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一章 幸福从此,拉开序幕(完)/豪门重生之妇贵逼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偌大的庄园,阳光普照。

莫修远抱着陆漫漫的身体,在外阳台上卿卿我我。

两个人吻得很投入。

陆漫漫一直一直沉寂在莫修远的技巧中。

说只有她一个女人……

她真的不信。

这货的领悟能力太强了。

她回应着他的热情。

阳光下的彼此,甜蜜的气息,越来越浓。

浓烈到……

陆漫漫感觉到他的手指开始透过她沙曼的婚纱往内。

“莫修远。”陆漫漫逮着他的大手。

莫修远好看的唇角上扬,笑得魅惑性感,“莫太太,放松。”

“你想做什么?”

“你说呢?”

“晚上还有晚宴。”

“我知道。”他说,嘴唇又靠近了她的脸蛋,唇瓣要着她的耳朵,在亲吻,深深的亲吻。

全身战栗的感觉让陆漫漫有些接受不过来……

她身体酥麻着,欲拒还迎的手放松了些,导致他修长的手指已经解开了她的婚纱。

婚纱不是应该非常繁琐的吗?

为什么莫修远解得如此的轻松?!

莫修远在陆漫漫的耳边低声道,“因为我让工作人员量身订做的。”

陆漫漫脸红透。

这个不知检点的男人。

她双手抵触在他结实的胸膛上。

这个男人的胸肌……

很好,很舒服。

莫修远似乎感觉到陆漫漫手上的动作,笑容显得有些得意。

她抱着他的身体说,“我们进去。”

“为什么?”

“所以莫太太还是先在光天化日下,光天化日了?!”暧昧的声音,简直一个大写的污。

“莫修远,唔……”莫修远的手已经伸了进去。

陆漫漫深呼吸,“晚上还有晚宴,我们晚上继续,现在不要。”

“乖。”莫修远的声音分明已经到了情欲的高峰期,那个口吻,半点都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

陆漫漫整个人都不好了,“亲戚朋友都在,不要这样。”

“他们又看不到。”

“还是会不好意思的。”

“没关系,等会儿我帮你穿得好好的。”

“你骗我。”陆漫漫真的都快哭了。

这个男人要不要这么猴急。

她刚做完月子那几天,不这样的。

“嗯,我骗你。”莫修远突然放开陆漫漫。

陆漫漫好看的眼眸看着他。

“所以……为夫要不客气了。”话音落。

莫修远就起身把陆漫漫一把抱了起来。

搂抱着她的大腿直接将她抱起,她的脸和他的脸刚好平视。

所以陆漫漫真的很清楚的看到了莫修远脸上突然僵硬了一下……

还稍微,缓了口气。

莫修远抱着陆漫漫放在软软的床榻上。

床榻承载着陆漫漫的重量,就陷了下去。

陆漫漫看着莫修远爬到了她的身上,他低头,吻她。

陆漫漫躲了一下。

莫修远继续往下。

陆漫漫又躲了一下。

“莫太太是在欲擒故众吗?”莫修远也不生气,反而还很有耐烦心的和她,调情。

“你刚刚是不是闪到腰了?”陆漫漫询问。

问出来,分明自己还一脸受伤。

“没有。”莫修远说。

“我分明看到你脸色都不对。”

“没有。”莫修远很肯定,“我还能让你欲醉欲仙。”

“莫修远!”陆漫漫都快难受死了,他还这么逗她。

“乖,你一点都不胖,只是有点肿。”莫修远柔声说道。

有点肿……

点肿……

肿……

她没脸见人了。

“漫漫。”莫修远托着她的脸蛋,肉嘟嘟的还红彤彤的甚是可爱,他说,“你就没感觉到我身体的急切吗?”

“可是我怕你就不喜欢我了。”

“你觉得我是这么肤浅的人吗?!”莫修远一脸严肃。

“所以你果真是嫌弃我长得胖了!”

