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一个屋檐下生活/豪门重生之妇贵逼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唐夭夭决定在别墅住一段时间,为了叶初。

她安抚了一下叶初的情绪,去了叶半仙的房间。

叶半仙似乎在打坐。

唐夭夭也不想打扰,准备离开的时候,叶半仙突然睁开眼睛,开口道,“夭夭。”

唐夭夭嘴角一笑,“爸。”

她还是叫他爸爸。

于情于理。

而且叶半仙对她真的不错。

“坐。”叶半仙示意她坐在一边的纯木沙发上。

唐夭夭坐了过去。

叶半仙放开双腿,站了起来。

他喝了一口热茶,刚喝进去,咳嗽了两声。

唐夭夭有些紧张的看着他。

叶半仙摆了摆手,意思是没事儿。

但真的是咳嗽了好一会儿才停了下来,说道,“你找我什么事儿?”

“我现在别墅住几天。”唐夭夭直白,“所以给你说一声,看你的意见……”

“这里本来就是你的家,你想回来住,就回来。”叶半仙淡淡的说着。

唐夭夭那一刻是真的有些感动。

她从来没有把这里当成家,但叶半仙一直把她当成儿媳妇。

“谢谢爸。”唐夭夭真诚的说道。

“夭夭。”叶半仙叫着她,有些苍老的声音,唐夭夭隐约觉得,他说话好像都有些喘气,他却可以不动声色的开口道,“你和叶恒现在怎么样了?”

“我和叶公子……”唐夭夭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还是勉强找了些词语说道,“我和他是两个世界的人,我们好像不太搭,但是我真的觉得叶公子有变化,他以后肯定能稳定下来的。”

“他稳定下来了,你都不考虑他吗?”叶半仙扬眉。

唐夭夭犹豫了一下,摇了摇头,“爸,我和他真的是两个世界的人,我和他在一起的时候我真的找不到任何他是我丈夫的感觉……”

唐夭夭说的是实话。

她知道叶半仙对她好,所以她从来不隐瞒他。

“说到底,也是我当年疏忽了对叶恒的教育,让他变得这么的随性。”叶半仙叹气,“他确实很难给女人安全感。”

唐夭夭点头。

叶恒确实给她没有任何安全感。

“唉。”叶半仙又重重的叹了口气。

唐夭夭看着叶半仙,总觉得此刻的叶半仙和她当年第一次看到的叶半仙相差甚远,当年的叶半仙还精神抖擞,很有气场,现在的叶半仙真的老了很多,算来,叶半仙也有将近70了。

“我时日应该不多了。”叶半仙有些苍老的说着。

唐夭夭突然有些难受。

在叶家当时这么久,叶半仙对她真的当女儿一般,当年叶恒从来没有把她放在心上,该怎么玩怎么玩,该不在家就不在家,她甚至很长一段时间都是怀着孩子和叶半仙相处在一个屋檐下,她因为和父母当年的不愉快导致现在她和父母都有些芥蒂,反而没想到,叶半仙会给予她父亲般的温暖,而这份温暖从来不是来自于嘴上。

“爸,你一定姚好好的保证身体。叶初是你一手带大的,我希望你可以继续陪着他长大成人。”

“生死有命。”叶半仙有些苍老的脸上笑了一下,似乎是看透了一切,“叶初这孩子的性格很像我,所以会好好的长大,我倒是不担心他,反而是叶恒让我放心不下。当年叶恒的母亲去世的时候,我因为自己的事情没有陪在她身边,赶回来的时候,就再也看不到她睁开的眼睛了。当时很心痛,但我想我能忍得下来,因为我还有很多我觉得是我的使命要做的东西。也不知道为什么,近些年,越发老了之后,越发的想起他母亲来,想起她最后死的时候,托人告诉我,说她很爱我,并不后悔这辈子跟我在一起。”

唐夭夭静静的听着。

叶半仙静静地说着,“说希望以后我能够再娶一个老婆,让我好好照顾叶恒,别让叶恒一个人太孤独了。我没有再娶妻,因为不想娶任何人了,他母亲在死的时候都不知道,其实我是爱她的,而这些话,一咽就咽了一辈子。”

