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唐夭夭,我喜欢你/豪门重生之妇贵逼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偌大的女洗手间内,响起剧烈的的声响。

唐夭夭直直的看着自己的手机,抬头看着叶恒盛怒的脸。

她第一次看到叶恒发这么大的脾气,而且……真的很吓人。

她甚至不知道自己现在应该做什么,身体在细微的颤抖,不敢捡起地上四分五裂的手机,不敢有任何举动。

僵持的空间。

洗手间里面一个房门打开,一个陌生的女人走出来,估计也被刚刚突然的声响吓一跳,她直愣愣的看着他们,对上叶恒狰狞的面容时,吓得低着头赶紧离开。

叶恒此刻的模样,是真的很恐怖。

恐怖到,唐夭夭根本不知道该如何面对,她其实还在心惊,刚刚叶恒万一将手机直接扔在她的身上,会有多痛。

“唐夭夭。”叶恒叫她。

唐夭夭连忙抬头看着他,很想笑但就是笑不出来。

她说,“嗯。”

“这么气我,你心情好不好?”叶恒一字一句,声音低沉而冷漠。

“不好。”唐夭夭直白道。

但是,她真不知道,她那里刺激到他了。

因为她准备和吴一帆上床吗?!

他不是都和江南上床无数次了,难道真的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

“我以为我做了这么多,你至少应该想到的是我,我对我自己太自负了是不是?!”

“不,不是的。”唐夭夭连忙摇头。

她眼眸有意无意的看着地上四分五裂的手机,提醒自己,此刻不能得罪了叶恒,不能。

“古歆说,要测试一个女人喜欢不喜欢自己,除了看细节之外,还要看是不是这个女人会不会因为我而吃醋。”叶恒一步一步靠近她。

唐夭夭心口一紧。

她咬牙,终究在叶恒站在自己面前很近的距离时,往后退了一步。

叶恒看着她自然排斥的举动。

唐夭夭咬唇。

她也知道自己可能又触犯到了叶恒,硬着头皮,想着叶恒或许又会发飙。

“我和江南在一起,你吃醋吗?”叶恒问她。

“嗯。”唐夭夭点头。

“吃醋?”叶恒讽刺的一笑。

唐夭夭倒真的是怕了。

这个时候知道怕了。

他修长的手指,抬起唐夭夭的下巴,迫使他看着自己。

“你对着我眼睛说,你吃醋没有?”叶恒对视着她的眼睛。

唐夭夭就这么被迫的看着他的眼眸,看着他漆黑的眸子,在如是的白炽灯下,如是的深邃而好看。叶恒其实真的很帅,很有男人味,有时候就算幼稚了点犯二了点,也不影响他天生带来那种自信的魅力,在他身上,总会感觉到一种行走的荷尔蒙。

她眼神有些细微的闪烁。

第一次这么认真的看着叶恒这么认真的眼神。

“没有吃醋是吧。”叶恒帮她回答。

唐夭夭不说话。

不说话,就是默认了。

叶恒冷笑了一下,放开她。

放开她之后,退后了两步。

唐夭夭看着他突然冷峻的距离,紧咬的唇瓣,咬得更厉害了。

“唐夭夭。”叶恒再次开口,声音悠扬,没了刚刚的怒火,说得很平常,“我和江南什么都没做,只是做做形式而已,我以为你可能会吃醋,哪怕一点点也好,至少让我知道,你对我有点在乎。”

“可惜没有。我一点都看不到,我甚至还能够感觉到,你离开我之后的放松。”叶恒说得有些讽刺。

唐夭夭真的没办法接嘴。

“然后我想,你不吃醋可能是因为,你们演员天生能演戏,所以可以伪装得很好。”叶恒顿了顿,“好吧,其实我承认是我自己不甘心,我不甘心你对我真的半点感觉都没有。”

