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三章 是古歆生的,就好。/豪门重生之妇贵逼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大厅中。

突然处于一种低气压氛围。

陆子山和何秀雯就这么一脸黑透的看着莫修远。

莫修远内心有些紧张。

他曾经对陆漫漫的伤害让两老对他成见很深,他总是觉得自己可以胸有成竹的面对任何人,唯独对他们,他开始有了一种由衷的心慌。

他喉咙隐动。

陆漫漫坐在沙发上,一眼看尽莫修远此刻微变的情绪。

想起这个男人站在最高峰鸟瞰个这个国度,那么一脸沉着冷静还带着霸气的模样,现在却在面对她父母的时候,变得有些不知所措,陆漫漫忍着笑,总之,她就是选择了冷眼旁观。

莫修远似乎是调整了好久的情绪,才在如是安静的客厅中开口道,“爸,妈。”

还是叫了爸妈。

尽管他现在和陆漫漫的关系有些……名不正言不顺。

但他还是叫了他们父母。

陆子山眉头紧了紧。

何秀雯的情绪表现得更直接,她开口说道,“如果我没忘记,你四年前就已经和我女儿离婚了是吧?”

“……”莫修远无言以对。

“还是说,现在你又背对着我们扯了结婚证?”

“没有。”莫修远连忙摇头。

“所以你到底以什么立场叫我的?我可真是承受不起。”

“妈,对不起,之前是我辜负了漫漫。”

“别叫我妈。”何秀雯脸色一沉。

莫修远脸色有些尴尬,被人这么拒绝多少还是有些面子挂不住的,何况客厅中的人也不少。

他硬着头皮,说道,“我会好好对漫漫的,下辈子我会好好照顾她。”

“我什么时候说过要答应你们在一起的吗?”何秀雯脸色更难看了,似乎是感觉自己完全没有被尊重。

莫修远一丝突然有些哑然。

他们都同居了,关系不是理所当然的吗?!

“喜欢我家漫漫的男人那么多,我挑选的名单中,就没有你。”何秀雯肯定无比。

“妈,我知道当年是我不好,我会用我的后半辈子去弥补的。”莫修远解释。

有些焦急的解释。

“都让你别叫妈了。我可没有你这样的大儿子!”

“妈……”

何秀雯真的气得都想要从沙发上跳起来了。

陆漫漫忍住笑。

她从来没有看到莫修远这么死皮赖脸过,仿若不管何秀雯说什么,他总是一个“妈”,让何秀雯分分钟脱戏。

陆子山拉着自己老婆,安抚了一下,转头对着莫修远说道,“我和漫漫她妈都不能接受你。虽然漫漫在我们面前说了你很多好话,说你曾经是身不由己,但是曾经的伤害有了就是有了,我女儿为了你去稻城那几年,磨得我们家四分五裂的,好不容易才重新有了今天的日子,我们实在是不想又因为你,破坏了我们家的完整。”

“爸,我发誓我以后再也不会辜负漫漫。”莫修远很坚决。

陆子山的眉头似乎也这么颤抖了一下,所以他刚刚说的这么多,莫修远都没有理解的吗?!他狠狠的说道,“别叫我爸,我不是你爸。你们结婚证都没有!”

“马上就会领的。”莫修远肯定。

“所以你们还真的没有结婚证?!”何秀雯又跳脚了。

刚开始听到没有结婚还能很淡定,现在仔细一想。

结婚证没有领,就住在了一起,这到底都是什么事儿!

未婚同居吗?!

还同居了3个多月了,居然还没有身份。

太打击人了。

何秀雯站起来二话不说,拉着陆漫漫就准备离开。

“妈。”莫修远有些着急了,“你做什么?”

