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耿耿于怀的一件事情/豪门重生之妇贵逼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显得有些清冷的叶家别墅。

唐夭夭离开。

叶恒回到大厅。

大厅中人不多,都是些最亲近的人,包括莫修远和翟安他们。

昨天下午叶半仙去世后,莫修远和翟安就以最快的速度过来了,也陪了他一个晚上,大家显得都很沉默,他坐过去,看着叶半仙的黑白照片,其实真的没有自己表现得的那么无动于衷。

陆漫漫看着叶恒的模样,那一刻是真的有些心疼。

叶恒看上去吊儿郎当,这次应该是真的难受了。

叶半仙的离开对叶恒而言打击应该很大,而她似乎看到唐夭夭刚刚离开了别墅。

微叹了口气,在这个时候也真的不知道还能说什么。

毕竟每个人的选择不同。

陆漫漫保持着沉默。

古歆在旁边也哭得天翻地覆的,古歆看上去特别的阳光其实感情特别脆弱,一点让她难受的事情她就可以哭得西里巴拉,从昨天晚上到现在,也不知道哭了多长时间了,到现在想着想着还在哭。

陆漫漫把古歆叫了过来,带着她出去走了一会儿。

她总觉得,此刻叶恒需要排解一下情绪,而这种情绪,只能由莫修远和翟安来做。

从小一起的感情,才是最了解彼此的。

陆漫漫带着哭嚷着的古歆离开了一会儿,往后花园走动。

一件悲伤的事情,真的会让人的心情变得特别的压抑,连阳光都显得,似乎连阳光都显得灰暗了起来。

古歆一直抽泣着,不明白的问道,“漫漫,我想多陪会儿我干爹,你把我叫出来做什么?”

“让叶恒静静吧。”

古歆咬着唇。

似乎也想起了叶恒的模样。

她眼泪又开始不停的说道,“叶恒真的很难过。”

“嗯。”

遇到这种事情,谁都不好过。

所以不能憋着,憋着,更难受。

她和古歆在叶家别墅走着,想着这么大一栋别墅,就少了叶半仙坐镇,以后所有的路,都要靠叶恒自己了。

想着叶恒,真的不容易。

陆漫漫叹了口气。

这个时候,唐夭夭真的不该离开。

不管遇到什么事情,陪在叶恒身边最重要。

叶恒不管把自己表现的多坚强,实际上,真的特别需要人安慰,需要人陪在身边。莫修远和翟安只能肤浅的陪着,真正可以暖他心让他心不那么寂寞和孤独的,只有唐夭夭。

她一天听着古歆抽泣的声音,一边想着些事情。

正时。

她远远的看到刚刚离开的唐夭夭,又跑了回来。

陆漫漫终究那一刻觉得,有些欣慰。

她说,“古歆,我们找夭夭谈谈吧。”

“嗯?”古歆还沉溺在自己的伤痛中,她比较单蠢,所以总是沉浸在眼前,从来不会考虑怎么过以后的事情。

“去找唐夭夭谈谈。”陆漫漫直白。

直白着,就往大厅走去。

古歆不明白还是跟上了陆漫漫的脚步。

大厅中,唐夭夭站在那里,看着叶恒和翟安还有莫修远坐在一起,叶恒似乎在和他们说着什么,唐夭夭觉得自己过去,可能会打扰到他们,就准备默默的走向一边。

刚刚她是真的下定决心要离开的,她总觉得一个小时不会耽搁什么,一个小时她很快就可以回来。

可是真的上车那一刻,看着车子即将离开这栋别墅的时候,她就后悔了。

她让司机停了下来,给大伟哥解释了一下,也不知道他能不能理解,总之,最后还是跑了回来,她想不管以后她和叶恒发展成了什么样子,这个时候她有义务陪着他,一直陪着他,何况,叶半仙对自己这么好,她应该尽到她最后的孝道。