“妈的!”莫修远才发现,有时候女人的逻辑真的很强盗。

他也不压在陆漫漫身上了,反而坐了起来。

陆漫漫就看着他有些愤怒的脸。

下一秒就看到他在脱衣服,很蛮力的脱掉了自己身上价值连城的西装,领带衬衣,裤子,甚至内裤,全部扔在了地上,然后对着陆漫漫一字一句说道,“我想我应该好好证明,什么才叫……爱!”

“啊!”陆漫漫尖叫。

所以。

那个房间里面,就这么点燃了硝烟。

无比激烈的,硝烟四起!

……

楼下。

庄园大厅,所有人依然在各自娱乐。

莫一诺坐在一个房间的沙发内,小手肉嘟嘟的撑着自己有些百思不得其解的模样。

莫子兮一直小心翼翼的陪着她,看着她小脸蛋,一脸深思的样子。

莫一诺突然从沙发上站起来。

莫子兮一把拉着她,“一诺姐姐,你去哪里?”

“我去找叶初哥哥。”

“一诺姐姐……”莫子兮整个人都不好了。

一诺姐姐是打算又去强吻了吗?!

“你不要去了,叶初哥哥刚刚被他爸爸揍了一顿,现在可能心情还不太好,你要是再去亲他,他可能真的会发很大的脾气的?”

“叶初哥哥被叶叔叔打了吗?”莫一诺惊讶的问道。

“嗯嗯。”莫子兮点头。

刚刚又在外面碰到叶初哥哥,他脸上都有些肿肿的。

莫一诺一听到叶初被打了,更加按耐不住了,直接就跑了出去。

莫子兮看着莫一诺离开,连忙也准备追了出去。

还未追到,叶恒把他一下就逮到了,说,“统帅,该学习了。”

莫子兮有些不开心。

今天还要学习吗?!

“我带你去你爸……嗯,带你去一个房间学习。”叶恒说,其实还带着些恭敬。

莫子兮也不是那么任性的孩子,看了一眼莫一诺离开的方向,点了点头跟着叶叔叔离开。

此刻跑出门外的莫一诺,到处找叶初。

她找了好久,才在大草原的草坪上,一个地方看到坐在那里的叶初。

她兴奋的跑过去,激动地叫着,“叶初哥哥。”

叶初背对着一诺不说话。

他现在脸上都是他爸揍肿的。

他才不想让莫一诺看到,总觉得她会笑他。

莫一诺看叶初背对着她,她又屁颠屁颠的跑到叶初的正对面。

叶初感觉到莫一诺过来,又背对着她。

两个人这么纠缠了很久。

莫一诺也不是一个性格特别柔软的小女儿,她也有她的任性,所以那一刻有些发脾气的直接抓着叶初的小肩膀,让叶初面对着自己。

叶初有些肿肿的脸就这么呈现在了莫一诺的面前。

他很不开心。

任何一个人都有自己不想被别人看到的一面,莫一诺仿若总喜欢踩他的底线。

“叶初哥哥你脸……”真的好肿哦。

“够了莫一诺,你到底要做什么!”叶初声音大了些,“我真的很讨厌你,你就不能离我远一点吗?!”

莫一诺那些关心的话,就一个字都没有说出来。

她有些难受。

她不过只是想要安慰他,问他痛不痛,为什么要被这样凶?!

她说,“可是我很喜欢你。”

“你喜欢我不代表我就喜欢你?!我最讨厌你了,每次有你在,我都觉得我很倒霉!你也看到了,我脸上被我爸揍成这样了,我只要对你一不好我就会挨揍,我真是好烦你!”

莫一诺鼻子有些微红,这次没有大哭大闹。

她知道她可能大哭大闹之后,叶叔叔又以为叶初欺负她,然后又会揍叶初。

她说,“你真的这么不喜欢我吗?”

“是。”叶初毫不犹豫还说得非常大声,“我不喜欢你不喜欢你,不对,我是讨厌你!你以后别出来现在我世界里面了行吗?!”

莫一诺瘪嘴。

叶初看着莫一诺的样子。

莫一诺就是一个演员,上一秒可以哭得撕心裂肺,下一秒就会笑得没心没肺。

他才不需要去在乎莫一诺的任何情绪。

他才不要!

