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我很容易相信人/豪门重生之妇贵逼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什么叫,她摆脱他?!

唐夭夭实在没有明白这层关系。

她看着他们。

看着叶恒这么直直的看着自己,这个时候,反而被叶恒的严肃有些震慑住。

她抿唇。

叶恒其实有些受不了唐夭夭的沉默,每次她的沉默对他而言,好像都是一种折磨和对自己自尊心的强烈打击。

“不想说的时候,你就不用说了。”叶恒直白。

唐夭夭想要说出的话,就有这么咽了回去。

“花是送给你的。”叶恒继续说道。

唐夭夭抱着花的手稍微紧了紧。

“对你而言也不过是看一眼而已,有可能,看都不会看上一眼。”叶恒的表情真的很淡定,“所以,拿着吧,当外快赚。”

说完这句话之后,叶恒就先走了。

江南看着叶恒的身影,连忙就追了上去。

反而就留下唐夭夭一个人,站在化妆间的走廊上,看着他们一前一后的背影,有些若有所思。

“夭夭姐。”身后传来小荣的声音。

大概是躲在那边,看他们离开了才敢上前。

“嗯。”

“其实……我一直没有告诉你,叶公子知道你让我把花处理给花店了,一个星期前就知道了,我当时没敢给你说,因为叶公子不让我说,我看你和叶公子关系也挺好也就以为叶公子不在乎。我心里头还是忐忑的。那个我没想到,叶公子果然还是计较的,所以才会和江南在一起……”

唐夭夭回头看着小荣,“你说叶恒知道我们把花处理给了花店。”

小荣点头。

唐夭夭真的想不通了。

既然叶恒都知道了,为什么还要继续送花?!

“那现在怎么办?”小荣看着唐夭夭手上的鲜花,询问道。

唐夭夭想了一会儿,“继续拿给花店处理吧,反正他钱多人傻。”

“咳咳……”小荣突然咳嗽了一下。

因为在唐夭夭的背后,叶公子又这么突然出现了。

唐夭夭在娱乐圈这么多年,一点点细微的神色变化立马就反应了过来。

她猛地转身。

转身就看到叶恒真的突然又回来了,而且,脸色似乎不太好。

这次,有招惹到了叶恒了。

背地里说人坏话,还被人听到了,唐夭夭觉得自己也真的够悲剧的。

她真是没有想到叶恒离开了还会折回来。

江南一直跟着叶恒旁边,估计也是这么来回和他奔波。

然后江南估计也听到了她说的那句话,所以此刻才会笑得这么邪恶。

突然又有些沉默而尴尬的空间。

唐夭夭真的是努力,才让自己笑着,笑着也就是笑着,那一刻还真的没有找到什么更好的话,去挽救自己刚刚的背后说人。

在如此僵持的氛围。

叶恒往前走了两步,走到唐夭夭面前,主动拉着她的手。

唐夭夭一怔。

江南也惊讶了。

叶公子现在干嘛还要去离唐夭夭那贱人。

那贱人背地里都这么说他了,他居然还去靠近她?!

这到底是什么节奏。

一周前的那个晚上,她主动贴近叶公子,叶公子那晚上不知道情绪不好还是怎样,他回到车上后直接就将车门关了过来,根本看都没有看努力跟在他身后的她,让自己开着车扬长而去。

她心里各种不痛快,又想起在剧组收到的一些列委屈,就死活都不想去剧组了,导演也没催她。

到今天,叶公子突然给她电话让她出来吃饭。

她心想叶公子终于开窍了,发现了她的好,发现了她比唐夭夭好一百倍。

事实就是,叶公子带着她吃饭,带着她逛街,带着她买东西,还给她卡,对她出手阔气大方,真的是让她的虚荣心暴涨。

而后叶公子说送她去剧组。

她有些娇嗔的在车上贴着叶公子,想着自己也拿了叶公子那么多钱,该伺候他的。

准确说氏很想伺候他。

都说他在床上技术了得,她真的很想尝试一下,而且她话早就放出去了,要让人知道叶公子从来都没有碰过她,那她不被笑话死。

这么想着,在车上的举动就更大胆了。

倒是没有想到,她的靠近反而惹来了叶公子的厌烦,他说,“江南你坐好,否则我会撵你下去。”

