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我把钱还给你,你别找我了/豪门重生之妇贵逼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就这么排斥我吗?!”叶恒有些冰冰凉凉的声音,就这么在如是狭窄的空间响起。

唐夭夭面对叶恒的怒气,咬紧了唇不说话。

认识叶恒这么多年,貌似这是第一次,她斗胆拒绝。

所以她真的有些不清楚,该怎么去面对现在的情况,她知道叶恒现在应该很生气,而她这个时候如果再说些让他生气的话,她也不知道后果会怎样。

她就坐在那里,死一般的寂静,说不出来一句话。

“唐夭夭。”叶恒的耐心始终有限,他面对她的沉默,声音又冷了几分。

唐夭夭垂头,有些紧张的手指都在打结。

“不知道怎么对金主说话了?”叶恒有些讽刺的问她。

“嗯。”唐夭夭点头。

是真的不知道。

叶恒笑了笑,这次这么诚实了?!

他抿唇。

也不知道为何,分明应该是怒火朝天分明刚刚前一秒都要气炸了,但是现在此刻,反而又没有了什么情绪,不仅如此,在看着唐夭夭此刻的模样,反而还有些想笑。

他觉得他真的有些神经失常了。

今晚上的所有举动都有些莫名其妙。

本来上午在飞机上碰到吴一帆答应来参加宴会他就觉得自己真的是已经又开始抽风了,然后现在,似乎抽风更加严重了。

他眼眸就这么看着面前的唐夭夭。

看着她像个孩子做错了事一般,身体突然有了些搔痒难耐。

他从不否认他对着任何磁性物种都有可能散发荷尔蒙,所以他从不掩饰自己对床上事情的钟爱,而他现在,就又有了那种无法控制的冲动,特别是想起上次在小车内,虽然简单粗暴但他回味无穷。

莫名就会回味无穷。

他长手一伸。

唐夭夭不知道叶恒会有突然的举动,惊吓了一跳的“啊”了一声。

下一秒就感觉到自己已经拥入了叶恒的怀抱中,鼻息间都是他还算是熟悉的味道,在她周围挥之不去,而她还没有任何反抗,叶恒就已经抱着她直接吻上了她的唇,吻得很深入。

他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是会想起章程亲吻唐夭夭的画面……

该死的。

叶恒突然咬了一下唐夭夭。

唐夭夭吃痛,眼泪控制不住。

不只是眼泪,身体也在不受控制。

她很排斥,就是很排斥,对叶恒越来越排斥。

她以前真的是在忍受,她一直觉得她是一个理智的人,她一直知道自己要在一个地方立足绝对不能得罪任何一个人,特别不能得罪了叶恒,所以她总是强迫着让自己去接受叶恒想要的一切,包括承受他的侵犯,包括还要主动去讨好的一切……

终究她一直在告诉自己,当年是她主动宽衣解带主动去找叶恒潜规则的,她如果现在来排斥,显得自己真的很矫情还很,讽刺。

她就这么忍受着,忍受着叶恒亲吻她的激情。

他的舌头直驱而入,一直在她的唇舌中,深入,纠缠……

她从一开始就知道叶恒的技巧很好,这种身经百战的男人,而且在床上并非一味只想要女人来讨好,他也会在乎对方感觉的男人,所以技巧好也是无需质疑的,可今天叶恒越是炉火纯青的技巧,反而让她越渐的厌恶。