他起身准备离开。

莫一诺一把拉着他。

叶初想都没想就推开她的手。

莫一诺被他推开还有些痛,但还是很努力的想要解释,“叶初哥哥,我刚刚亲你是以为妈妈说女孩子可以亲自己的老……”

“对了莫一诺,我还烦你亲我。”叶初直接打断了莫一诺的话,他真的很气愤,说得真的很坚决,“我从来没有看到哪个女孩这么不要脸的去主动亲男孩子,你不知道男女授受不清吗?你这样就是不检点。”

莫一诺虽然不知道不检点什么意思。

但是看叶初的口气也知道不是什么好话。

何况叶初哥哥还说,她不要脸。

她嘟嘴。

亲亲就是不要脸吗?!

她喜欢才亲亲的,没有对谁都亲亲啊。

“反正莫一诺,你以后别出现在我面前了,我也不可能娶你的!”叶初似乎还没有发泄完,他狠狠的说,“绝对不会娶你!”

虽然才4岁多,但叶初觉得,莫一诺是第一个让他可以发如此大脾气的人,甚至控住不住。

他觉得他可以对任何人都保持很冷静的态度但是就是对莫一诺不行。

因为他总觉得,他越是放纵她就会越是的得寸进尺!

“哦。”莫一诺点了点头,应了一声。

叶初那一刻还有些诧异。

但他毕竟还小,本来也还在气头上,也不知道莫一诺是不是就是听懂了或者说也只是随便应付他的,他奇怪的是她居然没有大哭大闹,他咬牙转身就大步跑了,看上去就真的很讨厌莫一诺压根就不想和她在一起的玩的样子。

莫一诺嘟嘴看着叶初跑得越来越远的方向。

她一屁股坐在草地上。

以前大家都喜欢她,第一次被人这么讨厌,好难受。

但是她也没有哭。

哭了估计叶初哥哥又要被揍了,然后又要怪她了。

她就坐在草地上,反正很安静的难受着。

她真的没有想到叶初哥哥这么不喜欢她,她以为她很好的喜欢他他就会很好的喜欢自己,原来妈妈说的一厢情愿就是这个意思,以后她再也不要对叶初哥哥一厢情愿了。

……

庄园的卧室内。

陆漫漫觉得自己好像睡了很久。

一身还特别痛。

睁开眼睛看着有些黑暗的天空。

所以现在就算是黑了吗?!

已经天黑了吗?!

她想了想,整个人一下惊吓着坐了起来。

是天黑了吗?!

她的晚宴呢,还有晚宴呢?!

她左右看了看,身边那个男人也不在了。

上了她,狠狠的上了她之后,就走了!

这个不负责任的男人。

陆漫漫到处找衣服。

除了地上已经皱得无语的婚纱外,这里又没有她的换洗衣服。

她也是无语了。

她过着被单从床上起来。

刚把脚放在地上。

整个人咚的一下,就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好在坐在的被单上,否则,也不知道要痛成什么样子。

她动了动无力的双腿。

莫修远太没有节制了,太没有节制了!

不是说少了一颗肾吗?!

干嘛还能那么多次。

她有些抱怨的从床下爬了起来,还是灰溜溜的又躺在床上了,她现在出去,肯定会更加丢人的。

只是一城呢?!

一城一个下午没有吃奶,怎么行?!

难道莫修远就喂奶粉了吗?!

果然儿子和女儿,待遇分明就是天壤之别。

她这么盘算着。

房门突然被人推开。

一道微弱的灯光打亮。

某个男人穿着黑色西装,一脸神清气爽的模样出现在她眼前,看着她睁着圆圆的眼睛,嘴角还上扬着,“醒了吗?”

陆漫漫不说话。

“身体怎么样?”他坐到床边,温柔的问道。

陆漫漫更加不想说话了。

“刚刚是为夫太粗鲁了点,下次会注意的。”莫修远道歉,道歉的话都说得那么不真诚。

下次!