“所以,我改用了一种方式,就是让吴一帆删你的戏份增加江南的戏份。你这么重视你的演绎事业,听说你们艺人最怕的就是被删除戏份,我想就算是被逼的,你也应该对我示好然后让我帮你吧。”叶恒说这话的时候,似乎更加讽刺了。

大概没想到,唐夭夭宁愿去被吴一帆潜规则,也不愿意来找他,就算是开口尝试让他帮她一下。

还真的是自己拿了好大一块石头来砸自己的脚。

他一直冷笑着,冷笑着看着面前这个,明显是因为自己暴怒的情绪而有些瑟瑟发抖的女人。

所以唐夭夭只是怕他。

并没有喜欢他。

唐夭夭迎合他只是因为她不敢拒绝,只是因为她拒绝了,他没有放手,从来没有一丝感情。

“我现在问你,唐夭夭。”叶恒对着她。

“嗯。”唐夭夭乖巧的点头。

大概是真的很怕触犯到了她。

“你喜欢我吗?”叶恒说得很认真。

唐夭夭心口一动,不知道怎么回答。

“不要怕得罪我。”叶恒说,“我没你想的那么卑鄙。”

唐夭夭还是不敢开口。

叶恒喉咙微动,“在我不会再让吴一帆删除你的戏份同时恢复你的绝对主角地位,在我不糊纵容江南对你为所欲为,在我不会影响你的演绎事业的前提下,你回答我,你喜欢我吗?”

唐夭夭看着叶恒的脸。

看着他真的很严肃的模样,看不到他身上半点的吊儿郎当。

叶恒说得很清楚了,他的意思,就算她说不喜欢,他也不会在演绎事业上为难了她,而她相信叶恒会说到做到。

她喉咙微动,说,“不喜欢。”

不喜欢……

叶恒觉得这三个字,原来威力还真的不小。

他是真的深深的被打击了。

打击得心肝肺都痛了。

原来感情还真的是一种无形到可以致命的东西,他以前老是嘲笑阿修和翟安,现在遭报应了。

他捂着自己的心口。

真觉得那一瞬间,就这么崩裂了似的。

天崩地裂的感觉。

他恍惚很久了才回神,才回神看着唐夭夭,看着她那么认真直白的拒绝。

“对不起叶公子。”唐夭夭看着他好像真的有些异样的神情,连忙道歉。

所以这又是神补刀了。

谁稀罕他说对不起了。

他难道还需要她的同情不是?!

可笑得很。

他堂堂夜场小王子,现在北夏国的大臣手握大权,要风得风要雨得雨,经历过的女人真的数不清,他干嘛要这么悲伤。

他干嘛要这么悲伤。

他往后退了两步。

唐夭夭想要再开口说点什么,反而觉得自己说过多,可能对叶恒的打击更大。

不管怎么说,他从小就优裕惯了,哪里经得住被人如此打击,可是她真的不喜欢。

真的不喜欢叶恒,有时候连装都觉得吃力。

从第一次爬上叶恒的床开始,她其实也有一般女人的心思,觉得自己的第一个男人始终有些不同,后来他们阴错阳差的结婚然后生了叶初,也不知道何时她也有过动了想要真的相夫教子的念头,那个念头其实是一闪而过,因为叶恒太能玩了,他在外面太能玩了,她知道自己的身份地位所以也没有埋怨和奢求。

渐渐地。

她在娱乐圈发展得越来越好,就根本再也没有过那种事所谓的曾经一瞬间的想要和叶恒过一辈子的念头,人的感情很奇怪,来得很快去得也很快,到现在,她对叶恒,她清楚无比的知道,是真的不喜欢,她和他在一起的时候,她找不到任何心跳的感觉,即使现在,她对他也只是害怕而已。

看着他一步一步往外走的背影,她没有想要挽留他的意思,她甚至很想,他快点离开自己的视线,就像以前那样,好久好久都想不起她的存在。

很多时候,她不过就是想要自保而已。

她总是一个人单枪匹马的发展,她一步一步发展,学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保护自己然后让自己可以过得更好。

