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新军师的诞生/豪门重生之妇贵逼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魅色酒吧。

长年不衰的夜场,到凌晨2点,依然人山人海。

叶恒坐在偌大的房间地板上,手上拿着一瓶喝了一半的啤酒。

刚刚古歆被翟安接走了吧。

古歆这女人,真是修了八辈子的福,遇到了翟安这种男人。

而他。

为什么谁都不遇到?!

没有疼爱的滋味,真的不太好受。

他从地上站起来。

身体有些摇摆的从地上爬起来,迷迷糊糊的往包房外走去。

门外有很多人,他们恭敬的站在那里等候他。

看着他出来,自然的跟上他的脚步。

他手一挥,让他们别跟上。

就让他这么孤苦伶仃的一个人算了。

他穿过热闹的大厅,听着耳边热潮不断的音浪声,越来越觉得自己离这里的世界,越来越远。

曾经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会爱上一个人,自己会停下这种不停玩乐的脚步,他甚至觉得,有一天他突然死了,也要死在女人的身上,他觉得他的人生就应该随处玩乐随遇而安随随便便,那么苛刻的人生条规,绝对不可能出现在他的人生中。

果然。

人真的会变。

随着时间,真的就变了。

他走出喧嚣的大厅,坐上自己专用的小车。

经常在帝都,所以很少回文城,他都快忘了,文城这座城市,夜晚尤其的妖娆多姿。

他看着窗外流利的夜景,看着在深夜时刻越发美丽的霓虹灯广以及秋高气爽的天气,看着小车行驶的街道在自己眼底不停的消失呈现消失呈现……

车子停靠在了一栋别墅前。

是的。

他没有回去。

没有回到叶家别墅,反而在凌晨2点过,来到了莫修远的别墅。

他不想回去,因为不想深更半夜吵到了叶半仙和叶初。

也不想追着古歆去翟安那里,其实莫温情很凶,小时候他记得他被莫温情揍过,所以有心理阴影。

思来想去。

也就只有阿修这里,最适合他落脚了。

他突然觉莫修远一点都不耿直。

自己过得那么美满幸福了,却从来没有想过他哥们活得要死要活的。

他疯狂的按着别墅大门的门铃。

好久那里面才传来开锁的声音,他有些东倒西歪的走进去,看着王管家站在那里,诧异无比的看着他,“叶公子?”

“阿修睡了吗?”他问王管家,装作很清醒的样子。

王管家脸色似乎有些抽动。

现在凌晨2点多,不是下午2点多,正常人都在睡觉。

“我要去找阿修。”叶恒也不管王管家的表情,直接就往楼上走。

“叶公子。”王管家一把拉住他。

叶恒此刻喝得有些昏昏沉沉,其实没多少力气。

他就瞪着眼睛看着王管家,心情很是不爽。

王管家无语,只得说道,“叶公子,你等我一会儿,我上去叫莫先生。”

叶恒点头。

他就突然转身一屁股坐在客厅沙发上,跟一顿佛似乎,一动不动。

王忠叹气,看着叶恒喝得伶仃大醉的模样,上楼去敲着莫修远的门。

其实莫修远在叶恒大吵大闹的时候就已经醒了,陆漫漫也很惊醒,窝在他怀抱里面迷迷糊糊的说道,“是叶恒吗?”

“嗯,除了他也没有谁半夜发神经了。”莫修远低沉的嗓音,磁性的哄道,“别管他了,乖乖睡觉。”

陆漫漫有些迷迷糊糊,靠在莫修远的肩膀上,就又睡了过去。

莫修远在听到王忠的敲门声后,就起床了。

他帮陆漫漫拧了拧被子,才走出房间,跟着王忠下楼。

“叶公子喝醉了,现在在客厅沙发上,说要见你。”王忠跟着莫修远的脚步下楼,一边解释道。

“嗯。”莫修远微点头,“你去早点休息,我来应付他。”

“好。”

王忠回到自己的房间。

莫修远走向沙发上,远远就闻到了叶恒身上的酒味,真的不是一般的重。

他走到叶恒的面前。

叶恒有些慢半拍的看着莫修远。

莫修远还未开口说话,叶恒突然就莫名其妙委屈无比的抱着莫修远大哭了起来。

反正哭不哭出眼泪不知道,倒是哭泣的声音,还真的半点没有掩饰,在如此冷清的大厅中,此起彼伏的响起。

莫修远直接无语了。

叶恒也不小了,30好几了,怎么还跟小时候跟在他屁股后面的那个小破孩差不多,一受委屈就抱着他哭,还各种的鬼哭狼嚎。

莫修远一下捂着叶恒的嘴。

深更半夜,所有人都在睡觉,他可不想其他人被叶恒吵醒。

叶恒被莫修远捂着嘴,就这么睁大着眼睛看着他,也不放抗。

莫修远坐在他旁边,缓缓放开他,“你又遭遇了什么打击?”

