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八章 吃素太久,看到母猪都会发情/豪门重生之妇贵逼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陆漫漫剖腹产,生下陆一城,需要住院一周。

这一周,除了何秀雯和姜雨烟轮流来照看孩子,照顾陆漫漫的事情,全部都交在了莫修远的身上,绝对不假手他人。陆漫漫有时候都会特别的不好意思,莫修远的照顾简直无微不至,从头到脚从里到外。

也不知道到底是在照顾还是在……

总之。

就是那样,羞涩难言。

一周之后。

陆漫漫出院。

出院的时候,何秀雯女士又开始为难他们了。

虽然生了一个儿子真的取名陆一城让何女士心情爽了那么一会儿,但越是看着一诺一城乖巧的模样,越是看到漫漫对莫修远无比依赖的样子,他就越发的不是滋味,这么久了,莫修远说的结婚,她到现在都没有看到结婚证。

所以出院的时候,非要陆漫漫抱着一城带着一诺回到陆家别墅。

陆漫漫也有些为难了。

当初莫修远分明答应了何女士在生孩子前结婚,现在没有实现诺言,如果她死皮赖脸的跟着莫修远回别墅,她怕何女士真的会气得吐血,但说真的,到了她和莫修远现在的身份,经历了这么多,彼此敞开心怀,还有了两个孩子,那张纸对她而言,说重要不重要说不重要吧,也确实想要给家人一个交代。

她也有些冒火。

她捉摸着莫修远这几天一直陪着她,寸步不离,肯定忘了忘了拿结婚证的事情,何况丹尼尔。达伦也真的是把莫修远的身份送得太及时了,他一来她基本就发作了,她也真是醉了。

莫修远就这么看着陆漫漫圆圆的脸蛋上那幽怨无比的表情。

他嘴角拉出一抹笑,笑容特别的好看。

陆漫漫看他还好意思笑出来,真的是窝着一肚子怒火。

正在何女士对他们为难到僵持不下的时候,莫修远慢条斯理的将那本红灿灿的结婚证拿了出来。

陆漫漫皱眉。

何女士看着莫修远的模样,将结婚证拿出来看了看。

“不会是假的吧。”

“……”莫修远是真的会被质疑出内伤的,他认真无比道,“如假包换。”

“什么时候领的?”

“漫漫生孩子当天。”

“为什么现在才拿出来,是不是假的你心虚?”何女士狠狠的看着莫修远,一副柯蓝再世的表情。

莫修远真的是有理说不清。

他不过就是想要耍帅而已,不过就是想要在所有人都特别期待他拿出结婚证的时候就如刚刚那样无比显摆的拿了出来,而且小心思还想要让陆漫漫主动提起,然后再给她一个大大的惊喜。

哪里知道,从头到尾,陆漫漫对这个结婚证也没那么重视,基本上从上次提过说让她名正言顺后就再也没有问起过,他也会有些小失落,他原本觉得,这应该算是一件很大的事情。

“就是偷着乐了几天。”莫修远随便找了个借口。

陆漫漫真的忍不住想笑。

莫修远这当了第二个孩子的爸爸之后,脑袋也秀逗了。

整个人明显二了些。

何秀雯上下打量了一番莫修远,说道,“这本我收着了。”

“为什么?”莫修远看着何女士已经将其中一本结婚证放进了自己的手包里面,有些不能理解。

“以后你们要离婚什么的,至少我能提前知道。”

“……”谁说他们以后会离婚了。

他们会这么一辈子……

幸福的一辈子。

不过总算。

何女士答应了莫修远带着漫漫和一城跟着他回去,死活让一诺跟着她回到陆家别墅,说会经常带着一诺来看弟弟,一副就是很怕他们把一诺也给抢了去的表情。

莫修远也不敢和何女士抢女儿,就这么眼巴巴的目送他的宝贝闺女,跟着何女士去了另外一辆车。

他们回到了别墅。

回来后,家里的佣人除了新的月嫂外,其他也没有太大变动。

莫修远不是一个喜欢家里面多的人,以前就王管家一个人,后来因为她生孩子,莫璃的入住,王忠成为他妹夫后,也陆陆续续家里多了些人,但基本还都是精简版本的。

月嫂带着一城住进了以前一诺的房间。

陆漫漫和莫修远搬回了他们原来的主卧室,从医院回来后,王管家早就吩咐佣人将他们楼下的东西全部都搬了上去,王管家现在就算身份不同,但是会做的事情,还是会做,有时候莫璃会抗议,说王管家对谁都这么好她不开心,每次王管家都要讨好保证,但最后,还是本能的对莫修远,好到人神共愤。

