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这么为难,为什么不对我说不?!/豪门重生之妇贵逼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唐夭夭顺利的将今天的戏份拍完。

她回到化妆间卸妆,换衣服。

和导演沟通了一下,换了一个化妆间,和江南隔了几个房间,也就清净了。

唐夭夭看着镜中的自己。

她其实不太喜欢脸色粉底太厚,但为了上镜效果,她也只能忍受。

在化妆师的帮助下卸完妆,然后化了一个简单的日常妆,唐夭夭换上衣服,打开衣帽间。

刚打开衣帽间,就觉得一阵风袭来。

“这个时候一阵妖风。”助理小荣玩笑道。

现在已经是初秋了,天气渐渐转凉,到了晚上就会有些凉爽,但也没有到需要穿长袖的时候,终究此刻突然的大风还是让人有些凉飕飕的感觉。

唐夭夭往门口外走去。

叶恒说了要来接她,她就乖乖的而去门口等候。

她想或许久而久之,叶恒也会发现,她和其他想要讨要他的那些女人,一模一样。

她走出化妆间。

风似乎越来越大,头顶上还响起有些大的引擎声。

所有人都在抬头网上看,然后渐渐看到一辆直升机从远处飞了过来,飞过的地方还有细微的一下花瓣散落,但因为太高的距离,花瓣几乎在远远的地方就散落到了,根本落不下来。

倒是此刻头顶上直升机的引擎声音特别大,散落起的风也特别大,剧组本来东西就多,被如此的飞机扫得,几乎一片狼藉……

所有人简直是生不如死的看着直升机降落了下来,降落在剧组的一片平地上。

周围的道具,临时搭建的房屋,以及那几个化妆间,全部都被直升机弄得歪歪倒倒,惨不忍睹。

飞机停好。

羽翼还一直摇摆着。

叶恒从驾驶室下来,穿得特别帅气,深更半夜,还带了一幅超级大的墨镜。

风是在太多。

片场一些穿裙子的艺人工作人员,只得紧紧的将自己的裙子压着,很容易就会走光。

唐夭夭今晚也穿裙子了。

而且裙摆还有些高,她只得紧紧的将裙子压着,然后看到叶恒一脸帅气的走过来。

他头发短,衣服穿得也比较单薄,风倒是让他看上去没有任何变化,可怜了一帮女人,头发乱得无语,也没办法顾及发型,还得狠狠的压着自己的裙子。

“帅吗?”叶恒走过来,潇洒的取下眼镜,嘴角邪恶一笑。

“帅。”唐夭夭说。

引擎声音很大,两个人说话都得靠吼。

“哥开飞机来接你收工,逼格是不是特别高?”

“太高了。”唐夭夭附和。

真特么的太高了。

片场差不多也被你毁完了。

你不是老板,故意吴一帆会掐死你!

“走吧。”叶恒伸手,拽着唐夭夭的手。

唐夭夭一只手任由他拉着,另外一只手努力的护着自己的裙子。

逼格倒是真的很高。

开直升机来接人的估计也就叶公子能够做得出来,而且还是自己亲自驾驶,显得特别的帅。

唐夭夭头发乱得她看路都看不清楚,只能任由叶恒带着她坐上直升机。

好不容易坐进去,整理衣服整理头发。

叶恒回到驾驶室,然后启动直升机走了。

上升,片场又更乱了。

唐夭夭看着就跟鬼子进村后的画面,想着今天的逼格确实高,高到让人嫉妒到厌恶。

以前大不了嫉妒。

现在这般,增加现场工作人员这么多的工作量,就化为厌恶了。

她抬头,看着直升机越来越上升。

天空很高。

下面就是帝都璀璨的夜景,是真的很美。

叶恒一边驾驶着直升机,一边说道,“我觉得这上面欣赏夜景更好,所以带你来看看,是不是很感动?”

“嗯。”唐夭夭附和。

她能说她恐高吗?!