“是暴击。”叶恒狠狠的说道。

“那你遭遇了什么暴击。”

“我他妈失恋了!”叶恒有些嚎叫了。

莫修远抿了抿唇,似乎是在控制情绪,“你什么时候恋爱了?”

“前不久,我爱上唐夭夭了,但是唐夭夭那女人甩我了!她说她不喜欢我。”叶恒说出来,又觉得难受死了,“我这么喜欢她,你说她怎么就这么有眼不识泰山。”

“所以你就把自己喝醉了。”莫修远问他。

“我还不够惨吗?”叶恒觉得整个人都不好了。

他这样还不够惨吗?!

“嗯,很惨。”莫修远点头。

“所以我是不是该喝酒是不是该哭?”叶恒一字一句问他。

“那你哭死吧。”莫修远直白。

“你果然只爱陆漫漫,不再爱我了。”叶恒觉得自己又遭遇暴击了。

莫修远就是不爱他。

莫修远就是只爱陆漫漫。

他这辈子到底都经历了些什么啊。

对。

感情的背叛,一次又一次的被背叛。

“……”莫修远觉得和叶恒真的很难有共同语言,他说,“晚上你就将就在这里睡一晚上,也别回去祸害叶半仙了,明早清醒了之后,我们再好好谈。”

叶恒就这么看着莫修远起身走了。

走了走了。

不管他的死活就走了。

他都失恋了,他都经历了人生这么这么大的事情了,他居然说走就走。

真的生无可恋了。

一道雷劈下来,劈死他算了。

他睡在沙发上,看着整个大厅微弱的灯光,温暖的照亮着这个房间,总觉得很有家的感觉,很有家的感觉……

他曾经一直以为,在很长一段时间都以为阿修会孤独终老一辈子,现在才发现,原来孤独终老的那个人是自己。

没办法发泄心口的抑郁了。

他从沙发上突然坐起来。

王忠此刻抱了一床被子给他,看着叶恒盘腿坐在沙发上,真的跟打坐似的,一动不动。

王忠将被子小心翼翼的放在他身边,轻声说道,“叶公子,你就凑合着睡一晚上吧。”

叶恒不说话。

王忠也不想打扰了他,总觉得叶公子今天有些精神失常。

王忠回到房间。

叶恒还是这样,盘腿而坐。

冷清的别墅。

好久。

“男人哭不哭吧不是罪……”

楼上房间内的莫修远眉头动了一下。

“你永远不懂我伤悲,像白天不懂夜的黑……”

莫修远眉头皱得更紧了。

“我的热情,嘿,好像一把火……”

莫修远翻了翻身。

陆漫漫也突然被楼下鬼哭狼嚎的歌声吵醒了,她抱着莫修远的身体,有些迷糊的说道,“叶恒怎么了?”

“他说他失恋了。”

“哦。”

“今晚可能会发一阵疯……”

“嗯。”陆漫漫是真的觉得耳边很吵,都是叶恒五音不全的嚎叫声,她将头紧紧的埋在莫修远的怀抱里。

莫修远双手捂着陆漫漫的耳朵,就这么听着楼下叶恒的撕心裂肺的声音。

整整一个晚上。

都是叶恒各种乱七八糟的歌曲,一会儿一个歌曲一会儿一句,然后又循环的唱,唱得撕心裂肺。

唱了一宿。

第二天早上。

所有人都盯着黑眼圈从房间里面出来,叶恒在沙发上睡得跟猪一样,一动不动。

莫修远对他实在无语。

这个世界上,估计也就叶恒,会在他的地方,这般的为所欲为,还根本不自知。

陆漫漫看着叶恒的模样,回头对着莫修远,“就让他窝这里睡吗?不让他去床上?”

