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章 如果喜欢,就不会忽视/豪门重生之妇贵逼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古歆这几天有些忧伤。

总觉得翟安这几天更忙了。

里里外外都忙。

出门的时间越来越多,在家带双胞胎的时间也越来越多,唯独和她面对面的时间越来越少。

这几天古歆找了很多老公出轨的案例,看到最后真的是又气又崩溃,却怎么也没有学到半点知识。

她觉得有些气馁。

她放下手机。

今晚大概又是一个人度枕难眠了。

她看着房门半点动静都没有,现在都已经过了晚上11点了。

翟安到底在干嘛呢!

她捉摸着,也不敢出门去看,就这么躺在床上,闭上睡觉。

她总在想,她应该怎么成熟而理智的来处理这件事情。

想着想着还是睡着了。

毕竟一天被双胞胎也确实磨得不要不要的。

半夜2、3点。

老规矩,大北北和小夏夏被翟安抱进来吃奶。

轮流吃。

她就迷迷糊糊的轮流喂。

喂完之后,翟安就抱着他们出去。

她看着翟安的背影,咬了咬唇最后居然还是什么都没说。

但是自己,却翻来覆去睡不着了。

按照以前翟安在这个时候应该就会回来睡觉了,今晚为什么还不回来?!

古歆想得各种有些崩溃。

她终于忍耐不住,从床上起来,蹑脚蹑手的出门。

她轻轻的推开了婴儿房。

保姆和两个双胞胎都睡得很熟,翟安不在。

她蹙眉,捉摸着又往书房走去。

书房的门半掩,里面还能看到微弱的灯光。

这么晚了还在处理工作吗?!

她轻轻的推开,一推开,就看到翟安修长的身体趴在书桌上睡着了,灯光柔和的照耀在他软绵绵的头发上,好看的脸带着些疲倦睡得很安静……

古歆就这么站在门口看了一会儿,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去拿了一床被单,轻轻的盖在了他的身上。

翟安这么惊醒的人,居然这一刻没有清醒,反而睡得很熟。

古歆帮他盖好被子好,微叹了口气走出了书房。

翟安这是打算和她分房睡了吗?!

他们才领了结婚证没多久啊。

她婚姻的危机出现在太快了,她都还没有好好享受,就遭遇如此暴击,她觉得她真的是要哭死。

第二天一早。

古歆起床,就看到翟安已经出门了,远远地,楼下看到他一个背影,消失得特别快。

翟安这几天总是会出门一趟,然后一般要到中午才会回来。

回来后大把时间放在双胞胎儿子身上,深夜就开始处理自己的工作。

而她就成了他遗忘的对象了。

古歆有些不是滋味的坐在客厅沙发上看电视打发时间。

早上的天气真好,不冷不热,温情推着双胞胎去晒屁股了。

翟弘陪同一起。

老两口反而在晚年时光,才真的打开心扉好好的生活在了一起。

古歆就一个人坐在沙发上,不停的换台。

其实她心烦气躁到看什么都看不下去。

正各种心情不爽的时候,大厅中翟奕突然出现了。

距离上次翟奕离开到现在,已经过了两天了。

她都以为翟奕离开文城离开北夏了啦。

看到他的出现在,终究还是有些细微的尴尬,然后被她故意忽视。

翟奕看着她,没有那么尴尬。

但他面对她时,心里的感受可是比尴尬难受一百倍。

古歆揣测不透也不想揣测,她笑着招呼道,“今天怎么想到回来了?”

“我明天要走了。”翟奕看似自若的走向古歆,坐在他的旁边,说,“就来看一眼。”

“这次两三天就要走了?”

“恩。”翟奕点头,“这里本来也不属于我。”

“其实这个世界这么大,有什么地方一定是属于自己的。”古歆感叹。

突然有些感叹。

翟奕看着她的模样,抿了抿唇,直白道,“和翟安吵架了吗?”

“啊?”古歆一怔。

他怎么知道?!

