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唐夭夭到底是个什么鬼?!/豪门重生之妇贵逼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唐夭夭接到叶恒电话的时候,正在剧组拍一部电影。

这部电影快杀青了,所以剧组特别的赶时间,不允许任何演员或者工作人员有任何不正当的理由请假。

唐夭夭也不知道叶恒到底突然抽什么风。

一年到头也想不到她一次,然后突然说要就要。

她现在坐在自己的专用保姆车里面休息,看剧本,导演刚刚亲自来了两次确认今天她拍摄的时间,因为会稍微有些晚所以还带着些抱歉的希望她可以好好配合,而且她那场戏,深夜拍效果会更好。

她也答应了。

其实在娱乐圈她口碑很好,算是娱乐圈出了名的敬业女演员,所以只要角色合适,很多导演还是会很愿意和她合作,这多年自己能够发展到现在的地步,也跟自己对待工作的态度有一定关系。

但是近段时间,其实有些不太太平。

两个月后有一个颁奖典礼,她是最佳女演员的候选人,每年在颁奖典礼前戏确认候选人之后,艺人们就会特别的注意自己在娱乐圈甚至私下的一举一动,很有可能一个负面新闻就会让最佳女主角失之交臂。

自然,她这两个月也是如此。

她的经纪人大伟哥已经不止一次的提醒她注意自己的言行举止,这次她领取这个奖项的可能性是最大的,半路别出什么纰漏,如果获奖了,她的身价自然又水涨船高,大伟哥甚至说可能会达到北夏国女艺人中最高的身价,就看这次的奖项了。而且不得不说,这个奖唐夭夭也觉得自己非那不可,今年和她角逐最佳女主角的还有江南。

江南和她处处作对,这些年离开大伟哥倒是混的风生水起,今年就拍了几部特别有质量的电影,在娱乐圈崛起很快,瞬间就给自己杀出了一条血路,这也让唐夭夭对这次的颁奖典礼其实是非常的重视。

她甚至还会经常的做一些公益,以提升自己的正面形象。

但是现在……

好吧,她开始有些坐立不安了。

她知道她得罪不起叶恒,以前的叶恒她都不敢招惹,更别说现在的跺脚就能让北夏国震动三尺的叶恒了,他很少很少几乎不太可能的给她亲自打电话,而且听口吻是根本不允许她拒绝的意思,如果她拒绝了……

她也不知道后果会怎样。

所以终究,她还是妥协了。

叶恒的性格乖戾,性情不定,他可能就是一个突然抽风就可以让她万劫不复,而这个男人在自己偶尔抽风的时候可能也不一定觉得对别人伤害有多大。

这种人,真的是最让人防备最让人不敢得罪。

唐夭夭深呼吸一口气,她叫着房车外的助理。

助理小容进来,“夭夭姐,你找我?”

“你去给导演说一声,深夜那场戏我拍不了了,要不就现在拍摄,要不就明天晚上深夜,我今晚临时有点事情,不拍了。”

“可是夭夭姐,刚刚导演再三和你确定了时间,你答应了的,现在突然说不拍,应该不太好吧。”笑容劝慰。

“没什么,你去给导演说就是。”

“哦。”小容只得点头。

唐夭夭也有些无奈。

不太好也只能这样了,她确实没有那个胆量去拒绝叶恒。

她又低头看了一下剧本,捉摸着这部电影最重要的一场戏。

等了可能有20来分钟,笑容急急忙忙的回来,“夭夭姐,导演真的很生气,我说了很多好话,他最后才丢下一句说随便你。然后还说我们浪费剧组的人力物力,还说你出尔反尔和传说的敬业真的搭不上边。夭夭姐你要不要考虑一下?”

