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章 等一人白首/豪门重生之妇贵逼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偌大的别墅庄园。

唯美的草地平原上。

莫修远牵着陆漫漫,抱着陆一城,往嘉宾区走去。

天空很蓝。

靛蓝色。

草地很绿。

天很低。

陆漫漫提着裙摆,看着远远的地方,那里拴着两匹马,在低头吃草,相处融洽,看上去分明还很恩爱。

她嘴角一笑。

“有一匹马是你的。我帮你养的。”莫修远说。

陆漫漫有些惊讶。

她以为,其中一匹还是阿离的。

“阿离去世的时候,我把他的马儿一起,埋葬在了他的坟墓下陪着他一起。后来,剩下的那匹马显得特别的孤独,就一天天的望着那个墓碑,我就去另外挑了一只母马,然后……两匹马很好。”莫修远说。

陆漫漫抿唇一笑。

她想,这大概是莫修远的心愿。

两个人一起走向嘉宾区。

这次邀请的人并不多,尽管用直升机接亲的整容很强大。

实际上,都是些特别亲特别亲的亲戚。

比如,莫修远的养父母莫昆和姜雨烟,陆漫漫的父母陆子山和何秀雯,翟安夫妇包括他们的双胞胎儿子,翟安的父母翟弘和温情,还有叶恒,叶半仙,以及之前辅助莫修远帮莫修远的朋友们含冷俊成、王海洋、肖尘等,当然,还有艾斯卡顿若干工作人员,七七八八,加上现场服务的工作人员,差不多也有50、60人,看上去也不算太少。

仪式区点缀得唯美如画。

莫修远牵着陆漫漫过来,保姆把熟睡的一城抱了过去。

两个人站在一道红色的地毯面前,没有神父也没有主婚人。

他们的尽头,仅仅只是一个爱心的圆台,笼罩在一片缥缈的沙曼里,在微风和阳光的吹拂下,美得如梦似幻。

结婚进行曲的声音在这一片璀璨而夺目的碧蓝天空下响起,有些空灵的弹奏声带着最美的祝福。

陆漫漫挽着莫修远的手臂。

他们走在红地毯上。

唯美如画的两个人……

咳咳。

尽管陆漫漫身体圆润了点。

好在。

长得美,也就不那么唐突了。

总之,看上去天生一对,郎才女貌。

他们走过的地方,天空又下起了花瓣雨,一片一片,从天空上飘落下来……

女人,都会喜欢花,都会喜欢浪漫,都会喜欢,用心的付出。

现场又有了些欢呼的声音。

古歆坐在台下,就这么看着陆漫漫从她面前走过。

这个女人。

要不要这么让人嫉妒。

她转眸看着翟安。

翟安手上还抱着小夏夏,眼神放在莫修远和陆漫漫身上,嘴角也带着一些浅浅的笑容,笑得还很好看。

居然还好意思笑!

都不觉得害臊的吗?!

莫修远可以给陆漫漫两次盛世婚礼。

第一次婚礼昭告天下,磅礴大气。

第二次婚礼浪漫温馨,浓情甜蜜。

她就不明白了,两个人都是一个祖宗,翟安怎么就差莫修远差了那么十万八千里。

她特么的才发现,她和翟安的二婚连个婚礼都没有,总觉得自己迷迷糊糊的就被他片区了民政局把结婚证领了。捉摸一想,订婚宴上她连礼服都没穿,连妆都没花,灰头土面的就被翟安算计着把婚给订了,她当时内心深处居然还感激涕零,只因为她以为翟安同意了她的抢亲。

想到这里。

古歆似乎越想越多。

她又想到了她的第一次婚礼。

原本也应该是一个盛世大婚的,结果因为中途新郎换了,她特别绿茶婊的作啊作,把婚礼硬是作得人不人鬼不鬼的。

越想越特么的觉得,有些崩溃了。

翟安似乎也注意到古歆有些扭曲的表情,他微蹙眉,问道,“怎么了?”