是真的,厌恶。

但她忍受。

她想最多也就不过半个小时,半个小时承受了过去,她又能太平一段时间了。

她一直一直在让自己承受。

承受的感觉到叶恒将她放倒在了后背椅子上,这次没有上次的粗鲁,所以这次她没有被直接压车地上,而且车后座的位置尤其的舒服,被压着,也不会像上次那般,僵硬。

好吧。

尽管她找了很多很多理由,但其实排斥感和那天并没有什么差别。

她就感觉到叶恒也没有做太多的的前戏,直接拉下她的裤子。

与此同时的那一秒。

唐夭夭猛地一下将双腿紧紧的夹在了一起。

叶恒蹙眉。

他掰开她的双腿。

唐夭夭力气不大,但就是在拒绝,很明显的拒绝。

叶恒明显的有些脸色不好了。

他稍微一用力,唐夭夭双腿就被迫分开。

下一秒……

“叶公子,我不想做。”唐夭夭又开口了。

叶恒狠狠的看着她。

“真的不想做。”唐夭夭又说。

在叶恒还没有对她真的做什么的时候,她觉得她控制不住。

她真的不想在让叶恒碰了,她会莫名的觉得他很脏,当然,她也没觉得自己干净,但她真的觉得他太脏了,上次的感觉她至少恶心了一个月,想起他的不知检点,她甚至还偷偷的让助理小荣去帮她预约了一个私人号做了一系列的妇科检查,得到结果自己是正常的才稍微忘记了那晚上给她的触感,她不太像今晚又变成这样。

“唐夭夭,你你现在在以什么身份和我说话?”叶恒的冷漠的声音,狠狠的在她耳边响起。

唐夭夭动了动身体。

她想至少自己应该坐起来。

这样的姿势,她也很难为情。

很显然,她反抗无效,叶恒根本就没有姚放开她的意思。

她抿了抿唇,说,“有些关系是相互的,比如我讨好你,你给我好处。但是现在,我已经很久没有从你那里得到任何好处了,所以我觉得,我可以不用讨好你,甚至,承受你睡我。”

“是吗?”叶恒冷笑。

他看着面前这个女人,看着她今晚如此肥的胆子,脸色阴冷无比,“你是在说我很久没有给你好处了?”

“我不是那个意思。”

“你知道我叶公子从来出手阔气,一般都不会拒绝女人的要求,刚刚江南,我给了她200万,你想要多少?”

唐夭夭其实有些想笑。

江南在娱乐圈的“出场价”最多也不过50万,就算现在得了个大奖,也最多80万,果然叶恒是钱多人傻。

但她也不想提醒他。

她笑着说,“我不要。”

叶恒脸色似乎更不好了。

“我真的不想要,只想叶公子放过我,我实在不想做了,以后也请叶公子不要来找我,娱乐圈其实除了很多出名的女艺人,还有很多不出名但绝对很符合叶公子口味的女人,如果叶公子需要,我可以帮你介绍。”唐夭夭一字一句,说得真的很诚恳。

她想这样,至少叶恒应该就不会这么讨厌她,至少自己以后在娱乐圈还能发展。

她就算再厌烦叶恒,她也得明白对方的身份地位。

而她说出了那番话后,面前的叶恒反而有些沉默。

唐夭夭也不敢主动说话,就也保持着沉默,等待叶恒的下一秒反应。

叶恒是真的过了好久才开口说道,“唐夭夭,你是在为谁守身如玉吗?”

唐夭夭一怔。

叶恒这思维,也真是够快的。

“刚刚那个章程?”

“没有,我只是单纯的身体不舒服,没有需要对谁守身如玉。”她不笨所以很清楚,任何时候都不能刺激了男人的自尊,她绝对绝对不会在叶恒面前提任何一个男人,否则会死得很惨。

“章程技巧比我好?”叶恒问她。

“我和章程没有什么,我们只是普通朋友,所以我不知道。”

“是吗?”叶恒冷笑。

口吻分明是很不相信。

唐夭夭也听出来了,觉得自己也解释不清楚,只是再次重复道,“我们真的只是普通朋友。”

我们?!

叶恒此刻觉得“我们”这个词都刺耳得很。

他修长的手指摸着她的胸部,“章程摸过这里吧。”

唐夭夭抿唇。

他的手指又摸到她的翘臀上,“这里也摸过是不是?”

唐夭夭有些无语了。

“这些还都是记者拍到的一些画面,没有拍到的画面,都做了些什么?”叶恒问她,一字一句问道。

她能说她和章程之所以会被拍到也是经纪公司故意让他们炒作,其实很多都是借位效果,但她真觉得解释不清楚,解释了叶恒也不会相信,何况就算私底下没有做这些,在拍戏过程中,也确实少不了和章程的亲密接触,她也不需要伪装。

她只是咬牙,选择沉默。

她想叶恒多问几遍也会问得了无生趣也就不会再对她咄咄逼人了。

“唐夭夭,你果然很容易得罪我!”叶恒狠狠的说,然后准备靠近。

唐夭夭也发现了他的举动。

她此刻手臂用力,臀部往后,避开了。

她拉起自己的裤子。

今晚上她真不想做。

真的不想做。

她也不知道为什么就那么魔怔了,仿若在心里面压抑了很久很久的情绪,这一刻就鬼使神差的被激发了。

叶恒看到唐夭夭的排斥,看到她明显的排斥,越发的有些怒火了。

麻痹的他都不介意她睡在其他男人身下,她居然还好意思拒绝他?!

