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帅气登场/豪门重生之妇贵逼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偌大的叶家别墅客厅。

叶恒从外走了进来。

唐夭夭看着叶恒,猛地一下从沙发上站了起来,她走向叶恒,脚步甚至有些急促,“叶公子。”

叶恒蹙眉看着她。

唐夭夭不是已经开工了吗?!

他以为,她应该不会这么快的出现在这栋别墅。

“你找我?”叶恒控制内心的雀跃,表现淡淡的问道。

“嗯。”唐夭夭主动拉着他的衣袖,说,“我有私生子的新闻,还是被曝光了。”

叶恒脸色有些微变了。

怎么可能?!

按理,不应该。

他脸色不太好的拿出电话,拨打。

唐夭夭就这么眼巴巴的看着他。

叶恒质问,“Bing哥团队怎么回事?唐夭夭的新闻曝光了?!”

“叶长官你稍等一下,我马上问问那边的情况。那边不是不懂的人,我相信不是他们曝光的,可能内部出了问题,我会给你一个交代的。”

“马上给我调查清楚。”

“遵命。”

叶恒挂断电话对着唐夭夭说道,“这件事情我会帮你调查清楚的。”

这是一方面。

她最主要的是想要解决另外以方便,她急忙的说着,“叶公子麻烦你让人把这条新闻封锁了行吗?对我影响真的很大,现在所有新闻头条都在播报我,你能让媒体都撤除掉吗?现在我的公关团队正在帮我做对外公关。”

叶恒看着唐夭夭焦急的模样。

那一刻他反而觉得,既然公开了就公开了吧,也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

所以也没有唐夭夭的那种情绪,他低头点开新闻客户端,找到娱乐版块,看了看里面的内容。

头版头条的位置,果真是唐夭夭私生子相关,画面中还有唐夭夭牵着叶初的模样。

他随意翻了翻评论,看着评论里面的一些内容,娱乐圈就是一个是非比较多的地方,所以一点点新闻就可以引起极大的矛盾,然后沸沸扬扬的开始火爆起来……明显唐夭夭的新闻,已经得到了大众广泛的关注且成了国民话题。

也不见得是坏事儿。

他这么默默的看了看,在想接下来怎么做是最好的。

他个人觉得,撤掉新闻并不见得就是一件好事儿。

以唐夭夭以及唐夭夭团队的能力,就算新闻没有了,做出来的公关也好不到哪里去。

他这么沉默了好一会儿。

唐夭夭看叶恒无动于衷,拿着手机也不知道在想什么的样子,忍不住再次开口道,“叶公子,麻烦你让人把我的新闻都封锁了可以吗?现在一直在蔓延一直在蔓延,我不知道最后会发展成什么样子……”

她的恐慌和惊吓,他可能感觉不到。

但是她真的很想他帮他。

叶恒抬头看了一眼唐夭夭,正准备说话,电话又响了起来。

他接通电话,“说!”

“叶长官,刚刚问了Bing哥团队的负责人了,那边说新闻一爆料出来他们就在查询当时跟踪这起新闻的狗仔外号B哥,可以确定是他把新闻弄出来的,但这个人已经消失几天了,他们也在为此进行调查,找到B哥了会第一时间汇报给我们。另外现在各大新闻都在上唐夭夭的头条,Bing哥团队没有那么大的势力要求各个媒体新闻机构下线!如果叶长官你这边有什么指示,我会马上安排。”那边恭敬无比。

“让Bing哥团队自己去找人能力有限,你把B哥的基本信息给我,我来找他。”

“是,我马上传输给你。”

“至于目前各大媒体上的新闻,先暂时不用撤,我有自己的考虑。”

“是。”

叶恒挂断电话,等待对方给他传输信息,然后全面积的搜索B哥这个人!

他想得很平静。

但是唐夭夭,显得很不平静。

她刚刚恍惚听到叶恒在给对方说,新闻先暂时不用撤?!

