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四章 叶恒,谢谢。/豪门重生之妇贵逼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市中心私立医院,古歆高级病房。

叶恒转身,就这么直愣愣的看着门口处的来人,嘴里正准备吐出来的话,就这么咽在了喉咙处,不上不下。

莫一诺很兴奋。

她想要看小弟弟长什么样子,所以早上一早就吵着爸爸妈妈带来她来两个弟弟。

她的兴致冲冲,突然被眼前的叶叔叔怔住了。

因为叶叔叔突然很神奇的叫了一声,“大家别动!”

莫一诺猛地就像木偶人一样,说不动就不动。

所以叶叔叔是在玩木偶有戏吗?!

“翟安。”叶恒眼眸看着那个坐在轮椅上的男人。

“嗯。”翟安应了一声。

“你此刻有没有发现阴气有点重?”叶恒问他,一本正经到无比严肃。

翟安忍住没笑。

叶恒眼神就这么一直看着那个虽然带着口罩但他一眼就能够认出的男人,眼神又飘向了陆漫漫,“陆漫漫,你没感觉这段时间身边多了点什么吗?”

陆漫漫耸肩,“没有。”

“你印堂发黑,是有凶兆。”叶恒直白。

陆漫漫脸色有些不好了。

叶恒依然严肃,他说,“我现在给你们说件事情,你们不要紧张也不要害怕,我相信他不是回来毒害我们的。”

所有人就这么看着他。

“阿修在陆漫漫身边。”叶恒一字一句,说出来的时候,整个人还倒抽了一口气。

陆漫漫回头看着莫修远。

“对,就是这个方向。”叶恒对着陆漫漫大声说道。

陆漫漫抿唇。

叶恒有时候二得认真的样子,真是……不好打扰。

“阿修。”叶恒对着莫修远。

“嗯?”莫修远开口。

叶恒觉得面前突然闪过一丝阴气,冷得抽心。

他说,“我知道你放心不下陆漫漫,但是,你不能缠着她。大家阴阳相隔,你这样不好。你的阴气会让活着的人,倒大霉的!”

“……”莫修远脸色黑了又黑。

“我会让叶半仙送你去投胎,你还是断了凡尘的好。”叶恒说得特别认真。

所有人都有些无语了。

此刻叶恒难得这么这么一本正经的模样……

“那我先走了。”莫修远估计也不想这么去揭穿了事实真相,转身欲走。

“爸爸,你去哪里?”莫一诺处于最懵逼的状态,她听到爸爸说离开,连忙上前,抓着莫修远的手臂,“爸爸你去哪里啊?我们不是去看小弟弟吗?”

然后叶恒的脸色。

变了。

各种变了。

赤橙红绿青蓝紫……都快赶上七色彩虹了。

他瞳孔都放大了一般的看着一诺紧紧的拽着莫修远的手,看着莫修远对着莫一诺的一脸宠溺。

整个人突然就石化了一般的狠狠的看着莫修远。

莫修远将口罩取了下来,摸了摸一诺的头发,眼眸看了一眼叶恒,“我没死。”

我没死。

我没死。

我没死……

“你他妈的没死!”叶恒都快要跳起来了。

能够想象,他此刻的暴击,多么的强烈。

所有人看着他头发都差点竖起来了。

叶恒的脸色变得更频繁了。

莫修远没死。

丫的莫修远没死。

“我没死,我活得很好。”莫修远说,一字一句,再次肯定。

所有人都以为叶恒会暴走了,所有人都以为叶恒会各种咒骂大叫发泄,奇迹般的,叶恒突然受伤的蹲在了房间角落,样子看上去别提多委屈了。

整个他待的那个小角落,头顶上全部都是乌云,散不开的乌云。

所以所有人都知道莫修远还活着,就他不知道。

就他不知道……

生无可恋了,生无可恋了……

莫一诺完全是被叶恒奇异的动作惊呆了,她长着小嘴巴看着叶叔叔的模样,幼嫩的声音忍不住开口道,“爸爸,叶叔叔是不是疯了?”