下次你慢慢等吧。

陆漫漫心里嘀咕着,开口,一张嘴,才发现自己的声音都沙哑了。

莫修远忍不住一笑。

“莫太太下午太累了,没想到嗓子都叫哑了。”

陆漫漫翻白眼。

有什么好得意的,有什么好得意的。

她说,“一城吃奶了吗?”

“吃过了。”

“你喂的奶粉吗?”

“没,吃的古歆的,翟安说她奶水好,大北北和小夏夏有剩余,就让我别打扰你休息了。”莫修远笑了笑,说得还很意味深长,“翟安总是这么会体贴人,我就把一城交给他了。”

“……”陆漫漫真的觉得自己此刻居然无言以对。她想了想说道,“晚宴开始了吗?”

话一出。

莫修远突然“噗”的一声笑了出来。

“你笑什么?”陆漫漫不悦。

“莫太太知道现在几点了吗?”莫修远说。

她也没看时间,反正睁开眼睛看到天色就黑了。

“现在已经晚上11点了。”

“什么。”陆漫漫从床上坐起来。

刚坐起来,就觉得腰酸背痛的,忍不住娇嗔了一声。

莫修远自然的挪到她的身后,让她整个人靠在自己的胸膛上让她不用费劲儿的支撑着,修长的手指还非常温柔的帮她捏着裸露的肩膀,似乎是在缓解她的疲倦。

“所以晚宴就结束了吗?”

“嗯。”莫修远点头,很淡定的模样。

“那我没出现……”

“我给他们都解释了,我说你太累了。”莫修远直白道。

“……”

“他们还说,累了就多休息,都是自己人,就不用那么客气了。”莫修远想了想回答道。

“那那现在他们人呢?我妈你妈妈还有你姑姑他们,翟安啊,叶恒啊……”

“他们都走了。”莫修远说,“我用直升机送他们回文城了。”

这货在显摆他多有钱吗?!

“都走了吗?”

“一诺和一城还有保姆留下了,不过现在很晚了,他们都睡了。古歆走之前把一城喂得饱饱的,说怕你下午也浪费了不少,就喂了一城再走的。所以,你不用担心他们了。”莫修远笑着柔声说道。

陆漫漫真是服了莫修远了。

怎么可以这样。

怎么可以这样?!

以后她还能怎么好好的面对这些亲戚朋友了。

都不知道他们脑海里面都YY成什么样子了,虽然确实很YY!

她靠在莫修远的身上。

莫修远按摩着她的肩膀,渐渐往下按摩着她的背部,然后放在她肉呼呼的腰上,然后有些不对劲了……

“莫修远,你还要做什么?”陆漫漫转头狠狠的看着他。

“帮你做按摩啊。”

“你少骗我,你个骗子,你说还要帮我穿衣服的,你现在只会脱衣服!”陆漫漫指控抱怨……

她选了6件婚纱。

她就只穿了3件。

出门婚礼一件,敬酒一件,拍摄照片的似乎换了一件。

她觉得好亏。

肯定也花了不少钱。

莫修远听着陆漫漫带着哭腔分明是在撒娇的模样,手规矩了些,将她裸露的身体搂抱在自己的怀抱里,头放在了她的肩膀上,说,“漫漫,有一样东西要送给你,但是你不要拒绝。”

“别说是你,我现在不想收。”陆慢慢的都被他弄得崩溃了。

莫修远笑了笑。

他从西装口袋里面拿出来一对耳环。

陆漫漫眼眸顿了顿。

莫修远突然打开了房间内透亮的水晶灯。

灯光下,面前的耳环显得更加的璀璨了。

陆漫漫说,“你上次送过一对了。”

在南玥椿抢走了阿离送给她的那一对之后,后来他又送她了,但是她放在了莫修远的别墅,没有要。

这一对,显然和那对不一样。

总觉得这对要古典了些。

“南玥椿当时要阿离送给你的耳环,我当时没想那么多,但后来,是真的很内疚。我原本觉得本来是阿离的东西,南玥椿也给我说了,她只是拿回阿离生前唯一的东西而已,我想当时南玥椿毕竟怀了阿离的孩子。”

