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忍者神龟/豪门重生之妇贵逼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叶家别墅大厅。

唐夭夭看着叶恒从外面回来,甜甜的叫了声,“叶公子。”

叶恒抿唇。

心里万多情绪飘过。

他一边往唐夭夭的方向走过来,一边心里头在想,自己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这般的多愁善感的。

他以前,不会想那么多。

他脚步停在唐夭夭和叶初的面前。

唐夭夭已经低头在看着叶初了,叶初一向话不太多,很多时候唐夭夭来,也只是陪他坐一会儿,看他玩自己的东西,叶初不是一个特别粘人的孩子,也不像其他孩子那样喜欢把自己的情绪表露出来,而唐夭夭和叶初也不是天天在一起,她有时候反而还揣测不透,一个5、6岁小孩的心思。

但她知道,叶初不排斥她,也没有很过她。

就这样似乎就够了。

叶恒蹲下身体,顺着唐夭夭的视线看着叶初。

从记忆以来,叶初觉得这好像是第一次和他父母在一个屋檐下在如此的一个近距离。

他只是习惯了和爷爷一起长大一起生活,但并不代表他不希望,也能和父母一起长大一起生活。

但他不爱说。

他比一般孩子成熟很多,他总觉得,大人的事情可以大人自己处理,他作为小孩,不用操心那么多。

有些沉默的空间。

叶恒实在有些遭不住了。

叶初的性格像谁?!

以前不知道像谁,现在觉得就是像唐夭夭吧,安静得吓死人。

他t指望叶初说话估计得把自己给气死,他忍不住的开口道,“你怎么来了这里?”

“我想着很久没有来看叶初了,所以过来看看他。没想到,你也会回来得这么早?”唐夭夭淡笑着说道。

所以,反正就是,他不说话,唐夭夭就不会说话。

他说话,唐夭夭就认真乖巧的回答。

这种相处模式,他能说他其实一点都不爽吗?!

他深呼吸,默默的呼吸。

陆漫漫说,不管遇到任何事情不急不躁,表现出绝对的平和稳重,至少让对方看不出来你的情绪在什么地方,否则容易被牵着鼻子走。

他按照陆漫漫的意思,不动声色的还努力的笑了一下,“所以你过来看叶初,也是想要避开我来看他?”

“也不是。”唐夭夭摇头。

一派谎言。

叶恒表示自己,会忍。

忍得肺都要气炸了。

唐夭夭在他面前,何时能够真诚一点。

他起身,站了起来,“我不打扰你陪叶初了。”

丢一下句话,叶恒就走了。

有点冷漠的身影,说离开就离开。

唐夭夭看这叶恒的背影,想起叶恒之前对自己的态度和现在对自己的态度。

她应该松口气吧。

但莫名那一刻,似乎还有些恍然若失。

她淡淡的笑了一下,觉得自己的情绪真的有些多余。

现在这样,不就是她争取出来,最好的生活方式吗?!

“妈。”叶初突然开口。

“嗯。”唐夭夭摸了摸叶初的小脑袋,嘴角一笑。

叶初长得是真的好看,比叶恒帅,比自己漂亮,算是结合了他们两个人的所有优点,总之是一个会让人惊艳的小朋友。

“你觉得我爸怎么样?”叶初问她,抬头看着她,小脸蛋表情很严肃。

“怎么突然问我这个问题?”叶初很少在她面前提起过叶恒。

“没什么,随口问问,就是想知道我妈妈心目中我爸爸如何?”

“这个问题你问过你爸爸吗?”唐夭夭对着叶初柔声道,“在你爸爸心目中妈妈是什么样子的?”

