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这个家,就四分五裂了/豪门重生之妇贵逼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空旷而冷寂的天色下。

叶恒哭得像个孩子一样。

忍了那么久,终于在这一刻全部发泄。

他紧紧的抱着唐夭夭,抱着她柔软而温暖的身体,那一刻,真的很想把她揉到自己身体里去,想要让她来帮他填补心里的那突然空白的地方。

也不知道多久。

天色渐渐暗沉了下来,大概是要下雨了。

叶恒冷静了下来。

他想人都会学着接受,接受任何不可能接受的事情。

他默默的放开唐夭夭,看着唐夭夭的眼眶红得跟小兔子似的。

想来自己也差不多。

他说,“走吧,夭夭。”

然后,伸手拉着她的小手。

手心间传来彼此的温度。

其实真的很暖很暖。

叶恒带着唐夭夭坐上专用轿车。

叶恒坐在副驾驶室,唐夭夭陪着熟睡的叶初坐在后座。

车内一度安静到,甚至没有一丝的声音。

车子停在了叶家别墅。

从此可以后,这里就真的少了一个人,活生生的一个人,就真的消失了。

说不出来的感伤。

唐夭夭看着叶恒抱着叶初,往叶初的房间去。

唐夭夭陪着到了叶初的房间,为叶初拧好被子。

叶恒看了一眼他们,离开。

唐夭夭留在了叶初的房间,看着叶初小脸蛋就显得有些苍白,这段时间叶初也很累,总是安静的,默默的送他爷爷最后一程。

她俯身,心疼的吻了一下叶初的额头,坐在叶初床边趴在他的床上,迷迷糊糊就睡了过去。

其实,她也好多天好多天没有休息好了,一碰到床,就很快睡着了。

叶恒离开叶初房间没多久,又回来了。

回来其实是想要提醒唐夭夭,累了这么多天,应该休息一会儿,没想到一进来,就看到唐夭夭已经熟睡在了叶初的旁边,还只是趴着就睡着了。

他走过去,弯腰,将唐夭夭抱了起来。

唐夭夭似乎感觉到一丝动静,她身体自然的动了动,紧挨着他的胸膛,睡得沉。

叶恒把唐夭夭放在了自己的大床上,看着她熟睡的脸,看了好久好久,喉咙微动,终究离开了。

唐夭夭这一觉睡得很沉,也睡得特别的久。

从来没有这么满足过。

她伸懒腰,从床上坐起来。

这个时候似乎才发现自己在叶恒的房间,她猛地左右看了看,却没有看到叶恒的身影。

她掀开被子起床,洗漱之后走出卧室,下楼。

楼下客厅,叶恒坐在沙发上看电视,叶初依然坐在儿童区的地上玩他自己的游戏,这一幕分明和平常一模一样,但总觉得好像已经少了很多,少了很多……

她走向叶恒,坐在叶恒的旁边。

叶恒转头看了她一样,“你醒了?”

“嗯,睡得好像太久了。”唐夭夭有些不好意思的说着,此刻天都黑了。

“这几天辛苦了。”叶恒说。

语气显得,有些客套。

唐夭夭不喜欢叶恒这么对她说话。

她正欲开口,就看到叶恒对着身边的一个佣人说道,“可以开饭了。”

“是的,少爷。”佣人连忙恭敬道。

唐夭夭诧异的看着叶恒,“你们也还没吃晚饭?”

“嗯。”叶恒应了一声。

“等我吗?”唐夭夭就这么看着他,觉得现在的叶恒真的变得,会很自然的考虑别人了。

“嗯,等你。”叶恒直白道,“我和叶初都是下午3、4点就起床,所以吃了点东西也不太饿。”

