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哥对你好到哥自己都嫉妒/豪门重生之妇贵逼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一周后。

叶恒这一周再也没有来片场了。

唐夭夭想,以后总算是有太平日子可以过了。

虽然给叶恒说的话稍微残忍了点,后来心里也有些过意不去,但终究,因为换来了如此结果,心里高兴渐渐就把那些愧疚给代替了去,她其实也不是一个特别纠结的人。

而今天,唐夭夭和章程拍吻戏。

终于在拖了一周之后,重新拍这场吻戏。

两个人准备就绪。

“action!”

唐夭夭踮脚,唇就这么印在了章程的唇上。

有些不舍的吻,伴随着唐夭夭的眼泪,一直往下。

唐夭夭的吻戏很美,她的侧脸很好看。

她亲吻着他的唇瓣,章程慢慢的给予了回应。

两个人吻的时间有些长,因为导演一直没有喊停。

而唐夭夭真的融入角色之中,所以吻着章程也吻的很用心。

章程的吻,也回应得,很深很深。

好久。

“cut!”导演喊停。

两个人刚开彼此。

因为唐夭夭脸上还有泪,所以在彼此放开彼此那一刻,章程还非常温柔的帮她擦拭着眼眶,笑了笑,“这才是我认识的实力派唐夭夭。”

唐夭夭笑了笑。

她有时候在特别投入一个角色的时候,会好一会儿才会回到现实。

此刻似乎也是如此。

她好不容易恢复情绪。

两个人调整情绪准备拍摄下一场半床戏,就是唐夭夭想要把自己给章程,但是章程最后会拒绝的戏份。

她转身,导演让他们可以去旁边休息一会儿,补补妆,整理一下场景。

刚转身唐夭夭又怔住了。

她又看到叶恒了。

看到他就这么出现在在面前,站在那里,手上还是捧着一束夸张的玫瑰。

唐夭夭不知道看到叶恒这一刻是什么感受了,她不知道该用什么词语来形容,心里的暴躁和崩溃。

她忍了忍,当没看到的转身走向一边的休息椅上。

旁边是章程的椅子。

章程当然也看到叶恒了,眼神其实不太好,章程小声在唐夭夭耳边说,“你当没看到就是了。”

唐夭夭点头。

她也想当没看到。

但是有时候就是这么刺眼。

章程看唐夭夭的脸色,又轻声说道,“等会儿那场床戏我让导演改期吧,他在这里,我怕你拍不下去。”

“不用了。”唐夭夭摇头,“既然阻止不了别人的行为方式,我只能约束我自己,我会尽量控制的。”

章程笑道,“你就是太会忍耐了。”

“唯独对他,有些忍无可忍。”

“其实我也奇怪为什么你对他这么不待见?”章程询问。

“很多阴错阳差。”唐夭夭说,“不太方便说出来。”

章程耸肩,他不为难了唐夭夭。

两个人就一直在互动,在叶恒看来就是亲密互动。

他就这么瞪着眼睛看着那边那两个人,各种心里不痛快。

刚刚的吻戏他看了,也没看出来章程到底有什么吻技,连舌头都没伸出来,有什么爽的?!

这个唐夭夭是鬼迷心窍了吗?!

叶恒捧着那束超大玫瑰,一边拿起手机点开刚刚录下来的视频。

他真是疯了,居然还录了下来。

他一边看一边捉摸,唐夭夭难道喜欢这种,蜻蜓点水,喜欢男方稍微被动一点?!

卧槽!

越看越冒火。

越看,越看着唐夭夭主动用唇深深的亲吻另外一个男人,和另外一个男人的嘴唇如此紧密相贴就各种鬼火冒,叶恒觉得他是忍了又忍,才控制住自己心口的怒火将手机狠狠的放进了自己的裤兜里面,不想再看了!

他眼眸又直直的看着唐夭夭和章程两个人。

刚开始两个人在聊着,现在两个人都在闭目养神。

化妆师分别在他们脸上捣腾。

叶恒打量着章程,也没觉得和这个男人帅得人神共愤,比起他家阿修差了十万八千里好不好!