“别管他了,他睡着了雷打不动。”

“估计这是二的人的特长。”比如古歆。

莫修远宠溺的一笑,“就当是吧。”

莫璃从房间出来,看着叶恒躺在床上,真的很想一脚给踹了过去,如果不是王忠昨晚上拉着她让她别冲动,她昨晚真的会撵走叶恒那二货,简直疯了吗深更半夜的唱什么歌,关键是还唱的说有多难听就有多难听,难听就算了吧,对于莫璃这种又有细微强迫症的人实在受不了他这首歌唱了一阵突然又接到了另外一首,唱着唱着,又唱回来,一会儿通俗唱法一会还有美声调,她简直没有被他折磨死。

现在所有人都睡得不好的起床了,这货居然躺这里一动不动。

她咬牙切齿的瞪了一眼叶恒,被王忠劝着去吃了早饭。

早饭上的几个人,都在打哈欠。

除了陆一城。

陆一城被也有些睡眠不足的保姆抱着喂早奶,陆一城真的特别嗜睡,满了一岁后的他,也比同龄的孩子睡的会见更多,比如此刻,就是闭着眼睛在吃奶,根本就不管外界到底发生了什么。

几个人吃完早餐。

莫璃实在是困得不行,回去睡回笼觉了。

陆漫漫抱着终于清醒的陆一城去外面的草坪上晒太阳补钙。

保姆也有些困,陆漫漫让她回房间再休息一会儿,就一个人坐在外面的草坪上,陪着陆一城玩。

随着陆一城的长大,越发的能够看出来,他几乎和莫修远长得一模一样,和她的相似度倒是不高,所以和一诺长得不特别像,陆漫漫总是在想,莫修远小时候是不是也是陆一城这般,白净可爱,墨绿色的眼眸魅力无穷。

她让陆一城在爬爬垫上自己玩,陆一城和莫一诺不一样,莫一诺从小就粘人,但是陆一城不会,放在哪里都能自己一个人玩,有时候可能在大家不留意的一瞬间,又给睡着了,不吵不闹的。

她逗了一会儿陆一城,远远看到莫修远和叶恒从大厅走了出来。

叶恒顶着一头乱发,跟在莫修远的身边。

大概还在迷糊,自己怎么会在这里,昨晚到底发生了什么?!

叶恒这二货。

陆漫漫和陆一城互动着,过了也不知道多久,莫修远带着叶恒过来了。

叶恒看着陆一城,手指戳了戳陆一城粉嫩的小脸蛋,“这不是阿修小时候嘛。”

陆漫漫嘴角一笑。

果然莫修远小时候就像这样。

“来来来,叫叔叔。”叶恒又戳了一下陆一城。

陆一城似乎被戳得不爽,他居然翻了一个白眼,转身趴进了陆漫漫的怀抱里。

“我说臭小子,你刚刚那什么表情,那什么表情,你嫌弃我吗?你在嫌弃我吗?!卧槽。”叶恒发飙。

陆漫漫无语。

昨天那个鬼哭狼嚎天都要塌下来的男人到底是谁啊。

莫修远对叶恒也是无语,说道,“我戳你你也不开心。”

“阿修,我就知道你越来越不喜欢我了。”叶恒无比受伤。

以前不这样的。

以前最多不过莫远离和他争宠,现在感觉自己好多情敌。

莫修远没搭理叶恒,从陆漫漫怀抱里把陆一城抱起来。

陆一城虽然才一岁,但还是会有些份量,他不想把漫漫给累着了,他说,“我抱着一城去那边晒晒太阳,你和叶恒谈谈。”

陆漫漫点头。

有时候两个人相处久了,就是这么一句话就能够知道对方想要说什么。

叶恒失恋。

莫修远这种男人也将不出来那些煽情的话去安慰叶恒。

而莫修远虽然对叶恒看上去冷冷淡淡,其实对他上心得很,否则不会纵容叶恒昨晚上那么奇葩的举动,影响了这个别墅的安宁。

她说,“叶恒,我听莫修远说,你失恋了。”

叶恒一屁股坐在草地上,“为什么我失个恋,搞得全世界人都知道似的,哥们也是有自尊的。”

是啊。

你失个恋,非要搞得所有人都知道,也不知道是谁的错。

“你喜欢上的是谁?唐夭夭?”陆漫漫询问。

“额,你怎么知道?!古歆那二妞告诉你的?”

