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我和唐夭夭是合法夫妻/豪门重生之妇贵逼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有些喧嚣的会议厅。

所有人都看着那个气场强大的男人,叶恒,北夏国的叶长官。

他身材挺拔,冷峻的脸上有着让人不寒而栗的距离感,此刻步伐稳健的走在黑衣人中间,万众瞩目来形容,一点不为过。

以前的夜场小王子和现在的北夏国长官,果真是不一样的。

全场注目着他的身影,看着他一步一步走进唐夭夭,看了她一眼。

唐夭夭也这么目瞪口呆的看着叶恒,不知道他为什么会出现在这个地方。

叶恒敛眸,坐在唐夭夭的旁边。

现场安静无比,只有闪光灯不停闪烁以及卡门的声音。

他直接将放在唐夭夭面前的那个话筒拿了过来,放在自己面前,直白道,“很抱歉,我来晚了点。”

唐夭夭就这么看着他,不知道他要做什么,此刻因为到处都是摄影机到处都是照相机,让她根本没办法拉下叶恒问话。

大伟也怔住了。

在娱乐圈纵横20多年,第一次遇到这样的情况,第一次自己准备的记者招待会,不在自己的掌控之下。

现在的情况……

他感觉只能认命。

认命的看着叶恒,看着台下的所有人,缓缓开口。

他说,“我没想到我和唐夭夭的婚姻能够引起这么大风波。”

婚姻……

叶恒和唐夭夭的婚姻。

这是真的吗?!

所有人完全氏惊呆了。

唐夭夭是叶恒的妻子!

唐夭夭这么低调吗?!

这么低调!

叶恒转头,主动拉起唐夭夭的手,“我和她结婚5年了,我们的儿子今年4岁,他叫叶初。名字的来历很简单,叶初反过来念就是初夜,他是唐夭夭的初夜和我生下的孩子。”

唐夭夭有些……脸红。

叶恒当着这么多人的面。

但是他手心给她的温度,让她那一刻真的只想跟着他的步伐。

全场一片哗然。

是真的觉得,这个消息太震惊。

“夭夭喜欢娱乐圈想要在娱乐圈发展,我不阻止她,也没有帮她。她现在可以发展到现在都是靠她自己努力,我没想到会因为所谓的一个私生子的名字给夭夭冠上了不好的名声,我可以看着夭夭辛苦努力向上,只要她觉得开心觉得值得就好,但我不能忍受我的女人被人如此误会。”叶恒一字一句说得掷地有声,“叶初是我和唐夭夭合理合法下出生,他不是私生子,有名字有户口!唐夭夭也不是小三不是什么二奶,是我叶恒的妻子!唯一的妻子!”

现场一片安静。

唐夭夭看着叶恒如此坚定的模样,看着他出现在那里,如此坚定的眼神。

唯一的妻子……

她咬唇。

她真的从未想过,遇到这件事情后从来没有想过要把和叶恒的婚姻公开,甚至愿意承认那个孩子是她私生的都行,就是没想过让叶恒这么出现在大众面前,她没想过出现后的结果会怎样,她只是从未有过这种想法,觉得他会出现!

现在。

说不出来的感受,不知道是不是应该兴奋。

“而我们之所以不想要公开我们的婚姻只是因为我们想要低调,也不想让孩子过早的接触到媒体,如果可以,当然更想给他一个简单快乐的童年。更何况,夭夭想要自己在娱乐圈发展不想依靠了谁,我也尊重她的选择!但是到现在,我想夭夭的低调也不见得是一件好事儿,反而被人议论纷纷。”叶恒扫视了一圈在下的媒体,“所以我觉得偶尔,可以高调一点!比如此刻,我就直白的告诉你们,我和唐夭夭是合法夫妻!”

话音落。

叶恒突然转身,转身站起来,站起来,拉着唐夭夭一起。

他面对着她,手放在她的脸颊上,从未看到过他眼中会有如此神情的视线,但这一刻就这么清清楚楚的呈现在了她的眼前,让她有那么一刻拒绝不了他的靠近。

他捧着她的脸蛋,说,“夭夭,辛苦了。”

唐夭夭咬着唇,心里的情绪一直在波动。

心口,还在颤抖。

“早之前,我就不该纵容你一个人在娱乐圈。从现在开始,我不会放你一个人去奋斗,我不会让你去遭遇这么多诽谤,不会让你受到任何委屈。”他说,就像是在表白一样,他托着她的下巴,当着所有媒体的面,一个重重的吻印在了她的唇瓣上。

唇齿间,都是彼此熟悉的味道。

但……感觉已经不太一样。

和以前嘴碰嘴的感觉不同,她会紧张到,手足无措。

好久。

叶恒才放开她,对着她温柔一笑。

她突然觉得这个男人笑起来,正经的笑起来,真的很帅。

她咬着唇瓣,其实那一刻有点怕现在面对的一切都不那么真实。

叶恒伸手拉着她的手,手心间都是他的温度,他转身面对着所有媒体,说,“还有任何疑问吗?”