至于自己的名声自己的事业,在做下决定的那一刻,突然也觉得并不是那么重要了。

她脚步刚打算走向一边的角落,就听到陆漫漫的声音在叫她。

她转头。

陆漫漫招呼她过去。

她跟着陆漫漫还有古歆,走向了后花园。

而此刻的大厅中,来的人越渐的少了,显得尤其的冷清。

“阿修,翟安。”叶恒叫着他们的名字。

真的,显得有些低沉。

“嗯。”他们应了一声。

这个时候似乎也找不到什么词语去安慰。

那些节哀顺变都太肤浅了,他们不想这么肤浅的对待自己的兄弟。

所以有时候宁愿选择沉默。

沉默的听他倾诉。

他说,“叶半仙死之前问我恨不恨他?我说不恨。”

两个人看着叶恒。

叶家人真的为莫家牺牲了很多。

莫修远是莫家长子嫡孙,他为莫家做的任何事情都是理所当然。

翟安是莫家的旁系,他做的一切,也是理所当然。

而叶恒。

仅仅叶恒,只是以一个忠臣的身份,无怨无悔。

而到最后,唯有他还在为莫家这片江山坚守。

叶家人的付出,真的是莫家根本没办法报答得了的!

他们就静静的听着叶恒淡淡的说道,“叶半仙不知道为什么我不恨他,其实有时候我也会很羡慕那些有美满家庭的人,当然我们三除外,但终会又其他人的家庭是美满的,比如冷俊成,比如王海洋,有时候我们不是去他们家做客吗?我每次看到他们的母亲笑盈盈和蔼可亲的时候其实都有所触动,只是我习惯用大神经质去掩饰而已。”

叶恒从小的性格,大概就是为了不让自己去感伤去感触所以,变成了这样。

“我不恨叶半仙其实是因为,我妈去世了,我如果再恨他,我连爸都没有了。所以我不敢恨他。”叶恒说。

说着的时候眼眶有些红。

大概是想到了当年,他母亲去世的场景。

当时叶半仙回来的时候,她妈早就去世了……

他跪在他妈的棺材旁边,咬着牙齿,看着叶半仙的迟迟未归。

而叶半仙出现的时候,他真的是口腔中都是血,才控制住自己,幼小的自己,不对着叶半仙又哭又闹!

他当时的平静让所有人都以为,他就是个没心没肺的人。

长大后的性格,也养成了,他对任何事情不想要深思不想要纠结的大大咧咧的性格,因为他很小很小就知道,想得越多,伤害越大,所以他就这么,学会了保护自己。

“现在叶半仙去世了。”叶恒说。

声音听得出来很是难受,“很多话就再也说不出来了。人这一辈子可能就是这样,谁都避免不了生老病死,我以前总是以为,叶半仙会活到,我都已经老去。”

三个人的突然的沉默。

莫修远开口道,“叶恒,你别想太多了,叶半仙死的并不难过。”

“我知道。”叶恒点头,“他死的时候很安详,在给我说了几句后,让我去叫叶初进来,就去世了。我甚至都不知道,他是不是不想让我看到,他落下最后一口气的瞬间。你说这个老头子,是不是特别的臭要面子。”

莫修远微点了点头,“好好的按照叶半仙的吩咐把葬礼完成,下葬。其他的,就够了。”

他能做的,还能为叶半仙做的,也就这么多了。

他其实还是有些不明白,看电视剧里面人死的时候总是会交代很多事情,比如他的婚姻比如他的事业比如他的孩子等等,叶半仙什么都没有交代,就这么几句话,就去了,现在想想,都觉得这老头子很不负责任。

大概叶恒也从来没有想过,那是叶半仙,已经完全的,完完全全的认可了他,觉得他可以处理好自己余生所有事情!

……

后花园外。

陆漫漫和唐夭夭古歆坐在一个亭子里。

几个人的气氛,也显得有些凝重,特别是古歆时不时的,哭两声。

陆漫漫好半响才开口道,“夭夭,我真的很高兴你最后还是回来了。”

“啊?”唐夭夭看着陆漫漫,随即明白。

原来她离开,其实他们都看在眼里。

应该都很不赞同但是却没有人阻止。

她咬了咬唇,说道,“有一部新戏,今天开机仪式,本来说好要去的,经纪人一直催我,我有点拒绝不了,但上车后就后悔了,觉得那些可能也不太重要。”

“所以更重要的还是叶恒是吗?”陆漫漫询问。

唐夭夭一怔,随即点头,“现在觉得陪他最重要,还有送爸最后一程。他对我其实很好,我总觉得我在辜负他对我的期望,尽管最后他离世的时候,其实并没有对我说什么。”