“不用了。”唐夭夭摇头。

小荣看唐夭夭没有妥协的意思,说道,“导演说明晚拍摄,现在没事件腾出来先拍。”

“嗯,那就走了。”唐夭夭淡淡然,“你叫老李开车离开,送我回公寓。”

“好。”小荣点了点头,又说道,“要不要给大伟哥说一声,他还能给导演消消气。”

“不用了,明天好好拍,拍好了导演怎么就消气了,现在给大伟哥打电话,那是我在找死。”唐夭夭完全可以想象大伟哥会怎么咆哮她,这么不成熟的行为,上次做过一次之后被人揭露耍大牌什么的就被大伟哥骂得要死,而且经纪公司也做了公关危机才没有对她形象有影响,这次她在这么做,她真觉得大伟哥一个生气会杀了她。

老李上车,开着她的御用保姆车回来。

公司一共就2辆,1辆就是她在用,另外一辆是另外一个资深的老艺人,以前也是影后级别,现在也已经结婚生子处于半退状态,但曾经在娱乐圈创下来的辉煌还是让她在经纪公司的地位不可撼动,唐夭夭觉得自己可以和她享受一样的保姆车真的是很满足了。

车子离开剧组。

好在剧组在文城,不用大老远的打飞的去洗得白白的然后躺在床上。

她回到自己的豪华公寓。

她承认这些年确实赚了些钱,公寓也是公司给她买的,而她自己也靠赚的钱投资了一些房产,总之现在基本上也过上了人上人的生活,但娱乐圈除了赚钱之前,名誉也是一件艺人们趋之如骛的事情,谁都想名利双收,在娱乐圈这个复杂的环境表现得尤其的突出。她也不例外。

回到公寓后,她就让小荣离开了。

三个小时。

她现在洗个澡换个衣服简单化个妆,然后开自己的私家车去别墅,时间应该差不多!

既然剧组那边耽搁也耽搁了,倒不如早点去,还能看看叶初。

这么想着,唐夭夭就快速洗了澡换了一套衣服出了门。

她很少开自己的私车出门,因为每次开私车的时候,都很容易被狗仔跟拍,现在狗仔的跟拍能力真的已经炉火纯青,艺人基本上除了关上家门拉上所有的窗帘,其他任何时候完全不敢放松。

她开车离开公寓。

也会特别留意周围是不是有什么狗仔跟着。

车子直接开去了叶家别墅区。

她来这里的时间不多,所以一次也没有被狗仔拍到过任何蛛丝马迹,不管如何,她已经结婚甚至已经有了孩子的事情氏真的不能在娱乐圈公开,现在她正值事业巅峰期,有可能这么一个隐婚生子的事实真相,会让她瞬间跌入低谷,爬都爬不起来。

这个圈子,不仅仅只是有人制造八卦,更多的是,敌人四面八方到处都是。

谁都想踩着你的尸体往上爬。

她将车子驶入别墅区。

她停好车,走进叶家别墅。

看了看时间现在9点40,距离叶恒给她打电话也已经有1个半小时了。

她出现在大厅的时候大厅已经有些冷清了,只有几个佣人在轻脚轻手的打扫清洁,看着她出现,连忙叫着,“唐小姐。”

“嗯,叶初睡觉了吗?”唐夭夭温和的问道。

“小少爷睡了,在他的房间里。”