当然不是。

她多活了7年,什么都知道。

只是在上一世,貌似叶恒和唐夭夭没有拖这么漫长的时间,所以她的重生,还是改变了很多人的命运。

陆漫漫微微调整了一下情绪,说道,“你现在打算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自生自灭呗。”

“其实你和唐夭夭两个人挺配的。”

“我也是这么觉得的。”叶恒很认同陆漫漫,直白道,“要一定说不配,也是唐夭夭配不上我!”

“能别这么自信吗?被唐夭夭打击得还不够惨?!”陆漫漫翻白眼。

叶恒不爽。

古歆是不是什么都给陆漫漫说。

那个没有革命友谊的女人。

“现在还想追她吗?”陆漫漫询问。

“不想。”

“别死鸭子嘴硬。”

“想。”叶恒立马改口。

陆漫漫忍住笑。

反正叶恒就是上帝派来的二货,她说,“我帮你出出主意吧。”

“你不嘲笑我?”叶恒诧异。

“我为什么要嘲笑你,喜欢一个人又没有错。”陆漫漫无语。

这有什么好嘲笑的。

叶恒一巴掌狠狠的打在自己的额头上。

陆漫漫蹙眉。

这货是失恋精神异常了吗?!

叶恒只是在悔不当初。

他明知道古歆不靠谱却还一个劲儿的找古歆帮忙就是怕遭遇其他人的看不起,现在想来,他兜了好大一个圈子,分明陆漫漫比顾歆靠谱一百倍。

“那我现在怎么做?我给你讲哦漫漫,唐夭夭那女人是斩钉截铁的不喜欢我,还宁愿被其他男人睡也不给我睡,她都说道那份上了,我再回去找她我觉得我真的忒没有面子!你知道我其实自尊心超级强的。”

“我不会让你被打击自尊的,也不会让你死皮赖脸的去缠着夭夭让他对你厌烦的。”陆漫漫微微一笑,“其实想要吸引一个人的注意不一定要死缠烂打,也不一定要委曲求全,还有很多种方法可以让对方感动的。”

“真的吗?”叶恒很有精神的问道。

总觉得陆漫漫就这么两句话,让他瞬间就死灰复燃。

果然啊,一早就应该找陆漫漫的。

古歆那二货,就是个二货而已。

此刻躺在床上因为酒醉而生不如死的古歆,现在满脑子都想杀了叶恒。

她宿醉得简直生不如死!

“叶恒,女人其实很简单。特别是像夭夭这种,习惯了一个人的女人,更简单。她现在这么多年在娱乐圈,内心深处并不是不想有个依靠,只是因为找不到可以给她心安的人。我可以想象你之前对夭夭做的那些,但她并不觉得有任何安全感,还可能只觉得你对她也只是玩玩而已。”陆漫漫分析,“而真的让对方感动真的让对方从心里深处认定你,这才是你现在要做的。”

“我到底怎么做才能够让她知道我真的很喜欢她,真的可以成为他的依靠啊?”叶恒更加懵逼了,但觉得陆漫漫说得好有道理。

“其实本来应该是一件很简单的事情的,但因为你以前的不良记录,真的很难让女人对你彻底信任。”

“……”叶恒不爽的瘪嘴,“唐夭夭不也这样吗?”

“现在到底是你追她还是她追你?”

叶恒不说话了。

“所以你要改变你在她心目中的花花公子形象。”陆漫漫上下看着他。

叶恒被她看得毛骨悚然。

“首先你不能穿得太风骚,在她能够看到你的时候,多穿正装,西装革履的最好。”

“这不是很憋屈?”他最不喜欢这么穿着了,有时候去市政厅也穿得随意,偶尔正式的大会,才会特别正式。

“你以为谈恋爱真的容易吗?”

“我看阿修挺容易的。”

“你像他那样禁欲吗?”

“你继续。”叶恒觉得话不投机半句多。

“衣服只是极其细微的一个方面,你绝对绝对不能在和任何女人有染了。”陆漫漫提醒。

“古歆不是说要让对方吃醋吗?”

“那是唐夭夭已经喜欢上你了你才能这样做,现在唐夭夭对你都没感觉,你这么做了,她只会更爽的觉得,你终于不用纠缠她了。她才不会因为你和其他女人牵扯有任何反应。”

“你说得好有道理。”叶恒不停的点头。

“所以不碰女人做得到吗?”

