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我好像喜欢上唐夭夭了/豪门重生之妇贵逼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小别院。

十来个佣人一起,里里外外的清洗了整整三遍,还全部消毒了,似乎才让叶恒满意的点了点头。

叶恒坐在焕然一新的沙发上,干净的房间真的透亮到都可以吃了。

麻痹还敢说他脏试试。

他靠在沙发上,看着客厅一个角落,莫名又的想起了刚刚唐夭夭在他做的时候吐的场景。

鬼冒火。

叶恒拿起电话,拨打。

那边接通,声音还很愉悦,“哥,你这么一个大忙人突然想起我了?真是受宠若惊。”

“妹,哥现在问你,翟安在你旁边没?”叶恒很严肃的问道。

“没有啦,翟安上班去了,我一个人在家床上躺着逍遥,你是找翟安?”古歆此刻正非常悠闲的在床上躺着,心情那个美丽。

自从给大北北和小夏夏断奶后,她就觉得她自己到了人间天堂。

简直不能太爽了。

“我找你。”叶恒一字一句。

“你找我做什么?莫非你回文城了,莫非你想要我陪你喝酒?”那边瞬间激动了,“我特么的好久没喝酒了,上次和翟安一起喝酒把翟安灌醉了之后我被我那恶婆婆罚跪了一个晚上,我再也不要和翟安喝酒了。你要是今晚有空,我们约起如何?晚上还能去夜场看看帅哥跳艳舞,麻痹,我心好痒。”

“古歆,你怎么也是有夫之妇,你就不能有点做人妻子的样子吗?!”叶恒都听不下去了,这二妞果然多大岁数都长不大。

要让翟安在到他带着古歆去夜场,还去看那些男人跳色情舞蹈他绝对会被翟安给揍死。

“拜拜。”古歆直接准备挂断电话。

话不投机半句多。

“古歆。”那边叫着她,“哥有正事找你。”

“我以为你的正事儿就是陪我喝酒。”古歆一字一句。

“下次有机会,哥这段时间在帝都的,回来不了。”

“那拜拜。”

“古歆!”叶恒真是无语了,那一刻被古歆的态度也搞得激动了些,甚至是脱口而出道,“劳资现在想要追女人你麻痹的就不能给我点意见吗?”

那边似乎被叶恒突然大声的吼怔住了。

刚刚她没有听错吧。

叶恒说什么,要追女人。

这货是少根筋儿还是突然抽风啊。

“你没听错。”叶恒似乎知道古歆在想什么,说道,“劳资就是喜欢上一个女人了,现在想要追求,但是处处碰壁!找不到人发泄了,也不想给阿修和你家老公说,他们会嘲笑死我的,唯一觉得这些人中就你智商最低,给你说了也不会觉得我多没面子。”

“友尽。”古歆又要挂电话。

“古歆你丫的就不能帮帮我吗?”

“不带这么求人的。”

“当年到底是谁把翟安送到你床上的,你说!”叶恒开始威胁。

古歆抿了抿唇。

“说我是不是你们的神助攻。”叶恒一字一句。

古歆想想好像是。

不管过程如何,但结果就是,如果不是当年叶恒把翟安送到她床上,她和翟安可能就真的会阴错阳差的错过,可能真的会因为彼此走不出那一边就彼此放弃了。

她想了想,妥协道,“那你说说情况,我给你分析分析。”

叶恒叹了口气,“你容我缓解一下情绪。”

古歆翻白眼。

那边硬是缓解了至少两分钟。

古歆等得都没有耐烦心了,开口道,“你再不说我挂了。”

“这么丢面子的事情你就不能让我多装逼一会儿吗?”

“你能装逼也不会找我了,你赶紧的,等会儿翟安下班回来了可别怪我让翟安听到了。”

“好啦好啦,先说好你不准笑我。”叶恒一直处于有些不好意思的状态。

古歆点头,“好啦,你说,我保证不笑你。”

“我好像喜欢上唐夭夭了。”

“噗……”古歆一下没忍住,就笑出来了。

叶恒无语。

他就知道古歆这个二货会嘲笑他。

“你说你喜欢谁?唐夭夭?你丫的不是说你对她没感觉吗?你现在告诉我说你喜欢她了,你不会是在梦游吧。”

“我这么严肃的时候,你就不能稍微尊重我一下我的情绪吗?”叶恒很不爽。

“咳咳。”古歆也觉得自己好像有些过头了,稳定了一下,说道,“嗯,你继续。其实我是很想知道,你这种情感智障的人怎么发现自己会喜欢唐夭夭的?”

“你才情感智障,古歆你会不会好好说话!”叶恒真的是要被古歆给憋死了。

要不要他好好说话了。

“你说,我不说了。”古歆再次严肃。

“就前段时间吧,我不是偶尔看新闻什么的,就看到唐夭夭和那个章程在一起,我心里就有些不太愉快,然后我想可能是因为唐夭夭和我有点关系所以男人就有点那自尊心作祟。但是后来发现在这点自尊心作祟还很强烈。”叶恒回忆着说道,“有天晚上吧我找唐夭夭上床她不在,我就去找了其他女人XXOO什么的,做了之后觉得心情还很不痛快,总觉得少点什么,然后就又去找了唐夭夭,做了就觉得什么都舒坦了。”

“……”古歆有些无语。

这么滥交,她真的还要叫他哥吗?!

