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一章 他的奇耻大辱/豪门重生之妇贵逼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翟家别墅,卧室中。

古歆捂着被子,死命装睡。

翟安掀开被子,睡在了她的旁边,他将灯关了。

房间一下,就变得黑暗了很多。

也一片雅静。

古歆微松了口气。

她偷偷的将自己的小脑袋从被窝里面钻了出来。

她也怕被自己一个神经短路给捂死了。

她伸出头后,还稍微大口呼吸了一下。

刚呼吸,就突然感觉到一个温热带着些湿润的吻,印在了她的后颈脖上,一阵酥麻感,让她整个人突然怔住了。

她觉得自己那一刻甚至是僵硬的。

就这么感觉到那个吻,深深的吻着她的脖子,将头埋在了她长长的秀发之中,渐渐地,她还能够感觉到他那双温热的大手,伸向了她的睡衣之下,然后……

古歆整个人更加紧绷了。

现在是什么情况?!

翟安想了吗?!

嗯,翟安肯定是想了。

这么久没有上床,男人的正常需求得不到满足。

她故意暂时不做任何回应,其实她有点怕自己在自作多情,所以静观其变。

静观其变的感受着他的吻从他的后颈脖处移开,一下咬在了她的耳垂上。

“唔……”一丝难掩的呻吟,在如是安静的房间中响起。

她身体很敏感的。

她很容就会有反应的。

何况她也很久没有尝试过了。

所以,稍微大一点的举动就可以让她,忍不住……

咬着她耳垂的唇角,似乎是笑了一下。

他的舌头轻舔并咬吻。

不带这么这么折磨人的。

古歆的自然反应已经让她翻身,面对翟安。

夜色下,她看不清楚翟安的脸色,但恍惚觉得,他眼神中的欲望,真的很明显,是自己走眼了吗?!

翟安其实很少表露这种情绪,除非在他们都已经上床到,她已经点燃起了他的欲望,而那个欲望一般都是他们已经开始天雷勾地火了,不是现在这边,还在试探的前戏。

不管了。

古歆双手抱着翟安的颈脖,脸就这么贴了过去,嘴唇亲吻着他的唇瓣,舌头伸进去,有些急切的反应弄得整个房间暧昧不清。

他们亲吻了很久。

亲吻到彼此有些气喘吁吁。

古歆真的很想要。

今天被陆漫漫勾起了兴趣,那个清心寡欲的女人,居然会突然要催情精油,居然突然要看片,搞得她自己没有反应都不正常似的。

她的下手也滑进了翟安的身体里。

翟安的身材这么好。

这么有料。

摸着就是舒服。

她下手在他胸肌上抚摸着,唇瓣还一直亲吻着他的唇,他唇舌间总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味道,让人欲罢不能。

翟安就是让她,欲罢不能。

她的主动和热情,反而放翟安显得有些被动了。

却似乎是习惯了这种相处方式,翟安任由古歆在他身上,煽风点火……

古歆的小手已经从他上半身,往下。

嗯。

果然,男人的反应会比女人明显很多。

古歆热情似火。

翟安承受着她的热情似火,两个人在擦枪走火。

突然。

古歆停了一下。

翟安看着她。

古歆有些紧张,“我,我肚子好紧。”

翟安也有些紧张的打开了卧室的灯。

灯光下,古歆娇媚无比的脸色,还透着如此性感的红润,但因为突然紧绷的小腹,让她整个人带着一些慌张,而这份慌张,分明有一种,一副被人蹂躏的既视感。

很容易,引起男人犯罪。

翟安将视线连忙转移,大手放在她的小腹上。

是真的紧绷得都硬了。

大概是子宫的自然收缩。

他帮她轻抚着,放松。

古歆也在大口大口踹气。

一边踹气,一边也有些说不出来的失落感。

所以,刚刚都快要开始的东西,就这么结束了。

怀孕的女人,真伤不起。

她一边放松自己,一边在悲观。

翟安她侧躺着面对他,让肚子能够更加放松,然后双手一直在默默的轻抚着。

古歆眼眸就这么看着他的身体反应。

那么明显的身体反应,得不到满足了……

而他脸颊上,反倒没有,她的失落感和她的急切。

这辈子大概都看不到翟安很迫切的想要做一件事情的时候了,当然,在激情时还是会有点不同的,稍微有点成就感,不过那应该都建立在不被外界打扰的情况下,她捉摸着如果那个时候外界有意一丝干扰,指不定以翟安的性格,说离开就能离开。

“好点了吗?”他问她,声音低沉好听。

“嗯。”古歆点头。

这么一会儿,身体放松了些。

子宫也不那么紧绷了。

翟安点了点头,修长的手指,还在帮她放松。

古歆扬眉看着他,“你怎么办?”

