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六章 他们的第二个孩子/豪门重生之妇贵逼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深邃的夜晚。

一盏微弱的灯光。

某人小脸蛋被照耀得通红,深深肉窝的小手在帮他涂抹精油。

莫修远现在的身体状况,不虚弱,但也不强壮。

他大腿还不能像正常人那样伸缩自由,所以,整个人过程就处于挺尸的状态。

陆漫漫特别认真,眼眸垂下,就紧紧的看着他。

她睫毛很长,灯光下仿若扑闪着璀璨的小钻石一般,她小嘴通红红的轻咬着,不知道是不是有些紧张还有些激动,他还能看到她的呼吸有些急促,急促的让胸部位置一上一下。

而那一上一下的弧度,真的是让人有些欲罢不能。

整个卧室里一直充斥着……无比暧昧的气息。

这种被动的滋味……

也挺好。

只是这女人完事之后一脸得意的模样,让他终究有些男性自尊挂不住。

反正,他记住了她今晚的一举一动了。

完事之后。

陆漫漫用温热的毛巾帮他擦拭干净,然后才心满意足的躺在他的身边,睡得特别的香甜。

莫修远就这么一直将陆漫漫抱进怀抱中。

谁说他一次就够了。

此刻陆漫漫背对着她,因为大孕肚的原因,只能背对着,彼此才能够好好的紧挨在一起,然后,睡熟的陆漫漫总觉得身后有人在撞她,太困了,她也就睡着了……

清晨一早。

陆漫漫迷迷糊糊的睁开了眼睛。

身边那个男人难得还在熟睡,平时一般都会在她之前清醒。

她转头看着睡得好看的莫修远。

剑眉,狭长的眼线,睫毛也不短,还该死的浓密和上翘,他的鼻子长得尤其的好看,轮廓极好,大小也合适,她不知道在哪里看到过,说看男人的鼻子就能看到他的下面,所以莫修远的下面是真的就跟他鼻子一样好看,想到这里的陆漫漫脸有些红,将视线放在了薄而有型的嘴唇上,唇瓣的颜色有些偏淡,但看上去该死的滋润还特别的性感,她的手指情不自禁的摸着他的唇,柔软的触觉还带着些薄凉,真不明白,为什么在任何时候他的唇瓣都是这个温度,身体都发烫得紧绷的时候,他的嘴唇还是如此,就如清泉一般……

她看得出神。

手腹似乎感觉到了一丝主动的触感。

她一惊,连忙打算将手指移开。

刚准备这么做。

手指突然被莫修远一口咬住。

“痛!”陆漫漫忍不住叫道。

莫修远咬着她的手指却没有放开,那一刻还伸出了舌头,在舔……

陆漫漫脸有些红。

一大早就这么色情。

而他柔软的舌头在她指腹上缠绵的时候,感觉真的很好。

真觉得这个男人不去拍三级片,简直糟蹋了。

“在想什么?”莫修远不舍的放开她的手指,看着她一脸若有所思的模样。

陆漫漫怔住。

如果她说她在遗憾他没去拍三级片,他会不会一口老血呕死。

她笑着说,“我在想昨晚上某人是不是在我睡着之后YY我了?”

莫修远脸皮如此厚的人,终究那一刻也露出了一丝羞赧之色。

他眼神有些闪烁,没有正面回答这个问题,反而转移话题说道,“不早了,我要起床了。”

陆漫漫也不坏,只是心里偷笑着,没有去揭穿他。

她先从床上起来。

一坐起来。

衣服就散落在了两肩之下。

这个男人昨晚上还真的没少在她身上享受福利。

而她突然的曝光,反而让昨晚那个始作俑者心情大好的在欣赏。

眼神也看不出来有多色情,但就是给人一种,狼入虎口的感觉。

陆漫漫赶紧将衣服穿了起来,先去了浴室。

莫修远笑了笑,撑着自己的身体,下地。

他其实也有些惆怅。

腿的恢复程度虽然已经超出了平常人的想象,但对他而言,他还是觉得慢了点,慢了点……

他一定要在陆漫漫生孩子前,站起来!