“辜负不辜负,现在也不能一口笃定,也许之后你和叶恒就好了,如他所愿的,真的成为了一对恩爱夫妻。”陆漫漫看着唐夭夭的神情,看似无意的淡淡说着。

对于陆漫漫的话语,唐夭夭刚开始是怔了几秒,而后轻轻的摇了摇头,“我现在也在很认真的考虑我和叶恒的事情。”

陆漫漫看着她。

她就知道唐夭夭不会对于这段时间叶恒对她做的所有而无动于衷。

唐夭夭说道,“心里面一直很乱,觉得自己是hold不住叶恒的。”

“其实叶恒心底真的很单纯。”陆漫漫解释。

她知道,任何一个女人在面对叶恒这种男人的时候,都会缺乏安全感,而女人最需要的就是安全感,安全感这种东西,也不是一天两天就可以培养得出来的。

所以她总是让叶恒多忍忍,不能太急切,就是要给予他们彼此足够的时间。

“我对叶恒的性格有些捉摸不透,但我知道这段时间他是真的对我很好,我也真的很感动很感激。我也不知道没什么我总是下定不了决心和叶恒尝试着,就算是尝试着先谈恋爱也好,总是没办法踏出那一步,总觉得自己向前走了一步,就会遭遇伤害,然后就会自然退缩。”唐夭夭对陆漫漫,总是不会有任何隐瞒。

她在娱乐圈真的没有什么真心朋友,而且很多话根本没办法在娱乐圈说,唯一可以让她谈心的,就只有陆漫漫和古歆。

她很信任她们。

陆漫漫默默的听着唐夭夭说的话,心里也在想这些事情,唐夭夭对叶恒如此的不信任如此的怕自己付出遭遇到伤害是因为什么,是因为唐夭夭天生的敏感还是说,曾经遭遇过什么。

她看着唐夭夭,很直白的问道,“你以前失恋过吗?”

“啊?”唐夭夭一怔,连忙摇头,“我没谈过恋爱。”

所以,没有过情伤。

没有情伤,怎么会给她一种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的感觉。

她想了想,“你以前是不是对叶恒动过心但是被他……拒绝过?”

唯有这个答案。

唐夭夭有些吃惊。

她不记得她对叶恒动心过。

但似乎好像又有那么一丁点印象。

她沉思了一会儿,在想自己这几年,从第一次爬山叶恒的床开始到现在,这么久总是有意无意的会在某个时间段有所交集,也或许……

她突然想起了什么,看着陆漫漫,觉得这个女人真的很聪明。

她自己都没有发觉的事情,但她却帮她想到了。

她点头,“我想我应该会一直耿耿于怀叶恒对我做过的一件事情。虽然我极力去忘记,但这一刻我却又突然想了起来。”

“什么事情?”陆漫漫很认真的看着她。

唐夭夭似乎是有些难以启齿。

这样的表情让古歆这个急性子的人有些遭不住了,她忍不住说道,“夭夭你就不能痛快点的说出来嘛?是想要憋死我不是?!”

唐夭夭咬了咬牙,说道,“我和叶恒的婚姻本来就是建立在利益下的,准确说是为想要有人送我到娱乐圈发展然后攀上了叶恒,结果那次无意就怀孕了,爸想要孩子,就逼迫叶恒和我结婚,我当时初出茅庐,人也小,不敢拒绝叶家这种大势力,就答应了结婚答应了生孩子。爸想要撮合我们,就斩断了当时叶恒的一些烂桃花,叶恒为了满足自己的生理欲望,就想着用我做挡箭牌,带着我一起去开房,和其他女人上床。”

古歆听着,嘴角都0成了一个鸡蛋。

叶恒这货活该单身一辈子。

活该被唐夭夭这么拒绝排斥这么的不能原谅。

这种事情亏他也做得出来。

死一千次都不为过。

简直杀千刀的!