“哦。”唐夭夭点头。

难怪。

3、4点吃过饭,现在8点钟吃晚饭,也正好。

想着,佣人就很快的将饭菜上桌,叫着他们过去吃饭。

三个人的饭桌……

其实有很长一段时间叶半仙不出门吃饭了,但总是觉得冷静。

一股冷冷清清的味道。

本来唐夭夭和叶初都比较安静,叶恒这两天似乎也不爱多说话,饭桌上显得尤其的沉默。

吃过晚饭之后,唐夭夭陪着叶初玩了一会儿,然后陪着叶初洗澡漱口,看着他入睡。

而她自己。

反而一点困意都没有了。

毕竟白天睡太久,睡太长了。

她就这么默默的看着叶初的脸蛋,看着他终于恢复了血色的小脸蛋因为刚洗完澡还有些红扑扑的模样。

她在想。

如果以后她真的放弃了娱乐圈,是不是真的愿意,过上这样的生活。

想的有些出神。

房门外叶恒突然推门而进。

唐夭夭连忙回神,转头看着叶恒。

叶恒也这么看着她,说,“很晚了,去休息吧。”

“今天睡太久,倒是睡不着了。”唐夭夭直白。

叶恒微点了点头,又说道,“你出来吧,我有话给你说。”

唐夭夭一怔。

随即跟着叶恒走了出去。

叶恒把她带到了顶楼的一个空中花园的玻璃房里面。

深秋会有些冷了,但好在玻璃房里面也不透风,而且唐夭夭穿的也不少,所以坐在玻璃房的沙发上椅上,也感觉不到寒冷的气息,倒是叶恒,他拿着一支烟在玻璃房的通风口抽烟,风有些大,吹着他单薄的一件灰色体恤,看上去真的很孤寂。

唐夭夭觉得,自从叶半仙去世之后,叶恒就显得特别的孤独,又好像,特别的强大。

一个人的成长,可能真的会经历一些,自己料想不到的坎坷。

叶恒将烟蒂地灭,走过去。

身上还有淡淡的烟草味,弥漫在唐夭夭的鼻息之间。

叶恒直白道,“夭夭你什么时候走?”

“嗯?”唐夭夭看着他。

“什么时候去剧组。”叶恒不耐其烦的说道。

唐夭夭恍然。

这几天,她都忘了,她还有一部戏,拖延了好多天的进度了。

她说,“不知道,可能也就明后天吧。”

叶恒说道,“那你就明天走吧。”

所以叶恒是渣撵她吗?

“好。”唐夭夭点头。

“明天我回帝都。”叶恒开口。

“叶初怎么办?”唐夭夭连忙问道。

以前是叶半仙照顾着叶初,现在谁来照顾他?!

叶初虽然比同龄人成熟,但他毕竟才4岁多。

叶恒说,“我已经安排好了,明天去训练场。”

唐夭夭看着叶恒。

不是说,等叶初再大一点吗?

叶恒解释道,“我们叶家逃不过的命运,叶半仙也是,我也是,总会一代代人的传承下去,而叶初早晚都要去,现在半仙去去世了,叶初也不用在家里面陪着他了。”

唐夭夭分明听到了叶恒口中的无奈,那一刻没有再多说什么。

“夭夭。”叶恒看着她,表情真的很认真。

“嗯。”唐夭夭反而在面对他如此严肃时,还有些心跳不规律。

“你想要离婚吗?”叶恒问她。

唐夭夭看着他。

离婚这两个字眼,真的让她有一秒的反应不过来。

“现在半仙去世了,人死了就死了,没有什么轮回没有什么鬼魂,他不会在知道这个世界上的事情。我们的婚姻也维持5年了,当时就是叶半仙让我们结婚的,后来也是叶半仙一直不支持我们离婚,到现在,你不用顾虑其他了,可以做任何选择。”

听着叶恒平平淡淡的语句阐述着的一件事实,唐夭夭却沉默无语了。

她没想过离婚。

至少,好长一段时间没有想过了。

现在又突然被叶恒这么提起,她真的觉得,有些接受不过来。

她咬着唇,一句话不说。

叶恒似乎也习惯了唐夭夭的沉默,他说,“没关系,你好好想想,如果会影响到你的演绎事业和你的其他发展,你可以选择不离婚,我尊重你的任何选择。”

“叶恒。”唐夭夭开口,终究还是开口,“现在爸刚过世,我们先不提这件事情吧。”

叶恒点头。

他其实已经不想去揣摩唐夭夭说不提这件事情是因为她的工作原因还是因为她真的觉得心里有愧对于半仙,不管怎样,叶恒都不想再为难了唐夭夭,感情是相互的,他一厢情愿也换不回来什么。