你身体怎么办?!

翟安低头看了看,总是会有些脸红,他说,“没什么,一会儿也就好了。”

“要不我帮你吧。”古歆自告奋勇的说道。

反正她得不到满足,但至少他可以啊。

毕竟她怀的是双胞胎,孕期是尽量不要有床笫之事的,双胞胎本来就比较危险,更别说做这么危险的事情了。

“不用了。”翟安摇头。

“你不难受吗?”

“一会儿就好了。”

“但是这个过程会很不舒服吧。”关键是都这么久了,他还有反应。

一般人在遇到事情后应该马上就没反应了吧,他还这样,是很欲求不满吧。

“还好。”翟安淡淡的说着。

古歆有时候觉得和翟安说话,简直是就是对牛弹琴。

她很在乎的事情,他好像都不会特别激动。

她微叹了口气。

他说还好,就当还好吧。

她也不可能强迫着帮他解决。

她闭上眼睛说,“那我睡觉了。”

“嗯。”翟安点头。

古歆翻了个身,以背对他的方式。

翟安的感觉到她基本已经放松下来的身体,才离开了她的腹部。

古歆其实真的觉得翟安对她还是不错,除了在自己身边时间稍微少了点,基本做到了一个丈夫该尽的责任,只有他在自己身边,对她照顾也是无微不至,她只是有种感觉,突然觉得可能任何女人,只要处于他妻子的角色,都能够得到这份待遇。

只因为这个男人,就是一个负责人的男人,而已。

她闭上眼睛,却终究有些睡不着。

以前自己不会想这么多的。

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怀孕了,就变得稍微感性了些。

她又叹了口气。

手抚摸着刚刚翟安摸过的地方。

好想快点卸货……

正在自己胡思乱想期间。

翟安似乎是离开了大床然后去一趟浴室,回来的时候身体有些凉。

他躺在了她的身边,修长的手指突然放了一个小小的耳塞在她耳朵里。

古歆一怔。

而后,就听到耳塞里面是翟安磁性无比的嗓音,好像是在念育儿百科。

此刻是怀孕期的一些常识及胎教相关。

古歆转头看着翟安。

翟安说,“以后睡前听一下。”

“你什么时候录的?”古歆诧异。

“今天有空的间隙。”

“你今天老是消失,就是录这个去了?”古歆询问。

“差不多。”

“哦,谢谢。”古歆就是很容易满足。

就是很容易在他主动给她做一点她觉得很温暖的事情时,就会自不自然的觉得身心都暖得一塌糊涂,就不会胡思乱想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原来翟安今天的不在是因为,他在帮她录制育儿百科。

是因为知道她真的看不下去书,所以才用了有声的方式吗?

这样她不仅不用抱着那厚厚的一本大书看得打瞌睡,还能够就这么轻而易举的学习到了育儿知识。

翟安对自己真好。

古歆又翻了翻身,一个吻印在他软软的唇瓣上。

翟安笑了一下。

黑暗中看得不太清楚,但能够感觉到,他好像也还不错的心情。

他说,声音反而低哑了些,“睡吧,等会儿你睡着了,我会帮去关掉的。”

“嗯。翟安晚安。”

“晚安。”

古歆静静的听着翟安的声音,他声音真好听。

总觉得自己这辈子可能都听不到自己怀孕期间翟安说的这么多话,也不知道该不该高兴!

