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仙逝/豪门重生之妇贵逼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叶家别墅大厅。

叶恒那一刻觉得有些生无可恋。

他直直的看着唐夭夭,看着她坐在客厅沙发上,因为他回来而不自觉的站了起来,表现得很恭敬。

叶恒揉了揉自己的头发。

本来就乱糟糟到毫无形象的模样,此刻更加不能看了。

他就这么看了一眼唐夭夭,然后快速的上楼,猛地将卧室房门关了过来。

关过来那一刻就冲进了浴室,看着自己真的毫无形象的模样,感觉自己这下又完了。

麻痹的,唐夭夭这女人就不能让他帅气逼人的出现吗?!

每次都这么出其不意,每次都在他以为这女人不会再出现时,突然就出现了!

他说不出来心里的滋味,只是各种暴躁,狂躁。

他突然想起了陆漫漫给她说的那句话,说什么有叶初在唐夭夭迟早会回来。

妈的,陆漫漫那妞,真的太料事如神了。

他简直又佩服得五体投地!

此刻楼下的唐夭夭,其实也很诧异自己看到的一幕。

叶恒昨晚是一夜未归吗?!

所以今天才会这么狼狈的,回来。

一夜未归做了什么?

她咬唇。

想着从昨天新闻出来后,媒体就对她的大肆吹捧了,说她真的是娱乐圈的一股清流,励志向上。

所谓的励志向上,也是因为别人都以为她有强大的背景却不利用,而是靠自己这么一步一步走到现在的位置,真的低调到不行,她也真的被恭维到不行,但事实上,她不是没用。

第一次就用了。

只是后来不敢用太多。

她本没有报道的那么廉洁高尚。

可娱乐圈就是一个靠表面的地方,要的不过是话题不过是娱乐而已。

而自从叶恒如此帅气登场的出现在发布会公开他们五年婚姻后,她到经纪公司的地位又高了很多,之前发生事情时去经纪公司的时候所有人都避他,现在去,周围献媚的声音,一声一声夭夭姐好,那排场,她还真的觉得自己在走红地毯。

大伟哥对她其实本来就好,但转变还是明显得很。

她知道大伟哥在她出事儿的时候虽然极力在帮她但事实上,也给自己留了后路,否则不会让江南这么肆无忌惮的来嘲笑她,现在当然,不会再有这方面的想法,对她也是极好的,还享受了,大伟哥在门口迎接的待遇。

总之,她现在在娱乐圈的地位,高到让她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

把后续工作处理完了之后,还有5天要进剧组拍戏,她之前就想过要来陪叶初,现在也没有改变决定,所以鼓起勇气就来了,其实脑海里面也还会想起叶恒对她说的事情,虽然……还找不到自己内心深处的答案。

她微叹了口气。

她想时间应该可以证明一切,她不会盲目的去做任何一个决定。

她走向那边的叶初,蹲下身体看着他撅着好看的小嘴在玩游戏,她突然开口道,“叶初,你觉得你爸怎么样?”

“很蠢。”叶初想都没想直白。

唐夭夭诧异,“你这么说你爸爸?”

“要不然他为什么不懂得珍惜你?”叶初抬头看着唐夭夭,很认真的问道。

唐夭夭一时有些语截。

她想了想,“其实不是你爸爸不懂得珍惜,是我们之间本来就不是正常的男女交往关系,等你长大了就明白了。”

“嗯。”叶初点头。

他会很坦然的接受自己还小很多事情还不懂。

所以不再多说。

唐夭夭摸了摸叶初的头,笑了笑,“我会好好考虑和你爸爸的事情的。”

叶初看着他妈妈。

“是好好考虑。”唐夭夭宠溺的说道,“你别对你爸爸有意见了,你爸爸其实对我很好。”

“哦。”叶初又乖巧的点了点头。

唐夭夭坐在叶初的旁边,陪着他玩。

叶初是一个很安静的小孩,很多时候她陪他,其实都只是静静的看着他而已,他们之间的互动并不多。

这么坐了好一会儿。

楼梯上又响起了下楼的声音。

叶恒已经焕然一新的再次出现在她面前了。

换上了干净的白色衬衣,贴身的衬衣让胸肌的轮廓若隐若现,身下的那条干净的卡其色休闲长裤,包裹着他的大长腿,唐夭夭总是觉得,她应该很久都不会忘记,叶恒出现在记者发布会现场时,那么帅气那么霸气的模样。