还好意思?!

真的是不想活了。

他这个人最受不了的就是被这样对待,所以他动作又开始变得粗鲁了。

这个世界上就没有他想要而得不到的女人。

唐夭夭这女人真的太不知天高地厚了,他只要稍微动动手指,她就可以死得很难看。

他将不停反抗的唐夭夭狠狠的压在了身下,根本就是不费吹灰之力就让他在他身下一动不动。

唐夭夭就这么看着叶恒。

看着他阴森的脸上,带着些讽刺的笑。

而他身体的反应真的很明确,明确的往她身下……

“叶恒,我受够了!”唐夭夭突然怒吼。

叶恒那一刻真的就停下来了。

是因为突然唐夭夭的发脾气。

刚刚就算是反抗,但是唐夭夭也不敢对他真的这般,这一刻,他透过微弱的灯光,看到了唐夭夭脸上真的好不严肃的愤怒。

她说,“那么多女人,你就非要来找我吗?!我承认以前你对我有过帮助,但那都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我现在能够发展到我现在的地步,全部都是靠我自己的努力,和你没多大关系!何况以前你的帮助我也已经报答你了,我无条件的额陪你睡觉,无条件的在你要的时候被呼来换取,这么久了,我觉得我该做的都已经坐了,我现在不想和你继续这种关系,我也不要你的任何东西,你放开我!”

反正,都说出来了。

唐夭夭想,反正她都已经这么做了,倒不如一次性做到底。

这次之后不管后果如何,至少她不用再担心叶恒还要来找她。

她真的,从内心深处,很厌烦这个男人。

她觉得她可能一辈子都不可能对他提起任何好感。

“唐夭夭,你就不怕我把你现在都有的全部摧毁了吗?”

“我怕,因为怕所以才会这么一直讨好你,否则我早就不会陪你上床了,不会在你说想要的时候就要,说想上我就上我,叶恒,你一定觉得你技巧很好你能力很强是吧?!”

叶恒脸色阴沉。

所以不是了。

“也许是吧。”唐夭夭说,直白无比,“但是又能有什么优势,这个世界上会讨好女人会和女人好好做爱的男人多的去了,你也只是其中之一。就算是你是技巧再好再好再好,也不过说明,你只是技巧再好再好再好好的男人中一个而已,又能有什么不得了。”

很好。

唐夭夭这女人,还真是很不怕死。

“我现在真的不想和你做了,也不想从你身上得到任何好处,我希望我们之间就这样当陌生人。对于叶初,我会尽量做到一个母亲的本分,其他,我希望叶公子还是和我保持距离。”

“唐夭夭。”叶恒突然狠狠的掐着她的下巴。

唐夭夭感觉到一丝痛。

缓缓,感觉到很大的疼痛。

叶恒咬牙切齿的说,“还真的是,翅膀长硬了!”

唐夭夭不说话。

咬牙承受叶恒给她带来的疼痛。

“说,是不是潜规则到了一个床上很强的男人,嗯?”

唐夭夭就是不开口。

“不说?”叶恒问她,阴鸷的眼神,狰狞的的脸色。

唐夭夭有些心惊。

她闭上眼睛。

“唐夭夭,你还真的激怒我了!”

下一秒,叶恒还是又上她了。

所以她刚刚的反抗真的又算得了什么。

而这个男人这次更加粗暴了,整个过程她几乎都是一直在咬牙承受。

痛得她无语。

叶恒发泄了之后,心情还很不痛快。

想起唐夭夭刚刚对他说的话,说什么,那么多床上技巧好的男人他不过就只是其中之一而已。

这句话的意思不就是说唐夭夭经历了很多技巧很好的男人吗?!

