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就这么想要摆脱我吗?/豪门重生之妇贵逼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唐夭夭,为什么你这么为难,却不对我说不?!”叶恒一字一句,真的特别严肃。

唐夭夭咬唇。

咬着唇,其实在想怎么说话比较容易不触犯到叶恒,她现在倒不是怕得罪他,而是怕突然又把这个男人的激情给勾搭上了。

她有些沉默。

叶恒忽而冷笑了一下。

他回头,看着窗外帝都的街道,萧条的秋天让街道上落下的都是枯黄的叶子,总觉得心也空荡荡的。

他靠在椅子上,双手撑到后脑勺,淡淡的说着,“又怕得罪了我这个金主?”

唐夭夭愣住,缓缓一笑,“我对你好,你不喜欢吗?”

“我对你的好,你喜欢吗?”叶恒问她。

唐夭夭甚至没有犹豫,所以显得有些虚伪,她说,“喜欢。”

就知道,在唐夭夭的口中,得到的答案永远都是,迎合。

对的。

仿若唐夭夭一直在迎合他。

他做什么,她都会迎合他,无底线。

叶恒稍微坐直了身体,从衣服里面拿出来一张银行卡,“是忘了还是不想要?”

“是忘了。”唐夭夭连忙接过来,“早上走得太急了,所以忘了。”

叶恒没再多说,将银行卡递给了唐夭夭。

唐夭夭捏在手心,然后放进了自己的手提包里面。

车里面又陷入了安静。

反正,他不说话,她很少开口。

他说话,她就会笑脸盈盈的迎合,不管他说什么,她不动怒不动气,乖巧温顺。

叶恒终究还是把唐夭夭送到了剧组。

唐夭夭有些诧异。

“我下午有事儿,没时间陪你。”叶恒说。

“哦。”唐夭夭应了一声。

没有生气,没有失落。

被人这么摆了一道,谁都会有情绪的吧。

但是唐夭夭没有。

她笑了笑,“那我去拍戏了,你路上注意安全。”

“唐夭夭。”叶恒叫着她。

“嗯?”

“你喜欢我吗?”叶恒突然认真的问道。

唐夭夭怔了一秒。

是真的觉得今天的叶恒有点奇怪。

她张嘴正打算说话的时候,叶恒突然开口,“如果你说喜欢我就信。”

唐夭夭嘴角笑了笑,似乎是在掩饰自己内心的情绪。

他看着叶恒认真的模样。

她以为这辈子叶恒都应该会吊儿郎当,特别是对待感情。

到此刻。

她突然又不知道怎么回答。

如果说不喜欢……

他会放手吗?!

说喜欢。

违背良心。

她不想骗了他。

唐夭夭的犹豫和沉默,让叶恒其实有些心凉。

他说,“算了,你不说就算了,我先走了。”

“嗯,你慢走。”唐夭夭微微一笑。

她下车,离开。

叶恒让司机开车走了。

每次他送她离开的时候,他都会转头看身后的她,看她是不是站在那里眼巴巴的看着自己离开,然后眼中会带着不舍,就像他此刻的一样,巴不得她任性点让他别走,就算有时候不得不走,但心里面会因为她的依赖而很有满足感,可惜……

他回头的时候。

她早就走远了。

……

唐夭夭是真的看着叶恒的车离开,就转身去了剧组。

她觉得今天的叶恒有些莫名其妙,但也没有多想。

反正,他抽风的时间很多。

时不时不这样不正常一两天,她反而觉得不太正常。

她走向导演。

吴一帆看着她回来,有些奇怪,“不是说下午有事儿吗?我都安排了不拍你的了。”

“我想着不能拖了剧组的进度,就还是回来了。”唐夭夭笑着说道。

“亏你还有点良心。”吴一帆点了点头,“那你去化妆,我马上给你准备你的第一场戏。”

“谢谢导演。”

唐夭夭回到化妆间。

化妆师都差点走了,好在只是收拾了东西。

唐夭夭坐在镜子前面一边上妆一边拿手机刷新闻,习惯性看看娱乐圈的情况。

小荣在旁边有些魂不守舍。

要不要给夭夭姐说今天被叶公子发现卖花的事情?!

但是叶公子说不能说的。

她觉得自己好矛盾。

她想了想,“夭夭姐,你中午陪叶公子吃完饭,这么快就回来了?我还以为下午你要陪他呢?”

“他下午有事儿。”

“叶公子对你真好,中午还来陪你吃饭。”小荣一直在试探。

“他对每个女人都如此。”

“我觉得对你更好?”

