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九章 所以还不是精神出轨了?!/豪门重生之妇贵逼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翟家别墅。

古歆感觉到翟安的清醒,偷袭后准备离开。

念头刚起,后脑勺就被一只大手狠狠的桎梏。

然后,她就感觉到翟安的吻,变得更加主动而深入。

他舌头纠缠着她,在她的口腔中有些疯狂。

古歆很少见到翟安这样。

似乎每次都是在他特别不受控制的情况下,才会感觉到翟安这样,比如上床上到他按耐不住的时候,比如此刻,在他还未完全清醒的时候。

她沉醉在翟安的亲吻下。

有些自然反应,就会在如此干柴烈火之中发生。

她不知道何时就被翟安压在了身下。

她衣衫凌乱,脸蛋红润……

翟安的身体反应也很明显,甚至有些急切。

彼此,都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有在一起了。

所以那一刻彼此是真的有些,激动……

而她以为一切都会顺理成章的发生时。

“翟安。”

两个人的身体都在急剧变化的时候。

房门外突然响起温情的声音。

两个人突然一怔。

激情在最高点被人打断的滋味,真的特别……不是滋味。

“翟安,古歆,中午了,下来吃饭了。正好小夏夏哭得厉害,估计是想要吃奶了。”温情似乎还抱着小夏夏一起到了房间,隐约还能够听到小夏夏几声装腔作势的哭声。

翟安压在古歆身上的身体,就真的离开了她。

古歆其实有些失落。

她就默默的失落。

翟安看着她躺在床上调整呼吸,修长的手指帮她整理着衣服和头发。

也在帮自己整理。

没有多耽搁几秒。

翟安起身去打开了房门。

小夏夏看到翟安就吱吱唔唔的哭着扑进了翟安的怀抱里。

翟安把小夏夏宠溺的抱进怀抱,说,“妈我们喂完奶就下来吃饭。”

“嗯。”温情点头。

看了一眼躺在床上似乎还在睡觉的古歆,也知道这段时间古歆喂奶挺辛苦的,当年她就翟安一个孩子,也在翟安才出生几个月的时候带得生不如死,更别说现在同时两个养育两个了。

“吃了饭在睡觉。”温情提醒道,才离开。

翟安抱着小夏夏到床上。

古歆也已经调整好了自己的心情,半坐在床上,从翟安手上接过小夏夏。

仿若只有吃奶的时候,小夏夏才会这么规矩的躺在她的怀抱里。

他狠狠的吮吸,吃奶。

小夏夏真的比大北北调皮太多,大北北吃奶的时候很快,也吃得比较多,小夏夏吃奶又慢又啰嗦,除了特别饿的时候,否则他可以含着一两个小时不放。

古歆对她的小儿子真的是深恶痛绝。

也不知道翟安和温情怎么就这么喜欢这个臭小子。

古歆就这么抱着他,感觉到他的耍耍停停。

生无可恋。

生无可恋。

翟安补充了那么一会儿的瞌睡,此刻似乎就睡醒了,他坐在床边看着小夏夏吃奶,偶尔小夏夏吊儿郎当的时候,他还会碰碰他的小脸蛋,小夏夏就会本能的猛吸几口,坚持不过几下,又开始吊儿郎当。

古歆有时候烦小夏夏如此时,就会把小夏夏给抱走,一抱走,小夏夏就撕心裂肺的哭,那模样别提多委屈了。

所以每次,基本喂小夏夏都是要喂到他含着睡着。

“翟安,你要不先下去吃午饭吧,小夏夏可能还会吃很久。”古歆说道。

翟安一天也挺累的,而且她真觉得翟安耗在小夏夏身上的时间真的太多了。

“嗯。”翟安也没有推脱。

生了孩子之后,很多时候一家人就不能一起吃饭了,需要轮流有人来照顾双胞胎,而且有了双胞胎,很多不确定的因素都恢复发生。

古歆看着翟安起身离开的背影。

她忍不住重重感叹。

以后她的性福生活是不是都要如此了……

心里有些惆怅。

转眸看着翟安随手放在床头边上的手机,又这么响了一下。

这段时间翟安的短信好像都挺多的。

她鬼使神差的随手拿了起来,然后就看到屏幕上的短信内容,因为内容不长所以能够全部看完,上面就写着,“翟安,我明天回国。”

……

莫修远别墅。

陆漫漫站在镜子面前,看着自己圆乎乎的身体。

她真的有些惆怅。

她实在接受不了,自己胖得如此圆润的模样。

怎么这次生了一城之后,就会胖这么多呢?!