为什么?!

她来这里,就是想要让他把这则新闻撤下来,不想让这起新闻不停的发酵,然后一发不可收拾。

她咬牙,对着面前的叶恒,显得严肃了很多,“叶公子,麻烦你,帮我把新闻撤下,我现在需要你帮我把新闻撤下来,这对我影响很大。”

“我有其他安排。”叶恒直白的拒绝,“而且我现在觉得,找到背后的罪魁祸首比较重要。新闻的事情,不太重要。”

“这对我很重要。”唐夭夭一字一句。

“就算现在把新闻撤了,你生孩子的事情也是既定的事实,没什么可以扭转的。你现在抓着这条新闻不放也没什么用处,你的公关团队也想不出什么更好的办法……”

“所以你就觉得,我既然已经被曝光了,我就没能力翻身了是吗?”

“你想到哪里去!”叶恒脸色有些不悦。

觉得唐夭夭这个女人有时候也会转牛角尖了。

“不是吗?”唐夭夭那一刻觉得有些心寒。

她把所有希望都放在了叶恒的身上,但叶恒对她,其实并不太上心,他只需要做他觉得正确的事情,比如报复。对叶恒这种人而言,报复才最重要,不管其他人的死活。

她就这么看着叶恒,看着他无动于衷似乎又带着些怒火的模样,直白道,“看来我把希望放在你的身上,是我太愚蠢了。你在乎的东西和我在乎的完全不一样,我们从来都没办法,在同一条水平线上,这就是为什么我一直觉得,我们是两个世界的人。”

说完。

唐夭夭打算离开。

她很久以前就知道,一个人活在这个世界上,不能依靠了任何一个人。

她其实一直都很努力的在朝着这个方向发展,只因为这段时间叶恒稍微给了她点糖吃,她就开始堕落了,就开始以为,或许或许自己还可以有那么一点去依赖,在遇到这么大的事情时,她或许还能找叶恒帮她。

她不怪叶恒。

怪自己太过贪心。

她有什么能力去要去叶恒帮她这样帮她那样。

她脚步刚踏起,就一把被叶恒狠狠的抓住。

唐夭夭感觉到手臂的疼痛,转头看着此刻很是愤怒的叶恒,“唐夭夭,你知道我在乎什么吗?”

知道我在乎什么吗?!

就这么笃定我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我不知道你在乎什么,但我知道我在乎的是什么!我现在在乎的是,这条新闻对我的影响,对我未来在娱乐圈发展的影响,我在乎的是我辛苦了这么多年,我从爬上你的床那一刻开始,一直辛苦到现在得到的所有成绩,全部都要功亏一篑,我在乎我的所有前程全部毁在了你的身上,我当初就真的不应该攀上你,我当初就真的不应该,鬼迷心窍的去用潜规则这条路!”唐夭夭控制的情绪,在这一刻真的发泄了出来,她说,“如果不是生了叶初,我真的很想和你断绝所有关系,我甚至觉得,你在我面前的出现就是一次又一次的在讽刺我当年,龌龊无比的举动!”

“唐夭夭你够了!”叶恒声音一下大了起来。

他麻痹的就这么让她见不得人吗?!

如此大的声音在客厅阵阵的响起。

客厅中的佣人都被叶恒突然的模样吓到了,叶恒在这个家一般不会发这么大的脾气,就连在旁边玩着智力游戏的叶初都因为叶恒的突然一声惊吓住,小脸蛋望着他们,明显也被惊住了。

