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叶公子的莫大耻辱/豪门重生之妇贵逼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第二天,一早。

唐夭夭在化妆间化妆,等着拍戏。

昨天的事情让她成为了剧组中无比焦点的角色,虽说昨天被叶恒带走后她没有再回来,因为导演说让她在家先调整一下情绪今天再来拍,她也没有推脱就回去了,不管如何,昨天那个时候回去听到的也只会是闲言闲语,而她也需要点时间来让自己尽量不动声色。

而此刻,她坐在化妆间里面,就听到隔壁房间传来的说笑声。

因为剧组临时的化妆棚,所以真的几乎一点都不隔音,隔壁房间的声音,她就能够听得一清二楚。

江南说,“哟,听说昨天唐夭夭在片场发飙了?不是一个脾气超好的演员吗?不是和谁都关系很好嘛?昨天那么婊子的行为做给谁看的?还敢打叶公子,你说她是不是以为自己还在演霸道总裁爱上我?!”

江南讽刺无比的声音,真的是无比清楚的在唐夭夭耳边响起。

助理小荣听到后有些不是滋味,起身就像敲隔壁房间的墙壁。

唐夭夭给了她一个算了的手势。

助理小荣抿唇。

唐夭夭不是怕了江南,她只是觉得,江南本来就是故意说给她听的,就算是小荣敲门了也无济于事,指不定又弄出些什么幺蛾子出来,江南最见不得的就是她好过,而她也没必要,无时无刻的去回应他的故意挑衅,不是怕什么,而是不想给他制造什么新闻,反倒是便宜了她。

这个房间的沉默,那个房间说得更加火热。

“哎呀江南姐,你是昨天不在场没有看到昨天那画面,唐夭夭真的是很自以为是,她和章程拍吻戏,然后还让叶公子回避,叶公子当然有些火大,就强吻了唐夭夭,结果哪里知道唐夭夭打了叶公子一巴掌,然后就被叶公子带走了,后来就没有回片场了,也不知道叶公子都对她做什么了,不过刚刚我有看到她到剧组,看脸上倒是看不出来什么情况。”

“唐夭夭演技这么好,就算是哭死了也不会表现出来,你这小眼神就别看了。”江南讽刺的说道,“可惜叶公子的身份地位,没有媒体敢报道他的八卦新闻,要不然就好玩了。”

“是啊,现在没有谁敢报道叶公子,所以唐夭夭才这么肆无忌惮的吧?!”

“谁知道那女人怎么想的。”江南对唐夭夭的厌恶,从口吻中就能够听得无比清楚。

“话说唐夭夭真的不想讨好叶公子?娱乐圈这么多女艺人巴不得叶公子看她一样,唐夭夭昨天居然还敢打他,你说她是不是做给谁看的,而且看叶公子昨天那情况,生气归生气,但没有到一定要凑唐夭夭的地步,也不知道叶公子到底是怎么想的。”

“叶公子多少现在也是有身份的,怎么可能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真的对唐夭夭动手动脚?!”江南无比肯定的说道。

“江南姐说得对。”

“咱们就等着看唐夭夭完蛋吧。叶公子稍微勾勾手指头,就能让唐夭夭所有的一切功亏一篑,我们就慢慢看好戏吧,让那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女人,自以为是。”江南恶毒的说着。

“就是,这部戏现在最大制片人就是叶公子,叶公子说不要谁就可以不要谁,江南姐,指不定,就是你……”

“这种谣言你可别到处传播。”江南虽然阻止对方,但听口吻都能够听出来,她对自己会接手女一号的角色,是非常的有自信。

“对了江南姐,你和叶公子……那啥过吧。”对方突然很好奇的问道。

“废话,当然了。”江南得意无比的说着。

“圈内人都说他出手大方,好多明星被她潜规则后都对他评价很高,有时候一个角色有时候就是几十百八万的送,都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当然是,叶公子都给我几百万了。”江南骄傲无比。

“哇,给你几百万了啊江南姐,果然叶公子对你更大方。”对方羡慕无比,“这种钱也不用给经纪公司分成,都是纯收入。”

“你就别想了啊,叶公子是看不上你的,你还是乖乖的给我做小助理,要知道你对叶公子有想法,你马上给我卷着被子滚蛋。”