“嗯,我知道。”陆漫漫点头。

她其实差不多都忘了。

“后来我想要弥补,真的是精心挑选了一对耳环,我想就算你不喜欢至少知道我在向你道歉,你知道那段时间,其实好多话,我都说不出口,也不知道怎么说。”

“嗯。”陆漫漫点头。

那个时候,谁让他们的误会这么这么深。

“这对耳环,是我妈的。你别拒绝了。阿离那对,我没有拿回来了,我想,你也不会要了,所以我从南玥椿那里拿给了子兮,我让子兮好好保存着,也算是阿离生前留下来给他儿子唯一的东西。”莫修远解释。

“这样很好,子兮以后还能送给他的爱人,一代代传承下去。阿离也会欣慰。”陆漫漫点头,是真的觉得莫修远做任何事情的安排都很好都很让人感动,她看着眼前的这对耳环,诧异道,“当时阿离说,你只留下一对耳环的,怎么突然又多了一对。”

“我当时给我爷爷奶奶父母移墓的时候,就从我妈的坟墓里面挖了一对出来,我想送给她儿媳妇,她应该不会这么小气的,所以就把她生前最喜欢的一对给找到了。”莫修远说。

陆漫漫怎么都觉得,她婆婆会从坟墓里面爬出来找她。

想想都觉得毛骨悚然。

“我帮你戴上试试。”莫修远说。

陆漫漫点头。

这个男人,总是很想要弥补她。

很想要弥补。

莫修远帮她戴上之后,有些薄凉的唇瓣,亲了亲她的耳垂,“很好看。”

陆漫漫有些羞红的笑着。

“所以莫太太有准备什么礼物给我吗?”莫修远问她。

陆漫漫此刻就是一个大写的“懵逼”。

她都不知道他搞这么多花样,她什么都没准备。

而且他们又不是小情侣,还要互赠礼物以表彼此爱慕之情。

“没有就算了。”莫修远说。

说得很大度。

但是这个男人分明就是故意的。

故意让她有些不是滋味。

她看着莫修远,看着他真的看上去在努力的强颜欢笑的模样,心里还真的有些愧疚。

“继续睡吧,现在很晚了。”莫修远说。

说着,就准备起身,大概是去浴室洗漱。

陆漫漫咬牙。

突然一把拉住他。

莫修远嘴角邪恶一笑,回头面对陆漫漫的时候,单纯得像天使似的。

她硬着头皮说,“莫修远你躺下。”

莫修远根本什么都没问,衣服裤子都没脱,就这么躺在了陆漫漫的面前,睡得笔直笔直的。

总觉得这个男人,好像在预谋什么。

她翻身坐在了莫修远的身上。

她本来身上也没穿,这样,莫修远就能完完全全的看得清清楚楚了。

陆漫漫脸有些红。

“你别动,接下来,由我来……”

“为夫遵命。”某人还乖乖的闭上了眼睛。

陆漫漫怎么都觉得,这货,是故意的。

所以要比腹黑。

跟着莫修远这么多年,她也会。

她嘴角邪恶一笑。

“莫先生一定要乖乖的哦。”

“为夫……保证。”

然后……

然后的然后,到底漫漫做了什么?!

(宅旁白:题外话揭晓)

总之。

两个人的性福生活……

不。

是幸福生活,从此拉开序幕。

而《陆漫漫其修远兮》的故事,就在此,落下帷幕。

当然。

别急。

还有几个精彩小片段。如下:

《片段一,关于道别》

面前的坟墓。

很多。

错落有致的在自己眼前。

陆漫漫蹲坐在地上。

总觉得有一天她的坟墓可能也会出现在这里。

她嘴角一笑,看着莫远离的坟墓。

“阿离,谢谢你。”陆漫漫说,“不知道能说什么,但真的谢谢你,谢谢你在有生之年陪着莫修远,谢谢在最后救我于危难之中,谢谢你的付出和牺牲,谢谢你到最后一刻都让莫修远不要负我。”

那个坟墓不会说话。

那上面那张好看的黑色照片,就这么笑着看着她。

“从此以后,我会代替你好好爱莫修远,我会照顾好绝对不会让他孤独。阿离,子兮是你的孩子,和你长得很像,他肩负起了莫家的江山,他长大后会是一个伟大的统帅,我会视如己出的对他。你在这里,好好和其他家人团聚!”