古歆心里不停的咒骂,但也聪明的知道这个时候不应该真的骂出来,然后更加制造了叶恒和唐夭夭的矛盾。

唐夭夭又说道,“我想当年我应该对叶恒是有点动心的,他虽然坏了一点,痞了一点,但对我而言是我的第一个男人,也是我肚子里面孩子的爸爸,我作为一个女人应该会有想法和他真的在一起然后组成一个家庭,但那次的事情后我就很清楚的知道,我和叶恒其实是不可能的,当时想的是,就算是叶恒想要解决生理需求找其他女人背着我也好,当面这样,大概就是真的没把我放在眼里,我也要有自知之明,后来就再也没有想过了,很长一段时间,都只是把叶恒当金主,然后偶尔在他想起我的时候讨好一下。”

陆漫漫听着唐夭夭说的,终于知道唐夭夭为什么,对叶恒这么排斥了。

一个女人真的心死,是很难复苏的。

就跟当年他对莫修远一样。

而当年他们的情况和叶恒夭夭的情况还有所不同,至少当年她是真的爱莫修远深入骨髓,所以即使对他心灰意冷也真的没办法对这个男人无动于衷,夭夭却只是有过一点动心随后就放弃了,这种还未真的爱上就转身离开的感情,真的很难再培养。

“我一直在想,为什么叶恒会遭遇你这么排斥,现在大概是懂了。”陆漫漫说着,有些感叹。

唐夭夭抿了抿唇,“后来他不是潜规则了江南嘛。江南,就是老是和我针锋相对的女人,她其实很脏,只要是男人只要是可以帮她的男人,都可以上,那段时间我对叶恒是真的特别厌恶,就是她碰我身体我都会觉得,想吐。我没有太多个人洁癖,但有些人就是接受不了,江南的不良口碑让我觉得叶恒都是脏的。”

“这件事情叶恒给我说过。”陆漫漫直白。

古歆也点头。

她也知道。

唐夭夭都是没有在意,说道,“后来被迫无奈,因为实在斗不过叶恒,还是要委曲求全的在他身下,就盼着叶恒对我无趣了自己就离开了,而我又会有了我的太平日子,我倒是没有想到,叶恒会一直在我身边,然后帮助我这么多,不感动真的都是骗人的,但要说真的心动,没有强烈到我可以放下所有的成见和他在一起。”

同为女人。

陆漫漫和古歆,都能理解。

“这次爸去世,我知道叶恒很难过,我从来没看到他这样,就是好像一直强忍着自己情绪,表现得深沉内敛,又显得成熟了很多,我知道他心里应该很不好受,再加上爸的去世对我而言也是一件无比悲伤的事情,所以我想要留在这里,陪着叶恒陪着爸走过最后一程。”唐夭夭看着她们,认真的说道,“即使这样,我也没有想过,要陪着叶恒一辈子。我想我终究还是在自私,我很长一段时间在娱乐圈发展,想得最多的就是如何将我的演艺事业发展到最巅峰,如果让自己能够取得更大的容易,很少想过自己的私人生活甚至连叶初也想得不多,我知道这样不好但好像就习惯了这么去拼搏。到现在到了一定年龄,特别是叶恒一直在我面前阴魂不散的时候我才开始想过我自己的感情生活,我总觉得我会找的一个男人是我能够真的和他平等对立,我不需要小心翼翼怕得罪了对方也不需要一直去讨好,我想找一个平等的爱人,好好生活在一起。”

这种感受,陆漫漫感同身受。

当年的莫修远,当年还是统帅的莫修远,让陆漫漫也自私的觉得,自己高攀不起,自己身份高攀不起。

所以会很排斥……

原来每个人,都有自尊。

都有自己觉得自己应该坚守的自尊。

“叶恒给我的感觉太高高在上了,我每次面对他,都会不自觉地讨好恭维,我觉得这应该不是夫妻的相处之道。”唐夭夭说,似乎是沉默了两秒,对他们说道,“我知道你们和叶恒感情很好,很想要撮合我和他的关系,但是真的很抱歉,我和叶恒可能不会如你们想的那样,我对他,依然找不到丈夫的感觉,可能这就是缘分,有些缘分错过了,就再也捡不起来了吧。”

唐夭夭的话,就这么深深的传入了站在后面的叶恒耳膜里。

他其实以为唐夭夭离开了,没想到他还在。

他只是和莫修远、翟安倾诉了一下自己的情绪,然后起身去外面抽支烟,人都会在自己觉得压抑的事情,找一些事情排解,他只能抽烟,而他走出大厅的时候,就看到后花园背对着他的方向坐着三个女人。