“没什么。”古歆说得咬牙切齿。

翟安嘴角笑了笑,腾出一只手温柔的摸了摸她的头。

古歆抿唇。

心口一动。

每次翟安这种爱的小动作,总是会让她,小鹿乱撞。

讨厌。

最讨厌翟安的温柔陷阱了。

特别是某人在床上的陷阱,那套路……

她脸蛋红润。

下一秒就觉得自己太容易被感化了,这样不好。

她翻出手机,不停的给面前美得不要不要的两个人拍照。

拼命拍照。

“你照这么多照片做什么?”翟安有些诧异。

拍两张留个纪念就好了。

这一拍拍了一堆,晃眼一看分明都是一个模样。

“以后拿来提醒某人。”古歆嘴角邪恶一笑。

“漫漫吗?”翟安笑了笑,附和着,“她确实有点胖。”

“……”古歆的笑容在嘴角僵硬。

翟安这货有时候智商也很堪忧。

谁要去提醒陆漫漫啊,她巴不得陆漫漫那女人一直胖下去,一弥补她做了这么多年绿叶的报复。她只是为了时不时的把莫修远给陆漫漫准备的巨大惊喜拿来讽刺一下某人的,了无生趣而已。

古歆拍了一会儿,放下了手机。

此刻莫修远和陆漫漫已经走到了爱心台中间。

爱心台踩上去,还有又粉色的光亮,看上去真的跟童话故事似的。

莫修远说,“今天是我和陆漫漫的第二次婚礼。”

陆漫漫觉得有些尴尬。

干嘛这样开场。

弄得好像他们一言不合就举行婚礼似的。

“这次,来的人不多,都是我最重要的亲人和最重要的朋友,谢谢你们来参加,来再次见证,我和陆漫漫的幸福。”

所有人响起掌声。

是带着真心的祝福。

叶恒非常二货的大声吼着,“台词能再官方点不?!”

莫修远瞪了一眼叶恒。

叶恒当没有看到。

莫修远继续说道,“我和漫漫经历了很多,我真的很庆幸,我现在还能够牵着她的手,很感激,她为我诞下了一儿一女,凑成了一个好字。”

古歆不爽了。

有一个好字有什么了不起。

哼。

莫修远这个王八蛋。

故意戳她内伤。

“从今以后,我会照顾陆漫漫一辈子,我会照顾一诺一城一辈子,我会做一个好丈夫好爸爸。”莫修远当着所有人说得坚定无比,“我爱陆漫漫!”

“是不是应该亲一个了。”叶恒说,“都深情告白了,按照仪式就是应该亲了对不对?!”

莫修远真后悔叫了叶恒这个二货来这里。

他简直无语了。

总觉得分明一场严肃而浪漫的婚礼,因为叶恒的存在而变得很low。

他抿着唇,转身看着陆漫漫。

陆漫漫微笑着看着他。

刚刚听到他说的那些,虽然真的如叶恒说的那样,很官方也很形式化,但女人就是如此,就算知道甜言蜜语可能甚至还存在谎言也会很喜欢听也会很喜欢很喜欢,所以刚刚,她也有很感动。

至少,莫修远会当着全部人的面说,他爱她。

只爱她。

而她……曾经还说过,爱别人。

她抿着唇。

闭上眼睛。

她想,有些仪式真的必不可少。

“等等。”古歆突然从座位上蹦起来,大声叫着。

陆漫漫真是无语了叶恒和古歆这对二货了。

丫的这两个人怎么就没凑成一对啊。

凑成了一对正好可以一起发配边疆!

陆漫漫尽量保持高雅而温柔的笑,转头看着古歆。

古歆的眼神压根没有放在陆漫漫的身上,她对着莫修远说道,“莫修远,你还记得上次你结婚的时候,在漫漫的闺房我让你做什么了?”