“……”叶恒听到知道,更加悲痛了。

连他未来儿媳妇都说他疯了……

他就是魔怔了。

他就是各种魔怔了。

莫修远宠溺的摸了摸一诺的小脑袋,“你跟着妈妈去看干妈,爸爸需要去看看叶叔叔。”

“爸爸是要带他去精神病医院吗?”

莫修远笑了一下。

是真的被一诺的童言无忌逗笑了。

“嗯,爸爸带他去精神病医院。”

叶恒就知道,他在他们的世界里,地位最底下。

陆漫漫拦着莫一诺走向古歆的病房。

莫修远推着轮椅,走向叶恒。

叶恒不看他。

“跟我来。”莫修远丢下一句话,推着轮椅出去了。

叶恒看着面前这个男人,好久才跟着走了出去。

莫修远推着轮椅走在前面,走到了医院的一个休闲的平台上,此刻几乎没有什么人,显得很是冷清。

叶恒就站在他的旁边。

“叶恒。”莫修远叫他。

叶恒不想回答。

他现在很受伤,从未这么怀疑过自己的人生。

对。

他开始怀疑他的人生了。

看他遭遇了多大的暴击。

“一直以来,我都没想过要长久的待在统帅这个位置上,你知道的。”

他知道。

但是……他以为他们同生共死这么多年,他不会瞒着自己,任何事情。

“这次我受伤严重,具体情况,你待在我身边这么久,应该也知道,这是我人生遭遇过最大的身体伤害,没死确实是万幸。”莫修远说,转头看了一眼叶恒。

看着这个从小被自己看着长大的男人,眼底下一圈深深的黑影。

他说,“这次我们彻底的铲除了南家,将北夏国的政权紧握在了自己的手上,不用担心大面积的暴动,可助力子兮顺利当上统帅。这个时候我离开,再好不过,而且你知道,如果我再不离开,陆漫漫可能就真的走远了。”

他不需要这些解释,这些东西,跟在他身边这么多年,他不是不懂。

他只是接受不了,他这么瞒着他。

他都不知道,在知道他死了的那一刻,他到底是有多无法接受。

现在,现在他居然这么出现在他面前……

重要的是,就他不知道。

就他不知道!

“之所以当时让翟安来帮我做这些事情,一方面是考虑到翟安的身份没有被全国曝光,他插手不会引起太多怀疑,事情可做到万无一失。另一方面,你还有政治大事要去完成,我不能让我的事情耽搁了你的时间,而且我被翟安送去国外治疗的期间,我也没想到我一定会活下来,我不想因为我的事情,真的耽搁到你,毕竟,我们莫家的江山,全部都交到了你的手上,你不能出差。”莫修远解释。

叶恒还是不开心。

不管怎样,就是开心不起来。

“叶恒。”莫修远叫他。

他高冷的不搭理。

“叶恒,谢谢你。”莫修远郑重的说道。

这辈子。

从出生开始,一直到现在活着的35年,他的世界从最开始只有血腥报复到后来尝试到人间真情,他经历过很多生死离别也杀戮了很多残暴无辜,为了统治这片天下他牺牲了太多太多,到最后,他唯一想要谢谢的人,只有叶恒。

他辜负了陆漫漫曾经对他的感情,但是他可以用自己的一生去弥补。

他没能够让阿离顺利的当上北夏国统帅,但是他将他唯一的骨肉留了下来,可以继承他们的千秋大业。

所有人,他都可以坦然面对。

唯独……那个跟着他这么多年出生入死的兄弟叶恒。

他和翟安不一样。

翟安是他的表弟,也算是莫家血统之一,所以翟安做的任何事情都是义务,且翟安至少是按照自己的生活方式活了下去。

而叶恒呢?!

叶恒是他在没有经过叶恒的同意下,给他直接选了一条路。

甚至是一条不归路,他却半点怨言都没有,视死如归。

这份兄弟情,他没办法用言语来表达。

从最开始瞒着叶恒其实也是他的一个深思熟虑,他只是自私用了他的死来让叶恒对他们莫家的忠心耿耿,激起他心里悲痛的情绪来为他们莫家江山,守护终生,来让他拼尽全力的辅助子兮直到成龙成才!