她迷迷糊糊的终究睡了过去。

睡着之后,耳朵里面的耳塞就这么被一只修长的手取了出来,放在了一边的床头上,又帮她拧了拧被子。

而某个人,某个男人,反而有些彻夜难眠。

还能够偶尔听到一两声微微的叹息。

……

第二天一早。

古歆睡了一个大好觉。

如果不是自己肚子有些饿了,然后因为怀孕压迫到盆腔,尿意感十足。

她应该还能再睡会儿。

她从床上坐起来。

翟安又不在了。

算了。

她也不去计较了,反正她一个人也能听快活的。

她掀开被子,大大咧咧的起床,走进浴室。

浴室门一推开。

古歆怔了一下。

翟安居然在尿尿。

翟安听到浴室玻璃门的声音,转头看着她。

看着她睡得还算不错的表情,看到她的视线狠直白的,看着他尿尿的地方。

嗯。

这个时候尿得有点困难。

因为会有晨反。

古歆这么看了几眼。

翟安被看得有些,说不出来的滋味。

他身体动了动,用完全背对她的站姿,上厕所。

古歆瘪嘴。

都看了几百次了,有什么好看的。

她往一边走去,去刷牙。

每次刷牙的时候都是她一天中最痛苦的时候。

只要牙膏已进入口腔,就会想吐。

今天早上也一样。

她干呕了好几声。

翟安似乎也顺便尿完了,走过去帮她拍着后背。

古歆将口漱完,脸也红到不行了。

“还很难受吗?”

“就是这么一会儿,一下就好了。”古歆解释道,拿起旁边的毛巾。

翟安直接将她的毛巾接了过来,然后帮她拧热了之后,再递给她。

翟安对自己真的不错啊。

古歆总是这么觉得的。

她洗完脸,将毛巾放下。

翟安也开始洗漱。

古歆就去上厕所。

古歆坐在马桶上。

肚子鼓鼓的,每次上完厕所擦屁股的时候都是一种煎熬。

她笨拙无比的样子,让镜子中的翟安忍不住笑了一下。

那一声笑,古歆听到了。

她抬头看了一眼翟安。

翟安也透过玻璃看着她。

古歆本来有些不爽的情绪,反而在翟安的眼神下,变得有些莫名的脸红。

她三两下擦了擦屁股,迅速离开了浴室。

翟安看着她的背影,唇角扬得更好看了。

这个女人,还是这么毛毛躁躁。

却就是,很容易牵动他的心跳……

……

莫修远别墅。

一个大早。

天刚刚亮不久。

莫修远这段时间的身体不太好自然,休眠时间很长。

以前会醒得很早现在反而经常睡了懒觉。

而且抱着陆漫漫肉肉的身体睡觉,那种触感,很好。

从身暖到心的感觉。

他身体微动了动。

总觉得好像有些什么异样。

他睁开眼睛。

睁开眼睛就看到自己的床上,某个女人跪坐在他下体位置,脸红得跟西红柿似的,在帮他做早晨按摩,按摩精油。

他喉咙微动。

陆漫漫似乎也感觉到莫修远醒了,故意用非常自然的语调说道,“有说明说,早上最好做一次,效果会更好。”

莫修远薄唇微紧。

所以他每天早晚都要被她,这么撩了。

很好。

他嘴角邪恶一笑。

总有一天她会知道,这样做的后果的。

陆漫漫才不管莫修远在想什么。

她做得还很认真。

而且分明能够明显的感觉得到,今天他的反应比昨天好那么一丢丢,尽管还是有些不尽人意,但至少,他的进步是有的。

她给他抚摸了好长时间,才起身去浴室将手洗干净。

她其实也挺累的。

洗完手又爬到床上睡觉。

刚躺下,突然想起什么,又坐了起来。

莫修远就看着她有些奇异的举动。

陆漫漫拿起一旁的手机,点开备忘录,输入。

莫修远看了一眼她在些什么,然后整个人就不好了。

陆漫漫在记录他身体反应情况。

记录得还非常的详细。

比如她涂抹的什么精油,用了多长时间,他的反应,他甚至还看到她画了一个图。

这份“奇耻大辱”他真的记下了。

陆漫漫写完之后,还很有成就感的保存好,放下手机躺进了莫修远的怀抱中,她抱着他睡觉。

莫修远反而睡不着了。

他就睁着眼睛瞪着天花板。

这种有心无力的滋味,简直生不如死。

安静的房间,陆漫漫似乎又睡了一觉,整个人也变得神清气爽了。

她起床。

疑?

莫修远这厮去了哪里?!

