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二章 双胞胎的诞生/豪门重生之妇贵逼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好像尿尿了……”古歆突然对着翟安说道。

翟安整个人猛地一紧。

他上前,一把将古歆给横抱了起来。

古歆突然被腾空。

他转头看着翟安,第一次看到他白皙的脸上有了一丝惊慌。

她很少看到翟安这种表情,甚至于抱着她离开的脚步,都有些快到惊人。

她就这么感觉到翟安疾步的将她抱进了小车内,对着司机又急又快的说道,“去医院。”

古歆一时有点蒙圈。

她坐在车后座,看着翟安紧抿唇瓣似乎是在控制的模样,她说,“翟安,我不要回家换身衣服吗?”

翟安喉咙颤抖,一直在起伏。

他说,尽量用了自己原始冷静的声音一字一句的说道,“古歆,你要生产了。”

“什么?!”古歆这一刻心跳猛地加速。

“你没有听我给你录的育儿百科吗?”虽然是一句责备的词语,但此刻从他嘴里说出来,半点都没有责备的意思,反而有那么一些无奈,还夹着着一些心疼。

“我……”古歆咬唇。

她其实有听的。

每晚都会放在耳边停一会儿。

她只是很多时候就去听翟安的声音去了,根本没有怎么听到实质内容。

不过现在经过翟安这么一提醒,她也知道了,她是羊水破了。

肿么办?!

突然好紧张。

突然真的好紧张。

她没有生过孩子。

麻痹,都是人生第一次。

在她的世界里,这比破处难以接受太多了。

她心口一阵紧张,紧张到心跳加速。

突然,她叫了一声。

翟安紧绷的脸上,那一刻也有了一些不受控制的情绪,“怎么了?”

“肚子,刚刚抽痛了一下。”古歆回答。

她此刻的紧张,已经没办法观察到翟安的一举一动了。

她只知道,她马上要生孩子了。

居然就要生孩子了……

尽管她很想卸货。

突然这么猝不及防,她能说她现在已经有点崩溃吗?!

“你忍忍,一会儿就到医院了。”翟安的声音,尤其的好听。

他紧紧拉着她的手,手心间的温度,还泛着一丝湿润。

两个人都有些紧张。

当然古歆更加明显。

但凡肚子有一点点动静,她都会紧张到尖叫。

翟安无声的安抚了一下古歆,大概也就不到5分钟的时间,他就拿起电话先给古歆的产科医生打了过去,他详细的说明了古歆现在的情况,并和医生沟通了起来,很认真看上去又突然很冷静得听着医生的交代。

古歆就坐在翟安的旁边。

她很认真的听着翟安和医生的对话。

越听,整个人就越是害怕。

她这个人从小就矫情,特别怕疼。

可是,可是,她在紧张到无措的时候,却还是发现了,翟安的波澜不惊。

刚刚分明她也有看到翟安的紧张,这会儿,突然就平静了下来。

她就知道,翟安对任何人事情,应该都不太会惊慌失措。

不像她。

也不知道翟安这种性格好还是不好。

至少他的沉着冷静可以给她一个很安稳的环境,转念又觉得,为什么翟安就不会特别特别担心她,总觉得翟安做的事情,都是一个丈夫应尽的责任,有点按部就班的感觉。

心情有些矛盾。

肚子又痛了一下。

“啊!”她尖叫。

翟安此刻也已经和医生沟通完毕,医院已经在准备古歆的生产相关,挂断了电话。

翟安放下电话之后,看了一眼古歆有些紧张的小脸,他抿唇,没有开口多说什么,反而又开始拨打了电话。

他先给他母亲打了过去。

古歆生产,他知道温情更想第一时间就能看到。

温情一听,如此不动声色的女人也有些绷不住了,电话里面就开始激动得,一秒钟都停不下来,叫着翟弘直接就往医院赶去。

翟安又给古歆的父亲拨打了过去。

那边显然更加激动。

接着就是给陆漫漫打了电话。

陆漫漫是古歆的闺蜜,陆漫漫经历过一次生产,或许可以给古歆一定的勇气。

将自己能够想到的事情,做完一切之后,翟安转头看着古歆。

古歆的阵痛感似乎越来越强。

她绵连的声音,大小不一的在他耳边响起。

他握着她的手,越来越紧。

车子一路到达了医院。

车门打开。

一个滑动病床就已经出现在了门口,翟安将古歆抱在了滑动大床上。

古歆一把抓着翟安手臂。

翟安看着她。

“你别离开我,我怕……”古歆眼巴巴的看着他,眼眶都有些红。

那一刻,就真的没有安全到,她怕他真的会走!