“我带我女儿回家。我们家接受不了婚前同居,名不正言不顺的事情,我们不允许在家里面发生!”何秀雯有些冒火的说道。

莫修远整个人有些慌张。

“妈,给我点时间,我会给漫漫扯证的!”莫修远急了,急着连忙说道。

“还要给你时间?!你还要考虑是吧,娶我家漫漫还要做心理准备是吧!行了,你也不用想着和漫漫扯证的事情了,我们家高攀不起,你还是另谋他就吧!”说着,何秀雯的举动就更加坚决了。

莫修远整个人氏真的急了。

他当然知道当初他做的事情在陆漫漫父母眼里是有多恶劣,现在总觉得自己怎么解释都有些苍白,但不管怎样,他可以接受他们的大骂他们的质疑,但是接受不了他们把漫漫从他身边带走,他真的怕漫漫的消失了,他怕她就这么消失在他的面前。

他推着轮椅有些激动的去追何秀雯拉着陆漫漫有些快的脚步速度。

不知道是不是用力过猛。

推着轮椅那一刻,猛地一下,把自己给弄翻了。

然后整个人就这么栽了出去,趴在了地上,轮椅还压在了他的身上。

从没有这么狼狈过。

就这么狼狈的发生了。

客厅那一刻突然就安静了。

全场都安静了。

莫修远这么丢人的一瞬间,就这么在众目睽睽下,发生了。

陆漫漫回头看着莫修远躺在地上一副生无可恋的模样,这个从来都是自信心膨胀的男人,就算上次伤得这么重,伤得身体糟到那个地步,也从来没有打击过他的自信心,这次,这次反而让他,如此……无法接受。

她忍住笑。

她能说莫修远这个模样很滑稽吗?!

真的很滑稽吗?!

她嘴角的笑容在往上扬。

莫璃看着她哥摔倒在了地上,也被这么吓到了,从小到大,她哥什么时候不是一副高高在上霸气十足的模样,现在这么躺在地上一动不动,她甚至看着他的轮椅轮胎还在他身上转动……

虽然是很好笑。

但是陆漫漫这么明目张胆的嘲笑她让心情一下就不爽了起来,“陆漫漫,你这个时候居然还笑!”

因为顾及到陆漫漫的父母,莫璃的声音只是稍微有些责备,没敢真正的发脾气。

毕竟这个小婊砸在外人面前,一直都是一副乖乖女模样。

莫修远听着莫璃的声音,听着莫璃说陆漫漫在笑,整个人更加不好了。

他动了动身体。

艰难的从地上爬了起来。

莫修远现在的身体情况恢复得很神速。

脚已经可以支撑自己的力量,甚至可以走出一步的距离,所以起来得还不算特别的狼狈。

他尽量控制自己胸口的呼吸,坐在了轮椅上。

何秀雯看着莫修远,看着他如此模样,开口道,“你这么破破烂烂的身体,怎么照顾我们漫漫一辈子?”

破破烂烂。

没有这么惨吧。

他现在身体情况,还行。

可那一刻,他竟有些无言以对。

“我们家没办法再接受你了,一诺和漫漫我都带回去了。”

“妈。”莫修远又开口了。

何女士真的要跳脚了。

陆漫漫深深的感受到了何女士一副恨不得撕了莫修远的状态。

年龄越大,何女士就越发的任性的。

以前的高等教育和富太太优雅,都离她貌似越来越远。

“我现在没办法立即和漫漫结婚是因为我没有一个合适的身份,在北夏国,我已经算是死人了。”莫修远解释,很认真的解释。

何秀雯这次倒是没有打断。

她听漫漫说起过,说莫修远为了她,为了让她不要活在政治的尔虞我诈之中,为了给她最平凡的生活,所以用了诈死的方式离开政坛,而诈死当然不是像电视上演的那样说死就死,没有真的受伤特别严重,没有谁会相信,而莫修远的死北夏国无人怀疑,可想当时,他的伤情都到了什么地步。

她喉咙动了动,听着莫修远继续解释。

“我现在一直在给自己一个合适的身份,我会在漫漫生孩子前,和漫漫登记结婚,让孩子顺理成章的出来,我不会让孩子成为一个父不详的人。”莫修远认真的再次解释道。

何秀雯看着莫修远,清了清喉咙说道,“漫漫现在肚子里面的孩子,得跟着我们陆家姓。”

莫修远此刻有些蒙圈了。

这么快,陆漫漫的母亲就接受了他吗?!

刚刚不还一脸对他嫌弃无比,现在突然就说接受了!