唐夭夭没想到叶半仙还有这么深刻的过去。

现在想来,叶半仙应该也很后悔曾经做过的一切。

“现在我想我的日子也快到尽头了,这一辈子操劳的事情很多,为了北夏国为了很多肩负的责任为了那些不可避免的使命,现在回想起来,对家庭的付出几乎没有,叶恒从小被我丢在一个残忍的地方长大,我关心的从来只有他的格斗能力他对莫修远的忠诚度,从来没有关心过他私生活怎么样,他过得快不快乐!很长一段时间我都觉得叶恒还好,虽然花了点爱玩了点,但性格没有扭曲没有畸形,但这段时间我越发的觉得,叶恒有一天也会厌倦他现在的生活,他在一定岁数后也希望有一个平静而安定的家。”

“如果叶公子定了下来,会有人愿意好好和他过日子的,爸爸你别操心太多。”唐夭夭安慰道。

其实这一刻也有些感触。

叶恒看上去吊儿郎当,但也真的是从小到大没有得到过关爱,所以性格变成这样,似乎也是可以理解。

一个人在无法得到内心的温暖的时候,总是会本能的寻找其他来安慰自己。

这个世界上,人从一生下来真的都是空白的。

而真正让一个人的性格有所改变,大部分来自于家庭的原因。

小时候的叶恒其实也会渴望,一个健康而温馨的家?!

唐夭夭觉得自己不应该多想,毕竟,她和叶恒终究不是一个世界的人,她没办法也没有能力给他温暖,他需要的温暖可能还有很多很多。

“夭夭,到现在爸也不拐弯抹角了,爸希望你可以认真的考虑和叶恒在一起。这辈子活了这么大岁数,到现在才后悔曾经对叶恒的疏忽我也觉得并不是值得原谅的事情,但我在想,在我入土那一刻,至少见到叶恒的母亲时,唯一可以理直气壮的告诉她一件事情,就是叶恒找到一个好归宿,他生活得很好,这大概也是他母亲死的时候最放心不下的事情!”

唐夭夭看着叶半仙,却没有点头。

有些事情真的不能强迫自己。

她到现在真的没想过,把这一辈子都放在叶恒的身上,她其实不伟大,不会因为此刻的感动而有所动摇,她很理解叶半仙想要叶恒过得更好的心情,但她不能委屈着自己的内心,和他生活。

何况,现在的叶恒,不代表真的会想要有一个稳定的家庭,外面的花花世界越来越丰富,有可能,他觉得现在的日子次啊是幸福,而她真的没有那个义务去等他,等到他浪子回头,她确实做不到这么伟大。

叶半仙看唐夭夭沉默,也没有在为难。

夭夭是个好女孩,可惜,叶恒当初不会珍惜。

女人一旦死心,一旦认定一件事情,真的很难转变。

儿孙的事情,他也不能参与太多,特别是喜欢,真的强迫不了。

以后叶恒能不能真的追回唐夭夭,只能是叶恒自己的造化了。

叶半仙喝了口热茶,不再逼迫唐夭夭,说道,“夭夭我现在休息会儿,你想要住下来就住下来,只要你叫我一声爸,这里就是你的家,你不需要给我说。”

“嗯。”唐夭夭重重的点头,“那我不打扰爸休息了。”

叶半仙微点了点头。

唐夭夭起身离开。

离开的时候转头看了一眼叶半仙,总觉得,这个老人其实活得也很孤独,是不是经常会想起,年轻时候,对叶恒母亲的事……

她走出叶半仙的房间。

刚走了几步,就看到叶恒往叶初的房间走去。

唐夭夭想都没想就觉得叶恒肯定是去找叶初算账了,叶初今天的不太乖巧,肯定会受到叶恒的责骂,而叶恒这个人也不喜欢说教,看他冲动的性格就知道,一定是用拳头说话。

她连忙大步跑上去,一把抓着叶恒,“叶公子,你做什么?”

叶恒转头看着唐夭夭。

他以为唐夭夭离开了,此刻正打算揍叶初那臭小子,怎么想怎么都觉得叶初是故意的。

“你别打叶初了,他还小。”

“我像他这么大的时候早就去面临生死折磨了。”意思是他现在很幸福了,还好意思给他出幺蛾子。

“可是现在你性格也不好。”唐夭夭反驳,几乎是脱口而出。

一说出来,才知道自己好像又得罪叶恒了。

她咬唇。

叶恒脸色确实也不太好看。

字字句句,就这么嫌弃他吗?!