当时没有反应,是因为诧异更多。

而后,回头去看了视频,反而有些……心动。

她收回视线。

叶恒也已经翘着二郎腿坐在了沙发上,看电视。

他其实没怎么看电视内容,反而更多的视线放在了那边唐夭夭和叶初身上。

他想起今天在莫修远家看到莫修远他们一家三口的模样,他总是在想,自己什么时候也可以参与进去,也可以,和他们一起……

想得可能太入神。

一回神的时候,就看到唐夭夭在看自己。

两个人四目相对。

反而是叶恒先转移了视线。

唐夭夭想了想,给叶初说了一声,从地上站了起来,走向沙发边。

叶恒就这么感觉到唐夭夭的靠近。

心口还会,扑通扑通的,心跳加速。

唐夭夭规矩的坐在他身边,说道,“叶公子,我在这里住两天,过两天我要进剧组拍戏,所以想陪叶初几天。”

“嗯。”叶恒显得冷漠的应了一声。

“昨天的事情谢谢你,新闻现在反应很好,我也被娱乐圈的媒体追捧得厉害,各方面的演出都很正常,而且大伟哥给我说通告都已经拍得满满的了。”唐夭夭说着。

叶恒没什么表情。

唐夭夭本来还想说说昨天叶恒给她说在一起的事情的,看他没什么面目表情就也不敢说了。

本来叶恒的性格比较爱面子,在她现在还没有答案的时候一直提这件事情,反而会让叶恒反感吧。

她笑了笑说,“那我过去陪叶初了。”

叶恒就这么转头看着唐夭夭的背影。

妈的。

就这样就忘了吗?!

他咬了咬牙。

而后的几天都是如此。

唐夭夭对他依然客客气气,对叶初依然无微不至。

叶恒其实还不明白,自己变得这么优秀了,唐夭夭那女人还在考虑个什么玩意儿,剧本就应该按照唐夭夭投怀送抱对他佩服得五体投地而开展,现在这么不冷不热到底是什么鬼!

就在这么心情不太美丽的相处了几天。

在唐夭夭明天就会离开的当天晚上。

叶半仙身体出现了极大的问题,那一天没有出过卧室门,而且用人说,叶半仙早上和中午没有吃一口饭。

叶恒直接就冲进叶半仙的房间,看着叶半仙躺在床上,一动不动,当时真的被吓到不行,他伸手放在叶半仙的鼻息间,刚放过去,就听到叶半仙冷飕飕的声音说道,“我还没死。”

叶恒差点没有吓得跳起来。

他松了口大气,一屁股坐在叶半仙的床边,说道,“你没死你装深沉做什么,赶紧起来吃饭了,真以为自己是半仙吗?”

叶半仙重重的叹了口气,又咳嗽了好几声。

叶恒连忙帮他拍着胸口。

叶半仙好久才平稳下来,叹了口气,“叶恒,我估计就要成仙了。”

“说什么鬼话!”

“有时候生死有命……”

“我送你去医院。”

“别折腾了,没用的。”叶半仙说,“我自己的身体我最清楚。”

“够了,我不想和你多说了,我送你去医院。”叶恒声音很大,其实是在用如此的情绪掩饰内心的恐惧。

总觉得……

他弯腰就准备把叶半仙背起来。

“叶恒,如果不想我下一秒就断气,你安静点。”叶半仙严肃的声音,明显,没有了以往的气势。

叶恒拉着叶半仙的手顿了顿。

他真的是要被急死了。

叶半仙反手拍了拍叶恒的手背,“别这样,我活的时间也不短了。”

叶恒沉默,死一般的沉默。

但是对他而言,他只是活到他出生到现在而已……

“其实我看着你现在欣慰了,除了婚姻稍微有点欠妥之外,其他都已经很好了,爸从来没有表扬过你,到这一刻倒是很想夸夸我儿子,比我想的优秀很多。”叶半仙说,声音很小很弱。

叶恒死抿着唇,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宁愿,叶半仙骂他。

不想听到叶半仙说这些不正常的话,让他会,心慌,恐慌。

“我死后,你把我埋母亲的旁边,葬礼仪式,全部从简。”

“别说了。”叶恒叫着他,“你好好休息,我去给你端饭上来。”

“叶恒。”叶半仙拉着他的手。

其实没多大力气。

叶恒现在反而很想,他拿着辫子揍他时候的样子。

这么毫无手劲的手不是他爸。

“怪过我吗?”叶半仙深深的问他。

“没有。”叶恒直白。

叶半仙有些欣慰的笑了,“就这样就够了,你出去吧,叫叶初进来。”

叶恒看了一眼叶半仙,起身去叫叶初。

他其实眼眶有些红了,有些好像真的要发生了。

他紧绷着脸色,下楼较叶初。

叶初和唐夭夭在玩游戏。

叶恒的严肃让叶初和唐夭夭都很是诧异,叶初还是乖乖的跟着叶恒上楼,唐夭夭想了想,也跟着追了上去。

叶恒带着叶初走进叶半仙的房间。

唐夭夭在门口等候,总觉得……现在的空气都不对劲儿了。

叶恒带着叶初进去。

叶半仙依然平稳的躺在床上。

叶恒说,“叶初上来了。”