“江南姐你说笑了,我知道自己几斤几两重,哪里敢去勾引叶公子。我只是好奇罢了。”小助理连忙讨好到,“我还有点好奇,说叶公子在床上也很绅士,都会满足女方感受,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当然是。”江南一口笃定,“叶公子在床上可温柔了,是我经过这么多男人最温柔床上技巧最好的一个,他和其他自以为是的大老板不一样,叶公子会特别照顾我的感受,他会亲遍我的全身,包括下面……”

“真的吗?”小助理惊奇无比,“叶公子还会亲你下面……”

“嗯,会先让我舒服。”江南得意的说,“反正你是不知道他的好,你也别奢望了。”

“我是听说叶公子在床上技巧很好,但没有听说叶公子还会做这种事情,江南姐,叶公子对你和对其他人还是不一样的。”小助理拍着马屁。

“废话,也不看看姐是谁。”

而隔壁房间的唐夭夭,就这么清清楚楚的听着江南的一字一句。

她看着镜子中的自己,看着化妆师一边化妆也一边似乎津津有味的听着八卦。

化妆师忍不住笑着低声八卦道,“还真的没想到叶公子会亲江南的下面,江南这个公共厕所,都不嫌脏的吗?”

唐夭夭看了一眼化妆师。

因为是自己带进居住的专用化妆师,所以两个人很熟且关系还不错。

她也压低了声音淡淡然道,“叶恒也干净不到哪里去,两个人差不多,互补。”

化妆师又笑了一下,“估计娱乐圈里面,所有女艺人就你不想被叶公子潜规则。”

唐夭夭淡笑,“觉得太脏。”

化妆师认同的点头。

跟了唐夭夭这么多年,多少还是知道唐夭夭性格的,所以很清楚,唐夭夭是真的不想和叶公子有任何交集。

否则也不会真的那么极端的当众排斥叶公子了。

不过倒是真的很好奇。

唐夭夭被叶公子带走之后,发生了什么事情?!

不过唐夭夭不说,化妆师也觉得不好意思问,万一是一些不好的,也是戳了唐夭夭的伤。

两个人随便聊了点其他的。

化妆师上完妆之后,唐夭夭继续看剧本,等待下一场戏。

吻戏挪到了稍微后面两天,吴一帆大概还是考虑到,让她和章程再培养两天感情。

唐夭夭也没拒绝,即使对唐夭夭而言,她能不能顺利拍吻戏,和感情无关,主要是和叶恒有关。

今天叶恒不在,其实可以拍。

她低头认真的看着剧本,背台词。

没过多久,工作人员就让她过去拍今天的第一场戏。

这场戏是和江南的对手戏,所以江南才会这么早到排场来候着。

江南饰演的是职场上的优秀精英,其实这个角色很好,看上去严厉无比,处处为难才上班的唐夭夭,但事实上是一个好人,对唐夭夭饰演的角色帮助很大,是唐夭夭在职场上的发展气到关键作用的角色,特别能讨好观众,何况这个角色也有着自己的一些悲情故事,人物很丰满。

两个人的第一场对手戏就是唐夭夭应聘到公司做销售员,然后江南的处处为难。

唐夭夭和江南都已经装扮妥当。

江南已经是职场精英,自然穿着打扮时尚高挑,而唐夭夭从农村初入城市,还是有些土的穿着让两个人形成了对比。

眨眼一看,江南确实比唐夭夭更出众一些,所以江南看到唐夭夭的模样,冷冷的笑了两声,特别是想到昨天唐夭夭那么不知天高地厚的举动,整个脸上都是不屑。

“action!”

唐夭夭立刻进入角色。

江南也进入了角色,虽然明眼人都看得出来,江南的演技真的差唐夭夭太远,分明太故意,显得一点都不自然,而且在唐夭夭的衬托下,越渐的明显。

两个人对了几句台词。

“cut!”导演喊了一声,“江南你怎么回事儿?没有好好揣摩角色吗?你只是严厉不是凶狠,你眼神中处处弥漫着一种恨不得杀了唐夭夭的表情,你跟她有仇吗?”

江南被导演这么说,心情有些不爽。

“好好想想角色定位。”吴一帆叮嘱。

江南点头。

两分钟后,继续。

“action!”