……

一个月之后。

陆漫漫9个半月了。

陆漫漫又去医院做产检。

医生说,可能随时会生,但也有可能,会像上一个宝宝那样,推迟。

所以医生说的都是屁话。

导致陆漫漫这段时间开始有些,坐立不安。

每当要生产的时候,都会特别的紧张,莫名的紧张。

甚至有时候,半夜睡不着觉。

莫修远一直陪着她,安抚她的情绪,就像第一个孩子一样。

只是那个时候的陆漫漫是一个人面对,从心里排斥他在身边,这次,这次会在夜深人静的时候主动让莫修远抱着她,抱得更紧更紧。

一个月的时间。

古歆月子也做足了。

她终于拿回了自己的手机,第一个就给陆漫漫拨打了电话。

“漫漫,我终于熬出来了,你完全不知道我这个月都过得什么日子!”古歆用的嫉妒崩溃的语气说道,“我特么的就是要一头奶牛,一天不停的的喂奶喂奶,哥哥吃了弟弟吃,弟弟吃了哥哥吃,我的人生都没有乐趣了。”

“有这么痛苦吗?”

“有。我在家足不出户,大多数时间都在喂奶,我都快得产后抑郁症了。”

“翟安呢?”陆漫漫蹙眉。

“他,忙着照顾孩子呗。”古歆有些不开心的说道,“哎,抱着孩子的样子真是肉麻死了,我都不想看了。”

“咳咳。”陆漫漫咳嗽了两声。

有这么崩溃嘛!

“只要翟安在的情况下,尿不湿什么的都是他来,给宝宝洗澡也是他,带出去散步也是他,反正除了喂奶,基本都是他,网上睡觉的时候,还一个晚上起来无数次的去月嫂房间看他们,我特么的都怀疑翟安和月嫂有染了!”古歆越说越气。

“月嫂多大岁数了?”

“也有50好几了吧。”古歆直白。

陆漫漫真想翻白眼翻死。

“还有更加悲剧的事情。”古歆的吐槽仿若是停都停不下来。

“嗯?”陆漫漫就这么默默听着。

此刻莫修远在做康复治疗,她坐在一边的沙发上陪他,这是两个人每天都会有的默契互动,她就看着莫修远这么一天一天的好转,现在基本上,可以勉强走一段距离了,而且不知道是不是一直康健在做训练的原因,身上的肉长出来的,全部都是一块又一块的肌肉,今天做得太热,他还将上衣脱了,带着汗水的腹肌简直撩死了……

“你知道之前温情一直想要孙女嘛。”古歆说,“我特么的就佩服温情这女人了,她居然把我小儿子打扮的粉嫩粉嫩的,每次推出散步,人家都说,哇,龙凤胎啊!我滴个去,我儿子以后性取向肯定有问题。”

“……”陆漫漫无语,“你就没有提醒过温情吗?”

“我说了,她给我回复说我儿子太小,都不懂,说我就是一天想法太多,还说她之前买了这么多女宝宝的衣服,丢了可惜,所以才给我儿子换上的。”古歆越说越气,“我特么就没看她什么时候这么节约过,而且我分明又看到她给婴幼儿童装打电话指定要粉色,这女人就是故意的,她斗不过我,就阴险报复在我儿子身上了。”

“你是生了孩子有被害妄想症吧。”

“你没看到我小儿子现在多一位自己是小公主,手指头伸出来都是兰花指。”古歆欲哭无泪。

陆漫漫真的是无言以对。

她儿子才一个月,所有动作都是本能动作,又没有什么意识!

“漫漫,你说我大儿子叫大北北就算了,虽然北北中性化了点但多少加了个大字还是偏男性多一点,可温情那女人叫我小儿子,非要叫小夏夏,你说我儿子长大了知道自己是这小名还不得哭死啊,我完全可以想象他今后的坎坷人生了。”

“你想太多了。”

“我没想太多,温情还明显就比较宠溺小夏夏,就把他当闺女养了。”

“翟安不说什么吗?”