“再见,阿离。”

陆漫漫起身离开。

远远的地方。

莫修远抱着陆一城,牵着莫一诺在直升飞机下方等她。

只因为她说,她想一个人过来所以他就只是站在那边,用担忧的眼神看着她,尊重她的一切。

这个男人,她一定要给他一个,温暖的家。

《片段二,关于减肥》

陆一城半岁之后。

陆漫漫的奶变少了。

少到,几乎无法满足一城吃一顿的份量。

莫修远看陆漫漫喂得辛苦所以直接让陆漫漫不要喂了。

结果陆漫漫还真的特别争气的在几天后就没奶了。

陆漫漫虽然觉得对不起一城,毕竟当时一诺也吃到7、8个月了,但捉摸着,现在奶粉营养也挺高的,加上自己也确实,没有了,哭死也没用就坦然接受了。

坦然接受后就开始宣布要减肥了。

陆漫漫硬是在喂奶期间,一点都没瘦。

她每天做的产后修复和瑜伽,全部白练了。

她要节食。

每次一说节食,家里莫名其妙就会在各个角落看到各种丰富大餐,有时候就是她练瑜伽的时候也能看到面前一份香喷喷的红烧肉,色香味俱全……

都是莫修远那个乌龟王八蛋!

然后陆漫漫的节食计划失败了。

倒是……

有些运动增加了。

然后……

真的瘦了瘦了。

瘦得千娇百媚,风华绝代。

但某人在“酒足饭饱”后还会摸着她的平坦的小腹,感叹,感叹。

所以莫修远这厮,到底有多种口味!

《片段三,关于说我爱你》

古歆其实很忧伤。

听说陆漫漫喂奶喂了6个月,自然断奶了。

她喂了整整9个月。

她的奶为什么还能这么好!

为什么还能这么好?!

她终于受不了了,她要断奶。

几经周折,差点没有搞出家庭大战,她终于把大北北和小夏夏的母乳在第十个月的时候断掉了。

断奶后的古歆心情无比舒坦。

一觉睡到自然醒的滋味,简直不能太好……

当然。

偶尔也会被某人所打扰。

某人在床上的热情真的无法想象他平时的一本正经。

当然,当然。

面对小夏夏的时候,也能看出他的柔情似水。

从6个月开始,小夏夏就在翟安的耳濡目染下早早就会叫“粑粑”了。

大北北晚一点,8个月也会叫了。

到了一岁。

双胞胎都可以描述一些简单的吃,当然一般人是挺不明白的。

除了翟安那个怪物。

反正古歆觉得她听不懂。

古歆就这么看着翟安和小夏夏你一言我一言的说得她翻白眼。

她每天觉得自己最辣眼睛的事情就是看到翟安和小夏夏“浓情甜蜜”。

她怎么都觉得,小夏夏以后成同性恋了,都是翟安一手造成的!

古歆忍不住过去将小夏夏一把拽过来,说,“我带小夏夏出去晒太阳,你抱大北北出来。”

小夏夏似乎是有些不舒服在古歆怀抱里面扭动着。

古歆也不会妥协。

反正反抗无效。

一家四口坐在别墅花园草地上晒太阳。

古歆一直拽着小夏夏,就是不让他靠近翟安。

然后心里还一个劲儿的对小夏夏说,妈妈都是为了你好。

小夏夏知道自己倔不过妈妈,也不反抗了,靠在古歆怀抱里面,小嘴唇动了动。

古歆刚开始没听懂。

好半响才听清楚小夏夏在说,“粑粑,粑粑……”

古歆不爽。

粑粑粑粑个什么啊,就只会叫爸爸,不会叫妈妈的吗?!