胃里面有些翻滚,看了一会儿下面,实在不敢看了。

她闭上眼睛,尽量让自己闭目养神。

叶恒吹嘘了好一会儿,因为在认真架势,所以也没有看到唐夭夭的神情,他说,“唐夭夭我对你这么好,你是不是该好好的报答我。”

“好。”唐夭夭回答。

他要的报答,不过就是床上多主动多热情一点。

其实叶恒的报答,不过是想要让她死心塌地的跟着他,一辈子。

叶恒将直升机在天空上盘旋了好久。

为了展示自己熟练的技巧,还做了几个比较危险的动作,比如突然失重突然急转什么的。

唐夭夭能说她简直生不如死吗?!

好久。

直升机停在了小别院的顶楼上,偌大的顶楼上,似乎是专程给直升机降落的地方。

叶恒技术确实很好,很熟练,开飞机的样子也很帅。

他停好之后,打开机舱,下去。

唐夭夭跟着下去。

叶恒准备上前搂抱着唐夭夭,打算在如此唯美的夜色下,浪漫一吻,就跟之前阿修对陆漫漫那样……

可是他刚靠近。

唐夭夭突然走向一边,蹲地上吐了出来。

仿若是忍了很久。

吐得有些撕心裂肺。

叶恒有些惊吓,“你怎么了?”

“没什么,呕……”唐夭夭又吐了一口。

“我马上叫我的医生过来。”

“不用了。”唐夭夭拉住他,“我只是有些恐高,一会儿就好了。”

“你恐高?”叶恒声音大了些。

“有点。”

“你怎么不说?”

“因为你很帅来着。”唐夭夭吐完了,擦了擦嘴角。

叶恒本来有些冒火的那一刻,脸色一下就缓和了,“虽然你这么说我也不会很高兴……”

分明某人上扬的嘴角,收都收不住。

“总之看在你欣赏水平不错的份上,我也有礼物送给你。”叶恒一边说着,一边扶着唐夭夭起来,他从衣服里面拿出一张卡,递给她。

唐夭夭有些诧异。

“2千万。”叶恒说,“有什么想买了可以给我说,我帮你刷。”

唐夭夭就这么拽着那张银行卡,那一刻其实有些愣怔。

叶恒显得特别的无所谓,“哥反正钱多,你不用太感激,对我好点就行了。”

唐夭夭回神,看着叶恒已经大摇大摆的从顶楼的专用楼梯下去。

她抿了抿唇,将银行卡捏在手心,跟着走了下去。

叶恒大大咧咧的坐在沙发上看电视。

唐夭夭下来后,因为刚刚呕吐了还有些难受,就想先洗完澡休息了。

她走进浴室,简单的洗漱了一番。

她站在大镜子面前垂着头发,看着自己的模样,其实,也不是特别漂亮,身材也不是特别出众,在娱乐圈也不过如此,叶恒为什么会把他的注意力放在她的身上,是他们现在有婚姻关系?是他们之间有一个孩子?还是说,之前她对他的排斥让他觉得她的与众不同?!

想了很多。

最后什么都没想明白。

她洗完澡之后出去。

浴室外的卧室内,叶恒也从客厅进来了,他手上还拿着一盒礼品装的巧克力。

他说,“给你买的。”

唐夭夭接了过来,看着偌大的一盒巧克力,有些发呆。

“太感动了?”叶恒嘴角一笑,“赶紧吃两颗,以表示对哥的喜欢。”

唐夭夭拆开。

拿出一颗。

其实艺人不能吃甜食,巧克力也不能。

容易长胖。

堆积脂肪对艺人,特别是偶像艺人,是天敌。

她还是吃了一颗放进嘴里,嘴角灿烂一笑,“很好吃。”

“是吗?”

“你吃一颗吧。”唐夭夭拿出来,递给他。

其实是真的很好吃。

只是她不能吃而已。

叶恒看着那颗巧克力,说,“哥不吃甜食,你多吃点。”