“cut!”吴一帆放下手上的剧本,“江南,你表情自然一点,就念几句台词而已,你在背书吗?”

江南有些不爽,但也没有和导演对着干。

一场简单的应聘戏份,硬是拍了将近10条才过。

唐夭夭也没有冒火,每次都陪着江南很有耐心的拍摄,终于在导演说过了之后,才打算离开准备第二场戏。

刚转身。

她就看到了叶恒了。

特别显眼。

当时她以为是一个那个工作人员,毕竟抱着那么大一束花,几乎把他整个人都挡住了。

这一刻因为仔细看了一眼,就看清楚那个穿着白色衬衣,下身一条黑色西裤,加上一双黑色皮鞋,头发被梳得特别规矩的男人叶恒。

唐夭夭对谁都可以心平气和,唯独对着叶恒,有着说不出来的暴躁,在内心强烈的翻滚。

她深呼吸,打算眼不见为净。

江南在那一刻当然也注意到了叶恒。

看着叶恒捧着那么大一束玫瑰,甚至想都没想的就以为叶恒是送给她的,毕竟叶恒整个人是对着她和唐夭夭这边的,此刻她和唐夭夭的装扮,明显比唐夭夭高了几个档次,不管谁一眼就会看到她的优势,所以她非常兴奋的自然的就走了过去,还有些小跑步的雀跃,刚刚被导演骂的负面情绪,此刻似乎也烟消云散,她就知道叶公子不会忘记她,尽管两次都阴错阳差的没有上床,但他却给了她大笔钱,证明对她还是有感情的。

江南心里想得特别美好,还想着昨天唐夭夭的举动,今天她一定要让唐夭夭嫉妒死。

这么脚步刚走过去。

就看到叶恒根本看都没有看她一眼,直接越过她的身体,停留在唐夭夭面前,非常霸气的说道,“拿着。”

唐夭夭看着他。

周围所有人的视线都看着她,他们。

所以现在是什么情况?!

昨天叶公子被唐夭夭打了一巴掌打傻了吗?!

今天居然还捧着这么夸张一束香槟玫瑰,是要怎样?!

唐夭夭其实也不知道叶恒到底要怎样,她第一感觉也是,叶恒是来找江南的,昨天她都说得这么过分了,这么这么过分了,叶恒这么大的大人物,怎么还可能来这么对她。

她有些呆滞的直直的看着叶恒,是真的想不明白,她昨天说得这么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叶恒的理解能力到底是有多差。

她抿唇。

感觉到周遭的目光。

感觉到一道恶毒到恨不得撕了她的目光,不用想也知道是江南。

她的沉默,让叶恒皱了皱眉头,他口吻有些不好的说道,“让你拿着。”

唐夭夭看着叶恒,“我不要。”

叶恒脸色一下就变了,“你说你不要?”

“嗯。”唐夭夭点头。

叶恒那一刻又开始内心狂躁了,洪荒之力简直控都控制不住,真的是被唐夭夭这女人气得心肝肺都痛了,他麻痹的第一次送女人花,居然遭遇拒绝,居然这么直白的遭遇拒绝,这不怕死的女人。

他捧着花,整个人都不爽了,他把花直接拽进唐夭夭的怀抱里,“给我拿着。”

唐夭夭无语,还是将那一大束鲜花捧着。

“哥要送的东西就没有拿回来的道理。”叶恒一字一句。

唐夭夭真的是控制了又控制,好半响才说道,“谢谢叶公子,如果没有其他事情,我先去准备我的下一场戏了。”

说完,也没有等叶恒回答,转身就走了。

叶恒就这么看着唐夭夭背影,真的是很想掐死了这个女人。

居然一点都不感动。

居然一点都没有感动?!

“叶公子。”身后,传来江南的声音。

叶恒转头看了一眼。

“叶公子,你昨天不是和唐夭夭有点不愉快吗?今天怎么想着还送她花啊?”江南故作娇嗔的说道,脸上还笑得一脸娇媚。

“管你什么事儿。”叶恒一肚子火,完全不想搭理任何人。

“人家只是想要关心你而已。”江南嘟嘴,撒娇,“我看唐夭夭好像一点都不想接受你送的花才这么问的……”

“你给我闭嘴。”叶恒丝毫没给江南半点面子,“一边去,哥现在对你毫无兴趣。”

江南那娇滴滴的脸色,终究绷不住了。

周围似乎也有些讥讽的目光。

江南又不敢真的对着叶恒发脾气,跺了跺脚,生气的走了。

她气呼呼的回到化妆间,生气的将面前的化妆品全部推倒在地上,“唐夭夭那贱人。”

助理被吓得完全不敢动弹。

“贱女人,居然和我抢男人,也不看看自己几斤几两重!”