她现在不想要翟安安排任何事情,她只想要翟安陪在自己身边,陪在自己什么,她就是这么任性!

“嗯,我不会离开。”翟安点头,很肯定。

古歆抓着翟安的手臂,死都不放开。

她不要一个人进去,她现在整个人都紧张得要命。

翟安任由古歆这么抓着自己。

她太过紧张,可能自己都感觉不到,她的手指甲都嵌入了他的肉里面,那一刻,他连眉头都没有皱一下。

他一边陪着医务人员将古歆推进医院,一边对着古歆的产科医生问道,“古歆是剖腹吗?双胞胎自然生产危险系数高吗?”

“翟先生先别急张,翟太太8个半月发作,34周,孩子已经成熟,只是还没有到达预产期,不过对于双胞胎而言,这已经不错了。刚刚产检的时候,两个孩子都已经入盆,我才会提醒翟太太说孩子可能会早产。没想到就来的这么快。现在我先去给翟太太看看她的身体情况,如果可以顺产我们会帮她顺的,当然翟先生可以放心,我们不会在不能保证绝对安全下让翟太太强迫顺的,毕竟大部分双胞胎都是剖腹生产,我们会以绝对的专业来选择你太太的生产方式。”医生是真的很冷静,大概也是真的见多了。

翟安点头。

古歆就感觉自己肚子越来越痛,痛得她都有点接受不过来。

原来生产真的痛得生不如死。

她不想生。

她要剖腹。

为什么女人一定要生孩子。

“啊……”古歆的叫声此起彼伏。

翟安陪着古歆去了产科检查。

医生看了看古歆的情况,对着翟安说道,“去产房吧,现在你太太都已经开了5指了,生下来应该会很快。上午时候的彩超显示,你太太的情况很好,孩子也已经入盆,没有脐带缠绕的情况,而且胎儿很小,我们相信你太太应该可以顺产。”

翟安点头。

他相信医生的专业意见。

而且顺产,对大人小孩都好。

至少这么怕疼的古歆,不会受到剖腹产后的伤口之痛。

一群医务人员推着古歆去了产房。

古歆没有听清楚医生说的什么,她就感觉自己被架在了一个手术台上。

是要做手术吗?!

看上去好像又不对。

她整个人痛得撕心裂肺,声音都显得有些虚弱的问道,“翟安,我们是要剖腹吗?”

她等着剖腹。

“不是,我们顺产。”翟安很肯定道。

“我不顺产。”古歆整个人都不好了。

现在这么痛,她想马上停止这样的难受感。

“你可以顺产。”翟安强调。

“不要,不是说双胞胎不适合顺产吗?”

“你的情况很好,医生说可以顺产。”翟安耐心的解释道。

“……”古歆觉得委屈透了。

为什么翟安总是不听听她的。

她现在真的很难受。

真的很难受。

眼眶都已经红透透的。

翟安脸上有些微动,摸了摸她的脸颊,似乎是在安慰,“别委屈了,你都快是两个孩子的母亲了,你要以身作则,勇敢一点。”

才要勇敢啊!

她瘪嘴。

她完全可以想象,自己生下孩子后的情况。

现在翟安对她的关心都不够,以后家里面多了两个小孩子,翟安可能对她就更不上心了。

她有些不开心。

下一秒。

突然又是一阵疼痛。

“啊!”古歆尖叫,痛得整个人都不好了,她很坚决的说道,“我还是先剖腹,翟安!”

“你选择剖腹,我就不能陪在你身边了。你就需要一个人去冷冰冰的手术室……”

古歆就知道,每次翟安都可以找到各种她的软骨。

明知道她一个人会害怕,所以才会这么威胁她。

她心里委屈透了。

肚子又是一阵一阵的抽痛。

生个孩子怎么就能这么难受!