到底有什么好嘚瑟的。

他那种长相,叶恒觉得自己也能当男一号。

心里想着些乱七八糟的事情,休息了大概20来分钟,开始下一场戏。

唐夭夭和章程从休息区离开,走到镜头下。

此刻又清场了些。

吴一帆自然不会让叶恒出去。

只是把其他无关紧要的工作人员叫走了。

如此狭窄的空间内。

“action!”

唐夭夭和章程深情对望,彼此都是红了眼眶。

唐夭夭说,“没有什么可以给你,就这一次……”

章程喉咙微动,似乎真的很心痛,很难受。

唐夭夭开始解开自己的衬衣。

一颗一颗。

衬衣下,那件保守的粉色文胸,就这么暴露了出来,唐夭夭准备脱下衬衣的时候,章程一把将她楼包住,“别这样,我不需要……”

唐夭夭推开他的手。

章程心痛无比。

“你不要我会更加难过,是我欠你的。”

她说着,身上松松散散的白色衬衣就这么滑落在了一肩下,露出她好大一片白皙的肌肤。

章程的严重没有情欲,只有深深的伤痛。

唐夭夭推着章程,两个人跌倒在一边的床上。

卧槽。

叶恒心里的怒火飙升。

飙升。

估计的血压可以直接飙到200。

他告诉自己,忍。

一定要忍。

这都是做做样子而已。

演员嘛,都是导演让演什么,就一定得演什么。

他不生气不生气。

他尊重唐夭夭的职业,尊重她的职业。

他一边安慰着自己,一边看着唐夭夭坐在了章程的大腿之间……

我滴个去。

那货有反应了吧。

那货肯定有反应了。

叶恒已经开始跺脚了。

已经开始来回跺脚了。

他要控制不住了,他要控制不住了……

“cut!”叶恒在自己内心无比煎熬中,终于听到导演叫了声停。

唐夭夭和章程有些莫名其妙的看着导演。

导演说,“夭夭你坐的位置不对,要往上一点。”

“……”唐夭夭脸有些红。

章程脸也有些红。

本来这个位置两个人刚开可以错开。

其实以前这些戏份都是这么拍的,不接触到对方的敏感部位,很多导演也觉得没什么,看上去逼真就好了,没想到导演会这么吹毛求疵。

“还有,等会儿夭夭你要把衣服大概脱到这个位置,放心,后期我们会给你美化的,你在镜头下也只露出半个背,不会走光其他,内衣是不用脱的,但是两个人要有那种上床的激情,你们好好琢磨一下……”导演一边讲着戏,一边在给他们一些提醒。

唐夭夭点头。

章程也点了点头。

“没问题就开始了。”

“嗯,开始吧。”唐夭夭对着导演说道。

吴一帆回到摄影机旁边。

唐夭夭脸有些红,“那我坐上来了点哦。”

“嗯。”章程也有点尴尬,“万一我有点什么反应……那是,身体反应,你别厌烦,我也控制不住……”

“没什么,我懂。”唐夭夭笑了笑。

男人总是很容易就会有反应。

也不能说他色情。

对她而言,章程比其他男明星绅士多了,能克制的,一定都会克制和注意。

她双腿稍微自立了些,然后跪着往前走了两步,脸红彤彤的准备往下。

还未坐下。

身体突然腾空,就被一个男人猛地拽了下去。

唐夭夭有些踉跄几步的从床上下来,看着拽着她就往外走的唐夭夭。

唐夭夭甩了甩。

她也知道她的力气对他而言,完全就是毫无力气。

她跟着叶恒的脚步就这么跌跌撞撞的走了出去。

吴一帆当然不会得罪了大老板,看着两个人出去,也只是耸肩,“准备下一场吧,这场戏挪后。”

导演发话了,其他人也不敢多说什么。

只是章程脸色有些不太好。

刚刚真的是忍了又忍才没有对着叶恒发脾气。

毕竟他在娱乐圈也是自己打拼了这么多年才到现在的位置,没有什么强大的背影,和夭夭一样,都是靠专业和努力走上来的,他们这种人走得很辛苦,所以会特别的珍惜,章程自己也痛恨自己,不能为唐夭夭,当面出头。

而此刻。

唐夭夭被叶恒拉扯着,走了好远。

远远的在剧组的一个比较偏僻的地方。

叶恒不走了,但还是抓着唐夭夭的手。

唐夭夭咬着唇,紧咬着唇瓣。

大概,不顺着叶公子的心,他是不会放过她了。

她觉得自己该用的,能够想到的所有都已经做了,她就不明白,叶恒到底是真的没心没肺吗?这么一再的在她身上受辱,真的不觉得自己在犯贱吗?!