她掀开被子,走进浴室。

不在?!

这么早就起来了?!

王忠不是说,他现在要保持睡眠吗?!

她嘟嘴,洗漱完毕之后,走出卧室。

大厅中,莫璃在客厅看电视。

王忠在旁边帮她削水果。

王忠对莫璃真好。

莫璃这么阴暗的人,怎么就找了这么好一个老公,有点想要感叹上帝的不公平。

她看了他们两眼,在房间中寻找莫修远。

王忠看到陆漫漫起床,显得有些恭敬道,“莫先生在康健室,今天一大早,吃过早饭就去了。”

“这么早就去了?”陆漫漫看了看时间。

现在才9点半。

平时不都是10点钟左右才开始的嘛。

她起身过去。

“陆小姐,你不吃早饭吗?”王忠询问。

“我去看看莫修远,一会儿回来吃。”

“我让佣人帮你准备好。”

“谢谢。”

说着谢谢,陆漫漫就已经走向了康健室。

里面的莫修远脸色通红,汗水从额头上流了下来,看得出来,真的很卖力。

他转头看着陆漫漫起床,也没有开口说什么,自己又复健了起来。

要不要这么拼啊!

陆漫漫看着他的模样,总觉得今天的训练力度,比平时要稍微猛一些,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

她看了一会儿。

肚子实在是很饿了,才走出去吃早餐。

陆慢慢的背影,莫修远就这么看着她离开。

总觉得这个女人的出现,分分钟会刺激他,分分钟会刺激他,停不下来。

陆漫漫吃完早餐之后,又这么去了康健室陪莫修远。

莫修远还是那样,做一会儿,休息一会儿。

她就在他休息的时候上去帮他擦拭汗水。

莫修远虽然很瘦,但这么流汗的模样,总觉得还是那么MAN!

上午训练之后。

下午莫修远依然会午睡。

然后午睡之后,就换了外出的衣服,要去医院做电击。

莫修远不让陆漫漫跟着。

陆漫漫非要跟着。

两个人在大厅互不相让。

莫璃看得心烦,忍不住开口道,“你们就不能用最原始的方法来解决你们的对立关系吗?”

两个人都转头看着莫璃。

真不知道平时的高智商用哪里去了。

莫璃翻了翻白眼,不耐烦的说道,“石头剪刀布,谁赢了就听谁的。三岁小孩都懂!”

“……”

虽然很无语。

但是陆漫漫觉得莫璃的建议氏可行的。

她笑着说,“那石头剪刀布,谁赢了听谁的。”

莫修远觉得自己第一次这么幼稚。

他很少把一件事情,用赌运气的方式去实施。

面对陆漫漫,总会打破很多人生中的不可能。

两个人伸手划拳。

莫修远出的石头。

陆漫漫出的布。

莫修远脸色有些黑了。

他就说,运气这种东西,不是他的强项。

“君子一言驷马难追。”陆漫漫笑道,“走吧,我陪你去做电击。”

莫修远伴着脸,被陆漫漫推了出去。

从莫修远回国后,他就有一个私人的资料康复中心,只对他一个人服务,且医生护士都从他之前治疗的医院调配过来的外国人,同时还签了保密协议,莫修远的存在,如果被谁泄露了出去,后果……医生护士还不敢去触碰这种后果。

他们通过超隐蔽通告,到达了治疗室。

医生对莫修远的身体做了详细的检查,莫修远不让她跟着,但是透过大大的玻璃窗,她还是看到医生给莫修远比了个大拇指,似乎是身体有着好的康复。

那一刻的陆漫漫,也终究忍不住松了口气。

做了检查之后,莫修远就被带到了另外一个电击室了。

莫修远这个倔强的男人,是死活都不让她跟进去。

在做电击治疗的时候,甚至还拉上了帘子。

她就眼巴巴坐在走廊上,听不到任何一丁点的声音。

电击时间不短。

做了整整两个小时。

她就在外面守了两个小时。

房门打开。

莫修远被推了出来。

陆漫漫看着他脸色都白了,苍白中,还在流着虚汗。

看到她在外面等他,他反而对她笑了一下。

居然还笑得出来。

医生对着陆漫漫也是友好的一笑,用不太标准的北夏国语言说道,“莫先生的情况恢复得很惊人,比我预料中应该会更早恢复。”