她的声音,在产房中一阵一阵,尖锐而洪亮。

产房外。

此刻温情和翟弘已经到了。

陆漫漫和莫修远也在外面等候。

古正英一家包括他妻子和小儿子也在门外焦急无比。

陆漫漫是真的没有想到,上一秒刚分开,就突然接到翟安的电话说古歆要生了。

仔细一想倒真的很符合古歆的个性。

什么事情都来的风风火火。

还听说,古歆重新回到医院的时候,都已经开了5指了。

这女人,是不是做任何事情,都从来不会拖泥带水。

她转头,转头看着莫修远。

莫修远把自己依然包裹得很深,从仅露在外面的眼眸中可以看出,他其实有些紧张。

大概男人都会很紧张这种事情,因为一辈子都不可能体会得到,所以不会知道到底会有多痛。

他感觉到陆漫漫的视线。

回头看着她。

两个人四目相对!

他伸手,将她的手心握紧,另外一直手还抚摸了一下她的肚子。

这个男人大概在很自责,生一诺的时候,他不在身边。

其实很多事情过去了就过去了,现在很好就行!

两个人无声的互动。

耳边听到温情有些不冷静的声音,“里面到底什么情况啊,古歆的声音明显叫得就不对,助产士都不会教古歆往下用力吗?!真是急死人了,古歆这么怕疼,也不知道能不能坚持?!”

陆漫漫就看着温情一脸不淡定的一直在来回走动。

温情一直标榜着自己很讨厌古歆,但真的在古歆遇到事情的时候,又特别的着急。

古正英就更别说了。

他从赶到医院就已经处于一种极度紧绷的状态,整个人完全是慢半拍的,感觉都要灵魂脱壳了似的。

听古正英的小娇妻王薇说,从接到电话那一刻开始就这样了……

产房外的人都以各种焦虑和期待看着产房门。

产房内,古歆痛得难受无比。

她尖叫的声音,一直在耳边起伏不定。

翟安握着她的手,整个人其实也紧张。

接生的医生一直在对古歆引导,“翟太太你别往上叫,你憋足一口气,往下,使用往下用力。”

“怎么往下,唔……我都要痛死了。”古歆直白无比。

“你闭着嘴。”

“那样我……会更痛的……啊……”古歆痛得都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了。

旁边的助产医生一直在引导古歆,让她用下使劲。

古歆就是怎么都做不好。

反正就是痛得难受。

产房中,就传来古歆一阵一阵叫声,脸上都被憋红得厉害。

翟安一边看着古歆的难受,一边询问着医生情况。

刚刚来都开了5指了。

都过了差不多半个小时了,才开6指。

医生本来还以为,以古歆的情况,应该可以在2个小时结束生产。

现在看来,怕是有点难了。

医生一直在给古歆打气。

古歆整个人完全痛得崩溃。

她能不能剖腹产。

她能不能剖腹产?!

她就是想要剖腹产而已!

“古歆。”翟安看着她痛苦的模样,声音突然严肃了些。

古歆被翟安严肃的声音,惊了一下。

她望着翟安,看着她坐在自己旁边,居高临下的看着自己。

“只能顺产。”他一字一句。

声音很坚定,不像是在撒谎。

他怎么知道,她现在满脑子都是剖腹啊!

她委屈得脸都红了,“我痛……”

“我知道,但是北夏国这么多女性,百分之八十都是顺产,你也可以。”

“漫漫……啊……漫漫当时就是剖腹的……”

“但是漫漫很勇敢的尝试了顺产,而且还是在生产了很久的情况下,因为孩子太大所以没有生下来。你各方面条件都很好,顺产不会太难。”

“可是我是两个……”

“听说第一给生出来了,第二个就会特别快。”翟安说,真的是好严肃好严肃的模样。

古歆嘟嘴。

她不喜欢这么严肃的翟安。

她不喜欢。

她现在都要痛死了,她需要的是安慰而不是责备。

这么一想。

眼泪就控都控制不住的噼里啪啦的流了下来。

她鼓起勇气大声抱怨道,“翟安,你到底是不是不爱我,娶我是因为我怀孕了吗?!”