“翟安才不会说什么,而且我看出来了,翟安和他妈就是同流合污,都比较宠小儿子,因为小儿子长得真的漂亮得就跟女生一样。如果不是下面的小鸡鸡,我都以为我生的是龙凤胎。”古歆无语得很,她嘀咕道,“我就不明白了,我生的是双胞胎,为什么两个人越长越不像。”

“异卵双胎就可能不太一样。”陆漫漫科普常识。

“其实我还比较喜欢大北北的长相,我觉得比较男子汉一点。小夏夏的,简直……不敢恭维,以后估计同性恋也是受。”

也没有那个母亲会这么说自己亲儿子了!

陆漫漫总觉得自己和古歆的对话,分分钟就会被对方说死到,压根就接不下嘴。

“对了,大北北的眼眸是墨绿色的。”古歆开口道。

“遗传了莫家的基因。”陆漫漫倒也不奇怪。

之前好像就听说了,但因为才生下来好像不太明显,现在可能长明显了很多。

“但是翟安不是啊,温情也不是。”

“谁知道他们家这种基因遗传学是怎么个情况。”陆漫漫也搞不明白。

“也是。但我觉得墨绿色还是挺好看的,你看你家莫修远,那眼眸简直就是迷死个人了,还有小一诺,一诺的眼眸眨巴一下,乖死了。”古歆说得起劲,突然又有些小失落,“你说我为什么小夏夏就不是女生呢?要真的是女生,在我们家他能上天。”

“要真的是女生,你的地位就更不保了,你还是自个儿庆幸吧,还好不是女生。”陆漫漫提醒。

“说得很对!”古歆一下子就有精神了。

如果是女孩子,这小夏夏估计真的得被宠上天。

“漫漫,你还有多久生啊?”

“快了吧,医生说随时可能生产。”

“生孩子的时候给我打电话,我来看你来着。不说了,我挂了,翟安又抱着大北北和小夏夏吃奶了,这哭声,真是受不了了……”嘀嘀咕咕,就把电话挂断了。

陆漫漫看着电话,有时候真觉得,有古歆的家,真的不可能太寂寞。

她抬眸。

抬眸,就看到莫修远突然站在了自己面前。

她坐着。

他站着。

本来就有极大身高差的两个人,现在距离更加明显了。

他弯腰,靠近她。

她还能看到他脸上的汗渍,很性感,很男人。

两个人对视着彼此。

莫修远靠近了她的唇瓣。

反正,在这栋别墅里面,她也习惯了莫修远随时随地的发春了。

两个人亲吻着,如胶似漆的亲吻着。

“哥……哎,你们就不能收敛点吗?!”康健室门口,传来莫璃有些不爽快的声音。

两个人很自若的放开彼此。

反正被莫璃这么撞见,也不是一次两次了。

莫修远转身。

陆漫漫也看到门口的方向。

“有个外国人又找,在客厅的你们,拽得跟个二五八万似的。”莫璃说完,就走了。

外国人?!

陆漫漫诧异的看着莫修远。

莫修远随手拿起一边的毛巾擦拭这自己的汗水,然后穿上了一件白色的体恤,胸肌刚好把体恤撑起来,莫修远的身材,真的不能太好。

他负责陆漫漫起来。

直接往外走。

“不要拐杖吗?”陆漫漫提醒。

也不知道从什么是开始,轮椅已经变成了拐杖了。

“不用。”莫修远说。

分明,还有些跛脚。

这个男人干嘛这么逞强。

心里嘀咕着。

然后看到客厅中的男人,多少是明白了。

男人嘛,最要的就是面子了,自然不想把自己有些狼狈的一面给暴露了出来。

她甚至还感觉到莫修远努力走得特别的自若。

她嘴角笑了笑。

面前的外国人看着他们一起出现,也没有站起来,就这么翘着优雅的二郎腿坐在沙发上,“居然要本王子亲自给你送上门,莫修远,这世界上估计也没有其他人了。”

“我也没有让你亲自来。达伦王子。”莫修远说,带着陆漫漫坐在了沙发上。

是的。

面前这个外国人,拽到跟一二五八万的男人就是丹尼尔。达伦,阿拉基王子。

“说得本王子好像自作多情了一样。”丹尼尔一脸傲慢,拿出一份护照本,说,“也不用太感谢本王子,本王子只是顺便来看看本王子的前设计师诺小姐,她在哪里?”

