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想钱想疯了吧!/豪门重生之妇贵逼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叶恒经常到剧组来,每次来都会捧一束超级显眼的香槟玫瑰,从不改变。

每次唐夭夭都会是收下,然后放在她的化妆间里面。

化妆间不大。

渐渐就堆不到了。

刚开始还可以先把凋零的扔掉,后来因为太多,花还没谢,就得扔。

最后,唐夭夭每次接过花之后就让助理处理给周边的花店,钱什么唐夭夭也没要,让助理当赚外快。

助理小荣当然是很乐意这么做,要知道就算是折旧,99朵香槟玫瑰也能买上百块,一个月下来也有几千块纯收入了。

所以小荣倒是很希望叶公子天天来。

天天来送花。

当然,偶尔叶公子忙的时候不来也会让人送花过来,每次都是小荣签收,唐夭夭几乎都没有看过一眼。

这么坚持了一个月。

一个月中,拍戏基本还算顺利,那场上床戏最后还是以借位的方式拍摄过了。

唐夭夭换装坐在化妆间等待下一场戏。

她一边默默背着台词,一边让化妆师帮她上妆。

隔壁房间的江南又开始阴阳怪气了,“真是受不了唐夭夭那逼样,不就是讨好了叶公子,拽得跟一二五八万似的,刚刚和她的对手戏不过就是稍微出了点错,就摆脸色给我看,有什么了不起!”

“江南姐你别生气了,有些人还不是仗着自己这两天受宠耀武扬威,等自己被抛弃了,你看她准没好日子过!”江南的助理连忙安慰着。

“唐夭夭那那贱女人,叶公子对她的新鲜感也没几天了。”江南狠狠的说着。

“是啊,所以江南姐你别和她一般见识。”

“我才没跟她见识,这种女人我有什么好嫉妒的,总有一天她知道我的厉害!”江南狠狠的说着。

“她都不是你的对手,江南姐喝杯茶消消气。”助理讨好着。

“话说唐夭夭那女人床上技巧是不是有那么两下子,叶公子居然宠幸了她一个月了。那女人平时还装什么清纯,背地里不知道什么骚样,躺在叶公子身下的时候都不知道怎么出卖自己的,想想都恶心。”江南很不是滋味的说着。

可能真的没有想到,叶恒对唐夭夭的热情,居然超过一个月了。

其实唐夭夭自己都没有想到,她会陪着叶恒这么耗了一个月。

除了有时候在剧组要拍夜戏的时候会在保姆车上将就补眠,其他时候基本上都是去叶恒的小别院,当然不方便那几天除外,其他每晚上都会和他亲密接触,他抽屉里面的避孕套越来越少……

她突然有一种,不知道叶恒会在她身上耗多久的恐慌感。

她之前一直想的是,不超过一个月。

“肯定是各种风骚无耻无下限啊,要不然叶公子这种睡过无数多女人的男人,怎么可能对唐夭夭宠幸这么久,说不定还被爆那啥了……”

“哈哈……倒是有可能。”

隔壁化妆间,就响起无比讽刺的笑声。

小荣实在是听不下去了,她敲了敲隔壁房间的墙壁,“说什么呢,留点口德行吗?!说得自己好像很清纯似的,睡不到你丫的主人是公共厕所,只要是男人都能上!”

“你疯了吗?!”那边助理突然怒吼,“你乱说什么!”

“我可没乱说,所有圈内人都知道。你可能还不知道背地里这些人怎么评价你家主人的吧,说除了床戏,没哪一样戏拍得好,也真是可惜了没去拍AV!”

“玛德小荣你个贱女人!”那边助理突然打开化妆间,疯狂的敲打这边的房门。

江南在那边也气得吐血。

她跟在助理后面。

小荣看那边要来干架的架势,吓了一跳。

她转头看着唐夭夭,知道自己惹事儿了。

唐夭夭其实也不怕惹事儿,她性格比较好,很沉着很冷静,经得起荣誉也担当得了屈辱,她让化妆师停了下来,走向门口。

“夭夭姐。”小荣看着她要开门的举动。

唐夭夭很淡定,她打开房门。

江南的助理“啪”的一巴掌,狠狠的打在了唐夭夭的脸上。

整个房间瞬间就安静了。

很安静。

江南的助理估计也被吓到了,她一直以为会是小荣来开门,没想到是唐夭夭本人。

她胆子再大,也不敢打唐夭夭。

打了之后,整个人就开始颤抖了,惊吓着不敢说一个字。

身后的江南倒是笑得幸灾乐祸,她说,“这打错了人也真是,回来。”

助理连忙回到她旁边。

唐夭夭就这么感觉到脸蛋火辣辣的疼,看着助理被吓得身体都在发抖,抬眸看着江南,“江南你留点口德。叶公子我伺候过,你也伺候过,我们怎么躺在他身下的,你也很清楚。娱乐圈就是一个大染缸,还是一个是非很多的地方,我给你一句忠告,你消停点。今天这个巴掌我不跟你计较,那是因为我知道你嫉妒我现在和叶公子的关系,但下次,我真的不是那么好惹!”

