“你这几天不出差了吗?”

“暂时不出了。”翟安回答。

“那会在家里待很长时间?”

“大概会。”

古歆又觉得自己生无可恋了。

她还打算用时间来磨灭翟安脑袋瓜里面的记忆。

总觉得老天爷老是和她作对。

真讨厌。

“你很想我走?”翟安扬眉问她。

“不,不是……”古歆连忙摇头,“我就怕耽搁你工作了。”

“我比你有分寸。”

好吧,她就是一个没有分寸的女人。

她低着头,心情不美丽。

郁郁寡欢的那一秒。

翟安突然将他温热的大手放在了她的肚子上。

她总觉得翟安的手又干净又好看,准确说,翟安整个身体都长得挺好的,就是给人一种特别清爽特别彬彬有礼的感觉。

古歆抬头又看着他。

翟安一边看着书,一边说道,“有胎动了吗?”

“什么东西?”古歆诧异。

翟安脸色有些微动,他把书放在古歆面前,“你没看这本书吗?”

她看书就犯困。

真的不是她的错。

古歆咬着唇,保证道,“我从今天开始一定看。”

翟安将育儿书放下了。

手也离开了她鼓起的小腹上。

翟安果然对她很失望。

她也不想这样的。

翟安突然从床上起来。

古歆一把拉住他。

翟安看着她。

古歆有些小声地说道,“你生气了吗?”

翟安抿唇,“生什么气?”

“就是我这么不会照顾自己照顾孩子。”古歆直白道,“你是不是不开心?我好像总是长不大的样子。”

翟安薄唇紧了紧。

“我会慢慢改变的。”古歆保证道。

“不需要改变。”翟安直白。

“疑?”

“就这样就行了。”翟安再次重复。

“你是觉得我这样的性格也挺好吗?”古歆有些惊喜的问道。

“我怕你走得更偏了。”

“……”生无可恋。

翟安说,“我去帮你把下午汤端上来,张妈这两天腰椎有点疼,不方便上楼来。”

“哦,张妈没去医院吗?”古歆关心道。

张妈现在基本上就照顾她一个人的饮食住行。

“去了,需要养几天,听妈说她也不回家静养,所以妈让我别让张妈事情做多了。”翟安解释。

“哦。”古歆点了点头。

“手放开。”翟安提醒。

古歆猛地一下将手拿开了。

她总是会很容易忘记一件事情,也不知道自己老了是不是会得老年痴呆。

翟安起身往门外走去。

刚走了几步,停在门口,突然回头说道,“我是教授那个盘……”

古歆整个人都不好了。

她就知道翟安终究会说这个事情。

她硬着头皮看着他。

“我帮你锁了。”

“为什么?”虽然被人发现了不可告人的秘密有些让人接受不了,但终究是她的宝贝啊,她都舍不得丢掉的,即使冒着被翟安厌恶的风险。

她有些不开心。

也不知道自己在不开心翟安帮她锁了盘,还在在不开心,翟安果然很介意她看这些东西!

“对胎教不好。”丢下一句话,翟安就走了。

谁说她怀孕期间要看了。

她又不是陆漫漫。

禁欲太久。

她也不过就5。6个月没有那啥了……

想想也挺久的。

她突然有些忧伤。

以翟安的性格,孕期应该怎么都不会碰她了吧。

唉。

果然女人,三十如狼四十如虎。

她坐在床上,等着翟安将汤盛了上来。

她一小口一下口的喝着。

其实味道真的很一般,不过为了肚子里面的宝宝,她还是勉强喝完了。

喝完之后,肚子有些涨涨的,她起身走向外阳台。

此刻翟安陪着她喝完汤之后就下楼了。

下楼后,就没有上来了。

她是孕妇,她也盼着有人陪来着……

……

莫修远别墅。

陆漫漫匆匆忙忙的赶回来。

回来的时候。

莫修远就醒了,已经坐在客厅,瞪着眼睛看着他。

他的眼神特别的犀利,就这么从头到脚的打量了她一番,然后看到她手上提着的那个包装袋。

陆漫漫就说,古歆那妞儿耽搁了她时间。

她抿唇,笑了笑,看上去特别自然的说道,“你醒了?”

“上个厕所,需要走这么远?”莫修远扬眉问她。

这个记仇的男人。

陆漫漫笑着解释,“不是啦,我是去古歆那边拿了点东西,看你睡着了就没有吵醒你。”

“是什么?”

“也没什么,女人用的一些小东西。”陆漫漫才不想给他解释。

解释太多指不定这个男人都不用了。

她就是要霸王硬上弓!

“精油?”莫修远问她。

陆漫漫惊讶。

“催情精油?”莫修远继续问道。

陆漫漫直直的看着他。

他怎么知道。

“还有片?!”莫修远脸色僵硬。

陆漫漫有些心虚,笑得有些勉强,“翟安告诉你的?!”

“否则你觉得还有谁?”莫修远直直的看着她。

他甚至还能够想起翟安给他说的时候,那意犹未尽的音调,还说什么,陆漫漫对他真挺好的……

他从来不在叶恒和翟安面前丢人。

毕竟。

他是他们的老大。

现在,赤果果的羞辱!

“我也是为了你好。”陆漫漫干脆走过去坐到他身边,苦口婆心,“你总是光想又不用做,我怕有一天你会被自己憋死。”

“你就这么有自信,你对我身体的影响力?”

“那是当然。”陆漫漫笑的好看,“要不然昨晚上你干嘛这么……”

禽兽。

莫修远脸都黑了。

男人抱着女人,抱着自己喜欢的女人习惯性的动手动脚,也是很本能的反应,谁说他就一定想了。

“好啦,我也不嘲笑你,我们晚上慢慢用。”陆漫漫笑的贼好看。

“我不用。”莫修远固执的拒绝。

“也由不得你。”

莫修远看着他。

“你现在这般虚弱,还不是我说了算。”陆漫漫直言。

莫修远喉咙微动。

“话说你觉得那些片是咱们一起看,还是我看了学了技巧帮你用,还是说你自己看?”陆漫漫很严肃的在和他讨论这个问题。

“话说陆漫漫,你何时这般开放了!”莫修远一字一句问她。

以前两个人不管多亲密,在一起上床的时候,这个女人会羞红着脸,各种不好意思,现在这般直接直白……

陆漫漫其实也不是表现得这么开放。

但为了以后的幸福生活,她不开放也不行。

她嘴角邪恶的笑了笑,在他耳边说道,“女人三十如狼四十如虎!”

------题外话------

嗯嗯。

怕审核君不让通过,所以标题就改成了那啥那啥。

宅知道你们懂的。

话说。

宅发现这几天评论少了很多。

宅觉得好受伤。

有种想要分分钟剖腹的冲动!

告诉你们,小宅剖腹了你们的狗粮就断了。

还不赶紧也给宅撒点狗粮吃!

小宅很忧伤!

另外。

今天会有二更。

群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