唐夭夭顿了顿。

有吗?

大概是新鲜感还没过。

“今天叶公子没有对你……”小荣咬唇。

“你想说什么?”唐夭夭抬头看着小荣。

“没什么。没什么。”小荣笑了笑,“就是好奇你和叶公子的相处模式,觉得叶公子真的很帅啊,昨天还开直升机来接你收工,虽然现场被弄得乱七八糟,昨天工作人员是加班了一个通宵才重新搭建好,但终究好多人羡慕嫉妒你,特别是江南那女人,看着你们的直升机越走越远,差点没有跳脚。哎,真该把那画面录下来给你看看的!”

唐夭夭完全能够想象江南的脸色会有多臭。

她看着自己脸上的妆已经差不多了,起身走出化妆间。

刚走出几步。

就看到江南从拍摄现场回来,脸色说有多难看就有多难看。

江南也看到了唐夭夭。

她嘴角阴森的一笑,大步走过去,“唐大明星,你可真是有主角的架子啊,说拍戏就拍戏,说不拍戏就不拍戏,你玩我们是吧?”

唐夭夭蹙眉,“我招惹你了吗?”

“我告诉你唐夭夭,你别以为自己现在受宠就为所欲为,总有一天咱们风水轮流转!”

丢下一句话,江南大步的走了。

江南的助理连忙小跑步跟上,就怕自己受牵连。

唐夭夭回头,走向现场。

现场的一个工作人员私下嘀咕着,“江南那脾气也真是,不就让她稍微等一会儿夭夭拍摄了在帮她拍摄而已,就大发脾气的走了。谁不知道她是NG王,主要给她拍摄的那一组真的已经够惨了,还要忍受她这么大的脾气!”

唐夭夭大概是明白了。

估计她说要拍戏,吴一帆就让摄影师先帮她拍,江南可能谁都能忍受,就是不能忍受她有特殊待遇。

当然,唐夭夭其实也不怕江南。

她总觉得这几年江南用尽手段都没能把她真的挤兑掉就说明,江南也不过如此!

她安心下来拍戏。

唐夭夭很容易投入,且拍戏很专业,所以NG时间不多,她的镜头基本都是一两条就过了,有时候稍微有些不如意的还是唐夭夭自己提出来多拍摄几条来挑选,倒不是导演为难她。

拍戏的时间一般都过得很快。

到了晚上的时候。

唐夭夭和江南又有一场对手戏。

这场戏是两个人真正谈心的剧情。

江南决定回老家,将工作交接给唐夭夭,唐夭夭单独给江南送行,江南将自己这几年的事情给唐夭夭说了,其实这场戏是这部剧里面比较重要的一场戏,导演提前就给她们说了,一定要把自己的情绪全部涌现出来,好好演。

唐夭夭坐在椅子上,拿着剧本一直在揣摩。

今天因为江南腾了时间出来给唐夭夭拍戏,现在还窝着一肚子火,特别是又想起昨天晚上叶公子亲自驾驶直升机来接唐夭夭的画面,嫉妒心已经到了巅峰,气得她恨不得杀了唐夭夭这女人。

这场戏两个人还要很亲密。

江南想象那画面都觉得,各种难受。

其实唐夭夭也不想和江南有任何身体亲密接触,她也会反胃。

她总觉得江南身上有一股骚味,从头到脚的,会让她觉得恶心感。

何况两个人关系本来就不好,要亲热起来也难。

好在唐夭夭比江南更容易调整自己内心的情绪,她稍微缓解了一下,觉得是可以了。

江南一副不情愿的样子走在摄影机下面。

唐夭夭也出现了。

两个人坐在江南已经打包准备离开的房子里,空荡荡的茶几上,摆满了都是酒和一些下酒菜。

在导演的安排下,两个人紧挨在一起。

然后。

“action!”

唐夭夭打开一瓶酒,“不知道能说什么,祝你一路顺风。”

江南接过来。

她看了一眼唐夭夭,眼底有些厌恶,没办法掩饰。

“cut!”

吴一帆大声吼着,“江南你注意表情,重新来。”

江南抿唇。

“action!”

动作继续。

江南重新接过唐夭夭递上来的酒,“以后我走了,你在老陆的手下注意点,他偷奸耍滑……”

“cut!”

吴一帆对着江南,“你能带点感情说台词吗?你这样我真的是没办法好好拍了江南。”

江南窝着一肚子火。

“action!”

“cut!”