而在江山稳定政权统一的时候,他没有主动联系叶恒告诉他他还活着,最大的原因是,他第一次觉得,他有点不知道该用怎么样的方式来面对,他对叶恒说不出来太多煽情的话,但心里的那份情谊,比海深。

此刻的叶恒。

在听着莫修远说谢谢的那一刻。

反而有些不知所措了。

他是真的很生气,所有人都知道为什么莫修远会瞒着他。

他就那么不值得信任吗?!

他跟着他这么多年,伤到上下火海甚至强奸民女他都愿意……

咳咳。

一不小心就把自己的想法飘了出来。

不管如何,但他真的以为,莫修远和他是兄弟,无关乎有没有血缘,他一直觉得他会是莫修远生命中无比重要的一个重大角色,但最后,他却落得被人期盼这么惨烈的下场。

现在,现在,莫修远又给他说谢谢……

他承认,他最受不了就是莫修远给他说任何煽情的话。

就算是简单的一句谢谢。

他也会觉得,全身都在叫嚣,不知道这份情绪是怎么个情况。

他有些抓毛。

“还不解气的话,我允许你揍我一拳。”莫修远说,说得直白。

总得给叶恒找个台阶下。

叶恒看着莫修远。

看他半点都没有开玩笑。

叶恒立马扬了扬拳头。

“哐!”

一拳过去。

力度还真的不小。

莫修远被叶恒那那一拳揍得,轮椅都往后推了一米之远。

莫修远那白皙的脸颊上,瞬间就红了半边脸。

他摸着自己的脸,真是力度不轻。

叶恒打了之后,整个人仿若也一下轻松了,心情突然就好了,他说,“第一次把拳头打在你的脸上,这么的好爽!”

他果然很好哄!

此刻的莫修远,反而有些不爽了。

陆漫漫这么喜欢他这张脸……

真是。

早知道应该给叶恒指定给位置打什么的。

叶恒收下拳头,屁颠屁颠的走在了前面。

莫修远推着轮椅跟上。

病房中,陆漫漫刚把一诺从保温箱那边带回来,一诺趴在床上和古歆互动,玩乐。

翟安在旁边削水果。

陆漫漫坐在沙发上,似乎是在等他们回来。

回来,就看到莫修远的脸肿得特别明显了。

她眼眸一动,看着叶恒。

看着这个心情瞬间就爽透了的男人。

陆漫漫脸色不好了,“叶恒。”

“干嘛?”叶恒又开始嘚瑟了,看那笑得一脸开心的模样,就知道这货心情发泄了。

“你打莫修远脸了?”陆漫漫表情严肃。

“打了。”叶恒点头,还一脸得意。

“你以前给我说什么了?”

“我说什么?”叶恒诧异。

“打人不打脸的。”陆漫漫一字一句。

“哦,我忘了。”叶恒死不承认。

陆漫漫狠狠的看着叶恒。

叶恒才不在乎,他转身直接走向了古歆。

陆漫漫无比心疼的走过去摸了摸莫修远红肿的脸颊,真的是心都痛木了。

莫修远笑了笑,“过两天就好了。”

“你要是毁容了,我会带着两个孩子离家出走的!”陆漫漫一字一句。

“……”

果然,莫修远就是靠脸吃饭的。

“对了,我说我是奉命来给我两个大侄子赐名的。”叶恒突然大声开口道。

古歆抬头看着叶恒。

所有人都看着他。

“叶半仙说了,孩子的生成八字不缺什么,就不用考虑什么金木水火土,不过名字的笔画很重要,说我大侄子单名5画,二侄子单名10画最好。”叶恒传递信息,“然后叶半仙整整想了一宿,大娃单名一个北字,二娃单名一个夏字。”

“这名字怎么这么耳熟的感觉。”古歆嘀咕着。

“北夏。”翟安一下就明白了。

叶半仙是莫家的忠诚,一辈子都将自己的事业贡献在了莫家的江山恢复之上,莫修远隐退离开统帅之位也就明摆着莫修远不会再让自己的后代子孙去接触政坛相关,至少莫修远不会主动将他们送入朝政,而作为莫家还有些血缘关系的他,翟安,叶半仙氏希望他一户能够让孩子进入朝政,辅助莫子兮,稳固莫家江山。

古歆是想不到的。

“北夏国?!”古歆听着翟安的解释,就突然特么反应了过来,“我干爹这取名也太敷衍了吧。翟北,翟夏?!”