唐夭夭又放了一颗在嘴里。

心里想着,今天的卡里路又超标了。

一边咀嚼着巧克力,一边罪恶感陡升,然后就突然感觉到自己下巴被叶恒抬了起来,两个人四目相对。

叶恒的唇,靠近她的唇瓣。

他的舌头伸进来。

她嘴里还有巧克力甜蜜而浓香的味道,这种味道,似乎让叶恒更加的欲罢不能,他亲她亲的,更深入更柔情了些……

一般这种时候。

都是接下来要做的前兆了。

叶恒搂抱着唐夭夭的身体,手直接伸进了她的衣服里……

唐夭夭也不拒绝。

从不拒绝。

其实叶恒在床上真的挺好。

心里排斥,但身体会被他弄得有反应……

今晚。

她终究有些困了。

她回应着他。

两个人倒在大床上。

唐夭夭本来就只穿了一件浴袍出来,所以三两下就已经松散并让自己曝光在外了。

叶恒亲的有些动容,身体的反应很强烈。

他突然停了停。

唐夭夭看着他。

“我去洗个澡再来。”叶恒说。

唐夭夭其实很想早点睡觉。

叶恒快速的起身,往浴室走去。

真的是都快憋疯了,但想着唐夭夭喜欢上床的时候洗干净,尽管他现在基本一有时间就洗澡,就怕被唐夭夭说脏,还是选择在上之前清洗一下自己……

他觉得她对唐夭夭的好,简直都到疯癫的地步了。

自己都佩服自己。

快速的洗漱完毕。

唐夭夭原本有些倦容的脸上,迎上好看的笑。

拍戏拍到12点,然后还各种高空晕眩,她都不知道今晚能够承受得了叶恒的几次折腾……

反正。

她满足他就好。

满足。

房间内一片春光乍现。

两个人激情过后,叶恒抱着唐夭夭睡觉。

唐夭夭真的很困很困,身体很疲倦,从内到外的疲倦,她真的需要休息,明天一早还有早场戏。

她迷迷糊糊间,听到叶恒说,“唐夭夭你为什么不戴我送给你的项链?”

唐夭夭强打着精神回答道,“拍戏的时候我怕弄丢了。”

“你不拍戏的时候就记得要带上。”

“嗯。”

“好了,睡吧。”叶恒说。

“晚安。”

唐夭夭终于放松下来入睡。

其实习惯了叶恒在身边睡觉,也不会像之前那样,整夜整夜的睡不着了。

睡到凌晨。

唐夭夭是被冻醒的。

她迷迷糊糊摸了摸自己身体,身上的被子也不在了。

她转身,看着叶恒狠狠的将被子抱着然后死压着,扯都扯不开。

唐夭夭无语,房间的温度叶恒又设置得特别低,她总不能让自己就这么感冒吧,这个家里面其他被子她也找不到,也不敢在叶恒睡熟后将他吵醒,她想了想,从床上起来,走出了房间,关了客厅的空调,将就在沙发上睡了一晚上。

早上醒来的时候,是被叶恒吵醒的。

她睁开眼睛,看着叶恒有些生气的样子。

“你为什么出来睡?”叶恒质问她。

唐夭夭从沙发上坐起来,抬头看了看时间。

早上6点了,她洗洗也应该去剧组了。

“唐夭夭,我问你为什么要睡沙发上?!你就这么不想和我睡一张床吗?”叶恒头发还乱糟糟的,发起脾气来,就跟一头凶猛的狮子似的。

“不是。”唐夭夭看叶恒真的发脾气了,解释道,“昨晚上你压着被子我有点冷,怕关了冷气你热,就出来睡了。”

叶恒一怔。

他昨晚有这样吗?!

但他就算这样,这女人都不会叫醒他让他给她被子吗?!

他还是有些生气,“你都不会叫我吗?”

“我怕打扰到你睡觉。”

“唐夭夭,我怎么总觉得,你对我低声下气的,之前不是挺霸气的吗?还撞我老二。”叶恒有些不爽,虽然这段时间这女人对他百依百顺,但总觉得好像少了点什么。

莫非他真的有受虐倾向。

“之前是……当我抽风啦。现在我是想对你更好点。”唐夭夭解释。

叶恒蹙眉。

虽说话很好听,但总是有点,好像心里不是滋味。

算了。

他难得和唐夭夭计较,尽管刚刚叶恒在起床看到床上空空如是也的时候,真的差点气炸了。

他揉了揉自己的头发,转身去房间,大概继续睡觉了。

唐夭夭也从沙发上站起来,跟着走了进去,她说,“叶公子,我去洗漱要拍早戏了,我让我的保姆车过来接我,你多睡会儿。”