唐夭夭说得很对。

有些缘分错过了,就会一直错过。

他从沙发上起身,说道,“不早了你早点休息,明天一早还要回剧组拍戏。”

唐夭夭就看着叶恒丢下这么一句话之后,离开了。

本来不是这么一个严肃内敛成熟的人,叶恒硬生生的让自己变得认真了起来。

唐夭夭深呼吸一口气,在叶恒走了好久,也起身离开了楼顶的空中花园。

她回到在自己的卧室,洗完澡躺在床上,是真的睡不着。

翻来覆去的睡不着。

是今天下午睡得太久了,还是说,她对这段婚姻也开始有了一些焦虑。

她从床上坐起来,想了想,走出了卧室,然后敲叶恒的房门。

里面传来叶恒清冷的声音,大概和她一样,根本没有睡意。

她裹着自己的睡袍走向大床边的叶恒。

叶恒抬眸看着她。

是不明白这么晚了,她来找他做什么。

唐夭夭脚步停在他床边,说,“叶公子,我能和你一起睡吗?”

叶恒抿紧了唇。

“我想这次咱们见面之后,以后可能很久都见不到了。”唐夭夭笑着说。

叶恒会在帝都。

叶初去了训练场。

她会一直周转在不停的地方拍摄。

他们所谓的“一家三口”,就会四分五裂。

真的不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情。

叶恒说,“你上来吧。”

然后,腾出了一点位置。

唐夭夭脱掉身上松松散散的浴袍,里面就穿了一件黑色的丝绸睡衣,女性娇柔的身材勾勒得若隐若现,黑色的布料显得唐夭夭的肌肤尤其的白嫩。

她爬上叶恒的床,躺在了他的旁边。

叶恒将灯熄灭。

房间一下就黑暗了下来。

叶恒也躺了下来,两个人其实隔了若即若离的距离。

唐夭夭闭着眼睛,逼迫自己入睡。

叶恒也闭着眼睛,让自己入睡。

好久。

唐夭夭果真还是睡不着的。

她翻身,翻身。

挪动着身体,靠近了叶恒的身体。

叶恒身体有那么细微的动静,却并没有表现出来什么,依然安静的睡在那里。

唐夭夭的小手主动抱着叶恒的腰间,然后把头埋在了他胸口下的位置,似乎是找到了一个舒服的姿势,唐夭夭真的开始放松入睡。

叶恒就感觉到唐夭夭所有的举动,感觉到她主动地亲昵,然后好久,终于听到了她平稳的呼吸声。

他看着透过外面白月光照耀着的天花板,看得有些出神。

叶半仙的离开终于让他开始觉得,人生命的短暂以及人类的无助。

生老病死。

没人能够打破这个轮回,所以他决定放手了。

不想让唐夭夭以后的日子毁在了自己的手上,不想让她强迫着自己去讨好他应付他,她有属于她自己的一片天空,而他想他也会在时间的推移下,渐渐对这些事物,看淡看淡,就跟以前的性格一样。

他伸手将唐夭夭反抱进了怀抱里。

唐夭夭说得对。

今晚之后,可能大家很久都不会再见了!

第二天一早。

唐夭夭睁开眼睛,看着外面透亮的阳光,预示着现在应该已经不早了。

她揉着眼眸,左右看了看。

叶恒起床了吗?!

她迷迷糊糊的掀开被子,走向浴室。

镜子中的自己,唇红齿白,明显因为足够的睡眠而恢复了她原本的神色,皮肤似乎在此刻也好了很多。

她简单洗漱完毕,下楼。

楼下,空无一人。

这一刻唐夭夭突然觉得自己的内心也有些空荡。

她甚至是有些慌张的抓着一个佣人问道,“叶恒和叶初呢?”