翟安一怔。

“从结婚后开始,我们就聚少离多,每次回来我也没看到你对我有多热情。我知道你对我很好,很多事情都纵容我,但是我感觉不到你对我的付出是因为喜欢,亦或者是因为责任。现在,现在也是,我这么难受,你一点都感觉不到,反而还说我不够勇敢……”

原本阵痛的叫声,反而变成了哭声。

她其实憋了很久了。

但是她想,既然这段婚姻是她主动,既然翟安都愿意和她在一起了,她就应该顺着翟安一点,在他面前就应该听他的,不去计较,毕竟当时抢亲的时候,就只有一个想法,只要翟安和她在一起就行了,从没想过他要不要很爱自己,她自己其实很清楚,翟安可能不那么爱自己了,反正,她总觉得可以结婚就好,其他事情她本来就大大咧咧,不会深想。

现在,反而突然觉得委屈惨了。

平时对她冷冷淡淡就算了。

至少在她如此害怕的生孩子时,就不能稍微对她热情一点吗?!

刚刚从她羊水破了之后,她就一直觉得,翟安冷静得让她很崩溃。

她都慌张死了,他还是一张扑克脸。

讨厌讨厌。

翟安就这么看着古歆眼泪直流的模样。

所以。

古歆果然是个傻妞。

他以为他即使不说出来,她应该也会知道的。

他实在太高估了古歆的智商。

他抿唇,正欲开口。

医生突然开口道,“现在情况很好,翟太太用力。”

翟安想说的话,就这么被咽了下去。

古歆也因为医生的一句话整个人而激动了些。

她咬牙。

反正翟安刚刚都说了,必须顺产。

她习惯了顺从,习惯了顺从,所以她只有一股劲儿的想着顺产。

她用力。

在助产士的帮助下,用力。

产房外。

所有人依然紧张无比。

刚刚似乎还听到古歆的哭声了,也不知道里面到底什么情况。

古正英最不淡定,到现在都在默念佛经了。

温情也这么来回跺脚,来回跺脚。

古歆似乎一直以来就有一个特性,就是所有人会自不自然的特别关心她,这大概就是古歆与生俱来的能耐,仿若她就是需要被人保护着一般,总觉得她好像不能独立的完成一件事情……

产房内。

古歆的叫声,越来越有了感觉。

力气也越来越知道往哪里使劲儿。

一屋子的医务人员都在给她打气。

她咬牙,那一刻反而突然冷静了些,即使肚子越来越痛。

痛到后面,就已经觉得理所当然了。

她尖叫着。

在持续了2个小时的阵痛下,第一个孩子,落地了。

婴儿般的啼哭声。

在产房中响了起来。

“是个男孩。”医生说。

古歆歇了口气。

此刻感觉好像没那么难受了。

但是肚子里面还有一个……

她能说她很崩溃吗?!

她为什么是双胞胎啊!

为什么啊!

“爸爸要不要亲自来剪脐带?”医生询问。

“不用了。”翟安摇头。

他怕他稍微走动一点点,身边这个女人就会有失落感。

何况,他等着第二个再剪吧,第二个是小公主。

医生笑了笑,剪断脐带,将孩子放在了称上,说道,“有4斤8两。”

然后护士将第一个小孩放在了他们面前。

古歆看了一眼。

真丑。

丑不拉几的,还好是个儿子。

虽然她有些嫌弃,但那一刻莫名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成就感。

翟安也这么看了一眼。

古歆突然又是一阵疼痛。

翟安的视线立马放在了古歆的身上。

护士笑着说道,“孩子没有5斤,我们要抱去保温箱观察,翟太太加油!”

说着,护士就抱着大娃出去了。

一出去,产房外的人就涌了上来。

“生了吗?”温情急切的问道。

“第一个生下来了,是个小公子,4斤8两。”护士温柔的说道,“我现在抱着他去保温箱,观察期你们可以在外面的大屏幕上看到,如果孩子发育各方面健康,会第一时间送回到你们身边的。”

然后所有人就看了那么一眼,看着那个皱巴巴的小婴儿红彤彤的模样,就被护士抱着离开了。

走廊上的人又安静了下来。

温情突然开口嘀咕道,“大娃是儿子也好。二娃是妹妹,以后大娃可以宠着妹妹。”

在看到第一个孩子顺利生产之后,也稍微放宽了点心。

产房内。

古歆又叫得撕心裂肺了。

她这么好精神的人,也被生孩子磨得都快没力气喊了。

“翟太太加油,孩子快出来了。”医生打气。

古歆咬牙。

她使用用力。

她为什么是双胞胎。

为什么肚子里面还有一个……

为什么还有一个!