陆漫漫整个人尴尬了。

她特么的不就坐在他对面吗?!

丹尼尔感觉到陆漫漫的视线,看着她和莫修远这么亲密的距离,眉头皱了皱,“这大妈是谁?”

大妈……

大妈。

陆漫漫觉得自己遭受的绝对不仅仅只是暴击。

是雷击。

她到底长得有多变型了。

她到底长变了多少?!

丹尼尔的一句话之后,大厅突然就这么谜一般的安静了。

陆漫漫一直都知道丹尼尔这个男人其实很二。

而他二得和叶恒和古歆还不太一样,这两个人的二货气质会觉得他俩很傻,而丹尼尔的二货气质,会让人觉得自己很傻。

这就是差距。

她喉咙微动,咬牙切齿的说道,“你好达伦王子,我是诺。”

丹尼尔的反应绝对不是装的。

他瞳孔都放大了,一脸的不敢置信!

这大妈居然说自己就是诺?!

这完全是污染他的眼睛有木有!

那一刻丹尼尔居然本能德就将眼睛闭上了。

这这这是有多接受不过来。

陆漫漫看着丹尼尔的表情,真的会打击过度的。

丹尼尔似乎是默默接收了几秒钟,缓缓又睁开了。

睁开后看到陆漫漫,嫌弃无比的摇了摇头,“还好本王子以前没有真的看上你。”

“……”陆漫漫心情很不美丽。

莫修远那一刻反而笑了。

笑得还很有成就感。

麻痹的,她长得丑他还能笑。

这货也是绝了。

“本王子觉得,此地不宜久留,本王子还是先走了。”丹尼尔这个外貌协会大会长的人,完全是接受不了如此事实的,起身就准备离开。

“丹尼尔。”陆漫漫突然叫着他。

用一种朋友的方式叫他。

丹尼尔抿着唇看着她。

果真好丑。

但……很幸福。

他表现得很淡然,毫无其他异样情绪。

“那个,谢谢你。”陆漫漫开口道。

一直以前,她和丹尼尔交集其实并不多,认识时间也不算太长,真正接触也就几个月时间,而且说直白点两个人之间的关系也不过是聘用以及老板下属关系,丹尼尔却从一开始,就在帮她,不管有意无意,但最后,就是帮了她的大忙。

这个男人虽然傲慢不讲理甚至有些自大,但人是真的很好。

丹尼尔其实内心也有些起伏。

诺这个女人……

他时不时还真的会想起。

他个人因为小时候一些不太好的经历导致性取向发生了转变,也就喜欢和男人XXOO,女人一接触就会呕吐不停,但诺这个女人其实是他唯一一个可以接触尽管真正接触的时候也会有身体排斥,终究最好还是想要在她身上尝试的女人,而他是一个最讨厌别人麻烦他的男人却因为诺当时的一个电话,怕回到国去找了他父亲要求给予北夏支援,当然,虽然北夏也给了诱人的条件,可在那个时候,如果他们不出手帮助,北夏挺过去会很难,这种虽然双方获利可如果不是他主动给他父亲请缨阿拉基也不会冒着可能爆发战争的危险去趟了浑水,所以说了这么多,最终要表达的就是,他对诺的情感确实是特别的。

前不久莫修远主动联系他,让他帮他在阿拉基弄一个合法的居民身份,名字不要改。

虽然不难。

可不代表他这么日理万机的王子愿意去帮他做这种low的破事儿,而最后他居然就这么做了,亲力亲为然后还亲自送过来了。

亲自送过来了就是想要来看看诺。

他知道莫修远和诺在一起了,简直是一滩狗血剧,而这个狗血剧是莫修远自己告诉他的,也不知道这个男人是不是为了显摆,反正当时气得差点没有吐血,吐血归吐血,不过诺当时让他帮莫修远的时候,其实他就料到了,他也不缺心眼,还觉得自己智商超群。