唐夭夭咬牙。

是啊。

所有都说出来了,反正叶恒听得进去就听,听不进去就算了。

她就是那种,做了婊子还想要贞节牌坊的人。

内心就是这么龌龊。

她推开叶恒的手,想要离开。

不能找他,她只能回去找大伟哥,她其实知道娱乐圈是一个无比现实的地方,如果她这次挺不过去,那么她就会被经纪公司放弃,然后……她不知道然后会变成什么样子。

周围人的嘲笑,被娱乐圈抹黑到渐渐遗忘。

她能够想到很多种最坏的打算,她只能认命。

“放开我!”唐夭夭推不开叶恒,她对着叶恒一字一句。

叶恒真的是气炸了那一刻。

他没有阿修没有翟安那么大的能耐可以隐忍到把自己如此大的情绪都给压下去,他只会不停的爆炸爆炸然后想要发泄。

他猛地一下把唐夭夭拉着往2楼上走去。

唐夭夭一怔。

反抗的还是被叶恒强迫着拉上了楼。

叶初看着自己爸爸妈妈,从地上爬起来准备追上去,总觉得他爸好像要揍他妈了……

但是想了想。

他咬牙又坐在了地上。

他一直觉得,大人的事情,小孩子不应该插手。

反正他爸要不要追回他妈,就看他爸怎么表现了,反正他觉得,他爸应该是很喜欢他妈的。

所以,他只会坐等结果。

两个人要不要在一起……哪种结果,他应该都能解释。

二楼上。

叶恒粗鲁的将唐夭夭带到他的房间,狠狠的将房门关了过来。

唐夭夭也很怒气的看着叶恒,她使劲的甩开叶恒的手,很用力。

但就是怎么都甩不开,只感觉到自己的手臂被他狠狠抓住,越来越痛。

“叶恒你到底要做什么!”唐夭夭暴怒。

“不知道吗?”叶恒问她。

唐夭夭看着她,狠狠的看着他,“不知道!也不想知道!我对你的事情一点兴趣都没有,我现在要回去处理我的东西!叶恒,你永远都不知道,在你看来微不足道的事情对别人而言有多重要!你从一生下来开始,就什么都有了,什么都不缺,你要钱有钱要权有权,想要什么都可以随手可得,我不同,我所有的一切都是靠努力靠奋斗换回来的,所以我失去的时候会非常的难受,因为我知道,一个没有背景的人,想要重新开始,是一件有多难的事情,特别是在娱乐圈!”

唐夭夭愤怒无比。

愤怒到真的毫不控制。

她承认。

她忍不下来了。

她承认,在娱乐圈这么多年,她舍不得。

很不舍。

她一直那么努力,一直唯唯诺诺,一直小心翼翼,她从未想到,自己有一天会栽倒自己的丑闻上!

私生子。

所谓的私生子……

她在娱乐圈的形象本来就很正,有点绯闻,但都是和章程的一些暧昧,其他几乎没有任何出格的事情,娱乐圈曾经有一次的投票活动,在当红的一线女明星中投票选出最清纯的女艺人,而她名列榜首!

现在,现在却被如此爆料。

而且在娱乐圈,一点败坏道德的事情都会被媒体无限的扩大扩大,恶化的程度根本难以想象。

但是叶恒感受不到的。

叶恒不在乎的东西,从来不会去感受别人的痛苦。

她也不想强迫他,她甚至觉得不是他不愿意帮她而是他根深蒂固的觉得这不是什么大事儿,这就是他们两个人生活的环境不同导致的差异性,她不怪他,怪自己当时的粗心大意。

“唐夭夭,是不是在你心目中,我就那么不值得信任!”叶恒问她,冷冷的问她。

唐夭夭不想回答了。

该发泄的情绪,她都发泄完了。

现在她只想让叶恒放开她,她还有很多要解决的事情,她不想因为自己的情绪而浪费了自己的时间,她很少这么激动很少这么不顾一切的放纵自己,冷静下来,就不会再如此。

感受到唐夭夭的沉默,叶恒的情绪反而越来越大,“妈的唐夭夭,我和叶初就这么见不得人吗?!我们被曝光了就这么的让你无法接受吗?!”

唐夭夭看着叶恒。

因为愤怒,因为压抑,也没有去深想叶恒话中之意!