全场一片雅静。

如此爆炸性的新闻,居然没有一家媒体有任何疑问。

所有人就注目着他们,仿若真的没有什么可问。

“如果没有,就恕我此刻带着我老婆离开了。”叶恒很懂礼节的微欠身,拉着唐夭夭走了。

很潇洒很帅气。

没有任何人阻扰。

离开后的会场,一瞬间就爆炸了。

天啊!

唐夭夭的背景这么厚,以前没有得罪过吧!

以后应该没有得罪吧!

太吓人了!

而且到底是谁啊胆子这么肥,居然真的把新闻放了出来,听说不是Bing哥团队,大概当时星期一的乌龙新闻就是因为Bing哥知道惹不起所以不敢放了,而Bing哥都不敢爆料,到底是谁这么不怕死的爆料出来了?!

简直天不可思议了。

唐夭夭太不可思议了。

而且今天叶恒专程为了唐夭夭出席这种娱乐媒体见面会,要知道北夏国这么多年从来没有那个会这么正面的回应如此的娱乐媒介,可想唐夭夭和叶恒的婚姻关系,至少叶恒是无比重视的,叶恒重视就代表着,他是真的很喜欢唐夭夭。

所以老话说得好,真的不能以貌取人,唐夭夭这么努力都以为她身家清白,真没想到,爆料出来后差点没把人吓死。

媒体纷纷议论着,各种震惊震撼!

而一边的江南,此刻才是真的被吓住了。

她万万没想到,万万没想到,唐夭夭和叶恒是结过婚了。

居然还有一个儿子。

居然这个所谓的私生子,就是叶恒和唐夭夭的!

她接受了,无法接受这个事实。

对比起无法接受这个事实,她现在开始害怕了,是真的从内心觉得恐惧,这条新闻是她从B哥手上买过来然后爆料出来的,追查起来……

她几乎崩溃。

唐夭夭那女人,为什么会和叶恒有这么深的关系。

她真的是想不到。

当初叶恒故意和她在一起,难道也只是因为两夫妻吵了架然后叶恒故意让唐夭夭吃醋?!

现在想来,叶恒也不碰她对她也不冷不热,越发的觉得,当时只是为了做给唐夭夭看,叶恒这么做,是因为很喜欢唐夭夭吗?!

她以为靠自己讨好男人的手段可以将唐夭夭狠狠的踩在脚下,而且通过这次的事件可以让唐夭夭一蹶不振甚至身败名裂……

心里真的极度不平衡。

唐夭夭到底有什么能耐,凭什么可以和叶恒结婚。

凭什么!

而她讨好男人的手段绝对比唐夭夭高超一百倍,为什么是唐夭夭上位!

心里气得痒痒的,但又害怕被叶恒报复。

这种滋味,简直让她生不如死!

……

会议厅外。

唐夭夭被叶恒拉着离开,直接带到了她的小车内。

叶恒吩咐开车。

车子在街道上行驶。

不快不慢的行驶。

叶恒今天穿得很正式,脖子上还系着一条黑灰色领带,让他整个人看上去沉稳内敛了很多,他此刻似乎不太舒服,狠狠的将领带拉开了。

车内一日按很安静。

没有人开口说话。

叶恒将窗户按下了一点,稍微让空气流通让里面不那么闷。

他终于把领带扯了下来,说道,“我知道你不想公开我和你的婚姻,但这应该是最好解决你问题的更好方式。我给你解释只是希望你不要误会我是想要通过公开而捆绑住你,唐夭夭你还是自由的,你想要什么样的生活随便你,和我们几年前一样,都可以。”

唐夭夭有些本来想要感谢的话,却突然说不出口。

叶恒看着窗外,“当然,如果你因为和我的婚姻或者因为生了叶初而戏路受到影响我也确实无能为力。你心里有什么不舒服你可以埋怨也可以发泄,我所有能够想到的,能够做到的就这么多。”

