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八章 总觉得,给你太少太少/豪门重生之妇贵逼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长长的红地毯上。

随着花瓣越来越多。

陆漫漫的脚步也走得更远。

远远地,看到了前方空地上停靠在一辆一辆黑色的轿车,整整齐齐。

还有,一架一架直升机,整整齐齐。

陆漫漫抿唇。

莫修远这货……

她眼眸一紧。

看到红地毯尽头,那个男人穿着黑色的西装打着领结手捧一束红色玫瑰,器宇轩昂的站在那里。

周围没有一个人。

所以刚刚车上那么多人,到底都去了什么地方。

偌大的一片空地上,就只有她,还有他而已。

她一步一步走近。

迎面对上他英俊的脸颊,还有那浅浅的笑意,在他唇角边荡漾。

这一生的回忆就在眼前,不停的闪逝。

从第一次,爱上文赟。

那个时候以为全世界的男人都只有文赟一个人,谁都抵不住他的柔情一笑,她为他付出那么多,无怨无悔到最后,被他蓄谋杀死。

死后,重生一世。

遇到了这个在她眼中玩世不恭的男人莫修远,以互相利用的方式和他在一起,她真的从未想过她会把感情托付在他的身上,她以为她重活一世不会再有情感,却还是会被这个男人所感化,却还是会在和他相处的过程中,一点点的感受到,温暖。

他们经历了很多。

从他们的感情培养到浓情甜蜜到误会重重到分别到现在……

她还是看到了他,这么帅的出现在他的面前。

一步一步,她走到了他的面前。

周围真的没有看到一个人,如此大的一片荒野,真的就只有若干的汽车以及若干的直升机,停靠得整整齐齐。

他手上握着玫瑰,单膝下地。

陆漫漫抿笑。

“陆漫漫小姐,嫁给我!”莫修远说。

“莫修远你就不怕我逃婚吗?弄这么大的架势?!”陆漫漫问他。

“翟安的订婚宴,你觉得古歆逃得掉吗?”

好啦。

你赢了。

陆漫漫接过鲜花。

莫修远起身,站在他面前。

微风有些大。

花瓣雨还在空中飘荡,洋洋洒洒的飞落在他们身边。

他搂抱着她有些圆鼓鼓的身体。

陆漫漫仰头看着他。

20厘米的身高差,可以让他不费吹灰之力的俯身亲吻。

他的唇薄凉的印在她的唇瓣上。

柔软相贴。

很温柔的亲吻,若深若浅……

好久。

两个人的拥吻了好久。

莫修远放开她,看着她红润的唇瓣被他亲吻得更加粉嫩,嘴角一笑,俯身抱起她。

身体明显顿了一下。

陆漫漫搂抱着他的脖子,一字一句威胁,“莫修远你要是敢把我摔地上我就马上逃婚。”

莫修远喉咙微动。

只是比他预料的重那么一点而已,没到他抱不起的地步。

他抱着陆漫漫,一步一步走向其中一架直升机。

陆漫漫其实很紧张,她是真的很怕莫修远逞强,毕竟她的体重,还是属于很惊人的地步,她就这么担忧着,终究让莫修远抱进了一辆停靠着的直升机。

叶恒站在那里,貌似亲自帮他们架势。

此刻的直升机里面,莫一诺已经穿着公主裙早早的坐在了里面。

叶初穿着黑色的西装,打着小领结坐在一诺旁边。

莫子兮居然很在。

他看着陆漫漫,脸红的笑了笑,没有说话。

机舱内,还有保姆抱着的陆一城,陆一城依然在睡觉,貌似不管发生多大的事情,都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态度。

莫修远将陆漫漫放在位置上。

“喘了是不是?”陆漫漫问他。

“没有。”某人忍着呼吸。

陆漫漫瘪嘴。

莫修远转身。

转身,分明看到他大口呼吸了一下,然后对着叶恒说起飞。

陆漫漫不知道莫修远要带他们去什么地方,但是……

她愿意把自己的一切全部交给他。

叶恒比了一个OK的手势,起飞。

直升机升起。

后面的直升机相继的起飞。

很长很长一排,文城的上空飘荡起直升机,看上去气势磅礴。

陆漫漫看着满天空凌乱无比的粉色花瓣,看着周遭被直升机的羽翼带动着摇动的小草,看着零零碎碎的阳光……

心口有些说不出来的感动,就是会一直在胸口,酸酸的,暖暖的。

这个男人,总是用自己想要给予的最好,给她最大的幸福。

“哇呀,下面的花瓣好美好美。”直升机内,突然响起莫一诺惊呼的声音。

叶初也伸出小脑袋往外看了看。

有什么好看的。

还不是空气柱打出来的。

他觉得没什么惊奇。

“叶初哥哥,我们结婚的时候也这样好不好?”莫一诺说。

叶初脸有些红了。

他从来没有答应过她结婚。

“爸爸。”莫一诺突然叫着莫修远。

莫修远放在陆漫漫身上的视线立刻就转移了。

陆漫漫有些不开心。

莫修远宠溺无比,“怎么了,小公主?”