陆漫漫生二胎的剖腹产手术,明显比生第一胎的时候严重一些,毕竟是好不容易长好的伤口被这么第二次剖开,在生长明显就会慢了些,好在,她除了喂奶之外也不需要做其他,衣食住行任何,莫修远给她全包,而且她没有古歆那么安静不下来停不住,坐月子跟坐牢似的,她捉摸要是古歆和她一样剖腹产,那女人真的得产后抑郁。

一天在一城吵吵闹闹又乖巧睡觉中度过。

陆漫漫除了喂奶时间,其他时间多半在睡觉,起床走动的时间也不多。

从怀孕8个多月9个月开始,她就经常失眠,经常睡不着觉导致睡眠缺失厉害,而才出生的婴儿基本2个小时要吃一道奶,有时候吃一次也要吃两个小时,总之母乳喂养也有很揪心的地方,所以一旦有空,她就会狂补自己的瞌睡。

陆漫漫半坐在床上,看着莫修远走进卧室。

莫修远忙碌的一天也从放下一城那一刻开始。

当然,别以为晚上把一城哄睡着了之后他就真的能消停了,半夜至少还得起床两次。

但明显。

莫修远对一城的照顾,其实没有对一诺那个时候那么寸步不离。

那个时候只要莫修远在别墅,一诺几乎都是他在负责,吃喝拉撒睡。

相对于一城,他也只是给月嫂帮帮手,更多的时间倒是花在了她的身上。

也不知道这是不是正了一个带把的好处。

好在当年莫修远对一诺宠溺的时候,她对莫修远也没多大感情,现在想起来,还真是挺嫉妒的。

“在想什么?”莫修远突然开口。

陆漫漫回神。

这个男人就跟有火眼金睛似的。

她说,“有点困了,打算睡觉。”

“所以是为夫还没有伺候夫人用水,夫人在不高兴了?”莫修远眉头一扬。

本来,月子期间老公照顾老婆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就算是洗洗私密地方也是理所当然的,可每次从莫修远嘴里吐出来的话,就是色青到不行。

她不说话。

莫修远闷笑。

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莫修远的笑容越来越多。

越来越多。

他走进浴室,打了一盆热水出来。

然后开始帮陆漫漫洗脸,擦拭身体,各个地方。

“还痛吗?”莫修远问道。

“有一点。不过不拉扯到就不痛。”陆漫漫说,还好,其实都可以忍受的范围内。

莫修远仔仔细细的帮她擦遍全身,说,“好好养。”

陆漫漫总觉得莫修远话中有话。

这货,绝对不是字面意思那么简单。

莫修远看着陆漫漫各种揣摩他心思的模样,忍不住笑了笑。

他帮陆漫漫全身擦拭干净,回到浴室。

洗澡。

果然每天这么无微不至,对自己的伤害才是大的惊人。

他就这么用冷水澡冲洗身体。

他告诉自己,不急。

不急。

红烧肉都已经下锅了,不怕吃不到。

话说要陆漫漫知道莫修远用红烧肉形容她……

估计真的会,煮熟的鸭子给飞了。

……

同一片天空下。

翟家别墅。

古歆生无可恋的躺在床上。

终于将大北北和小夏夏的奶喂完了。

话说她到底要喂奶到几个月啊,她累啊。

她各种毛躁不安各种情绪不稳定,每次用老长的来喂奶,都是一种折磨,身心折磨。

崩溃的在床上翻来覆去。

翟安将双胞胎放在隔壁房间后,回来就看到古歆在床上,要死要活的表情。

他抿了抿唇,走过去。

古歆看着翟安回来,那毫无形象的无病呻吟瞬间又收敛了起来。

这个女人从跟他重新在一起之后,就似乎习惯性的在他面前有所伪装,就算自己真的很烦躁现在的生活,即使大家都看得出来她的崩溃情绪,她在他面前,还是这么乖巧迎合的模样。

他说,“早点睡吧,晚上还要起夜喂奶。”