“以前你不会这么感叹,我猜想应该是有些事情让你不顺心了。现在还能让你添堵的事情,大概就只有翟安了。”翟奕解释,让自己笑了笑,“他欺负你了?”

“还好,就是他一天太忙了。”古歆说。

有些事情,她觉得漫漫说得很对,不应该让别人来处理他们的夫妻之事。

所以她不打算告诉翟奕。

翟奕也听出了古歆的推脱之词,没有深究。

两个人在客厅坐着。

翟奕找了些平常的话和古歆有一句没一句的聊了起来。

两个人的相处还算平常。

没多久,温情和翟弘推着双胞胎也回来了,看着翟奕在,也有些惊奇,翟奕解释了自己来的原因,工作处理完了明天就走,翟弘留他中午吃饭,翟奕没有拒绝。

这倒是让翟弘有些受宠若惊。

翟奕其实不是为了翟弘,只是想要多看看古歆而已。

双胞胎回来后,就相继的吵着要喂奶。

古歆抱着大北北上楼,然后让保姆抱着小夏夏一起上了楼。

翟奕看着古歆的背影。

以前的古歆真的很小很需要人照顾就像长不大的孩子一般,他真的从来没有想过古歆当了母亲之后会是什么模样,现在看着……果然是后悔当年,做过的那么多那么多事情。

从坐牢后开始,当古歆拒绝和他一起离开,这些年他想了很多很多,而且自己在国外这将近一年的时候也尝试过和被人交往以忘记古歆最后都以失败告终,他一直在找理由回来,想着就算是看看古歆也好,但自尊心又不允许他专程回来看她,他从小就不愿意别人看到他的任何狼狈,所以也不想让人知道,他还放不下古歆。

他看着古歆的背影消失在眼前。

翟弘和他谈了几句,大多是问他工作和生活情况,他应付了两句。

温情一直以来都很有她自己的处事之道,现在温情也算是各方面都圆满了,和翟奕其实也没有了什么敌意,但这个女人即使心思明镜的知道翟奕对她的排斥所以在古歆离开后也找了理由离开,给了他们两父子单独相处的机会。

翟奕对他父亲的感情真的很冷。

翟安将翟氏纳为己有,虽然过程让他无法接受,但仔细一想,至少翟弘也遭到了报应。

被自己最爱的儿子陷害算计的滋味,应该也不太好受。

他突然从沙发上站起来。

翟弘看着他。

“我上去看看我房间,看看还有没有什么东西,需要带走的。”

翟弘知道翟奕是真的不想和他相处,也知道曾经的一己私欲确实是忽视了对翟奕的照顾反而把他当成了工具在利用,现在说什么也晚了,他点了点头,以后都不想再为难了他。

翟奕起身上楼。

他其实也不知道他曾经居住的房间还在不在。

但看着翟弘的表情,应该是还在的。

他的脚步,突然停到了翟安以前居住的房间。

不用猜想也知道,古歆应该是搬到这里,和翟安居住在一起。

此刻,大概在喂奶。

他的手放在门上。

门并没有锁上,只是这么轻关着而已。

他抿唇,打算推开。

“大哥。”身后,突然想起了翟安的声音。

翟奕嘴角冷笑。

他放下手上的门把手,回头看着翟安。

翟安西装革履,手上拿着公文包,大概是上完班回来。

两个人对视着彼此。

翟安说,“听说古歆在里面喂奶,大哥这么唐突的闯进去,是不是还是应该和弟妹避避嫌。”

翟安故意强调了“弟妹”这个词语。

是在提醒他的身份。

翟奕看着翟安,看着他明显被他刺激的模样,心里其实有些爽,一种报复的快感,他这次回来,惊奇的发现,翟安和古歆的婚姻,其实也不只是他想象的那么顺利,他不知道关键环节出在什么地方,因为明显能够感觉得到,翟安和古歆是互相相爱的,但相爱的人,并不代表就能维持好一段婚姻。

想到这里。

他嘴角再次拉出一抹淡笑,说,“我随便走走而已,你想太多了。”