“没有。”叶初诚实的摇头。

“我和你爸爸的关系,和其他小朋友父母的关系是不一样的,我和你爸爸之间不需要互相评价,我们都是独立生活的。”唐夭夭解释,是真的不想去评价叶恒这个人。

“嗯。”叶初点头。

他和其他小朋友真的不同,叶初不会转牛角尖的一直执着的一个问题,他在感觉到别人为难的时候,就不会再继续下去。

唐夭夭又陪叶初玩了一会儿。

到10点钟,实在太晚了,她带着叶初回房间睡觉。

叶初才5岁多,但能自己洗澡刷牙了。

这方面叶半仙把叶初教育得很好。

但是听说,叶半仙这段时间身体并不太好,所以经常在自己的房间研究自己的玄学,对外界关心很少,偶尔问起叶初的情况,也知道叶初是一个让人省心的孩子。

唐夭夭陪着叶初洗澡睡觉。

叶初躺在自己的床上,唐夭夭坐在他的床边,看着他小脸蛋,很快就睡了过去。

她俯身亲吻了一下叶初的额头,帮他将灯光调暗,才缓缓起身离开。

走在叶家别墅的走廊上。

唐夭夭刚路过叶恒的房间,就看到叶恒就系了一条浴巾围着自己下半身走了出来。

两个人突然相对,四目相对。

唐夭夭看着他身体,看着他似乎还流着水珠的身体,有些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

她就感觉叶恒好像离她越来越近。

然后感觉到叶恒整个人站在了她面前,她还能闻到他身上清香沐浴露的味道。

她喉咙微动,咬着唇没有说话。

她知道叶恒的性格,对于上床他觉得会是一件很随便很随便的事情,他可以在任何时候面对任何人,只要是觉得心血来潮就可以上,以前对她也是,任何时候,不需要顾及任何人的感受,他觉得可以了就可以。

今晚,或许也会如此。

她是拒绝,还是……承受。

在自己心理情绪不停波动的那一刻,她感觉到叶恒身体弯了下来。

本能的紧闭着眼睛。

觉得可能,逃脱不了。

她一次又一次的得罪叶恒……

上次被删戏什么的也是一个教训,虽然后来有惊无险,但也真的有了一丝心悸,她怕前一秒刚把吴一帆得罪了,这一秒又得罪了叶恒,她也不知道自己以后的路还能怎么走。

所以女艺人,真的很难,贞洁如初。

她咬牙在准备接受。

那一刻迟迟没有感觉到唇的靠近,也没有感觉到身体的靠近,反而在自己慌神的那一刻,看到叶恒已经转身大步离开了。

根本没有,要碰她的意思。

她紧紧的看着叶恒,看着他离开的方向,有些情绪波动。

刚刚是自己错觉的吗?

其实叶恒对她早就没有感觉了。

也对。

当时被她拒绝得这么彻底,还这么的打击了他强大的自尊,任何一个男人也不可能,也真的不可能还会来这么自去屈辱。

她淡淡的笑了笑,下楼离开了叶家别墅。

离开后的别墅内,叶恒躺在自己的大床上,翻来覆去的睡不着。

他想上唐夭夭。

他想上唐夭夭。

他想上唐夭夭。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刚刚那一秒真的差点没有控制住。

仿若已经形成了习惯,习惯了想上就上。

简直要把自己憋爆了。

还好最后一刻他忍住了,否则所有的一切全部都功亏一篑了。

也不知道自己做得好不好。

总之,他跟着陆漫漫的脚步走,总觉得不会有错。

此刻开车离开的唐夭夭,也有些若有所思。

其实她在杀青宴上也喝了点酒,只是喝得不多所以可以自己开车,这么久又都清醒了。

她脑海里面只是一直在想,想叶恒的变化。

从那个花花公子自以为是的自大狂,变得现在好像成熟稳定了很多。

唐夭夭嘴角突然拉出一抹笑。

这好像还是第一次,她这么认真的去想叶恒,以前在她的世界里,如果这个男人不出现在她面前,她基本氏想不起这个人的。

果然,人还是会变得。

曾经真的是从内心深处不愿意见到叶恒,现在反而,还会想起。

当然也没有特别大的心里起伏,只是觉得自己没自己想象的那么厌烦叶恒了。

她认真的开着车,电话在此刻响起。

她挂上蓝牙,接通。

“夭夭,今天是什么情况?”大伟有些怒气冲冲的给她打电话。

“大伟哥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事情?”