“江南姐……”小助理开口。

“你给我闭嘴。”江南把脾气发在小助理身上,“给我滚出去!”

小助理不敢得罪江南,出去了。

江南火气似乎更大了,想起自己的尴尬,想起叶恒对她那么直白的拒绝对唐夭夭如此讨好。

唐夭夭你给我记住,我一定会让你身败名裂,在娱乐圈再也没有立足之地。

此刻隔壁化妆间的唐夭夭,也能够听到江南在发脾气。

化妆师和助理小荣笑得一脸幸灾乐祸。

就是要这样,就是要这样让江南那女人知道,不是所有男人,她说上就可以上的,看看叶公子今天,多给力,不仅给唐夭夭送花还让江南这么没面子,简直大快人心啊!

唐夭夭心里到半点这种快感都没有,她就是看着面前这么一束香槟玫瑰,内心其实是崩溃的。

她是表达真的有问题,还是叶恒的理解能力真的有限。

她说得还不够清楚吗?!

她对他的排斥还不够明显吗?!

他到底是怎么还要来送她花,真的是因为得不到所以才更加的想要,真的是男人的劣根性作祟?!

她突然从自己的休息椅上站起来。

“夭夭姐。”笑容看着她的举动。

唐夭夭说,“你别跟着,我去找叶公子说事儿。”

“夭夭姐你别真的激怒了叶公子,昨天大伟哥还打电话来臭骂了你,你别去得罪叶公子了。”

“我知道分寸。”唐夭夭丢下一句话,就离开了化妆间。

她知道分寸。

对待任何人任何事儿都知道分寸,除了,叶恒。

真的没有谁让她如此的厌恶到恨不得两个人都存在一个世界。

她走出去,左右看了看,看到叶恒坐在导演旁边,和导演一起在看其他人拍戏。

她记得刚刚她离开的时候叶恒应该是气的,这么一会儿就跟没事儿了似的,叶恒的记忆就跟鱼类差不多,只有三秒吗?!

唐夭夭深呼吸一口气,走过去。

叶恒和吴一帆都抬头看着她。

唐夭夭说,对着叶恒说道,“我能和你单独说几句话吗?”

叶恒嘴角一扬。

他就知道没有几个女人能够抵御得了哥的帅气逼人。

他从座位上站起来,非常潇洒的走在前面,丢下一句话,“跟我来。”

唐夭夭跟上叶恒的脚步。

吴一帆看了一眼叶恒。

对叶恒多少还是有些了解的,恍惚觉得这个男人,好像对唐夭夭不只是玩玩……

嘴角突然笑了一下。

叶公子追女人,接下来剧组看来是不得安宁了。

叶恒带着唐夭夭坐进了他的专用轿车上,还把司机给轰下去了。

两个人的空间。

叶恒睨了一眼唐夭夭,“感动的话就不用说了,你以后好好跟着我,我不会亏待你的。”

“叶恒。”唐夭夭实在不想拐弯抹角,她觉得叶恒真的很蠢。

蠢到,他的理解能力有问题。

她说,“我昨天给你说的那些,你都听不明白吗?”

“我洗澡了。”叶恒直白,“不信你闻闻,我身上还有沐浴露的味道。”

说着,叶恒还挨近了些。

唐夭夭那一刻真的觉得自己有些说不出来话。

果然。

叶恒真的很蠢。

她紧抿着唇,真的是突然说不出一个字。

“我还带套了了。”叶恒说,从裤子里面拿出来好几个避孕套,“随身携带,你现在爽了吧,大爷我对你这么好!你说什么就什么。”

唐夭夭看着那几个避孕套,是真的有点那一控制体内的蛮荒之力。

她觉得她真的可能分分钟暴走。

她打开车门准备下车。

她想她和叶恒真的是沟通不了。

她手刚放在扶手上,身体一下就被叶恒给蛮力的拉了回去,“你去哪里?”