他狠狠的看着身下这个咬得嘴唇都发白了的女人,看着她在他发泄完了之后,在努力的穿好自己的衣服,没有在说话,但就是脸上有那明显到他都看得出来的厌恶。

厌恶。

这女人居然厌恶他,厌恶他的身体。

卧槽。

叶恒心里各种不爽各种不爽,那一刻却就是没有把脾气发泄出来。

车内很安静。

此刻司机也不知道目的地,只能在大街上不停的开不停地开,来回转圈。

唐夭夭将自己的衣服穿好,真的是在无比难受的忍受着身体黏黏糊糊的感觉,她说,“叶公子,当年你给了我一个角色,然后给了我200万,加上利息,还有其他,我还给你1千万,够吗?”

叶恒整个人突然愣了一秒。

他蹙眉看着唐夭夭。

这个女人发什么神经。

“这些年我在娱乐圈虽然混得很好,但是我其实赚得并不多,我的合约分成并不高,然后有时候为了公关为了打点关系还要自己掏腰包做一些包装,所以我也就存了没多少钱,1千万对我而言已经很多了,这几乎就是我这几年所有的存款收入,我还得卖掉我之前投资的一套房子才能够凑足这么多钱。”

所以她是想要做什么?!

叶恒狠狠的看着唐夭夭。

“我把这些钱都给你,你别来找我了。我谢谢你当年对我的帮助。”唐夭夭说得很认真。

叶恒就这么看着她。

就这么冷眼看着她。

捉摸一想,这个女人是想要给他钱然后当他曾经对她帮助的回报。

捉摸一向,唐夭夭还真的只是把他当成一个潜规则对象。

嗯。

心头有些不爽。

心头有些很不爽。

心头不爽到有点想要掐死唐夭夭。

但他不能表现出来。

总觉得表现出来会特别的low,他堂堂夜场小王子,难道还真的觉得他会对任何一个女人死缠烂打……

可笑。

唐夭夭看着叶恒一直不说话,脸色越来越冷,她忍不住又说道,“你嫌太少吗?”

“所以你觉得我真的很缺钱了唐夭夭?!”叶恒咬牙切齿。

别逼他。

逼急了,他真的会杀了唐夭夭,然后直接抛尸荒野。

眼不见为净。

唐夭夭当然还知道他不缺钱。

可是她是为了他的钱才去主动靠近他的,现在她先离开,用钱离开不很公平吗?!

至少对她而言氏公平的。

“叶公子,那你需要什么?”唐夭夭问他。

“你觉得我在你身上能够需要什么?!”叶恒讽刺,“我突然觉得你说得也很有道理,这个世界上男人女人这么多,你可以找到比我技巧更好的男人,我当然也能找到比你好很多的女人。”

“嗯。”唐夭夭连忙点头,难得叶恒能够想通。

叶恒看着她点头,整个人压抑的情绪更加愤怒了。

卧槽。

他就知道唐夭夭找到了另外一个比他技巧更好的男人了。

所以才会嫌弃他碰她。

“所以你是真的不想我再碰你了?”叶恒认真的问她。

唐夭夭点头如小鸡啄米,“还希望叶公子能够成全。其实娱乐圈真的还有很多符合你胃口的女明星,有很多人是希望能够潜规则的,特别是很多新人,她们身体也比较干净,和江南不一样,江南睡过的男人太多了,你和她做的时候尽量还是戴套,对自己身体也是一种保护。”

他还需要她来提醒他这些吗?!

“哎,我说这么多其实就是想说,你在娱乐圈还是很吃香的,很多人等着你去潜规则。那个至于我……”唐夭夭笑了笑,“我现在也不需要潜规则了,因为发展得还挺好的,虽然这么做可能自私了点,但我对我的生活也有自己的规划。还希望叶公子不要真的为难了我。”

“你的规划是什么?”叶恒问她。

“就是好好的在娱乐圈演戏。”

“然后呢?”

“得到我想要的奖项。”

“再然后呢?”