“你和吴一帆的事情。”大伟一字一句。

唐夭夭恍然。

她都快忘了今晚还发生了这么一出不愉快。

“嗯,我拒绝他了。”

“唐夭夭,你就不能随波逐流点吗?”大伟有些恨铁不成钢,“刚刚吴一帆给我打电话说你不知好歹,有一部新的电影本来打算继续启用你当女主角了,现在他说打算给江南了。”

唐夭夭咬唇。

她也想到了这种最坏的结果。

对她而言,不是自己的,给了任何人她都可以平静,但给了江南,她心里头确实有些不是滋味。

“你在听我说话吗?”

“嗯。”唐夭夭连忙答应着,“其实娱乐圈里面也不自由吴一帆一个导演,还有其他很多人的,听说张导的也有不新电影,明天我就去主动联系他。”

“夭夭,你说你这么辛苦何必呢!”大伟有些无奈,“你看江南到底都付出过什么啊,只需要找几个男人潜规则,大把大把的戏份拍都拍不完,你条件比江南更好,江南身上不知道动了多少地方了,你还都是原装了,最多不过有时候打两针,也都是你在拍戏熬夜皮肤嫉妒没有得到修养的情况下才会借助外界的方式,你这种身材身段在娱乐圈真的可以混得游刃有余,你就这么死脑筋做什么。”

“我也有我自己的生活方式和原则。”

“夭夭,我知道你不喜欢出卖自己,但是娱乐圈就是这样的,被潜规则是普遍到习以为常的事情,就算你如此洁身自好也真的没用,别人不会觉得唐夭夭你真的很纯洁,你在别人心目中和江南这种女明星是一样的。走进这个圈子,名声早就没有了。”大伟直白道。

唐夭夭其实也知道。

虽然没有人当面对她说什么,但私底下,几乎所有人都觉得,她肯定也被潜规则了,还有谣言说,她和大伟就有一腿,否则大伟不会一直力捧她,不管后来多少新人,大伟的资源大部分还是都用在了她的身上。

她的再次沉默,让大伟有些不耐烦,但也真的不想强迫了唐夭夭,说道,“吴一帆的戏你肯定无望了,张春祥的戏份正在筹备选角色,我这段时间很忙也没时间管你,你自己去谈。唐夭夭你要这么辛苦我也没办法。”

那边猛地一下就将电话挂断了。

唐夭夭也挂断了电话,认真的开车。

是啊。

她确实比一般女艺人活得更辛苦。

车子缓缓开到了自己的高级公寓,唐夭夭回到房间,洗完澡休息。

她真的开始非常认真的思考自己到底在这个圈子为了什么?!

名,利,名利双收。

从很小很小的时候她就向往这个地方了,很多同龄小朋友还在玩布娃娃的时候,她就开始对着镜子一遍又一遍的饰演电视上看到自己喜欢的角色演戏了,有时候也会笑场,看着镜子中有些滑稽的自己也会觉得自己很搞笑,但真的特别喜欢演绎。

她家是一个很普通的家庭,父母都是工薪阶层,钱不多。

够他们一家三口正好,但真的没有那个多余的钱送她去影视学院学习表演。

尽管当年她高中毕业后就有偷偷的去影视学校报名,考试的成绩很好,当时文化课的成绩和表演课的成绩一起,排名当时成千上万人考生的第三名,可惜因为没钱,她没能如愿以偿,为此还和父母争吵了一番,没有上大学就只身来到了文城,用自己的努力考上了实习生。