唐夭夭看叶恒脸色很不好,又小心翼翼的开口道,“叶初已经被爸教育得很好了,我们做父母的对他关心真的太少,他能够发展到现在我真的觉得很满足了,还很内疚,觉得对他付出得太少太少,叶公子,我希望你以后可以对叶初好一点,当然,我其实也妹子给给你说这种话,因为我自己对叶初的付出,就有限。”

叶恒低头这么紧紧的看着唐夭夭。

唐夭夭被看得有些不自在,她又说,“刚刚我去见爸了,说我要在这里住几天的事情,现在顺便给你说一声,我平时太忙没时间陪叶初,我想留在这里,多陪他几天。”

叶恒现在心情有些复杂了。

总之,是兴奋。

是跳跃。

是各种,说不出来的高兴,但他得紧绷。

他没想到,唐夭夭还会主动留下来,他本来都打算明天一早就回帝都,终究无论怎么耍,还是放心不下心里面的一些正事儿。

他喉咙微动,“你想陪叶初你就陪,不需要给我说。”

“谢谢。”

鬼才喜欢你说谢谢。

但是哥现在心情好,不计较。

叶恒就住么转身走了,还明显能够感觉到,他好像突然心情不错。

唐夭夭松了口气。

好在自己即使赶到,要不然叶初那么可爱的小脸蛋,又会遭殃了。

她推开叶初的门,叶初在房间里面玩积木。

叶初其实很少玩积木类玩具,而且就算是玩,也不会玩这种幼稚的,堆了一座大大的城堡,小嘴唇还往上扬了扬。

“在玩积木?”唐夭夭自然的开口。

叶初回头,看着自己母亲,那一刻反而有些脸红。

他将堆好的积木又一个一个看似漫不经心的拆掉。

唐夭夭诧异,“堆得这么好看,怎么就拆了啊?”

“随便堆的,我也不太喜欢。”叶初口吻淡淡的。

唐夭夭总觉得她儿子是别样的成熟。

但她也没有多问,因为不经常和叶初在一起,叶初很多心思她也不太清楚,也不想自己太唐突的去了解反而拉远了母子间的距离,她转移话题说道,“我刚刚给你爷爷和你爸都说了,我会在这里住几天。”

“谢谢妈妈。”叶初对着她一笑。

她想,真的每个母亲应该都没办法拒绝,孩子对着自己笑着的脸庞。

她忍不住将叶初抱进怀抱里,她说,“我知道你是一个成熟的孩子所以一般不会让大人为你操心,但是妈妈真的很希望以后你也能如此,就算没有一个完整的家庭,也可以健康的成长,妈妈不管以后会怎样,你都会是妈妈心目中最重要的存在。”

叶初静静的感受着他母亲的情绪。

好久,他说,“妈妈,你就不考虑一下和爸爸在一起吗?”

唐夭夭放开叶初,看着他认真的小脸蛋。

这大概是第一次,叶初给她提出这种要求。

“你很想吗?”唐夭夭询问。

“我还好,但是我爸挺想的。”叶初直白。

唐夭夭笑了笑,“大人很多复杂的感情,可能没有你看的这么单纯。”

“我知道。”叶初点头。

他真的知道他还有很多未知的东西。

“所以有时候妈妈不知道怎么给你解释,也觉得像你这样的年龄真的不适合听。”唐夭夭一字一句,笑了笑,“我和你爸的事情,让我们自己来解决,而且妈妈会给你先说一声,妈妈觉得妈妈的真命天子真的不是你爸。”

叶初想要再多说什么,又怕为难了他母亲。

但他在想。

他爸要是听到了这句话,应该会气得暴躁。

叶恒确实气爆了。

他本来已经离开的,后来有捉摸着,唐夭夭都在一个屋檐下他干嘛姚回避,他凭什么不能随时随地的出现在她眼皮下,反正都是她自动送上门的,也就又折了回来,回来的时候看到半掩的房间,听到唐夭夭和叶初的对话。

心里窝着一肚子大火。

劳资丫的不是你的真命天子,谁是谁是谁是?!

他忍了又忍,愤怒的转身又离开了。

在唐夭夭身上,简直不停的遭受暴击,他特么的到底是有病了,自找罪受!