这儿长这么胖的。

刚开始怀着一城还可以自我安慰,至少一城长得不错,现在她总不能自我安慰,因为长得胖所以奶水好吧。

古歆这么瘦,奶水还能供两个孩子呢!

她左右看了看自己。

莫璃敲门而进。

陆漫漫透过穿衣镜看着莫璃。

莫修远还没回来,这两天莫修远似乎遇到点事情,陆漫漫猜想,可能是莫子兮的事情。

不管如何,莫子兮也才4岁而已。

4岁肩负着的莫家江山,确实太小了一点。

所以她其实真的很理解。

而且对于阿离的孩子,她有一种莫名的,心疼……

“你怎么照也瘦不下来了。”莫璃的声音,成功的将陆漫漫拉回神。

陆漫漫脸色不太好,就这么睨了她一眼。

“我哥现在肯定悔死了。”莫璃说得肯定无比。

“你进来到底想要做什么?”陆漫漫不想听她多说。

反正莫璃这种小婊砸吐出来的话,也没有几句是好话。

“一城要吃奶了。也不知道怎么当人妈的,就知道臭美,也不管自己儿子。”莫璃丢下一句话,就走了。

陆漫漫翻白眼。

莫璃这个人就是这样,本来做的是好心的事情,就是会让人气得牙痒痒的。

她走向了儿童房,一城幼嫩的哭声在房间中响起,似乎是刚睡醒就饿了,哭得真的有些委屈。

她从保姆身上结果一城,喂奶。

莫璃也这么站在儿童房中,看着陆漫漫喂奶时候,真的泛着特别特别浓密的母性光环。

眼神有些直直的。

陆漫漫抬头看着站在门口处的莫璃。

莫璃被陆漫漫突然这么一盯,莫名有些心虚,脱口而出,“我可一点都不羡慕能当妈妈!”

陆漫漫嘴唇抿了抿。

莫璃脱口而出的话,此刻似乎才反应过来,自己分明是在此地无银三百两。

她有些尴尬。

以陆漫漫这种人的性格肯定会对她多加讽刺,却没有想到,她什么都没说,反而当没有听到一般的继续喂奶,没有给她任何难堪。

莫璃看着陆漫漫的样子,虽然心里有些细微的诧异和感动,但终究她觉得她不是一个可以和任何人和平相处的人,所以转身就下楼了。

陆漫漫看着莫璃的背影。

每个女人都有当母亲的权利,而莫璃,就这么在出生的时候就被上帝给抹杀了,想来,小婊砸会有这么阴暗的性格也理所当然,其实仔细一想,本性也不是太坏,以前为了陷害她为了怕她的出现抢走了她在莫家的身份地位和关爱做的那些残忍的事情,似乎也情有可原,而且不得不说,莫璃也真的没有确切的害过任何一个人!

她抱着吃完奶已经熟睡的一诺,将她放进了婴儿床内。

保姆陪着一城睡觉。

才一个月大的一城,睡眠时间依然很多,倒还算轻松。

她起身下楼。

此刻饭厅也已经准备好了午餐。

莫璃一脸不悦的在饭厅等着陆漫漫开饭,王忠就这么小心翼翼的在旁边陪着她。

莫璃特别情绪化,很多时候都会控制不住她自己的情绪。

所以刚刚在陆漫漫面前的出糗,就这么发泄在了人家王忠的身上。

王忠遇到莫璃……

她也不知道到底谁比较吃亏。

她走过去,坐在餐桌上。

三个人一起吃饭。

“我哥还有多长时间回来?”莫璃有些不耐烦的问道。

“不知道。”

“他没说吗?”