她说,控制。

控制。

叶恒转身,将手上那束玫瑰扔到唐夭夭的怀抱里,“拿着。”

唐夭夭只得努力的接过那么大一束鲜花。

然后看着他。

叶恒也这么看着她,有些不是滋味的从衣服里面拿出一张折了几折的体验报告单第一页,将里面的检查结果放在唐夭夭面前,“没病。”

唐夭夭看着里面的检查报告书,看着叶恒的名字,看着里面密密麻麻的所有关于性方面的疾病检查。

最后看到下面写了两个字,正常。

唐夭夭也不知道当时什么感觉,她只是真没有想到叶恒会真的去检查身体。

“是不是觉得很爽?”叶恒问她。

唐夭夭看着他。

“我对你这么好,我居然对你这么好?!”叶恒一字一句。

“没有很爽,我其实希望你对我不理不睬。”唐夭夭直白。

“唐夭夭!”叶恒怒火朝天,“你到底还有什么不满意的?!嗯?!你到底还想要怎样!你让我做什么我都做了,洗澡,戴套,体检,你拍吻戏我也让你拍了,你还要怎样?!”

“那你刚刚在做什么?”唐夭夭反问他。

刚刚她拍的好好的,他为什么要来打断她。

“麻痹,我也是个男人,我看着自己的女人骑在别的男人身上,还他妈的要骑准,我就不能发点小脾气吗?换成其他人,我早就揍人了,我对你已经好到我自己都嫉妒了,我他妈对自己都没这么好。”叶恒有些莫名的狂躁。

心里还想着,吴一帆你丫的给我记住,看我等会儿怎么收拾你!

正在筹备下一场戏的吴一帆打了一个喷嚏,谁在想我?!

唐夭夭看着叶恒。

她真的不理解叶恒为什么突然会对她上心,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对她死缠烂打?!

好像是,死缠烂打。

她都说了这么多这么多侮辱他自尊的话,他居然还要来这么对她。

仔细一想。

貌似是从她开始拒绝叶恒开始。

开始拒绝他,所以他就开始疯了一般的主动出击。

不管她说什么不管她表现得多厌恶多不想他出现在自己面前,他反而会更加强烈。

所以。

男人真的很贱的一种生物。

叶恒这辈子大概没有被女人拒绝过,所以接受不了这样的差距,所以才会在她突然的排斥后让他的细胞开始疯狂的反应,开始为自己那丢失的自尊努力,努力想要让她臣服。

她想她大概懂了。

“你为什么不说话?”叶恒咆哮了一会儿,看着唐夭夭突然的沉默,心里反而有些慌。

“没什么,我是觉得你对我真的很好。”唐夭夭努力让自己笑了笑。

“哼。”叶恒看上去特别的自大,嘴角还是忍不住笑了笑,“感动了?”

“嗯。”

“那以后要不要好好的跟着哥。”

“嗯。”

“这才乖。”叶恒终究笑了,笑着看着唐夭夭,捧起她的脸。

他眼神放在唐夭夭的唇瓣上,看着她好看的唇,刚刚那么深入的亲吻了另外一个男人就一肚子火气,他弯腰,低头,低头吻在了唐夭夭的唇瓣上,就是很不喜欢唐夭夭被任何人亲了。

他嘴唇咬着她的嘴唇,很有技巧的在她的唇瓣上流连忘返。

唐夭夭就这么接受,接受叶恒突然的激吻。

她也不太回应,但也不太拒绝。

叶恒吻了好一会儿,放开她,看着她的嘴唇被他吻得红红润润的,心情似乎好了很多,她手指轻轻的擦拭着她的嘴角,“今晚什么时候收工,我带你出去吃饭。”

“今晚会拍得很晚。”唐夭夭说。

“多晚?”

