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相亲,来真的?/豪门重生之妇贵逼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叶恒带着唐夭夭和叶初离开别墅,坐到小车上。

叶恒开车。

唐夭夭依然陪着叶初坐在后座。

叶初很沉默。

唐夭夭有时候主动找叶初说话,也能够感觉到叶初的兴致缺缺。

唐夭夭觉得叶初可能是有点困了,也没再多说。

文城的天色也已经黑透了。

这座城市还是这么纸醉金迷,霓虹闪烁。

唐夭夭的身子看在后座,就这么静静地看着奢华的夜景,看着天空上那一轮圆月,有些发呆。

叶恒现在开车开得很稳。

她还记得她当时怀叶初的时候坐他的车,当时他一边开车一边打电话,真的特别的吊儿郎当,和现在面前这个男人,真的是天壤之别。

“夭夭,你回哪里?”叶恒的声音,突然打断了唐夭夭的一些若有所思。

她回神,说,“我搬家了。”

“地址在哪里?”

唐夭夭正打算说自己地址的时候,突然顿了一下,她咬了咬唇,说道,“叶公子,我能跟着你们去别墅吗?我想陪叶初几天,这几天我刚好杀青没什么工作。”

“嗯。”叶恒点了点头。

然后,就不再多说了。

唐夭夭知道,叶恒对自己好像真的越来越淡了。

就像上午在莫修远别墅中,听到他和陆漫漫的谈话一样,听到他说,他放弃她了,说了三遍,口吻很坚决。

其实刚开始听到那一秒也没有多大感触。

她也没真的觉得会和叶恒在一起,他放弃她,对她而言还是一件好事儿,不用随时担心,叶恒发神经,又对她死缠烂打,然后某一天厌倦了就又觉得没意思了。

当时真的是这么想这么安慰自己来着。

越是到此刻,反而越是有了些说不出来的压抑。

她静静的静静的消化内心的情绪,车子到达了叶家别墅。

没有了叶半仙,总觉得,少了很多。

叶恒回到别墅后,就随意的扯了扯自己的领带,对着他们淡淡然道,“我回房间了,你和叶初多聚聚,你的房间还是原来那间,我让佣人帮你留下了。”

“谢谢。”唐夭夭真诚的说道。

叶恒还是这么,冷淡而疏远的点头,离开。

唐夭夭看着叶恒的背影,回头看着叶初好像也有些心事的样子,忍不住问道,“叶初,你今天怎么了?妈妈觉得你好像不太开心?”

“没有什么的,妈妈。”叶初有礼而恭敬道。

唐夭夭蹙眉。

叶初感觉到妈妈的视线,低垂着头说道,“真的没有什么,我回房间睡觉了。”

唐夭夭摸了摸叶初的头。

有一种,好像自己越来越不懂儿子的感觉。

她果然是母爱付出得太少太少,少到已经不知道自己儿子在想什么了。

她微叹了口气。

那一刻是真的不知道自己,到底这么辛苦的,最后得到了什么。

她带着叶初上楼,陪着他洗完澡上床。

叶初乖乖的躺在床上睡觉。

唐夭夭陪了一会儿。

叶初说,“妈妈你不用陪着我了,你去休息吧。”

唐夭夭俯身亲了一下叶初,“晚安。”

“晚安,妈妈。”

唐夭夭离开。

离开后叶初就一个人在房间里面,今天的情绪是真的很不好,以前很不喜欢莫一诺对他主动,因为他很不喜欢有人缠着他,他会觉得烦,现在莫一诺不缠着他了,他却开始想念那个追在自己屁股后面的莫一诺……

他到底怎么了?!

他咬着小嘴唇,一直一直觉得,可能长大了就知道了。

因为大人们总说,很多感情,小时候是懂不起的,等长大了就好了。

他一直这么安慰自己。

渐渐,让自己不去多想的睡着了。

唐夭夭离开叶初的房间,往自己房门走去。

路过叶恒的房间。

半掩的房间,其实也看不到房间内的一切,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就会这么的停留在门口,有那么一点点冲动,其实是想要推开房门的,想起叶恒对自己的生疏,终究还是迈开了,回到之前自己住的房间。

以前总觉得人很难改变。

于她也是。

于叶恒也是。

现在是真的没有想到,两个人好像都变了。

她洗完澡之后躺在床上,翻来覆去强迫自己睡觉,强迫自己,睡着。

而叶恒的房间内,叶恒也在让自己入睡。

瞪着天花板,很久都无法入睡。

他想就算是唐夭夭礼节性的敲他的门说声晚安也好,或许心里面也会好受一点,但终究,唐夭夭什么都不会做。

他翻身,强迫自己不要多想。

放弃了的东西,就不要去强求。

那个晚上,各怀心思的人,很久很久,才真的睡着。

当叶恒睁开眼睛的时候,是被一串急促的手机铃声吵醒的。

真是日了狗了。

叶恒觉得自己好像才睡着了,怎么电话就响了。

他有些气急败坏的拿起床头柜上的电话,迷迷糊糊的接通,“喂。”

“叶恒你还在睡觉吗?”