当然当然。

他亲自来这里,也是想要看诺生活得不好。

而且他当时离开莫修远的时候,莫修远还特么的半残废人呢,他觉得这货不死都得残忍终身,所以诺多少应该会嫌弃,让他还能高傲的,非常大度的将诺带走……

现在。

自己YY的设想全没了。

就看到一个长得依然这么帅的莫修远,肥得他都忍不住出来的诺,然后辣眼睛的幸福感。

他作为这么高贵的王子,居然遭遇到人生如此打击。

怎么都觉得,世态不公。

他扬眉说道,“不用了,本王子一向大恩大德,就当你之前吻我的回报。”

话一出。

某个男人上扬的唇角,一下就僵硬了。

莫修远脸色一下就黑了。

丹尼尔突然觉得成就感还很强。

陆漫漫也感觉到了莫修远的脸色变化了。

这个丹尼尔,就知道不能对他抱希望。

莫修远这么小气的男人,心里肯定又各种阴暗了。

“莫修远你不开心了?”丹尼尔笑得贼好看。

这个男人就是带着高贵带着高雅,本来很想要揍他就会因为他那与生俱来的贵族气息给弄得下不了手。

总觉得这么野蛮的方式,不适合发生在他方圆十里之内。

“能吻本王子可是尔等的荣幸。”丹尼尔无比自大。

心情难得很好,转身欲走那一刻。

他突然停了停脚步。

“也对,有句话叫雨露均沾。”

陆漫漫压根不知道丹尼尔说这句话是什么意思的时候,就看到丹尼尔突然折回来,走向他们面前,弯腰。

亲了下来。

陆漫漫瞪大眼睛。

丹尼尔亲的不是她。

而是,莫修远……

就这么嘴对嘴的,亲到了莫修远的嘴唇上。

估计不是她懵逼了。

莫修远也懵逼的。

脑袋里面,应该劈天盖地了吧。

丹尼尔偷袭成功。

他站直了身体,看着面前两个完全石化的人,还用舌头舔了舔嘴唇,“果然,你味道比诺更好。”

至少,他不会吐。

莫修远那一刻终究反应过来了。

他站起来,一拳就准备挥过去。

陆漫漫一把拉住他,“丹尼尔是恩人,是恩人。”

丹尼尔笑得更好看了,总觉得自己做得一件特别伟大的事情。

他就这么走了。

留下客厅中,都快要气炸了莫修远。

莫修远真的是忍了又忍。

生平第一次,第一次被一个男人亲了。

他反胃了,身体不停的反胃了。

他转身走向了卧室,应该是去浴室。

本来脚步就不太灵活,有些快的速度,差点就和大地接吻了,陆漫漫就这么看到莫修远崩溃的走进了房间。

陆漫漫犹豫了一下,跟了进去。

浴室里面,果然响起了撕心裂肺的声音。

然后又想起了漱口的声音。

然后又是吐。

然后又清洗。

陆漫漫觉得等了整整半个小时。

莫修远是准把自己呕死在厕所里面吗?!

她走进去,就看到莫修远脸色很不好的还趴在洗漱台前,使劲漱口。

这个男人到底是有多厌恶。

她忍不住开口道,“丹尼尔其实是同性恋,所以……就当是女人亲了吧。”

话说完。

莫修远又开始呕了。

女人也不行。

人妖更不行!

陆漫漫都无语了。

一个大男人,要不要这么作啊。

她就看着莫修远里里外外的将自己又漱了一次,擦了擦嘴角。

他觉得他要恶心一年。

陆漫漫实在受不了,她踮脚,将莫修远的脖子勾了下来,柔软的嘴唇贴了上去。

她就不明白了,她都不介意,他干嘛这么介意。

而且丹尼尔的吻,也还算挺干净的感觉。

心思有些摇曳,就感觉到某个男人已经无比急切甚至是无比激情了。

他是打算把所有恶心的感觉都在她身上翻新吗?吻得她都快踹不过气了。

陆漫漫推了推莫修远。

莫修远很不舍的放开她。

眼神中明显还有欲望。

所以男人,就是体感动物。

她说,“我呼吸不过来,宝宝踢我。”