“当然,我都已经为唐夭夭守身如玉了。”叶恒一口肯定。

和江南搞暧昧的时候,江南也引诱过他。

他是看着其他女人的身体就反胃,半点兴致都没有。

“那挺好的,你成功了一半了。”

“你这么说虽然我很高兴,但不能给我希望让我失望,我会生无可恋的。”叶恒被表扬着,又得意地笑了。

“我只说了一半,还有一半很难的。”陆漫漫笑了笑。

叶恒表现得很认真。

“我说的另外一半就是,你不要对唐夭夭随时衣服想要上她的样子,也就是说,就算唐夭夭和你有那个机遇可以上床,你也不能碰她,尊重她,爱护她,不要让她觉得,你和她在一起,就只是为了上她。叶恒我给你科普一个知识。在男女没有爱上的时候上床,女人永远都会觉得,男人在嫖她。而如果爱上了,女人会觉得男人在爱她。这两种情形下的上床,给女人直观的感受完全不同!”

“是吗?”上个床还这么有讲究。

“所以在唐夭夭没有喜欢上你之前,你千万别碰她。”

“我忍忍也行。”叶恒点头。

“好啦,现在我要给你讲,你都要对唐夭夭做些什么才能够让她回心转意了。”

叶恒你点头如小鸡啄米。

陆漫漫就真的很认真的一字一句在的给叶恒出点子。

叶恒听得很是认真。

他真觉得他这辈子可能真的就栽在了唐夭夭的手上,昨天分明心痛死都放弃了,今天早上起来又想唐夭夭了,就算她那么残忍那么可恶的一口拒绝了他,他还是想她。

他就是犯贱。

陆漫漫和叶恒谈了一个上午。

谈到后面莫修远开始不爽了。

不爽的把叶恒直接给撵走了。

陆漫漫看着叶恒有些不爽的背影,“叶恒失恋你就不能大度一点。”

“谁都不行。”莫修远一字一句。

“所以你吃醋了?”

“没有。”

“还不承认。”

“没有。”

“那我让叶恒回来,我还有事情没给他交代清楚。”

“玛德,陆漫漫!”莫修远一把抱住陆漫漫,就是一个深吻。

陆漫漫努力回应。

有时候,她其实爱死了莫修远偶尔的小脾气。

其实……

莫修远知道。

……

叶恒从莫修远的别墅离开,回到了自家别墅。

叶初刚好上完学在家里玩游戏。

叶恒总觉得叶初在家里面的时间尤其的多,其他小朋友中午不是都不回吃饭的吗?他虽然小时候被送去训练场没有上过幼儿园,但基本的尝试还是有的吧。

他就这么看着叶初,“你都不上学吗?”

“我不是刚回来吗?”叶初玩着自己的智力游戏,脸都没有抬一下的说道。

“你上半天?”

“嗯。”叶初点头。

“为什么?”叶恒更加奇怪了。

“爷爷说我可以只上半天。”

“为什么?”

叶初似乎对他爸的耐心也不好,还真的觉得他爸很笨,他抬头,“你不觉得这个问题应该问你爸吗?”

“……”叶恒总觉得叶初对他极度的不耐烦。

他盯了一眼叶初,不想搭理这臭小子。

刚往楼上走了几步。

叶恒又折了回来,“喂。”

“我叫叶初。”叶初直白。

叶恒抿唇,忍了忍脾气,“你想你妈不?”

“嗯。”叶初点头。

“我把你妈追回来你觉得如何?”叶恒一字一句问叶初。

“我妈不喜欢你。”叶初直白。

“你是我亲儿子吗?!”叶恒忍不住想要爆粗口。

“我也在怀疑这个问题。”

卧槽!

叶恒转身大步走了。

没办法交流了。

叶初看着他爸有些生气的背影,微叹了口气。

其实没有哪个小孩不希望自己的父母恩恩爱爱,他有时候其实也会特别羡慕莫一诺……

莫一诺。

叶初脸蛋有些微红,咬着小嘴唇低头继续玩游戏。

叶恒回到房间,真的是被他儿子给气炸了。

指望叶初帮他追唐夭夭,想都别想了。

他脱了衣服去洗澡,睡觉。

脑海里面还是会想起唐夭夭那么斩钉截铁的话语……

不想了。

反正,他有军师。

------题外话------

嗯,下午二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