她以后可能也会在某个厌烦的巅峰离开娱乐圈,重新找一个人过自己的下半辈子,但这个人,她从来不觉得会是叶恒,她和叶恒总有一天会分道扬镳,她唯一觉得对不起的只有叶初,但是叶初比她想的理智勇敢成熟,她就算和叶恒不在一起,叶初也会觉得理所当然。

这段婚姻本来就很滑稽。

“唐夭夭。”原本已经离开的叶恒突然停了停脚步。

唐夭夭内心一紧。

此刻的叶恒,她真的觉得,一点点细微的波动,可能就会引起他的暴怒和残忍。

她搂着有些颤抖的身体。

“我喜欢你。”叶恒说。

没有回头,但是说了。

唐夭夭一下愣怔了,看着他的背影,突然有些哑然。

这句话……

叶恒是认真在说吗?

“我喜欢你,所以,你要不要尝试着喜欢我一下?”叶恒回头,问她。

唐夭夭就这么直直的看着他。

看着他脸上真的很平淡,但是眼神中,明显有期待。

叶恒的眼神很干净,和其他她见过的男人不同,他经历了那么多世俗那么多浑浊,她不知道上帝是不是偏心的给了他如此一双让人沉沦的眼眸,她想她那一刻是真的有些触动。

她不怀疑叶恒说的任何一句话。

她总觉得,叶恒在男女关系上是没有任何底线但他不会撒谎。

不像她。

看似自己不愿意踏入那片浑浊之地,但内心早就默认了很多潜规则的存在,反而,谎言百出。

她摇头。

摇了摇头。

叶恒喜欢她。

但她,真不敢去喜欢他,也不想试着去喜欢。

根深蒂固的就是觉得,她和叶恒,不可能有未来。

叶恒对她的感觉也会来得快,去得快。

她可以接受任何人的表白可以试着尝试和任何人交往,就是没办法和叶恒,从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有的这个念头,反正就一直根深蒂固的在自己的心里面,拔不掉。

她说,“我想我不会喜欢你。”

“好。”叶恒点了点头。

唐夭夭有些不敢看叶恒的眼睛。

叶恒也似乎明白了。

自己真的做了很多自欺欺人到白痴的事情。

他这次没有停留的转身走了。

他突然想起古歆当时问他的话,问他说为什么对自己这么大的自信!

现在他知道了。

那是因为他蠢。

蠢得以为全世界女人都会喜欢他。

他冷笑着,感受着自己七零八落的心就这么碎的连渣都不剩。

他直接离开了餐厅。

唐夭夭要继续去被潜规则就继续。

唐夭夭宁愿躺在别的男人剩下就继续去躺下。

他放弃了!

……

唐夭夭是看着叶恒走了好久好久,才弯腰去捡起地上的手机,看着四分五裂的手机,重新组装,却依然无法开机了。

她将残骸放进了自己的包里面。

看着镜子中有些苍白的自己。

这一次她知道,叶恒应该就真的不会再出现了。

她松了一口气。

努力让自己松了一口大气。

但愿叶恒真的可以说到做到,不再为难自己。

她拿起包里面的粉饼和口红,重新给自己补了补妆。

偌大的镜子里,江南突然出现在她面前。

她收了收口红,抿唇让口红晕开自然。

江南狠狠的看着唐夭夭这么自若这么淡定的样子,“叶公子刚刚来找你了?”

“嗯。”

“你对他做了什么?”

“你觉得我有什么能耐对她做什么?”唐夭夭冷冷的看着江南。

“唐夭夭你别装了,叶公子来看了你之后脸色明显就变了,甚至没有和我说一句话就走了,还不准我跟着他。你老实告诉我,你是不是在他面前说我坏话了!”江南一字一句,咬牙切齿的问道。

“江南你什么货色,还需要我亲自给叶公子说吗?”唐夭夭讽刺无比,“别装了,叶恒说根本就没有和你做什么,只不过氏为了做做面子而已,还真的以为自己受到恩宠了?!”

