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疲劳住院/豪门重生之妇贵逼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帝都。

有些深邃的夜。

叶恒躺在自己的大床上,看着窗外的一片宁静。

唐夭夭应该会误会吧。

其实,误会不误会,也不太重要了。

她本来就不在乎。

他就这么默默的看着黝黑的窗外,也没多大起伏的情绪。

其实他知道陆漫漫和古歆在搞什么,肯定不是真的想让要相亲,顶多不过,做给唐夭夭看而已,他真的觉得没必要,但他却还是配合了她们的举动,想来,还是有些心有不甘。

可惜,不管怎么的心有不甘,对唐夭夭而言,还是这样,无动于衷。

他承认,相亲对象和他之间真的没有什么,而他之所以带着她过来,也只是因为她在帝都有些事情需要他帮忙,举手之劳,而今晚上的一切也真的不是为了刺激唐夭夭,有些巧合就是会这么发生,比如她借宿,他留宿,比如客房的热水坏了,她借他的使用,他想要是唐夭夭随便问一下,他或许就会解释,可她什么都没问。

他就静静的静静的感受着内心的情绪,静静的让自己睡觉。

文城的唐夭夭。

头剧透,整个世界都是天旋地转的。

她手上却还拿着一杯红酒,一口一口品尝着,心口那些压抑的情绪一直在翻腾。

分明已经把自己喝得很醉了,脑海里面却还是叶恒电话那边那个女人的声音,挥之不去的在自己脑海里面萦绕,一直萦绕不断。

叶恒为什么这么快就放弃了?!

叶恒为什么,放弃得这么快。

她其实真的不是那么难追,她只是想多点时间,她在他身上安全感不足,曾经经历的那么多,她需要点时间去接受去让自己不去计较,但是,她还未踏出心中的那一步,他突然就转身离开了……

她狠狠地喝了一口。

到底是他们缘分太少吗?

夜晚的夜,越来越暗沉了下去,周围都静谧到,似乎能够听到心口,一点一点,碎掉的声音。

那晚喝醉之后。

唐夭夭在第二天甚至只有的一周都感觉到了生不如死的滋味。

酒醉后遗症真的可以让人崩溃,她甚至差点直接去医院,后来躺床上坚持挺了过去,一周后身体康复,身体一好,想的事情就会越多。

她给大伟哥打了电话,让他帮她接工作,多多的接工作。

大伟其实是诧异的,因为考虑到唐夭夭的身份,所以故意给她推掉了很多重要不重要的通告,自我觉得应该多安排点时间给她和叶长官相亲相爱,当然,唐夭夭主动要求工作他还是很兴奋的,毕竟这对他而言都是钱。

他也没有手软的,给唐夭夭接了很多。

广告,代言,宣传,参加真人秀,上访谈节目,拍电视剧,拍电影。

唐夭夭每天的工作都被安排得满满当当,一天的忙碌让她挨着床甚至椅子就能够睡着,没有时间想太多。

而她因为过多的工作不停地出现在电视屏幕上,她的人气一直在膨胀,还与很多媒体都争相报道着她对工作的敬业,各方面的歌颂着她高尚的品格。

她其实真没有什么品格,她这么频繁的工作只是为了让自己不去想一些事情,同时,她知道她和叶恒可能姚离婚了,在叶恒真的稳定下来之后就会提出离婚,而她应该也没有什么资格去让叶恒来守住这段有名无实的婚姻,现在如果不让自己好好的在大众面前博得好感,到时候人气会跌得自己想象不到。

她的辛勤。

换来了她的打小广告,城市宣传都是她的身影。

她火爆程度已经创造了很多娱乐圈的神话,人气高到惊人,她不管在机场在任何地方出席任何一个活动,粉丝团的威力大到惊人。

唐夭夭今天去帝都做一个电影的宣传活动。

张导的电影马上上映,剧组重要工作人员都要去现场做宣传。

唐夭夭从来不缺席任何一个宣传活动,这份敬业不只是媒体的吹捧,是所有圈内人都真心佩服的一种敬业精神。

唐夭夭也越渐的习惯了被人赞美和追捧,及时对她而言,没什么情绪波动。

宣传现场,依然很多媒体很多粉丝,内场的粉丝有限,外场的粉丝多到吓人。

晃眼看去,都是唐夭夭的举牌,都是呼叫唐夭夭的声音。

唐夭夭对着他们灿烂一笑,随着工作人员走进红地毯,走向后台准备入场。

化妆师在帮唐夭夭补妆,小荣跟在她身边帮她处理一些细节,其实小荣和化妆师都觉得很诧异,按照现在唐夭夭的身份和地位,大可以要求经纪公司换更好的助理和化妆师,唐夭夭硬是没有开口说过,而且有时候大伟哥问唐夭夭需不需要更换或者需不需要增加人手什么的,唐夭夭都会摇头说不需要。