说完,转身欲走。

翟安看着他的模样,薄唇紧了紧。

“对了。”刚起步离开的翟奕又停了停脚步,“我明天打算离开了。”

翟安扬眉。

“听到这个消息是不是心情会好一点?”翟奕开口道。

“大哥是自由人,想要在什么地方,想要居住在哪里都是大哥的自由,你要不要离开,什么时候离开,对我而言,不太重要。”

“你说古歆会真的喜欢你这种口是心非什么事情都压在心里不说出来的男人吗?!她的性格你应该清楚,她最不喜欢的就是揣测最不喜欢的就是阴谋算计尔虞我诈……所以我在想,你们这段婚姻最后能够坚持多久?!古歆最后会坚持多久!而我,不会介意,在她对你完全失望的时候,重新追求她!”

“翟奕!”翟安眼眸一紧。

翟奕也这么冷冷的看着他,“我是认真的。”

丢下这句话,这次就真的走了。

翟安拳头紧握,狠狠的看着翟奕的背影。

他承认,这个男人不管何时出现,都会对他产生极大的刺激,有时候甚至是不受控制。

他紧抿着唇,推开房门。

房间内,古歆似乎刚把小夏夏喂奶哄睡着,交给保姆准备抱回房。

保姆看着翟安,连忙热情招呼道,“少爷,小夏夏刚回完奶睡觉,你要不要抱一会儿。”

“我今天有些累了,想要休息一会儿,麻烦你抱他回房间睡觉。”翟安对着佣人,对着很多人,都是彬彬有礼。

“那我不打扰少爷休息了。”

说着,保姆就抱着熟睡的小夏夏离开了。

而坐在床上的古歆看着这一幕反而有些忧郁了。

翟安很宠小夏夏的,平时回来就算小夏夏睡着了也会看他几眼然后轻轻他抱抱他,从来没有这么冷漠过。

她这几天看了太多案例了。

所以这就是出轨的先兆了。

首先是对自己冷漠,然后对孩子冷漠,然后……就和狐狸精在一起了。

深呼吸。

古歆觉得自己还是不要去想了。

简直是生不如死的体验。

她看着翟安放下了公文包后,就开始脱掉西装,脱掉领带,脸色看不出来什么特别的情绪,反正翟安一直以来都是这样的情绪。

古歆觉得气氛莫名有些尴尬。

说不出来的压抑。

她努力找了找话题,说道,“翟奕刚回来,你看到了吗?”

翟安脱着衬衣的手,稍微顿了顿,应了一声,“恩。”

“他说他明天就要走了。”

翟安眼眸看了她一眼。

“走了也很好,免得彼此见面还会尴尬。”

“会尴尬吗?”翟安轻声问她。

“恩。”古歆点头,也没有注意到翟安什么情绪。

他脸色微动,直接就走进了浴室。

古歆就这么望着浴室的方向。

感叹万千。

她起身准备下楼。

看到翟安的衣服脱在了床上,想着就准备那下楼去帮他洗了,她收拾着他的衣服裤子和领带,然后看到公文包被他扔在沙发上,想了想把公文包捡起来,准备帮他挂上,但因为手上抱着的衣服有些多,手一滑落,公文包就掉在了地上,里面有些文件一张一张的就掉了出来,古歆心情有些不悦。

真是屋漏偏逢连夜雨。

她把衣服放在一边,蹲下身体去捡公文包里面的文件。

她其实不是打算偷看,她真的对商业上的东西兴趣不大,尽管那几年在电视台也拼死拼活的上了几年班,她只是看到了程倩的名字,就是瞄了一眼就看到了,她也不知道自己怎么这么眼尖,按耐不住心里的好奇心,拿起那份文件就准备阅读。

“你在做什么?”身后,突然想起了翟安有些严厉的声音。

古歆身体一惊。

她其实也没有做什么坏事儿,搞得她现在好像犯了大错似的。

她有些不爽,转头看着他,“刚刚不小心把文件掉在了地上,我帮你捡起来,然后看到这份收购合同……”

古歆的话就这么戛然而止。

她就看到翟安表情有些不太好的直接从她手上将那份合同拿了过来,然后低声捡起地上的公文包,放了进去,整个过程是真的有些冷漠,让她觉得心口冰冰凉凉的。

她不过就是看了他一个合同而已,需要这么大反应吗?!