关键是不管每次被气得有多想掐死唐夭夭这女人,过不了半个小时,就有想上这个女人了。

就又想上了。

就是这儿犯贱。

他不爽的躺在自己的大床上,有些郁郁寡欢。

心想总有一天气死了算了。

这么不知道躺了多久。

房门外突然响起敲门的声音。

叶恒懒懒的应了声,“进来。”

唐夭夭推门而进,看着叶恒躺在床上眼睛看着天花板,一副生无可恋的表情。

叶恒的情绪很多,多半时间都在发飙,她也习惯了。

她走过去,声音很柔,“叶公子,吃午饭了。”

叶恒转头就这么直直的看着唐夭夭。

他就想不明白了,自己怎么就死在唐夭夭这棵树上了,怎么死的啊!

身材身段样貌,要说放眼北夏国,也是可以找到更好的,他怎么就栽倒唐夭夭手上的?!

“你要是想要休息,就在休息一会儿吧,我让佣人帮你端上来吃?”唐夭夭小心翼翼的询问。

叶恒猛地一下从床上翻身坐了起来。

唐夭夭一怔。

叶恒从床上下来,大摇大摆的往外走去。

唐夭夭真的觉得叶恒的举动都二得让人没办法捉摸。

她跟着走了出去。

长长的走廊上,唐夭夭咬牙靠近。

叶恒感觉到他在追自己的步伐,稍微放慢了脚步。

两个人一起到楼下。

楼下饭厅,就叶初乖乖的坐在饭桌上,叶半仙没有出门吃饭。

叶恒蹙眉,问着佣人,“半仙又不下来吃饭吗?”

“老爷说身体不适,让我们等会儿给他送上去。”

“叶半仙这段时间怎么了,身体好像不好了很长一段时间了。”叶恒嘀咕道。

“刚刚我去见了爸了,爸身体确实不太好。”唐夭夭对着叶恒说道,“你劝劝爸,去医院看看吧。”

叶恒脸色有些凝重,微点了点头,而后又说道,“先吃饭吧。”

“嗯。”唐夭夭拿起碗筷。

叶初也乖乖的吃了起来。

一桌子上,唐夭夭一直在照顾着叶初,帮他夹菜,帮他清理鱼翅,帮他盛汤,各种对他好到不行。

叶恒怎么看怎么都觉得,自己很嫉妒很嫉妒呢?!

唐夭夭对自己也不错,平时都毕恭毕敬,还总是一脸讨好,但总觉得唐夭夭这女人照顾叶初明显比对他上心太多了,他也没看唐夭夭给他夹一根菜。

有些郁郁寡欢的扒饭,眼珠子就瞪着叶初。

叶初真觉得他爸的心思一点都不难猜,所以她小身体起身,从饭桌上夹了一块红烧肉放在叶恒的碗里。

叶恒看着叶初。

真没想到这小子这么有良心。

那一刻,就一瞬间,那个感动啊!

“爸,你别把眼珠子瞪出来了,你还想吃什么我帮你夹。”叶初开口。

“……”叶恒翻白眼。

好感全无。

唐夭夭忍住笑。

以前没有和他们父子这么相处过,第一次觉得,好像也不是难处,也不是自己想的那样,没办法接受。

她主动夹了一根青菜放进叶恒的碗里,“营养要均衡。”

叶恒又感动了。

从小到大,除了那细微的记忆中他妈对他这么好之外,还没怎么感受过家庭的温暖,外面那些献媚的女人就不说了,他半点感动都没有,但是唐夭夭这么一个小小的动作,让他不喜欢吃青菜的人,把那盘子青菜都吃光了。

叶初本来不爱吃肉,看着那份蔬菜被他爸发神经的吃完,有时候也不得不揣测他爸是不是真的,精神异常。

一顿饭吃得还算温馨愉快。

吃过午饭之后,唐夭夭就陪着叶初在家里玩。

叶恒跟着佣人一起去了叶半仙的房间。

叶恒看上去大大咧咧,也不太和叶半仙谈感情,但真的有什么事情的时候,叶恒还是放心不下。

他其实特别的孝顺。

按照叶半仙说的那样,一般孩子应该都会恨自己的父亲,没有好好爱自己的母亲,没有给他一个愉快的童年,但是叶恒却并没有如此,唐夭夭有时候都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这段时间因为叶恒的转变,让她好像看到了叶恒越来越多的好,亦或者,她也开始往好的方向去思考叶恒了。