因为唐夭夭的身价,她们的工资也水涨船高,两个人对唐夭夭也是巴心巴肺,尽职尽责。

化妆师补妆完毕。

小荣也帮她准备好了一切。

唐夭夭看了看时间,还有半个小时,就去一边的沙发上半坐着睡了会儿。

仿若每天都在缺少睡眠中渡过,只要一静下来,就会忍不住想要睡觉,这种日子,居然都过了三个多月了。

三个月时间。

她和叶恒,真的没有半点交集,连偶遇都没有。

也不是没有完全偶遇过。

她之前在机场去赶一个公告,然后在她被人群拥簇中,似乎看到过叶恒在机场快速闪走的身影,他很低调,身边跟着一些黑色西装,而他最近的位置,还跟着一个女人,女人一直陪着他,两个人走得很快,快到根本没有看到她,其实她这边真的很吵,粉丝在偌大的飞机场高呼她的名字,她想叶恒是听得到的。

那次之后就好像再也没有碰到过了。

有时候从飞机上下来,唐夭夭觉得她自己好像都会刻意的不去打量机场的一切,默默的接受着粉丝的恭维和崇拜,然后和她们浅显的互动。

脑海里面虽然想了些事情,但一会儿她还是秒睡了。

身体的困倦让她真的可以很少入眠。

半个小时后,小荣轻声叫她。

唐夭夭睁开眼睛,眼神中的疲倦和睡衣显而易见,但她就是可以在下一秒,让自己变得精神奕奕,精神奕奕的走出化妆间,和其他同组人员一起,参加现场的电影宣传。

记者粉丝很多,卡门声欢呼声不断。

唐夭夭随着剧组和粉丝打了招呼,然后坐在台上和下面的工作人员互动。

导演讲着这部电影的初衷和一些创作理念,唐夭夭坐在导演旁边,偶尔附和几声,看上去特别的亲民,每次出现在媒体面前,唐夭夭都是这么一副很自然很清新的状态,真的是很博好感。

大概一个半小时后的互动结束,剧组再次鞠躬感谢,然后准备离开。

离开那一瞬间。

唐夭夭眼前突然就黑了,在鞠躬起来那一秒,不知道是不是血液循环不够,总之,眼前一黑,一下就晕了过去。

整个人现场一下就乱了。

乱糟糟的一片。

惊叫声惊呼声,各种声音,现场保全几乎是动用了上百人才阻止了粉丝的冲动,随后终于将唐夭夭送到了医院。

唐夭夭晕了很久。

她想应该是很长时间,因为她觉得自己睡了很久很久。

睁开眼睛的时候,大伟在旁边真的是急得整个人都不好了,满脸疲倦,带着些责备又带着些安心的说道,“姑奶奶,你终于醒了,你差点把我吓死了你知道吗?”

“我在医院了?”

“是啊。医生说你只是因为疲劳过度。唐夭夭,你多大个人了,还不知道自己身体吗?这两天亲戚来了你就不知道好好的养一下自己吗?把我吓得从文城连忙坐飞机过来,就怕你有个三长两短,你说工作就不说了,要真出事儿,我怎么给你家叶长官交代。”说着,大伟还心有余悸。

唐夭夭看着自己手上的点滴瓶,淡淡的说道,“我以前没这么矫情的,可能年龄大了。”

“不管怎样,你后面的所有工作我都给你推掉了,你好好给我养一两个个月,等医生说你身体指标各项都不错了我才会给你接工作的。我说唐夭夭,你也不缺钱,你那么拼干什么!你明知道我们都是剥削阶级,肯定是拒绝不了你的主动付出的,以后别这样了,多给自己点休息时间养好自己,身体是革命的本钱,听话。”

“好。”唐夭夭也不多说什么。

经过今天在现场突然晕倒的事情,她当时晕倒那一刻,也有些恐惧,现在清醒后,也真的觉得自己不应该用这种折磨自己身体的方式去忘记一些事情。

她看着大伟,问道,“我什么时候可以出院?”