“嗯。”叶恒声音慵懒。

“话说都上午快10点了你还睡,起来了起来了,我都给你约好了相亲了,中午吃午饭,在盛宴迪卡厅。”那边传来陆漫漫有些急促的声音。

叶恒还未睡醒,思想有些散漫。

反应了两秒,终于明白了陆漫漫在说什么,猛地从床上蹦了起来,“我滴个去,陆漫漫你来真的啊?”

“我什么时候开个玩笑。”

“我没这么饥不择食到需要相亲。”

“你饥不择食就去夜场脱了裤子就行了,我是在让你走心。”陆漫漫直白。

叶恒觉得有些崩溃,“饶了我吧,陆小姐,莫太太,我真的还不至于到相亲这个地步。”

“那我让莫修远给你讲电话吧。”

“等等。”叶恒叫住他。

他实在不想听莫修远吵他,反正不管对错,只要是惹到了陆漫漫,都是他的错。

他说,“一定非要见吗?”

“当然一定要见。”陆漫漫很肯定,“地点和对方的性格特征我发你手机里面,这可是古歆精心帮你挑选的,你多珍惜!”

说完,就猛地把电话挂断了。

隔了一会儿,手机就响起了短信铃声,将对方的基本信息发了过来。

叶恒也真的觉得醉了。

他看上有那么没人要吗?

还得去相亲。

他又躺回在床上,想着是中午的午餐就又眠了一会儿,到上午11点,才懒洋洋的让自己清醒了过来,洗漱换衣服。

不管如何,既然是陆漫漫和古歆的热情他也真的不能就这么怠慢拒绝了,所以还是穿得很规矩,看上去很正式。

他下楼。

楼下,唐夭夭和叶初在客厅。

他那一刻都差点忘了,唐夭夭还在这栋别墅。

好像真的有一种这个女人不存在自己世界的错觉。

唐夭夭也看到了从楼下下来的叶恒,看着他穿着黑色西装,剪裁得体,挺拔帅气的模样,有些失神。

叶恒淡淡的开口道,“我要出去一趟,中午你陪着叶初在家吃饭。”

唐夭夭垂眸。

以前也穿成过这样,但没有出门。

这次是去见谁吗?!

“好,你有事儿就先离开吧。”

“嗯。”叶恒应了一声,离开了。

唐夭夭看着叶恒的背影,掩饰着内心有些淡淡的失落,继续陪着叶初。

吃过午饭到了下午时刻,叶恒就回来了。

一边走一边打电话,不太严肃,甚至还带着调侃,“真没感觉,我的姑奶奶,你没给对方说我的身份吧,我他妈的一去,对方吓得直接站起来了,以为我要杀了她似的,哥们还非常绅士的给他解释了我也是平凡人,当平常人对待就好,但明显对方接受不了啊,对方说只是想找个公务员,没想到来了这么大一匹公务员,话说哥现在地位就这么高?还有啊,我和唐夭夭的婚姻,众所周知,人家不想当二奶,你也别搞坏了我的名声行不!”

电话对面的陆漫漫听着叶恒的抱怨,也没有多说其他,“明天我让古歆另外给你安排一个,那女人做事儿怎么就这么不靠谱。我都提醒了她,说了现在还不是自由之身但早就是貌若神离早晚的事儿!”

“她什么时候靠谱过。不过漫漫,我真不用相亲了,真的不用。”叶恒劝说,“我这么帅,你觉得还会没有女人靠近吗?哥现在只是不想动凡心,你们就让我多休息一段时间成吗?”

“不成。”陆漫漫拒绝,“7个女孩子必须见完,除非中途你看上了谁。”

“……”叶恒第一次发现,和女人真的没办法交流。

“我给古歆打电话,拜拜。”

叶恒被挂断了电话。

他无奈的耸肩,往前准备上楼。

一转身,就看到楼梯上的唐夭夭,看着她站在那里有些呆滞,在看到自己看她时,就突然笑了一下,“你回来了。”

“嗯。”叶恒点头,“叶初呢?”

“我让他睡一会儿午觉。”

“你不睡?”