听到这句话的时候,江南当时差点没有气死。

但她聪明,知道忍耐。

她娇滴滴的说,“好,叶公子喜欢什么样的,我都可以。”

叶恒似乎是转头看了她一眼。

江南努力让自己笑得娇媚无比。

“你们伺候金主的时候是不是都是这样,不关心里面到底怎么想的,表面上都是一脸迎合,无底线的迎合?”叶恒一字一句问她,很认真。

“怎么会,我只有对你才这样?!人家是真心喜欢你。”江南连忙说着,想法设法的想要讨好他。

她似乎看到叶公子当时笑了一下,讽刺的笑了一下,然后就没再多说了。

去剧组的路上,叶恒让司机去糕点房买了很多糕点,让她带到剧组去。

然后特别给了她一个脱脂的香蕉味点心。

她当时以为是叶公子给她了,心里还喜滋滋的觉得他终究对别人和对自己不太一样,还未说出感谢的话,就听到他说,“给唐夭夭,然后给她说,我们在一起了,让她离开我。”

虽然蛋糕不是给自己的,但后面这些话,让她心都雀跃了。

所以叶公子氏放弃唐夭夭了,绝对和她在一起了。

她终于可以翻身了。

她当时想的是,之前唐夭夭欺负她的那些事情,让她丢面子的事情,她通通都要还回来。

是通通。

江南做完叶公子交代的事情之后,叶公子就在她化妆间门口问她关于唐夭夭说了什么没有,有什么表现没有?

她说没什么表现没什么表情的时候,她分明看到叶公子脸色好像沉了那么一点,嘴角还带着有些讽刺的笑。

然后就被唐夭夭这女人给撞见了。

江南一直觉得唐夭夭是故意的,故意让她和叶公子不能好好发展。

她更加没有想到的是,叶公子分明离开了,突然又折了回来。

虽然折回来听到的是唐夭夭口中有些讽刺而诋毁的话,此刻却主动牵起了唐夭夭的手,然后大步的带着唐夭夭离开了。

唐夭夭几乎是踉跄的跟着他的脚步。

江南突然觉得,叶公子对唐夭夭好像真的不一样,而这份认识,让江南的嫉妒心,再次膨胀到巅峰。

她狠狠地看着两个人的背影,气得跺脚。

小荣也一脸懵逼的看着离开的两个人,心想她家夭夭姐会不会被叶公子揍啊!

叶恒是真的有点想要揍人。

揍唐夭夭。

他把她带到自己的小车上,然后让司机开车离开。

唐夭夭被叶恒狠狠的拽着手心,力气有些大,大到她有些疼。

但她没叫。

她坐在小车封闭的空间内,恍惚还能够闻到江南身上的那股香水味,总觉得带着骚气。

无比安静的小车内。

车子一路到达叶恒的小别院。

叶恒依然一直拉着她,然后带着她走进了客厅。

走进客厅后,叶恒才放开她。

唐夭夭就这么看着叶恒直接走向客厅一边的吧台,开了一瓶红酒,突然就喝了起来。

叶恒今天的脸色好像真的很不好,明显,很生气。

她揉着自己的手心,缓缓的走过去。

“叶公子,其实我……”唐夭夭有些欲言又止。

叶恒将红酒杯里倒得半满的红酒一干二净,他看着唐夭夭,“你其实什么?”