“医生说这瓶水输完就可以了,开了些补药,我会让小荣每天给你送过来的,你别怕长胖,一定得吃,总之现在身体最重要。”

“嗯。”唐夭夭乖巧的点头。

点头看着点滴液剩得不多,安静了一会儿,安静着又突然想到什么,“公司这么对外说我晕倒的事情的?”

“实事求是啊。你又火了一把,现在全国人名都知道你疲劳过度晕倒住院了,你不知道你粉丝那个心疼,我让小荣去给你的粉丝团送心灵鸡汤了,放心吧,那些事情我会给你安排好,你就安心养好自己。”

大伟是真的怕了唐夭夭了,三句话不离开让她养好自己。

唐夭夭也不再多问了,瞪着点滴完了然后坐飞机回到文城。

约莫半个小时。

点滴输完,医生又来做了一个简单的检查,允许了他们出院。

大伟叫来了很多保安,医院外现在还有很多粉丝守在那里,就想知道她的最新情况,唐夭夭从外阳台看着很多粉丝的身影,终究还是有些感动,她转头对着大伟说道,“等会儿离开的时候,我去粉丝团露个面,给他们报个平安。”

“我的姑奶奶,你不折腾行吗?小荣一直在那里的,放心好了。”

“小荣的解说和我的出现不一样,我去去会更好。”

大伟无语,还是点头,又重新安排了一些保全和贴身保镖。

准备好了一切。

大伟打开医院的房门,带着唐夭夭出去。

刚推开房门,就看到门口站着的叶恒。

大伟一怔。

唐夭夭也怔住了。

她没想到,叶恒会突然出现。

大伟连忙反应过来,“叶长官,你来看夭夭吗?夭夭已经没事儿了,刚刚医生都已经检查过了,说只是疲劳过度,我也把她接下来两个月的工作推掉了,保证会先养好她的身体才会让她继续工作的。”

大伟甚至有些献媚的说着。

大概是怕被责怪,也怕叶长官一个不开心就不准唐夭夭继续在娱乐圈了。

要知道唐夭夭现在真的是炙手可热,一个人为经纪公司做出的贡献几乎抵上了经纪公司的其他所有艺人。

“嗯。”叶恒微点了点头,“我来接夭夭回去休息。”

“好,好,我正说送她会文城,既然叶长官你亲自来了,我就把夭夭交给你了。”大伟连忙说道,又转头给唐夭夭提醒道,“补药什么的我会让人给你送过来,你记得一定要吃。”

“不用了,把药给我,我会帮她熬。”叶恒直接说道。

大伟又连忙点头让人送了过来。

叶恒拿过来,对着唐夭夭说道,“走吧。”

唐夭夭其实整个过程都有些紧张还有些懵逼,她没想到叶恒还会亲自到医院来看她,这么来看她……

心口还是会有些隐约跳动的情绪。

唐夭夭跟着叶恒往医院外走。

走了两步,突然停了停。

叶恒回头看着她。

所以是不打算跟他一起吗?!

唐夭夭鼓起勇气说道,“我粉丝在外面等我,我要去给她们交代一下,你在这里等我一会儿,我只需要5分钟,马上就回来。”

叶恒抿了抿唇,“我陪你去。”

唐夭夭又有些懵逼了。

在自己还未反应过来的时候,叶恒径直拉起她的手,稳健的脚步带着她走向了外面的医院大门口。

很多粉丝守在那里。

保全里里外外也站了很多,就怕粉丝冲动。

唐夭夭在叶恒的陪同下出现。

粉丝按耐不住的骚动着,欢呼,有些粉丝看到唐夭夭好好的模样,都激动得哭了。

“我没事儿,谢谢你们的关心。因为身体原因,所以经纪公司会暂时停止我两个月的公告和一切其他活动,所以可能接下来两个月大家看不到我,不过没关系,我会定期发微博把我最新状态给你们交代的,谢谢大家!”唐夭夭对她的粉丝团尤其的好。

