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江南的下场/豪门重生之妇贵逼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精致的小公寓内。

叶恒的食指抬着江南的下巴,看着她战战兢兢的模样,嘴角笑得阴冷无比。

江南心里怕得要命,努力的想要讨好叶恒。

她到这一刻,除了还好都还在不甘心,她不甘心自己被唐夭夭踩在脚下,落得如此下场。

她如果可以勾引道叶恒,如果可以……

她一定会让唐夭夭生不如死。

心里头的算盘打着,脸上的笑容更加妩媚多姿了。

她说,“叶公子你只要想,我可以随便玩……”

“是吗?”叶恒眼眸就这么直直的看着她,嘴角那抹笑容,真的让人不寒而栗。

江南连忙狠命的点头,“是的叶公子,我很会伺候人,如果你用过就知道了……”

“可惜。”叶恒说,冷冷的说,“我觉得脏。”

江南原本有了点血色的脸颊,一下煞白无比。

“以前真的从来没有觉得谁的身体会脏,所以无法理解唐夭夭说我身体不干净,现在在你身上,我想我是懂了,原来这种脏会真的让人恶心得想吐。”叶恒有些讽刺的说道。

江南咬着唇,直直的看着叶恒。

叶恒口口声声离不开唐夭夭。

叶恒就那么爱唐夭夭吗?!

不。

她受不了,唐夭夭会有这么大的大人物,这么深爱着。

而她这么久以来,从来逢场作戏,从来没有谁对她真的动心过。

她心里极度不平衡。

而在心里极度不平衡之下,听到叶恒冷冷的声音说道,“江南你这么喜欢和人上床,这么喜欢脱光自己的身体,我会满足你的愿望的。”

说着,手一伸。

一个黑色西装将一份合同递到了叶恒的面前。

叶恒将合同放在江南面前,“卖身契,签字吧。”

江南就这么惊恐的看着叶恒给她的那份合约。

她心里紧张到根本看不清楚,但是她看到了“AV”两个字。

AV?!

不。

她死都不要拍这个东西。

她堂堂北夏国的影后,她怎么可能去拍这种东西,她自尊受不了,她觉得这是她人生最大的侮辱,她宁愿去死!

叶恒放开她的下巴,还用手帕擦了擦,似乎是真的觉得很脏,擦完之后,手帕都直接扔掉了,这种细微的动作真的让江南恨不得杀人,她就这么遭叶恒嫌弃吗?!

而叶恒根本不在乎江南心里的感受,他说,“你有两个选择,要么死在这间屋子里面,要么,签下协议,好好的去为我工作。协议时间也不长,20年,以你现在的身段到40多岁,应该也差不多了。20年期间,每天必须拍摄1—3部,当然我会给你月事假的,也会给予你每部AV200块的酬劳,算来你一天如果拍摄3部就是600块,一个月也有1万多的收入,省着点,你后半辈子还能养老。”

“不……”江南摇头。

不,她死都不要拍这种东西。

她堂堂影后,堂堂影后……要是拍摄这种东西,她根本再也不可能翻身,她会被怎么的耻辱和嘲笑。

“我没有和你条件,只是在给你选择。”叶恒直白无比,“对了,我还需要给你说一声,你现在账户上的动产不动产都已经因为各种原因归公处理,我已经以唐夭夭的名义捐献了出去,我倒是没想到你个人名下的资产还不小,所以我替那些贫困儿童感谢你的捐赠。”

“不要,不,那是我的钱……”江南心痛死了。

她好不容易靠着自己的身体,又拍了那么多戏,攒了那么多钱,却没想到,就被叶恒这么捐了出去,还是以唐夭夭的名义!