“少爷和小少爷一早就离开了。”

“什么?”唐夭夭有些不相信。

所以叶恒在她熟睡中,一早就已经带着叶初走了。

怎么都不给她说一声再走。

她眼眶陡然有些红,不知道是委屈还是不舍。

佣人看唐夭夭的模样,声音又温和而恭敬了些说道,“少爷走的时候吩咐了我们不能打扰到少夫人你休息,还说如果你醒了问起就说他带着小少爷先走了,是不想让你和小少爷分别是太难过,说以后如果小少爷从外回来后会给她提前通知,你有时间就可以过来看他。”

唐夭夭就这么听着佣人的声音。

总觉得此刻有些恍然若失。

她坐在沙发上,面对着如此大的一栋别墅。

所有人就真的,各奔东西了。

她拿起电话拨打,说道,“大伟哥,麻烦你让人过来接我一下,我今天进组。”

“我的姑奶奶,你终于忙完了。我马上亲自过来接你。”那边似乎是狠狠的松了口大气。

这几天大伟偶尔也会发短讯给她,问她什么时候可以进组,她的回到永远都是模棱两可的等两天,她以为至少叶半仙下葬后,她还会再住几天,陪他们几天……

她不想让自己多想,起身回到卧室换了自己的衣服,等了会儿,就坐上了自己的保姆车,去了剧组。

这一去,辗转到北夏国多个城市,就整整拍摄了将近半年时间。

半年时间,她除了偶尔中途有些不能推掉的公告而出来走秀之外,其他时候基本上都耗在了剧组里,每天的生活过得特别的充实特别的紧张,根本没有任何闲暇的事情去想其她。

而她在娱乐圈的地位也真的火爆到无人能及。

自从和叶恒的婚姻曝光后,每天一边倒的恭维着她就说了,粉丝也越来越买她的账,不管她任何新闻,但凡一点点消息,都有可能成为当天的热搜,她也觉得自己火得有些异于常理。

特别是相较于曾经和她一直争锋相对的江南。

谁都没有想到,突然在娱乐圈消失了两三个月的江南,爆料除了转战AV界的消息。

而且还推出了她人生中的第一部AV大片,尺度真的很大。

唐夭夭一般很少看这类片,除非有时候为了某些床戏而想要找点感觉时会让大伟哥给她一些片段,当知道江南真的拍摄并已经出了的时候,还是忍不住好奇的去看了。

整个过程有些恶心,但唐夭夭坚持看完了。

看完后,脑海里面一直浮现着,浮现着江南真的脱光了脱光了在拍!

这真的让人有些难以相信。

就算江南知道她自己的身份可能以后再也比不过她了,也不至于自暴自弃做这种事情。

而且女艺人虽然基本都会被潜规则,但那都是暗地里做的事情,这种在横枪实弹的AV拍摄,很少会有穿着衣服已经红了的女艺人会做的,准确说,江南是第一人。

唐夭夭也想不明白。

当然也不会去问。

有时候媒体会问她关于江南的事情,她都是官方回答,不会真的深究这件事情的诡异性。

拍完了这部戏之后,唐夭夭终于回到了文城。

回到了自己的高级公寓。

因为她的火爆,所以公司给她住的公寓,又高档了些。

她坐在沙发上,看着面前的落地窗外,都是文城剔透的护城河……

以前结束了一段拍摄都会让自己彻底的放松休息两天,会感受到从未有过的满足,现在反而,觉得有些空虚了。

经过岁月的沉淀,人就会渐渐地觉得孤独。

她一个人喝了点红酒。

看着茶几上的手机屏幕亮着,她懒洋洋的拿起手机,接通。

“夭夭,你在干嘛?”那边传来古歆有些古灵精怪的声音。

“我正好拍完戏在家休息几天。”

“我真的运气太好了,你没事儿!”古歆笑着说道。

“你找我有事儿吗?”唐夭夭询问。

“有事儿,你把你家地址给我,我马上过来。”古歆贼兮兮的笑道。

唐夭夭把自己的地址给她发了过去。

心里其实是有些羡慕古歆,不是她的出生不是她有一个完美的家庭,而是她这么活波开朗的性格,好像不管遇到任何事情,都能够一笑而过,而且从来不需要考虑太多,忠于自己的内心就好。

约莫半个小时。

家里的门铃响起。

古歆出现在大门口,看着她开门,一个熊抱,然后很自来熟的走进她家,躺在了沙发上。

唐夭夭关上房门,坐在古歆旁边的沙发上,“你不会是来我家睡觉的吧。”

“想哪里去了,难道你以为我还被翟安弄得离家出走不是?”古歆嘟嘴。

唐夭夭笑了笑,“那你干嘛一来就躺下。”

“我在控制我激动无比的情绪。”古歆深呼吸一口大气,从沙发上坐起来,手上拿着一个U盘,特别的得意,“江南的最新AV,我下载了。”

唐夭夭有些无语。

这女人千里迢迢的,居然来这个地方,看AV。

她能说,她能说,她眼珠子都要掉下来了吗?!