叶恒真的是愤怒了,他大声怒吼着,“唐夭夭,你现在到底想要怎样?!”

“什么都不想。”唐夭夭说出来的话,出奇的平静,“只希望叶公子高抬贵手,放开我。”

叶公子。

又是叶公子。

生疏到他甚至觉得这个词语是对他的侮辱。

他反而更想听到她叫他叶恒,即使每次叫这个名字的时候,都是她在对他暴怒!

他真的是讨厌透了唐夭夭在他面前的伪装。

故意的伪装。

他一心想要靠近的女人,却一心只是对他敷衍而生分。

妈的!

叶恒突然弯腰低头,托着她的后脑勺,一个吻狠狠的印在了她的嘴唇上。

然后有些疯狂的,将舌头伸进了她的口腔中。

根本就是蛮狠无比。

唐夭夭怔了一秒,下一秒就开始反抗。

本能的身体排斥,她并不是随便到随时随地都可以上床的女人,特别是在如此压抑的情况下。

她疯狂的排斥让叶恒更加的不爽了,那一刻似乎真的激发了他的控制欲和强占欲,什么都不顾什么都想不到的,狠狠的吻着唐夭夭,手有些疯狂的拉扯着唐夭夭的衣服!

妈的,忍也忍够了!

劳资发泄情绪的方式就是上床。

狠狠的上床。

将这个女人狠狠的压在身下,狠狠的压着,占有,强行占有!

“唔……放开……唔……”唐夭夭扭动着身体,一直在用力的推开叶恒。

叶恒的力气唐夭夭根本撼动不了,只感觉到他粗狂的气息一直在她周围,身体的坚硬让她能够感觉到他此刻会做什么,会怎么粗鲁而疯狂的做什么接下来的事情!

她眼眸突然一紧,牙齿狠狠的咬了下去。

叶恒舌头一阵吃痛。

他猛地放开唐夭夭嘴。

唐夭夭趁机一把推开了叶恒,用尽了力气。

那一刻推开他的时候,自己也退了好几步。

叶恒捂着自己的嘴,感受着舌头传来的疼痛,眼眶腥红的怒视着唐夭夭。

唐夭夭也知道自己激怒了叶恒。

她知道自己可能不满足这个男人,走不出这个房间了。

她擦了擦嘴角,真的是厌恶的擦了擦。

叶恒就这么阴冷的看着她的举动,看着她如此排斥自己的举动。

他真的很想掐死唐夭夭这女人。

掐死了,眼不见为净。

唐夭夭擦完嘴角后,说,“我自己来。”

叶恒眉头紧蹙,

唐夭夭开始脱自己身上的衣服,因为穿的是拍摄广告的长裙,只需要将后背的拉链拉下来,就可以了,刚刚叶恒的蛮力,其实根本就不可能脱得掉这条裙子。她咬牙,将拉链一拉到底。

裙子就这么落在了自己脚下。

她身上就穿了一套奶白色的文胸和内裤,娇美的身材展露在他面前。

她伸手去解开自己的文胸。

叶恒喉咙微动。

那一刻也不知道自己什么情绪,是想还是不想,是想上还是不想上。

他就这么直直的看着唐夭夭看着她一脸心冷的模样,他总觉得她可能现在去碰她身体,她身体都会是冷的。

叶恒突然上前,将唐夭夭解开文胸的手桎梏住。

算了。

他终究现在开始考虑对方的感受了,他终究不想,这么去强迫了唐夭夭,真没有以前那么大神经了。

他还未开口。

就听到唐夭夭有些冷漠的声音淡淡的说道,“我自己来,别让我每次都觉得,我在被你强暴。”

叶恒真的是气得心肝肺都痛了。

每次……

强暴。

他以为,他给予她的,是一场愉悦的欢爱。

他每次对她,都格外的用心,他也能感受到她身体的反应,一次一次的在他身下绽放。

现在说什么……

强暴。

在她看来,他们每次的交合,都只是在强迫她吗?!