陆漫漫看着莫修远。

莫修远那一刻还显得有些得意。

“不过因为身体敏感度越来越强,所以电击会越来越难受,不过莫先生意志力惊人,我相信不久,莫先生就能够像以前一样站起来,高大威猛。”

外国医生是不是都比较幽默。

都瘦成排骨了,还高大威猛。

莫修远似乎也听不下去了,转头对医生说了几句,医生礼貌的离开了。

走廊上就剩下他们两个。

陆漫漫上前,弯腰帮他擦拭汗水。

莫修远将她的手抓住。

经历了刚刚残忍的治疗后,他手心力度似乎都更轻了些。

“我还好。”莫修远说。

“嗯。”陆漫漫点头。

“所以别担心我。”

“嗯。”

“我会给你性福生活的。”

“……”

这个身残志坚的男人!

“可以离开医院了。”莫修远很自然的转移话题。

陆漫漫瘪嘴,推着莫修远走出医院。

从那以后。

莫修远比平常更频繁的出现在在电击室,每次出来都会显得苍白,但一次比一次好转,医生一次又一次的告诉她,莫修远的身体情况恢复很好。

而在电击的治疗帮助下,莫修远在别墅的康复治疗也没有停止过,每天的时间,也康健的时间也越来越长,当然,某些地方的治疗,某些人也从未给他间断过。

就这样,日复一日。

莫修远的康健明显已经有了效果。

他的腿可以支撑他的身体站立,尽管主动迈步会很困难,不过稍微小心一点,他能自己走出至少一米的距离。

随着他身体的好转,吃的药物也在渐渐减少,胃里面的负担小了很多,胃口也好了起来。

陆漫漫就这么一天一天的看着莫修远身上的肉,渐渐地长了出来,脸上的血色也好了很多。

身体反应……

嗯。

身体反应,比什么都恢复得快。

她成就感很强。

就在她一直陪着他一直做着康健治疗中,她已经到了孕期8个半月了。

她的身体开始臃肿而费了了起来。

8个月的她,长得更胖了。

陆漫漫看着镜子的种的自己,终究承认了自己果真长得有些惊人的体重了。

这这这分明是,一个球。

一个圆球。

她觉得她全身上下,都圆润到,连她那么引以为傲的锁骨都不见了。

为什么怀这个孩子,会胖这么多!

但每次产检的时候,医生又说,很正常。

没有什么妊娠期三高症状。

可是就是长得很胖。

而且医生还说,孩子发育的也很好,生下来大概会是一个胖娃娃。

陆漫漫站在穿衣镜前,各种忧伤。

今天又要出门产检,否则她也不会这么自找罪受的盯着镜子一直看。

她都能够想象,古歆看到她这副模样时,会有多大的反应。

她就不明白了,古歆怀的双胞胎,身材还那么消瘦,真是人神共愤!

“还不出门?”房门,突然被某人推开。

陆漫漫透过大镜子看着莫修远,看着他就这么出现在她的面前。

这货,也越来越帅了。

而她反而,越走越远。

“怎么了?”莫修远看着她的模样,皱了皱眉头。

“没什么。”陆漫漫咬牙。

生产后,她就会减肥的。

她会像个气球一样,迅速瘦下来。

莫修远忍不住笑了笑。

她这么明显的表情,他当然知道她对着镜子在忧伤什么。

其实,胖一点也很可爱。

胖这么一大点,还是很可爱。

他能说他每晚抱着她那么肉软软的身体,真的很舒服吗?!

他牵着她的手。

她原本纤细的小手,真的都胖起小肉窝了。

他说,“走吧。”

陆漫漫再看了一眼镜子中的自己,重重的叹了口气,跟着莫修远出门。

两个人坐着轿车去医院。

莫修远全副武装。

对北夏国而言,这个世界上已经没有莫修远了。

所以,他不能让人认出来。

只是,莫修远到底多久,才会有一个,身份的存在。

她也不想给他压力。

总之,现在康健最重要。

难得效果这么明显。

车子一路到达目的地。

莫修远坐着轮椅,陆漫漫和他一起走进VIP产检科。

古歆坐在VIP卡座上等她。

翟安陪着一起来的。

经过了3个月。

莫修远一直陪她产检,所以古歆也知道了莫修远的存在,当然第一眼看到莫修远的时候也被吓了一跳,还以为是鬼呢,要知道古歆的反应都是非常奇葩而且毫不掩饰的,当时莫修远的脸色真的是黑透了。