他其实有些受宠若惊到,反应不过来。

“莫修远你这次是不是把头也给撞伤了?”何秀雯一字一句问他。

“头部是受到点撞击。”莫修远老实的回答,就是为了让自己变得特别的诚恳。

哪里知道何秀雯满脸嫌弃,“怪不得变这么笨了。好在后天的不会有遗传,否则漫漫肚子里面的孩子,多遭罪。”

“……”何女士打击起人来,真的是暴击。

莫修远不敢多说话了。

何秀雯拉着陆漫漫又回到了沙发上,她趾高气昂的看着莫修远,说道,“我也不是那种不通情达理的人,我也不会棒打鸳鸯,毕竟我也是受过高等教育的。”

陆漫漫真想问她。

那刚刚你在做什么?!演戏排练吗?!

何女士当然没有注意到陆漫漫的小心思,严肃道,“莫修远,我也不计较你曾经对我们漫漫的伤害了,虽然我内心深处还是对你有着排斥,但谁让我们漫漫喜欢你,我就不多说了。”

“谢谢妈。”莫修远嘴角扬起好看的笑容。

心里也很松了一口大气。

“在我没有把话说完之前,你能安静点吗?!别一个口一个妈的,等你结婚证拿了再说。”何秀雯脸色紧绷。

莫修远满脸尴尬的。

“虽然老太太我不反对你们结婚的事情,但该说的话,我还是说道前面。”

莫修远连忙点头。

“婚肯定要结,必须在漫漫生孩子前接,我不管你用什么方式,反正漫漫肚子里面的孩子必须名正言顺。”

“好。”莫修远一口答应。

“孩子跟着我们陆家姓,这件事情,不能有任何变动。”

“好。”莫修远有点头,还补充道,“其实我们名字都取好了,不管男孩女孩,叫陆一城。”

“一城?陆一城。”何秀雯喃喃了一句。

明显的,脸色稍微好了些。

“孩子生下来后,要么你们都搬到我们别墅来,要么等孩子断奶后就送到我们身边,孩子我们要带!”何秀雯很肯定。

莫修远有些犹豫。

何女士一看莫修远没有立马答应,整个人一下就不爽了,“你有意见?”

“我只是说,想要听听漫漫的意思。”莫修远聪明的把问题抛给了陆漫漫。

陆漫漫翻白眼。

这个腹黑的男人。

明知道她不可能将孩子真的脱产给他们,当然住在一起也不会很方便,毕竟不仅是莫修远的原因,还有莫璃也和他们住在一起,莫璃也不是关键,关键是王忠得照顾莫修远的起居,王忠得跟着一起去,王忠去了,总不能让莫璃留在这里,又让他们分居,再说,王忠过去到底是什么身份呢?莫修远貌似已经不把王忠当管家了,当妹夫了。

关系反正特别复杂。

陆漫漫就知道莫修远这个男人,最会的就是玩弄计谋了。

她对着她妈开口道,“孩子跟着父母会比较好,性格会比较好。你看一诺的性格多好。”

“一诺的性格还好没有走偏!”何秀雯有些不悦的说道,“单亲家庭能够让一诺这么开朗,简直是奇迹。”

话语中又是各种讽刺。

莫修远就是这么随时随刻准备着中枪。

何秀雯又说道,“所以我给了你们两个选择,你们不想孩子不在身边,就搬回来一起住,家里反正很宽敞。”

“妈妈,我都嫁出去了还搬回家,别人知道也不好。”

“有什么不好的,现在入赘的那么多!”何秀雯直白道。

莫修远脸色有些绷不住了。

入赘……

陆漫漫看了一眼莫修远,嘴角笑了一下,“妈,我们都在文城,住得这么近,哪里需要住在一起啊!你看跟你们住在了一起,莫修远的父母怎么想,虽说他父母不是亲生的,可是养育之恩大于他,他们也盼着莫修远回去。所以为了不引起家庭矛盾,你也不想你女儿不好做儿媳妇的身份,就不要勉强了,我答应每周末都带着孩子回来住两天。”

何秀雯听着陆漫漫的话。

陆漫漫从小就能说会道,而且基本上都是有理有据,大道理特别多,在漫漫懂事开始,何秀雯就觉得自己说不过她了。

她叹了口气,“那一诺还是会跟着我么吧。”

“暂时跟着你们,但一诺现在也不小了,我们一家人生活在一起独独把她抛弃到一边,你想她要是稍微长大点会怎么想,会不会觉得我们有了小孩就不要她了?!”陆漫漫分析,还特别走心的方式。