“唐夭夭你个贱人!”江南最受不了的就是唐夭夭对她的讽刺和贬低。

她气得发抖,伸手就准备一个巴掌打过去。

唐夭夭一把拉住她的手臂,冷讽道,“还真的打上瘾了?”

江南狠狠的甩开唐夭夭的手。

“真以为我很好欺负吗?江南!”唐夭夭眼眸一紧。

下一秒。

“啪”的一声,狠狠的将一个巴掌甩在了唐夭夭的脸上,绝对不比上次江南打她的力度轻。

江南不相信的看着唐夭夭,“你居然打我!一个贱人!”

“说着,就疯了一般冲过来,抓着她的头发。”

唐夭夭也不示弱。

两个人扭打在一起,在女洗手间里面,东倒西歪,到处硬撞。

打得真的很凶残。

拳打脚踢,又咬又抓。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

大概是吴一帆真的等唐夭夭太长时间了,电话也打不通就硬着头皮冲进了女洗手间,然后就看到你唐夭夭和江南在打架,吴一帆那一刻也有些诧异,下一秒赶紧分开她们,在娱乐圈还真的是不少见女艺人打架。

不过像唐夭夭和江南这种都已经是一线当红明星,还这么扭打在一起,实在不多。

吴一帆大声呵斥了一声,“够了!”

唐夭夭看着吴一帆。

江南也看着吴一帆。

毕竟吴一帆是导演,两个人都仇视着对方,大口踹气,没有再行动。

“你们是艺人,我不相信你们的经纪人没有给你们教过,在公共场合的行为举止!要是被这里偷溜进来的狗仔拍到了,你们觉得你们会好过?!你们怎样我倒是不在意,要是影响到我电影的票房,砸了我的口碑,我绝对会按照签订的条约依法赔偿!”吴一帆狠狠的说道。

两个人都不说话了,咬着唇也知道后果。

“江南你马上离开。”

“导演。”江南跺脚,娇滴滴的声音,“人家被唐夭夭打了一耳光,痛死了都,你都不安慰一下人家。”

吴一帆看了一眼江南,声音有些冷,“你上次拍戏的时候扇唐夭夭耳光的时候,她还手了吗?”

其实,大家都不蠢。

谁不知道她那一巴掌是故意的。

江南气得跺脚,脸都憋红了。

“如果不像我通知你经纪人,你最好自己离开。”吴一帆冷声。

江南看了一眼吴一帆和唐夭夭,明显的感觉到吴一帆对唐夭夭别样的维护,今天两个人还一次吃饭,唐夭夭还是盛装出席,明摆着吴一帆现在在潜规则唐夭夭,这个贱人!

想通一切,江南也识趣的不再自取其辱的离开了。

唐夭夭看着江南的背影,微抿了抿唇。

她现在头发乱糟糟了,妆也花了,身上还有几处江南的抓痕,衣服和搞得皱巴巴的,显得有些狼狈。

当然,江南其实也好不到哪里去。

唐夭夭不会对着任何人都一味地忍耐,特别是江南这种吃硬不吃软的女人。

她对着吴一帆笑了笑,“我也没想到自己真的会和江南打起来。”

吴一帆帮她整理了一下头发。

唐夭夭稍微避开了。

吴一帆将手放下来。

唐夭夭笑着说,“不好意思吴导,今晚……我这样,我确实,有些没有了心情,我怕影响到你的兴致了。”

说的真明白,吴一帆不是不懂。

他蹙眉,脸色并不太好。

“今天这顿饭我请客。”唐夭夭尽量友好。

吴一帆耸了耸肩,“我从不强迫任何人。”