唐夭夭咬唇,“我其实刚刚也只是气话,因为看到你和江南在一起,我有些不是滋味才会随口发泄的,你别放在心上。”

叶恒冷笑了一下,他说,“你和江南对我的态度还真的是一模一样。”

唐夭夭蹙眉。

“我还真的以为,你对我,怎么都应该有点不一样。”

“我不太知道你在说什么?”唐夭夭抿唇一笑。

“不知道就算了。”叶恒说。

越来越多的话,好像越来越不想说了。

他现在总算是理解阿修和翟安为什么那么能隐忍了,因为有时候,真的是憋在心里的难受,说不出来。

“你去洗澡吧,我等会儿来。”叶恒直白道。

唐夭夭点头,“好。”

温顺,乖巧,一味迎合。

还真的是他们娱乐圈女艺人在对待自己金主时的一贯表现,如出一辙,他简直都觉得,这些人都是一致的专业培训的。

他将那瓶红酒一个人喝了下去。

原来借酒消愁,就是这个意思。

他喝得有些头晕了。

什么都没吃,喝得很急,再好的酒量,也会如此。

他狠狠的抽了支烟,然后有些头晕的走进房间。

房间内,唐夭夭已经洗了澡穿着白色浴袍坐在了床头。

他看了她一眼。

唐夭夭也抬头看着他。

两个人对视。

叶恒真觉得自己是心眼很粗的人,他真的看不出来,唐夭夭这双清澈的眼眸,是不是隐藏着的都是虚伪和谎言,他一步一步靠过去,身上都是酒味,还有烟味,也可能还有其他味道,他也闻不出来……

他就靠近唐夭夭,把她一把抱住。

一个星期,他很想她。

但是他觉得,她可能也就是,躺在哪里都一样。

他抱着她的身体,唇就这么欺压了下去。

唐夭夭闭上眼睛,鼻息间都是叶恒身上的味道,酒味烟味,还有,江南的骚味。

叶恒有些醉了吧。

她明显感觉到他有些醉了。

他手伸进她的衣服内,胡乱的摸着她的身体。

她被他狠狠的压在身下……

有时候他会特别温柔的对她,有时候,反而会比较粗鲁,比如现在。

她感觉到她的举动,稍微往后退了一点。

叶恒就这么看着她。

看着她,那一刻她反而觉得有些毛骨悚然。

她微笑着攀上他的脖子,对着他笑得好看,“你忘了戴套了。”

“我是不是还应该洗个澡?”叶恒问她。

唐夭夭咬着唇。

如果可以,当然最好。

但她也不想和叶恒纠缠。

戴个套她能勉强接受。

“听说,是因为不喜欢才会要求对方这样做,是吗?”叶恒问她。

没有对她真的怎样,就这么压在她身上,两个人的脸逼得很近,似乎是在质问。

“不是,只是我个人爱好而已。”唐夭夭努力的让自己笑着回答他。

“对谁都是如此吗?”

“嗯?”

“我说,你躺在别人的身下时,也是这么要求洗澡戴套的吗?还是说,只是针对我?”叶恒问他,没有很生气,就像平常说话那边问她。

“应该会吧。”唐夭夭想,如果真的要走到这一步,应该会这样。

叶恒突然从唐夭夭身上起来。

然后唐夭夭就看到叶恒走进了浴室,浴室里面响起了哗啦啦的声音。

她身上的衣服都已经脱干净,身体蜷在被窝里面,看着浴室的方向……

刚刚叶恒离开的时,没有情绪的模样让她真的有些心颤。

偶尔她觉得,叶恒发点脾气应该更正常。

她抱着自己的身体,越发的看不懂叶恒了。

之前觉得应该是一个很好理解的人,现在怎么都理解不了,而更她理解不的是,不是和江南好了吗?为什么又把她带到这里,是因为在江南和他好上后她没有太大的反应所以又刺激到他的男性自尊了吗?!

她恍惚觉得,好像不是。

叶恒好像没有之前那么幼稚了。

她想着些事情。

很快就看到叶恒从浴室出来了,出来后,反而没有再靠近这张床,直接走向了一边的衣帽间,边走边说,“你自己去剧组,我有点事儿。”

“……”这货,真的很异常。

唐夭夭抿唇笑了笑,“你忙你的,我会让人来接我。”