“没说。”

“可能我哥对你这样的,也没有兴趣了,指不定独自去偷欢了。”莫璃笑得一脸邪恶。

陆漫漫根本就是无动于衷。

她觉得,这辈子莫修远都不可能再做任何对不起她的事情。

有些自信,就是这么毫无根据但却根深蒂固。

“切。”莫璃没有看到自己想要的一幕,有些不爽的瘪嘴,扒饭。

吃过午饭之后。

莫璃回房间睡觉。

莫璃的身体现在比以前是好了很多,基本上不会影响她的平常衣食住行,但终究身体和常人不同,她的生活习惯和规律也比一般人姚严谨很多。

陆漫漫在看着莫璃回房间之后,将王忠叫住了。

王忠一般会陪着莫璃,此刻看了看卧室似乎有些不放心的,还是跟着陆漫漫走向了外面的小花园。

此刻夏天快要过了,但天气还是热得吓人。

好在风正好,在树荫下,偶尔还能感到一丝丝带着初秋的凉意。

她说,“王忠,你和莫璃结婚也有很长时间了,两个人发生关系也不短了。”

王忠四十好几的人了,一听到说这个,脸一下就红了,他有些不好意思,还是带着无比恭敬道,“莫太太你想要给我说什么你尽管说。”

自从她和莫修远再次“结婚”后,她就又变成莫太太了。

她都觉得她自己的身份,跟孩子扮家家酒似的。

好在,也就这么接受了过来。

她看着天空的蓝天白云,说道,“莫璃不能生孩子。”

“我知道。”王忠点头。

他当然知道。

从结婚那一刻,其实莫先生就给他说过,莫璃的所有情况。

他不在意。

他以前甚至从未想过会结婚,更没想过,要什么孩子。

对他而言,莫先生的小孩就是他需要呵护照顾长大的孩子!

“但是莫璃好像这段时间有了情绪变化。作为任何一个女人,都想要为人母,这是大多数人的人性使然。”

“嗯。”王忠点头。

“但是我总觉得,女人想要当母亲,一定是建立在她想要给自己心爱的男人生孩子的前提下,不会无言无辜的想要当母亲。”

王忠有些诧异。

“莫璃应该是很想给你生一个孩子。”陆漫漫说得直白。

“那怎么行!莫璃身体这么差,而且一直得服用她的心脏药,生孩子就得停药,一停药,她的心脏就可能复发,如果真的产生了排斥……我不会让莫璃冒这个险的!”王忠似乎说不下去了,无比肯定。

“我知道你不会让她冒险,所以,我是希望你好好和莫璃沟通一下,莫璃是一个死脑筋的人,她不会主动把自己内心深处的话说出来,还特别的钻牛角尖,也很固执,你好好照顾一下她的情绪。”

“我知道怎么做的,谢谢莫太太的提醒,我平时太大大咧咧的,真的从来没有注意到过,莫璃会有这方面的心思。”王忠有些后怕的说道。

而且不得不说,莫璃有时候固执起来,真的很吓人。

陆漫漫微微笑了笑。

王忠一番恭敬后,就大步的离开了。

陆漫漫看着王忠的背影。

她其实也没有想过要多管闲事,也没有想过要和莫璃和平相处,但……

好吧。

她就当自己是想要给莫修远,多留下些亲人吧。

……

莫璃在卧室里面。

躺在床上睡不着,所以干脆就爬了起来靠在床头。

王忠这么久了,怎么还不进来。

她心情有些不好。

这个男人,总是为这里的每一个人尽忠尽职,也不知道自己被他排到了多少位,她都在怀疑,王忠这个老男人对她好,指不定也是他哥的要求,越想越气。

她有些不爽。

不爽的突然抽开床头柜,看着里面放着的避孕套。

只要没有了,就会增加新的。

王忠是真的不想要个孩子吗?!

他这么大把岁数了!

她随手拿起一盒避孕套,打开。

也不知道有没有效果。

她就拿起她之前就在佣人那里拿的几根针在避孕套上面一直扎,一直扎。

越扎越兴奋。

导致……扎得忘了自己在偷偷的做这事儿,所以就被王忠推开房门看到了。

莫璃抬头。

手上还拿着针和避孕套。

那一刻,真的是尴尬死了。

王忠看着她的模样,看着她脸突然就爆红了,她真正脸红的时候,连脖子耳朵都是红彤彤的,甚是可爱。

他忍不住笑了一下。

莫璃将避孕套和针,有些赌气的放在床头上。

王忠看着莫璃的模样,“大小姐是在给谁发脾气?”