叶半仙没有说话。

叶恒声音稍微大了些,“半仙,叶初上来了。”

叶半仙,毫无所动。

叶恒此刻拉着叶初的手,一下就紧了。

叶恒自己没感觉到,但是叶初感觉到了强烈的疼痛。

他蹙着小眉头,诧异的看到他爸,“爸,我手很痛。”

叶恒不说话。手也没有松开。

“爸爸……”叶初看着叶恒的模样。

然后那一刻,小眼眶也红了。

因为他看到他爸叶恒,那个吊儿郎当总是一脸蠢相的叶恒,哭了,红润的眼眶,眼泪就这么从他眼角流了出来……

叶恒放开叶初,伸手去摸了摸叶半仙的手。

果真。

不在了……

是等不及他叫来叶初,还是他不想,别人陪着离开。

他扑通一声,一下跪在了叶半仙的面前。

有些悲伤真的是控制不住。

叶初看到自己爸爸这样,也连忙跪了下去。

他不太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但看他爷爷再也一动不动,那一刻也隐约知道点什么,眼泪也跟着他爸一起,哭了出来,小孩子终究忍不住,大声的哭了出来。

唐夭夭在门口听到叶初的哭泣声,连忙冲了进来。

一进来就看到叶恒和叶初跪在了叶半仙面前,那一刻也知道,发生了什么。

她咬唇,咬唇看着这对父子,看着躺在床上安详的老人……

叶半仙就这么去世了。

叶半仙……真的就这么去世了。

如叶半仙说的那样,搞了一个非常简单的葬礼仪式。

来的也都是些特别亲近的人。

唐夭夭就这么看着叶恒有些冷漠的脸,昨天那个哭得脸都花了的男人,今天就突然变得沉稳了,他对着每一个来参加葬礼的人都是恭敬有礼,那个曾经不务正业的男人,这一刻好像突然就长大了。

这一刻,唐夭夭反而有点怀恋曾经那个男人。

现在这么隐忍,这么难受……

她的电话又响了起来,开的静音,但就是在手上亮个不停。

她走向一边,接通。

“夭夭,怎么回事儿啊?今天回剧组,等着你杀猪宰羊呢!现在张导那边又不敢使劲催你,就一直给我打电话,你不要才曝光了和叶长官的身份就突然这样,会让人误会的。”那边传来大伟有些着急的声音。

“发生了点事情,我晚几天再进组行吗?”

“剧组第一个拍摄点就在文城,你去配合着把开机仪式参加了,后面的我帮你沟通,没主演的开机仪式还像个什么话,张导那边是日子看好了的,不能改,就是今天。”大伟说道,但因为现在唐夭夭的特殊身份,也真不敢大呼小叫了。

“唉,我真的走不开。”唐夭夭说,现在这个时刻,她很想陪着叶恒。

也不太知道到底自己对他有没有用。

“夭夭,也不是大伟哥说你,就耽搁你一个小时时间,我派人来接你,最快的速度把你送过去然后最快的速度把你送回来,其他什么事情我帮你处理,这开机仪式,你露个面就好。”大伟不听劝说。

唐夭夭咬唇。

因为很了解娱乐圈的行情,开机仪式对整个剧组而言很重要,她这么缺席,在答应好了时间的情况下缺席,确实有些过意不去。

犹豫了一会儿,还是打算拒绝。

她正欲开口。

身后突然传来一个男性嗓音,都有些沙哑了。

昨晚一夜没睡,今天还是这么一直在灵堂上,这个男人应该也很疲倦。

她听到他说,“有事儿你先走吧。”

唐夭夭捏着手机,转头看着他。

“葬礼很简单,叶半仙说不想人太多,我也没有通知出去,不会很忙,你去忙你自己的吧。”叶恒直白道。

从叶半仙去世后,唐夭夭一直安安静静的陪在他身边,和她一样也没有睡觉,最多在半夜叶初坚持不过去了,她抱着叶初回了趟叶初的房间,后来就一直陪在他身边,不说话,就静静的陪着他。

“去吧,没什么。”叶恒丢下一句话,离开了。

何况,唐夭夭也需要休息。

他不想为难了她。

电话那边似乎也听到了叶恒的声音,连忙说道,“你老公都让你去了,你就别犹豫了,我保证一个小时把你送回来。”

“那你快一点。”唐夭夭终究答应了。

她想1个小时,应该很快,而且她的职业操守真的很强。

她放下电话,转头看着叶恒的背影,“我就离开一个小时。”

叶恒身体停了停。

“嗯。”

一个语音词,听不出来,他的情绪。

------题外话------

二更求月票!

飘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