叶恒躺在床上,翻了翻身。

唐夭夭看他不说话就知道是默认了。

她去浴室洗漱完,换了一套衣服就准备出去。

“夭夭。”叶恒叫她。

“嗯?”唐夭夭看着他半坐在床头,“过来亲我一下。”

唐夭夭抿了抿唇,然后笑着过去,搂抱着他的脖子,深深的吻了下去。

分明,吻他的时候很认真……

但为什么他总有一种,唐夭夭在应付他的感觉。

两个人吻了一阵,唐夭夭放开他,“我时间来不及了,你继续睡觉。”

叶恒点头。

这个时候其实唐夭夭让他送,他也会起床的。

这女人真不会把握机会。

他有躺回了床上,看着唐夭夭匆忙的脚步。

转头看着被唐夭夭随手放在床头上开封了的巧克力,想着她拍戏无聊的时候可以吃两颗,连忙从床上下来,跑出去准备让唐夭夭带上,刚走出别院大厅,就看到大门口唐夭夭站在那里等车,车并没来,她却急急的站在那里。

这女人是傻的吗?!

不会等车来了再出去。

他有些无语的走过去,走过去就看到唐夭夭背对着他但能看出来她在擦嘴唇。

是用力的擦了一下。

而后还从自己的手提包里面拿出来一瓶口腔清洁器,对着嘴喷了两口。

叶恒告诉自己。

别生气。

唐夭夭不是嫌弃。

而是艺人拍戏多少要和别人亲密接触,有些味道自然不好。

他说不生气。

真不生气。

但是他妈的他有些控制不住!

他怒火朝天的往前走了两步,保姆车就到了,然后停在了唐夭夭的脚边。

唐夭夭上车,扬长而去。

叶恒就站在门口看到保姆车。

如果唐夭夭稍微有点留恋然后回头看一眼就能看到他还傻逼兮兮的拿着一盒巧克力。

窝火。

叶恒看着车尾灯消失,回到卧室,总觉得心里有些不爽。

他这么大神经的人都好像感觉到唐夭夭对他,不太用心……

真的不太用心。

他翻身,翻身那一刻,还看到床头柜上的那张银行卡。

唐夭夭不是特别缺钱吗?!

她忘了拿走?!

是忘了吗?

叶恒拿起银行卡,心里头更加不舒服了。

唐夭夭这女人到底要做什么!

这么重要的东西,万一丢了怎么办,他连密码都没有给她设置。

越想心情越不好。

他也睡不着了,从床上坐起来,看着银行卡各种发呆。

他想了想,实在想不通,再想下去可能要把自己给憋死,他给古歆打了个电话过去。

古歆还在睡梦中。

她真是服了叶恒这二货了,清早八早的,要人命啊!

她有些不爽的接通,“我告诉你我也是有脾气的,你时不时的清晨骚扰我,时不时的深更半夜骚扰我,要不是翟安知道是你丫的给我打电话,准怀疑我偷人了都。”

叶恒翻白眼,“你还好意思偷人?!”

“我怎么不好意思了?”

“你这柴火妞,嫁给翟安你就多烧香拜佛吧。”

“叶恒我们没办法好好聊天了,再见!”

“古歆!”叶恒那一瞬间突然想起自己要说什么,连忙叫着她,“我有重要事情问你。”

“呵呵,我没空。”古歆冷笑。

“哥刚刚一时心机口快,没顾及你的感受是我不对。”

“不想听这句。”古歆直白。

“是,你最漂亮了,翟安娶到你,是他休了八辈子的福气。”叶恒觉得自己说这么言不由衷的话,真的会天打雷劈的。

古歆忍不住笑了笑。

她实在是很容易原谅人,也觉得自己真是善良得可爱,她说,“既然你都说这种大实话了,我也就不和你计较了。”

他真没说实话。

“是不是又遇到什么感情问题想要咨询我了?”古歆询问。

“说了你不准笑我。”

“我什么时候笑过你。”

“一直。”

“那你还怕什么,反正你说什么我都笑。”

叶恒突然觉得古歆说得很有道理,他也不避讳了,直白道,“你说怎么才能够知道,对方真的喜欢自己?”

“噗……”古歆笑了。

叶恒翻白眼。

笑吧笑吧,让你笑!

古歆笑了好一阵,“你傻啊,你不知道问的吗?”