“好,谢谢,你忙你的。”唐夭夭表现的很随和。

这倒是让这里工作的佣人有些受宠若惊,都以为大明星应该是耍大牌脾气也不好的,唐小姐反而尤其的温柔。

唐夭夭直接走向叶初的房间。

她轻轻的推开房门。

叶初已经睡着了。

小孩子睡得早,对她而言,这才是夜晚的开始而已,她儿子就已经进入了梦乡。

她小心翼翼的走过去,坐在了一诺的小床旁边,看着他熟睡的小脸蛋。

叶初长得像她多一点,但也不特别像,总之,非常完美的遗传了她和叶恒所有好的地方,所以长得很帅。

就是性格……

也不知道这种性格是好是歹。

她帮叶初拧了拧被子,然后又亲了亲他熟睡的小脸,陪了他一会儿才起身离开。

她直接去了叶恒的房间。

叶恒每次时间都特别长,如果短一点,一次次什么的,她还能赶着回去拍戏。

算了。

反正她也给导演拒绝了。

她坐在叶恒的沙发上,随手拿了一份很久以前的杂志,打发时间的看了起来。

等了一个多小时。

唐夭夭觉得自己都已经坐的腰酸背痛了,叶恒还没有来。

她抿唇。

又这么逼着自己等了半个小时。

叶恒依然没有回来。

唐夭夭从沙发上站起来,走向外阳台,看着整片高级别墅区域,远远的看着夜深人静的时候,几乎没什么车辆驶入别墅区。

她也不知道自己在阳台上站了多久。

反正初秋的也不太冷,大半夜大半夜的也不是很冷,就是风有些凉而已。

唐夭夭在这里等了足足两个小时后,她终于忍不住给叶恒拨打了电话。

那边处于关机状态。

她咬唇。

叶恒不会是在耍她吧。

但仔细一想,叶恒好像也不会这么无聊,而且据说这段时间朝政很忙,有个朝章什么的正在修改,叶恒自己都忙不过来,哪里可能有时间来逗她玩。

这么想着,她又等了一个小时。

一直从9点40到别墅,等到了凌晨3点钟。

等了多少个小时她自己都算不清了。

她忍不住又给叶恒打了个电话。

这次通了,但没有人接。

她咬牙,持续拨打。

拨打了可能有四五个的样子。

那边终于接通了,是一个非常恭敬的男性嗓音,自然不是叶恒,他说,“你好,我是叶长官的助理,他现在正在休息,不方便接通你的电话,你有什么可以给我说,我会帮他转达的。”

“不,不用了。”那边如此一本一眼的说话方式,反而让唐夭夭有些不知所措。

总觉得政坛上的人,都是非常有距离感的。

“好的。”那边也不多说,就准备挂断电话。

“那个……”唐夭夭鼓起勇气,“请问叶公……不是,请问叶长官现在是在文城吗?”

“他在帝都。”

“那他现在已经睡觉了吗?”

“是的。”

“那我不打扰了,谢谢你。”

“不客气。”那边恭敬道。

唐夭夭挂断电话。

心里没有情绪自然也是不可能的。

等了一个晚上。

等了一个晚上不说,她还推掉了这么重要的一场戏拍摄。

她深呼吸深呼吸加大呼吸。

不能生气。

她一向都知道,在社会上立足,在娱乐圈发展,最重要的就是不急不躁,最需要的就是,保持微笑。

特别是对,有些根本就招惹不起的人。

她起身,从别墅离开。

叶恒现在在帝都,叶恒已经睡了,可想今晚是怎么都不可能回到文城的。

她也不需要再等下去了。

她开着车回去。

她给导演打电话,想着如果可以现在拍摄也行。

导演阴阳怪气的回了一声,早就收工了。

唐夭夭碰了一鼻子灰,也知道自己今晚上算是得罪了剧组所有人。

她开车回到公寓,倒头就睡。

好在明天的戏份是安排的深夜,所以她可以睡到下午再慢慢去剧组,也算是稍微弥补了一下今晚的遭遇。

她一觉睡到天亮。

不是早上那个刺耳的手机铃声,她觉得她可以一觉睡到中午,这段时间真的太差睡眠了。

她迷迷糊糊的看着来电,接通,“大伟哥。”

“唐夭夭你疯了吗?现在给我初幺蛾子!”

“怎么了?”唐夭夭那一刻瞬间就被大伟哥给骂醒了,她知道现在不是出了什么大事儿,以她现在的地位以他们这么多年的矫情他不可能一打电话就脱口大骂。

“你昨晚上为什么离开剧组?”

“我有点私事!”

“私事?!什么私事!唐夭夭,我是不是对你太好了,好到你都忘了自己的身份了,你现在开始为所欲为了是不是?!去年江南和你极度不和,江南逼我让我选她还是选你,我毫不犹豫的选你最后江南走了你留了下来,你最好是别让我失望。”

“大伟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唐夭夭反而比较关心这个。

“自己看新闻!”

说完,那边猛地就将电话挂断了。

唐夭夭连忙点开手机新闻客户端。

“唐夭夭耍大牌坐实,深夜的拍摄说走就走。”唐夭夭深呼吸,看着剧场里面的照片以及她保姆车离开的照片。

里面的内容非常有情绪的描述了她耍大牌浪费工作人员时间的事实经过,下面一片声讨,好多人说要粉转黑。

人红是非多。

她的新闻,就算不是一个特别大的新闻,也会很容易蹭上头条。

她看了看评论。

不看了。

评论真的是可以杀死人。

她深呼吸。

拿起电话给大伟哥打电话。

那边似乎还在气头上,有些阴阳怪气的说道,“看完了?”