他们不是夫妻吗?!

哦对,现在是面临婚姻危机的夫妻。

“以后不要随便动我的公文。”翟安丢下一句话,把公文包拿着就走了出去。

古歆就这么莫名其妙的看着房门被关了过来,然后房间突然就变得冷冷清清的。

她真不觉得自己做了什么。

翟安这是在对她发脾气吗?!

对了,出轨的阶段就是,先冷漠,然后在故意找茬争吵,再然后……才是离婚。

一步一步,翟安这么聪明,想要把她逼走想要不动声色的就和她离婚肯定轻而易举。

她要被抛弃了,她要被抛弃了。

她要不要找漫漫求助。

古歆慌忙的拿起电话准备拨打,那一瞬间又突然犹豫了。

家丑不可外扬,虽然漫漫看过她太多出丑的一面了,但漫漫也说过,婚姻的事情最好自己解决。

她深呼吸,尽量在让自己控制。

她想翟安是这么一个有责任感的男人,总不会真的抛弃双胞胎吧,他肯定做不出来的。

这么自我安慰了一番,她打开房门下楼。

刚打开房门。

房门外,翟奕正好路过。

古歆看着翟奕有些诧异,“你在楼上?”

“去看了看自己以前的房间,看有什么东西没有带走的,结果发现,没有什么东西没有带走。”

古歆附和着笑了笑。

“我想这辈子,留在北夏,留在了文城最没有带走的,就是你了。”翟奕说得,直白。

古歆抿唇,又颤颤的笑了笑,“那都是过去的事情了,我现在很好,你以后也会很好。”

翟奕淡笑了一下。

古歆也不会伪装,所以对他的排斥,是真的排斥。

他微抿着唇点头,又说道,“翟安对你,好吗?”

“挺好的。”古歆迅速回答,因为回答得过快,反而让人产生了质疑。

翟奕看着她。

古歆笑了笑,也觉得自己刚刚的举动很搞笑,她说,“翟安很好,很照顾孩子。”

“我问的是,对你?”翟奕一字一句。

“也很好。”古歆说,“我们是一家人,对我孩子好就是对我好,而且翟安现在工作很慢,还能够抽出这么多时间来照顾家庭,我真的觉得他已经很辛苦了,所以不会要求他做更多。”

翟奕喉咙微动。

所以古歆开始学会的体谅和理解。

古歆是真的很喜欢翟安。

他一直知道的事情,却总会不愿意承认。

他说。

故意说道,“如果一个男人真的喜欢一个女人,不管多忙都不会忽视她的情绪的。”

古歆咬唇。

她其实也不是特别笨,所以是听得懂翟奕在说什么。

她就这么笑了笑,没有再说下去。

翟奕也知道,有些话点到即止就好,说太多,反而事倍功半。

他们一起下楼。

所以没有发现,楼梯口上,翟安就这么看着他们,一起离开。

吃过中午饭之后,翟奕就离开了。

翟弘是有些不舍。

但有些话,终究也说不出来。

翟奕就这么走了。

有时候真的觉得这个男人,有些孤独。

从来不把这里当家,有着如此强的自尊也不会让自己留在文城甚至北夏,一个人漂流在外,也不知道何时能够真的安定下来……

古歆有时候觉得自己去考虑别人的事情有些多余。

自己的稀饭都没有吹冷呢。

她转头看着翟安,看着他好像真的对她,有些忽视。

翟奕走了之后,翟安一下午都在照顾双胞胎,对小夏夏尤其的爱不释手。

古歆就在大厅陪着他们的亲子互动。

玩了一会儿,双胞胎就陆陆续续的睡了,翟安抱着小夏夏然后让月嫂抱着大北北然后上楼放进他们的婴儿房睡觉。

古歆看他们离开,也跟着追了上去。

翟安把双胞胎安顿好了之后,回到房间就开始换衣服。

古歆诧异,“你还要出门吗?”