要他问唐夭夭,他总觉得唐夭夭会毫不犹豫的回答,“喜欢。”

而这个喜欢……

他也不知道听了之后会是一个什么滋味。

“不问的话,我能观察出来吗?”叶恒直白道。

“以你的智商不能。”

“古歆!”叶恒不爽透顶。

他这么认真的时候,能不能别这样!

真烦。

古歆深呼吸一口气,“这方面其实我也不太明白。说真的,以前吧翟安说喜欢我,但好长一段时间我都以为翟安不喜欢我,所以这方便我真的不是特别有经验,然后我也看了特别多的电视剧啊言情故事书啊还有很多那啥那啥的,捉摸了一下,想要知道对方喜不喜欢自己,除了问的话,就多观察。看平时她对你的细节,比如是不是特别关心自己啊,是不是很喜欢和自己待在一起啊,床上的时候是不是很主动啊,如果都是的话,差不多就应该是喜欢你的了。”

叶恒蹙眉。

这几样,好像唐夭夭都是吧。

反正他没觉得唐夭夭会很排斥他的存在。

“当然了,你这么笨可能容易被障眼法所蒙蔽。”古歆直白。

叶恒到没有因为古歆的评价而生气,反而竖着耳朵认真的听着。

“有一种特别直接的方法就是,看对方会不会吃醋?!”

“吃醋?”

“就是说你对其他女人好,她会不会生气。如果会生气,基本上她就是喜欢你了,如果不在乎,大概对你就没感觉。”古歆说道,“不过叶恒我告诉你,这种方式并不太好,因为女人真生气了不好哄,搞不好就弄巧成拙了,你这么笨我劝你还是别用这种方式了。你还是注意观察细节吧,夭夭也不复杂,能看出来的。”

叶恒直接挂断了电话。

觉得找古歆当军师,怎么都那么不靠谱的感觉。

他深呼吸。

倒是因为和古歆通话一会儿心情也稍微好了点,他掀开被子起床,反正睡不着了。

洗漱完毕,就去了市政厅陪了一会儿子兮,教他练了一会儿拳头。

然后又洗了澡吹干头发喷了香水,去片场。

他依然捧着一束玫瑰,去找唐夭夭。

唐夭夭正在拍一场戏,他就在旁边安静的等待。

去片场时间多了,也知道拍戏其实是一件很认真的事情,特别唐夭夭对她的工作也非常的认真,所以他现在学会了安静和等待。

唐夭夭拍完之后,才走过去,笑着接过叶恒的花。

“我马上还有一场戏,你要是不急等我一会儿,我中午陪你吃饭。”唐夭夭笑着说。

叶恒就知道,唐夭夭对自己是热情的。

他说,“嗯,我等你。”

唐夭夭把花递给了助理,然后又忙着去拍另外一场。

叶恒看了一眼忙碌的唐夭夭,还是忍不住,起身跟着助理身后。

助理没想到自己会被人跟踪,直接走向了花店,将花处理给了花店,拿着钱喜滋滋回到片场。

叶恒直接堵住她。

小荣手上拿着钱,整个人一下被吓住了。

刚刚刚被发现了吗?

“去哪里了?”叶恒问她。

“去去去……去随便走了走了。”

“是吗?”

“是。”

“我看到你刚刚把我花拿去卖了。”叶恒直白。

“叶公子对不起,对不起,不是我,是……”

“是唐夭夭让你卖的?”叶恒扬眉。

“不不不……”小荣也没见过多大世面,整个人吓懵逼了。

“钱给唐夭夭的?”叶恒看着她紧拽着手心的钱,问道。

“不是,不是,夭夭姐说当我的外快。”小荣连忙摇头。

所以。

不是缺钱了。

叶恒喉咙微动。

小荣也知道自己说漏了嘴,连忙想要解释,“叶公子,对不起,实在是花没地方放,所以……”

“嗯。”叶恒微点了点头,“今天的事情别告诉唐夭夭,你该怎么做怎么做。”

“啊?”小荣不知所粗。

然后就看着叶公子已经转身走向片场了。

会生气吗?!

是人都应该生气吧。

她到底要不要告诉夭夭姐呢?