“嗯。”

“你到底在做什么唐夭夭,你时不时的要这么给我出一次吗?上次也是,我好不容易在公司危机公关给你压了下来,你又出现同样的情况,你让经纪公司到底怎么做?你觉得现在的粉丝真的都是蠢的吗?我们说什么别人都信。”

“我昨晚真的是有点急事。”

“理由我就不想听了,你给我接下来规矩点,要是2个月后的奖项最后你没拿到被江南拿到了,我会生不如死的!”

“我会努力的大伟哥,论演技,我比江南好。”

“娱乐圈从来都不是一个只看演技的地方,你有演技但是你有背景吗?!江南比你会潜规则,当然,我不是劝你一定要去,我只是觉得,比起交际和手腕,你差江南好多,这也是当初我很不舍江南的地方。”大伟哥说起来还是有些感叹。

江南和唐夭夭都是他一手培养出来的,也真是没有想到,两个人到了如此深水火热的地步,江南甚至愿意赔偿大额违约金,也不愿意和唐夭夭一个经纪公司,他也是真的觉得可惜了。

电话挂断后。

唐夭夭又看了看新闻。

江南最大的优势除了演技好人漂亮会处事之外,会潜规则也真的是她的一大能耐。

所有人都知道她潜规则但是就是没有任何一个人能够拍到她的蛛丝马迹,娱乐圈这个地方,到处都是嫉妒心极强的人,所以被人出卖也是见怪不怪的事情,但江南就是可以做到不留下任何一点可以被人抓把柄的地方,但所有人又都知道,她被潜了无数次,也就是因为这样的能耐,让她在娱乐圈的发展得越来越好,这几个月的势头,完全是紧逼她的节奏。

她放下手机。

娱乐圈果真不是一个适合生存的地方,很累很累。

下午。

大伟哥到她公寓来接她,亲自送她去剧组。

保姆车上买了很多吃的,主要是为了赔礼道歉。

新闻都被播报了出来,不主动表示点什么,多少会让新闻更加白热化下去,就算是虚伪的也好,娱乐圈要的从来都不是真相。

她坐在保姆车上,大伟哥从头到尾的板着一张脸,一句话不说。

“等会让我帮你安排了几个记者,你按照小荣给你的内容背熟了怎么说,别搞砸了。”

“好。”唐夭夭点头。

大伟哥睨了一眼唐夭夭。

好在唐夭夭现在虽然名气很大但不得不说人气还是比较乖巧听话,他说什么,基本上她都会听,也算是让他欣慰的地方。

车子停到了剧组。

大伟哥下车,唐夭夭也跟着下车。

车子旁边就有几个记者,一下围困了唐夭夭。

唐夭夭笑得很友好。

“夭夭,对于今天新闻报道的你耍大牌浪费剧组工作人员时间一事儿,你能简单谈一下?是大家误会吗?还是说只是以讹传讹?”记者询问。

因为是找好的记者,拿了回扣,自然也不敢乱问。

唐夭夭很认真的回答道,“昨晚上确实是有的原因,虽说不是耍大牌是真的有急事会儿离开,但耽搁了工作人员的时间确实是存在的,我个人也非常的自责和内疚,当然也有些难受媒体对我的评价以及网上一些不好的留言。我在娱乐圈也不是一年两年,我也没有很多艺人的机遇,一进来或者因为一个角色就发展了起来,我是经过一步一步从跑龙套开始的,所以自然会越加珍惜自己现在所拥有的一切,不敢耍大牌。”

“那么现在夭夭是打算怎么处理这则新闻?”

“正面面对,也真的接受外界对我的批评。以后我做事情当然会更加深思熟虑,希望不要给大家带来负担。”唐夭夭说得特别的真诚。

记者笑了笑,“我们倒是希望夭夭可以随时随地的给我们点负担以至于大家都不用实业了。”

唐夭夭附和着笑了笑。

记者又问了些问题,一些事关于这次事件的,另外一些有剧情,也有接下来一年一度的最佳女主角评选的相关,简单的记者见面会还算融洽,大伟哥在娱乐圈也是出了名的经纪人,他玩弄媒体的手段也真的是很多经纪人崇拜学习的对象。

事情差不多就这么解决了。

唐夭夭亲自提着很多点心去剧组里面。

导演看着唐夭夭脸色自然很不好,不管唐夭夭今天来得有多早,但想起昨天的事情,就一肚子火气。

唐夭夭让小荣叫工作人员工作吃糕点,自己拿了一份主动去给导演。

导演看了一眼唐夭夭。

大伟哥连忙坐过去,“老唐,你和夭夭都是一家人,祖宗都是一个,你就大人别急小人过了,我们家夭夭昨天真的是有急事儿,否则哪里敢说走就走,我也把她批斗够了,你就不要和她一般见识了,你看这部给你买了你最爱的慕斯蛋糕来赔罪嘛!夭夭!”

