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我他妈的哪里脏了?!/豪门重生之妇贵逼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拍摄现场。

所有人准备就绪。

唐夭夭和章程也已经对完剧本。

唐夭夭难得的开始有些紧张。

她就感觉到一道时间这么狠狠的盯着她,盯得她全身发毛。

她微微叹气。

其实是真的不明白,叶恒到底是不是神经异常,不是说他一天很忙吗?!这么忙的大忙人,到底哪里来的时间坐在这个这里,跟蹲佛似的一动不动。

“action!”

唐夭夭回神,将注意力全部用在拍戏上,强迫自己用专业来诠释自己的角色,进入自己角色。

而且不得不说,章程本来也是一个很认真的演员,很容易带动她的情绪。

两个人对望。

章程饰演的是和她青梅竹马的男朋友,唐夭夭来到这里就是找他,但是章程的角色在这座城市生活得并不好,两个人刚开始住在一个小蜗居里面,这场戏是拍摄唐夭夭因为对社会的妥协,决定离开章程,为自己的事业而奋斗,这是一场离别戏,也是一场亲热戏。

两个人在悲伤中,吻着彼此,然后说道别。

简单的两句台词之后,就是一阵沉默。

专业演员的对戏很容易将气氛带动进去,全场一片雅静,在等待他们接下来的演绎。

接下来。

由唐夭夭饰演的角色主动。

两个人虽然是男女朋友,虽然住在一起,但是两个人并没有上床,章程的角色是一个绝种好男人,农村人的思想比较保守,所以章程就不为难唐夭夭,每晚都是唐夭夭睡床而他睡地铺。

这次的离开,唐夭夭想要把自己给章程,算是对她的回报和愧疚。

但是……

迟迟。

“cut!”

吴一帆喊了一声,对着唐夭夭说道,“怎么了?”

唐夭夭深呼吸,笑了笑,“对不起导演,有点紧张。”

“再给你们两分钟。”

“谢谢。”唐夭夭感激道。

章程看着她的模样,轻声道,“和我拍戏还这么紧张?”

“是啊。”唐夭夭笑着点头。

实际上。

她真是受不了叶恒坐在那里,因为吻戏还有一点点做样子的床戏,所以还是稍微清场了一下,叶恒那个人却真的一脸坦然。

“我第一次和你拍吻戏的时候也没见你这么紧张。”章程笑着打趣道。

唐夭夭一直在调整自己的情绪。

她是一个专业演员,她是一个专业演员。

她应该融入自己的角色而不是把现实带进去。

不停的这么劝说着自己。

导演问道,“可以了吗?”

唐夭夭深呼吸,点头,“可以了,导演。”

“OK,各居各位。”

“action!”

唐夭夭和章程的情绪慢慢回到刚刚离别时候的压抑气氛,她看着章程,看着他渐渐红润的眼眶,看着他那么不舍但就是不会主动挽留,她踮脚,去亲吻他的唇瓣。

嘴唇,靠近章程的嘴唇。

摄影机会有一个大大的特写。

两个人的唇瓣,即将碰到一起。

唐夭夭又掉链子了。

“cut!”吴一帆有些生气地走上前去,“怎么回事儿,唐夭夭!”

唐夭夭抿唇。

她转头看着吴一帆,然后自然就看到吴一帆身后的叶恒了。

看着他眼睛都不眨的看着她,也没任何表情,也不说话也不笑,就这么一直盯着她。

“今天怎么这么不专业了?”吴一帆在尽量的控制情绪。

“心里还没调整过来。”

“但是刚刚给你沟通的时候,你说可以直接来吻戏的?”

“嗯,再给我两分钟。”唐夭夭点头,也知道自己不应该的那个了剧组的进度。

吴一帆点头,“自己好好找找感觉。”

“嗯。”唐夭夭点头。

导演回到自己的位置上。

章程有些宠溺的摸了摸唐夭夭的头,“今天倒真的是有些异常。”

“不好意思。”唐夭夭有些抱歉。

“没什么。”章程摇头,“可惜这场戏不是我来主动,要是我主动的话,可能还能顺利点。”

“我调整一下情绪。”

“好。”章程对于唐夭夭总是无限的宽容。

当初章程的发展,也真的是因为唐夭夭才一炮而红,所有人圈子里的人都知道他们俩感情很好,甚至,都觉得他们在私下交往。

两分钟后。

吴一帆问道,“夭夭,可以了吗?”