唐夭夭就陪着叶初,在叶家别墅一个下午。

吃过晚饭之后。

唐夭夭带着叶初回房间睡觉。

她主动的打算帮叶初洗头洗澡,叶初才5岁,她帮他并不觉得有什么。

反而是叶初。

红着小脸蛋,死活不让,说男女授受不亲。

也不知道这种害羞的性格像谁,至少和叶恒一点都不像。

唐夭夭就在叶初的房间等他洗完。

叶初洗澡也快,三两下给自己洗干净了,就拿起小吹风给自己吹头发。

唐夭夭就这么淡淡的看着自己的儿子,是真的觉得叶初被叶半仙带得很好,5岁而已,完全可以生活自理了。

想象中很多像叶初这么大的孩子,此刻应该还窝在父母怀抱里,溺到不行。

叶初洗完澡吹干了头发,乖巧的跑到了床上睡觉。

唐夭夭坐在床边看着他,摸了摸他的小脸蛋,“今晚妈妈陪你睡。”

“啊?”叶初有些被怔住。

“你害羞吗?”唐夭夭打趣。

叶初有些脸红,“我喜欢一个人睡……”

“你这么害羞怎么讨老婆?”唐夭夭继续打趣,“以后夫妻之间还有很多亲密的事情要做,而大多数都是男方主动。”

叶初憋红着小脸。

如果是莫一诺,他可能不需要主动……

想起莫一诺。

叶初又有些不好意思了,他摇了摇头,“妈妈我想一个人睡。”

“好吧,我也不为难你了。”唐夭夭俯身吻了一下叶初的额头,笑着说,“那妈妈陪你睡着了才离开。”

“嗯。”叶初点头。

点头,闭着眼睛睡觉。

小孩子的睡眠很好,不到十分钟,叶初就已经熟睡了过去。

唐夭夭静静的看了一会儿自己的儿子,最后帮他拧了拧被子,才起身出去。

不和叶初在一个房间,她和谁住一个房间?!

她走过叶恒的卧室,脚步稍微顿了顿。

在自己有些慌神的时候,叶恒突然将房门打开了。

两个人又这么碰面了。

叶恒看着她,“叶初不让你和他一起睡吗?”

“嗯。”唐夭夭点头。

叶恒似乎早就料到。

虽然对自己儿子不是特别太了解,但基本一些他的生活习性还是知道的。

他说,“我让佣人帮你准备了客房,在最里面那间,应该收拾出来了。”

唐夭夭那一刻仿若有些懵逼了。

按照叶恒的正常情况,应该是会让她去他的房间,然后……

她觉得自己真的想的有点多。

也稍微松了口气,真诚的开口道,“谢谢叶公子。”

口吻,分明还带着喜悦。

就知道这女人不想和他住一个房间。

还好刚刚他有打电话咨询他王牌军师陆漫漫的意见,问她唐夭夭送上门了,可不可以要?!他军师说,不能。

让他给唐夭夭安排另外一个房间。

果然他军师料事如神,否则又要自作多情了。

叶恒看了一眼唐夭夭,有些冷冷的,转身往叶半仙的房间走去。

叶半仙身体不好,他得劝服他去医院检查一下。

这老头子真不是一般的固执。

唐夭夭看着叶恒疏远的距离,心里有些怪怪的,她往客房走去。

终究,她也不会多想。

只是越发的觉得,叶恒不再为难她了,他们之间可以和睦相处,她也不会再用有色眼睛去看他。

第二天一早。

唐夭夭按下闹铃,起床。

她平时的生活习惯很不好,有时候深更半夜活着凌晨才睡觉,一睡着可能就是第二天下午了,昨晚上也失眠了很久才翻来覆去的让自己睡了,如果不是有闹钟,她根本起来不到。

伸着懒腰,唐夭夭洗漱,出门。

叶初也早早的起床了,看着他妈妈也起来了,很是有礼貌的叫着,“妈妈早安。”

“叶初早安。”唐夭夭笑了笑,牵着叶初的手下楼。

楼下,倒是叶半仙从房间出来,坐在沙发上看晨报。

叶初乖乖的走过去,“爷爷早安。”

真是很懂礼貌。

唐夭夭也下去,“爸,早。”

“嗯。”叶半仙对他们微点了点头,放下报纸说道,“叶恒还没起床?”