相处久了,两个人的对话,也自然了很多。

莫璃不说话。

“避孕套和你有仇吗?”王忠继续问道,依然宠溺的笑着。

“就是和我有仇!”莫璃不爽透顶,“就是和我有仇,就是它阻止了我当母亲的权利。”

“莫璃。”王忠拉着她的手。

莫璃心情很崩溃。

她就是突然很想要生一个孩子。

就是突然很想要生一个和王忠这个老男人的孩子,孩子长得像她就行了,别长得和王忠一样丑就好!

但是。

从她有懂事开始,医生就告诉她她这辈子都不能生孩子。

就算现在身体已经比以前好了很多,因为药物的关系,也不能要小孩……

她很生气。

“刚刚莫太太叫我,对我说,你很想要为我生个孩子?”王忠温和的问她。

莫璃不说话。

她就知道,她任何举动都瞒不过陆漫漫的眼。

“我是不是从来没有正面告诉过你,我根本就没有想过要孩子。”王忠说得诚恳。

莫璃望着他,幽幽的说道,“我知道你是为了考虑我的情绪,哪里有人不想当人父母的,而且你一把岁数了。”

“是,我确实一把岁数了。”王忠点头,他确实比莫璃打了19岁,“就因为一把岁数了都没有想要生孩子的念头,才会一直不想要。莫璃,我在没有遇到你之前,我甚至没有想过结婚。”

莫璃的脸又有些红了。

王忠从来都说不出来这些话。

“我觉得这辈子有你陪着我就够了,我曾经以为我的人生就会一直在照顾莫先生的事情上,从未想过,在晚年还会有你出现在我的世界,给我带来很多不一样……”

“你才中年,谁说你晚年了。”莫璃抓着字眼不悦。

这就是典型的只准州官防火不许百姓点灯。

她可以说王忠老,任何人包括王忠自己都不行。

王忠笑着叫莫璃抱进怀抱里,“我不需要你为我冒险,而且我真的,不想要孩子,有你就够了。”

“可是……”莫璃躺在他的怀抱。

这个男人就是莫名的给她一种安全感,是以前父母把她抱在怀抱里面,很不一样的感受。

她也不知道从何时开始,有些依赖这个怀抱。

“王忠,我看你对一城这么好。我看你抱着一城的时候,脸都笑得慈祥了,你这么会照顾孩子……”莫璃说,说出自己心里的悸动。

所以她以为他想要。

而她其实真的没有想过生孩子,从小就知道自己不能生孩子所以从小就没有这方面的想法,可是每每看到王忠对一城那么无微不至那么关怀至深的样子,就会让她某个神经突然绷紧,她总是在想,如果哪一天王忠自己有了孩子,那画面应该很温馨吧……

可惜,自己不能生。

她心里其实压抑得有些不是滋味。

“傻瓜。我之所以对一城好那是因为他是你哥的孩子。我从小就被我父亲带到莫家,我父亲早死,遗言是一定让我照顾好莫家人,一定要好好的照顾好你哥。这么多年,我也只遵循着父亲对我的教诲,也知道莫家对我们家是有大恩大德的,所以才会用尽心思去对一城好,这和我要不要当爸爸是没有任何关系的。在我看来……”王忠说到肉麻的话时,多少也有些不好意思。

他停顿了一下,还是鼓起勇气开口道,“自我看来,如果真的一定想要一个孩子,你就是我的孩子。”

“唔……”莫璃脸红透了。

这个老男人居然能说这么肉麻的话。

这么这么肉麻。

所以他的意思是,他会像父亲一样,宠爱她吗?!

她不好意思的埋进他的胸膛内。

王忠也有些不好意思,他紧抱着莫璃,“所以你以后不能再有任何生孩子的念头了,我性格不那么细腻,特别是在对待感情上,我有些木讷和笨拙,今天如果不是莫太太提醒我,我都不知道你有这么危险的想法。你一定要记住,比起任何事情,你的生命更重要,而我希望我能够在毕生之年,好好的照顾你一辈子……”

莫璃就把自己这么深深的捂在他的怀抱里。

她什么都没有说,因为不好意思。

而她知道。

王忠真的很好,真的很好很好……

好到,她不敢为他冒险,他怕这个老男人真的在失去她那一刻,哭泣。

她不敢想象那个画面,会有多悲壮。

两个人达成一致,相拥而眠。

此刻客厅中。

陆漫漫在看电视。

她转头看了好几眼楼下王忠的房间,里面没有发出来任何动静,想来,应该是做好了沟通工作。

她淡笑了一下。

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就能这么好心。

对。

是为了莫修远。

她拿起电话,想着莫修远也有两天没回家了,虽然会时不时给他打电话发短信,还是觉得身边少了什么。

她给他拨打。

那边接通,“想为夫了?”