“不知道,可能晚上11、12点,看大家的拍摄进度。”

“我去给吴一帆说一声,让他今天别拍你的戏了。”叶恒直白道。

唐夭夭张了张嘴,咬了咬唇最终没有说什么拒绝的话。

她想,过几天可能叶恒就没有兴趣了。

过几天就好了。

叶恒心情很好的拉着唐夭夭往片场去。

唐夭夭就这么任由他拉着。

片场所有剧组的人都看着他们手牵手的模样,看着唐夭夭捧着偌大一束玫瑰,其实抱得有些吃力,反而那个拉着唐夭夭的叶恒不但没有注意,还拉着她走得特别快。

此刻正在准备拍戏的江南一转眼就看到了叶恒带着唐夭夭走向导演的画面,脸色一下就变了。

唐夭夭这贱人!

这贱女人。

她眼神狠狠的盯着叶恒拉着唐夭夭手的地方,越看越是嫉妒。

她以前还不觉得唐夭夭会勾引男人,现在真的是长了见识了,没想到唐夭夭手段这么高明,这两天她都在想,叶恒为什么会注意到唐夭夭,后来终于想通了,对于叶恒这种公子哥,从小在花丛中长大,阅人无数,哪个女人对他不是趋之如骛的讨好,他都得到得太容易了,反倒是唐夭夭突然的反抗让他觉得新鲜了,所以就真的注意到唐夭夭并非拿下她不可。

看看现在。

唐夭夭这女人果然如愿以偿了。

刚开始表现出来的排斥和厌恶果真都是骗人的,唐夭夭这女人就是为了勾引叶公子,就是为了勾引他。

心里越想越气。

眼神越来越恶毒。

她绝对不会让唐夭夭这女人得逞的,绝对不会!

江南的不友善,唐夭夭其实注意到了,当然,叶恒肯定氏发现不了的,他现在在给吴一帆说今天的戏不要给唐夭夭拍了,他要带她出去吃饭。

吴一帆看了一样唐夭夭,当然不太爽这种耽搁拍摄进度的行为。

不过叶恒是大老板,叶恒发话了他也不好多说。

唐夭夭就这么感受着全组人对她突然飞上枝头的行为各种厌恶,然后跟着叶恒离开了。

叶恒将她带到他的小车上。

他心情是真的很好。

想起前几天唐夭夭对他的各种折磨,心里其实也还有些火,不过看唐夭夭现在如此温顺如此被他感动的模样,他就大人大量不去计较了。

他说,“晚上我带你去吃牛排,帝都最高餐厅,一般人都要预约一个月才行,我只需要一个电话。”

叶恒显摆着。

“好。”唐夭夭微笑着点头。

叶恒让助理帮他定了餐。

看了看现在时间,也下午5点了。

他突然想了想说道,“7点钟吃晚饭,还有2个小时,我带你去买东西。”

“好。”唐夭夭继续点头,笑得很温和。

叶恒让司机开车去了帝都最奢华的商场,直接走向VIP通道,走向最尊贵的上流区,叶恒拿出VIP尊贵卡,最高的几层楼只能有会员卡的人才能够进入,所以也不太担心狗仔会在。

电梯到达。

叶恒出示卡,工作人员恭敬的邀请他们进去。

这几层楼其实也是各种各样的东西都卖,只是价格比下面几层翻了有十倍以上。

叶恒双手踹在裤子里面,非常潇洒的走在前面。

唐夭夭踩着高跟鞋,有些小跑步的跟在后面。

叶恒一边大步往前一边说道,“别说哥对你不好,你看上的东西都可以买,哥有钱。”

“谢谢。”唐夭夭点头。

“想买什么?衣服?包?珠宝?”

“珠宝吧。”唐夭夭说。

以后还能卖钱。

叶恒嘴角笑了一下。

他就知道唐夭夭还是俗气的。

而他就是喜欢她的俗气。

他带着她走向珠宝区,璀璨的钻石,琳琅满目。

“喜欢哪个,随便挑。”叶恒很霸气的说道。

唐夭夭看着里面的价格。

她也不知道自己是第一个被叶恒带到这地方挑选东西的女人,但她觉得,既然叶恒让她挑,她就往贵的挑,毕竟当初的那一千万,她觉得有些不太值。

她选了一颗绿宝石的项链。

项链很璀璨,其实不是特别好看,但因为价格很贵。

嗯,上千万。

她要拿回来。

叶恒看了一眼,觉得唐夭夭的眼光也不怎么样。

不过没关系,他就是喜欢她对其他事物的眼神不好但是挑男人的眼光不错。

他拿出卡,“刷吧。”

服务员简直都有些受宠若惊,果然叶长官就是大方。

太大方了。

服务员连忙去刷卡。

叶恒说,“要不要戴上?”