古歆虽然知道会这样,但听到翟安提醒,还是深深的大受打击。

她怀孕期间真特么的想要早点卸货,可现在,她是巴不得将双胞胎又重新给塞回去,怎么都觉得,在肚子里面的双胞胎更乖,不会动不动就哭不会动不动就闹腾,简直生不如死。

她起身,去浴室洗澡。

翟安在卧室内等她先用。

古歆一边洗澡一边看着自己的胸部。

喂奶后感觉胸部都没以前那么美了……

也不知道翟安会不会嫌弃。

捉摸着,她做完月子也有小半月了,翟安居然都还没有上她。

感觉就是,两个人的所有好精力都用在了孩子身上,连她自己也是,连她自己对那方面的欲望也几乎没有,而且听说,在一个育儿科上说,女人在喂奶期间,其实欲望会减弱的。

果然如此。

她三两下将自己清洗干净。

有时候真的觉得,有那个时间上床还不如多给她点时间睡觉。

她真觉得自己从生了大北北和小夏夏之后,没有哪天真的睡爽过。

她真希望能够有这么一天,有这么一天,从晚上10点睡到第二天12点,不要有人打扰她,别让人来打扰她。

心里一直念念叨叨,古歆洗完澡出来。

她穿了一套家居服,有些松松散散的,而且古歆特别不喜欢擦拭身体,就是每次出来的时候,身上都有湿湿润润的味道,现在夏天还好,冬天也不知道这女人会把自己弄感冒多少次。

翟安就这么看着她芙蓉出水的模样,看着她脸蛋红彤彤的,家居服随意的穿在身上时香肩都露在了外面,而且这个女人生了孩子,恢复得极快,那么大的肚子,说收就收了,当然,古歆在自己身材方面还是有特别的重视,生完之后,除了用了束腹带,基本上也会做产后瑜伽等,反正现在基本上,已经和生孩子前身材差不多了,某些傲人的地方,还稍微,大了些。

古歆没注意到翟安的眼神。

她有些困,还有些烦躁,所以注意不到那么多。

她爬上床,准备躺上去睡。

“你等会儿。”翟安叫着她。

古歆诧异的看着他。

翟安去浴室拿了一条干净毛巾,帮她擦了擦没有洗头但因为洗澡发尖被弄湿的头发。

古歆就这么看着翟安,看着他对她其实还是无微不至的。

不管是怀孕期间还是生完孩子。

怀孕期间虽然聚少离多,但只要在身边,对她基本就是好的。

生完孩子也是,尽管翟安大多数时间花在了大北北和小夏夏的身上,但该要照顾她的时间,也绝对没有含糊,她有时候觉得翟安比她更累,而这个男人,就是半点抱怨都没,还似乎乐在其中。

她有些微叹气。

不是在感叹,而是突然有些忧伤。

翟安对她真的不错真的很好,但她总觉得,他们的婚姻,好像差了点什么。

绝对不是婚礼。

婚礼什么的,她现在也看淡了。

反正结婚证已经拿了。

虽说古歆一直觉得,当时翟安带着大肚子的她去民政局重新办理结婚登记,怎么都觉得,翟安是为了给孩子一个合理的出生证明,因为结婚登记完了之后,翟安绝口不提婚礼的事情,她老觉得,就算翟安给她说没有婚礼她也不觉得有什么,她经历两次婚礼了,没经历过会特别的崇敬,经历了就不觉得有什么了,何况她也是要面子的人,谁愿意显摆自己三婚啊。

翟安帮她把头发擦拭干净,说,“早点休息。”

“哦。”古歆点头。

乖乖的点头。

基本上,翟安说什么,她也会顺应他。

就是习惯这样相处,也没觉得自己很委屈。

不管怎么样,翟安这么聪明,听她的,也不会错。

她躺在床上,睡觉。

她每天给自己的安慰就是,总有一天她会解脱的,总有一天,她会解脱。

然后,就真的很快就睡着了。

翟安洗完澡出来,就看到古歆大大咧咧的睡得极其的不规矩。

他走过去,帮她把被子盖好。

古歆动了动嘴唇,缓缓又睡了过去。

翟安就这么看着古歆有些疲倦的模样,虽说一天在家,但同时带两个孩子,而且两个孩子的作息还有些不同,确实有些难为了古歆,甚至很多时候自己还处于迷糊的状态,她就已经能够熟练的抱着孩子吃奶了。