“我觉得我和你没办法好好说话了。”

“是啊,我也觉得,还是上床比较好。”叶恒嘴角一笑,笑着就突然搂抱着唐夭夭,亲了下去。

他就说。

上了再说。

古歆那二妞,居然还敢质疑他的方式。

他搂抱着唐夭夭,吻着她的唇,将她身体压在后座上,就准备扯她的衣服。

唐夭夭实在是控制了有控制。

她膝盖往上一顶!

“卧槽!”叶恒身体几乎都弹了起来,一下捂着自己的下体,整个人都不好了。

那种疼痛,是女人永远都想象不到的痛。

这女人到底是用了多大的力气,他甚至都觉得有那么一秒跟自己死了似的。

唐夭夭从叶恒的身下爬出来,看着他脸色都变了的模样。

她是听说很痛。

而她刚刚也确实因为很气,窝着的一肚子气,所以用力过猛。

她说,“叶恒,我实在不想你碰我。”

“唐夭夭你妈的到底疯了吗?”叶恒怒吼,暴躁无比,“我他妈的断子绝孙了你就爽了?!”

是啊。

她倒是真的觉得爽。

“你到底要怎样,劳资澡也洗了,避孕套也戴了,你到底还想要怎样!”叶恒狠狠的冲着唐夭夭发脾气。

“叶恒,我说你的脏,不是你身体脏,不对,是身体脏。”唐夭夭一字一句。

叶恒被唐夭夭说得一脸懵逼。

“可能这样说会更直接一点。”唐夭夭抿唇。

是真的没有想过,要说得这么直白。

但她觉得她不说清楚,叶恒可能真的懂不起。

她说,“我说的脏的意思是,我每次和你上完床之后都要去做一个妇科检查,我怕你身上的脏东西,传染到了我的身上。”

叶恒就这么看着唐夭夭。

她说什么。

她麻痹在说他有病了?!

有性病了?!

我的个麻痹!

叶恒突然真的觉得,还是杀了唐夭夭比较好。

还是杀了这个女人比较好。

他压抑着的残暴脸色,瞬间就阴森无比的在他脸上呈现,眼眶都被气得血红的怒视着唐夭夭。

唐夭夭也知道,这种话说出来,任何一个男人都会跳脚都会觉得自尊心受到莫大的耻辱。

她甚至都做好了叶恒凑她一顿的准备。

却在下一秒,叶恒突然蛮力的打开她那边的车门,将她粗鲁的推了下去。

推下去的时候,唐夭夭差点就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好在自己反应快,一把扶着了车门。

下一秒,车门猛地一下被人拉了过来。

“啊!”唐夭夭尖叫了一声。

手指被门夹住,痛得她眼泪直流。

叶恒心口一紧,将车门猛地又打开。

他没注意到唐夭夭的手还放在车门上。

他抬头看着唐夭夭手指头都被夹白了,她脸色也变得有些白了。

他有些紧张的爬过去准备看她的情况,手刚去接触她的手指,就看到唐夭夭猛地一下缩了回去。

那个模样,分明就是怕他碰到她,然后……

对。

他很脏。

麻痹!

他重新回到车上,猛地一下再次将车门关了过去,对着外面的司机吼道,“给我开车!”

司机被莫名其妙的躺枪重伤,连忙坐进驾驶室,车子迅速,扬长而去。

唐夭夭捂着自己的手指。

整个手指都麻木了一般,痛得锥心,她都不知道有没有伤到骨头,稍微勉强动了两下,更痛了。

她咬牙,捂着自己的手回到自己化妆间。

她想这次,这次叶恒应该不会再来找她了。

再心粗的人,应该也不会接受这份耻辱。

对。

是耻辱。

叶恒坐在车上,真的被唐夭夭这女人气炸了。

他身体这么好这么好这么好!

居然说他有病,居然还说他有那恶心的性病。

他虽然很喜欢上女人但是他也很洁身自好,而且除了唐夭夭,其他人他都会戴套的好不好?!