唐夭夭没有点头。

她突然走向导演。

吴一帆看着她,“怎么了?”

唐夭夭抿唇,咬牙,仿若是鼓足了勇气,她对着叶恒说道,“叶公子,麻烦你回避一下可以吗?”

叶恒眉头一扬。

现场所有人都处于惊讶和懵逼的状态。

“不好意思,我拍戏的时候,特别的亲密戏的时候,有点排斥不太熟悉的人,还请叶公子理解。”

叶恒脸色有些微变,他说,“不太熟悉的人?”

唐夭夭咬唇。

“唐夭夭小姐,你确定我们不熟?”叶恒问她,一字一句,嘴角还笑了一下。

唐夭夭当然知道,他这个笑容,有多阴森。

她说,“叶公子,你是大制片人,也是这部电影的投资商之一,你也不想你的投资有所浪费吧,而现在,多耽搁一点进度就是多浪费一分人力和金钱。还请叶公子,理解。”

叶恒冷笑了一下。

冷笑着从导演旁边的座位上站起来。

他就这么冷冷的看了一眼唐夭夭,转身欲走。

唐夭夭微松了口气。

她实在是不想叶恒直直的看着她。

实在是不想。

她刚松了口气的那一瞬间。

叶恒突然回头,手直接托着她的后脑勺,一个吻就这么深深的印在了唐夭夭的唇上。

唐夭夭一怔。

现场所有人都怔住了。

唐夭夭就感觉到叶恒突然疯狂的亲吻着她,粗鲁的直接将舌头伸了进去。

现场全部都被这一幕给弄傻了。

现在特么的是什么情况,叶公子是在报复唐夭夭?!

叶恒确实他妈的在报复唐夭夭!

他今天已经窝了一肚子火了,他都忍无可忍的看着唐夭夭要去亲另外的男人,但是他想,反正他亲的女人也不少,反正唐夭夭亲的男人也不少,多亲一个多亲几次他也还能忍受,还能强迫自己忍受,他不过就是看看,她被章程亲吻,到底能够有多享受而已。

他一直这么安慰自己才没有真的在现场就发了脾气,现在这一刻,反而还被唐夭夭如此嫌弃。

这女人真的是很好很好!

真的是很好很好的把他都要气炸了!

他疯狂的亲吻了之后,将唐夭夭推开。

唐夭夭捂着自己的嘴。

叶恒冷笑,“戏子,不就是对着谁都可以亲的吗?你还装清纯……”

“啪!”唐夭夭一个巴掌就甩了过去!

叶恒被唐夭夭一巴掌给大懵逼了。

其实也不是那么痛,但就是响亮无比。

本来就比较安静的一间房子,因为唐夭夭这一巴掌,瞬间变得鸦雀无声了。

叶恒看着唐夭夭,看着她真的无比厌恶的表情,看着她打了他之后,在很努力的擦拭自己的嘴角。

叶恒气得都要跳起来了。

“卧槽唐夭夭,你居然敢打我……”叶恒金捏着拳头,身体都气得发抖。

唐夭夭直直的看着叶恒。

是啊。

她刚刚反而不是冲动。

不是冲动的想要打他。

她真的是受够叶恒了,那天晚上他们谈的事情,对叶恒而言,都是在放屁吗?!

她好不容易快乐而放松了几天,好不容易凑足了那么多钱打给了他得到的就是这样的结果吗?!

从来没有觉得自己被一个人耍到这个地步。

她咬牙狠狠的看着叶恒。

叶恒看着唐夭夭这么一副一脸不知悔改的样子,真的很想撕了这个女人,他怒吼道,“唐夭夭你他妈的真的不想活了是不是?!”

“叶公子。”吴一帆连忙反应过来,拉着整个人都在发抖的叶恒,连忙劝慰道,“哎,你别和小丫头计较了,唐夭夭不懂事但毕竟她也是个女人,你突然强吻她她一时接受过不过来也能理解,你大人有大量,别和她计较了。今天这场戏也不拍了,我陪你去喝酒。”

叶恒哪里是这么容易打发的人。

他狠狠的看着唐夭夭,看着她分明吓得要死就是一副不服软的样子。

他总觉得以前的唐夭夭不是这样。

真的不这样。

以前的唐夭夭对着他什么都是妥协什么都是接受,不会这么箭弩拔张的对着自己!

他妈的到底哪里让唐夭夭这么的反感了?!