“嗯。”叶恒应了一声,换衣服。

唐夭夭看着他真的不是在开玩笑,所以起身走向了浴室,简单清晰了一下,也开始换上衣服准备离开。

叶恒先出门。

她就远远的看着叶恒的背影。

有一点不清楚叶恒要做什么,好想是第一次,叶恒在这种情况下,居然没有上她。

她让保姆车过来接她去片场。

去片场的时候,她居然看到了叶恒的轿车停在那里。

她蹙眉,走进去,就看到叶恒坐在导演的旁边,在看江南拍戏。

江南戏份不多了。

可能也就最后5、6场了,拍完就可以杀青。

唐夭夭看了那边一眼,直接走向了化妆间,上妆等候。

以前应该是她一到就会先拍她的戏份,第一是因为她戏份多,第二是因为,她不太容易NG进度快,今天,却一直等了很久,也没有等到工作人员的呼唤,她也会有些不耐烦,让小荣去问了一下。

小荣气呼呼的回来,“江南那婊子,一直霸占着我们的机器不放,拍戏拍得又不好,净是浪费我们的时间!”

“之前不是听说江南最后几场戏用2号摄像机给她拍摄吗?!”唐夭夭情绪也不太好。

“鬼知道她又做了什么下流的事情,反正我去问的时候,工作人员只说导演吩咐了今天就拍江南的戏份,可能轮不到拍我们了。”小荣心情很不好的说道,“夭夭姐,要不今天我们就先离开了,以江南这种拍摄速度,估计等到明天也等不到,在这里面的受什么窝囊气!”

唐夭夭想了想,“我去问一下导演,如果是这样我们就先离开。”

“我陪你一起去。”

两个人走向片场。

远远的,唐夭夭就看到江南在那里拍戏,镜头对准她,演技确实不太好。

而远远的,她也看到了叶恒,看到他坐在那里,安静的看着江南拍戏,也没有什么特别的表情。

她硬着头皮走过去。

吴一帆转头看了一眼唐夭夭。

叶恒倒是看都没有看她一眼。

这样反而让唐夭夭松了口气,她低声对吴一帆说道,“今天不拍我的吗?”

“今天先拍江南的,她快杀青了,拍完就可以出剧组了,免得耽搁了她其他通告。”吴一帆解释。

“好。”唐夭夭也不多说。

在剧组,导演最大,她一般都不会耍脾气。

“那我先走了,明天再过来。”

导演点头。

唐夭夭起身准备离开。

“夭夭。”身后,突然传来江南的声音。

似乎是终于过了一条。

她顿了顿脚步。

江南说,“你忘了我们那晚上的那场戏还没有拍完吗?你先别走,我们今晚先把那场戏拍了,正好我今天状态不错。”

分明她说自己状态不错的时候,现场的工作人员投了好几个白眼。

都NG不知道多少次了。

状态不错?!

唐夭夭抿唇,“你如果觉得可以我等你。”

专业上,她会用自己的专业态度去对待。

她没那么多私人感情。

“嗯,那你等我,拍完了我让我助理过来通知你。你去化妆间休息一会儿吧。”

“好。”唐夭夭点头离开。

离开的时候,似乎有感觉到一道视线,回头看的时候,却看到那个人,只是在和江南互动而已。

小荣也看到了,忍不住嘀咕,“我就说为什么江南在剧组耀武扬威了,原来是真的攀上了叶公子,也不知道叶公子到底怎么回事儿,公共厕所也要上,都不恶心的吗?”

“嘘!”唐夭夭叫住小荣,“别说了,中午那会儿,还没吸取教训吗?!”

“是是是,这说人坏话,真的很容易被人听到!”小荣心惊的说着。

两个人回到化妆间。

唐夭夭心里其实是知道,等江南拍戏,真的得等够久。

江南是剧组出了名的NG王,一个镜头拍个2、3个小时习以为常的事情,她也做好了心理准备。

一等,就是一个下午加一个晚上。

她都睡了几觉,剧本都背了好几篇了,看着时间都已经晚上11点了。

她实在有些受不了,等的真的够长了,她叫了叫在打瞌睡的小荣。

小荣立马清醒,“拍戏了吗?夭夭姐?!”