之所以对唐夭夭会这么肆无忌惮是因为他觉得唐夭夭的第一次是给他的,他多少觉得这个女人不一样,才会时不时和她上床不戴套子,她居然不知道感恩,还居然嫌弃他……

还居然这么嫌弃他。

他气得真的都要爆炸了,他狠狠的对着司机说道,“去医院。”

“医院吗?”司机有些不确定的问道。

完全不知道叶长官到底又是……哪根神经不对了。

“你听不懂我的话吗?!”叶恒怒吼。

司机惊吓,连忙将车掉头,去最近的医院。

叶恒就这么一脸气冲冲的去了医院做检查。

他直接走进医生办公室,逮到一个医生,气势很强的对着医生。

医生看着他,有点战战兢兢,还不自觉的从座位上站了起来,一副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的样子?!

叶恒说,“做检查。”

“叶长官是哪里不舒服?想做哪里的检查?”医生连忙回答,就怕得罪了他。

“性病检查!”叶恒说,声音还很大。

“……”医生真的有些无言以对。

没有谁做这种检查可以做得这么一脸坦然还一脸正气的。

就怕所有人不知道他有病似的!

“那那那,你跟我来。”医生连忙说着。

叶恒气呼呼的跟上了医生的脚步。

麻痹的,他哪里有病了,哪里有病了!

他健康得很!

折腾了一个上午。

医院把最快能够给的结果都给他了,一切正常。

叶恒捏着那个检查报告,差点没有捏碎了他。

唐夭夭那死女人。

他哪里有病了?!

他说不定比她还干净。

他坐在轿车上,真的是气得人都不好了。

“长官现在去哪里?”司机此刻确实不想打扰他,就怕自己又被骂,但这么一直在大街上游走,也不是一回事儿啊。

叶恒瞪了一眼司机。

缓缓,“去办公室。”

“是。”司机连忙答应着。

车子很快停到北夏国最高行政厅。

叶恒直接走向统帅的办公室。

小小的莫子兮坐在那里,身边有授课的老师在帮他讲课。

莫子兮看到他出现,“叶叔叔。”

叶恒点了点头,对着身边的老师说道,“统帅今天怎么样?”

“一直很好。”老师连忙说道。

“你们课程还有多久?”叶恒询问。

“十分钟。”

“十分钟后,到健身室来找我。”叶恒说。

莫子兮连点头。

叶恒离开,去了紧挨着这个办公厅的健身楼,这里只为统帅一个人使用,以前莫修远就在这里练拳,偶尔叶恒会陪着他,现在莫子兮也在这里练拳,叶恒叫他。

他换下专业运动套装,看着面前的沙包,突然就疯了一般的狠狠的打了起来,狠狠的打着。

莫子兮换上衣服出现的时候就看到叶恒在不停的发泄。

似乎是在发泄。

今天叶叔叔有点怪。

更奇怪的是,在他疯狂打完沙包后,狠狠的抱着沙包歇气的时候,居然时不时的还在用头撞沙包。

叶叔叔又抽风了吗?!

他走过去,小小的个头看着面前神经兮兮的叶恒。

叶恒一边撞头一边各种心情不爽。

他到底哪里有病了?!

“叶叔叔?”莫子兮叫他。

叶恒抱着沙包,一脸生无可恋的表情看着莫子兮。

“你怎么了?”莫子兮关心道。

“我失恋了。”叶恒说。

一字一句。

“……”莫子兮小脑袋动了动,“你谈过恋爱吗?”

叶恒觉得自己更加生无可恋了。

“我没有要打击你的意思,我就是想问,你为什么会失恋?”莫子兮很是老成的问道。

不过5岁多而已,怎么就觉得那么成熟呢。

叶恒看着莫子兮,说,“对方就是嫌弃我,说我有病,还说我脏。”

“那你多洗洗啊。”

“哎,你不懂。”叶恒放开沙包。

“其实你多注意一下你的私生活,可能就好了。”莫子兮直白道。

“……”叶恒一脸惊奇的看着莫子兮。

这小子是什么都懂吧。

“我爸爸说让我别学习你的私生活,所以我想可能是你私生活不好所以我爸爸才会让我别学你,你改了私生活可能就好了。”莫子兮笑着安慰。

“你爸居然这么说我?!”叶恒窝火。

亏他为了他们莫家鞠躬尽瘁死而后已,这货居然背地里非议他。

是可忍孰不可忍。

不想干了!

“叶叔叔,你去哪里?!”

“我去撞墙!”