“也许有一天可能真的会离开娱乐圈,就找个男人相夫教子。”唐夭夭说,“但那都是太遥远的事情了,我现在能够想到的还是在好好拍戏。”

“你好好拍戏跟我是不是上个床,就有那么大的冲突?”叶恒真的是吻得咬牙切齿。

他到底哪里阻碍了她的人生规划了。

“也不是,是我自己不想再出卖自己的身体了。”唐夭夭笑了笑,“说出来你可能也觉得很可笑,不过其实很多艺人,在之前被怎么潜规则也好,如果真的发展起来了,就会想着把那些脱掉的衣服又给重新穿回来。”

叶恒还真的觉得很可笑。

看来女人还真是,做了婊子还要立贞洁牌坊。

“既然你说到了这个份上,就随便你吧。我从来不强迫任何女人。”叶恒一字一句。

唐夭夭一听,由衷的喜悦真的从内生深处散发出来,就连刚刚被叶恒难么粗鲁的对待她也觉得值了,不管如何她还是真的很怕得罪了叶恒的,她松了一口大气。

叶恒反而更加不爽了,反而在自己答应了之后,看到唐夭夭这么由衷的喜悦果然很不爽了。

摆脱他这么值得高兴吗?!

真是。

“对了叶公子。”唐夭夭说,“你看我们离婚的事情……”

“这个事情你找叶半仙,结婚本来也不是我想要的,他答应了我就马上和你去民政局。”叶恒心情不爽的冷冷说道。

“哦。”唐夭夭点头。

也知道婚姻确实是因为叶半仙才会有的,叶恒看上去大大咧咧但就是孝顺得很。

她捉摸着,等过段时间,或者等叶初稍微再大点乐再提离婚的事情也不急,反正都隐婚了怎么多年,而她现在也真的没有急着要另外嫁人的意思。

指不定,叶恒有一天还会主动让她离婚,这样就少了她更多的麻烦了。

想到这里,唐夭夭忍不住淡笑了一下。

叶恒就想不明白了,这个女人到底有什么值得这么高兴的,他特么的就这么的遭她烦吗?!

越想越窝火。

他突然开口让司机停车。

“下车!”叶恒对着唐夭夭。

唐夭夭一怔。

“下车。”叶恒重复,“既然大家都老死不相往来了,你还有什么资格坐在我的豪华轿车上?”

唐夭夭觉得叶恒说得很有道理。

她连忙打开车门,下车,本来还想说声再见的。

就看到叶恒突然伸手将车门给关了过去,哐的一声,然后车子扬长而去。

她抿唇。

叶恒的脾气还是如此。

但是……

总算是摆脱了这个男人了。

她心情真的不能太好,她真的没有想到会如此顺利,她四处看了看,好在现在街上已经很冷清了,也没有人真的注意到她,她伸手打了一个出租车回到公寓。

今晚好好洗个澡,把自己内外洗干净,然后再去做个妇科检查。

总觉得人生从此都美好了。

而叶恒。

那个窝着一肚子火的叶恒坐在小车内,各种发毛各种心情不爽。

唐夭夭刚刚说了那么多,说得那么的冠冕堂皇,其实他心里面都没有真的听进去,就认定了一个事实,唐夭夭现在肯定在和一个比他技巧更好的男人在保持床上关系,才会对他如此排斥和厌恶。

卧槽。

有多好,到底有多好?!

能让她一个晚上那啥啥啥多少次!

麻痹!

越想越不是滋味,越想越想杀了唐夭夭那女人。

第一次被人质疑自己的能力,第一次被人质疑。

想他叶公子,纵横夜场这么多年,名声那是响当当,居然被唐夭夭这柴火妞给这么打击……

卧槽卧槽卧卧槽!

他拿出自己的电话,想了想拨打,“阿修。”

“现在几点了叶恒?”那边传来有些冷漠的声音。

“我想喝酒。”叶恒说。

“现在几点了?”那边继续问道。

“拜拜。”

叶恒把电话挂断了。

不就晚上11、12点而已嘛。

睡这么早,也不怕睡抽筋。

他又翻了翻自己的手机通讯录。

不翻不知道,他现在才特么想起自己是有多少年没有和他曾经那些狐朋狗友吃喝玩乐了,他居然居然没有觉得不正常。

好吧。

他现在是叶长官,那帮腐朽的朝政老头子,每天跟疯了似的在他耳边念经,说他要注意自己的行为举止,特别是私生活的行为举止!

算了。

谁让他就这么命苦。

所谓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

他让司机直接开车回别墅。

他想他一向没心没肺,可能过了两天,就特么的不记得唐夭夭到底是那个蚕丝洞里面的妖精儿了!