“不用了,太贵了,我怕弄花了。”

“买来就是要戴的,以后花了我重新给你买就是。”叶恒大方的说。

唐夭夭笑了笑。

下次也不知道是给谁买。

她也不反抗叶恒,任由叶恒大大咧咧的将那串项链戴到了她的脖子上。

看上去不咋地,但是戴在唐夭夭脖子上,还真的挺好看的。

叶恒满意的笑了笑,拿过自己的卡带着唐夭夭往其他地方逛去。

“还买其他吗?”叶恒问。

“不用了。”

“你不用给我节约,我对女人一向大方。”叶恒说。

唐夭夭抿唇。

是啊,以前对她确实“好大方”。

怀孕的时候每个月给她1万块生活费,如果不是叶半仙叫她去别墅住,她都不知道自己会倒贴到什么程度。

生了孩子离开后给了她200万。

而就上了一次江南就给了江南200万。

叶公子对她确实好大方!

叶恒也不知道唐夭夭在想什么,把她带到了一家昂贵的衣橱,这家店是奢侈品牌,但奢侈品牌也分为低中高还有贵族。能够在这里出现的,就是贵族享有,随随便便一件礼服就是上百万……

叶恒给她买了两件,说,“以后走红地毯什么的,就别穿那些廉价品了。”

其实她的礼服也不廉价,也有很贵的,不过有些是租的而已。

买了珠宝买了衣服,叶恒看时间差不多了,就带着唐夭夭去吃牛排。

两个人坐在上顶餐厅,餐厅很大,但是里面只有6张桌子,也就是说,每晚上只款待6位客人,而6个餐桌也分别在6个房间,每个房间的大约有100来坪,相当于其实就是一桌独占了一个餐厅了,服务员什么的,几乎就是整整齐齐站了一排,那架势确实也没有几个人能真正的享受得了。

叶恒直接点了餐,说道,“这里最出名的就是芒果薰牛排,你多吃点。”

唐夭夭抿唇一笑。

她芒果过敏。

但是叶恒点餐的时候,根本没有征求她的意见,非常自然的,将餐就点完了。

她转头静静的打量着这里的餐厅。

耳边还有悠扬的琴声,抬头就能够看到山顶下帝都夜景,餐厅的格局也非常浪漫,头顶上是璀璨的繁星,还有霓虹的灯光,难怪,这地方这么多人想来,却都因为无法订餐而遗憾终生。

“你不用太感动,我对女人一向都好。”叶恒看着唐夭夭的表情,有些得意的说着。

“嗯,我知道。”唐夭夭点头。

知道你对女人一向大方。

两个人等了不到几分钟,餐点就开始一点一点的上了上来。

叶恒还让开了一瓶红酒。

挂壁的红酒,味道很浓郁,很醇厚。

唐夭夭陪着叶恒喝了些。

她酒量还好,这些年陪酒也练出来了。

两个人喝了些。

叶恒似乎很喜欢这里的牛排,吃得还很多。

他抬头看着唐夭夭几乎没怎么动的牛排,脸色有些不太好,“怎么不吃?”

“这两天拍戏,长胖了上镜不好看。”唐夭夭随便找了个借口。

“唐夭夭,谁让你减肥了,给我吃!”叶恒不爽。

最烦就是女明星无节制的节食了,瘦了有什么好的。

抱着跟排骨似的。

现在唐夭夭的身材就正好。

胸很大,屁股很巧,腰很细很软。

唐夭夭切了一块,放进嘴里的那一瞬间,她笑着说,“叶公子,我芒果过敏。”

叶恒拿着刀叉的手顿了一下。

脸色也顿了一下。

“如果明天不拍戏我就吃了,但是要拍戏,脸上要长一些小红豆出来,会被导演骂的。”唐夭夭声音很温和。

“你怎么不早说?”叶恒脸色不好。

“你也没有问我。”

“……”叶恒有些尴尬了。

他打了一个响指。

一个服务员恭敬的过来,“你吃什么不过敏?”