莫修远脸色有些僵硬。

“放心啦放心啦,你结婚结的那么突然,我没空准备哪些酸甜苦辣。我就是说,当时我是不是让你说句话来着。”古歆提醒。

莫修远突然想起。

“这次怎么着也应该说点什么啊。还是老规矩,什么情情爱爱的你们私底下说说就行了,这里还有好多单身狗呢,你别虐死人家不偿命了。”古歆还很有正义。

王海洋和冷俊成以及叶恒都点头点得跟小鸡啄米似的。

也不知道叶恒这个已婚男人起什么哄。

莫修远思索了一秒准备开口。

古歆又突然说道,“那什么春风十里不如睡你别来了,多污,这里还有好多未成年。”

说完,全场的人都忍不住笑了。

都说污了古歆还说出来,分明故意的。

陆漫漫真是不知道她自己怎么就有这么一个二货朋友。

防火防盗防闺蜜!

她特么终于知道这句话的真谛原来如此!

她转头看了一眼古歆旁边的翟安,她是真为翟安可惜啊。

下一秒……

她觉得真不用同情翟安了。

翟安对古歆,分明就是纵容的。

“好啦,你开始吧。不耽搁你们良辰吉日。”古歆一屁股坐了下去。

莫修远看着下面的所有人,那一刻还真的稍微深呼吸了一口气,缓缓才开口道,“漫漫……”

“恩。”陆漫漫看着他。

其实说不出来不说也没关系。

反正,婚礼是我们自己的。

我们开心就好。

莫修远说,“择一城终老。”

陆漫漫诧异。

“守一人……”莫修远说,好听的声音,在如是空旷的天空下,磁性而低沉的响起,“白首。”

陆漫漫眼眶那一刻,一下就红了。

守一人白首。

眼泪在眼眶中,噼里啪啦的就往下掉。

他给一城取的名字。

不是为了择一城终老。

而是,守一人白首。

这个男人会让她对他的感动,来得毫无预兆然后毫无招架。

她唇瓣微动。

却总觉得自己说的所有话,都无法回应这句话给她带来的触动。

莫修远轻轻的帮她擦拭着眼角。

所有人都这么看着如此温馨而感人的一幕。

古歆真觉得自己的故意为难反而是让她的内伤又加重了。

莫修远那些感动死人的情话到底都是从哪里学来的,到底都是怎么说出来的,还如此含情脉脉,深情款款。

翟安连句“我爱你”都说不出口。

这特么的就是差距啊。

这特么的就是让人崩溃的差距啊!

她瞪了一眼翟安,还是将眼神放在了莫修远和陆漫漫的身上。

莫修远真的被误会了很多很多,当年他的突然离开他的突然结婚他的突然辉煌腾达而陆漫漫的暗自离开真的让人很死了莫修远的没心没肺狼心狗肺,现在……

很多人可能也不知道莫修远当初的离开是为了什么。

莫修远当初选择抛弃陆漫漫是为了什么。

但是现在。

现在很多人在不知道曾经发生了什么事情之后,反而会比较心疼莫修远。

可能。

可能,当初他的离开,他强忍着抛弃陆漫漫,最难受的反而是他。

陆漫漫还可以恨他来发泄他们的感情……

他呢?!

他作为始作俑者,只能承受。

日夜煎熬的承受!