“而后又是第二次,我从帝都回来碰到曾经一个夜场朋友,他拍戏,有唐夭夭,那天聊天说有个圈内聚会问我去不去,我感觉我应该是听到唐夭夭的名字才去了,去的时候看到她和那个章程卿卿我我的就各种不痛快,但我想我特么的也是一个大官是吧,得有风度我就走了,本来还带着一个女明星走的,想今晚就凑合一下,但是莫名的闻到那女人的香水味就无趣,就轰走了,然后我就等唐夭夭。”

她能说叶恒就是一种马吗?

“我等到唐夭夭和章程在那里依依不舍我就各种心情不爽,然后拽着唐夭夭就走了,然后我就上了她,感觉也就心满意足了。”叶恒想了想那天晚上的事情,琢磨着好像唐夭夭并不太爽的样子,他说,“上完之后唐夭夭和我谈分手,说什么又要当婊子又要里立贞节牌坊。我听了一肚子鬼火冒,她还说给我1千万当回报我,以后就老死不相往来。”

“我同意了。”叶恒说道,“当时窝着一肚子火!觉得唐夭夭是在侮辱我,你说1千万这点小钱就能把我打发了,她当我是什么了,劳资现在这么牛逼?!”

古歆翻白眼,“要我是她,我一分钱都不给你,你都不值这一千万,你想想你这几年给了夭夭什么,别人给你生了孩子还时不时的陪你上床,你给人家什么了,在娱乐圈的哪一样不是她自己打拼出来的。”

“后来我也是这么想的,所以我又不气了。”叶恒直白道,“我原本真的很火大的,但是后来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就突然平稳了,觉得唐夭夭好像也挺不容易的,而且我在之后好几天回想起当时我强迫上她的时候,她拒绝我那些不好的话我还觉得很爽吗?我是不是有病啊?”

叶恒都觉得莫名其妙。

之前温顺的唐夭夭真没觉得她有什么特别吸引他的地方,反倒是那天唐夭夭突然发脾气他还觉得挺带感的,他好几天想不明白怎么回事儿。

“你没病。”古歆直白。

叶恒也觉得自己没病。

“你就是犯贱。”

“古歆我们不是一个阵营的吗?!当初到底是谁帮你上到翟安的!”叶恒冒包。

就拿这个威胁她。

古歆深呼吸,“还有吗?”

“当然还有。我故事长着呢,哥也是一个有故事的人好不好。”叶恒继续兴致冲冲道,“然后我不说我不气了吗?!我还给唐夭夭的电影投资了,虽然有一部分是唐夭夭自己的钱,不过那都是小钱,哥也看不上,总之我现在是他们剧组的大老板了,我就可以名正言顺的去看她拍戏了,然后今天我就去了。”

“我琢磨着唐夭夭肯定是和章程有一腿,所以就去看看那对狗男女在一起怎么勾搭的,没想到唐夭夭那女人在和章程拍吻戏的时候,居然让我回避,我他妈的当时一肚子怒火,劳资遭谁惹谁了,我坐在那里安安静静的,她到还嫌弃我,我都没嫌弃她亲其他男人。”

“所以你又做了什么二货的事情?!”

“我就当众强吻了唐夭夭,让她嫌弃我。我亲了之后还被她扇了一巴掌,那女人简直都自以为是到要翻天了!”叶恒狠狠地说着,“她都不想想,我要一巴掌还回去,得扇死她!”

叶恒果然很傻。

“好在哥们绅士没有打她,拽着她回到我家,准备上她……”

“你就不能好好说话,只会上床吗?”古歆实在听不下去了。

“我不能上完床再说话吗?”叶恒反问,还特别的理所当然。

“好,你赢了,你请继续。”

“结果上了一半,那女人疯了一般的排斥我,居然还说我脏,居然还当着我的面吐,我哪里脏了,劳资每天把自己洗得白白嫩嫩的她居然还嫌弃我,还说让我洗澡还说让我带套,你说这女人是不是疯了?!”

古歆那一刻反而有些沉默,她很认真的问道,“你说唐夭夭让你上她的时候洗澡带套?”

“你说她是不是傻?”

“哥,我还是劝你死了这条心吧,别喜欢夭夭了,换一个人追求去。”古歆直白道。

“为什么?我好不容易觉得我喜欢唐夭夭,我干嘛要放弃?!”叶恒不解。

“这么说吧,女人和男人的身体结构和心里结构都是不一样的。女人其实是一个韧性特别强的生物,比如上床吧,和谁都可以上,躺在那里就好,也不需要像你们男人那样需要一个刺激。但是女人又是一个特别情绪化的感情动物,她身体的感觉会直接传递到心里,和你这种脱了裤子就可以上的动物完全不同。而唐夭夭没办法拒绝你上她但是她不想和你直接接触甚至要求你洗澡带套就真的是很排斥你,从内心深处接受不了你。”古歆尽量说得浅显易懂,“当一个人从内心深处厌恶另外一个人的时候,你觉得她还能喜欢你的可能性有多大?!”