这女人到底又有哪里的自信,敢和他对着干!

叶恒直接忽视吴一帆,上前逼近唐夭夭。

唐夭夭看着他,硬是没有妥协。

她总觉得她对着叶恒的忍耐极限真的在自己这么多年的隐忍下,爆发了,爆发到一刻都忍受不了,她没想过,要离开这个男人就会这么的难,她真的是受够了他在她面前频繁出现,她不过就是想要自己的生活而已,他这么多玩得,到处都是女的供他玩,他为什么还出现在自己面前,而且,真的是对她为所欲为。

叶恒压低脸,对视着唐夭夭,“你的开价是多少?”

唐夭夭蹙眉。

“不是生气我亲了你吗?我问你开价是多少?亲你一下需要多少钱,我给!”叶恒一字一句。

唐夭夭心里真的很想吐面前这个男人一脸口水。

她看上去有这么想卖吗?!

“对你,我不卖!”唐夭夭咬牙。

吴一帆都无语了。

唐夭夭平时这么会做人的女人,在娱乐圈基本上都不和任何人起矛盾除了私底下的江南,和江南起矛盾也是因为江南的故意挑衅,绝对不是唐夭夭的主动出击。

而按照以往唐夭夭的情商,绝对不可能和大老板这儿对着干!

唐夭夭今天也是中邪了吗?!

吴一帆想着这件事情他也处理不下来了,也就选择了静观其变。

倒是章程是真的有些紧张,紧张的看着唐夭夭被叶恒咄咄相逼,好几次想要上前又好几次忍了忍,是怕自己的出现,反而激怒了叶恒。

此刻的叶恒在听到唐夭夭说的那句话之后,整个人一下就不淡定了,脸色也变得更加的阴鸷冷酷,“唐夭夭你再说一次!”

“我说我卖给任何人都不卖给你,叶恒!”唐夭夭声音很大,依然毫不犹豫,脱口而出。

“很好!”叶恒脸色阴森无比。

唐夭夭以为叶恒或许会还她一巴掌什么的,只感觉到自己的手臂突然被他拉住,力气很大。

下一秒,就几乎是拖着唐夭夭往外走。

唐夭夭一顿。

反应过来的时候,就在拼命的反抗,反抗的用另外一只手去推叶恒。

叶恒抓着她手的力度,大到她根本就反抗不了。

两个人往外走了一段距离。

章程突然大步跑上去,站在叶恒的面前,拦住他们的路,“叶公子,你放开夭夭。”

“夭夭这个称呼都是你叫的吗?”叶恒问他。

章程一冷。

“让开!”叶恒冷声。

叶恒的身份地位本来就高高在上,见上他脾气来的时候是真的很吓人,所以气势一下就让人不敢拒绝。

章程抿唇,说,“叶公子,你这样强迫一个女演员,你觉得你以你现在的身份合适吗?”

“合不合适,还不需要你来评判,我就数三声,你要是不让开,别怪我不客气!”叶恒冷漠无比,“一,二……”

“章程你让开。”唐夭夭突然开口。

叶恒抓着唐夭夭的手稍微又紧了些。

她惹的祸,不应该牵扯到别的人身上。

她说,“章程,你让开,我没事儿。”

“夭夭……”

“嗯。”唐夭夭点头,“我没什么,你让导演继续拍你其他戏份,今天耽搁你时间了。”

章程看着唐夭夭的模样,知道她是在保护他。

唐夭夭没有再看章程,而是对着叶恒说道,“走吧,叶公子。”

叶恒心里各种鬼火冒。

唐夭夭这女人居然当着他的面这么打情骂俏。

对,给对方解围就是在打情骂俏。

卧槽的个操!

叶恒拉着唐夭夭,往他的小车走去。

难得叶恒这次是自己开的车,他把唐夭夭塞进了副驾驶室,自己回到驾驶室,然后一脚油门出去,扬长而去。

唐夭夭坐在副驾驶,感觉到叶恒开车疯狂的速度。

他完全无视交通规则,开得如此的放肆。

唐夭夭拉过一边的安全带,给自己系上。

她不知道现在剧组把她传成了什么样子,她只知道,可能又会有很多八卦新闻,到处传播。

她抿唇。

抿唇,一言不发的坐在那里,感觉到叶恒一直一直的怒火。

车子很快到达了一套私家住宅,很幽静的一个地方,偌大的地方,就只有一栋小别院,帝都特别流行的一层小别院,看上去很有民国风情。

车子停在大门口。

叶恒下车。

唐夭夭坐在车上一动不动。

叶恒粗鲁的将她的车门打开,“怎么,还要我请你下车吗?!”