不。

她整个人已经崩溃。

崩溃到很想要发泄,又不知道怎么发泄。

叶恒从地上站起来,似乎是对她的耐心已经到了极致。

他淡淡的说道,“给了2分钟考虑,那支笔给她。”

黑衣人恭敬的将笔放在了江南的手边。

江南看着那只黑色签字笔,整个人都在发抖。

“秒表。”叶恒直白。

黑色西装连忙将表秒开启,倒计时2分钟,也放在了江南的面前。

那种看着时间倒流的滋味,真的会让内心崩溃到想死的地步,她觉得自己快要承受不下来,真的很想一头撞死,真的很想这只是一个梦,一个噩梦而已……

叶恒折磨人的方式,真的比普通人强大的一百倍。

“十,九,八……”江南看着数字越来越少,越来越少。

叶恒冷血无比的看着她,毫无任何情绪波动,他看江南迟迟没有拿起笔,眼神给了一个黑色西装,黑色西装蹲下身体,手上一把带着消音器的黑色手枪,就这么直直的出现在了江南的面前,她甚至能够感觉到那冰冷的枪口,对着她后她死的难看的模样……

她猛地一下拿起钢笔,签下了自己的大名。

她很怕死。

这种身临其境真的会让她,惊恐到根本毫无反抗之力。

她签下自己大名后,就疯狂的哭了。

哭得撕心裂肺。

叶恒让人把那份合同拿了起来,让黑色西装保管妥当,说道,“拿去给张荣志。”

江南身体抖动了一下。

谁不知道北夏国最最最大的AV拍摄导演,张荣志。

他的AV什么都尺度都有……

“江南,好自为之。”叶恒转身欲走,走之前又停了停脚步,对着身边的黑色西装说道,“辛苦了,剩下的,你们可以玩玩,别死了就行。”

“谢谢长官。”

叶恒冷笑。

带走了两个黑色西装,生下了6个。

6个人,全部靠近江南。

江南身体往后躲。

身体不停的往后躲。

6个黑色西装根本不给她反抗的余力,直接将她身上的衣服撕开……

残暴的一幕又一幕。

以后,天天都会发生!

……

叶恒回到的自己的小车上。

心情并没有因为将江南弄得生不如死有什么成就感。

江南只是个小人物,他稍微动一下手指就可能把她捏死!

他眼眸看着窗外,看着零碎的阳光,秋天貌似都要过了的感觉。

司机漫无目的的在街道上行驶,不知道叶长官要去什么地方,也不敢问,总觉得叶长官好长一段时间,心情都不太好,虽然不会动不动就发脾气但真的,变得深沉了很多。

车子在街道上这么闲逛了很久。

他低头突然拿起电话,拨打。

那边很快接通,“哥,你很帅你知道吗?我正在看夭夭发布会新闻,看到你这么霸气登场,我滴个去,我都怀疑屏幕里面的那货不是真的你,是莫修远附身了似的,你简直太帅了!我都想给你点1千个赞了!”

古歆无比激动地说道。

她从没想到叶恒也会有这么正经这么帅的一幕。

她都过了少女怀春的年龄了,那一刻也被叶恒这厮迷得心花怒放小鹿乱撞,简直是就是国民男神嘛。

又霸气又温柔。

“你有空吗?”对于古歆的恭维,换以前可能就开始特得意的鼓吹了,今天没什么心情。

反正怎么着,唐夭夭也不会喜欢。

最大限度只会把他当恩人,如果这则新闻出来后,对她影响是好的。

他想想都觉得,很无力。

是不是人想到越多就会越觉得,心有余而力不足。

“有空啊?你要约我?”古歆兴奋无比的说道,“正好我又想和你喝酒了。”

反正早就忘了当时陪叶恒喝酒喝得第二天都要死发誓再也不喝酒的事情了。

“嗯,我们魅色老地方见。”

“我马上就来。”古歆连忙答应着。

叶恒让司机开车去了魅色。

有时候在不知道自己怎么发泄情绪的时候,总是想要借酒消愁,其实根本没什么鸟用。

他走进特定包房。

古歆还没来,他让工作人员拿了一堆酒放在包房的茶几上,自己倒着,就这么喝了起来。

古歆是半个小时后到的,以来就叽叽咋咋个不停。

他就不明白了,同样都是女人,唐夭夭为什么可以安静到有时候根本就感觉不到,而古歆可以活跃到这个程度。

古歆一来就把包扔在一边,给自己到了一杯酒。

酒下肚,整个人都满足了。

叶恒笑了一下。

他突然反而有些喜欢古歆这种什么事情都不会掩饰的性格了,翟安找到她,想来也是翟安的福气。

他又喝了两口,觉得这段时间自己真的又多愁善感了些。

“哥,你心情不好吗?突然让我出来喝酒?”古歆大大咧咧的坐在地上,一边喝着酒一边问道。

“嗯。”

“怎么了?今天这么霸气这么帅,唐夭夭应该爱死你了吧。按照常理,你们不应该大战三百回合,你居然跑来约我喝酒?!”古歆越说越觉得不正常。

叶恒说,突然有些气急败坏,“我他妈的又失恋了!”