唐夭夭咬唇。

虽然这么说,但是她听出来吴一帆其实是很不高兴的。

她笑了笑,“刚刚在厕所碰到了叶公子,我给他求了点情,他说不会为难我了。”

“如果我明天能够收到通知。我也不会为难你,我是一个专业的导演,不会因为私人感情而影响到我自己电影的拍摄。”吴一帆说得冷漠,“我还有点事儿,失陪了。”

吴一帆大步离开。

唐夭夭总觉得自己好像,总是容易得罪人。

这个圈子很奇怪,真的有个墨守成规的事情,就是女艺人总是习惯性的被潜规则,所有人都觉得这是一件正常无比的事情。

她深呼吸。

松了一口大气。

其实今晚上她根本就不肯定自己真的会和吴一帆做。

这么多年,她既然都能够这么多年的走了过来,也真的不想随波逐流,她当初虽然是靠着潜规则才能在娱乐圈立足,但她总觉得,不是被潜规则了就一定要一直潜规则,她不喜欢做的事情,她会尽量让自己避免!

算是对自己,最好的交代。

而今晚的事情,虽然吴一帆有些不开心,但多少,还是用了江南的借口。

和江南打架,至少这个借口不会让吴一帆觉得自己很没面子。

她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头发,从洗手间离开。

其实她不知道叶恒会不会记得给吴一帆打电话说不用再为难她,毕竟刚刚叶恒走的时候特别生气特别生气,可能一生气就忘了。那她就真的在拿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

此刻的叶恒。

坐在小车上。

一个人坐在小车上,不发一语。

不发一语的看着窗外的景色,在自己眼底消失。

心口还会莫名其妙的很难受。

真他妈的不是滋味。

他猛地拿起电话。

那边接通,“哥,你不招惹我不行吗?”

“不是想哥陪你喝酒吗?你等我3个小时,我从帝都回来。”

“你撞邪了吧,三个小时后都凌晨了,你让我出门除非让我死。”古歆简直不敢想象自己半夜溜出去,翟安会怎么的跳脚,然后‘家暴’她。

想到那画面。

古歆还突然有些小激动。

“你傻啊,你不知道先去魅色等我吗?我马上坐飞机回来,回来就直接去魅色找你,放心,你要是在魅色喝酒,就算是翟安不爽但也知道在那里你不会出事儿,所以不会真的急爆他。”

“反正我要是被翟安怎么怎么样了,我会告诉翟安是你威胁我绑架我的!”那边狠狠地说着。

但是心都在跳跃了。

心里有首歌,叫做旋转跳跃我闭着眼……

“嗯。”叶恒应了一声。

反正大不了就和翟安干一架。

谁知道最后谁赢。

他正好找不到人发泄。

也很挂断电话后,让司机开车去机场,然后自己的助理给他安排了一辆专机,赶着去了文城。

纸醉金迷的文城。

每次回到这里,都觉得欲醉欲仙的。

他到达魅色的时候,古歆已经一个人喝了不少了,她在偌大的包房里面又是蹦又是跳的,也不知道这是不是上帝派来的猴子,疯狂得就跟被囚禁了几十年终于得到自由了似的。

“哥,你终于来了!”古歆看着叶恒,一下就奔了过去,她垫着脚有些费力的将手搭在了叶恒的肩膀上,“我都快无聊死了。”

刚刚那么嗨,他倒是半点都没有看出来古歆有半分无聊。

这个女人真的一天跟打了鸡血似的。

翟安这么安静的男人,找到她也真的够累的。

叶恒一屁股坐在沙发上,解开了身上的西装外套和领带。

古歆坐在他的旁边,喝了点酒就更加放得开了。

“还能喝多少?”叶恒问她。

古歆最经不住的就是有人挑衅了,特别是喝酒方面,更何况,认识叶恒这么久以来,两个人拼酒还真的没有谁胜过,一下激起了古歆的斗志,她说,“今晚上我要把你喝趴下!”