“叶恒,我给你钱了。”

叶恒讽刺一笑。

下一秒,根本就是粗鲁的将唐夭夭的安全带抽调,拉着她粗鲁的下车,然后走进小别院里面。

小别院里面很温馨,看上去是单身公寓,但绝对不小。

一个人反而显得太奢华了些。

叶恒走进别院客厅,脱掉了身上的外套,他今天穿得本来就不多,一件黑色夹克,里面一件紧身白T,他身材很好,所以白T将他的肌肉包裹得很完美,胸肌二头肌腹肌,看上去很诱人,下身一条牛仔裤,包裹着他两条有力的大长腿,脚上一双小白鞋,典型的现在很是流行的装扮,更很多男明星私下出行差不多,而且身材比大多数男明星更好,气质似乎也更加。

唐夭夭淡淡的打量着叶恒。

打量着这么一个条线这么好的男人,为什么就非要缠着她不放。

这个圈子里面那么多想要讨好他的男人,他都玩不够吗?!

还是说男人天生犯贱。

越是得不到的越是想要得到。

“脱衣服!”叶恒突然开口,看着唐夭夭这种冷冷冰冰淡淡然然的眼神看自己,一肚子窝火。

而他发泄情绪的方式永远都只有一种。

那就是上床上上床上床。

唐夭夭就知道结果会是如此。

她左右看了看,“能先洗个澡吗?”

“不洗!”叶恒直白。

仿若越是唐夭夭要什么,叶恒越是不想给,越是和她故意对着干。

“我自己去洗。”唐夭夭往里面的卧室走去。

“我他妈都说不洗了!”叶恒一把拉住唐夭夭,猛地一下将她压在了旁边的沙发上。

因为力气很大很野蛮,虽然沙发很软,唐夭夭还是感觉到了失重后的疼痛感。

“你不爱干净不代表我也如此,叶恒!”唐夭夭狠狠的看着他。

“干净?你好意思对我说干净?”叶恒咬牙切齿,“你都被多少男人碰过了,你给我说干净!你不觉得很讽刺吗?!”

“我再多也没叶公子你惹的女人多!我再多我也知道,在和别人做了之后至少洗个澡再和另外的人上床!”唐夭夭声音也大了些。

反正,就这样了。

她和叶恒就这样了,得罪了,触犯了,叶恒想要弄死她,随便他!

“所以你刚刚和谁上床了?”叶恒问她,狠狠的问她。

唐夭夭还真的觉得自己没办法和叶恒正常沟通。

这个男人找问题永远都只会在被人身上永远都不会发现自己有问题。

“在片场,在你保姆车上,和章程躲着做了?!”叶恒问她,掐着她的下巴狠狠地问道,“你就这么饥不择食?!”

“够了叶恒!”唐夭夭真的听不下去了。

她真的以为全世界人都跟他一样,一天只会发情吗?!

“你想要上你快点,我还要回去拍戏!”唐夭夭闭上眼睛,妥协了。

上几次的经验,不管自己怎么排斥不管自己多么不想最后结果都是一样,倒不如,忍受了,她早点离开。

“妈的,唐夭夭!”叶恒一把扯开唐夭夭身上的衣服。

唐夭夭就这么闭着眼睛,一动不动。

叶恒用力。

唐夭夭就这么咬紧牙关。

“你能戴套吗?”唐夭夭问他。

叶恒还没真的开始,就因为唐夭夭这句话弄得情绪又增加了。

“劳资就不戴套!”叶恒怒吼。

就跟一个倔强的小朋友在自己情绪特别不好的时候,不管谁说任何话,他都会用不来代替,都会用反抗的情绪来对待。

唐夭夭真的是忍了又忍。

忍了又忍。

莫名想起叶恒的身体想起上几次他上她的时候她一直处于的恶心。

她突然从沙发上坐了起来。

叶恒本来想要的时候突然扑了个空。

他狠狠的看着唐夭夭。

唐夭夭狠狠的说,“我去帮你找套子。”

说着,赤果果的身体,就往房间里面走。

叶恒真的是已经愤怒到了极点。

这个女人就他妈的不能好好的躺在他身下让他发泄完吗?!