有一个是唐夭夭。

唐夭夭没有离开,这其实让他……刚刚死寂一般的心,有了那么一丝温暖。

他其实不想她走。

但他不想为难了她,所以让她离开。

而他真的很感动,她最后并没有走。

所以他把刚点燃的烟支熄灭了,走过去。

走过去就听到唐夭夭说,她找不到他身上丈夫的感觉,他们的缘分,错过了就到此为止。

心里起伏着的情绪,这一刻就真的,平静到自己都想象不到。

所以在三个女人感觉到身后一丝异样转头看着他那一刻,他显得特别的淡定。

他分明看到了他们同情的目光。

想着他可能真的是世界上最悲剧的男人,父亲离世,喜欢的爱人,有这么的,排斥他。

但是他觉得还好。

还好。

真的还好。

他说,“漫漫,古歆,守了一夜,你们陪着阿修和翟安先回去休息,葬礼守夜有几天时间,到时候我怕我折腾不下来了,还要他们来替我,趁这个时候我还行,你们让他们先回去。”

“哥,我想陪着你。”古歆最不会隐藏情绪,所以此刻对他的同情表现得尤其的明白。

“得了,从昨天晚上到现在,一直听你哭得给鬼似的声音我也是够了,我捉摸着叶半仙要还能起来,都得从棺材里面爬出来掐死你了。你还是赶紧回去吧,吵死人了。”

“叶恒你个没良心的,我干爹去世我都伤心透了,你丫的还说风凉话!”古歆不爽。

她哭是因为她忍不住好不好!

“回去好好休息。”叶恒还努力的拉出一抹笑,手放在古歆的肩膀上。

古歆看着他。

看着叶恒勉强的笑容,那一刻又想哭了。

叶恒不应该是这样的。

叶恒应该跟她一样,随时随地,都在范二。

不带这么严肃的。

“谢谢你,我爸应该很欣慰,有你这个干女儿,虽然不太靠谱。”叶恒说。

总觉得这句话,好像不是在表扬她。

古歆蹙眉看着他。

叶恒也不煽情了,说,“漫漫,麻烦你了。”

最冷静的人就是陆漫漫。

陆漫漫知道此刻大家都耗在这里,反而是浪费了人力,所以陆漫漫点了点头,拉着古歆就往大厅里面去,叫着莫修远和翟安先回去,而后轮流来守夜。

陆漫漫和古歆离开后,后花园就剩下叶恒和唐夭夭。

唐夭夭咬着嘴唇看着叶恒。

叶恒也这么看着她,说,“你既然不离开了,就辛苦这几天陪着我一起,送我爸最后一程,不管如何,他把你当她儿媳妇,你尽孝道,也应该。”

“嗯。”唐夭夭点头。

叶恒不再多说,转身欲走。

“叶公子。”唐夭夭叫他。

叶恒停了停脚步。

“刚刚……”

“嗯,我听到了。”叶恒点头,没有回身所以看不到他脸上的情绪,“先把这几天过了再说吧。”