“那试试。”

“试试就试试。”

叶恒让服务员开酒。

两个人真的是疯了一般的在拼酒。

红的白的啤的。

有时候还混乱着喝,喝到后面简直当白开水在灌。

当然。

最后两个人都有些醉了。

古歆躺在沙发上一动不动,嘴里一直念念有词,“来啊,继续啊,互相伤害啊……”

叶恒一屁股坐在地上,背靠在沙发上,靠近古歆脸的位置。

两个人都喝得有些东倒西歪了。

古歆叽叽咕咕着。

古歆是宿醉,所以当场一般不会太容易现场直播,喝得没什么力气了,还清醒着,也没有特别难受。

只是觉得自己好像爬不起来。

叶恒其实也差不多了,他手上拿着一瓶啤酒,又灌了两口。

“你居然还在喝,我也要喝,我要把你喝趴下。”古歆挣扎着要起来。

叶恒一把将古歆按压了下去。

古歆也没力气了,即使叶恒力气不大,她也反抗不了。

嘴里面一直在骂骂咧咧。

叶恒说,“你还清醒着,就听我说说话吧。”

“你失恋了?”古歆随口问道,嘴角还带着幸灾乐祸的笑。

“嗯,失恋了。”叶恒点头,直白。

古歆嘴角动了动,觉得叶恒这次好像和以往几次都有点不一样,没有嘲笑他,软绵绵的说了声,“你说吧。”

“我被唐夭夭拒绝了。”叶恒开口,想起刚刚在餐厅厕所里面,唐夭夭的模样,真的心口又开始抽痛了,“我都说喜欢她了,她还是说不喜欢我。”

“可能她就是不喜欢你吧。”古歆直白。

叶恒就知道,找古歆所谓的谈心,真的是自找罪受的事情。

但这么多人,他反而只想给古歆说。

因为古歆很蠢。

可能给她说了,她也不会太放在心上。

这样就不会显得他很蠢了。

他又开口道,“之前你不是说我不太懂女人嘛,我就真的细心的研究了一下,我捉摸着我之前对唐夭夭的好,比如送花,带她回家,在床上对她好,开直升机接她收工给她装逼,带她吃最好的大餐,送她巧克力,给她买她喜欢的衣服首饰,给她钱,只要她想要我都可以给她……”

“你居然做了这么多。”古歆都有些诧异。

“是啊,我居然做了这么多,但是唐夭夭不领情。”叶恒看着头顶上有些昏暗的灯光,“我甚至在反省,是不是我只是一味的在自以为是的把我自己喜欢的给她,但没有考虑到她的感受,可能她并不喜欢我付出的这些。”

“没想到你还会自我反省。”古歆笑了笑。

觉得叶恒这次好像真的受伤挺严重的。

“但我知道我就算是问唐夭夭,唐夭夭也会笑着迎合我说怎么都好。我就想着,你不是说女人喜不喜欢自己,看她会不会吃醋就知道吗?我就找了和唐夭夭拍戏的一个女明星江南搞起了暧昧。顺便,我想问问她,女艺人到底都喜欢些什么都要注意些什么。”叶恒有些忧伤的说道,“不能从唐夭夭身上知道,我从另外的人身上打听到,至少就知道以后应该怎么对唐夭夭了?!比如他们怕上镜太胖平时吃得很少,很多时候还要吃脱脂的一些食物,比如巧克力奶油糖果这一类东西她们是绝对不会碰的等等,我想我不会再傻逼兮兮的给他我自认为女孩子都会喜欢的巧克力并逼着她吃了……”

古歆突然觉得叶恒有点可怜。

她咬着唇,继续听叶恒继续说道,“可是当我在学着怎么对唐夭夭更好时,唐夭夭却一直一直在逃避我,不是故意表现,而是真的好想特别希望我离开她的身边,一直在远离我的感觉,其实我有点恐慌,所以我又傻逼兮兮的用了另一种手段,其实就是想要让唐夭夭来主动靠近我而已。”