还好。

古歆那一刻,看到陆漫漫留下的流水,反而自己眼眶也红透了。

有情人终成眷属,总会是一件值得感动值得庆祝值得用眼泪去祭奠的事情。

她眉头微动了一下。

本来还觉得自己挺伤感的情绪,突然因为陆漫漫主动踮脚的亲吻有些……尴尬了。

陆漫漫什么时候这么放得开了。

估计莫修远都是一脸懵逼。

硬是顿了好一会儿都没反应。

他刚刚只是在帮陆漫漫擦拭眼泪,没想到,下一秒,陆漫漫踮起脚,主动亲吻着他的唇。

嘴角边似乎还有她的泪水,带着咸咸的味道。

他心口悸动。

一种,本能的身体反应,就是会很有感觉。

他俯身,托着她的后脑勺,加深了彼此的亲吻。

所有人就这么看着他们,吻得如胶似漆。

分明很很深入,反而一点都不觉得污,反而觉得,在蓝天白云下在青草花香下,美得跟拍电视剧似的……

如此养眼的一幕。

莫一诺也坐在一个白色凳子上看着她父母在亲吻。

她其实有些不是滋味。

前几天她就稍微亲了亲爸爸的嘴唇妈妈就各种不爽,还说爸爸只能她亲,现在他们都亲亲了那么久还不放开,妈妈就是欺负她没有老公。

她心情很不美丽。

很不开心。

她转头,看到了坐在自己身边的莫子兮还有叶初。

莫子兮有些不好意思的低头,脸蛋红红的不敢看。

叶初直接就是把脸转向的一边,显得特别的高冷。

莫一诺看过去,就只能看着叶初右脸,在眼光下她怎么都觉得白里透红,可好看了。

她嘴角突然一笑。

从凳子上爬了下去。

莫子兮爱着她坐在一起,看着莫一诺的举动,有些诧异,“一诺姐姐你去哪里?爸爸说不能乱跑的。”

“我就去这边。”莫一诺指了指叶初的地方。

莫子兮点头。

脸蛋依旧红彤彤的。

莫一诺走到叶初面前。

叶初感觉到莫一诺的靠近,回头看着她。

看着她今天穿着白色的公主裙,长长的头发还做大波浪,披在身上,在阳光下,头发看上去金黄金黄的,还挺好看,她头顶上还戴着一个小小的皇冠,透亮的钻石剔透无比,她圆溜溜的大眼睛泛着的墨绿色光芒,有一瞬间,叶初真的觉得莫一诺像童话故事里面的公主。

当然,前提是,莫一诺没有做接下来的举动。

接下来的举动是。

莫一诺突然把叶初从凳子上拉了下来。

然后垫着脚双手捧着叶初的脸,一个吻就这么印了下去。

柔柔嫩嫩的嘴唇。

似乎还有口水一般的就亲在了叶初的嘴唇上。

莫子兮是整个过程的见证者。

他的小嘴都惊起了一个O形状,心里不禁佩服一诺姐姐的超级霸气。

对一诺的崇拜与日俱增!

莫一诺的小嘴就这么亲在叶初的唇瓣上。

叶初的唇瓣又暖和软,和亲爸爸的感觉都不一样,她小嘴一直嘟嘟嘟嘟的亲着,应该觉得特别好玩。

而当时的叶初……

脸一下就烧红了,然后那一刻显然是真的没有反应过来。

他就这么任由一诺抱着他的脸然后一直在亲他的嘴唇。

亲他的嘴唇。

叶初好久,猛地反应过来。

她力气有些大的推开一诺。

一诺小身体一个不稳,就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一时间,一下就引起了整个会场的轰动。

一诺有些委屈的看着叶初。

看着叶初愤怒的模样,看着他为什么就要这么用力的把她推开,害她的小屁屁真的很痛。

她墨绿色的大眼眸瞬间就起满了水雾,鼻子通红通红的,却咬着嘴唇没有哭出来。

那一刻的叶初心里面也这么疙瘩了一下。

他也没想到一诺这么容易就被推在了地上,他当时,只是稍微用力了点。

叶初想要伸手去拉一诺。

身边突然响起了大人的声音,“怎么了,一诺,你怎么摔地上了。”

何秀雯心疼的跑过来,抱起一诺。

一诺委屈无比的,趴在何秀雯的身上就哇哇的大哭了起来。

哭得撕心裂肺的。

就像天都塌下来了一般。

所有人的视线都放在了莫一诺的身上。

叶初伸出的小手悄悄的缩到了身后。

原本还处于浪漫氛围的婚姻典礼,在最激动人心的时刻,一下就乱了。

连那个吻得如胶似漆的莫修远都立马放开了陆漫漫,尽管意犹未尽,但听到一诺的哭声还是连忙就大步走了过去。

陆漫漫瘪嘴。

好不容易主动一次。

莫一诺这个小祸害精儿。

陆漫漫跟着走了过去。

莫一诺趴在何秀雯的身上,哭得那个崩溃。

声音简直是震耳欲聋,停都停不下来。

“一诺怎么了?”莫修远过去,轻声安慰道。

莫一诺抬头看着自己爸爸,连忙又伸手要爸爸抱。

莫修远把一诺抱起来。

一诺又趴在莫修远的肩膀上,哭了起来。

莫修远一边安慰着,一边询问,“发生了什么事情了?一诺。告诉爸爸。”