“他一般早上睡得比较晚。”唐夭夭解释。

叶恒的生活习惯跟她一样,经常黑白颠倒。

“把他叫下来吃早饭,也不年轻了,还不知道好好保养自己的身体。”叶半仙吩咐着佣人。

唐夭夭完全可以想象叶恒在没有睡醒的时候是有多情绪暴躁,看着佣人为难无比的眼神,唐夭夭开口道,“我去叫他吧。”

“谢谢少夫人。”佣人连忙说着,就怕唐夭夭反悔。

唐夭夭让叶初在沙发上陪一会儿叶半仙,自己去楼上叫叶恒。

敲门敲了两次。

里面依然没有任何动静。

佣人也绝对不敢推门而入,好在是她来。

她就推门而进了。

叶恒睡觉关门也好在没有锁门的习惯。

她走向大床边,看着叶恒睡得无比香甜的样子,虽然睡相不太好,整个人都差点要横着了,那一刻真的有点还有点不忍叫他起床,她犹豫了几秒钟,还是开口道,“叶公子,起床了吃早饭了,爸在下面等着。”

叶恒继续睡,无动于衷。

“叶公子。”

叶恒似乎是皱了皱眉头,然后继续睡。

“叶公子,起床了。”唐夭夭蹲下身体,摇了摇他熟睡的身体。

叶恒眼睛都没睁,就这么突然一把拉扯着唐夭夭,在唐夭夭根本反应不过来只觉得一阵天旋地转下,就这么躺在了叶恒的身下。

叶恒一直没有睁眼,就跟梦游一般,低头就直接亲吻上了唐夭夭的唇。

唇齿相贴。

唐夭夭想要反抗但那一刻又莫名其妙的没有反应。

只缓缓的感觉到叶恒的舌头伸了进去,不知道还在迷糊未睡醒般,他难得如此温柔,几乎是细细绵绵的舔着她的唇齿,然后纠缠着她的舌头,温暖的触感让唐夭夭那一刻也有些,被他牵动。

她被动的身体,渐渐地开始本能的回应。

回应他的亲吻。

两个人深深的吻在一起。

叶恒是真的觉得自己又在做春梦了,只是觉得这次的春梦好像,稍微真是了一点,他舌头舔着的触感,怎么都觉得,那么那么实在,还那么那么爽。

如果真的是做梦,摆脱这次等他做完了再醒来。

千万别半途而醒,他会憋死的。

可是越是这么强迫着自己越是,醒了。

醒了,睁开眼睛,就这么看着唐夭夭白净的脸以及衣衫不整的躺在自己身下,他的唇瓣,还真的深深的问着她的嘴唇,他甚至还恍惚感觉到自己停下来那一秒,那个小舌头主动的勾引了一下。

对,是勾引。

勾引到他心口都在颤抖了。

好像拔了唐夭夭身上的衣服,然后大战三百回合。

但是……

他家军师说了,要忍。

女人什么的最喜欢禁欲性男人了,特别是他们现在这种情况。

他猛地一下从唐夭夭身上弹了起来。

唐夭夭也突然慌神。

慌神,看着叶恒分明那一刻有些惊魂未定的样子。

所以叶恒现在是在后悔亲了她?!

怎么都觉得,有那么一点不是滋味呢?!

唐夭夭有些自嘲的笑了笑,她整理着衣服从床上爬起来。

叶恒此刻也已经下床了,根本是留给他一个冷漠的背影,就冲进了浴室。

走进浴室的叶恒狠狠的看着镜子中的自己,看着自己脸红心跳分明一副春心荡漾的模样,如果刚刚没有清醒,是不是就真的上了唐夭夭了,还好还好,中途及时刹车了。

他深呼吸,看着自己身体激烈的反应。

他就不明白了,阿修那厮怎么做到几年不用女人的,他都要憋死了。

刚刚分明那一刻爽得要死。

又想起那个小舌头主动舔他的那一下。

遭不住了。

叶恒打开浴室冷水,稀里哗啦的冲洗了起来。

唐夭夭就听到浴室的水声,缓缓整理着衣服从床上起来,她走向浴室,敲打着房门,“叶公子,爸让你下去吃饭,我你洗完澡就下来,免得爸又开心了。”

“嗯。”叶恒应了一声。

唐夭夭也不再多说,下楼了。

楼下叶半仙对着叶初在讲些事情,看着唐夭夭下楼,问道,“起床了吗?”