她用力。

“啊……”古歆真的是用尽全力了。

她就感觉到孩子顺着被拉扯了下来。

“哇……”第二个孩子的叫声,在产房中响了起来。

终于,终于完了吗?!

古歆觉得自己那一刻,心都掏空了。

打死她,她也不会再生了。

而且一儿一女,也算完美了。

她这么想着。

整个人躺在产床上,休息。

她现在累得恨不得睡个三天三夜,谁都别打扰她。

翟安看着古歆的模样,嘴角扬着宠溺的笑容,心口的紧张,也在此刻,稍微放松了下去。

古歆闭着眼睛,所以看不到翟安此刻如此温柔的表情。

她只是好像听到医生在说,“恭喜翟先生翟太太,又是一个儿子。”

“什么!”古歆原本放松的神经,一下就激动了起来。

刚刚要死要活的,现在突然又精力十足。

翟安也被古歆的模样怔住了。

“不应该是个女儿吗?”古歆完全不能接受这份打击。

“是个儿子,翟太太。”护士连忙解释道。

“谁他妈说的我怀的是两个女儿啊!”古歆爆粗口。

卧槽!

怎么突然就变成了两个儿子了!

她眼神看着翟安。

翟安分明也顿了几秒,当然不会有她的激动。

她就知道,翟安很想要个女儿。

现在生了两个儿子……

她怎么会生了两个儿子啊!

她一直以为至少都有一个女儿的。

“儿子很好啊。好多人想要儿子呢!”护士安慰道。

古歆当然知道北夏国人的传统思想。

可是翟安不传统啊。

她分明还看到温情偷偷的准备了粉色花衣服。

她以后会更加不受宠了!

她以后会更加不受宠了……

翟安看着古歆的模样,忍不住笑了笑。

他不用猜测也知道古歆这个小脑袋瓜里面在想什么了!

这个女人,总是用自己的思维去想别人。

他摸了摸她的脸蛋。

古歆眼巴巴的看着翟安。

翟安低头亲吻了一下她的唇瓣。

古歆直直的看着他。

看着他嘴角的笑容很明显。

所以没有失落吗?!

翟安没有失落吗?

“我说过,只要是我的就好。”翟安难掩的宠溺,“你很勇敢。”

貌似,第一次被表扬。

心里说不出来的滋味。

她有些激动,眼眶又有些红,她说,“你不会觉得我太矫情了吗?刚刚叫得撕心裂肺的。”

“可你还是一个伟大的母亲。”翟安直白肯定。

古歆有些脸红。

还好啦……

也就是顺产了一对双胞胎而已,好像也没有多伟大。

但是翟安这么一说……

她突然也觉得自己挺伟大的。

心情瞬间又好了很多。

“脐带让我来剪吧。”翟安开口道。

此刻古歆情绪也稳定了。

医生让翟安挪了一下脚步。

翟安将那条连着母体的脐带剪开。

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

总之,没有为人父,是体会不到的。

古歆就这么看着翟安,心里嘀咕着,等她儿子长大了,一定要告诉大儿子,他爸没给他剪脐带,给他弟剪了。

剪完之后,翟安回到古歆身边陪着她。

护士抱着孩子称重,“小公子4斤4两。”

说着,就抱了出去。

此刻产房外。

护士抱着第二个孩子出来。

所有人又围了上去。

护士笑着说,“又是一个小公子,4斤4两。还是需要放保温箱。”

“又是一个男孩?”古正英似乎终于回神了。

“嗯。”护士点头。

又是一个男孩……

古正英明显的打击过度。

古歆偶尔回家,不是给他说是两个女儿吗?!

怎么突然就成了两个儿子了。

他虽然也不重男轻女也不重女轻男,但是一想到家里面这么多儿子……

好吧。

他果真有点想要个外孙女啊。

长得像古歆的外孙女。

温情那一刻也有些尴尬了。

都说都说是女儿。

她想第一个是儿子,第二个怎么都应该是女儿了,她甚至还买了很多花衣服……

嗯,儿子也挺好的。

儿子也挺好的……

陆漫漫和莫修远相对而言稍微冷静了些。

陆漫漫看着两亲家都被打击过度的模样,忍不住笑了笑。

她转头低声对着莫修远说道,“你觉得我肚子里面是儿子还是女儿?”