一诺只是哭。

哭得都快断气了。

莫修远转头看着莫子兮,表情严肃了些,“子兮,告诉爸爸刚刚发生了什么事情?”

莫子兮脸蛋通红,有些欲言又止。

他转头看了一眼叶初。

叶初是他的好朋友,刚刚叶初欺负了一诺姐姐……

他突然觉得自己好矛盾。

他不想一诺姐姐哭,也不想叶初受到责备。

他有些犹豫。

莫修远表情又严肃了些,“子兮。”

“莫叔叔,是我欺负了一诺。”叶初突然开口道。

“臭小子,都让你别欺负你媳妇了,你简直是懂不懂怜香惜玉了!”叶恒一看是自己儿子惹的祸,这个人气得如果有胡子,胡子估计都竖到天上了。

“叶恒,听叶初说话。”莫修远阻止叶恒想要揍人的举动。

叶恒冷静了一下。

叶初对着莫修远说道,“刚刚莫一诺突然过来亲我……”

叶初脸红了。

莫修远那一刻也愣怔了,“亲哪里了?”

“这里。”叶初指了指嘴唇。

莫修远觉得自己那一刻要控制不住自己的蛮荒之力了,他有些咬牙切齿,“你继续。”

“她亲我,我就推开她,然后不小心把她推到地上。”叶初说,“我不是故意的。但是莫叔叔,我真的不喜欢一诺亲我!”

一个四岁的小孩,是真的比一般的孩子都要成熟很多。

莫一诺听到叶初说他不喜欢她亲他,哭得更加崩溃了。

莫修远也有些崩溃了。

他又不会责备自己女儿,又没觉得叶初有什么错,被人强吻什么的反抗也很正常……

“叶初你过来!”叶恒估计是压抑不住了,终究忍不住把叶初给待了过去。

莫修远想说什么,但是那一刻还是女儿奴的让叶恒把叶初带走了。

叶恒带走的时候,边带走还边说,“你说你怎么就半点没有遗传到你爸的风范,人家都投怀送抱你好意思推开,长大了你会后悔死的,作为你爸都觉得羞愧,我得好好给你上一堂政治健康课!”

“……”莫修远实在很想揍叶恒一顿。

莫一诺还在哭。

完全提供不下来的节奏。

陆漫漫受不了了,毕竟这是她的婚礼啊,现在搞得一团乱,她声音有些严厉,“一诺,闭嘴。”

莫一诺不听。

“闭嘴。”陆漫漫再次开口。

莫一诺委屈的吸了吸鼻子。

“你强吻了别人你还好意思哭了?!”陆漫漫咬牙。

她女儿就不能按正常牌出吗?!

莫一诺眨巴着眼睛,小手擦拭自己的眼睛,“妈妈,不是你告诉我说可以亲自己老公的吗?你都亲爸爸了,所以我就亲叶初哥哥。”

“谁说叶初哥哥是你老公了?!”陆漫漫真是无语。

莫一诺的理解能力能不能再惊人点。

“我说过要嫁给他的。”

“但是人家同意你了吗?”

莫一诺顿了顿。

她忘了。

“结婚是两个人的事情,不是一个人的一厢情愿。一厢情愿的意思就是不是你说喜欢叶初,叶初就一定会喜欢你。比如刚刚,你亲叶初叶初是不是推开你了?!”

“恩。”

“那就证明叶初不喜欢你。”陆漫漫觉得自己解释得够清楚了。

“那如果叶初哥哥不推开我是不是就代表他喜欢我了啊?”莫一诺很认真地问道。

“可是他推开你了啊。”

“万一下次就不推开了啊?”