是这样吗?!

叶恒突然有些沉默了,他好久才说,“话说我这么优秀,唐夭夭是疯了吗?厌恶我!”

“哥,你的自信到底是从哪里来的?”

“器大活好!”

“……”还好古歆觉得自己是老司机。

换成漫漫,估计早就谈不下去了。

她说,“关键是人家唐夭夭不买你的账,你再好,不能在她身上用你能怎样?!”

“所以我就在想,唐夭夭肯定是和一个比我床上更能耐的男人上床了。我正在调查,我觉得就是章程那狗日的!”叶恒说得咬牙切齿。

“你就只能用下半身思考吗?”古歆问他。

否则呢?!

他外在条件这么好。

要钱有钱要权有权,还长得这么帅,虽说不惊天地泣鬼神,但多少还是大帅哥一枚吧,要不然娱乐圈那些妖艳贱货干嘛主动纠缠他?!

“哥,我就想问你,很严肃的问你,你是不是真的想要追夭夭,是真的喜欢她?”

“废话,我要不喜欢我疯了让你来嘲笑我。”叶恒直白无比。

“虽然我实在不想让夭夭糟蹋在你身上,但总觉得如果是夭夭当我嫂子的话也很是不错,所以我可以勉强帮你想想办法,怎么让夭夭在如此不爽你的时候,把她追回来。”

“就知道你靠谱,哥以后会更疼你的。”

古歆忍不住笑了笑,开口道,“女人呢,要哄。”

“怎么哄?”叶恒一脸严肃。

“浪漫是很重要的。一般的女人都喜欢花,都拒绝不了的,所以你要学会送花。”

“有用?”

“反正比你直接上她有用。”

“那我订花去。”叶恒连忙说着。

“你别乱送,99朵最大限度,别搞个999朵太夸张了,还有红玫瑰太热情了有点不适合夭夭,就送香槟玫瑰甚好,花语也不错。”古歆说着,又提醒道,“夭夭现在嫌弃你脏你别和其他女人牵扯不清了,平时自己多穿点白色或者素色的衣服,把自己弄干净点。”

“我看上去有那么脏吗?”叶恒有些不爽。

“你要不要听?”

“听。”叶恒老实了。

“送花的时候诚意点,别惹夭夭了,你要去探班什么的,如果她想要你回避你就回避,别死赖在那里不走,别让夭夭厌烦你,有时候死缠烂打固然是可行的,但绝对不能不能过度,过度的话,反而遭人烦。”

“哦。”叶恒若有所思的点头。

“先就这样吧。”古歆怕说太多叶恒那二货也转不过来弯,就又说道,“最后再提醒你一句,你如果真的喜欢夭夭想要和她在一起就千万别和其他女人有关系了,千万不能,否则你做什么都是白费,而我站在正义的立场上,也不会帮你!”

“行啦,我现在对其他女人都没兴趣,就裸女在我面前我都没感觉。”叶恒翻白眼。

“那就祝你好运了!”

叶恒挂断电话,心里琢磨着古歆的话。

浪漫是吧?!

送花是吧。

原来女人好这一口。

他连忙拿起电话,给助理拨打,“给我订一束香槟玫瑰,99朵,明天一早帮我放在我的专用车上,我有用。”

“叶长官是送人吗?”那边恭敬道。

“废话,难道你以为我拿来吃吗?!”

“……”他只是随口问问。

“嗯,送给你的长官夫人。”叶恒突然说道,心里还美滋滋的。

“恭喜长官。”

“行了,赶紧准备去。”

“是。”

叶恒心情难得又好了起来,还屁颠屁颠的去衣帽间拿了一堆衣服出来,特别挑选白色的,素色的,各种臭美的搭配这,想着他明天这么去剧组,唐夭夭那女人肯定会感动死……

哥认真起来,可是真的很吓人的!

------题外话------

二更求月票!

宅知道早早的可能亲没有月票,可万一有呢……

宅就是这么一票也不放过,啊哈哈!

推荐《军门蜜爱之娇妻难驯》月初姣姣

【毒舌傲慢女医生vs流氓腹黑男军痞,宠文无虐,大家放心跳坑】

临城最神秘低调燕公子,端着一副高冷禁欲的皮相,有着世家公子固有的倨傲冷漠,某人评价:“衣冠禽兽,人面兽心。”

临城姜家二小姐,知名心理咨询师,有着大家小姐的傲慢矜持,某人评价:“心胸狭窄,表里不一!”

“妈咪,爹地说你是轰炸机。”某宝捧着模型飞机。

“为什么。”

“所到之处寸草不生。”

姜熹嘴角一抽,“那他就是流氓中的战斗机!无耻之极!”

某宝抿嘴一乐,“妈咪的评价果然精辟!”

燕殊无语望天,其实他挺正人君子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