都怪翟安那个自私鬼,老是叫小夏夏叫爸爸。

“快离……”小夏夏又重复了好多次。

古歆脸色都不好了。

这小鬼是让他爸和她离婚吗?!

我去!

古歆气得肝都要疼了。

小夏夏那一刻似乎突然撞邪了吧,在古歆正要发火的一瞬间,吐出了非常清楚的一句话,“爸爸爱你。”

古歆整个人一顿。

她知道翟安每天都在对小夏夏说这几个字。

爸爸爱你。

爸爸爱你。

小夏夏会描绘他的话,所以……

古歆转头看着翟安。

翟安似乎也有些吃惊小夏夏那一刻的清楚。

但在注意到古歆看着自己的眼神时,耳朵有些红了,背过身抱着大北北晒太阳,不发一语。

所以。

所以,翟安这个闷骚就是打算这么说爱她的吗?!

好吧她承认。

她被感动了。

虽然觉得翟安真的……太奇葩。

但心理还是很暖。

她搂抱着小夏夏,亲了亲说,“你再说一次。”

小夏夏也感觉到妈妈的情绪,以为自己被表扬了,大声说道,“粑粑快离……”

我去!

《片段四,关于喝酒》

古歆想喝酒了。

很想。

她好久没有去夜场了。

但是她怕自己去了之后,温情会打断她的腿。

她在琢磨怎么把陆漫漫拐出去喝酒去,神不知鬼不觉,最好也别让翟安和莫修远知道。

刚偷偷摸摸的打了个电话,然后……

傻逼的又被阳台上的翟安听到了。

她就不明白了,翟安一个大男人,干嘛做这种偷鸡摸狗的事情。

天地良心,翟安只是在阳台上休息而已。

古歆的偷偷摸摸永远都只看自己能够看到的范围是不是有人。

好在,翟安不会骂她。

可是翟安这闷骚会告状。

两分钟后,陆漫漫说莫修远不准她出门了。

她气得吐血。

她觉得她总有一天会被翟安憋死。

她各种不爽透顶,翟安当天晚上居然打电话让他去夜场接他,说他喝醉了,没找到代价。

特么的,这货。

真是只准州官防火不许百姓点灯。

她气呼呼的开车去魅色,走进大厅。

刚走了几步,手突然被一个男人拉住,熟悉的感觉,她不用看也知道是翟安。

她看着翟安往大厅一个角落吧台走去。

这货身上没有酒味啊。

她诧异。

然后就看到面前的酒……

所以翟安是打算陪她喝酒了。

虽说吧,但是吧……

终究,闷骚男就是这样的,不会表达。

不过那一刻她看到酒也真的是,兴奋了。

然后那晚上她把翟安灌醉了,然后那晚上她被温情那坏婆婆罚跪了一晚上,等翟安酒醒来救驾的时候,她都要哭死了。

她果真是凄惨小媳妇!

《片段五,关于情敌》

陆一城满一岁。

陆漫漫简单宴请了几个朋友,几桌人小聚。

莫修远看到林初辰了。

情敌见面,终究分外眼红。

好在,林初辰把张翠的肚子搞大了,也是回来结婚的所以碰巧遇到了陆漫漫然后碰巧来吃了陆一城的一岁宴,综上原因,莫修远对林初辰的第一就这么少了些,但多少还是不待见的。

当然,更不待见的,还是丹尼尔。达伦。

这傲娇不知道发什么神经这一年时不时的往北夏国来,还时不时的到别墅来找他们,听说一城一岁也不请自来了。

反正就是经常阴魂不散。

莫修远是真特别不待见丹尼尔的。

这个男人不仅和陆漫漫搞暧昧,还亲了他。

想象就忍无可忍。

丹尼尔却还一脸故意,仿若每次出现都是故意为了刺激莫修远似的,对陆漫漫也是殷勤得很。

陆漫漫看莫修远一天天被憋出内伤又碍于丹尼尔确实当年拔刀相助而没办法对他拳打脚踢,她男人她自然心疼,在一城的生日宴上她拉着丹尼尔非常委婉的表达了她已经结婚生子家庭美满希望他不要来打扰她的幸福生活等等……

丹尼尔还是那么清高那么不屑一顾那么一脸傲娇的睨着陆漫漫,“你以为我还喜欢你?”