他低头,吻了吻她的额头。

额头的触碰,让他又忍不住向下,找到她柔软的唇瓣。

古歆瞌睡特别大。

也不知道为什么在睡觉的时候就拿能这么的不会被人打扰,一般人应该都会自然清新的,而他亲了好久,久到她本能的回应他,但最好还是没醒。

翟安有些无奈。

她看着她熟睡的模样……

这段时间大家都累。

是确实都累。

他基本上腾出了大量的工作的时间去带孩子和尽量陪她,事实就是,两个孩子还有每天不得不处理的公务让他确实没有那么多时间,照顾到她的感受。

他帮古歆的拧好被子,起身走向书房。

很多时候,他都是晚上处理公司的事情,所以经常大半夜甚至到孩子开始哭啼吃夜奶,他抱着孩子在古歆身上吃了夜奶,才会回房睡觉……

有时候他也会感叹。

不知道这样的日子,会持续多长时间。

其实他也怕自己终究有一天会真的透支。

他微叹了口气,打开电脑,处理各种OA邮件和审批文件。

这样的工作一做一般都是2个小时。

他将工作处理好,并将需要安排的事宜分公司发给了相应负责人,看了看时间,打算去两个孩子的房间看看是不是该起床吃奶了,就看到电话屏幕上突然亮了一下。

他随手拿起,看了一眼,简单回复了句,起身走向婴儿房。

轻脚轻手的推开了房门。

月嫂在睡觉,但特别惊醒,她看着翟安,说道,“两个孩子还没醒,二少爷你一天这么累,就不用亲自过来了,孩子醒了我会抱过来的。”

“没什么,我也刚忙完工作,你睡吧,白天照顾孩子也很累。”

“不累不累,有你帮我,家里还有其他佣人,真的是我带过最轻松的了。”

翟安笑了笑。

本来当初温情是打算请两个月嫂,分别带大北北和小夏夏的,是他觉得真没有必要,第一,他会亲自带他的两个孩子,不想从小的生活习惯学习习惯交给别人,这是他觉得他作为父亲的责任。第二,家里面人多,温情这么喜欢小孩,翟弘也很闲,就算古歆稍微贪玩点,一个月嫂照顾,也绰绰有余了。

他刚走进婴儿床。

小夏夏就开始哼着哭了。

月嫂开口道,“小夏夏似乎特别粘你,也不知道是不是父子心灵感应,你看你一出现,小夏夏就知道哭着要你抱了。”

翟安是比较偏爱小夏夏。

因为,长得比较漂亮,还因为,神情间和古歆其实很像。

他将小夏夏从婴儿床里面抱出来,对着月嫂说道,“我把小夏夏先报过去喂奶了,如果大北北醒了,麻烦你帮我抱过来一下。”

“好的。”

翟安把小夏夏抱到自己的房间。

古歆还睡得特别的香甜,有时候翟安是真的不想吵醒了她。

他也试图在古歆睡着的情况下抱着孩子帮她喂奶,但事实就是,古歆这么贪睡一个人,在孩子哭啼的时候,就突然会醒,熟睡中雷打不动的女人,从小没心没肺就跟一个长不大的孩子似的,也真的有了母性光环。

此刻,古歆就迷迷糊糊的坐了起来。

她眼睛都没有睁开,就把手伸了过来,“是小夏夏要吃奶吗?”

估计也只有她,闭着眼睛就能够分辨谁是大北北谁是小夏夏。

“嗯。”翟安将小夏夏抱了过去。

古歆抱着小夏夏,掀开衣服就喂奶。

她靠在床头,眼睛才开始迷迷糊糊的睁开,看着小夏夏一吃到奶,就不哭了,然后很用劲儿,吮吸。

小夏夏奶量不大。

所以没吃多久,就心满意足的睡着了。

古歆正刚轻松了一秒,保姆又把大北北给抱了过来。

她认命的继续喂养。

大北北特别能吃。

几乎是把两个胸部都吃光光了,才会睡觉。

也难怪。

生下来重量差不了多少的双胞胎,长了一个多月后,大北北明显胖了一圈。

难怪小夏夏比较受宠。

她终于将两个孩子喂完了。

房间又安静了,她被这儿折腾了一会儿,反而有些清醒了。

她坐在床头,拿出手机准备刷刷朋友圈刷刷微博什么的。

刚拿起手机,发现翟安放在床头的手机突然响了一下。

此刻的翟安和月嫂一起,去哄着两个孩子睡觉了。

古歆诧异的转头。

这么深更半夜的,应该不会是什么推送信息吧。

终究,她也没有看人隐私的习惯,这点基本素质还是有的。

她拿着手机耍了一会儿。

翟安似乎也哄完了孩子回来。

古歆看着他,提醒道,“你手机刚刚响了一下,看看是不是什么短信?”