其实,这是最好的方式。

至少她名声还在。

对于戏路的影响,不大。

现在娱乐圈的粉丝不会有之前粉丝的疯狂,不希望自己的偶像结婚生子,反倒是很多粉丝理智的希望自己的偶像能够找到自己幸福的另一半。

她只要保住了名声,不会因为一些丑闻而被媒体各种抹黑就够了。

她紧捏着手指,好久才说,“谢谢你叶公子。”

叶恒依然看着窗外,无动于衷。

“昨天对你发脾气,是我当时太着急了,根本想不到那么多,所以才会用自己理所当然的想法去对待你,我没想到你会出面帮我澄清,应该说我甚至想都没有想过。”

“我知道。”叶恒点头。

他知道唐夭夭没想过。

第一因为唐夭夭从内心深处排斥他,不想和他的关系暴露在外。

第二因为唐夭夭怕他,也不敢要求他出面。

总之……

他在唐夭夭的心目中,就是不值得信任也会不喜欢的人。

他淡漠的看着窗外,说,“唐夭夭,我最后再问你一次,你要不要跟我好好过?”

唐夭夭一怔。

叶恒说,“不影响你娱乐圈的发展,你想要在娱乐圈继续我不阻止你,你要不要和我在一起?”

唐夭夭看着他。

是真的没有想到叶恒还会这么问她。

内心深处……

她不知道自己到底有没有喜欢叶恒,此刻对他的好感她甚至不知道是不是就是因为感动,因为他对她做的事情而觉得感动,但她能够很清楚的想起,曾经自己对他的厌恶,对他的排斥。

她不说话。

因为心里面很乱,有些根深蒂固的东西想要扭转,根本就不是那么一件容易的事情。

但是她又突然很怕拒绝叶恒。

不知道在怕什么,明知道他现在不会报复她。

她的沉默让叶恒真的有些心冷。

所以唐夭夭是真的不会喜欢上他。

这个世界本来就很奇妙,有些人就是第一眼就可能爱上,有些人就是几辈子都对不上眼。

他大概就是唐夭夭那几辈子都不会心动的人。

他说,“你去哪里?”

唐夭夭看着叶恒。

“去哪里,我送你。”叶恒淡淡的说着。

脸色恢复得很平静,没有等到她的答案,也没有很伤心也没有很愤怒,出奇的平静倒是让唐夭夭有些无措。

她说,真诚的说道,“叶公子,我给我点时间考虑一下我们的事情,我没想过,我觉得很突然。”

叶恒摇头,“随便你吧,也别太为难了自己。”

这次其实不是为难。

她是真的想要好好想想,她和叶恒,是不是可以的。

以前一直觉得不可能,觉得两个人天壤之别,甚至上次她可以说出“她可能不会喜欢他”的话,这次却怎么都说不出来了。

“你去哪里?”叶恒再次询问,“公寓吗?”

“额,嗯。”其实那一刻本来想去叶家别墅陪叶初的。

此刻觉得叶恒心情也不是太好,就不去了。

叶恒让司机开车去她的公寓。

一路上就再也没有说一个字了。

唐夭夭到达目的地后,还未挥手,就看到叶恒让自己已经开远了。

她很少这么看着叶恒离开,以前总是巴不得他快点走,巴不得马上让他消失在自己的视线,现在反而……有些不舍。

她想。

有些感情可能真的会随着时间的改变,而有所改变。

……

叶恒坐在小车上。

以前还会回头看一下,这次没看了。

怕看了心碎得捡不起来。

他看着来电,接通,“找到人了吗?”

“嗯,找到了。”

“十分钟后到。”

“是。”

叶恒挂断了电话。

他和唐夭夭是不同的,唐夭夭只想把自己的事情解决好,而他,需要以牙还牙。

没有谁敢这么骑在他的头上,也忍受不了,这么欺负唐夭夭。

他冷着脸让司机开到目的地。

车子挺好之后,恭候在那里的黑色西装直接帮他打开了车门。

叶恒下车,抬头看了看面前的高楼。

“人都在吗?”

“在。”黑色西装恭敬无比。

叶恒微点头,走进高级公寓内。

黑色西装帮他拿下电梯,待叶恒进去后,才陆续跟着走进去。

电梯停到一个楼层,叶恒出去。

一个黑衣人恭敬的带路,停靠在一扇大门前。

黑色西装准备按下门铃。

“不用了,直接踹开!”叶恒直白。

他一直在朝政上待了不少时间了,很久没有这么血腥暴力过,现在突然觉得自己的兽性又出来了。

很久没有这种,想要杀人的冲动了。

黑色西装听到指使,二话不说,几脚狠狠的踹了去。

一脚一脚,猛烈无比。

约莫十来下。

房门被踹开了。

里面还算奢华的公寓里面,一个女人战战兢兢的看着面前的叶恒,以及叶恒身边五大三粗的黑色西装。

她就知道,以叶恒的个性不会放过她!