何秀雯又妥协了。

陆漫漫笑了笑,“妈,你也别忧伤了,我们一家人平平安安就最重要。你想想以前我们家的情况,现在再想想我们现在的情况,不是热闹多了吗?!还有啊,你和爸年轻的时候,爸工作忙也没有怎么陪过你,我不在那几年你又老是放不宽心,以后你和爸清闲,就多出去旅游,也过过你们的二人世界。”

“我们都一把岁数了,还有什么二人世界。”一句责备的话,何女士居然脸有些红了。

陆子山忍不住笑了,开口道,“算了,儿孙自有儿孙福,秀雯,漫漫不小了知道有自己的打算,我们也不要太为难了他们。只要他们好就行了。至于我们,也该好好享受我们的晚年了。”

“你就是,从小就宠漫漫,凡是都听她的。”何秀雯有些不爽,但确实半推半就的接受了他们的理论。

陆子山也不和何秀雯争论,只是笑着附和着。

家里面又恢复了其乐融融的画面。

莫修远终于松了一口大气。

他眼眸看着陆漫漫。

陆漫漫回头看着他。

有些感情,就是这么不言而喻,他们都明白,从今以后,他们的路,会一直一直,彼此纠缠。

……

市中心私立医院,古歆病房。

古歆睡了一觉醒来。

是真的睡得大好。

她整个人也突然恢复了元气似的,睁开眼睛看到翟安一直陪在自己身边。

就他一个人。

其他人呢?!

翟安看着古歆醒来,上前温柔道,“睡醒了吗?”

“嗯,我睡了多久了?”

“有5个小时了。”

“哦。”古歆点头。

果然是一觉睡饱了都。

“其他人呢,都走了吗?”

“刚刚出门去看双胞胎了,而且怕房间人多吵着你。”翟安解释道。

“你为什么不去?”古歆诧异。

翟安抿了抿唇。

还不明显吗?!

他当然会第一时间选择多陪陪她。

“你其实不喜欢儿子是不是?”古歆有些受伤。

翟安觉得有些话,对着古歆真的不是那么容易说出来。

分分钟就会脱轨的节奏。

“我喜欢。”翟安再次强调。

他承认他也觉得古歆的肚子里面至少应该有一个是女儿,也做好了要当女儿父亲的准备,他甚至还在想,女儿像古歆最好,虽然不那么漂亮,但很灵动,性格也好。其实整个孕期他想得很多,比古歆想得更多,只是怕她紧张没有和她说起过,可就是因为想得太多,生出来那一刻是两个儿子时,才会有那么一点点打击过度,谈不上失落,只是因为和自己想象的不一样又那么半分钟接受不过来,现在,想起刚刚在产房中医生抱走孩子时给他们看的那一眼,心口还是会有些初为人父的喜悦。

“你真的喜欢吗?”古歆询问。

她记得生前他们讨论那次,两个儿子可是放在了他最后面的设想的。

“真的喜欢。”翟安再次重复。

总觉得这个话题,以古歆的性格会纠缠他很久,他连忙将话题转移了说道,“刚刚听妈回来说,孩子和我小时候长得一模一样。”

“所以不像我了?”古歆果然很容易被转移话题,她很认真的问道。

“都说像我……”

“那还好。”古歆松了口气,“像你比较帅。”

翟安抿唇,笑了。

这个男人,所以也经不住表扬的。

他摸了摸古歆已经气色红润的脸蛋,说道,“饿了没?”

古歆转动着黑黝黝的眼珠子,“好饿。”

“佣人从家里面准备了鸡蛋和粥,你吃点。”

“嗯。”古歆点头。

翟安从保温杯里面倒出来,拿着勺子一口一口喂她。

古歆是真的饿了。

将整个保温杯里面的东西都吃光了。

还特别不文雅的打了一个嗝。

打完之后,有些不好意思的尴尬了。

翟安笑了笑,将保温杯收拾好,放在了一边。

正时,护士过来询问情况,问了基本情况后,说道,“翟太太,你看看你有奶了吗?孩子现在在保温箱里面没办法来帮你吸奶,你要自己注意不要回奶了,催乳师我们也有准备,等会儿你休息好了,我们让催乳师来帮你看看。”

“哦。”古歆点头。

觉得女人真的太神奇了。

还能产奶。

她以后会不会就是一头奶牛!