她从小到大也没什么一定要嫁给王子过上美满幸福生活的愿望,有的只是想要成为超级巨星。

她真的从未想过。

这个圈子,和自己臆想的完全不同。

从第一次知道江南背地里找人睡觉然后得到了很多角色后,她就知道,这个圈子,真的比她想象的,浑浊了很多。

但她不想放弃。

从小坚持到现在的梦想,她不想放弃。

所以,她也学会了潜规则。

她想她只是在随波逐流,并不觉得这种事情有什么不对。

她主动找上了叶恒,希望他可以给自己一个角色,一个差点被江南用手段抢走的角色。

说直白点,她其实也不是一个很容易被人欺负的人,她不会抢别人的东西,但她也不会圣母玛利亚愿意把自己的东西拱手相让,她争取自己的,不奢望自己得不到的。

她一直抱着这样的思想,在叶恒打通她第一个角色后,开始奋力发展。

这么多年过去。

她的名声越来越大,被众所周知。

她虽然越来越怀疑娱乐圈的乌烟瘴气,但她却一如既往的对表演有着极大的兴趣,总是能够想象着,自己演第一部戏的时候的激动和无法言喻的满足。

所以她觉得,短时间内,她应该不会真的离开娱乐圈。

她还是会这么辛苦下去……

尽量,不随波逐流。

……

第二天一早。

叶家别墅叶恒的卧室。

叶恒昨晚上爆炸了一个晚上,最后在真的困得不行后才让自己没有放松的睡着了。

睡着后。

早上醒来的时候整个人就不好了。

他居然一个晚上的做春梦。

一直做春梦。

梦到了唐夭夭翻来覆去各种激烈无比。

然后醒了之后,下身就湿了。

内裤都打湿了。

他真觉得自己憋屈得要死。

从来没想到,他堂堂夜场小王子,居然遭遇认真如此大的打击。

要知道从他正式开窍开始,就从来不会……这般。

他不爽的从床上起来,去浴室打算洗漱。

总觉得好像有人在看他。

他转头,就看到叶初站在他的门口,因为个字很矮所以他刚刚一时也没有看到。

叶恒眉头一紧,“你都不会敲门的吗?”

“我敲了,但是你没有听到,我以为你睡着了。”叶初直白。

倒是。

刚刚春梦里似乎一直听到什么声音在响,因为当时一直在和唐夭夭XXOO,激情不断,所以也就忽视了。

他睨了一眼叶初,没再说什么,继续往浴室走去。

叶初似乎也看到他爸内裤上湿湿润润的一遍,终究5岁多小孩的好奇心,跟着走进了浴室。

叶恒大大咧咧的将内裤脱下来扔到一边,对于自己儿子也没有什么避讳的,开始洗澡。

叶初就这么直直的看着叶恒,和自己的差得好远。

叶恒感觉到自己儿子的视线,低头看了看,得意的一笑,“是不是很羡慕?”

羡慕什么?!

“叶初,作为你老爸,我还是由衷希望你得像我。好好发育啊!”叶恒难得这般的语重心长。

叶初嘟嘴。

他才不要……

他爸这个……

反正不喜欢。

“你一脸嫌弃的表情……”叶恒叹了叹气,“算了,等你长大了就明白了。”

叶初总是觉得他爸不太靠谱,所以他的话也听不进去,他只是好奇,他爸这么大岁数了,为什么还要流尿,他说,“爸,妈妈不喜欢你是不是因为,你经常流尿的愿意?”

“……”叶恒洗澡洗得正嗨时,突然顿了顿,他满身泡沫的看着叶初,指着自己的内裤,“你以为这是流尿?”

叶初点头。

“没尝试真可怕。”叶恒一脸不屑。

叶初很想翻白眼。

到底谁没有尝试。

“告诉你叶初,你也会有这一天的。”叶恒一字一句,“当你长大了,有了喜欢的女孩子,然后晚上做个梦什么的,你就知道了,现在我给你解释了你也不懂。”

叶初是没太懂。

但是多年后,他就懂了。

此刻的小叶初也不想去纠结他爸的问题,而且总觉得他爸怎么给他解释,他都觉得是错的,他只说,“爸你真的想要追我妈吗?”

“废话。”不想追他,他干嘛忍得真辛苦,还居然遭遇这种奇耻大辱。

是的。

这种事情对于成年男人而言,就是奇耻大辱。

“你会对我妈好吗?”

“我对你妈难道很差吗?”叶恒不爽。

“嗯,很差。”

“叶初你都没有看到我和你妈相处过,你怎么就能这么笃定!”叶恒吼着他。

“因为我看得出来,我妈妈挺怕你的。”叶初一字一句,无比肯定。

叶恒那一刻反而有些哑口无言。

就是啊。

唐夭夭干嘛这么怕他?!

“我想你可能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叶初还叹了口气。

卧槽。

这又是被他儿子看不起了。

这小子。

他不爽的说道,“你给我出去,看人家洗澡,还不害臊,出去出去!”