刚刚叶公子说不能说,万一说了,会不会被他掐死。

可是不说,夭夭姐会不会很为难。

小荣陷入自己的世界不可自拔,终于决定静观其变。

她小心翼翼的回到拍摄现场。

唐夭夭此刻已经拍摄完毕,她跟着叶恒一起,直接往外走了去。

小荣咬唇看着他们的背影。

叶公子到底生气没生气啊?

他分明还紧拽着夭夭姐的手的。

叶恒当然生气了。

窝着一肚子怒火。

但他没发作。

他带着唐夭夭坐上他的车,让司机开车去了就近的一家高级餐厅。

两个人坐在餐厅里面,依然是叶恒点餐,唐夭夭处于被动状态。

叶恒点完餐说,“上一份芒果沙拉,两份芒果芝士蛋糕。”

唐夭夭分明看了一眼叶恒,却终究没有说一个字。

叶恒将菜单递给服务员。

一大桌子菜,两个人其实根本吃不完。

唐夭夭不能吃太多,但也不能吃太少,吃太多怕胖,吃太少怕叶恒心情不好,所以她其实每次和叶恒吃饭都是一种煎熬。

好在两个人吃饭也都不是磨磨唧唧的人,叶恒吃饭不慢,半个小时就吃完了。

吃完之后。

上了沙拉和甜点。

唐夭夭拿起勺子,终究没有吃。

叶恒看了她一眼,将一大份芒果沙拉吃了,又吃了自己的那份芒果芝士蛋糕。

唐夭夭就这么看着他。

叶恒不是说他不爱吃甜食吗?!

有些分神的空挡,叶恒自己把唐夭夭一动不动的蛋糕拿了过去,然后几口吃了下去。

分明吃得,有些撑了。

唐夭夭也觉得今天的叶恒有些奇怪。

她笑着问道,“叶公子,你不是不爱吃甜食吗?”

“听说吃甜食可以让人心情变好点。”

“你心情不好吗?”唐夭夭依然笑着问他,“遇到什么烦心事儿了?”

“你是在关心我吗?”

“嗯。”唐夭夭点头。

所以唐夭夭会关心她,不排斥和他在一起,上床还会主动,所以他是不是该理解成,唐夭夭其实是喜欢他的?!

是吗?!

他可以这么认为吗?

还是说古歆那二货,其实自己也不懂。

他喊来服务员结账,然后拽着唐夭夭的手离开。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唐夭夭觉得叶恒很喜欢去牵她的手,只要两个人单独在一起走路的时候,他都会牵着她,就像是……怕把她弄丢一样。

心口,还稍微有些波动。

觉得自己想太多。

叶恒确实不是怕他会把唐夭夭弄丢,因为他很自负的觉得,唐夭夭遇到他是唐夭夭天大的福气,唐夭夭不会那么蠢离开,而他之所以一直喜欢拽着她是因为,他无意看到一部电视剧里面说,说什么男人牵女人的手,会给女人安全感。

他觉得他既然都是唐夭夭的男人了,就应该给她安全感。

他牵着唐夭夭又回到小车上。

下午唐夭夭还要拍戏,所以要赶着回去。

两个人的车内很安静。

叶恒才发现,好像自己不开口说话,唐夭夭很少会主动。

是因为她性格一直很安静吗?

他转头看着唐夭夭。

唐夭夭看着他在看自己,迎合的一笑。

“下午不去拍戏了陪我回去可以吗?”叶恒问她。

唐夭夭的脸上明显变动,但最后她点了点头,“我给导演说一声。”

说着,就拿起电话拨打。

叶恒就这么看着她。

看着她很为难的低声下气的给导演请假,然后终于说服了导演,笑着挂断了电话,对着叶恒说道,“请假了。”

叶恒没有什么面部表情,只是这么盯着她。

唐夭夭被看得有些毛骨悚然。

“怎么了?”唐夭夭摸着自己的脸,“是有什么不干净的东西吗?”

“唐夭夭。”叶恒突然叫她的名字。

其实很少看到叶恒这么严肃的模样。

他说,“为什么你这么为难,却不对我说不?”

------题外话------

今天更新这么早会不会很惊奇。

小宅也觉得小宅很棒。

所以愉快的小宅飘走,然后下午二更……

二更再求月票吧,显得比较有诚意。

一定是这样的。

飘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