关键是,古歆还特别的口无遮拦。

古歆琢磨的是,反正莫修远不是统帅了,她想怎么数落就怎么数落,反正莫修远也不能把她怎样,谁让这个男人当初那么伤透了漫漫的心。

总之,到最后不是翟安阻止,古歆可能会说一天。

然后每次产检,古歆都会对莫修远冷嘲热讽。

有时候,陆漫漫分明看到翟安是纵容的。

陆漫漫有时候都觉得翟安闷骚过了头。

古歆这么傻的妞,哪里是翟安的对手。

“漫漫,你们怎么来得这么晚?!”古歆洪亮的声音,不爽的开口道。

“出门晚了点。”

“还是说,你们家一个胖得跟球一样,一个腿脚不方便什么的,走路慢。”古歆直白道。

陆漫漫不想搭理她了。

莫修远脸色也不好了。

“话说漫漫,你不觉得你又长胖了很多吗?”古歆从座位上起来,走向陆漫漫。

古歆的肚子已经很大了。

满了8个月后,医生就说她姚非常注意了,指不定什么时候就突然发作就会生产。

但她就是还能够健步如飞。

陆漫漫看着她迈步过来都有些担忧,更别说跟在她身边的翟安了。

翟安伸了伸手似乎是想要拉住古歆。

终究,又这么纵容她了。

陆漫漫总觉得,古歆怀孕这档时间,翟安应该也受不了不罪。

谁说不是一物降一物。

“你现在多重了?”古歆好奇的问道。

陆漫漫打死不说。

“哎呀,别不好意思了,应该上了160了吧。”

“没有!”陆漫漫受不了。

她怎么可能有160斤。

她就158斤而已!

“哎呀,你168CM的很高,160斤也还好啦。”古歆安慰。

鬼才好呢!

就因为她个头不算矮,所以长胖后,就显得特别大一坨。

真的是一坨。

“漫漫你知道吗?”古歆突然严肃,“听说怀儿子后期会长得特别丑,你可能怀的是儿子。”

对她而言,怀儿子怀女儿不太重要。

所以她也没有问医生。

当然,北夏国还是不准提前告知的,所以也不想为难了医生给她做暗示。

“而我,可能怀的是两个闺女。”古歆说道,“你看你上次怀一诺的时候,是不是就比较纤细比较貌美?!”

陆漫漫觉得古歆分析得有道理。

“该产检了。”翟安提醒。

古歆点头。

对于翟安的话,她基本唯命是从。

陆漫漫和古歆一起在护士的带领下,去了胎监室。

翟安和莫修远留在VIP等候室,等待。

两个人坐在那里,其实都有些紧张。

翟安突然开口道,“漫漫倒是真的长了不少。”

“我也长了很多。”莫修远直白。

反正漫漫怎么长在他这里都很好。

“看出来了。”翟安笑了笑,“我问过你的专治医生了,说你恢复神速,应该不出三个月,就可以站起来自己走了吧。”

“我希望在孩子出生前,可以站起来。”

“也别太为难自己。”翟安劝道。

“嗯。”莫修远点头。

“倒是,现在还不告诉叶恒啊?他现在还挺苦逼的,一个人在帝都,一个人在朝政辅助子兮的成长。”翟安询问。

“先缓缓吧。”

“我感觉叶恒要是知道了,会剖腹自杀。”

莫修远忍不住笑了一下。

他差不多也可以想象叶恒知道后的画面。

两个人又聊了些。

一直到陆漫漫和古歆从里面出来。

看两个人的模样就知道,一切正常。

“医生说我会早产。”古歆开口道。

每次医生都这么告诉她,让她注意点,让她小心。

她除了觉得她肚子真的大得惊人意外,真没觉得有什么反应。

可是每次医生这么说的时候,她就会有些害怕。

她也不知道生孩子到底什么滋味,听说生不如死!