忍了一肚子的气,这一刻在古歆面前,就这么自然的发泄了出来。

古歆不适合当军师,但特别适合当发泄对象。

“你都做到这个份上了,唐夭夭还没感动?!”古歆有些不相信。

按照平常女人,早就兴奋得投怀送抱了吧。

“感动了。”叶恒说,直白道,“是感恩的感动,不是喜欢不是爱。我问她了,再次很认真的问她,在不影响她娱乐圈发展的情况下愿不愿意和我一起过,她沉默了。”

“沉默并不代表她拒绝啊。”古歆直直的说道。

“我太了解唐夭夭了,她的沉默就是拒绝,她的沉默就是不想。她和你性格完全不同,她生活得太小心翼翼了,她不喜欢的东西,她只会隐忍着不会说出来。”

“毕竟唐夭夭的生活和我们不一样。我们生下来什么都有,但是唐夭夭什么都是自己努力来的,所以才会更加珍惜一些。”

“我知道,但我希望她可以对我不同,我都做到这个地步了,我把我能够想到的对她的好都做了,我这辈子都没这么用心过,但是唐夭夭那女人,真的就对我半点感觉都没有。”叶恒越说越气,“你说一般人在遇到唐夭夭被人曝光私生子的事情能够想到的第一件事情是不是将自己的正常的有着法律效应的婚姻公布于世?”

“是啊。”古歆点头。

正常人都该这么做,这是最好洗白她私生子的最好方式啊。

“可是唐夭夭不是。唐夭夭只想把这则新闻压下来,然后想起她方式解决。从来没有想过把我们的婚姻公布出来,我承认当年是我提议隐婚的,但是当时我他妈不是没爱上唐夭夭吗?现在我他妈的这么喜欢她,就恨不得将婚姻曝光了。她却从没想过,要曝光,还求我让我把新闻压下去,她和她的危机公关想其他方法解决!”

“那为什么最后你还是去了现场?”古歆懵逼了。

她一直以为叶恒今天上午的举动,就是之前和唐夭夭团队商量好的。

要不然这么二的叶恒,怎么能够想到这么帅气逼人的方式。

“我问了陆漫漫了。”叶恒说,“其实心里面很想这么做,也知道这么做是对唐夭夭这次危机最好的方式,但是我真的是怕了唐夭夭,我怕我的一厢情愿反而弄巧成拙,所以我问了陆漫漫,我这辈子从来没有对谁这么小心翼翼过,唐夭夭女人我真恨不得掐死她。裸露漫漫说我的想法很好,而且她说她看到新闻那一刻,第一时间就想让我这么做。”

“陆漫漫考虑事情比我周全,她觉得可以,我才出现在记者招待会现场的。但是我果然又太心急了,陆漫漫没有让我这个时候问唐夭夭和我重新开始,我却终究有些按耐不住了。”

“嗯,喜欢一个人有时候就是会有这方面的冲动的。”古歆安慰。

想了想,又觉得好像有些不对,她直直的看着叶恒,“你为什么突然又和陆漫漫有勾搭了。”

“否则指望你,我早就被唐夭夭拒之千里了。”

“我说叶恒,你这个死没良心的,亏我还以为你和唐夭夭和好了所以才没有找我了,我真没想到你丫的居然移情别恋了,咱们友尽!”古歆很不是滋味的说道。

叶恒看了一眼古歆,小肚鸡肠的。

他拿起酒杯主动和她碰了一下,“至少你还是那个唯一那个,我可以吐槽的对象。”

“意思我还应该荣幸了?”