可他却还特别的洋洋得意,觉得自己的技巧可以这么用在她身上让她愉悦,很有成就感。

他冷笑了一下。

果真。

唐夭夭说对了,他们是两个世界的人。

他不懂她。

她也不懂他。

他放开她的手,退了两步。

唐夭夭看着叶恒突然好想很是生疏的距离,看着他脸色冷漠到,全身好想都带着寒气。

他说,“你刚刚让我帮你做什么?”

唐夭夭看着他。

也没有再脱自己的文胸,就这么看着她。

“撤掉新闻是不是?”叶恒再次问她。

唐夭夭不知道现在的叶恒,突然又要做什么。

她咬牙,也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

叶恒似乎也没打算要听到他的回答,他低头拿出手机按下一串数字,“现在帮我把唐夭夭的新闻从各个板块立刻下线,如果有什么论坛贴吧等各种交流工具上议论唐夭夭的事情全部封锁IP并禁言一周!”

“遵命。”

叶恒将电话挂断,挂断后说,“如你所愿。”

唐夭夭抿紧着唇瓣。

“你可以走了。”叶恒直白。

唐夭夭看着叶恒的模样,看着他好像……真的有些生气的模样。

她突然又开始解开自己的文胸。

叶恒看着她的举动,眼眸紧了一下。

唐夭夭脱了文胸脱了内裤走向他。

叶恒脸色微动。

就这么看着唐夭夭垫着脚尖,攀上他的脖子,主动去亲他。

亲他嘴唇。

叶恒脸突然往一边,她的唇吻到了他的脸上。

两个人都有些安静。

唐夭夭说,“我该报答你。”

所以……

就是想要报答他。

报答是交易,就不算强暴了。

是不是该怎么理解。

叶恒讽刺的笑了一下。

他双手避开她的关键部位,将她推开。

唐夭夭看着他。

看着他直接转身不去看她,只听到他冷冷的音调说着,“不用了,我突然就很不喜欢女人没心的,投怀送抱。”

唐夭夭低着头。

听到叶恒的话,心口反而有些微微的情绪波动。

“这种方式你还是用在其他男人身上吧。”叶恒丢下这句话,先打开卧室的房门,离开了。

偌大的卧室,就剩下唐夭夭一个人了。

她蹲下身体,将自己埋在自己的双膝之间。

总觉得,如愿以偿的让叶恒撤下了新闻,心口反而……更痛了。

一种压抑的说不出来的疼痛,那一刻已经不知道自己到底追求的是什么,要的到底是什么了!

她也不知道子蹲了多久。

而后。

她还是站了起来,将自己的衣服穿上,离开。

现在捋不清自己的情绪,只知道,现在要回去面对自己这则新闻,如何做好这则新闻的公关,让自己能够在这次新闻中,勉强度过去!

她下楼。

楼下,叶恒在沙发上,淡淡的抽着烟。

看着唐夭夭下楼,抬眼看了一眼,转移视线,没有说话。

唐夭夭走向沙发那边。

叶恒也没有在看她。

唐夭夭弯腰将自己遗落在沙发上的包拿起来,想要开口对叶恒说什么,电话在此刻又响了起来,她咬唇,拿起包里面的手机,一边接通一边往外走,“大伟哥,我马上就回来……新闻都撤了吗?嗯,我马上到公司来找你……”

叶恒就这么看着唐夭夭匆匆忙忙的背影。

总之,在这个女人心目中,事业永远都比他重要,都比他和叶初还要重要。

是。

他真的无法理解。

无法理解像唐夭夭这种平民女子能够在娱乐圈混到如此地位是有多难,是多想要保持并往上攀登,但他也从未想过,阻碍了她的演艺事业,他也从没想过,不让她在娱乐圈,顺风顺水。

可是……

这个女人不相信她。

她说她没有背景在娱乐圈真的很难。

但就是从来没有想过,把他当靠山。

他狠狠的抽了一口烟,缓解自己抑郁的情绪,他转头看着那边的叶初,看着一脸平静的叶初。

所以努力了那么长时间,一切又要回到当初的起点了,是吗?!