所以她的粉丝真的特别的忠诚。

“你们早点回家,该上学的上学该工作的工作该谈恋爱的谈恋爱,辛苦了。”唐夭夭说完这句话之后,就对着叶恒一笑,示意可以走了。

叶恒一直拽着唐夭夭的手。

身后都是唐夭夭的粉丝,欢呼她的声音。

叶恒随着唐夭夭的脚步突然停了停。

唐夭夭回头看着他。

看着叶恒突然转身,对着她的粉丝团说道,“我会好好照顾好她的,你们放心。”

那一刻本来有些喧嚣的现场氛围,突然因为叶恒的一句话一下就安静了。

粉丝团又被感动得西里巴拉的。

有一个粉丝突然高声尖叫,“叶长官,你一定要好好的爱我们夭夭。”

“我会的。”叶恒嘴角一笑。

笑容真的帅得不要不要的。

唐夭夭就这么被叶恒拉着离开了身后的粉丝,心口却一直在跳动。

一直在疯狂的跳动。

他说,会好好照顾自己。

还说,会爱她。

她咬牙,努力让自己冷静,让自己冷静下来。

叶恒带着她走进了自己专用小车,然后让司机开车,载着他们离开。

车内反而安静了。

叶恒似乎一直以来都不喜欢领带这玩意儿,所以每次出席了活动之后就会拉扯自己的领带,似乎是勒得慌。

唐夭夭看着他有些不舒服的模样,看他扯领带扯得脖子都红了,忍不住伸手,主动去帮他解开。

叶恒看了她一样,缓缓将手放了下来,任由唐夭夭帮他解着。

“你是全部接下来,还是只需要解开一点?”唐夭夭抬头问他。

一抬头,就看着叶恒也这么低垂着眼眸看着自己。

两个人很近的距离。

那一刻还能够感觉到彼此的呼吸,静静的扑打在彼此的脸颊上。

唐夭夭缓缓又把头低了下去。

听到头顶上叶恒淡淡的声音,“扯开一点就好。”

唐夭夭点了点头,帮他把领带扯开了些,解开了他白色衬衣上,第一颗纽扣。

叶恒似乎舒服了些,动了动脖子。

唐夭夭自觉地又坐到自己的位子上。

车子一路安静的到达目的地。

唐夭夭下车,看到面前的一个小庭院,是叶恒在帝都的住处,她之前也来住过。

叶恒一边走在前面一边对着身后跟着的唐夭夭说道,“今晚在这里将就一晚上等叶初回来,明天我送你们回文城。”

原来。

叶初要回来了。

所以叶恒是顺便因为叶初的关系来医院接她?还是……

她实在猜不透叶恒的心思。

越来越猜不透。

叶恒带着唐夭夭走进大厅后,指了指主卧旁边的一个房间,“晚上你住那个房间。”

“好。”

“如果困了就去休息吧。”

“你呢?”唐夭夭看他要外出的模样,询问道。

“我还有点事儿要去市政厅一趟。”

“哦。”唐夭夭点头。

叶恒似乎是看了一眼唐夭夭,离开了。

唐夭夭一个人坐在偌大的沙发上,这栋小庭院没有佣人,上次来就知道了,她其实都不知道叶恒一天在哪里吃饭的,或许这里就只是一个他睡觉的地方而已。

她站起来,在这栋房子里面走动。

之前来过这么多次,好像从未好好打量过这里,或许当时其实是排斥的。

而且因为晕倒在医院睡了好久,此刻倒是精神好了很多,也不乏困了。

她参观了一会儿,看到门外走进来几个人。

唐夭夭一怔。

对方看到她倒是非常恭敬,“叶太太,我们是叶长官叫来的佣人,负责帮你熬药和煮饭以及打扫清洁,我们会尽量小声,不会打扰到你休息的。”

“嗯。”唐夭夭微微一笑。

佣人也对着她恭敬的笑着,然后开始分工合作。

唐夭夭看着佣人们的忙碌,突然转身走向小庭院后面的那个高级厨房。

厨师正在准备着餐点,看着她恭敬的笑了一下。

唐夭夭看了一会儿,终究忍不住说道,“我来做晚饭可以吗?”

厨师有些诧异。

“我用你的食材来做晚餐,行吗?”唐夭夭询问。

“当然,只是叶太太会做吗?”