“我没有睡午觉的习惯。”

“哦。”叶恒点头,也不在意的往楼上走去。

其实穿得这么西装革履,他勒得慌。

回到家就应该放松自己,换套家居服什么的。

“叶公子。”刚走了几步,就听到身后的唐夭夭在叫他。

他回头看着她。

“你在相亲吗?”唐夭夭问,问出来后,心口好像……撞击了一下。

“哦,就当是吧。”叶恒承认,又简单解释了一句,“陆漫漫和古歆闲得慌,我就是配合她们一下。”

“是吗?”唐夭夭微微的笑了一下,“如果你真看上去了女方,我们是不是就要……”

离婚什么的。

唐夭夭咬了咬唇,没有说出来。

叶恒也能懂她的意思,直白道,“还没这么快。不过你最好还是处理好娱乐圈的事情,希望有一天离婚了,你不会影响到你的职业发展。”

唐夭夭看着叶恒。

他现在不和自己离婚,就是因为,怕影响到她的前程吗?

毕竟当初,叶恒当着全国人名的面宣布她是他合法妻子,如果转身就离婚了,确实对她影响很大。

她说,“好,我会提前告知我的公关团队。”

叶恒不再多说,直接上楼了。

唐夭夭一个人坐在客厅,心里是真的有些无法平静的情绪,她在努力的让自己控制。

一直不停地告诉自己,一切就应该这样。

以后也会这样。

他们有各自的自由。

所以终究还是让自己平静了下来,平静的接受了,叶恒的相亲。

一天一天。

每次都是中午出门,然后下午回来,回来会给陆漫漫打电话抱怨对方的情况,似乎真的没有满意的,唐夭夭很多时候都能够听到叶恒和陆漫漫打电话的声音,叶恒也不太回避她,所以她大体也知道叶恒的相亲情况,也不知道自己听到他不满那一刻是高兴还是有些惆怅她对自己的毫不在意,如果有点在意,应该就不会这么肆无忌惮的在她面前说相亲的事情了。

而这样的日子持续了第五天。

第五天唐夭夭以为叶恒也会在相同的时间回来,那天却一直到了晚上很晚,都没有回来。

唐夭夭陪着叶初,叶初已经睡着了。

她回自己房间的时候,看到叶恒打开的卧室房门内,空无一人。

这么晚了,还没回来。

所以是,成功了吗?

好吧,她承认她有些莫名的失落了。

想来叶恒对一个人的感情和热情,也真的只能维持几个月,比如对她。

她起身走过他的卧室,刚走了几步,就看到叶恒神采奕奕的从外面回来,也看到她了,两个人四目相对,唐夭夭还能够感觉到叶恒的心情貌似不错。

“回来了?”唐夭夭如此每次一样,这么扬着嘴角对他开口道。

叶恒笑了笑,“嗯。不早了,晚安。”

越过她的身体,离开。

这好像是很长一段时间后叶恒对她笑了。

叶恒笑起来其实真的很有魅力。

可这一刻她知道,叶恒的笑容不是因为她,而是,他心情很好。

她回到自己的房间,回到房间又开始昼夜难眠。

翌日。

在她早早起床后,就听说叶恒已经起床并离开了。

佣人们都在私下讨论,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叶恒回到这个家,一般比较懒散。

而后的两天时间,叶恒都是这样,早出晚归。

她甚至都没有再看到他。

直到最后一天,叶恒和叶初都要离开了。

叶初去训练场。

叶恒去帝都。

而她,就这么送行。

她怕叶恒带着叶初就像上次一样不声不响的就走了,所以今天起得特别早,特别早的等着叶恒和叶初陆陆续续的起床,然后叶恒在让人过来接他们,准备离开。

他们基本都没有什么行李,连件衣服都不用收拾。

叶恒接了一个电话,对着叶初说道,“给你妈说再见,我们要走了。”

叶初有些依依不舍。

唐夭夭蹲下身体看着叶初,对叶初也有着极大的不舍。

仿若相处越久,也不想他离开。

她亲了亲叶初的小脸蛋,“下次回来的时候,妈妈来陪你。”

“嗯。”叶初点头。

唐夭夭起身,看着叶恒。

叶恒也这么看了她一眼。

“一路顺风。”唐夭夭笑着说。

叶恒微点头,然后带着叶初就走了。

唐夭夭顿了顿,还是跟着他们出了门。

其实她很想去送机,但是叶恒没有开口,而且明显是没有打算让她送机所以也不好意思多说,她想就算是看着他们上车离开也好。

她脚步突然在大门口顿了顿。

因为她看到了那辆黑色轿车旁边,站着一个纤细的女人,看着叶恒和叶初出来,非常亲昵的靠近叶恒,叶恒对她笑了笑,亲自打开车门让她坐进去,然后再让叶初也坐了进去,自己走向一边,分明是坐在了那个女人的旁边。

她其实没特别看清楚那个女人的样子,整体感觉给人很大家闺秀。

她就这么看着车子离自己渐行渐远。

还好,她没有自作多情的,主动要求送机。

已经有人送了。

亦或者……

跟着一起走。

------题外话------

一更较少,一会儿就二更,么么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