“能不要这么肉麻吗?”

“所以不想了?”

“莫修远你就不能正经点吗?!”

“为夫一向很正经。特别是在床上。”莫修远一字一句。

陆漫漫真的被莫修远撩得吐血。

莫修远似乎想象到陆漫漫的模样,忍不住低笑着说道,“既然夫人这么想为夫,为夫明天一早就会回来。”

“嗯。”陆漫漫心满意足。

她其实给他打电话,就是想要问他多久回来。

以前两个人也习惯了经常两地分居,现在反而,怎么都习惯不了了。

“乖乖在家。为夫还有点事情要处理,回来会好好疼爱你的……”

陆漫漫直接挂断了。

再听下去,不知道得多淫荡了。

她脸还有些微红。

这个男人,总是三两句话,就会把她弄得脸红心跳,呼吸急促。

她大口大口呼气。

电话突然响起。

她看着来电,深呼吸,接通,用非常正常的语调,就怕古歆那二货以为她在干嘛干嘛,她说,“古歆。”

“漫漫,我感觉我要被翟安抛弃了。”

“你真的得了产后忧郁症了吧。”陆漫漫忍不住吐槽。

吐槽归吐槽,还是有些担心。

古歆说,“我感觉翟安精神出轨了。”

“那天给你说的事情,你还没问吗?”陆漫漫有些无语了,“你再不问,我给翟安打电话了!”

“不要,你别乱来,我知道怎么处理!”

“你知道处理你还会这样?!”陆漫漫有些气急,“在翟安面前你就不能稍微霸气点吗?小时候怎么欺负人家翟安了,后来又怎么伤害人家翟安了,到两个人都结婚了孩子都有两个了你还装什么大尾巴狼?!”

“人家就是怕嘛。”古歆被陆漫漫说得,眼眶一红。

她不是那么在乎,干嘛会这样。

她也很压抑的啊!

“古歆,婚姻相处不是这样的。”陆漫漫真的是有些恨铁不成钢,又怕自己真的说过了,古歆会郁闷死,声音又温和了些,“你好好和翟安沟通,夫妻之间的事情,最好你们自己解决,如果别人插手,总会有些变味。”

“你都不问问,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我会这么想吗?”

“我其实真不想知道,因为我觉得是你疑神疑鬼的,但我知道我要是不听,你会被自己憋死,赶紧说吧。”

古歆咬了咬唇,说道,“我看到翟安的短信了,是一个女的发过来的。”

“你怎么知道是女的?”

“因为叫程倩啊!”古歆说。

名字貌似有点熟悉,一时之间又想不起来。

陆漫漫蹙眉。

“哎呀,就是翟安之前的未婚妻,从他的订婚宴上逃跑的那个,我当时也没问程倩那个女人当场悔婚去了什么地方,不过看短信内容,应该是逃过国外了,然后说今天就回来了!关键是,关键是……”古歆说起来有些崩溃了,“今天翟安放下了他那么爱不释手的小夏夏,去接机了。”

“你怎么知道他去接机了?”

“我有偷偷的听他讲电话。”

“你就不能正大光明一点吗?搞得自己跟神探柯蓝似的。”

“你别调侃我了,我现在该怎么办?!程倩可是唯一一个翟安答应要订婚的女人,当时翟安和文妍这么久都从来没有妥协过,他对程倩感情一定不一般,现在程倩这个狐狸精回来了,我应该怎么办?!”

“一哭二闹三上吊!”

“真的要这样吗?”古歆似信非信。

“你啥啊!”陆漫漫受不了了,“你好好问问翟安,到底订婚宴都发生了什么事情,别给自己添堵了,你要不敢,我马上给翟安打电话!”

“陆漫漫你住手!”古歆连忙叫道,“你别断了我的幸福,我会自己解决的,大不了就是和小三撕逼呗,我在行!”