心里琢磨着,护士态度极好的又说了些注意事项,就离开了。

离开后,翟安将病房的门反锁了过来。

古歆诧异的看到翟安的举动。

翟安回到她的病床旁边,说道,“我看看你的胸。”

“……”古歆就这么瞪着翟安。

需要这么迫不及待吗?!

她还在坐月子耶。

下身因为侧切,虽然没有什么太大的痛楚,但多少她还是挨了一刀……

翟安看古歆的模样就知道她在想些什么。

他抿了抿唇,解释道,“我看看你有奶了没?”

“哦。”古歆有些汗颜。

翟安掀起了古歆的衣服。

此刻古歆下面就是空挡,所以一掀开就能够看到她的胸部,圆圆鼓鼓的。

翟安用手摸了一下。

古歆有些不好意思了。

在床上的时候还好,突然这样,她也会尴尬的好不好。

总觉得整个脸一下就充血了,被人这么盯着,这么仔细的盯着……

“有点硬了。”翟安说。

古歆低头。

没这么快吧。

她其实感觉还没上来那么迅速。

翟安实在无语,“我说胸部涨奶有点硬了。”

“……”好吧,她脑袋里面就是污水一片。

“是让催乳师来帮你按摩按摩吗?还是,先吸吸看,能不能顺利出奶?”翟安询问。

“什么意思?”古歆真的很懵逼啊。

她不知道现在什么情况啊。

翟安到底在什么?!

而他为什么一副什么都懂的样子。

翟安看着古歆的模样,也觉得自己这句话有些多余。

他低下头。

“唔!”古歆整个人一怔。

到底谁比较色情啊!

到底谁比较污啊!

看看现在翟安到底在做什么流氓举动。

她僵硬在哪里一动不动。

翟安只是在帮古歆顺奶而已,因为两个孩子都在保温箱,不能帮她吮吸,只能他来代替。而且听说,催奶师按摩胸部的时候,其实会伴随着疼痛,古歆这么怕疼的人,当然能够顺利出来最好。

房间突然就很安静了。

古歆就怎么感受着翟安的举动。

分明这个男人还很用力。

好半响。

翟安放开了古歆。

古歆看着他,看着他唇瓣似乎还有一丝白色的液体。

要不要这么隐晦。

古歆都觉得自己那一刻有些害臊了。

翟安反而比较冷静,他说,“你有奶了。”

“这么快?!”古歆猛地看着翟安。

翟安点头,“我去给护士说一声,看是不是将奶吸好了,给孩子送过去。”

“哦。”

古歆就看着翟安走出了病房。

通知护士不是有呼叫器吗?干嘛要亲自出去。

她也想不明白。

站在门口的翟安,在此刻忍不住干呕了几声。

奶的味道,太独特了……

而且刚刚太用力,真的是猛吸了一口。

现在满口腔都是那个味道。

带着些奶的腥味。

他又怕自己太过明显的表情让古歆这个单细胞动物以为他在嫌弃,硬是忍着走了出来。

他去护士站叫了一声,随便要了一杯温开水漱口。

古歆在房间摸着自己的胸部。

真觉得女人太神奇了,她看着刚刚因为翟安的举动而有些往下流的液体,这东西,到底好吃吗?!

刚这么想着,病房门就打开了。

古歆猛地将衣服放了下去。

看着是翟安和护士到来,稍微松了口气。

护士上前又直接将她的衣服给掀开,说道,“翟太太既然有奶了,我们就可以不用给双胞胎兄弟准备奶粉了,这里有我们医院准备的消毒电动吸奶器,我现在帮翟太太使用一次,翟太太之后如果有奶了,就用这个吸出来交给我们,我们会按时去喂奶的。”

“哦。”古歆点头。

反正此刻,完全不知所措。

护士用热毛巾帮她把胸部擦拭干净,然后用吸奶器帮她吸奶。

这种感觉……

这种感觉比起刚刚翟安的,简直差太多了。

她宁愿翟安来帮她。

越想,越觉得自己很热情。

吸了不到半个小时,护士就采纳了差不多150毫升了,对现在刚出生的婴儿而言,两个都已经绰绰有余,护士还忍不住羡慕道,“翟太太奶水很好,月子期间多吃点催奶的,以后两个孩子的口粮你都可以满足的!”