“……”陆漫漫无语了。

她简直是在对牛弹琴!

“不哭了就从爸爸身上下来,我们还有很多没有做完的事情,你不要任性了。”陆漫漫有些严肃道。

“不要,我要爸爸。”莫一诺把莫修远抱得死死的,脖子紧紧的圈子。

陆漫漫眉头抖动。

“我就要爸爸。”莫一诺一副死都不下地的表情。

陆漫漫内心在咆哮,表情却一直在控制,闲杂这么多人,不能发脾气,不能对一诺发脾气……

默念着默念着。

莫修远宠溺的抱着莫一诺,对着陆漫漫还一脸深情的说道,“没什么,接下来要做的事情,晚上做也可以。”

话一出。

本来还有些尴尬的气氛。

全场一下就哄笑了。

陆漫漫刚开始还没有反应过来,等反应过来的时候,整个人都不好了。

莫修远这货,都在说些什么啊。

反正,那之后,就算是礼成了。

在和气融融之下,所有人回到偌大的庄园里面享用午餐。

餐点很丰富。

陆漫漫在工作人员的帮助,又换了一套婚纱,漂移的长摆婚纱,裙摆都有两米,走在庄园里面,华丽得如17世纪的宫庭装似的。

这次的婚礼,没有上次的繁琐流程。

连敬酒这个环节也省了。

整个庄园大厅里面,就只有唯美的钢琴声,还有大家吃喝氏,说说笑笑的声音。

莫修远和陆漫漫以及翟安古歆叶恒等同一辈人坐在一起。

莫修远就一直在帮陆漫漫夹餐点,牛排都是一小块一小块切好了放在莫修远的餐盘里。

古歆看着他们就是故意修恩爱的模样,忍不住说道,“莫修远,你就不怕把陆漫漫养得更圆啊!”

陆漫漫用叉子吃牛排的手就这么顿了一下。

此刻最里面的牛肉,都如鲠在喉,咽都咽不下去。

“没什么,胖点好生养。”莫修远笑得一脸宠溺。

“你俩简直是太肉麻了。”古歆受不了,她转头对着翟安,“下午是还要拍照吗?”

“额,恩。”翟安点头。

这段时间阳光很好,这里的风景也很棒。

他表哥给了他一个任务,吃过中午的婚宴之后,下午给他和陆漫漫拍照,顺便拍拍大合影。

“居然还有忍受这两个人一个下午。”古歆抱怨。

叶恒点头,“就是,完全是让我们这些人怎么活啊?!”

“对了。”古歆看着叶恒,突然说道,“你干嘛不叫唐夭夭一起来参加婚礼啊,你也太过分了?!”

“我干嘛要让她一起啊。”叶恒被古歆说得莫名其妙。

“她不是你老婆吗?”

“你别开玩笑了。”叶恒实在是嫌弃无比的口吻,“我俩也就有个结婚证,时不时的发生个一夜情什么的,算什么老婆啊,你还是别说这么恐怖的话了,你哥我会被吓到的。”

“叶恒你个二货,唐夭夭哪里不好了,你居然还这么不知趣。”

“也就床上好而已。”叶恒直白。

古歆有些无语了。

她看着一大桌子人都被叶恒这厮给说得哑口无言。

叶恒还很得意。

觉得自己忒牛逼了,分分钟让这些人,吐不出来一个字。

不过倒是……

他干嘛不把唐夭夭带来啊,他们兄弟三,阿修,翟安和他,其他两个人都成双成对的,就他一个人单着还真的有些不是滋味,他抿了抿唇,算了,哥哥他自带快活光环,哪里需要女人陪衬。

中午的婚宴结束之后。

翟安就拿出了他的专业相机,然后开始给他们拍照留念。

莫修远和陆漫漫自然拍了很多。

其他人也拍了很多。

古歆就在旁边看着翟安拿着相机真的特别帅的样子。

她都快忘记了,翟安是摄影师出生的。

想得有些出神。

突然感觉到一声靠近的卡门。

古歆回神,看着翟安对着她拍了一张。

她有些脸红,“你干嘛偷拍我。”

翟安笑了笑。

他偷拍她的时间,还算少吗?!