“可以这么认为。”

“麻痹。”古歆不爽。

突然觉得自己从军师沦为了宫女的身份。

两个人喝了很久。

又是一个下午加一个晚上。

又是翟安把古歆给抱了回去。

古歆喝醉后特别不老实,对着翟安又咬又抓的。

他迷迷糊糊看着他们离开的背影,这个时候还真的觉得,他挺羡慕着两口子的。

以前他最看不起的阿修和翟安的恋爱方式,现在终于遭报应了。

他迷迷糊糊的也起身离开了魅色。

他坐在自己的小车上,又到了莫家别墅。

深更半夜的,他好像总是喜欢在这里来发泄。

他走进大厅,一屁股坐在沙发上。

莫修远又大半夜的起来看着叶恒一脸受伤到孤独无助的模样。

叶恒直直的看着莫修远,“我失恋了。”

“你就不能正常的时候在正常的时间来我家吗?!”莫修远一字一句问他。

现在凌晨……2点半。

“莫修远,劳资为你家做牛做马,你他妈就不能对我好点吗?”

莫修远翻白眼。

叶恒喝醉了,尤其的口无遮拦。

“劳资都失恋了,你就不能对我更好点吗?”

“你一年要失恋几次?”莫修远直白的问他,他好做好心理准备。

“我他妈一直在失恋。”叶恒怒吼。

莫修远觉得和他真的是没办法交流,“那你继续失恋,我不奉陪了。”

“莫修远你个乌龟王八蛋,重色轻友!”叶恒咆哮的声音,在客厅大骂。

莫修远揉了揉自己的耳膜。

这个男人的幼稚,什么时候才能够改变得了。

他回到卧室。

陆漫漫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自然的将回来的莫修远抱着,莫修远帮她拧了一下被子,放手抱着她,说道,“别管他了,他时不时都会这么抽风一下,明天就好。”

“你就没觉得,叶恒这次真的很认真吗?”陆漫漫问他。

莫修远点头,“我知道。”

所以才会一次次的纵容他一次次的扰民行为。

“没什么,夭夭以后会被叶恒感动的。”陆漫漫突然一笑,她把莫修远又抱紧了些。

总觉得有这个男人在自己身边,真的太美好。

莫修远感觉到陆漫漫的靠近,也这么将她怀抱得紧了些。

陆漫漫突然起身亲了一下他的嘴唇。

就是莫名很想亲他。

没有情欲,只是很安心,他在自己身边。

莫修远薄唇微动,他看着她的模样,突然翻身把她压在身下……

然后。

天雷勾地火的事情。

陆漫漫真的很想问莫修远,你兄弟在楼下撕心裂肺的要死要活,你这样真的好吗?!

答案是。

让叶恒自生自灭吧。

所以当天晚上,整栋别墅又响起了叶恒独特的歌声,震耳欲聋。

第二天。

所有人起床,叶恒睡了。

睡在沙发上,一脸坦然。

莫璃真的是受够了叶恒这时不时来发个疯的举动了。

她忍了又忍,才没有真的一脚踹在叶恒的身上。

一个别墅的人都因为叶恒的异常举动而显得精神萎靡。

叶恒在中午时刻自然清醒了。

醒来后似乎还懵逼了两秒才知道自己又到了莫修远的别墅,他揉着子乱糟糟的头发起来,然后单独吃了午饭,就看到客厅落地窗外,莫修远陆漫漫两个人一起坐在太阳下晒太阳,而陆一城在爬爬垫上,懒洋洋的,偶尔趴一下偶尔躺在上面一动不动。

他就这么突然有些羡慕的看着那三个人。

真觉得这特么的太辣眼睛了。

要不要让人这么嫉妒。

他起身走出去。

他就是个破坏王。

他走到莫修远和陆漫漫面前,两个人抬头看着他乱糟糟的模样。

陆一城也这么抬头看着这个怪叔叔。

估计真觉得这个叔叔很奇怪,所以两眼一闭,眼不见为净。

叶恒倒是没有注意到一城的表情,倒是看到莫修远明显的排斥他。

排斥他。

居然排斥他!

他突然一屁股坐在他们旁边,就这么瞪着眼睛看着他们,让你们秀恩爱让你们秀恩爱。

陆漫漫忍不住想笑,在莫修远准备拖着叶恒离开时对着莫修远说道,“你带着一城去那边走走吧,我和叶恒有点事情说。”

“注意时间。”莫修远丢下一句话,弯腰一下将陆一城从爬爬垫上抱起来,走了。

叶恒看着莫修远的背影,心里嘀咕了几句。

陆漫漫忍不住又笑了笑,“你好像心情好多了?”