有点气急败坏。

叶初瘪嘴离开。

离开后忍不住又看了一眼他爸的下面……

要是他以后长成这个样子,莫一诺会不会不喜欢?!

他脸猛地一下红透了。

不知道为什么,想起来会觉得很不好意思。

叶恒看着自己儿子离开,有些郁郁寡欢的将身上清洗干净后穿着浴袍在阳台上抽烟。

他让佣人上来帮他换床单。

捉摸着佣人估计都在嘲笑他。

天地良心,佣人根本什么想法都没有。

叶恒抽完烟,拿起电话给陆漫漫拨打。

那边很快接通,接通的时候是莫修远的声音,他说,“长话短说。”

然后把电话给了陆漫漫。

叶恒心头不爽。

这个男人的霸占欲太强了。

“叶恒,有进展了吗?”陆漫漫询问,明显比莫修远温柔太多。

他心情稍微好了点说道,“就是昨天我也英雄救美了,昨晚我也没有人让唐夭夭以身相报,可是现在我觉得我自己很憋屈啊,我居然还春梦然后就那啥了,想想我好想都2、3个月没有上过床了,我就不能想和唐夭夭上一次吗?”

“不能。”那边直白无比,“绝对不能。说不定现在唐夭夭心里面对你已经开始有好感了,但是如果你你现在不继续保持而是又去和她上床,你的好感度里面就会消失,唐夭夭又会觉得你是以前那个花花公子,不会洁身自好。”

“我就上她而已,我也不碰其他女人。”

“你觉得唐夭夭会信吗?”

叶恒抿唇。

确实。

总觉得他在唐夭夭的信任字典里面,是一片空白。

“所以一定要忍忍。”陆漫漫说,说的时候似乎是笑了一下,“这方面的事情你其实可以咨询一下莫修远,问他当年怎么忍过来的,你们都是男人,应该身体结构是差不多的。”

“……”叶恒无语。

这种事情还可以交流吗?!

“总之,叶恒你继续保持,慢慢的,我相信唐夭夭会喜欢上你,毕竟你认真起来还是很有魅力的。”

“虽然你这么说我很高兴……”叶恒又开始嘚瑟了,“但我怎么都觉得,你好像对我尤其的上心,你可千万别移情别恋,我怕阿修会揍死我!”

“你想太多了叶公子。”陆漫漫翻白眼。

这货的自信真的是天生的吗?!

她只不过觉得因为她的重生然后让叶恒多遭受了几年的折磨有些过意不去,凡是都是因果相关,她觉得自己是有那个义务让叶恒成功追到唐夭夭,然后让他们一家三口和和睦睦温馨无比。

想了想,陆漫漫再次叮嘱道,“千万别乱搞男女关系,其他事情,慢慢来。”

“哦。”叶恒点头。

他忍。

总有一天会修炼成忍着神龟。

“那不说了,某人开始不爽了。”陆漫漫笑了笑。

莫修远那小气的男人。

自从和陆漫漫重新在一起后,真的是越发的小气了。

叶恒挂断了电话,伸懒腰从椅子上站起来。

房间也被佣人换下来了,铺上了崭新的棉被,此刻他也没有什么心情睡觉了,怕万一睡着了又做春梦什么的,自己都觉得憋屈,他慢悠悠的从房间出去,下楼。

他此刻刚洗完澡,头发吹了一下,没怎么打理,显得整个人有些乱糟糟,浴袍也是这么随便的裹着,说直白点就是有点不修边幅。

他就这么一副模样大大咧咧的出现在了唐夭夭面前。

唐夭夭也这么看着叶恒。

看着他似乎刚睡醒的样子,显得特别的慵懒。

叶恒真的是反应了好几秒。

内心才有无数个草尼玛来回循环。

这唐夭夭这么清早八早……

好吧,实际上根本不早了。

但这么频繁的出入这里,怎么都不正常吧,还居然选在他如此不堪入目的时候。

卧槽。

陆漫漫说了,得沉着稳重,他好不容易树立的形象。

那一刻几乎是落荒而逃。

------题外话------

晚更,二更弥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