“怎么,威胁我?!”江南眉头一抬。

在娱乐圈这么多年,江南潜规则了很多人,认识的人自然也多也广,在娱乐圈也就不那么怕人,觉得自己怎么都能找到些关系。

“是不是威胁,我们走着瞧。”唐夭夭冷声道,“不送了。”

江南狠狠的看着唐夭夭。

这个女人就是这样,就算她不管怎么为难她,就算她欺负了她,唐夭夭这个女人都能够一脸不卑不亢,反而让她有点输了气势。

她看着唐夭夭有些红的脸,咬了咬牙,带着助理走了。

“妖妖姐……”小荣连忙上前,“怎么样?那个贱女人,我真应该打回来!”

“算了,息事宁人,以后我也没什么大靠山,不想真的和江南没办法过。”唐夭夭摸了摸自己的脸,“给导演说一声,我们换个化妆间。”

“好。”小荣连忙出去找导演。

化妆师看着唐夭夭红红的脸蛋,无奈的说着,“夭夭你就是太能忍了,你现在和叶公子的关系,谁还敢欺负你,你发飙什么的,江南会被吓着。”

“任何人都靠不住,我不想靠别人。”唐夭夭看着镜子中的自己,“放心吧,我也不是那么好欺负。”

“我当然知道,只是觉得你有条件的时候,可以好好利用。”

“嗯。”唐夭夭点了点头,不想就这事情再多说。

化妆师也会看脸色,也就不在多提这件事情。

他帮唐夭夭盖住了脸上的红肿,到下一场开拍的时候,基本上就看不出来任何异样了。

这场戏又是唐夭夭和江南的对手戏。

每次江南和唐夭夭拍对手戏其实都有些紧张,唐夭夭太容易进入角色而且演技太逼真了,她自己都有点觉得每次和她对戏都有些说不出来的自卑感。

所有准备就绪。

“action!”

两个人进入角色。

唐夭夭这次是在职场上有了一点发展,但因为一个小失误,导致公司有一定的损失,此刻被作为上司的江南责骂。

两个人按照剧本演下去。

江南咒骂了唐夭夭几句。

唐夭夭也为自己的决定进行反驳和解释。

“够了。”江南发火。

然后。

啪的一巴掌狠狠的打在了唐夭夭的脸上。

真打。

剧本里面,本来没有这一幕。

是江南自己加的戏份。

“这一巴掌我就是要告诉你,做错了事情不是只知道找借口,而是姚学会反省!”江南一字一句,说得冷漠无比。

“cut!”

导演喊停。

唐夭夭摸着自己的脸。

还真打。

江南突然转换身份,有些紧张,“不好意思啊,导演,刚刚有点太投入就把戏份加足了。会不会太过了,要不要重新来一条。”

“不用了,加的不错。”导演说,“拍了这么多场,比你任何一条演技都要好。看来你适合自由发挥。”

江南娇柔的和导演打情骂俏了一会儿。

小荣走向唐夭夭,有些不爽的跺脚,“江南这个女人太过分了,分明就是故意的。刚刚打了一巴掌,看你没计较,所以得寸进尺了,我就说这女人就是这么贱货,看看看,整个身体都要贴到导演升上去了,真是想吐了都。你说她怎么就什么都做得出来啊,导演分明对她毫无感觉的好不好,她还真是不害臊!”

唐夭夭看了一眼那边娇滴滴的和吴一帆互动的江南,嘴角冷笑了一下。

中场休息了一会儿。

唐夭夭和江南继续对手戏。

两个人面对着彼此,周围的工作人员还在做准备。

江南对着唐夭夭得逞一笑,“刚刚手劲儿大了点,不过你也看到了,刚刚导演说加得很好这场戏,你这么专业的演员,肯定不会计较的。”

“不计较,难得你这么认真的拍戏,我也会轻松很多。”

“你话什么意思?”

“字面意思。”

“唐夭夭!”江南咬牙。

“那边准备。”导演提醒。

江南不爽的压了压脾气,没再说话。

两个人各自调整情绪。

“action!”