“嗯。”翟安应了一声。

他拿起电话,点开看了一眼。

古歆也不在意的又躺下睡了。

刚刚清醒了几分钟,现在深更半夜的,终究她还是困的。

睡前总是在想,这么苦逼的日子,到底还有多长……

而这样的日子。

确实还有很长。

又是一个月过去。

两个双胞胎,不知道是怎么养成的习惯,反正半夜还是会起来两三次,而且还习惯了半夜起来玩,一般是凌晨2、3点钟,会玩到4、5点才会睡觉,特别是小夏夏,特别的会磨人,特别的会撒娇,幼嫩的声音但凡一哭,家里没有人除了古歆对他不待见外,其他人都跟宝贝似的,宠溺到不行。

反正古歆就觉得,翟安在她身边睡觉时间越来越少。

大半夜大半夜的被她那小儿子占有。

都说女儿是爸爸上辈子的情人,翟安上辈子是同性恋吧。

古歆的不爽,只能给陆漫漫发泄。

陆漫漫终于月子出来了。

陆漫漫其实情绪也不太好。

她惊人的发现,她出了月子后,居然没有瘦,反而比生产之后还胖了两斤。

她都特别给王忠说了,她吃标准月子餐,营养均衡就好,不多大补。

怀一诺的时候,生完孩子月子出来基本上就妖娆万代了,这完全就是天大的打击。

古歆在电话里面贼笑。

她就是觉得陆漫漫吃瘪的样子,很有喜感。

陆漫漫心情很不好,“古歆你能不能有点良心。”

“我其实就是很好奇,莫修远还吃得下吗?!”

“古歆,你能稍微委婉点吗?”

“请问陆漫漫小姐,你和莫修远先生的双修还算正常吗?”古歆故意阴阳怪气的问道。

陆漫漫忍不住翻白眼。

“话说你们同房了吗?你也出月子了,可以做了哦。”

“我一身膘,我自己看着都腻。”

“你可别小看你身上肥肉的效果,一个吃素吃久了的男人,看到母猪都会发情。”

“……”你才是母猪。

你丫的才是母猪。

陆漫漫此刻站在穿衣镜前,踩在标准秤盘上。

她一定要减肥。

一定要减肥。

“所以你们目前还没上床吗?”

“没有。”陆漫漫直白道,“也不知道莫修远这两天在忙什么,我出月子后不久就经常不在家了,今天还给说我说要出门几天,以前一些政坛上的事情,要去处理一下。”

“会不会是莫修远不想上你所以故意逃避你?”

“古歆,你就能好好说话吗?!”陆漫漫不爽透顶。

就不能好好说话。

她现在看着秤盘上的数字,已经很难受了。

“我就随口说说而已,你干嘛发这么大的脾气。”古歆委屈。

“你呢,你现在和翟安,每晚都……春光无限了?”终究而言,陆漫漫还是比古歆委婉多了。

“能别提我了行吗?我现在就是一头奶牛,哪里有功夫XXOO?!我捉摸着翟安现在看到我,脑海里面估计自动浮现一头牛喂奶的场景,你想想那场景,几个男人还能有兴趣?!”

“不是吧,你都出月子还这么长时间了,翟安也太能忍了吧。你不是说怀孕期间,翟安也没做过吗?”陆漫漫都有些惊奇。

古歆叹气,“总之,事实就是如此,我也不想承认但就是这样的。”

“翟安是不是特别忙?”

“大概吧。”古歆也不知道到底忙什么,可以忙到上床那几十分钟都没有,她想了想嘀咕道,“白天晚上照顾孩子的时间都特别多,现在小夏夏特得意,半夜起来玩,翟安就陪着他玩,而且小夏夏除了翟安就只要温情,晚上的时候特别矫情,翟安又不能把孩子大半夜交给温情,就自己每晚这么陪着。貌似他好像还要处理公司事情什么的,都是在晚上处理,白天的时间不是陪着孩子,就是偶然补瞌睡,我感觉我都快和他的时间交替了,唯一的交集大概就是在给孩子喂奶上。”古歆说,边说还在变感叹,“你说结婚生了孩子的夫妻生活是不是就这样了,每天都围着孩子转悠?!”