“恩。”翟安回答。

“要吃晚饭了,你不在家里吃饭吗?”一般情况,翟安从外面回来后,就会等到第二天才出去的。

现在到底是什么情况?!

翟安到底是什么情况啊!

“不了,我有事儿。”翟安一边毫无表情的说道,一边迅速的换了一套正式的西装,还弄了一下头发。

她就这么眼巴巴的看着翟安离开了。

也没有给她说到底什么事儿,就走了。

古歆一屁股坐在床上。

果真是很受伤。

她其实真没有这么没心没肺这么自欺欺人的,她也不知道自己真的知道他有出轨之心亦或者已经有了出轨之实后,会不会真的一头撞死。

她一直在努力的调整自己的情绪,调整自己的心情。

不能这样,每个女人遇到这种事情的时候,都应该……冷静。

她告诉自己冷静。

但就是一个电话的声音,也能让她身体惊吓无比。

她都觉得自己再这样下去,会精神衰弱的。

她拿起电话,看着来电。

“你好。”

“是我,小歆。”那边传来翟奕的声音。

古歆诧异,“怎么了?”

“晚上一起出来吃饭,当给我践行可以吗?”那边询问。

古歆有些犹豫。

她现在一团糟,哪里有心情给别人践行什么的。

翟奕感觉到古歆的沉默,说道,“以后也不知道多久才能够回来,这次回来,也是因为遇到这边有一个小生意需要处理,如果没有什么特别的事情,我想以后也不一定能够回来了。”

古歆每次最听不得就是被人放苦水拿煽情牌了。

她很容易心软。

“对我而言,在这里,也只有你一个朋友了,你也看到了,我融入不了那个家里,我没办法装作和他们很好。”翟奕说,“当然,我也不为难你,我知道你还要带孩子还要喂奶,确实不方便出来,下次要是我回来,可能你孩子都能大酱油了吧……”

玩笑的口吻。

古歆越听越觉得翟奕心酸。

她说,“在哪里,我不能出来太久,孩子吃光了人奶不知道会不会好好吃奶瓶。”

“吃完饭我就送你回来,现在我在别墅门口。”

“……”古歆有点遭受打击。

好像自己总是会被人看透心思,然后所有人都知道她接下来的举动似的。

“那等我半个小时,我放点奶在家里。”

“好。”

古歆挂断电话,起身去找到奶袋和吸奶器,因为奶水很好,所以很快就把双胞胎的一顿粮食给挤好了,她把东西交给了保姆,让她在双胞胎要吃奶的时候用奶瓶温给他们吃,自己有事儿出门一趟。

说起来,这么久以来,她还是第一次抛开双胞胎出门,之前都是带着双胞胎回她爸那边住几天什么的,也没有离开过。

想想,这种放风的滋味还有些小激动。

她换了一套衣服,在准备化妆的那一瞬间,终究还是犹豫了。

听说化妆品都或多或少有些毒素,她还是不要伤害了双胞胎,怎么想都觉得自己是一个无比伟大的母亲。

她装扮完全,下楼。

楼下温情看着她的模样,蹙眉,“你要出门?”

“约了朋友,出门一趟。”

“大北北和小夏夏呢?”温情脸色不太好。

“我把下一顿他们要吃的奶已经交给保姆放冰箱了,醒了温热就可以吃。”

温情脸色还不见好转。

古歆也有些不爽了。

凭什么阻止她出门的自由。

她说,“告诉你温情,你要是不让我出门,我就告你虐待媳妇!”

“我什么时候虐待你了!”

“你禁锢我的自由……”

“我说古歆,你说话要不要摸着良心!”