“结果呢。”叶恒喝了一大口酒,“结果她穿着我是送给她的漂亮裙子,去勾引另外一个对她演艺事业有帮助的男人,然后还说我只是偶尔插足娱乐圈,另外一个人对她帮助更大。原来在她心目中,她真的就只是把我当成了金主,还是一个,不太能靠得住的金主,你简直无法想象,我当时真的气得有多火大。”

“你揍唐夭夭了吗?”古歆问他。

觉得以他的脾气,应该就真的打唐夭夭了。

“没有,我把她手机摔坏了。”叶恒说,“我根本就没办法打唐夭夭,我下不了手。”

这个男人果真是很爱了啊。

“我知道她但是被我吓到了,其实我当时还想上前抱抱她安慰她,我也不想吓她但是麻痹的我当时就是气啊,想到唐夭夭说要带着另外的男人回她酒店的房间我就真的很想杀人,我他妈的都开始为她守身如玉了,她就不能也为我如此吗?!”

“额……”古歆有些懵逼。

喝了酒好像反应有些迟钝。

她好久才说,“唐夭夭应该没有出卖自己的身体吧,在娱乐圈。”

“你不懂女明星。”叶恒一口笃定,“她们为了出名,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

“但是夭夭好像没有。这些年我在做电视台工作的时候也和夭夭有些接触,也了解一些娱乐圈的大小事情,你知道我天生对娱乐圈就很敏感的,所以隐约知道,夭夭应该没有被谁潜规则,她现在能够发展成这样都是靠她自己的努力。”

“你这么说也安慰不了我,因为我刚刚听到唐夭夭说,带着吴一帆去她的房间。”

古歆想要在说什么,后又觉得,也可能是自己的想当然,想当然的觉得夭夭不会如此,可娱乐圈毕竟是一个很混乱的地方,但凡一点点经不住诱惑就会如此。

她没再开口。

叶恒继续,“我说我当时不是把唐夭夭吓到想要安慰她吗?可是我真的是怕唐夭夭拒绝了,或者是怕她装腔作势的迎合我,故意迎合我我想我可能会崩溃得更加厉害,所以我就问她了,问她喜不喜欢我?”

“她就说不喜欢了?”

“当然不是。唐夭夭这女人现实得很。在我说了不会为难她的演艺事业后,才敢说出自己的心声,说不喜欢。麻痹的,想想就生气。”叶恒气呼呼的说道,“我还特别申请的问她我说我喜欢你你可以尝试喜欢我不?”

“她丫的居然说,可能不会喜欢我!”叶恒越说越气,“我他妈的哪里配不上她了?!”

“其实喜欢不喜欢,不是要匹配的。你不是老说我配不上翟安吗?结果翟安还不是那么爱我爱得死心塌地的。”

“你觉得这样打击一个失恋的人合适吗?”叶恒咬牙。

古歆偷偷一笑,“我就是告诉你,两个人能不能在一起是真的有缘分的,不是说你条件好你优秀,别人就会真的很喜欢你。你还是别太自以为是的好。”

“意思是我现在就活该失恋了?”

“要不然你继续把唐夭夭囚禁起来?反正你现在势力大,唐夭夭也不敢得罪你,你要是继续上她什么的她还不是不能拒绝,你如果觉得这样可以的话,你倒是继续。”

叶恒翻白眼。

明知道他现在不可能这么做。

“既然不能,就放弃吧。给唐夭夭一条生路,她从小和我们的生活环境不同,即使现在成为了大明星,也可能觉得和我们不对等,她也有她的生活圈子她的生活方式,和我们不同,你还是别去招惹她了,反正在她身上你也吃瘪了,你死心吧。”

“不带这么安慰人的。”叶恒不爽。

“那我们继续喝酒,今晚一定把你喝跪下!”古歆努力的让自己坐起来。

坐起来。

她几乎是不受控制的滚在地上的。

她拿起一瓶啤酒,准备和叶恒干杯。

她也不太会劝人,有时候就觉得,陪着对手做对方想做的事情,就是安慰了。

她抬头看着叶恒。

卧槽。

叶恒这货是在哭吗?