陆漫漫点头。

难道不是吗?无事献殷勤,不是喜欢难道是爱?!

“啧啧啧。”丹尼尔不屑道,“我以前还因为你的美貌对你有过细微到几乎差距不到的春心荡漾,你都胖成过那么丑的样子,我对你已经毫无感觉了。”

“那都是以前了?!”陆漫漫也有些冒火。

谁把以前的事情拿出来说啊。

30岁的女人,现在正是貌美如花又孕味十足的年龄。

“指不定哪天你又胖了肿么办?!”丹尼尔一脸嫌弃。

“你这么不喜欢,干嘛老出现在我面前?”陆漫漫不爽。

就知道装。

就知道装。

“谁说我是为了出现在你面前,你就没发现,我只是为了吸引莫修远的注意吗?”丹尼尔一字一句。

“……”陆漫漫瞪着眼睛看着他。

丹尼尔说道莫修远的时候,嘴角还稍微上扬了一下,他意味深长的摸了摸自己的嘴唇,喃喃道,“触感真好。”

果然。

丹尼尔的二,会让自己觉得,自己很蠢!

《片段六,关于逃之夭夭》

叶恒在帝都是真的觉得有些了无生趣。

每天陪着莫子兮这个小不点学习,每天还要应付一大帮老头子参与政治协商。

他的私生活,他丰富多彩的私生活。

这段时间面临着朝章的某些改革,他都有大半年没有碰过女人了吧。

他觉得他现在看到母猪都要发情。

给他个女的他就屌炸天了!

可惜。

面对的全部都是一份份,冰冷的黑白字体黑白字体。

他烦躁的放下一本本制定好的章程,离开书房去客厅看电视。

一打开电视就看到唐夭夭这女人的狗血言情剧了。

剧中的唐夭夭分明一脸清纯,表情看上去还很天真无邪,可他怎么看怎么就觉得,淫荡无比……

麻痹。

他关掉电视,打电话给助手,“马上帮我安排专机回文城……”

“长官,明天的朝政大会……”

“我他妈的都要炸了你还让我开什么大会,劳资现在马上就要回去!”

“是,我马上安排。”一听到叶恒发脾气,那边马上就领命了。

叶恒挂断电话,心里一阵毛躁。

他突然又按下了一组电话号码。

那边是过了好几声才接通,“叶公子?”

“唐夭夭你马上会别墅给我洗白白了在床上等着,大爷我3个小时后回来!”

说完,也不听对方说话,猛地就把电话挂断了。

挂断后整个人也有些无语了。

我他妈的干嘛非要回文城干嘛非要找唐夭夭?!

帝都这么多女的,他是疯了吗?!

卧槽!

……

正文,全剧终

接下来。

《番外1:逃之夭夭》

------题外话------

好啦。

小宅会非常不舍的郑重而严肃的告诉你,《富贵逼人》的正文完结了。

就这么,在连载了316天后完结了。

时间是不是过得很快。

小宅就是有些伤感……

好在。

小宅是一个喜欢写番外的作者。

所以番外会持续一段时间而且小宅会保证9点万更,抽风二更什么的。

小宅只希望你可以一如既往的支持,小宅不说太多,只会用勤奋和认真的态度来对待小宅的每一部作品包括,番外。

好啦。

虽然正文完结,但小宅觉得,这不算真的完结,我知道你们还会跟着宅一起追番外,那些煽情的话,宅也就不多说了。

还是吼吼月票,吼吼石头花花什么的,证明自己被表扬了!^_^

……

最后。

文里面提到的福利:入群(QQ:378414307)限正版潇湘和腾讯阅读,其他就不要添乱了。

群么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