这是好事儿还是坏事儿啊!

古歆看着护士又说了几句离开了。

翟安看着护士将奶瓶带走,回到古歆的身边。

古歆靠在床上。

见不到自己儿子,终究有些说不出来的悲伤。

翟安说,“你带你去看看我们的儿子。”

“可以吗?”古歆一下就精神了。

而且她喜欢翟安说的那句“我们的儿子”,总觉得他们的关系好像又亲密了一步。

翟安点头,“嗯,医生说你是顺产,休息好了,身体没有什么异样就可以下地。”

“那我要去看看。”

翟安负责古歆下来,给她穿好衣服,整理了又整理,才带着她出了病房。

顺产真的很轻松。

下来走路也只是会有一丁点不适,完全没有当时漫漫剖腹产后的悲剧,古歆那一刻又特别自豪了。

她和翟安到了医院婴儿保温箱。

此刻好多人坐在那里,都是眼巴巴的看着里面的婴儿在屏幕上的模样。

古歆过去的时候。

温情,翟弘,古正英,王薇都在。

古歆的弟弟应该是送回去了,一直待在医院他也不好玩。

他们看着古歆出来,连忙都上前,温情责备道,“怎么就下床了,坐月子就应该卧床休息。”

“没那么夸张啦。”古歆无所谓。

她现在身体好着呢。

这种卸货的滋味,简直不能太爽。

温情又想说什么,古歆看着屏幕又开口道,“这里面这么多孩子,哪个是我的双胞胎啊!”

“长得最帅的那两个就是咱们家的。”温情得意的说道。

真的吗?!

古歆听到自己儿子长得帅,心情也特好,她随手指了指其中一个,“这个是吧。”

“这是别人家的。”温情直言。

古歆兴致冲冲的又指了一个,“这个应该是老大。”

“这也是被人家的。”

古歆无语,找了一圈,伸手指到另外一个,“这个肯定是了!应该弟弟,弟弟比较秀气!”

“古歆你到底什么眼神!”温情脸有些黑了。

“你不是说长得最帅的就是咱们家的吗?”古歆也很无语。

她都已经挑选最帅的了。

温情气急攻心,想着亲家公还在旁边,又想着古歆还在坐月子,终究是忍了忍,指着屏幕上挨在一起的两个小床,“这个是老大,这个是老二。”

我滴个去!

哪里帅了?!

哪里帅了!

到底哪里像翟安了?!

这些人都是眼瞎吗?!

“对了,你们给孩子取名字了吗?”古正英突然开口问道。

温情客气的说道,“因为不知道性别所以没有想过要取名字这事儿。”

其实温情此刻心里头可委屈了。

她以为是两个女儿,所以给两个女儿早就取了小名了,一个叫欢欢,一个叫乐乐。

欢欢乐乐,多好的名字。

她总不能让两个大儿子,叫这种名字吧。

“应该想想名字了。”古正英提醒道。

“嗯,回头就取。”温情说着。

古正英点了点头。

两亲家又说了些孩子的事情。

翟安怕古歆在外面待太久不好,带着古歆先回了病房。

其实古歆还想多看两眼她的两个丑儿子的。

她现在总算是理解了,为什么分明长得很丑,父母还会这么喜欢自己的孩子了,这种感情,说都说不清楚,她总觉得他们小小的身体,能够分分钟牵动她的心。

回到病房,满脑袋也是两个儿子的画面。

说起来。

到底叫什么名字呢。

她转头翟安,看着他很严肃的问道,“你想过给儿子取名字的事情吗?”