“应该不至于吧……”陆漫漫开口。

至少她和莫修远在一起没有这种感受。

而且明显的,在这次她生孩子坐月子期间,莫修远几乎把所有的精力都是放在她身上的。

不过莫修远和翟安也有所不同。

他们毕竟只有一个孩子,而且莫修远没有工作的事情需要每天处理,精力也就更多了些,翟安一时间突然当两个孩子的爸爸,还是第一次为人父,有些调整不过来时间也可以说得过去,更何况,翟安确实有3个公司要搭理,时间上就更少了。

她说,“你别想太多了,等这段时间过了就好了,孩子长大一点晚上就不会这么磨人了。”

“我也只能这么想了。”古歆叹气道,突然又想到什么,“对了漫漫,你说翟安有可能出轨吗?”

“你开什么玩笑?!”陆漫漫实在受不了古歆的疑神疑鬼了。

“额,我也觉得我在开玩笑,以翟安的性格,应该是不至于出轨吧,他这么理智这么束缚自己的一个人,但就是……”古歆声音小了些,就跟发现了什么天大的秘密一般,贼兮兮的说道,“我有一晚上听到他和一个女的打电话了,大半夜的。还聊了挺长时间。”

“你知道是谁吗?”陆漫漫询问。

“不知道,也没好意思问?”

“你干嘛不问?!”陆漫漫无语,平时多雄赳赳气昂昂的一个人,在面对翟安的时候,就是龟毛得很。

“我怕翟安觉得我一天疑神疑鬼的。”

“你不问才真的是疑神疑鬼的,赶紧问问。婚姻之间,最不应该有的就是不信任彼此,相信我,我是以过来人身份在提醒你。”

“哦。”古歆点头,说道,“我是捉摸着翟安这么忙,哪里时间出轨什么的。他每天都在家里面,想鬼混也难啊!”

“意思是你可以接受他精神出轨了?”

古歆似乎还仔细想了想那画面。

“不要!”心都会痛死的好不好。

她虽然不觉得翟安有多喜欢她,但翟安至少也不喜欢其他人啊,而且翟安娶了她,多少,她还是特别的。

万一翟安真的喜欢上了别人……

她还不如死了算了。

“所以我劝你问问翟安,别自己胡乱猜想了。”

“嗯。”古歆点头。

也觉得陆漫漫说得很有道理。

两个人随便又聊了会儿。

挂断了电话。

古歆看着手机有些发呆。

翟安今天一大早就去了公司,他会隔三差五的去一趟,其实公司的事情真的不少,翟安能够花这么短的时间将公司运营得依然如故,也真的是佩服他非凡的能耐。

她深呼吸,正打算下楼。

翟安突然抱着小夏夏进来了。

所以翟安就是这样,不管任何时候,最不离手的就是小夏夏,此刻西装革履的他,连衣服都没换,估计一回来碰到小夏夏在客厅玩耍,小夏夏又特别的会撒娇,就这么霸占了翟安的怀抱。

古歆真觉得小夏夏特别的邪恶。

分明比他打了一圈的大北北,老是被他欺负。

这个阴险的小子。

“你抱一下小夏夏,我去洗澡换身衣服。”翟安将小夏夏递给她。

小夏夏还一脸不满意。

好在小脸蛋拱着她的胸上,闻到了熟悉的奶味,才没有大哭大闹。

翟安洗澡也特别快。

洗完澡换了一套舒适的家居服,出来就把小夏夏接了过去。

“那个翟安……”古歆看翟安抱着小夏夏离开,突然叫着他。

“嗯?”翟安回头看着她。

“你抱着小夏夏出门散步吗?”古歆觉得自己就是很龟毛。

分明到嘴边的话,还是咽了下去。

“不是,我下去抱给妈。我有点累了,打算睡一会儿。”翟安说。

这么仔细一看,他都有黑眼圈了。

莫名又有些心疼。

翟安为这个家付出这么多,她干嘛还老是怀疑他。

她笑着说,“我抱下去吧,你多睡一会儿。”

翟安犹豫了一下,还是把小夏夏又递到了古歆的怀抱里。

小夏夏很不爽了。

他好不容易才抱着爸爸,他才不要放手。

哇的一声就哭了出来,小脸蛋委屈到不行。

古歆无语了,真是无语了,还觉得自己母亲的地位被深深的质疑了。

“乖,别哭。”翟安看着小夏夏一哭,就低声哄到。

小夏夏死活挣扎着要去翟安的怀抱。

古歆就死活抱着不放手。

翟安看着古歆的样子就知道她心里在想什么。

他忍不住一笑,和自己儿子较劲儿,故意也没有其他人了。

他温柔的大手摸了摸小夏夏的头,柔声说道,“别哭了,爸爸爱你。”

说完,还亲了一下他的小脸蛋。

要不要这么肉麻。

要不要这么肉麻?!