唐夭夭听到大伟哥叫她名字,连忙上前,“唐导,是夭夭昨晚上的不对,今天夭夭发誓,就算是遇到天大的事情,夭夭也绝对不走,也绝对好好拍戏,我连手机都关机了。”

唐导看了一眼唐夭夭手上黑屏的手机,心里也稍微消气了些。

不管怎么说唐夭夭现在也是大明星,也不能怎么敢得罪,她演技不错,以后合作的机会还很多。大伟和他也算是有点老交情了,连个个人都在娱乐圈打拼了很多年,再计较也有些说不过去了。

他开口淡淡道,“没什么,谁没有点自己的事情,今晚好好拍就算是给我最大的礼物了。”

“夭夭听到没有?”大伟对着唐夭夭自然严厉了些,“还不好好感谢一下唐导的大人不记小人过。”

“谢谢唐导,我今晚一定会好好拍的。”唐夭夭连忙说着。

唐导笑了笑,接下了唐夭夭的蛋糕,说着,“现在还早,你去准备一下,别到时精神不好,影响了发挥。”

唐夭夭看了一眼大伟哥。

大伟点头,“去吧,好好准备,我在这里和唐导聊聊天。”

唐夭夭乖巧的点头,起身离开。

总算是搁下了。

她回到保姆车,拿起剧本,揣摩角色的心里。

她这次是真的把手机关机了,这样就算是有人找她,她也可以说是不小心关机了没有看到,至少这样的借口不会显得太唐突。

而叶恒就真的没有给唐夭夭把电话打通。

他咬牙。

昨晚上本来打算回文城的,当时都走到机场了接到一个要员的电话说有急事想要和他商量,他也真的是无语了,衡量一二就回去了,当时手机也没电了,他也没有给唐夭夭说一声,后来让助理帮他充电后,他助理又非常好心的给他设定了静音,一个晚上他就听到要员对章程的意见,说得口吐珠玑,那口才简直直接把他说懵逼了。

他听了一个晚上,也不知道这老头精神怎么这么好,谁到最后叶恒才听明白,这老头原来是很不喜欢另外一个老头的观点所以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想要先把他拉拢,到时候就好一起投票制定。

他也是无语了。

但碍于对方都是资深而且是当时莫修远一手培养出来的忠诚他也没好意思不给面子,直到对方说走。

说走的时候,都已经凌晨1点了。

那个时候他也确实困了,什么破想法都没有了,更别说回文城了,何况他也觉得自己这么回文城去找唐夭夭上个床然后又急急忙忙的回来有些傻逼,也就直接洗洗睡了。

今天开完了第一次朝章修改正式大会后,他才看到唐夭夭昨晚凌晨时分给他拨打的几个电话。

回拨过去,那边居然关机了。

叶恒打了几次打得有些冒包。

然后鬼使神差的又回到了文城。

他其实好长一段时间没有回来了,他爸还有他儿子也在文城,有时间至少也应该回来看看他们。

他回来后和他爸说了些政治上的事情,又逗了一下他儿子,尽管叶初那小子对他不理不睬,但终究是他儿子他就不计较了,他上楼回到房间休息。

本来很困,躺在床上迷迷糊糊的居然又真的睡不着。

总觉得少了点什么。

对了。

少女人。

唐夭夭这女人,该死的居然关机!