“嗯?”翟安难得看古歆这么严肃。

“你说我们儿子叫什么好?”古歆询问,“我觉得应该取一个霸气一点的,比如翟傲天呢,翟震霆什么的,多有霸道总裁的既视感,想想就觉得好激动。”

“……”翟安已经不想和她交谈下去了。

“不好听吗?”古歆问他。

不好听。

但是他没说,只是温和道,“你才生了孩子,多休息。”

“我刚刚才睡醒,现在睡不着,我要给我儿子取名字。”古歆这么想着,“对了,我手机呢,我在网上查一下。”

“月子期间不能用手机,容易伤眼睛。”翟安说,“手机已经给你封存了。”

不带这么欺负人的。

之前怀孕不让她玩手机她一直偷偷的玩,想着终于摆脱了这种噩梦,现在居然……

比之前更惨。

女人为什么就这么悲惨。

郁郁寡欢之中。

温情他们也回到了病房。

古正英和王薇在房间陪了古歆一会儿,晚饭前离开了。

在医院终究不方便。

而且医院这么多医生护士还有护工月嫂什么的,他们也不需要帮太多的忙,待在这里反而有些碍手碍脚。

翟弘也在晚饭前离开了。

病房中就剩下翟安和温情陪着古歆。

古歆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终究还是很伤元气的。

她睡梦中,好像又听到翟安和温情说话。

温情说,“古歆也不容易,你以后好好对她。”

“妈,我知道的。”翟安点头。

“虽然我不喜欢那丫头,大大咧咧感觉没什么教养,但又觉得,她这样的也挺好,总不会让家里面勾心斗角的,像之前翟奕在的时候,真的是家不像家。”

“嗯。”翟安应了一声。

“我知道你和妈一样,想要个女儿。我当时生你的时候,就盼着你是个儿子,因为想着可以帮你表哥,但内心深处其实是一直想要个女儿,后来在你爸身上又耽搁了,当时是真不想再给他生了,现在反而有些后悔。本以为这一胎古歆多少有一个女儿,像一诺那样的小女孩,没想到两个都是儿子……”温情似乎还叹了口气。

古歆当时睡得迷糊。

感觉自己被鬼压床了似的。

怎么都起不来。

否则她估计得起床跳脚了。

儿子怎么了儿子!

儿子多好!

她就喜欢儿子。

“我还好。”翟安开口道,“只要是古歆生的,都好。”

古歆在睡梦中都笑了。

她就知道。

翟安才不会这么肤浅。

生儿生女,只要是自己的就行。

一觉睡得很爽。

古歆睁开眼睛的时候,翟安在她身边还在睡觉。

分明有陪护床,这个男人却还是和她睡在一起,这张床虽然不小,但也不是特别大,她就感觉到翟安这么将她抱在怀抱里,睡着的样子真的是好看到不行。

她看得有些出神。

也不知道出神了多久,翟安突然就睁开眼睛了。

两个人彼此看着彼此。

翟安眼眸中还有一丝刚睡醒的慵懒。

果然她的翟安长得好帅。

“醒了吗?”声音,有些沙哑。

但就是该死的好好听。

古歆很主动的,就亲了过去。

好像就是本能的,亲了过去。

味道真好。

翟安也没有拒绝。

然后,在古歆的主动下,慢慢也变得主动了。

两个人有些如胶似漆。

如胶似漆的一瞬间,房门突然被人猛地推开。

两个人都怔住了。

反应了好一会儿,才放开彼此。

耳边就听到一个吊儿郎当的声音说道,“哥们儿我是不是撞见了什么不该撞见的东西!”

所以是叶恒来了。

这个二货。

古歆有些不爽的看着叶恒。

人家好不容易亲热一次,这货居然这个时候出现!还要不要人好好的恩爱了!

叶恒才不会去揣摩他们的心思,反而非常自若的走进了病房中,一屁股坐在沙发上,对着他们直白道,“我是奉叶半仙的指示,过来给你们赐名来了。”

“干爹要给我孩子取名字啊?”古歆询问。

心里还有些小激动。

不管怎么说,这个干爹叫的不明不白的,她自己都不知道叶半仙到底承认没有。

现在明摆着,是认定她这个干女儿了。

“谁知道叶半仙发什么疯。反正我就被派来了。”叶恒嘀咕着,正欲开口说名字。

房门突然又被人推开了,还传来了莫一诺愉快无比的声音,“干妈,我要看弟弟……”

叶恒转头。

那一刻尴尬了。

因为莫修远也出现了。

然后就这么阴错阳差的,两个人碰上了!

------题外话------

明天咱们逗比二货叶恒又要怎么蠢了~

明天见。

双胞胎的名字宅明天揭晓。

总之,有人中了。

小宅飘走~

求月票飘走。

求大大的月票飘走。

好,真的走了。

么么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