“这个case你自己想办法去解决,我现在去给董事长过,做好被开除的准备……”江南念着台词。

“cut!”导演抬头,“唐夭夭你怎么回事儿?”

明显,没有上心。

唐夭夭回头,“对不起导演,江南说漏了一个字。是你做好被开除的准备而不是做好被开除的准备,我有点强迫症,不太习惯!”

吴一帆顿了顿,对着江南说道,“你好好说台词,尽量不要出错。”

江南翻白眼,狠狠的看着唐夭夭。

唐夭夭很淡定。

两人继续。

“action!”

“cut!”

导演放下剧本,“唐夭夭怎么了?”

“对不起导演,江南刚刚拍戏的时候眼神一直有些闪烁,我抓不到她的点!”

“江南你注意你的神情。”

江南不爽。

“action!”

“cut!”

导演有些冒火了,“夭夭,你又怎么了?”

“导演,江南让我进不了角色。我记得刚刚这场戏她狠狠地扇了我一巴掌,接下来应该会有一个隐忍及故意爆发的过程,但是江南没有这个感觉,我会脱戏。”唐夭夭直白。

直白的说出江南的演技,有问题。

导演看了一眼江南。

江南对自己的演技本来就持有怀疑态度,这么一说觉得自己更没有面子了,她转头狠狠的看着唐夭夭,“你这么能耐,你来教我怎么演啊!”

“好啊。”唐夭夭欣然的点头。

然后她用江南的那两句简单的台词,真的演出了一个霸气的领导严厉而又很想提拔的那一种矛盾的感觉,眼神传递得特别到位,即使面前空无一人。

全场那一刻反而响起了掌声。

导演拍手,“对,就是这种感觉,江南你学着点。”

江南脸色黑了又黑。

唐夭夭故意戳她短处。

“我们再来一场。”吴一帆说道,让工作人员准备。

唐夭夭就这么淡定自若的看着江南。

江南咬牙。

“action!”

“cut!”这次不是唐夭夭脱戏了,是导演在看到刚刚唐夭夭的演技后,开始不满意了,“江南,你眼神到位一点,你就不能聚焦吗?这么散漫!”

江南嘟嘴,“人家本来就很温柔。”

“你刚刚打唐夭夭那一巴掌够狠的啊!”吴一帆直白。

江南脸一阵红一阵白。

而后拍了好几场,终究让导演不太满意。

唐夭夭说,“导演,这一条也都是江南一个人的镜头,我还要筹备下一场哭戏,所以要点时间找感觉,我就不陪着了行吗?”

“不耽搁你时间了,你去准备下一场。”吴一帆点头。

“谢谢导演。”唐夭夭嫣然一笑。

她起身离开。

带着助理潇洒的走了。

据说那场戏导演让江南拍了80多条,最后选了第一条。

江南觉得自己从未受过如此屈辱,被唐夭夭如此屈辱。

唐夭夭带着小荣离开,小荣差点跳脚欢呼了,“夭夭姐你真棒,你简直太聪明了,想到这种方法去折磨那贱人。要是我,肯定会一巴掌还回去,那样估计反而显得我们太小家子气,用这种正当的理由,让江南那女人有苦都说不出,说出来反倒也是自己丢人,谁让演技跟狗吃了似的。”

唐夭夭嘴角淡笑了一下。

刚扬起的嘴角,下一刻突然僵硬了,僵硬的那一秒,又扬了上去。

叶恒捧着鲜花来了。

他大摇大摆的走过来,看着唐夭夭的模样,问道,“拍完了?”

“今天还有两场,结束的话,可能稍微有点晚。”唐夭夭接过花,笑着说道。

“大概几点?”

“晚上11点多吧。”唐夭夭琢磨时间。

“那我晚上来接你,正好今天我也有点事儿。”叶恒说着。

今天有个会议要开,不去不行。

不去那帮老匹夫会吵得他鸡犬不宁。

“嗯。”唐夭夭点头。

叶恒俯身。

俯身,抬起唐夭夭的下巴,就这么亲唐夭夭。

小荣有些不好意思的转身。

叶恒狠狠的吻了吻唐夭夭,总觉得这个女人的嘴唇让他有些爱不释手,好久,他才放开了她。

唐夭夭依然微笑着对他。

叶恒摸了摸她柔软的嘴角,转身离开了。

唐夭夭看着叶恒走远,擦了擦嘴角,随手把花递给助理,“拿去处理吧。”

“夭夭姐你就不觉得其实这花也挺好看的吗?你真的就不多留一会儿?”