“在洗漱,一会儿就下来。”

“嗯。叶恒下来了就开饭。”

“好的老爷。”佣人恭敬道。

唐夭夭也坐在沙发上,随手拿着报纸看了一下。

报纸上的娱乐头条就报道了江南,说江南又接下了吴一帆的新戏,据说是因为江南在上一部电影的拍摄很得导演的心,所以这次给了她一个主角身份,总之整片新闻都是对她的无比恭维。

唐夭夭看得有些心烦,将报纸放了下来。

正时。

叶恒也已经洗漱完毕,还穿得特别正装的从楼上下来。

其实叶恒穿正装很好看,他才才好,穿衣显瘦脱衣有肉,穿上正装的时候,看上去比较有男人气质,少了平时的那种吊儿郎当。

她看了几眼。

在佣人恭敬的说可以开饭后,才都坐过去吃早餐。

“今天我帮你约了医生,我带你去医院。”叶恒说,根本是没有给叶半仙说不的意思,显得还很有霸气。

“给你说多少次了,不用了,我自己的身体我知道。”叶半仙也丝毫不给叶恒面子。

“我说叶半仙,你真的以为你的观世音菩萨能够保你长命百岁啊?!”叶恒有点发脾气。

叶半仙脸色也不太好,“我不想多说了,这件事情就这样。”

“叶半仙。”

“吃饭!”

叶恒不爽的瞪着叶半仙。

叶半仙看着叶恒,“与其担心我,倒不如担心自己,老婆都留不住的人,没资格说别人!”

叶恒脸色更不好了。

唐夭夭也有些尴尬。

这有时候叶半仙说话,也够直接够打击人的。

一顿饭反正吃得也不算好也不算不好,早餐吃饭之后,因为还是周末叶初不用上课,在家里玩,偶尔会拿起厚厚的一本玄学书看,叶初能够认识的字不多,好在叶半仙给他挑选的都是些图文讲解,而且看样子,叶初似乎懂得还不少。

唐夭夭就一直陪着叶初。

偶尔叶初也会和他说几句话,然后给她说关于玄学的一些东西,说得她完全不懂。

估计叶恒也不懂。

叶恒听得也一脸懵逼还很烦躁。

叶恒耐心不好,今天这么异常的一直在别墅倒是让唐夭夭很惊奇。

何况她看他穿得那么正式,是真的以为他会出门。

他就这么反常的,陪她一起,陪着叶初。

好像第一次,一家三口……

也不知道心里什么滋味。

反正一天就这么过了。

到了周一。

叶初要去上幼儿园。

唐夭夭早早起床,就去送他。

没办法一直陪在叶初的身边,但是有限时间,她想好好的扮演好这个角色。

她带着叶初出门,坐着家里的专车。

“你下午几点放学?”唐夭夭询问。

“我中午就放学了。”叶初回答道。

“不上下午吗?还是说下午有什么活动?”

“不是,我不用上下午。”叶初直白。

“谁说的?”

“我爷爷说的,说我不喜欢就可以不上。”叶初看着唐夭夭,“我不喜欢上学。”

“叶初,这样不太好吧,不喜欢上学就不上学,那怎么行?!这么多孩子都是一路上学长大的。”唐夭夭实在有些不理解。

“但是我就是不喜欢上学。”叶初嘟嘴。

唐夭夭觉得这样甚是不好。

她觉得她有必要关心一下叶初的学习情况。

她把叶初送到校门口,没有离开,而是全副武装的去了叶初的教室,找到他的班主任老师。

班主任对叶初也是无奈得很,“你是叶初的妈妈吧!平时都是你们家司机送过来的,我也没办法好好联系你们家长,叶初确实不太喜欢这里,他也不爱和我们互动,不管我们怎么哄他他貌似对什么都兴趣不大,也不结交小朋友,然后每天中午放学不吃午饭就要回去,我们也怕太强迫让叶初更加反感,但叶初一直这样也不太好,还是希望你们做家长的,多回去做做思想工作。”

唐夭夭觉得更加忧伤了。

没想到在她心目中这么乖巧的叶初,也会有这么叛逆的一面。

而且,居然叶半仙和叶恒都不觉得还有问题。

她连忙点头,又和班主任聊了聊才离开幼儿园。

她坐到专用轿车上。

远远的,几个摄像头拍下好几张照片。

一般的人可能认不出来。

但是职业狗仔,一眼就能够看出!

不枉蹲点这么久。

果真收获了一条,大新闻!

------题外话------

今天没有二更,同求月票,么么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