“你呢?”莫修远问陆漫漫。

“说可能会跟我上个孩子一样,超过预产期。”陆漫漫也很无语。

古歆和她得到的结论,完全是两个极端。

“没什么。”莫修远声音尤其的好听,“我会陪着你。”

古歆觉得这两个人真的好辣眼睛。

翟安好像都不会说这么肉麻的话。

她紧张,他也不会安慰她。

她好想泪崩啊。

“不早了,走吧。”莫修远紧拉着陆漫漫的手。

陆漫漫点头。

两个人的画面,分明不需要多少言语就能够看得出来,甜蜜得腻人!

翟安也这么牵着古歆的手,一起走出医院。

古歆就这么看着走在前面的莫修远和陆漫漫。

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

他们走出医院大门口,分道扬镳。

古歆趴在车床上,看着窗外的景色。

“在害怕吗?”翟安问她。

“嗯。”古歆点头。

一次性怀两个,刚开始觉得自己特牛逼,现在突然临产了,反而不知所措了。

“没什么,现在医疗很发达,不会出事儿。”翟安安慰。

她其实更想听到。

我会陪着你云云之类的话。

谁不知道现在医学发达啊。

她点头。

听话的点了点头。

反正,早晚都要面对生产!

她深呼吸,调整了一下自己的情绪。

她突然想到什么,转头问翟安,“你想要儿子还是女儿?”

怀孕8个多月了,他们似乎是第一次讨论关于孩子性别的问题。

翟安是一点都不好奇吗?!

她偶尔也会好奇。

但每次产检的时候都把精力放在了孩子健康与否的事情上,都忘记了问医生性别,医生也不会主动告诉的。

“都可以。”翟安开口道。

“怎么觉得这么敷衍啊!”古歆嘟嘴。

翟安看着她失落的模样,笑了笑,“一儿一女。”

“你为什么这么贪心!”古歆指控。

翟安脸色有些微动。

反正说什么都不对了!

“万一我没有生下一儿一女,你会不会很不开心?!”古歆认真的看着他。

“不会。”

“真的不会?”

“嗯。”翟安点头。

“对比起一儿一女,你还喜欢两个女儿还是两个儿子。”古歆又问。

似乎在这个问题上,特别的有兴趣。

“两个女儿。”翟安说,“女儿比较贴心。”

“万一是两个儿子呢?”古歆钻牛角尖。

“是我的都好。”

“你到底有没有原则啊!”古歆不爽。

总觉得翟安就是在敷衍她。

一般都会很畅想小孩的性别的吧。

“你想要什么?”翟安估计被古歆问得无语了,反口问了回去。

“我?”古歆蹙眉。

她也没怎么想过这个问题。

她深思了好久。

当然一儿一女最好了。

这样儿子有了女儿也有了。

可这种好运气应该也不是随随便便就有的吧。

所以……

两个儿子?!

两个儿子她倒无所谓,但是都觉得翟安更喜欢女人。

那就亮哥哥女儿吧。

她嘴角一笑,“嗯,两个女儿。”

翟安抿唇笑了。

看吧看吧。

她就知道翟安喜欢女儿。

不过倒是。

她真觉得自己怎么着也应该怀的是女儿,看她身材保持这么好,皮肤保持这么嫩,多半是女儿,至少也有一个是女儿。

这么捉摸着性别。

车子往翟家别墅开了去。

翟安开门下去。

古歆还一脸精神奕奕的下车。

翟安真的是对古歆如此打了鸡血的身体有些无语了。

他就看着古歆这么大大大咧咧的往别墅中走去,他无奈的跟上。

刚走了几步。

古歆整个人一下就顿住了。

翟安看着她的模样,有些惊讶。

古歆回头,对着翟安突然说道,“我好像尿尿了……”

翟安看着她的大腿。

此刻,已经到了盛夏时期,穿的都极少。

古歆就穿了一条孕妇裙,下面光裸着一双笔直而白皙的长腿。

然后翟安就看到有液体从古歆的大腿根部流了下来。

古歆这傻妞。

这是羊水破了!

翟安那一刻突然紧绷了,一时之间还没有反应过来。

那是第一次,感觉到了,如此强烈的惊慌。

如此明显……

------题外话------

好啦,今天没有二更。

反正,就是求月票。

求月票!

小宅飘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