“叶半仙说你想要当他干女儿就不要拒绝了,回头你半满月酒的时候,他会亲自来看看他的两个干外孙的!”叶恒转达。

古歆很委屈。

果然不是亲生的,待遇就是不一样。

看看叶初的名字多好听。

叶初,叶初……

好吧,叶初也不是叶半仙取的,她就勉强自欺欺人吧。

“翟安你觉得名字如何啊?”古歆其实有点怕翟安接受不过来。

“挺好的。”翟安点头。

当初,他母亲温情将他送去辅助他表哥莫修远成就莫家江山,但在半途中他选择离开,后来才陆续做了一些事情,但绝对功劳没有很大,他的两个儿子,至少也应该有一个送去朝政,辅助莫家江山万代。

“那就这样吧。”古歆看翟安没有说什么,就点了点头。

叶恒看自己任务已经完成了,转身就打算走了。

他特么今天一早天还没亮就从帝都坐飞机到了文城,然后回了趟家又马不停蹄的到医院来看他大妹子,然后又以为自己撞鬼见到莫修远了,一天也真是够离奇了,他想回去睡个大懒觉,好好休息两天。

正这么想着准备说走。

病房门的又被人推开了。

唐夭夭抱着一束鲜花走了进来。

她第一眼真没有看到叶恒,眼神就看到睡在病床上的古歆,笑着开口道,“恭喜了,古歆。听说生了一对双胞胎。”

古歆有些诧异,“你怎么知道的?”

她没有通知唐夭夭啊。

难道说?!

古歆转头看着叶恒,笑得贼邪恶。

两个人是有猫腻了是吧!

“我有关注翟安的微博,他发微博了。”唐夭夭说。

古歆反而愣怔了。

翟安那个万年不更新的微博,居然会发生孩子的事情……

翟安被古歆这么盯着反而有些难为情了。

他说,“想到就随便发了一个。”

“发什么内容了?”古歆特别好奇。

特别特别好奇。

但是她手机不在。

“喜得爱子两只,母子平安。”唐夭夭直白道。

翟安有些尴尬。

古歆笑得好看。

虽然微博内容是翟安一贯的简单风格,但这种感觉,这种翟安掩饰不住想要和别人分享喜悦的举动,让她就是觉得暖暖的。

这个闷骚的男人。

“我把花放在这里吗?”唐夭夭看着他们的模样,笑着开口道。

现在的唐夭夭,成为了大明星的唐夭夭,明显比以前大方了很多。

她一边将花束放在床头柜上,一边笑着说道,“没想到陆总你们也在,还有……”

莫修远是背对着唐夭夭的,所以唐夭夭没看到是谁。

倒是那一瞬间,看到了叶恒了。

叶恒也这么看着她。

就怎么冷眼看着她。

仔细一想,好长一段时间他除了在电视屏幕上看到过这个女人,好久都没有看到过了,而和几个月他有特别忙,忙着看娱乐节目打发时间的时间都没有,所以是真的很久没见过这个人了。

唐夭夭似乎也有些尴尬,终究在娱乐圈这么多年,最会的就是皮笑肉不笑的虚伪了,她说,“叶公子也在。”

“嗯哼。”叶恒点头。

唐夭夭对着他笑了笑,真的是特别礼貌的笑容,就跟她作为公众人物平时见到谁都是这样的表情一样,她将视线放在古歆身上,“我这几天在文城拍戏,刚刚偷溜的出来,现在经纪人还在下面等我,我就不多停留了,你好好坐月子,有空我再来看你。”

“好。”古歆也不多说。

也知道艺人忙的时候,是真的没日没夜的忙。

而且唐夭夭现在公告确实多。

现在还能抽空过来看她,她其实还有些小感动。

她和唐夭夭之间,也就有点革命友谊吧。

这妞确实很感恩的一个人,她也没怎么对她多大帮助,但就是认定她是贵人,她也就勉为其难的接受了。

“那我就先走了。”唐夭夭非常懂礼貌,对着叶恒,陆漫漫,翟安也这么一一说道。

说完之后,才起身离开。

“不早了,我也走了。”叶恒开口。

在唐夭夭打开病房那一刻,听到了叶恒的声音。

而后,就感觉到叶恒和她一起走出了病房。

她到病房后是把自己包裹得严严实实的口罩帽子取了下来,现在为了不引起没必要的轰动,所以她一边走着一边将自己的鸭舌帽和口罩戴了上去,然后就这么默默的感觉到,叶恒在自己身边。