话说她已经不止一次的听到翟安对着小夏夏说,爱你了。

动作一般是这样的。

翟安对着小夏夏说,“爸爸。”

然后会停顿一下,似乎是在让小夏夏明白,他是他爸爸。

而后看着小夏夏懂了,就会说,“爱你。”

说完之后,就会笑着亲小夏夏。

然后每次小夏夏都会咯咯的笑个不停,就像真的能听懂,自己被爸爸深深爱着一样。

反倒是大北北,每次就是一脸懵逼的看着自己爸爸和自己弟弟的的互动……

大北北真可怜。

古歆将小夏夏抱着就下楼了。

小夏夏本来在听到翟安说他熟悉的话语时,不哭了,突然感觉自己离爸爸越来越远,又撕心裂肺的哭了出来。

古歆脚步更快了些。

她现在才想哭好不好。

她原本以为翟安说不出来这么肉麻兮兮的话,所以她可以自动忽视他从来没有给他表白过,但是现在,现在居然对着才2个多月的小夏说得这么顺口……

太欺负人了。

她下楼,就把小夏夏扔给温情了。

温情看着古歆突然发神经的样子,也没搭理,抱着小夏夏就哄个不停,“小夏夏乖,奶奶最爱你了,别哭了别哭了,你哭得奶奶心都碎了……”

古歆真是受不了温情这对母子了。

她一把抱起婴儿车上的大北北,总觉得大北北和她一样,各种遭人嫌弃。

当然当然,她是后来很久了才知道,为什么温情和翟安会对小夏夏格外的好而对大北北明显冷漠,那是因为,大北北从出生开始,就有了他的使命,而这个使命让他们不能对他太宠溺,也或许就是因为这个原因,温情和翟安才更加的把自己那份对大北北的爱,用在了小夏夏身上……

古歆陪着大北北玩了一会儿,大北北的性格比小夏夏好太多,玩累了就自己躺在婴儿车上乖乖睡觉,才不会像小夏夏那样,缠死个人,不抱着哄着来回走,绝对不会闭上他傲娇的小眼睛。

她帮大北北盖好被子,实在受不了小夏夏那撒娇无比的模样,给月嫂说了一声,起身上楼。

推开房门,翟安果然已经睡着了。

这段时间翟安是真的很累吧,所以基本上,她看到他都是在秒睡。

她走过去,有些心疼,也有些感叹。

你说你不对小夏夏这么好,就不至于这么累了啊。

她有些无奈的摸了摸翟安的脸。

翟安感觉到外界的触感,动了一下。

这么惊醒。

古歆将手放开,这次突然改用嘴唇去亲吻了。

她亲着他的唇瓣……

也不知道这个男人哪里那么大的魅力,总之他一安静,她就会想要侵犯。

她果然很色。

她的小舌头就这么伸了进去。

吻得挺投入的时候,忽然感觉到一道视线紧紧的看着她。

她睁开眼睛,就看到了翟安无比清明的眼神,直直的看着自己。

多少……有些尴尬。

这种偷袭的方式。

她猛地起身。

念头刚起,后脑勺就被一只大手狠狠的桎梏住,下一秒,那个吻,就更深了。

------题外话------

嗯嗯,今天不会有二更了的。

一般周末才会有。

容许小宅煽情一下。

差不多还有一周时间,正文就要结束了。

有没有突然觉得时间过得很快……

总之,宅觉得过得好快,~o(>_<)o~

倒计时开始了,宅有些不舍,会尽量多写一些甜蜜瞬间以慰劳我最你的你们,也希望你们可以陪着宅,一直走下去。

写完正文会有番外。

厚脸皮的宅会说,番外也很精彩哦。

是的,番外被叶恒父子承包了。

话说话说。

正文接近尾声了,本月也接近尾声了,亲们要不要看看自己手上的月票,是不是要过期了……

宅飘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