唐夭夭也觉得,以后她和叶恒就真的再也没有瓜葛了,她去看叶初的时候,也会提前给佣人打电话,如果叶恒在她就去,她尽量避开他的视线,然后两个人最好再也不要有见面的机会。

她真的一直这么打算的。

但她真没想到,当她去帝都进剧组拍戏的第一天,就看到叶恒在片场坐着。

在排场大摇大摆的坐着。

但是的感觉就跟头顶上飘过一万头草泥马差不多。

她看了一眼叶恒。

叶恒也这么看了她一眼。

两个人的对视,下一秒就自然分开了。

唐夭夭觉得,也有可能叶恒是看上他们剧组哪个女明星了。

她去化妆间化妆。

帮唐夭夭化妆的私人化妆师一边给她上妆一边八卦的说道,“夭夭,你刚刚看到叶公子了吗?在吴导旁边坐着。”

“额,好像有看到。”

“都不知道他怎么突然就来剧组了,好像一早就过来了,然后和吴导一直坐在一起聊天来着。”化妆师说,“大家都在传,叶公子可能是看上剧组的某个女演员了。”

唐夭夭猜想也觉得是。

“不知道是不是江南。”化妆师说,“听人说,叶公子好像和江南的关系匪浅。”

唐夭夭笑了一下。

她也不知道。

不过要说江南讨好男人的伎俩,绝对也还是出神入化的,叶恒这种人被她蛊惑也理所当然,只是不知道叶恒有没有听她的建议,做的时候记得戴套。

“我倒是不希望是江南。”化妆师声音压低了些,有些幸灾乐祸的说道,“要是其他女艺人,江南估计会跳起来,那画面就好看了。”

“你还真的是唯恐天下不乱。”

“谁让江南一天风骚得,真的是见到男人就巴不得身上一丝不挂的样子。圈子里面的人可能也没有几个对她有好感,当然除了陪她上床的男人。我总觉得江南可以拿到女二号的角色,估计也是睡了导演的原因。”化妆师揣测。

谁知道江南都做了些什么。

反正能够获得最佳女主角奖,本来就是一件解释不清楚的事情。

唐夭夭和化妆师就这么想聊了些。

因为不是时装剧,反倒是把唐夭夭化得比她平时不上妆的时候稍微还丑了些。

她化好妆看了一会儿台词,就有人工作人员过来通知说开拍她的第一场戏。

她拿起剧本出去。

刚走出去,就看到叶恒站在那里,正好正面对着她。

她抿唇,往导演那边走过去。

叶恒看了一眼唐夭夭,突然笑了一下。

还真没想到这女人卸妆后居然丑这么多。

莫非他们上床睡觉的时候,这个女人都还是带妆的,果然女艺人都挺吓人的。

这么一想,心里面好像又舒坦了些。

唐夭夭也不知道叶恒在想什么东西。

她和导演商量着第一场戏怎么拍,在对待工作上,唐夭夭一向很认真。

两个人似乎达成了共识,唐夭夭开始拍她的第一场戏。

吴一帆的戏永远都是站在一个小人物的身上,去反应社会的一个现实问题。剧中,她就是演绎一个没有文化从农村出来想要在城市打工的打工族,从原本单纯无暇到后面因为生活所迫被大都市的染缸染成了多种颜色,非常贴近现实的一部电影,带着吴一帆一贯的黑色幽默。

第一场戏就是拍摄她从农村进城,遭遇到城市人的歧视和嫌弃。

叶恒倒是从来没有看到过唐夭夭拍戏。

这还真的是第一次看到她演戏的样子,上一秒还在和导演说话,下一秒真的一个句“action”,她就瞬间的进入了角色,完全像是变了一个人似的,叶恒都真的有些惊讶。

他坐在吴一帆的旁边,看着镜头里面,唐夭夭把电影的主人公甚至细节都诠释得很好,那些农村人才会有的习性和习惯,唐夭夭仿若是从身体里面散发出来的一般,感觉不到她任何做作的成分,叶恒原本一直觉得,拍戏应该都是后期的技术修护好,真没想到,不用那些效果,唐夭夭的演技就可以这么好。