“别这样看着我,搞得我很奇怪似的,成年人看这玩意又没错。这是在让我们的床上生活更协调,你们做演员的更应该增加丰富的理论知识。”古歆一本正经的讲着大道理,摇了摇头道,“可惜翟安这男人不懂,我也不怪他了,谁让他笨呢!”

捉摸着应该就是翟安不准她看,然后她就跑这里来了。

古歆嘀嘀咕咕的,就把U盘插到了唐夭夭的电视屏幕上,她拿起遥控器开始选择播放。

很快找到了播放文件,古歆笑盈盈的屁颠屁颠的坐在沙发上,很激动的等着开场。

开场的生意还没出来,就看到屏幕上写着偌大几个字,“南无阿弥陀佛!”

古歆蹙眉。

怎么这样。

她又跑过去调整了一番。

播放文件依然黑屏人,然后屏幕上就这么几个字。

我滴个去!

这个龟毛翟安。

丫的你不看,还不准别人也不看了。

她一屁股坐在沙发上,有些不爽的,很不爽,拿在手上的遥控器都要捏碎了。

唐夭夭看着古歆的模样实在是好笑。

这两口子也真的够奇葩的。

她说,“古歆,我有江南的。”

“你有?”古歆整个人又激动了,“你有你干嘛不早说。”

“你也没问我啊。”何况一来你就激动无比的自己在那里兴奋着。

“快给我快给我!”古歆连忙催促,笑着打趣道,“唐夭夭,没想到你也是老司机啊!”

唐夭夭脸有些红。

其实她真的看得特别少,特别特别少。

她把之前的正版碟找出来,放进DV机里面,偌大的电视屏幕上,就呈现了白花花的一幕又一幕。

唐夭夭终究还是不好意思的,特别是还有人在自己旁边。

古歆一脸好奇,也不知道是不是看多了,还一边看一边评论,说江南的身段也不过如此,亏她好抱了报了好大的希望,捉摸着都是影后的女人了,怎么也应该比平常的更美观吧。

古歆不停的评论。

唐夭夭就这么一直默默地听到房间内此起彼伏的淫荡声音。

唐夭夭总觉得,怪怪的,所以借口去上厕所。

古歆看着唐夭夭的模样,“嘿,这么快就遭不住了啊,每个男人你怎么办?”

唐夭夭将厕所的门关了过来。

她看着没什么特别的感觉,特别是因为江南本来就很熟,而且对她排斥感很强烈,根本没有任何身体反应。

而她不得不说,江南拍这个应该真的很赚。

就说她影后的头衔就已经赚足噱头了,想着江南的片酬应该会很惊人。

在厕所里面调整了一下,唐夭夭走向客厅。

客厅中古歆还在津津有味的看着。

看着唐夭夭出来,指了指她的电话。

意思是她有电话。

唐夭夭大步过去,没有看到手机在响也没有看到未接来电。

古歆直白道,“哦,是我帮你接的,刚刚是我哥叶恒打来的,我看是熟人就直接帮你接了,他问你在哪里来着,我说你在上厕所,我们一起看AV,我还邀请他过来了,他说不来。然后就把电话挂断了。”

“……”唐夭夭觉得整个人都不好了。

这种事情怎么可以说得这么理所当然。

她连忙拿起手机,走进自己的卧室,将房门关了过来。

心里那一刻还有些激动。

是真没想到,叶恒还会主动给她电话。

半年时间没有联系,总有一种,好像一直都不会有联系的错觉了。

------题外话------

好啦,下午有二更。

小宅都佩服自己的勤快勤快勤快!

得意的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