他突然从床上坐起来。

不行了。

没有女人帮他解决什么的,真的会有些受不了。

而且此刻是越想越瘙痒难耐。

想想他堂堂叶公子,什么时候因为缺女人而搞得自己如此悲剧的?!他都不好意思说出去丢人,想当初去他纵横江湖这么多年,什么女人没有过,手指头一勾就是一堆想要爬上他床的女人,他躺着好好享受就行,那日子,和现在的日子……

他翻身起床。

三两下把脱掉的衣服穿上,然后简单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容貌,一边打着电话一边下楼,“对,我马上到魅色来,帮我安排一个包房,对,就我一个人,你丫的别给我到处宣扬,劳资现在的身份非常之不方便出现在这个地方,低调点。”

挂断电话,就直接出门了。

叶半仙看着叶恒急急忙忙的样子,想要叫住他又觉得算了。

也怪他当年对他生活方面的教育得少!

叶恒开着自己的私家轿车直接去了魅色。

他也有好久没有来了,即使下午这个时间根本没有多少人,他走进去时也觉得热血沸腾。

大厅经理在门口候着,看着他热情无比的迎了过去,“大哥,你好久没来了。”

叶恒睨了他一眼。

大厅经理依然热情无比的带着他去他专用包房。

包房里面一个人都没有,但是东西准备的齐全,吃的喝的。

叶恒一屁股坐在沙发上,翘着二郎腿,“这段时间场子进新人没有?”

“当然了大哥,不来新人怎么可能让业绩发展起来。”大厅经理连忙讨好的说道。

“有没有适合我的?”

“有的有的,你刚刚给我打电话我就让那几个妞都提前来上班了,最多十分钟,人马上就到。大哥肯定会喜欢的。”大厅经理献媚。

叶恒淡淡的点了点头。

他随手拿起酒杯,大厅经理连忙给他倒酒。

叶恒自若的喝了几口。

等了几分钟,房门被人恭敬的推开,进来了5个女人。

长得都还真的不错。

大厅经理连忙说,“都是我们的头牌,技巧什么的都训练过,客人都说很满意,大哥你看看你喜欢谁?”

叶恒看了一眼。

几个女人都知道叶恒的身份不同,而且叶恒在这个圈子里面的出手大方让很多女人甚至是盼星星盼月亮的想要等到他,自然此刻就更加卖力的表现自己,甚至有人已经大胆到,将身上穿的面衣都要脱光。

叶恒此刻反而有些觉得自己不知道选谁了。

以前他只需要一眼就知道,哪个女人对他味,就算是那种整容都整的更一个妈生的他也可以一针见血的知道自己想要谁,此刻反而有些为难,他抿了抿唇,真的是随便指了指,“就这个吧。”

“叶公子。”哪个被指点到的女人笑得一脸风骚,娇滴滴的就坐了过去,整个身体跟蛇一般的软软的缠在了他的身上。

其他几个女人有些不是滋味,但也不敢多说,就被大厅经理给带着出去了。

包房内就剩下叶恒和他指定的那个女人。

“叶公子,我叫安琪儿,我陪你喝点酒吧。”女人娇媚无比。

叶恒也习惯了来者不拒。

两个人喝了点酒也算是培养了点感情。

然后就在自然而然中,疯狂了起来。

叶恒确实很久没有女人了所以也玩得比较尽兴,何况真的这里的女人技巧被培养得很好,他也不用费多大力气就可以好好满足,两个人晚了几乎一个晚上,女人娇媚的声音此起彼伏的在房间响起……

一直到凌晨,叶恒才和这个女人一起走出了房间。

大厅经理都不得不打趣,说大哥的能耐还是这么的不减当年。

废话。

叶恒离开。

当然,离开前给了女人好大一笔钱,女人简直是兴奋得都要跳起来。

叶恒坐在自己的轿车上,因为喝了不少酒所以让找了代驾。

他回到车上后,刚刚扬在嘴角的笑容就这么慢慢隐退了下来。

不得不承认,他好像真的老了。

不是身体,而是心。

今晚上其实和安琪儿做得有些勉强,尽管两个人做了很多,安琪儿技巧确实很好,但他就是觉得有些空洞,而之所以两个人会这么久,做很多次也是因为叶恒觉得自己不可能玩不起了,不可能突然就不想玩了,一次又一次的验证,最后结果都是,他好像不太喜欢这么晚了!

而这份认识,让他其实有些莫名的不爽。

他有些不是滋味的看着窗外。

看着窗外文城的夜景,电话在此刻突然响起。

他看了一眼来电,“舍得开机了?”