唐夭夭咬着唇,看着他离开的背影。

想了想,连忙跟了上去。

现在最重要的,好好陪着叶半仙,最后的一段路。

而后。

叶半仙的葬礼维持了7天。

叶恒持续不断地守了3天,后来被莫修远和翟安拖着去休息了两晚上,其实也不见得他真的就睡着了,总之就是莫修远和翟安轮流来守夜,陪着烛台的灯,一直不熄灭。

到最后1天,这一天所有人都在。

因为依照就会下葬,叶半仙生前一直迷信,所以时间什么的,全部都按照迷信的时间而定,叶恒一直确认真各个流程,就怕除了一点点差错。

这一晚上,大家就都沉默的守在大厅。

下葬后,整个人,就真的会慢慢,慢慢淡忘在这个世界了。

安静无比的大厅。

莫一诺也被自己的父母带了过来,她在叶半仙的棺材面前跪了一会儿,上了香。

陆一城和古歆的双胞胎太小,都是抱过来祭拜一下就离开了。

温情当时带着两个双胞胎过来的,哭得很难受。

后来怕她遭受不住,所以翟安让他父亲带着温情离开了,没让她最后再过来。

留在这里的,基本都是后辈在。

莫一诺跪拜完,上完香,陆漫漫就让莫一诺在客厅安静的坐着,哪里也不要去,如果想睡觉了就到她怀里来,明天一早,要带着莫一诺一起去送叶半仙下葬。

莫一诺很乖。

点头一直乖巧的坐在大厅,安静的守着灵堂。

叶初也在。

叶初这几天陆陆续续的,一直在守着他爷爷。

他毕竟还小,守不了多久就会因为太困而睡着,但只要一醒来,就会乖巧的跪在那里,一动不动,很安静很安静的一个孩子,来参加葬礼的宾客,偶尔都会被叶初这个小小的身影而感动。

莫一诺被带过来的时候就听到她妈妈说,说叶初的爷爷去世了,让她不要惹了叶初不开心,他很难过。

她就问她妈妈,叶初会哭吗?

她妈妈说,当然会哭。

因为是很重要的人离开,以后再也见不到了,所以叶初很伤心。

她虽然对叶初有成见,但她是一个特别心软的小朋友,想起叶初会难过心里也有些难过,此刻看着叶初跪在那里一动不动,就忍不住走过去,坐在了叶初的旁边。

叶初转头看了一眼莫一诺。

因为听大人说,今晚之后就再也见不到爷爷了,所以他真的很难受,眼泪就这么挂在脸上,偶尔就是会不停的往下流。

那一刻,叶初面对莫一诺的时候,莫一诺就看到叶初的眼泪,真的很多。

她也想哭了。

看着叶初这样,她鼻子一酸,眼眶一红。

她伸着小手想要去帮叶初擦眼泪。

叶初似乎那一刻突然反应过来,连忙转过脸,低头在自己擦拭。

莫一诺咬着小嘴唇,心里有些不爽叶初这么拒绝她,但还是非常贴心的不去计较,乖乖的说道,“叶初你别难过了。”

叶初狠狠的擦着眼泪,不说话。

“我妈妈说,你爷爷只是当神仙去了,虽然以后你看不到他了,但是他会在天上看着你,然后保护你的。”莫一诺幼嫩的声音,很认真的安慰道,“我妈妈还说,等我们长大了,长到很大很老了,也是会当神仙的,那个时候就能再见到你爷爷了。”

叶初还是不说话。

他没有莫一诺那么幼稚。

他知道人死了就是死了,玄学的时候爷爷教过他很多,知道人死后就会重新轮回,就会和这个世界,再也没有任何交集。

“叶初,你别哭了。”莫一诺看他一直不说话,又开口道。

“我没哭。”叶初狠狠的说道。

“我刚刚看到你哭了。”莫一诺直白。

叶初咬牙,不说话。

“以后你就算没有爷爷在身边了,你还有爸爸,还有妈妈,也还有我。”莫一诺看着叶初,“以后我们就算不是夫妻,我们也可以是最好的朋友,你放心吧,以后我不会缠着你了,也不会让你当我老公,我都给我爸妈说了,以后我会找另外的小朋友当我老公的,虽然现在我还没发现,但我觉得我长得这么乖,应该会有其他小朋友会很喜欢我的。”

叶初那一刻,身体分明动了一下。

“所以以前我对你做的事情你别放在心上了,妈妈说知错能改就是好孩子,我现在知道我当初不应该那么对你,还让你被你爸揍得那么丑,以后就绝对不会这样了。”莫一诺说,“要不你就原谅我吧,我们成为好朋友。”

叶初就是一动不动。

莫一诺还是有些小情绪的,她都已经说道这个地步了,叶初还是不原谅她吗?!

她想了想,主动去拉叶初的手。

叶初怔了一下,感受着莫一诺小手拉着他的温度,倔强的咬着小嘴唇。

“以后我们就是好朋友了,我会对你好的。”莫一诺开心的说着。

叶初突然推开莫一诺的小手。

莫一诺感受着他对自己还是好排斥,有些不是滋味。

但是妈妈说了不能惹叶初不开心,不能惹他。

她没有发脾气,看着他好像真的很拒绝她的模样,说道,“你如果不原谅我就算了,我不会逼迫你的,我先走了,叶初你别伤心了。”