“反正你要是不让我出门,我就给我爸打电话,说你虐待我,说你全家都虐待我!”古歆说,说得还有些火冒三丈。

总觉得好像说出了自己的心声。

温情不待见她。

现在翟安也不待见她了。

温情真的忍不住翻白眼。

能够遇到古歆这种二货也真是够了。

她挥了挥手,“别喝酒别吃辛辣食物别吃凉食,早点回来。”

古歆顿了顿。

所以温情就这么同意了。

她心情大好,脸一下就笑了,“谢谢温情大美女。”

还上前抱了一下她。

温情真的是被古歆弄得无语。

还是小孩子吗?变脸变得这么快,一点都不会伪装自己情绪的吗?!

古歆才不搭理温情在想她什么,反正也不会是她想要知道的,她就屁颠屁颠的走出了大厅,然后走到别墅门口,看到一辆黑色的轿车。

翟奕下车,绅士的为她打开后座门。

古歆坐进去后,翟奕也坐到了她的旁边。

翟奕让司机开车离开。

翟奕解释,“我的资产在我离开文城的时候就处理了,所以租了一辆车。”

“哦。”古歆点头,问道,“吃什么?”

“你想吃什么?”

“我不能喝酒不能吃辛辣食品不能吃凉食,所以……你看着办吧。”古歆还是听话的将温情的话记住了。

“那我们去吃粤菜,粤菜养身。”

“好。”古歆点头。

车子载着古歆和翟奕,去了文城最好的粤菜餐厅。

餐厅环境很好,逼格很高,很有西餐厅的格局和情调,所以虽然价格贵得吓人,还是有很多人愿意选择在这里吃。

他们被服务员带领着坐在大厅的一个角落,偌大的落地窗还能够看到文城的夜景,此刻华灯初上,倒是一片好景致。

古歆一边欣赏着,一边感叹。

她这么一个粗人也开始有了人文雅致,果然是在家里面被关得太久了。

服务员恭喜的为他们点餐。

翟奕点的确实都是特别养身的食物,还特别询问着服务员,说那些事母乳期可以吃的东西,粤菜馆还有一大特点就是,服务员全部都有学过专业的养生知识,会根据不同人的身体情况推荐不同的料理,所以一桌子菜,基本都是古歆专项。

古歆看着翟奕点完菜,感叹道,“你要是以后有了女朋友,女朋友应该也会很幸福的!”

翟奕笑了笑。

他这份温柔和体贴只是对她而已。

两个人闲聊着。

面前上一份份菜。

两个人吃着饭。

翟奕喝得红酒,她喝得白开水。

“小歆。”翟奕举起酒杯。

古歆顿了顿,擦了擦嘴角,也这么拿起都是白开水的高脚杯。

清脆的杯子碰了碰。

古歆说,“翟奕,一路顺风。”

“都不留我吗?”翟奕有些苦涩的一笑。

古歆有些尴尬。

她以为翟奕说走,就是要走的。

翟奕用手摸了摸她的头,就跟以前一样的宠溺无比,他说,“开玩笑的,我果真是要走的,看到你现在已经和翟安成双成对了,我不走,也是给自己添堵。”

古歆也不知道能说什么。

翟奕放开手,笑了笑,“吃吧,多吃点才会有奶吧。”

“翟奕。”古歆看着他,“你还是别太孤独了,我知道你很会照顾自己,但一个人单身太久也会寂寞的,希望下次回来,能够看到你携妻带子。”

翟奕看着她。

看着她眼底的真诚。

他说,“好,尽管我并不想听到你这样的祝福。”

古歆咬唇。

有些话,就不想多说了。

反正,今晚就当送行了。

两个人低头吃着粤菜。

古歆突然感觉到一丝异样,是一道熟悉视线,她抬头,一抬头就看到翟安了。

还看到。

翟安和程倩一起。

两个人就这么在他们面前……

这画面,怎么都觉得似曾相识!

------题外话------

今天二更。

下午8点左右。

亲们!

亲们!

小宅突然有些恐慌。

你们都不冒泡,群论区看不到你们的身影,你们到底还在不在啊!

啊啊啊啊啊,五环,你比四环多一环……

好啦。

小宅魔怔了。

小宅求月票。

求月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