“不敢猜。”莫修远直白。

全部人都押错了,这份打击,可真的是赤果果的。

所有人又在外面等待。

等待着古歆被推了出来。

古歆的气色还好,脸色红润,黑色的眼眸还是这么精神奕奕。

“小歆你怎么样?”古正英连忙上前,看着自己的宝贝女儿。

“我很好。从来没有任何时候有现在这么好,卸货的感觉太爽了。”古歆直白道。

“……”

所有人那一刻酝酿的那些煽情的话语,就这么被她给咽了回去。

所以古二货还是适合这种方式打开。

“话说,你们知道吗?两个儿子。”古歆询问。

“嗯。”所有人一直点头。

“翟安说喜欢儿子。”古歆直白道。

刚刚翟安的一番安慰,她就自动的理解成了,翟安喜欢儿子。

她就是这么容易相信人。

所有人的视线那一刻似乎是转头看了一眼翟安。

翟安说,“儿子很好。”

很好。

怎么有点咬牙切齿。

好在,古歆听不出来。

所有人陪着古歆去了病房。

生产之后,就有很多其他需要忙碌的事情,大家也就各自忙碌了起来。

陆漫漫陪着古歆聊天。

古歆讲述着她在产房中的英勇史,感觉北夏国就她一个人是顺产的似的。

陆漫漫也真是服了古歆的性格了。

古歆讲了一大啪啦,突然似乎才反应过来般的说道,“我两个儿子呢?”

“在保温箱,医生说孩子体重不达标,所以要观察几天。”

“……”古歆眼眶一下就红了。

“怎么了?”陆漫漫紧张。

“他们居然还要进保温箱……”古歆在成产时大概根本没有听清楚护士离开时说的话。

陆漫漫安慰,“只是观察情况,你别动情了,坐月子期间就要好好的养好自己,否则留下后遗症就不好了。”

“也是。”古歆立马收拾好了表情。

陆漫漫翻白眼。

她帮古歆拧了拧被子,“你睡一会儿,消耗了那么大的力气,赶紧养精蓄锐。”

“嗯。”古歆点头。

也确实是有些困了。

她转眸看了看一直和温情在一起,正在和温情轻点婴儿用品的翟安……

呼呼。

反正孩子都生了。

他也跑不掉了。

她安心的睡了过去。

陆漫漫陪着古歆睡着,又去看了看保温箱古歆的两个儿子,才和莫修远一起离开。

他们坐在小车上,莫修远从头到尾,除了万不得已,都将她的手心狠狠的拽在自己的手心中,分明是一直处于紧张又自责的状态。

上次她生孩子,他大概是后悔死了。

她嘴角淡淡一笑,“其实还好,我当时也没有很难受,至少当时本来就不对你抱希望。”

莫修远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该欣慰。

他说,“这次我会一直陪着你。”

“但我可能会选择剖腹。”陆漫漫直白道,“第一胎剖腹,第二胎就会剖腹,因为医生不知道我剖腹产刀口下的伤疤会不会在生产中崩裂而导致内出血,保险起见,会选择剖腹。”

“嗯。”莫修远点头。

是他不好。

当年,走得那么急。

现在真的是肠子都悔青了。

活该一诺不喜欢他。

“话说,我今天让我妈把一诺带到别墅了。”

“啊?”莫修远看着他。

“看你长得也挺帅了,就让我妈带过来了。”陆漫漫笑着说,“你做好心理准备,他们现在应该在别墅了,刚刚给我打电话了,我说我在陪着古歆生孩子,他们本来打算过来的,又听说我们马上就回去了,所以就直接去了别墅等我们。”

“哦。”莫修远点头。

点头,其实有些说不出来的紧张。

一诺不喜欢他他做好心理准备了。

漫漫的父母对他的偏见,他反而有些不知所措。

陆漫漫看着莫修远的模样。

真是难得看到他如此自然的反应,她笑着,还好心的提醒,“我家何女士,是真的恨不得扒了你的皮,你做好心理准备。”