“……”

然后,莫子兮就看到叶恒直冲冲的往玻璃门那里走过去,大概是没有知道面前是玻璃,然后“哐”的一声。

真的撞墙了。

撞玻璃墙了。

全世界都安静了……

叶恒从没觉得自己这么惨过。

真的是人生经历的,莫大耻辱!

莫大耻辱!

……

叶恒脾气归脾气。

终究还是帮莫子兮练了身手,才离开了最高行政大厅。

这段时间是真的没那么多事儿了,他虽说手握重权,但实际上,莫修远离开的时候早就把朝政的所有人换新并用上了最可靠的人,很多朝政上的事情,他其实也不需要多操心,特别是在现在所有都已经平稳且朝纲也已经明确修改了之后,其他后续工作,有那帮老匹夫帮他来做,他就显得闲了很多。

一闲下来,他就不愿意坐班了。

虽然有人看不惯他,但他不听,多说了几次也觉得无缺了,就再也没有人管他。

所以他这段时间才会这么多时间去做一些自己想做的事情,比如追唐夭夭。

追这个妖精,狐狸精,九尾狐狸精。

他回到自己在帝都的小别院,躺在沙发上看着头顶上的天花板发呆。

脑海里面老是想起唐夭夭那女人对他的指控和排斥,对他的各种不待见各种不爽,他麻痹的,都这么认真的,这个女人居然不知道感恩对他还如此丧尽天良,总有一天唐夭夭要遭天打雷劈。

这么一直不停的恶毒崩溃的想这些事情。

电话在此刻突然响起。

他毫无兴致的拿起手机看着来电,接通,“古歆。”

“怎么样,唐夭夭有没有对你稍微好点了?”

“没有。”叶恒说,说得还咬牙切齿。

“你是不是又做了什么?”古歆蹙眉,是真的不相信叶恒会好好的送花。

“我什么都没做,那女人就是蠢。”

说别人蠢之前,能不想想自己吗?!

古歆不想戳穿,认真的问道,“你说说事情的经过。”

“我今天拿着你说的99束玫瑰送给唐夭夭。”

“然后呢?”

“她收了。”

“那不挺好吗?”

“我强迫她收的。”

“……”这个二货。

“收了之后,还说姚单独和我说话,我就把她带车上了。”

“她是不是又说了拒绝你的话?”古歆揣测。

“嗯,她拒绝我。”

“那你怎么做的?”

“我准备强上她,因为她说没什么话和我说的。”

“所以你就理解成了她想和你做了?”古歆真的觉得叶恒完全没救了。

“我喜欢一个女人就是想要和她好好做爱,有错吗?”叶恒反问。

古歆一怔。

没错。

你想法没错,但是你丫的行为就不好!

这货到底懂女人吗?!

“唐夭夭既然不想和我说话,我就用行动表示我对她的喜欢,她怎么就不明白!”叶恒咬牙切齿。

“是个人都不明白,你还是自生自灭吧。”说着,古歆就把电话挂断了。

叶恒没救了。

以后都没救了。

还是继续牡丹花下死做鬼去风流吧!

古歆挂断电话后,就看到翟安从浴室出来。

难得今天提前下班,刚回到家洗完澡,沐浴出来的模样,简直让她有些心痒痒。

他看着翟安有些性感的胸膛露在浴袍外面……

“刚刚和谁在打电话?”翟安随口问道。

“叶恒那二货。”

翟安忍不住笑了笑。

说别人二货前,能不能想想自己。

“话说翟安……”古歆走过去,搂抱着翟安的脖子。

翟安薄唇抿了抿。

“我们有两天没做了吧。”

翟安依然脸有些红。

“突然觉得叶恒那二货说话还是有道理的?”

“嗯?”翟安诧异。

“喜欢一个人想要和他好好做爱,没有错。”

“什么……嗯……”古歆已经非常主动地,献身了。

然后天雷勾地火……

好一片热情似火。

相对而言。

那个被人挂断电话一脸生无可恋的叶恒就显得冷清了很多。

他孤苦伶仃的看着头顶上的天花板。

谁他妈的说的他要自生自灭了!

他决定的事情,雷打不动。

他决定的事情,谁都别想阻止!

唐夭夭这个妖艳贱货,他要定了!

------题外话------

今天没二更,还是习惯性的吼月票。

小宅飘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