“对不起叶公子,我手机没电了,刚充了电看到你打了好几个电话就急忙给你打过来了。”那边抱歉的说道。

也真的是唐夭夭拍完戏之后,开机,看到叶恒的电话号码一个一个不停的跳出来,那一刻也是被吓到了。

不管如何,不管昨晚如何,她也不敢和叶恒闹脾气。

所以根本没有犹豫的,就把电话给打了过去。

“叶公子,你找我是有急事吗?”唐夭夭小心翼翼的问道。

“没了。”

对于叶恒的冷漠,唐夭夭也有些不知所措,她缓了缓,笑着说道,“这么晚了,我不打扰你休息了。”

唐夭夭还没挂断电话。

叶恒就已经把电话挂断了。

心里有些莫名其妙的烦躁,也不知道在烦躁什么。

叶恒把电话扔到一边的座位上。

唐夭夭这个女人,他怎么都觉得,她好像有些阴魂不散的节奏!

……

唐夭夭看着“通话结束”的字样,深呼吸了一口大气。

没有得罪就好。

她坐在保姆车上,回去。

电影总算杀青了,手上也就只有一些小通告,她这几年不停的拍戏,已经是高产女王了,她也想好好休息一段时间,就让大伟哥在颁奖结束前,先别给她接戏了。

她靠在保姆车上,今天拍了一场大哭戏份,几乎让她差点抽空了,她有些累的打算睡一会儿。

电话突然在她昏昏欲睡的时候响起是真的吓了她一跳。

她连忙拿起电话,看着来电,接通,“叶公子。”

“你在哪里?”那边说,声音分明还有些气愤的感觉。

她都不知道她是不是还是惹到他了。

“我刚拍完戏打算回公寓!”

“我来接你。”

“啊?”

“把你公寓地址发给我,我来接你!”那边又挂断了。

唐夭夭有些傻乎乎的看着电话。

叶公子要不要这么反常。

她咬唇,还是把公寓的地址发给了他,并附加了一个,大概20分钟会到。

那边也没有回话。

其实叶恒也有些不爽,是真的很不爽,他就不明白了,他怎么还是给唐夭夭打了电话,他女人也上了,身体也得到了放松和解决……

麻痹。

想不明白不想了。

他让司机开车去了短信地址的地方。

捉摸着,他和唐夭夭到底现在什么关系啊?!

他发现他真的不知道唐夭夭的一切轨迹包括她身边的所有人和事儿,反倒是唐夭夭可能对他还稍微有些了解毕竟在生叶初那一年,她也接触过他的朋友……

麻痹。

他今晚真是撞邪了,想到什么都不公平。

想到什么都是唐夭夭,唐夭夭!

唐夭夭这女人到底是个什么鬼!

这么唧唧歪歪的各种崩溃,车子还是停靠在了唐夭夭的小区大门口。

等了约20分钟,叶恒看到唐夭夭一身武装的出现在他的车门前。

把自己捂这么紧做什么?!

就这么怕被人看到吗?!

他不爽摇下玻璃,“上车。”

唐夭夭咬牙,拉开车门坐了进去。

车内,还有股酒味,以及……女人的香水味。

唐夭夭也在娱乐圈混了好长一段时间了,而且女人还有那么一丝的敏感让她隐约知道,叶恒刚刚都做了什么。

意思就是,叶恒应该不是找她来上床的。

不是上床的,又是要做什么?!

她一时也想不明白,笑了笑当什么都不知道。

她温和的说道,“叶公子,你什么时候回的文城?”

“下午的时候。”

“哦。”唐夭夭点头,笑着一直在迎合,“听说这段时间你很忙?”

“嗯。”叶恒爱理不理。

“那你多休息。”唐夭夭声音温和。

说完之后,还稍微往旁边挪动了一点,似乎是不想要打扰他。

而就是这个距离,让叶恒突然不爽了。

麻痹让男人摸胸摸屁股的时候,唐夭夭不是挺爽的吗?

对他表现得这么若即若离的……

他突然长手一伸,一把拉过唐夭夭,有些粗鲁的托着她的后脑勺,就吻了起来。

嗯……

果然好大一股香水味。

------题外话------

好啦,番外新篇章开始啦。

小宅还是一本正经的欢迎入坑亲亲亲们。

么么么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