“……”果然是,自作孽不可活。

车子缓缓的到达了莫修远的别墅。

两个人下车。

莫修远自己推着轮椅,反而有些举步维艰。

陆漫漫忍不住笑了笑。

走在了前面。

莫修远看着她有些胖乎乎的身影,连忙推着轮椅跟了上去。

还未走进客厅中,就听到了一诺的笑声,无比欢快。

一诺在和莫璃玩。

奇了怪了。

莫璃这个生人勿进除了她妈任何人都不喜欢的女人,居然和一诺玩得特别友好。

一诺还一个一个“姑姑”叫的莫璃心花怒放的。

“妈妈!”莫一诺一转头,就看到了陆漫漫。

她直接跑到了大门口。

莫璃也觉得自己刚刚和一诺玩耍的样子有些丢失了她原本对陆漫漫的不友善,所以赶紧装的一脸漠不关心了起来。

陆漫漫没办法抱一诺了,只是摸了摸一诺的小脸蛋,牵着一诺往房间走去。

在莫修远的别墅期间,时不时她也会回去。

毕竟一诺还在她母亲家,而且如果她一直不会去,她父母对莫修远的意见会更大。

陆漫漫和一诺走向客厅沙发。

莫修远就被遗忘在门口,然后推着轮椅有些尴尬的走进去。

客厅沙发上,莫璃在,何秀雯和陆子山在,此刻一诺和陆漫漫也坐了过去。

莫修远真是有些尴尬。

尴尬的推着轮椅,慢慢的走了过去。

陆漫漫其实是注意到了莫修远的,但是那一刻,就是故意的,选择了不给他台阶下。

客厅中。

何秀雯和陆子山还有陆漫漫一诺在聊着天,其乐融融。

莫修远在旁边,真的是尴尬。

“白眼狼叔叔?”莫一诺似乎才注意到他。

终于呼唤他名字了。

莫修远薄唇微动,“嗯。”

“你怎么坐在轮椅上,你腿怎么了?”莫一诺从沙发上蹦起来,直接跑了过去。

莫修远温柔的嗓音,“没什么,过几天就好了。”

“哦。”莫一诺小脸蛋一脸的关心,“那你痛不痛?”

“不痛。”总觉得,心都被融化了。

还好。

他有个女儿。

女儿才是爸爸的贴心小棉袄。

尽管,这个贴心小棉袄分明又让他气得吐血的时候。

“白眼狼叔叔,我有件事情要给你说。”莫一诺一脸严肃。

莫修远那一刻反而有些紧张。

莫一诺鼓起勇气,似乎小身板还深呼吸了一口气大声说道,“爸爸!”

莫修远那么大一个人,就这么石化了。

就这么石化在客厅!

陆漫漫嘴角带着笑。

她昨天给一诺打电话说跟着外公外婆过来的时候,别忘了和白眼狼叔叔的约定。

她知道。

莫修远其实很想一诺叫他。

而这一刻的僵硬,反而让一诺有些不知所措了,她脸蛋红红的,说,“你不喜欢我叫你爸爸吗?”

“不是。”莫修远连忙开口。

就怕一诺反悔。

“我就知道,我这么可爱,所有人都想要当我爸爸的。”一诺天真无比的说道,小脸蛋又笑开了花。

“……”所有人。

莫修远抬眸看了一眼陆漫漫。

陆漫漫抿唇一笑。

这个男人,就这么一句童言无忌也会吃醋。

“爸爸。”一诺清脆的声音,又叫着他。

“嗯。”莫修远应了一声。

看似非常的淡定。

其实某人嘴角隐忍的笑容,都扬得老高了。

“我什么时候可以去看干妈的两个儿子。”一诺眼巴巴的问道。

她刚刚听到外婆说干妈生了两个儿子。

她好像去看小弟弟。

“现在就可以去。”莫修远连忙说道。

一句爸爸,就已经到了毫无原则的地步了。

陆漫漫已经可以想象,莫修远以后对一诺的宠,会人神共愤到什么地步。

当初刚生了一诺的时候,这个男人对一诺就是爱不释手。

当年却还是在她选择离开后,将一诺送回了她的身边……

当时的他,是什么感受。

每年偷偷来看她们的时候,又是什么感受?!

心口有些隐忍。

她对着莫修远还是严肃的说道,“莫修远,我爸妈还在。”

意思是,你不应该有所表示吗?!

莫修远身体又这么僵硬了一秒。

他转头看着脸都黑透了的何秀雯,以及陆子山。

------题外话------

好啦。

昨天好多亲给双胞胎取名字。

今天留言评论取名字。

宅采用的,奖励999潇湘币。

群么么。

小宅飘走,飘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