“没有。”叶恒直白,“我在苦中作乐。”

陆漫漫有些无语,她说,“你怎么又失恋了?唐夭夭拒绝你了。”

“嗯。”

“怎么拒绝的。”

“就是我问她要不要和我在一起,她沉默了。”

“沉默不代表拒绝。”陆漫漫直白。

是真的觉得,有好转了。

“唐夭夭的沉默就是拒绝。”

“那你告诉我,上次你这么说的时候,唐夭夭是沉默了吗?还是直接说的不喜欢!”

叶恒一怔。

为什么陆漫漫看待事情,总是让他觉得自己很蠢。

想了想,他说道,“上次我们关系很不好,这次我帮了她,她不好意思直接说不。”

“我承认会有这种情况,但是我觉得,至少对比起来,唐夭夭没有直接说不就代表着,她不是在拒绝而是在犹豫。而且叶恒,我不是告诉你了要忍住吗?明显现在并不是时候,你为什么又忍不住表白了?”

“我他妈控制不住啊,我就是很想上唐夭夭我就是很想把她压在身下就是很想拥有她,我有错吗?我喜欢一个人为什么一定要隐忍着,我就是很喜欢她!”叶恒有些狂躁。

他都忍无可忍了。

陆漫漫也觉得,让叶恒忍着确实太憋屈了他,她还是不应该用莫修远的标准来衡量他。

她说,“既然都说了就算了。”

“所以我现在是不是就应该,生不如死了?”生不如死的看着唐夭夭,又去过她自己的生活,和他永远都没有交集。

“叶恒你现在告诉我,至少这一刻你觉得你除了唐夭夭,还有可能喜欢上别人吗?”

“不会喜欢。”叶恒肯定无比,“我喜欢上唐夭夭都花了这么长时间才喜欢上,我再要喜欢一个人,不知道要等到猴年马月了,我才不想都老得不能上床才爱上另外一个人!”

“既然如此,那就别气馁了。”陆漫漫说,“反正这辈子你除了喜欢唐夭夭也不会喜欢上别上了,那就不需要放弃也不要怕失败,在我看来,只要唐夭夭还没有喜欢上别人,只要唐夭夭还没有和你离婚和别人结婚,你就有权利追求她,继续追求。”

“怎么追求?!”叶恒看着陆漫漫,“我都不知道我还能怎么对她。”

“你们之间必定还有一个叶初。”

“算了,我才不指望他。”

“我怎么觉得叶初比你更靠谱一点呢?!”

“陆漫漫,不带这么打击人的。”

“不是叶初,我想唐夭夭应该也不会在别墅和你一个屋檐下住这么久吧!”陆漫漫提醒。

叶恒想了想。

捉摸着好像是。

“所以唐夭夭不会真的和你的世界毫无交集的,有叶初在,她迟早都会回来。”

“回来也是陪着叶初,我也做不了什么。”叶恒幽幽的说着。

大概是真的被唐夭夭打击得不要不要的了。

从没这么没有自信过。

“叶恒,只要能见面,都会有事情可以做的,就看你能不能好好表现,比如,你和叶初感情好一点,说不定唐夭夭作为一个母亲本着母爱的伟大,也会对你感情不一样的。想要感化一个女人很多种方法的,相信我。”

“漫漫,我怎么老觉得,你对我和唐夭夭的和事情尤其的上心呢?”叶恒很是诧异。

“其实不是我,是莫修远,莫修远上心来着,我自然要帮他排忧解难。”

“真的?”叶恒不相信的问道。

“真的,他很担心你的个人问题。”

“真的?”叶恒这次的询问句,明显嘴角上扬了很多。

陆漫漫笑着点头。

“还好他有良心。”叶恒觉得心里难得又暖了点。

陆漫漫看着叶恒的表情。

要说叶恒不爱莫修远,她还真的不信!

想想,还有些鸡皮疙瘩!

叶恒待了没多久,虽然在莫修远一脸嫌弃下离开,但心情终究还是好的。

而且每次都觉得,从莫家别墅回来,就是满满的一碗心灵鸡汤。

他还一身酒气的头发乱糟糟的回到别墅,捉摸着洗个澡再睡个觉。

刚踏进别墅的大厅。

整个人就怔住了。

妈的。

唐夭夭这女人,总是这么出其不意吗?!

就不能让他帅气登场吗?

像昨天那样!

------题外话------

更新较少。

下午二更弥补。

小宅飘走啊飘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