“神经。”陆漫漫忍不住笑了笑。

心里其实也是知道,这本来就不是什么大事儿,两个人说清楚就好了。

她也其实没有真的想要插手。

何况夫妻之间,还是自己解决,有利于夫妻关系。

古歆神叨叨的又说了一会儿,才把电话挂断。

挂断电话,又有些龟毛了。

她要怎么给翟安开口才好?!

直白点,委婉点?!

麻痹。

她心里分明不爽透顶了,现在居然还要考虑翟安的感受,爱一个人怎么可以这么辛苦,这么这么辛苦。

无限感叹和悲剧中,房门外响起了佣人的敲门声。

“进来。”古歆有些无精打采的说道。

佣人恭敬道,“少夫人,大少爷回来了,老爷和夫人请你下去。”

“谁?”

“大少爷。”

“翟奕?!”古歆瞪大眼睛。

“嗯嗯。”佣人点头。

她脑袋里面有些懵逼。

她以为翟奕这辈子都不会再回来了啦。

居然会突然出现。

她想了想,连忙从床上起来准备下楼,低头看着自己的衣服,还是换了一套稍微,时尚一点的,不会显得自己太过邋遢。

怎么都觉得,从坐月子到现在,她都忘记了化妆忘记了做一个精致女人是什么感受了。

她走下楼,果然看到了翟奕。

比他出狱的时候稍微长好了点,皮肤也没有那么黝黑,头发也长了些。

翟奕坐在沙发上,温情和翟弘也在,她的双胞胎儿子在婴儿车里面动手动脚,自己玩的不亦乐乎。

古歆出现的时候,所有人就都看着她。

古歆看着翟奕。

翟奕的眼神就这么直直的看着她。

两个人有些尴尬。

古歆眼眸垂下,笑了笑坐了过去,坐在温情的旁边。

翟奕也收回了视线,说道,“我就是回来谈一笔小生意,顺便看看两个侄子,过两天就会离开。”

“你难得回来,在家里多住几天。”翟弘开口。

这么多年过去,有些东西看开了之后,有些感情反而明朗了。

“不了,我很忙。”翟奕直接拒绝。

口吻还是那样,让彼此都有些尴尬。

古歆还算是一个比较机灵的人,她看着气氛有些不对,从沙发上站起来,非常自若的开口道,“你来看大北北和小夏夏吗?”

翟奕点头。

当然,也只是一个借口。

他其实是来看古歆。

看她……生活得果然很好。

古歆将婴儿车上的大北北抱了起来,还给小夏夏做了一个鬼脸。

反正家里面就她一个人特别爱大北北特别不待见小夏夏。

她把大北北抱向了翟奕,“我大儿子,翟北,你要不要抱抱。”

翟奕那一刻反而有些不知所措。

他没有接触过婴儿。

“没关系,抱孩子很简单的。”古歆说道,然后腾出一只手拉起翟奕的手。

翟奕是真的有些不知道怎么反应。

古歆就这么将孩子放进了他的怀抱里。

翟奕抱得特别的生疏,又怕把孩子摔着特别的的别扭。

古歆就在帮他调整着抱姿。

大北北一向听话,被抱得不舒服也不吵不闹,墨绿色的眼眸还非常好奇的看着面前的陌生人,圆鼓鼓的打量着,分明可爱得很。

也不知道温情和翟安怎么就不喜欢大北北。

两个人有些亲密的互动……

大厅外。

翟安出现。

出现,就看到了这么一幕。

他眼眸微动。

所有人似乎感觉到翟安的出现,都转头看着他。

“你回来了。”古歆嘴角一笑。

面对翟安的时候,真的是温柔似水了。

翟奕抱着大北北的手,紧了一下。

古歆看翟奕抱得听好了,就起身走向翟安,主动的去拉他,就跟乖巧的亲自迎接自己心爱丈夫回来一般。

翟安在古歆碰到他手臂的时候,突然微微避了一下。

那一下,让古歆有些尴尬了一秒。

她放下手,也没敢再去拉他。

翟安走在前面,直接走向了翟奕,看着大北北在他怀抱里,笑了笑,“大哥什么时候回来的?”