……

唐夭夭坐车回到公司。

一路上想了很多最后,又什么都没想了。

她没有那么多的精力去顾及其他,从她进入娱乐圈开始,就已经牺牲了太多。

牺牲了父母对她的宠爱。

牺牲了自己违背良心的初夜。

牺牲了自己为人母亲应该做到的责任。

牺牲了这么多……

她还是决定,留在娱乐圈。

这就是她,认定一件事情的时候,也会固执到吓人。

她走向公司。

周围工作人员讨来很多异样的光芒。

她习惯了。

娱乐圈就是这样。

你好的时候,很多人都会巴上来,你不好的时候,所有人都会看你笑话然后和你保持生疏的距离就怕,惹祸上身。

所以外界传闻的真的没有错,娱乐圈的人,都是一群只会演戏的婊子,不管在剧中还是在剧外。

她走向大伟哥的办公室。

大伟似乎在等她,看着她出现也没说什么,直接带着她去了高层会议室。

因为她的原因所以现在公司在召开紧急商讨会,为她这起突发新闻,做危机公关。

公司所有高层都在,包括董事长都出面了。

她作为公司的当家花旦一线明星,在国际上也有了一定的知名度,如果不是现在突然的情况,以后还会有很多发展,公司也舍不得放弃她。

所有人很是严肃的坐在偌大的会议室,谈论分析这起事故对唐夭夭未来发展的一个影响以及现在当下最应该做什么。

新闻撤掉了,并不代表这件事情就能一笑而过。

唐夭夭在粉丝中已经产生了不良口碑,想要重新好转起来,并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隐隐藏藏反而会让人非议,倒不如开记者招待会,直面应对唐夭夭关于私生子的事情。”一个高层建议,“与其这么去抹掉那些不好的事情,我个人觉得,打苦情牌可能更好。”

所有人看着这位高层。

高层转头问唐夭夭,“能公开孩子的父亲吗?”

“不能。”唐夭夭想都么想的摇头。

不能。

大家自然就理解成,唐夭夭确实是二奶的存在,公开了,可能对她的负面影响更大。

现在也不是追究责任的时候,而且看孩子的大小,应该是唐夭夭在火之前发生的事情了。

高层想了想,“召开记者会,打苦情牌。夭夭生那孩子的时候也才20岁出头,那个时候你还小说什么遇人不淑然后失足什么的也很正常,而且这么多年你形象很好,弄点煽情的稿子,更容易得到大众的原谅。”

在经过一个晚上的讨论之后,最后采纳了这位高层的意见。

这个世界总之都是站在弱者这边的。

他们只能搏一搏。

于是记者招待会这么定了下来。

明天下午2点。

经纪公司发出声明,对唐夭夭关于私生子一事儿做正面回应。

又引起了娱乐圈的一场轰动。

没有特别邀请,但几乎所有全国各地的媒体都争相赶到了招待会现场。

唐夭夭在后台做准备。

危机公关给了她一份稿子,她在默念。

外面听说已经拥挤了很多人,此刻才中午12点过而已。

唐夭夭看得很认真。

后台化妆间被人推开。

唐夭夭转头。

转头看到了江南。

脸色有些微变,继续低头看稿子。

江南冷笑道,“你觉得你还能靠一个记者招待会翻身?”