她心里面各种害怕各种心惊,脸上却努力拉出一抹娇媚的笑,声音还有些嗲,“叶公子,你让我开门就好,这么大动干戈,伤了身体多不好!”

叶恒冷笑。

越是这么冷漠的笑,越是让江南战栗。

她看着叶恒一步一步走进来。

而他没走进一步,她就想要逃跑,转身就跑。

刚刚门被人踹的时候她甚至想从窗户上跳下去,但是26楼,她跳下去必死无疑,她不敢。

她就这么看着叶恒站在她面前,居高临下的看着她,冷声问道,“唐夭夭的新闻,你发的?”

“不,不不是,怎么会是我呢,我和唐夭夭虽然看上去存在竞争关系,但是我们感情挺好的,从实习生那个时候开始就不错,我不会这么去陷害她的!”

“是吗?”叶恒眉头一扬。

江南明知道叶恒不会信,但就是死不承认,她说,“叶公子,你别这样,你这样会吓着我的。”

说着,她的手还伸向了叶恒的肩膀,看似,勾引。

叶恒低头看了一眼江南的手,没有推开,手一抬,黑色西装连忙上前将手机放在叶恒的手心。

叶恒修长的手指点着屏幕,然后发出了一段视频。

视频中,里面一个男人被打得面目全非,脸上身上都是血,此刻正胆战心惊的看着屏幕说道,“我说,我什么都说,是我因为缺钱所以将新闻卖给了江南,也是江南让我们蹲点挖唐夭夭新闻的,真的是我发布出来的,我只是把那些照片给了江南,收了钱,其他事情,我真的不知道……”

江南心口一紧。

她放在叶恒肩膀上的手往后一缩,脸都吓白了的说道,“我,我……你别听他乱说,叶公子,你别听他乱说,我都不认识他!”

“没关系,你像他这样了,可能就会认识了。”叶恒嘴角冷笑,一个响指。

两个黑色西装上前,直直的走向江南。

江南被面前的两个黑衣人吓到了,往后退了两步,大声说道,“叶公子,不要,不要……啪……”

一巴掌,就这么直接甩在了江南的脸上。

那个力度,直接让江南整个人扇翻在了地上,脸一下就肿了起来。

江南一直不停的求饶。

刚说了两句。

又是一巴掌,还有拳脚相向。

“叶公子,啊……我承认,是我做的,都是我做的,是我为了报复唐夭夭所以将她的事情爆料在网上然后被媒体传播开的!”江南受不了身上的疼痛,哭嚷着承认。

叶恒冷冷一笑。

他让两个黑衣人住手,看着身体瑟瑟发抖的江南,蹲在她面前,“现在知道,唐夭夭你惹得起吗?”

“是我有眼不识泰山,是我有眼不识泰山,叶公子你大人大量放过我,以后我绝对不敢对唐夭夭做任何举动,以后她要的戏份她要的全部我都无偿给她,求你放过我,求你放过我,我发誓我再也不敢对唐夭夭做任何不敬的举动。”江南下的身体直哆嗦,是真的很怕自己就被叶恒给弄死了。

叶恒现在的权利,杀她不难。

想到这里,更加恐惧了。

她搂抱着身体,一直紧张无比的看着他。

叶恒笑了笑,分明很自然的笑容,她却觉得阴森得很,“江南,我不杀你。”

江南不敢放松。

叶恒伸出修长的食指,抬起她的下巴。

江南顺应着他,不敢有任何一点点抗拒和违背。

“这么漂亮的脸蛋这么好的身材,修了多少次才修出来,死了也可惜。”叶恒淡淡然道。

江南不知道叶恒要做什么。

她心里怕得要死,鼓起勇气说道,“叶公子如果喜欢,我愿意陪你一辈子,只要你有需要,我都可以,随便你这么玩都可以,我是你的……”

叶恒笑了一下。

又是这么简单的笑了一下,却阴冷得很。

------题外话------

二更求月票。

就是死皮赖脸的求月票。

好啦。

明天看看,咱们叶公子怎么弄江南吧。

话说你们要不要猜一下。

猜对有奖。

小宅飘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