他狠狠的看着她的背影,大步向前,一把拉住唐夭夭的身体,直接将她抵触在墙壁上。

唐夭夭被撞得生痛。

后背抵触在墙壁上,扭动摩擦。

叶恒直接抬起她的脚。

唐夭夭真的是恶心到底了。

叶恒冷冷的看着唐夭夭,冷冷还带着些得意的说道,“继续反抗啊?”

唐夭夭咬牙,控制。

叶恒也不怜香惜玉也不顾及她的感受,反正就是各种,自以为是。

唐夭夭觉得胃里面一阵一阵的反胃。

真的是对他的触碰反胃到了极致。

她终究在叶恒这么一次又一次的逼迫下,突然“哇”的一声,吐了出来。

吐在了他昂贵的地板上。

那一刻的叶恒突然一下怔住了。

怔怔的看到唐夭夭吐了一口,还吐了一口,还吐了一口。

吐得满地都是。

唐夭夭吐完了之后,擦了擦嘴。

寂静无比的空间。

两个人都这么安静了。

叶恒再大的能耐,也做不下去了。

“唐夭夭你都不觉得你很脏吗?”叶恒一字一句,说得深恶痛绝。

脏!

是啊。

唐夭夭推开叶恒。

叶恒也软趴趴的,没有再强迫她。

唐夭夭说,“叶恒,如果你不是很脏,我也不会恶心到吐了。”

叶恒一怔。

“我以为我控制得住,现在我才发现,我居然控制不了。”唐夭夭一字一句。

叶恒脸色都变了。

“你身体这么脏,每碰我一次我就觉得我身体也脏了。”唐夭夭说,狠狠地说,“我不想和你维持床上关系你以为最大的原因是什么?”

叶恒捏紧拳头,真的很想杀了唐夭夭。

“因为我觉得你很脏,全身都脏,你碰我我就会反胃,你碰我我就会恶心,很恶心。本来我们可以好好的,就跟那天晚上一样,大家好聚好散我也不会真的打击了你的男性自尊,是你出尔反尔,说了以后老死不相往来你还来这么对我!现在你应该清楚了,我是有多排斥你,是有多不想和你做!”唐夭夭冷静的声音,就是这么冰冰凉凉的在叶恒的耳边响起。

唐夭夭看着叶恒没有说话。

她知道她已经说得够绝了,结果无非两个。

第一,她被叶恒赶尽杀绝,可能杀死可能在娱乐圈再也没有立足之地,但她可以和叶恒再也不会有牵扯。

第二,叶恒大人大量放过她,不跟她技巧把她彻底的删除在他的世界里,他们最后的结果也是,再无牵扯。

终究,他们以后就不会有任何牵牵扯扯了。

她低头看了一眼他的下体,看着好无法应的身体,越过他一边整理着衣服一边走了出去。

这次的叶恒还真的没有拦着她。

他脑海里面只是一直在想“脏”这个词语。

他到底哪里脏了?!

他哪里脏了?!

他昨天晚上还洗头洗澡今天出门还换了一套干净的衣服,卧槽,他哪里脏了?!

他麻痹的哪里让她觉得这么脏到恶心了!

唐夭夭这个贱人!

叶恒冲进浴室,狠狠的洗澡。

一边咒骂唐夭夭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女人,一边疯狂的冲洗自己的身体。

他天天都洗澡,一点不干净的东西都没有,他麻痹的到底哪里让她脏得恶心了!

卧槽。

卧槽。

卧槽!

叶恒洗完澡之后,整个身上都被他搓得红肿一片。

他看着镜子中红得惨不忍睹的身体,他妈的这不是在自虐吗?!

他有些窝火的拿起浴巾披上,坐在他的大床上,他觉得他现在需要休息。

需要好好养精蓄锐的想想,他特么的今天到底都经历了什么!

他躺进被窝。

刚睡了一会儿,就突然又从床上蹦了起来,疯狂的拨打电话。

“长官。”那边恭敬道。

“叫佣人过来帮我把房间帮我把床单全部统统清洁全部统统更换!”叶恒有些怒火的情绪。

那边诧异,“我昨天才叫人过来换了和做了清洁……”

“我他妈让你这么做就这么做!”叶恒声音更大了些。

“遵命!”那边无比恭敬。

叶恒猛地将电话挂断,把手机愤怒的扔在大床上。

麻痹,唐夭夭这个碧池!

------题外话------

今日更新较少,下午二更弥补。

小宅飘走……

飘走飘走飘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