说着,莫一诺就从他身边站起来。

叶初感觉到她身体的离开。

一转头,就看到莫一诺扑进了她妈妈的怀抱里,他想要过去又找不到借口。

他低着头,又笔直笔直的跪在他爷爷的棺材面前。

其实……

他不想和莫一诺只是朋友。

但他说不出口。

每次面对莫一诺的时候,都不知道怎么对她说话。

他以为等长大后,等他长大后就知道了,就知道怎么面对莫一诺,怎么回应自己的感情了,后来好长一段时间才知道,莫一诺说的不喜欢就是真的不再喜欢了,是他……弄丢了她。

一个晚上,在沉痛中过去。

早上5点,叶半仙出殡了。

所有人到达了火葬场,叶半仙身体进去后,就留下骨灰了。

叶恒抱着骨灰,在选好的他母亲的旁边,埋葬了叶半仙。

立碑。

叶半仙的黑白照片,刻画在了这个墓碑上,总会有一天,会被风化消失……

至此。

叶半仙终于,离开了这个世界。

没有留下什么遗憾,也没有留下什么遗言,走得很安详。

下葬后,大家陆续离开。

根据传统,离开的时候,不能给对方说,都是各自离开。

所以各自离开的后,整片墓地,最后就只剩下了叶恒,唐夭夭还有叶初。

今天的天色很阴沉……

唐夭夭拉着叶初,看着叶恒从头到尾,眼神一直放在墓碑上,一直一直,就像石化了一般。

叶初坚持着守了一个晚上,现在已经坚持不下去了。

唐夭夭看着叶初的模样,一把把他抱了起来,抱着,叶初趴在唐夭夭的身上,就睡了过去。

此刻天气有些阴沉,还有些冷风,叶初这么躺在她身上没有被子,很容易感冒。

她想了想,抱着叶初回到小车上,给司机吩咐了一声,然后脱掉自己的外套给叶初盖上。

弄好了叶初,才又走向了叶恒。

叶恒此刻跪在了地上,然后非常响亮的,磕了三个头。

唐夭夭看着他,看着他如此模样,有些难受但没有上前。

叶恒从地上站起来。

站起来那一刻,身体突然往后倒了一下。

不知道是不是起来的时候血液未得到充分的循环,还是这几天,真的让叶恒身体遭受到剧烈的打击,根本就没有好好休息过,导致,他身体有些不受控制的虚脱……

唐夭夭连忙跑过去,从后面抱住叶恒。

叶恒感觉到一个温暖的怀抱,刚刚那一刻眼前闪过一丝黑暗,现在,其实好多了。

他就这么感受着唐夭夭抱着他无比坚定的力量,嘴角动了动。

他说,“夭夭,我没什么。”

唐夭夭还是这么抱着他。

“夭夭……”

“叶恒,你别忍着了。”唐夭夭把脸捂在他的后背上,其实整个人都已经在哭了。

她真的是看不得叶恒如此模样。

这和她印象中的男人,完全不同。

她觉得,很陌生,还很心疼。

“已经过去了,我接受了。”叶恒说,推开了她的抱着他的手臂。

唐夭夭看着他。

看着叶恒高大的身影。

叶恒转身过来看着她眼泪不停的模样,伸手想要为她擦拭又这儿顿了顿,放下了手,说,“走吧。”

他大步走在前面。

唐夭夭看着他的背影,看着他高大却孤独的背影……

她突然大步跑过去,跑到他面前,然后一下扑进了他的怀抱里。

因为唐夭夭的用力过猛,叶恒还往后退了两步。

可想,这个男人的身体,其实已经到了极限。

唐夭夭将叶恒狠狠的抱着,也不说话,就是靠在他怀里一直在哭。

一直在哭。

他黑色西装白色衬衣,仿若都是她的眼泪。

叶恒喉咙微动。

喉咙起伏得越来越剧烈。

好久。

好久,他反手将唐夭夭狠狠的搂抱在怀抱里,将她抱得紧紧的,在唐夭夭的情绪带动下,他终于哭了出来……

忍得已经到了极限。

他承认,他真的很难受。

在这个年龄,第一次失去亲人的滋味,难受到他,根本找不到任何可以发泄的途径!

他紧紧的抱着唐夭夭柔软而温暖的身体。

两个人……

紧紧相拥!

------题外话------

没二更,求月票。

就是这么霸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