“刚刚。回来看看你儿子。”翟奕说,“长得和你很像。”

“都这么说。”翟安看似友好,但总觉得整个人给人的感觉不对。

翟奕当然发现了,从古歆去拉翟安翟安拒绝的那么一个细微的动作,他就知道,他的出现会刺激到翟安。

心里很爽,嘴角邪恶一笑。

他站起来将大北北放进翟安的怀抱里,“孩子也看了,我就不打扰了。”

“翟奕。”翟弘叫着他,“你才回来,吃了饭再走。”

“不了,我还有事儿,就不耽搁你们一家人了。如果有空,我会回来多看看侄子的。”说这句话的时候,分明看了一眼古歆。

古歆有些大神经,还回了一个笑容。

翟安就这么看到了,脸色,无动于衷。

翟奕笑着离开了。

翟弘看着翟奕离开,微微的叹了口气,“哎,翟奕怕再也回不到这个家了。”

所有人也不知道说什么好。

反而有些尴尬。

翟安自若的将大北北放进了婴儿车里面。

大北北也不粘人,放下也不会哭闹。

翟安扯了扯身上的西装领带。

古歆才发现,今天翟安真的穿的特别的正式……

接前女友需要这么隆重吗?!

心情不美丽。

翟安对着一家人,依然是很有礼貌,看不出来任何情绪,他说,“我有些累就先上楼休息了。”

说着,就直接上楼了。

古歆看着他的背影。

总觉得翟安对自己好像越来越冷漠。

她想起漫漫给她说的话,咬牙也跟着追了上去。

一回到卧室。

翟安就开始脱自己的领带,脱得还有些烦躁。

古歆上前,“我帮你吧。”

翟安看了她一眼,将手放开了。

古歆走过去,攀上他的脖子。

她垫着脚帮他解开领导。

隐约,似乎闻到一股香水味。

不是香水,分明是骚味。

所,所,所以……不只是精神出轨了。

她觉得自己遭遇了一万点暴击。

不带这样的。

她才结婚没多久,孩子才2个月呢。

她一边帮他解开领带,一边思绪万千。

解开领带后。

翟安也没说什么话,三两下脱了衣服,就去了浴室洗澡。

这么急切的要洗澡……

古歆越发的觉得自己悲剧了。

她该怎么办?!

该怎么办?!

脑海里面出现了无数多的桥段,比如装的不动声色然后找小三摊牌,不知不觉得处理掉,亦或者,和老公摊牌,然后让他选择要她还是要狐狸精,然后……

然后,让她死了算了。

她各种情绪崩溃。

翟安洗澡特别快,洗完之后,掀开被子就睡觉了。

大白天的,洗完澡就睡觉,是很累吗?!

是很累吗?!

是做了很多次吗?!

好吧。

她也觉得她自己有些魔怔了。

她觉得她需要冷静。

冷静的处理,他们婚姻的第一个危机。

所以她控制自己的情绪,退出了房间,还好心的将房门关了过来。

关过来那一秒,那个躺在床上睡觉的男人,突然睁开了眼睛,好久,才翻身睡了过去。

古歆离开房间,下楼。

楼下翟弘还有些感叹。

温情也劝了两句。

看着古歆下来,招呼了一声。

古歆也没有插嘴他们的说话,就逗着自己的儿子玩。

温情和翟弘看着古歆,倒是真的有些羡慕古歆的性格,翟奕当年也做了这么多对不住她的事情,她却还是能够轻描淡写直接翻篇,在大家都有些尴尬的时候还能出面缓解气氛,也不知道她缺心眼还是真的活的坦率。

古歆也不知道他们在想什么。

她就这么逗着自己的儿子,看着小夏夏一脸小阴险的样子。

说真,小夏夏长得很乖,很可爱,很阳光。

笑起来的时候和天使一般,也不知道古歆是怎么看出来阴险的。

她就对着小夏夏小声嘀咕着,“你爸要是出轨了,我就决定带你走,虽然你不喜欢我,但我也不能让他得逞,然后十年八年的你爸找不到你,就让他悔死。”

小夏夏动着小手小脚还笑得特别开心。

古歆觉得她简直就是在对牛弹琴。

她微叹了口气。

到底,该肿么办才好?!

------题外话------

别紧张,为的就是你们要的福利!

何况。

翟安也应该有所举动了才行!

好啦,小宅闪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