“除了芒果,其他都不过敏。”

“香蕉薰牛排。”叶恒帮她重新点了一份。

服务员恭敬离开。

叶恒直接将唐夭夭餐盘里的牛排叉了过去,“我吃。”

唐夭夭笑了笑。

有时候觉得叶恒也真的很幼稚。

叶恒三两口将唐夭夭的牛排吃了,喝了就扣红酒,似乎是被噎着了。

其实叶恒真的挺适合约会的。

臭手大方,阔气,偶尔还会有些范二的幽默……

当然,这个男人也只适当男朋友,应该说,炮友。

估计做人家男朋友,久了叶恒也会厌烦。

当炮友,偶尔吃吃饭逛逛街什么的,就很好了。

也特别的有新鲜感。

唐夭夭淡淡的想着些事情,牛排来了之后,就一口一口的吃了起来。

她不刻意减肥,但也不能使劲吃。

她控制在自己的饭量内。

两个人吃过晚饭之后,在山顶上散了散步。

这里很幽静,景色又特别的好,真的特别的适合情侣之后的互动。

显然叶恒耐心不够,走了没多久就说无趣,然后让司机接他们下山了。

她坐在叶恒的小车上。

唐夭夭终究还是安静的。

她就这么看着车子往下开,看着窗外的风景……

“今晚去我那里。”叶恒说。

反正我们也是合法的。

虽然后面这句话没说出来,但是叶恒心里是这么想的。

当然唐夭夭就不是这么想的了。

但也知道,一定会这样。

终究会这样。

她点头,“好。”

叶恒嘴角一笑。

所以追女人也不是自己想的那么难,早知道就不给古歆那二货说了,以后说不定会怎么的嘲笑他。

算了。

叶恒现在心情很好,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也觉得没什么。

车子很快又停到了叶恒的别院。

唐夭夭走进去的时候,时候还闻到一股茉莉花的清香味,而且房间明显好像唤醒了一样,和当时她来时的感觉不一样,很多东西都是新的吧。

“别打量了,哥都换新家具了,床单也是新的,你看哥对你多好。”叶恒笑得一脸得意。

唐夭夭抿唇。

果真,她但是大概真的刺激到叶恒了。

叶恒走进客厅,就开始脱自己身上的衣服,“我去洗澡。”

“嗯,好。”唐夭夭点头,一直带着温和的笑。

叶恒走进自己卧室。

心想着,自己对唐夭夭这么好,事事都顺着她,这个女人应该会爱死自己……

想着心里就爽透了。

叶恒真的是很认真的把自己洗的干干净净,还喷了香水。

叶恒洗完澡之后,唐夭夭也去洗澡了,卸妆,然后穿着叶恒还未开封的新浴巾,出来。

叶恒此刻躺在床上在等待。

换成以前,早就在浴室里面强奸唐夭夭……

他玩手机,一抬头就看到唐夭夭红彤彤的模样。

这女人没卸妆吗?!

怎么看着好像又漂亮了点。

“上来。”叶恒说。

实在不想去追究唐夭夭到底有没有化妆有没有整容。

反正他喜欢的也是这个人。

唐夭夭过去,爬上床。

叶恒拉开旁边的抽屉,“这么多种,你给哥挑选3个。”

唐夭夭看着里面琳琅满目的避孕套,还有些卡通形状的,真的有些眼花缭乱。

而三个。

是说今晚要三次吗?!

唐夭夭随手拿了三个,“恩,就这些吧。”

叶恒一把将唐夭夭拉过来压在身下……

唐夭夭闭上眼睛。

反正和叶恒在一起,免不了做这种事情。

她习惯了。

反正总有一天,叶恒会厌烦。

觉得她其实和其他讨好他的女人一样之后,就会厌烦了。

就跟以前一样。

很长一段时间记不得,她的存在一样。

------题外话------

宅受到一万点暴击。

宅心里的苦你们不懂,宅难受……

好想哭。

好想大哭。

宅现在还很认真的吼月票。

吼石头吼鲜花。

宅还有吼评论。

需要你们的各种支持和安慰。

别问宅为什么会突然低落,宅不想说,宝宝心里苦……

好啦。

宅去准备二更了。

二更会多更点,撒娇求打赏求安慰。

拜拜。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