莫修远将手温柔的放在了她的小腹上。

宝宝确实在动。

感觉到他的触碰,动得更加厉害了。

莫修远轻轻的安抚着,一直在努力的安抚。

安抚她们的宝宝。

陆漫漫也在这么安抚。

越是安抚着,越是觉得不对劲儿了。

刚开始的胎动已经不叫胎动了,而是……

“啊……”陆漫漫叫了一声。

莫修远突然被陆漫漫的样子吓到了。

“怎么了?”莫修远紧张无比。

“我很痛……是不是要生了?”陆漫漫询问。

莫修远那一刻甚至是有些空白的,他反应了一秒。

下一秒,俯身抱起陆漫漫就往外走。

陆漫漫真的胖了很多。

抱着,就像一团肉球。

但是莫修远,却还是用他那分明恢复得不算完全的腿,抱着她就走了出去。

莫璃看着他哥抱着陆漫漫疾步如飞的模样……

这身体恢复得也太快了吧。

她这么冷眼旁观看了一会儿,下一秒突然响起,尖叫道,“是不是陆漫漫要生了?!”

否则,他哥干嘛那么激动,就跟赶着去投胎似的。

王忠刚从厨房出来,就听到莫璃的声音,转头看着大厅外莫修远的一个背影,拉着莫璃就追了上去。

莫修远将陆漫漫放进小车内,王忠也已经带着莫璃跑了出来,他直接走向驾驶会。

莫璃做的副驾驶室。

莫修远坐在陆漫漫旁边。

陆漫漫是真疼。

突然的疼痛,快得很迅猛。

“啊……”陆漫漫惨叫。

莫修远一直把陆漫漫的手紧拉着,又不能帮她痛,就是这么干着急。

心里忍不住咒骂丹尼尔。达伦,怎么一来,漫漫就发作了。

此刻的丹尼尔正做着奢华轿车享受着车载的红酒服务,欣赏着北夏国的自然风光时,突然打了一个喷嚏。

谁想他了?!

他忍不住摸了摸自己的嘴唇。

嘴角笑得特奸诈,口感果然很好,怪不得陆漫漫这么爱不释手。

而另外一边的小车内。

莫修远真是的紧张到不行。

莫璃也被陆慢慢的叫声惊吓着,忍不住吼道,“你声音小点行吗?生个孩子有这么难吗?!”

真是,弄得她都心神不宁的,就怕出了什么意外。

王忠这么沉着的一个人,开车都开得比平时快了些。

轿车听到市中心医院。

莫修远抱起陆漫漫,直接走进了医院。

我哥都不会提前给医院联系的吗?!

这么冷静的一个人,遇到陆漫漫真的就魔怔了。

莫修远把陆漫漫抱进产科,医生接到消息立刻将陆漫漫推进了手术室,准备做剖腹手术。

莫修远在病房外,签了一堆手术书。

签得他手到在发颤。

上一次没有他在身边的陆漫漫,到底是怎么过来的?!

他站在手术室门口,坐立不安。

莫璃就看着他哥,看到他哥的手居然都在发抖。

陆漫漫真是太幸福了。

陆漫漫太人神共愤了。

她这么完美的哥,居然这么爱陆漫漫!

居然这么爱着!

嫉妒。

很嫉妒!

王忠看着莫修远紧张的模样,这么一个男人,很少表露自己情绪的男人,却这么毫不掩饰。

他上前提醒道,也在分散他的注意力,他说,“要不要通知陆小姐父母一声?”

“哦,好。”莫修远点头。

似乎才反应过来。

他拿起电话,给漫漫的父母拨打了过去。

有个自己的父母打了过去。

顺便给翟安和叶恒都说了一声。

安静下来后,又开始紧张了。

也不知道,手术怎么样?!

会不会,特别痛!

他有些焦虑。

焦虑的等待……

------题外话------

达拉达拉。

昨晚凌晨在群里放毒了。

收到没收到没?!

下午继续二更。

凌晨继续放毒!

另外……

昨天入群的妹子很多,一时间让宅的群都爆掉了。

现在恢复正常,但也请妹纸们注意,正版群只验证潇湘和QQ阅读,且需要全本订阅,如果你不是,就不要打扰管家们了,她们也很辛苦,毕竟几个人,面对的是上千人。

当然,宅还是希望你可以正版支持,相信你的“改邪归正”会是宅极大的码字动力。

爱你们么么哒!

话说……

月票。

心心念念的月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