“不试试怎么知道不能!”唐夭夭不想搭理江南。

此刻最得意的不过是江南了。

他们从一开始就在明争暗斗,她遭遇这些,江南自然就旗开得胜了。

“唐夭夭不管你的公关团队现在有多强大,事实就是,你已经不行了。我听说你和张导接了一部戏,正好,我这几天在百忙之中抽了点时间去见了见张导,张导说,后悔选你了,现在好在没有开拍,打算用我来换你。”

唐夭夭抿唇。

最喜欢落井下石的人,除了江南没别人了。

她看了一眼江南,看着她脸上如此得意的笑。

这个时候和江南撕逼,反而会让江南心情更爽。

她说,“江小姐,这是我的化妆间,麻烦你出去,我不想叫保全,你必定是一线大明星!”

“哼!”江南冷哼一声,“唐夭夭我顺便再告诉你一声,刚刚是大伟哥放我进来的,捉摸着,你死了,他会找我回去。虽然我不太情缘,但是只要是你的东西,我都想抢。以后我们一个经纪公司,你被雪藏,我被力捧,你说那画面,你会不会气得要死!其实,你好好的讨好我,对我好点,有些什么女四女五女六的角色,我也可以帮帮你!”

唐夭夭冷言,“你出去!”

江南讽刺的一笑,“让你再嘚瑟几天,过几天,你所有的东西,就全部都是我的了。这个记者招待会,连大伟哥都不抱希望,你就自我安慰吧。”

说着,江南就扭腰出去了。

出去的时候故意没有关门,门外就是大伟在,江南娇滴滴的声音说着,“大伟哥,你看你,都老了,操心吧。当初选我多好,真是笨。”

分明在打情骂俏。

大伟其实不太喜欢江南的作风,这个时候却附和的回了句,“你哥老了有时候容易老眼昏花……”

江南笑得更加妩媚妖娆了。

唐夭夭起身将化妆间的门关了过去。

刚关过来,小荣从门外进来,刚刚偷溜出去看外面的架势了,此刻回来似乎也是看到了江南和大伟在那里故意“恩爱”,心里有些不是滋味,“那个狐狸精,到哪里都忘记不了发骚,真是看不惯她在这个时候故意来这里,分明是看我们的笑话。大伟哥还这么纵容她,真是够了!”

唐夭夭倒是很淡定。

娱乐圈就是这么一个地方,谁红谁就可以耀武扬威。

她现在什么底气都没有。

不是大伟对这场招待会不抱希望,她自己也不太抱希望,尽管来的记者很多,也动用了公司的资源收买了很多家媒体,但最后粉丝会不会接受,谁都不知道。

她尽量让自己平静下来,平静下来的看台本。

下午2点准时。

唐夭夭在大伟的陪同下,走向记者会现场。

吵吵闹闹的下场因为她的出现而变得瞬间安静了下来。

唐夭夭深呼吸一口气,坐在最中间的位置。

大伟陪着她。

唐夭夭眼眸看了一圈,媒体确实很多,几乎全国大的媒体都在。

她无意好看到江南了,带着鸭舌帽把自己武装得特别严实的站在一个工作人员的身后,眼神中都是冷漠,冷漠的看着她的身败名裂。

她咬唇。

在大伟的提醒下,开口说话,“感谢各位媒体朋友,感谢大家在百忙之中来参加我的记者招待会。”

说着。

唐夭夭站起来,非常礼貌的鞠躬。

面前的卡门声,闪光灯不断。

唐夭夭坐下,说,“就之前新闻报道我关于有个儿子的传闻,我现在对此消息当着所有的媒体的面,做正面的回应……”

全场安静无比。

唐夭夭停顿了一秒,似乎是在酝酿情绪。

好久,她正欲开口。

偌大的会议厅的大门突然被人推开,因为声音很大。

所有人都不自觉的转头,转头看着一排排黑色西装突然冲进来,很快形成了两列,留出了一条人行通道,对立而站。

而后。

就看到一个男人,穿着黑色西装,器宇轩昂的走在黑色西装中间,那一刻,所有人聚光灯似乎都放在了他的身上。

万众瞩目!

------题外话------

宅负责人的告诉你们。

woli叶公子,帅毙了!

下午二更!

么么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