这是在哭吗?!

没走眼吧。

她一定是喝醉了,老眼昏花了。

叶恒似乎也注意到古歆的眼神有些奇怪。

他回神。

回神才似乎感觉自己脸上有些湿润。

他摸了一下。

整个人也不好了。

他分明只有心痛,心肝肺的痛,绝对不会哭……

他从小到大就没这么哭过。

他狠狠的擦拭了两下,对着古歆狠狠的说道,“你丫的要是敢说出去,信不信我强奸你!”

“……”古歆无语。

这货的情绪反应也太快了点吧。

她也没打算说出去。

她也知道叶恒这货二是二了点,但自尊心超强的。

她只是真没想到,叶恒对唐夭夭感情这么深,忍得这么强烈。

“漆黑吧黑的,我什么都没看到,你让我说什么神经病!”古歆翻白眼,“还喝不喝酒?”

“废话。”叶恒拿起酒瓶就和古歆干杯。

两个人歪歪倒倒的靠在一起,也没有什么男女之分,喝得还很疯狂。

喝了不知道多久,反正满房间都是酒瓶子滚得到处都是,两个人还在喝。

还在喝。

然后……

古歆突然怔住了。

她怎么觉得自己好像看到了翟安了。

她现在正窝在叶恒的肩膀里,用手肘碰了碰叶恒。

叶恒有些昏昏然的睁开眼睛。

“你说我是不是眼花了,我怎么看到我家男人呢?”

“额,我也眼花了,我也看到了。”叶恒附和着。

“真是奇怪了,莫非我已经爱他爱到,神经失常了。”

“难道我也爱他?”叶恒诧异。

“你别说这么恶心的话好不好。”古歆转头对着叶恒,看着叶恒喝得醉醺醺的样子笑了,“咱们继续啊,现在是我们两兄妹的天下,其他男人都见鬼去吧。”

“古歆。”

古歆整个人怔住了。

“起来。”声音,那么轻但就是那么有震慑力。

古歆咬唇。

“还不起来?”他声音更柔了些,拉长的音尾,让她根本就是本能的就爬了起来。

她看着面前的翟安,看着他虽然没有发脾气但真的很生气的模样,连忙指着地上的叶恒说道,“都是他让我喝酒的,都是他!而且我没醉!”

翟安看了一眼叶恒。

弯腰横抱着古歆就走了。

古歆非常温顺的靠在翟安的怀抱里。

有人疼爱的感觉真好。

叶恒这货,孤苦伶仃的,真可怜……

本来就比较大的包房。

就真的只剩下孤苦伶仃的叶恒了。

------题外话------

今天没有二更,因为有些事故晚更了抱歉。

对了,下宅会有阿修和漫漫出没,请注意!

求月票。

推荐半月寒的《冷酷总裁的暖心妻》

他拥有冷酷俊美的容颜,诧叱风云的魄力,富可敌国的身家。五岁的时候,一场有预谋的车祸夺走了他的双亲。为了他的成长,年迈的爷爷送他去国外磨练。

二十年后,他重新归来,用铁血的手段,花两年来让频临破产的家族企业,重新站在了商界的顶端。

一场接一场的家族争斗,让他的身边布满棋子。他一直在兼顾着的亲情,最后变成了血淋淋的残杀。

现实让他冷若冰霜,斗争让他谨小慎微,直到遇见了她。她同样是一枚棋子,却不按常理出牌,让他深深沦陷其中,一颗冰冷的心最终融化于那暖暖的笑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