两个人还一起走进了电梯。

然后一人一角。

准确说,是她故意站在角落,然后也不知道说什么好。

叶恒似乎从头到尾也没有看她,两个人显得有些陌生。

是挺陌生的。

两个人最近的一次见面还是那次在夜场包房里面,当时她还在准备潜规则什么的,而他刚好潜规则了她的死对头……

她怎么都觉得,他们之间的关系,有些,妙不可言。

总之,还是低调点为好。

这么想着些事情,电梯到达。

叶恒大步先踏了出去。

唐夭夭跟在身后。

两个人走出医院大门。

叶恒往左,她往右。

唐夭夭还深呼吸了一口气,总觉得自己在叶恒面前,多少有点说不清楚的压迫感,也不知道为何,就是对他由衷的有一种,想要疏远的感觉。

她脚步有些快的往经纪人的小车上走去。

她确实是在无比紧张的拍摄下过来的。

古歆生了孩子,她觉得自己应该来看看她,她不是一个心地特别好的人,但她很能分辨,善恶是非,所以她会对自己有过帮助的人,涌泉相报!

她走了一段距离。

手臂突然被一个拉住。

唐夭夭还未来得及惊呼,就看到叶恒突然不知道怎么出现在了她面前,然后拉着她往他刚刚走的方向走去。

她很想反抗来着。

但看着叶公子好像心情不太好的样子,终究又不敢多言了。

她就怎么硬着头皮被叶恒拽进了一辆小车内。

小车后座很宽松。

叶恒带着她坐定后,就让司机开车了。

唐夭夭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他的经纪人一脸急躁的站在小车旁边,然后视线越来越远。

呼。

她叹了口气,拿起手机给经纪人发了个短信。

她完全可以想象,大伟哥会暴躁成什么样子!

她索性,关机了。

叶恒将唐夭夭带到车上后,反而很沉默。

真的是一句话没说,眼神还看着车窗外。

唐夭夭发完短息关了机,也有些尴尬了。

不知道叶公子到底要做什么,而她在娱乐圈这么多年,也知道有时候话说得多可能越是错,倒不如静观其变。

车内就这么安静着,开出了好长的一段距离。

叶恒突然转头看着唐夭夭。

看着这个女人,好像比他印象中,好看了那么一点。

难道是脸上动刀了。

唐夭夭被叶恒盯得有些不是滋味,她嘴角笑了笑,“叶公子什么时候回到文城的?”

叶恒眼神收回。

盯了半天也不知道到底是哪里动了,何况其实他也没什么兴趣。

他转眸又把视线放在车窗外,没有回到唐夭夭的问题,反而直白的问道,“我听说每次你去看叶初的时候都会问一下佣人我在不在别墅?”

唐夭夭抿唇。

她确实是和他在一起时,有些拘谨。

所以……

偶尔才会问问。

“你是像我在还是不在?”叶恒回头看着她,一字一句的问道。

唐夭夭心里有些紧张。

这个问题,到底回答在好一点,还是回答不在好一点?!

她尽量不动声色的思考。

“是不是你们娱乐圈的戏子,已经习惯了怎么讨好粉丝讨要媒体甚至是讨要你们的金主,所以一言一行都要想好什么后果,才会开口?这样的生活会不会很累啊?唐夭夭!”叶恒的话,带着些讽刺。

唐夭夭抿了抿唇。

工作如此,她也没有办法。

她调整情绪笑了笑,“是这样的,还请叶公子你理解。”

“所以……”叶恒问她,紧盯着她的脸蛋问道,“你把我当的是什么?”

------题外话------

虽然晚了点。

但是周末就是会有二更的!

群么么哒!

对了,翟北翟夏,记得收潇湘币咯!

宅甚爱这个名字。

其实还有很多是翟很喜欢很喜欢的,但是……

下次有机会用到的!

比如新文什么的,群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