唐夭夭的第一次戏,一次过。

唐夭夭非常礼貌的对现场工作人员表示感谢,然后到摄影机下面看回放镜头。

一边看一边和导演聊剧情和对人物的演绎方向,叶恒觉得自己在旁边真的就是多余的,唐夭夭工作起来,根本就没有看他,一眼都没有看。

两个人讨论了还有点长。

叶恒忍不住咳嗽了两声。

两个人才似乎突然反应过来。

吴一帆连忙开口介绍到,“叶公子你人生的,上次见过。他对这部电影融资了,成了最大我们这部电影的最大制片人,就是我们的老板了。”

唐夭夭笑着叫了他一声,就真的没有把视线放在他身上了,她还故意找了借口说不舒服先回车上休息一下,等会儿拍摄第二场戏。

叶恒就这么看着唐夭夭离开。

心里其实有些不爽,很不爽。

唐夭夭回到车上,心里面也有些压抑。

叶恒还真的是阴魂不散。

他果真的是钱多到没地方花了吗?!把钱居然投资到了电影上,还成为了制片人。

她有些不是滋味。

想着自己好不容易存的1千万就这么给了叶恒,想着自己还卖了一套房子才存够的钱就这么让他心血来潮的随便乱花,虽说对于大制片人而言一千万算不了什么的,但她终究还是觉得,叶恒很败家。

败家子。

“夭夭。”保姆车外,响起敲门的声音。

唐夭夭打开车门。

章程出现。

他看着她夭夭,说,“听说你第一场戏拍得很到位,倒是让我倍感压力啊!”

“你应该没有压力吧,江南才会有压力。”唐夭夭嘴角一笑。

章程也觉得唐夭夭说得有道理。

他的演技很好,公认的,至于江南……

在一般的剧组应该还是好的,但是在这种高质量的剧组,她就真的不好恭维了。

两个人笑着说了会儿话。

章程就被现场工作人员催促着去拍他的第一场戏。

唐夭夭准备关上车门继续捉摸下一场戏时,车门突然被人拉住。

唐夭夭抿唇。

她看着面前的叶恒。

叶恒也这么看着她。

唐夭夭心里真的已经骂了叶恒祖宗十八代了,脸上依然笑得和颜悦色,“叶公子找我是有什么事儿吗?”

叶恒真的是不屑唐夭夭这种表里不一的模样,他睨着她说道,“是章程技巧比我好?!”

“……”唐夭夭就知道,她是跟不上叶恒的节奏的。

叶恒沉默的等了一会儿唐夭夭。

突然很无所谓的耸了耸肩,“你不说就算了,我总会知道。”

然后就看到叶恒非常潇洒的走了。

唐夭夭看着叶恒的背影,完全一脸懵逼。

她是之前刺激到了叶恒的自尊了,所以这个经常犯二偶尔还很幼稚的男人心里一直不平衡了?!

当时她也是气急攻心到有些可无遮拦,就是莫名的很想要打击他的自信然后是真的很想马上离开他,所以说得过了很多,事实上到底其他男人到底怎么样,技巧好不好,能力强不强她真的不知道,而且拍戏虽说也是真吻,但章程特别绅士一个男艺人,绝对不会做伸舌头这种事情!

唐夭夭叹气,她总觉得叶恒可能也就是心里有些不平衡,等果断时间就好了。

她低头继续看剧本。等待下一场戏。

下一场戏她以为叶恒可能就走了,因为以叶恒对一件事情的耐心,特别是一件他打发时间事情的耐心真的不会太长,哪里知道,那货真的还坐在那里,跟一尊佛似的。

关键是,这场戏要拍亲密戏。其实这是这句电影后面的剧情了,不过因为这不戏本来以女性为主,章程的戏份并不多,章程经纪人沟通就先把章程的戏份拍摄了,章程接了另外一部戏,有一定冲突,唐夭夭和章程很熟悉了,不需要培养感情,所以没意见,自然就可以先拍了。

可是现在。

她能说她有意见了吗?

她面对着叶恒这尊佛,她怕会亲不下去!

------题外话------

奖励宅会在今天之内给各位,奖励的潇湘币直接会存放进你的潇湘余额中,系统不会提醒哦,请注意查收。总之,宅爱死你们了,谢谢你们参与活动,宅愉快的洒银子去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