“以后我结婚的时候,你也这样帮我准备好不好?”莫一诺乖巧的问道。

“好。”莫修远一口答应。

“你还要帮我修一座城堡。”莫一诺提要求。

“好。”莫修远根本没有犹豫。

“一座大大的城堡,以后我就和叶初哥哥住在里面。”莫一诺一脸憧憬。

莫修远喉咙微动。

他实在很难想象以后她女儿和其他男人在一起了是什么概念……

他转头看了一眼叶初。

有一种看叶初的眼神都变了的感觉。

其实他本来对叶初印象很好,不仅是叶恒的儿子,更重要的是居然一点都没有遗传到叶恒的二逼,一看就知道是一个成熟的孩子,所以他会时不时的把莫子兮带过来和叶初玩。

现在……

好吧,他不能有偏见。

都是她女儿的童言无忌而已。

倒是开直升机的叶恒忍不住笑了笑,“这是入赘的节奏啊。”

叶初脸更红了。

他就知道他爸嘴里吐不出来什么好话。

“入赘是什么意思啊叶叔叔?”莫一诺询问。

“入赘就是,叶初以后去你家住,而不是你跟着叶初到我家来。”叶恒解释。

毕竟叶恒很幼稚,所以他的解释,一诺一听就懂。

她笑着说,“就是啊,以后就是要让叶初入赘。”

叶初咬着嘴,整个人不好意思透顶了。

机舱内都是莫一诺叽叽咋咋的声音。

半途中。

陆漫漫给一城喂了奶。

莫一诺一直在好奇的看着她妈妈喂奶,偶尔还会问两句,无比好奇。

莫修远就一直盯着叶恒。

叶恒一副受不了的表情,他看上去有那么饥不择食吗?!

叶初脸红透了,闭着眼睛,捂着耳朵,不好意思透顶了。

直升机在2个多小时候的飞行中,到达了一栋庄园。

很熟悉的庄园。

偌大的草坪上直升机一排排的降落。

降落得整整齐齐。

陆漫漫被莫修远牵着下地。

陆漫漫的脚步有些顿了顿。

莫修远拉着她的手,紧紧的拉着她说,“去看看我父母还有我弟弟吧。”

陆漫漫鼻子微酸。

“来吧。”莫修远拉着她。

然后莫修远从保姆手上把一城接了过来,他对着一诺和子兮说道,“跟着爸爸妈妈来。”

他们一家人往一边走去。

其他人被叶恒及翟安安排到了另外一边的结婚典礼处,歇息,等候。

陆漫漫远远的看着一边的不远处,坐落着的几个墓碑。

她其实脚步有些生硬。

之前经历的一幕幕又仿若回荡在了自己眼前,有些,残忍的画面。

莫修远似乎感觉到了她的不适,他说,“别怕,有我在。”

“恩。”陆漫漫咬牙,终究还是过去了。

面前几座坟墓。

全部埋葬的都是莫修远的亲人。

这个世界上,除了下一辈,他真的就只有他一个人了。

陆漫漫那一刻反而有些心疼,他不知道莫修远面对这些墓碑的时候,会不会,很难受。

莫修远带着孩子们跪了下来。

莫一诺和莫子兮都还小,但是那一刻都似乎感觉到和平时不同的氛围般,一诺这么一个好奇宝宝,居然一句话没说,对着墓碑跪得直直的。

陆漫漫也跟着跪了过去,跪在了莫修远的旁边。

莫修远说,“这里面,有我爷爷,我奶奶,我父母,我弟弟。”

陆漫漫看着。

默默的听着他说话。

“本来除了我弟弟之外,他们都不是埋葬在这里,后来我把他们全部都迁了过来,听说这里是一块风水宝地,捉摸着也是一家团聚了。”

陆漫漫胸口有些起伏,听着莫修远,淡淡的语调。

他没有再多说,对着一诺和子兮微笑道,“这里面住着爸爸最亲的人,也是你们最亲的人,所以乖乖的,给他们磕头,他们会在天堂保佑你们的。”

“恩。”莫一诺乖乖的点头。

莫子兮也点头。

两个小身体就这么对着墓碑,不太标准的磕了3个响头。

莫修远让一诺站了起来。

他对着莫子兮说,“子兮,你对着这个墓碑,好好的磕个头。”

莫子兮不懂,还是照做。

陆漫漫看着那个墓碑。

上面刻着“吾弟,莫远离”。

眼泪在那一刻终究受不了的泛滥了。

阿离……

她嘴唇长了长,却终究氏没有说出一个字。

其他人,她知道都是莫修远最亲的人,但她没有见过所以只是会难受但不会心疼,阿离不一样。

阿离还说,谢谢她。

谢谢她出现在莫修远的世界里。

可是……

她的出现,却让他,不在。

她的眼泪顺着眼眶一直往下。

莫一诺看到自己妈妈在哭,有些被吓到了,连忙跑过去,“妈妈,你别哭,你别哭……”

陆漫漫擦拭着眼泪,笑着说,“妈妈只是有些伤感,一诺别担心。”

莫一诺还是很关心的看着她,笨拙的小手帮她擦拭着眼泪。

莫修远让莫子兮跪叩之后,对着子兮说道,“带着一诺姐姐去找叶恒叔叔。”