“他们呢?”刚刚不都在吗?怎么一个出神人都不在了。

“表哥说怕漫漫太累了,就和漫漫一起去休息了。晚上还有晚宴,这一天也够他们累的,至于其他人,有些去散步了,有些去棋牌娱乐了,所以就剩下我们俩了。”翟安解释。

“哦。”古歆点头。

也忍不住打了一个哈欠。

总觉得自己也好困的节奏,她说,“我也好困,我也去找个房间休息。”

“古歆。”翟安突然叫着她。

表情分明还很严肃。

“恩?”古歆蹙眉。

翟安薄唇微动。

其实没有说出一个字。

古歆蹙眉,“你要说什么?”

这个闷骚男,就不能痛快点说话吗?!

翟安笑了笑,“你想散步吗?”

可是她刚刚都说了,她困。

“我带你到处走走吧,这里风景很好。”

她分明说了她很困了。

“走吧。”翟安将相机放进他的专业抱斜挎着,拉住她的手心。

古歆无语了。

她不过是想要休息而已。

看什么风景。

她就被翟安这么拉着走在草地上。

虽然这种感觉有点像是在谈小恋爱……

这么一想。

他们好像从来没有过所谓的正常的越会。

之前的婚姻就不说了,她根本就对翟安没感觉。

离婚后又经历了那么多事情。

在她终于承认自己的感情的时候又患得患失的不敢越界,再然后他们有结婚了。

结婚生孩子。

一个天都在孩子身上,单独相处的时间不是睡觉就是XXOO。

真的真的,从来没有这样拉着小手,约过会。

本来有些瞌睡的古歆,此刻反而心口暖暖的。

她想她也认命了。

翟安这个男人,说不出来就不说出来了。

她能感觉到,他真的对她好就行。

她脚步停下。

翟安看着她,看着她笑得好看的模样。

“刚刚漫漫那么大胆的亲莫修远你看到了吗?”古歆问他。

翟安点头。

“恩,现在我也要这么做。”她说,然后踮起脚尖。

翟安抿唇一笑。

两个人深深的拥吻。

其实,每个人表达感情的方式都不同,但爱都是一样的。

草坪上的两个人,吻得深沉。

阳台上的两个人相拥着彼此,就这么看着草坪下的一幕一幕。

“古歆真的是傻人有傻福,碰到了翟安。”陆漫漫由衷的说着。

“我反而觉得,翟安也很幸福。”莫修远说。

“嗯?”陆漫漫回头看着他。

两个人此刻的距离很近。

她靠在外阳台的护栏上,他抵触在她的身上,将她环抱住。

而她回头,两个人的脸就靠得更近了。

“因为,翟安终于等到了自己最爱的那个人,这难道不算幸福吗?”莫修远的唇已经靠近了她的唇边,若有若无的距离,他低沉无比的嗓音磁性道,“就和我一样。”

陆漫漫微笑。

莫修远薄唇微动,“刚刚在婚礼上的事情,我们继续……”

“莫修远……”

“嘘,你主动的时候,感觉很好。”

“唔……晚上还有晚宴的。”陆漫漫有些气喘的提醒。

“我知道。”

“那你干嘛解开我的衣服……”反抗,在分你的反抗。

“我会帮你穿上的。”

“你骗我。”

“恩,我骗你……”

“唔……”

莫修远这个,超级王八蛋。

------题外话------

晚上7点。

咱们二更有约。

恩呢。

小宅走了。

有大福利,下更揭晓。

其实我知道你们都懂的。

好啦,小宅飘走……

对了,月票不投就过期了。

月票不投就过期了过期了。

小宅的命根儿你们还要浪费都是可耻的。

小宅大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