“不用了。”唐夭夭起身离开。

小荣无奈耸肩,想着又有外快也没多想,屁颠屁颠的去周边的花店处理。

叶恒上车准备离开,看到座位旁边的一盒巧克力,突然想到他给唐夭夭买巧克力了,其实也不是他开窍,是他今天去亲自取花的时候看到旁边一男的手上抱着一盒巧克力,说女孩子都喜欢吃巧克力,他就捉摸着也给唐夭夭买一盒,没想到居然给忘了。

他打开车门下车,脚步有些大的往片场里面走去。

眼眸突然顿了顿,看到唐夭夭的小助理抱着花往一边走去,分明和唐夭夭的化妆间背道而驰。

他蹙眉,想着这小助理也太不懂事了,不知道把花放在化妆间让唐夭夭每天都能看到吗?!

他追上去。

刚走了几步,就看到助理的脚步停在片场外的花店前,将花给了老板,然后老板给了她点钱,兴高采烈的离开了。

叶恒有些奇怪。

等小助理离开后,他走向那个花店,看到老板一边把花束拆掉一边嘀咕着,“真的都是有钱的主,这一个月不用进这种玫瑰都已经够卖了。”

叶恒眼尖的发现,不大的花店里面,还有好几束,为拆掉的他送给唐夭夭的花,然后上面标着特价。

“老板,又有特价花吗?”一个男人突然走过去。

“是啊。”老板连忙放下手上的工作,起身道,“基本每天都有,你要的话我都给你留着,绝对价格比你在外面买少了一倍还多,划算。”

“我每天都要,你一定要帮我留着,我女朋友的那些朋友都羡慕死她了,人家男朋友送的都是几朵十几朵最多也不超过三十朵,我一送就是99朵,呗有面子。”

“你这99朵也差不多只有人家19朵的价格。真的是哪里都找不到这么划算的。”

“所以我才会每天都要啊!”男人笑着把钱给了老板,“谢谢老板,记得给我留着哦。”

男人抱着鲜花就走了。

叶恒就这么看着自己的花,就这么看着被另外一个男人抱走了。

花店老板此刻也注意到了叶恒。

正欲招呼。

叶恒已经转身离开了。

老板也不在意,继续整理花束。

叶恒脚步有些大,还有些快。

狗日的唐夭夭!

真是想钱想疯了吗?!

他回到小车上,将巧克力随手扔到后座,心情不爽的让司机离开了。

古歆那二货,说什么女人都喜欢花。

唐夭夭就不是一般的女人好不好!

他拿起电话,给古歆拨打。

“怎么了哥,不是现在和夭夭和好如初了吗?此刻还会想到我真是受宠若惊。”

“古歆你真不靠谱!”

“我招你惹你了?!”

“你说女人喜欢花来着,唐夭夭居然把我的花拿起卖钱了!简直一肚子鬼火冒!”叶恒咆哮。

古歆怔住,“可能夭夭确实缺钱,你忘了你收了人家一千万,一千万相当于她所有的家产了,她不能给自己多创点收入吗?!哎,突然觉得夭夭好惨,居然穷得只有这么点钱了!”

“……”叶恒懵逼了。

是这样吗?!

是因为唐夭夭真的很穷。

“你多给夭夭点钱,让她多点安全感,别一个劲儿就知道自己铺张浪费。好啦,不说了,我还要睡觉,真是困死了。”古歆懒洋洋的说道。

“我说几点了你还睡?!”

“你不知道翟安一天晚上有多禽兽,我不说了,我要去养精蓄锐!”那边挂断了电话。

叶恒有些安静的思考。

唐夭夭真缺钱?!

真缺钱吗?!

估计是真的缺钱。

他连忙拿起电话给助理拨打,“给我准备一张卡,从我的存款里面拨出来两千万,对,立刻要。不用马上取现,让银行转账就行了。”

交代完毕。

叶恒想唐夭夭这妞,应该又会感动无比了。

他可是翻了一倍的还给她。

而且今晚他还会准备惊喜……

总之。

他真觉得他对唐夭夭,好到人神共愤的。

唐夭夭这女人简直太幸福了!

------题外话------

二更求月票。

好啦。

小宅又满血复活了。

还是愉快的写文吧。

总之……

你不离我不弃。

小宅爱你们么么哒。

明天周末会晚更,当然,依然会二更弥补的。

小宅飘走……

……

豪门盛婚之正妻来袭,简介“虽然感情游戏不好玩,但是我们可以玩玩床上的游戏。”深冬,他不再睡沙发,提出这样的要求。

傅缓浅笑一声:别过了那条线,一栋豪宅。

“一晚一栋的话,你可以去挑个几百栋先玩着。”他突然抬手勾住她的后脑勺,性感的薄唇欺压覆盖在她柔软的唇瓣。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