江南漏洞百出。

怎么拍怎么都达不到导演要的效果。

一场短短几分钟的戏份,拍了可能2个小时了,都完全没有要收工的意思。

唐夭夭觉得自己都快哭不出来了。

每次情绪一来。

导演就说“cut!”

唐夭夭也真的很无语。

江南被导演也骂的有些不爽了,“今晚我不想拍了。”

“江南。”

“我酒都要喝吐了,你还不让过,我也不知道怎么拍了!”江南大发脾气,“要拍明天再拍,我今晚还有事儿。”

“江南你给我站住!”导演看着她。

江南压根不听,她本来就一肚子火,今天这场戏因为她的原因被现场工作人员投来无数白眼她本来心情就不爽,还被导演这么骂,她疯了才要受这种气。

她大步往前。

唐夭夭一下从沙发上站起来,拉着江南,“江南,你的戏份要杀青了但是我还有很多,我不想因为你耽搁了我的时间,而且你也应该尊重一下现场工作人员……”

“唐夭夭,你凭什么来指责我!我今晚就不拍了你能怎样!我管你还要拍摄多久,我今晚没状态就是不拍了,你给我放手!”江南狠狠的说着。

唐夭夭眼眸一紧。

江南看着唐夭夭抓着她,觉得这个女人现在这样更是让她颜面无存,分明此刻是她耽搁了进度却还是她在发脾气,唐夭夭反而还要来劝她做那个好人的角色让她更加接受不过来,她用力的甩开唐夭夭,狠狠的说着,“唐夭夭你别以为你想现在睡在了叶恒的身下你就可以为所欲为了,不就是一个婊子而已。”

“所以你躺在叶恒身下的时候,你不是婊子了?!”唐夭夭反问她。

江南一下被堵死,她跺脚,“唐夭夭你走着瞧!”

丢下这句话,江南不再多说一个字,直接就离开了。

所有人就这么看着江南任性的离开。

吴一帆也气得火大。

他将手上的剧本往地上一扔,“别管了,夭夭拍下一场!”

唐夭夭也缓和了一下情绪,“嗯。”

所有人又开始继续忙碌。

叶恒就站在有些黑暗的地方,见证着唐夭夭和江南的当场撕逼。

其实那个时候他是可以走出去的,但是莫名的,在听到江南说唐夭夭躺他身下的时候他犹豫了一下,他其实想要听唐夭夭怎么回答,就是反驳一下啊,维护一下什么的也好。

可惜……什么都没有。

就这么承认了,自己是婊子。

娱乐圈的婊子,习惯被人潜规则而已。

他觉得他出现在这里都有些不是滋味。

他现在已经搞不清楚自己对唐夭夭,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心态又是一个什么样的情绪了。

没有打扰到任何一个人,叶恒转身走了。

唐夭夭拍戏这么忙,根本就没时间想他。

亏他,想了一个下午,还捉摸着手机可能会响起。

觉得自己真的有些神经病。

他双手揣在裤兜里面,潇洒的往自己的小车走去。

刚走了几步。

“叶公子?”远远,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

叶恒回头,看着江南。

江南小跑步过来,“叶公子你在这里?”

叶恒就这么冷冷的看着她。

“很巧啊,我也打算离开。”江南笑得,一脸妩媚。

叶恒不想搭理江南。

此刻心情不太美丽,所以不想被任何人纠缠。

他转身往往前走。

江南这种看到猎物就是不会放手的人,自然死皮赖脸的跟着追了上去,小心翼翼的跟在了叶恒的旁边。

唐夭夭就这么看着两个人的背影,在有些暗黑的夜光下,越走越远。

刚刚在准备拍摄下一场戏的时候,她恍惚好像看到了叶恒,犹豫了两秒,还是追着出来看看,结果就看到江南和叶恒走在一起……

她也说不出来什么情绪,总之,也习惯了。

她回到剧组继续拍戏。

平时不管多晚,叶恒都会来接她回去,今晚,没有。

一通电话也没有。

她就在保姆车上睡了一个晚上。

因为凌晨还有一场戏要拍,也没打算离开。

而真的被助理叫醒的时候,才确切的知道,叶恒真的没有来接她回去,所以昨晚上……他应该不方便。

她去剧组洗手间简单清晰了一下自己,继续上妆拍戏。

她的戏还有很多,所以时间进度很紧张。

因为很紧张,所以也没有那么多时间来想其他事情。

以至于叶恒一周没有再出现过,她也没觉得有什么异常,倒是鲜花还是每天都有,小荣也会去低价销售,只是每次拿到钱都会特别的忐忑……

这一个星期,江南也没有来剧组。

然后今天突然就容光焕发的来了。

显得特别的高调。

她扭着腰走向工作人员之中,还带了很多糕点和小吃,说是为自己那天的发脾气而道歉,显得特别的诚恳。

唐夭夭一直觉得江南最大的能耐就是,脸皮特厚,不管做了什么事情,第二天都会当什么都没发生似的,该怎么讨好谁,就怎么讨好谁,她这技能,就怎么都用不到拍戏上去。

江南亲自拿了一块蛋糕放在唐夭夭面前,“说是脱脂蛋糕。”