“好。”莫子兮乖巧的站起来,走向莫一诺。

莫一诺不放心看着陆漫漫。

“跟着弟弟过去,乖乖的。”陆漫漫摸着一诺的头。

一诺乖巧的点头,然后牵着莫子兮一起,往人群的那边走去。

远远地,就剩下他们两个。

还有怀抱着,睡熟的陆一城。

风吹起他们的衣服,还有他们的头发。

莫修远说,“其实就是把你带来,让我父母我爷爷看看,上次结婚没敢带你过来,是怕你接受不了我的身份,这次,我应该给你一个名分,我没办法宣告全世界说陆漫漫是我莫修远的妻子,是莫家的长子嫡孙媳,我只能用这种方式,带到我的祖辈面前,告诉他们,你是我莫家的媳妇,唯一的媳妇。”

陆漫漫拉着莫修远的手,“我不在乎这些。”

“可我总是觉得,我给你的太少太少。”莫修远看着她红透的眼眶,知道这个地方并不是一个让她可以愉快的地方,这个地方她眼睁睁的见到阿离,在她面前去世……

真的没有很少。

陆漫漫摇头。

真的没有觉得,他付出很少。

“漫漫。”莫修远一手环抱着一城,一手把陆漫漫的手拉在自己手心里,那样的力度其实让陆漫漫有些疼,但她却觉得很暖,他对着漫漫说,“一直以来,都忘记给你说一声,阿离的去世,我只怪我自己,从未责怪过你,不管经过如何,我知道,你已经尽力!我知道你为我付出的是我永远都没办法弥补,漫漫,原谅我当初的懦弱。”

“我承认我恨过你,我也很想给你解释当时阿离去世的原因,但你当时的态度让我真的有些心寒,但我没有觉得你做得不好,我可以理解你的心情,是真的可以理解。所以,不用说对不起也不要道歉。”

“漫漫,我爱你。”莫修远一字一句。

没有什么言语。

他不知道能说什么感激的话也不知道怎么解释自己此刻内心的情绪,唯有。

他爱她。

真的很爱很爱。

他无法找到词语去形容他对她的爱到底有多深!

他只想,把自己最好的给她。

“我也是,莫修远。”陆漫漫鉴定无比,“从来没有那么爱过,不管是对文赟还是对林初辰,对你,不一样。”

莫修远扬起嘴角,笑得倾国倾城。

这个祸国殃民的男人。

莫修远从跪着的地上站了起来。

他扶起陆漫漫。

陆漫漫说,“那边是秦傲吗?”

“恩。”莫修远点头。

稍微有些距离的一边,还有一个墓碑。

“我想去看看他。”

莫修远点头。

他带着陆漫漫过去。

那边有些孤苦伶仃的地方。

秦傲的墓碑就着落在哪里,此刻阳光普照,照耀着他的墓碑。

“秦傲。”陆漫漫叫着他的名字。

这个,不应该被人遗忘的名字。

这个有些僵硬的男人,却总是不畏生死的保护着她,最后,为她去世……

她不知道该对他说什么。

她眼眶红红的,只是对着他说道,“秦傲,记得一定要找一个姑娘,别一个人一辈子,双修是一件快乐的事情。”

“……”莫修远嘴角扬了扬。

还能这般说话的陆漫漫,就是放下了吧。

他想要把陆漫漫搂抱进怀抱里。

但是念头刚起,放弃了。

还是搂抱她的肩吧,毕竟他手上还抱着一城,腾出一只手,实在不能好好圈住她的腰。

陆漫漫那一刻也没有发现,她眼眸看到了秦傲旁边的一个墓碑,嘴唇动了动,读着上面刻的字体,“莫修远之墓?”

莫修远有些尴尬。

“你的?”陆漫漫问他。

“叶恒那个二货。”莫修远有些无语,“当时的假骨灰进的是皇陵,叶恒就给我刻了一个墓碑在这里,因为没有骨灰所以他就自作聪明的把碑放在了秦傲旁边。还想着等他死了也放在这里!”

“结果你活着,他也没拔了?!”

“他说这个墓碑可以提醒他,他曾经被人玩得有多蠢。”莫修远说得有些咬牙切齿,叶恒那二货还威胁他说要是他拔了从此以后友谊的小船翻了就翻了!

莫修远也觉得瞒着叶恒自己假死的事情做的有些过意不去,就由了他去。

陆漫漫忍不住一笑,“叶恒当时真的以为你死了,哭得比我还撕心裂肺。”

“我知道。”莫修远说,“所以,我纵容他的幼稚了。”

陆漫漫笑了笑。

莫修远和叶恒的感情,真的无法言喻。

莫修远说,“走吧,大家都在等着我们!”

“好。”

两个人一起走向那边,远远的那边,一派……喜庆洋洋。

------题外话------

二更了。

明天婚礼,XXOO,各种完美收藏。

然后就结局了。

说真,小宅也是玻璃心,看到不好的评论真的很难受。

小宅不解释,但是小宅会努力的。

明天大结局,谢谢亲们的一路追随。

届时,不见不散!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