“嗯。”

“那你请便。”

“谢谢。”

厨师放下手上的东西,退后了几步。

唐夭夭非常熟练的开始做着晚餐,刚开始厨师还有些担心,后来就投来了些赞许的目光,唐夭夭一边做菜,一边和厨师谈论着营养搭配,感觉自己好像也学了很多。

一个下午,就在唐夭夭做菜中度过。

偌大的饭厅。

摆放着一道一道,色香味具的美味大餐。

唐夭夭坐在客厅,等着叶恒回来。

叶恒也没太耽搁时间,饭点基本就回来了。

他脱掉身上的西装和领带,将衬衣解开几颗,坐在饭厅。

唐夭夭也跟着他坐在他旁边。

叶恒直接开始吃晚饭。

唐夭夭也动了动筷子,其实在小心翼翼的看他的吃菜的表情。

“你不吃吗?”叶恒问她。

“不,不是。”唐夭夭有些脸红,夹了一只小虾仁,放进嘴里。

叶恒继续吃。

总觉得今天的味道和平时有些不同,说不出来的味道。

唐夭夭嚼着虾仁,又忍不住看叶恒的表情。

叶恒蹙眉,转头看着她,“怎么了?”

“那个,你觉得今天的饭菜如何?”唐夭夭看似云淡风轻的问道。

“不合你胃口吗?”叶恒反问。

“不是不是,就是想问问你觉得合你胃口吗?”

“很合胃口。”叶恒直白道,“很久没有吃家常小菜了,很好吃。”

唐夭夭听到叶恒说的,有些红的脸蛋,忍不住笑了笑。

叶恒也没太注意。

今晚的饭菜是很符合他的胃口,所以吃得有点多。

一大桌子菜,叶恒吃了一大半,似乎好久没有这么满足过了。

他吃了晚饭之后对收拾碗筷的佣人说道,“给厨师说一声,以后我在这里,就每天过来帮我做饭,我很喜欢他做的东西。”

“叶先生。”佣人笑着说,“今晚的晚饭是叶太太做的。”

叶恒一怔。

在一边的唐夭夭有些不好意思的低着头。

叶恒看着唐夭夭,心口好像还有些起伏。

唐夭夭咬紧着唇。

叶恒开口道,“你会做饭吗?”

“小时候跟着我爸爸学过,我爸爸很会做菜。后来到文城发展,有时候也会自己做点饭菜什么的……今天没什么事儿,就忍不住做了点,你喜欢吃就好。”

“嗯,挺好吃的。”叶恒说。

两个人结婚这么多年,平常夫妻间的相处模式,他们好像一次都没经历过,反而是现在……

唐夭夭笑着说道,“你喜欢吃就好,等叶初回来了,我也帮他做。”

叶恒点了点头。

两个人就不再多说了。

总觉得好像彼此之间还是会有距离。

有些说不出来的距离。

吃过晚饭之后,佣人都收拾完了之后,就离开了。

偌大的小别院,就只有唐夭夭和叶恒两个人。

叶恒坐在沙发上看电视,唐夭夭也在旁边陪着看。

电视屏幕上基本上换一个台都能够看到唐夭夭的身影,有些是电视剧,有些是广告,有些是综艺节目,以前没觉得什么,此刻叶恒在旁边,反而还有些不好意思。

“你药喝了吗?”叶恒一边按着电视频道,一边漫不经心的问道。

“哦,喝了。佣人熬好给我喝了之后才走的。”

叶恒又不再多说了。

唐夭夭也很沉默。

晚上9点多。

叶恒放下遥控器,说,“我去休息了,你也早点休息。明天大概下午到晚上时刻叶初会回来,只有一周休息时间。对了,叶初受了点小伤,你别太担心。”

说不担心。

唐夭夭一听说叶初受了伤就有些紧张了。

叶恒解释道,“这是他需要经历的。”

唐夭夭咬着唇不再多说。

叶恒看着她模样,起身想回到了房间。

唐夭夭就这么看着叶恒紧闭的房门,她到现在都不知道,不完全知道,叶恒带着她到这里来为什么?他不是已经有了新女朋友吗?还是说,和那个女朋友,又分手了?

好多疑问,她却不知道怎么问得出口!

------题外话------

不多说,下午二更。

群么,溜!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