唐夭夭真的是有点受不了江南的无事献殷勤。

“知道你芒果过敏,所以给你点的香蕉。”江南笑得还很好看,“那晚上的事情就当我口无遮拦,你别计较了,今晚上我绝对好好拍,不耽搁你的拍摄进度。”

“江南你心里到底怎么想的你直白点吧,我们之间这么虚伪,我会全身发麻。”唐夭夭直白。

也没有接过她递送的蛋糕。

江南听到唐夭夭这么一说,笑容瞬间就隐退了下去,“你离开叶公子吧,我跟他好了。”

唐夭夭看着她。

江南得意一笑,“叶公子对我挺好的,身上的衣服,手包,还送我珠宝,也给我卡了。”

说着,江南显摆了一下她脖子上的宝石,又从手包里面拿出一张银行卡。

唐夭夭笑了笑。

果真叶恒对任何一个女人都是一样的。

“其实不存在离开不离开,我们也不过是找一个金主捧而已,金主厌烦了,也由不得我们自己说什么。”

“所以你是同意离开叶公子了?”江南询问。

“还需要同意吗?”唐夭夭耸肩,无谓道,“你好好跟着叶公子,他出手真的大方,够我们赚好多年都赚不回来的。”

“我还不需要你教。”

既然如此,唐夭夭真觉得没有什么多说的。

她转身走向一边。

应该是松了一口大气了。

叶恒总算是对她厌烦了。

坚持了一个多月,大概已经创下了叶恒的记录了吧。

好吧。

心里面终究有些不是滋味。

叶恒谁不要,还真的看上了江南这种货色。

她觉得自己还是应该去做个妇科检查,谁知道叶恒在和她这段时间,有没有乱来。

这么捉摸着,唐夭夭回自己化妆间。

小荣抱着鲜花,大概是刚刚签收准备去花店处理。

唐夭夭蹙眉,“这花是谁的?”

“叶公子的啊?他不是每天都送你吗?”小荣奇怪。

“看看贺卡是不是送错了。”唐夭夭提醒。

她是真不想和江南因为这种事情而吵架。

“没有贺卡,但是每天都是这么送过来的啦,怎么会错?!”小荣觉得更加莫名其妙了。

唐夭夭想了想,让小荣把花给了她。

小荣很是诧异,她就这么看着夭夭姐抱着花走了出去。

唐夭夭觉得这花应该就不是自己的了。

所以她打算给江南送过去。

刚走到江南的门口,就看到叶恒也站在那里,江南非常妖娆的贴在叶恒的身上,在和叶恒窃窃私语,别提多暧昧了。

唐夭夭眼眸微动。

叶恒也这么看着她。

江南感觉到叶恒的视线,连忙转头,然后也看到唐夭夭。

江南眼眸一紧。

这个阴魂不散的女人。

唐夭夭觉得自己的出现其实有些尴尬,但还是硬着头皮抱着花过去,“花是不是送错了?”

她问叶恒。

叶恒眉头动了一下。

“我想可能是工作人员送错了,所以给江南拿过来。”唐夭夭解释。

两个人都没有说话,都这么直直的看着她。

看得她毛骨悚然。

唐夭夭抿唇,觉得自己出现在果真不是时候,又说着,“如果你们不方便我先放我那了,江南你等会儿自己过来拿。”

说着,就转身欲走。

“夭夭。”叶恒叫她。

其实叶恒叫她夭夭的时间不多,基本上都是叫全名。

“就这么想要摆脱我吗?嗯?”叶恒问她,扬眉问她。

唐夭夭心口一紧。

不是叶恒和江南好了吗?

什么叫她摆脱他?!

------题外话------

二更求月票。

卖萌求月票。

= ̄ω ̄=

好啦,今天更新这么早。

小宅都觉得自己棒棒的。

小宅要去练小宅的马甲线了,练好了发福利!

不能打击宅~

宅要瘦成一道闪电!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