“不是,你去看看,江南到底拍到哪种程度了?”小荣连忙点头,也看了看时间嘀咕道,“这女人拍戏的进度,真的是不敢恭维。”

说着走了出去。

一会儿就气喘吁吁的走了进来,“玛德江南那婊子早就拍完了,早就走了。”

唐夭夭蹙眉。

“我就知道那女人不安好心。听工作人员说,都走了1、2个小时候了,挽着叶公子的手臂,屁股都扭到天上去了。别提多得意了。”

“算了。”唐夭夭也知道江南就是这货色,说道,“我们去拍自己的。”

“夭夭姐,我刚刚问了,说是拍摄我们的机器也收工了,说江南拍摄完了,导演就喊这么停了,应该是拍江南也确实是累了,就让休息了,我们今晚没得拍摄了。”小荣有些不是滋味的说着。

唐夭夭也有些不是滋味。

“现在我们离开吗?”小荣问道。

“嗯。”唐夭夭压着脾气,“明天我们早点来拍。”

“好。”

唐夭夭带着小荣回到保姆车离开。

唐夭夭在帝都也有酒店,剧组安排的,就在旁边不远处的高级酒店。

这里的每一个艺人都住在这里,只是按照身份不同,住的不同档次而已。

唐夭夭回到自己的酒店大门口,刚刷卡准备进去。

就看到隔壁房间,叶恒从里面出来。

而隔壁房间就是江南的房间。

有时候也不知道剧组是不是故意的,亦或者是为了表明,他们的身份地位差不多,所以住的用的都是一样的。

两个人互相看了一眼。

叶恒往她这边走过来。

唐夭夭往后退了一步。

本能的。

叶恒看着她的举动,脚步停在她的面前。

唐夭夭看着他,笑了一下,“很巧。”

“不问我为什么出现在这里吗?”叶恒淡淡然的声音,问她。

尼玛。

还需要问吗?!

她又不傻。

她笑了笑,“你为什么出现在这里?”

“江南可以不用套子也可以不用洗澡,是不是说明,她更喜欢我一点?”叶恒直白。

唐夭夭抿了抿唇,“个人喜好不一样而已。”

“她说她对其他人不这样。”叶恒继续道。

“她说的话,你就信了?”

“我很容易相信人。”叶恒直直的说道。

好吧。

你要相信挤相信吧。

唐夭夭觉得说太多也没用。

“所以你说什么,我也信。”叶恒看着她总是沉默的模样,又说道。

唐夭夭总觉得叶恒这句话,话中有话。

可现在的叶恒好像深奥了很多,她也听不出来。

她的沉默,让叶恒又失去了耐心。

他说,“去休息吧。”

然后提起脚步,往外走。

唐夭夭看着叶恒的背影,终于忍不住开口道,“叶公子。”

叶恒身体那一刻,分明僵硬了一下。

他停了下来,没有回头。

“我以前给你说过,但是你好像忘了。你以后和江南做的时候还是戴套子吧。”唐夭夭真心提醒道。

出于人道主义。

更何况,他还是叶初的爸爸。

叶恒停下来的脚步,又重新离开了。

这次似乎,脚步大了些。

唐夭夭对他还真的不错。

在他上了其他女人后,还会好心的让他戴套子,是怕他染上病了是吧。

现在回想起来,自己好像有好长一段时间,都在自欺欺人。

……

唐夭夭看叶恒离开了,回到自己的房间。

她洗完澡,躺床上休息。

其实叶恒上江南,她多少还是有些情绪的,不是觉得叶恒有什么,毕竟他花花公子惯了,和谁都行,她就是有些不爽叶恒老是和江南勾搭,江南和她一直敌对,叶恒和江南好了,意味着她之后的日子不会太好过,比如今天的拍摄就能够看得出来。

而且叶恒真的不知道江南是个什么样的人吗?!

真的不知道吗?!

她以前都给他说过了,圈内还有很多想要出名的小明星,身材身段各方面都不错,关键是没这么脏,叶恒的眼神,能稍微好点吗?!

她真的有些无语。

但终究,她也没那个能耐让叶恒不上谁就不上谁。

反正她只知道,她和叶恒应该结束了。

从今天下午叶恒不上她之后,她就知道,叶恒真的不会再碰她了。

她翻身。

不早了,还是睡觉吧。

------题外话------

下午二更。

就这么简单粗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