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唐夭夭的情绪爆发/豪门重生之妇贵逼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唐夭夭在帝都叶恒的房子住了下来。

一个晚上有些睡不着,但也不敢轻举妄动,就这么在床上不停的折腾,折腾着自己终于在半夜睡着。

睡梦中似乎是感觉到一人在旁边,身体好像被人紧紧的抱住,她感觉到一个熟悉的味道。

但因为太困又觉得好像不是真实,她并没有睁开眼睛,而在第二天早上起床时,身边根本就没有一个人,她伸着懒腰从床上起来,走进浴室洗漱。

她看着大大的玻璃镜里面,有些怔住。

这里,锁骨的位置,是吻痕吗?!

她用手擦了擦,用力的擦了擦。

还真的是吗?!

昨晚上那个有些色彩的梦,难道不是在做梦吗?!

她深呼吸,突然转身离开浴室跑向叶恒的房间,她甚至忘了敲门,直接就推门而入,看到偌大的卧室内,叶恒一丝不挂的背对着自己站在那里,内裤被他扔到一边,上面有些湿,感觉到房门被人推开,叶恒转身。

一转身,唐夭夭就看到了叶恒身体的反应。

她脸有些烧红,但视线却没有转移。

叶恒喉咙微动,那一刻也有些尴尬。

没想到会被唐夭夭撞见。

房间中弥漫着的尴尬气氛,唐夭夭并没有离开,而是走了进去。

叶恒心里的波动更加明显了。

他看着唐夭夭站在他面前,眼眸直直的看着他的身体,而后又看着他的脸,说道,“你昨晚在我房间了?”

叶恒抿唇。

“这里是你做的吗?”唐夭夭问他。

指着自己那点青紫问他。

叶恒不说话,但明显是在默认。

“你很想吗?”唐夭夭询问。

叶恒依然沉默。

“所以今天早上才会这样。”唐夭夭看了一眼他的身体,看着他扔在地上的那条湿漉漉的内裤。

叶恒眼眸微动,看着唐夭夭的视线,看着她有些微红的脸蛋,他薄唇一抿,长臂一伸,大手放在她的后脑勺。

唐夭夭看着他的脸颊,心口在跳动。

叶恒一把将唐夭夭整个人桎梏,往前一用力。

唐夭夭一下栽进了他的胸膛上,厚实的胸膛,让她觉得很暖。

而下一秒,她就感觉到叶恒另外一只手,食指抬起她的下巴,迫使她这么看着他。

他说,“你知道你现在的举动很危险?”

唐夭夭咬唇。

“昨晚上我是进你房间了,因为有点控制不住,所以吻了你。”叶恒直白,“对于一个憋得时间有点长的男人,很容易对着任何一个女人发春,特别是一大早,你又这么突然投怀送抱。”

唐夭夭其实很紧张,以前和叶恒上床也不会现在这么,这么不知所措。

她真的可以感觉到他身上危险的气息,一点点在逼近。

她看着他性感的嘴唇,靠近她的脸颊。

猛地一下。

她闭上眼睛,仰头,在主动。

可那一刻,耳边突然响起了急促的手机铃声,原本期待着的唇瓣没有落在她的唇上,她甚至还感觉到叶恒身体的离开,她睁开眼睛,就看着叶恒一边拿着扔在地上的浴袍穿在身上,一边在接通电话,“嗯,好,我马上出来,十分钟。”

叶恒快速的将电话说话,直接就走进了浴室。

唐夭夭看着他的背影,心跳在慢慢规律的那一秒,似乎伴随着一些失落。

这么这么想,为什么叶恒就再也不碰她了。

昨晚上去了她的房间。

最后,还是离开了。

是发现她的月事,还是……其实根本没有想过要和她做。

她默默地看着浴室的方向,然后看着叶恒快速的洗了一个战斗澡,快速的换上了外出的衣服,刚刚那个满身都是荷尔蒙满身充满着危险气息的男人突然就消失了一般,看上去特别的器宇轩昂,清爽干净……

唐夭夭都有些诧异,自己会用“清爽干净”来形容叶恒。

她只听到叶恒淡淡的声音说道,“我去接叶初回来,你在这里等我们,下午晚点会回来,如果你愿意,可以做饭等我们回来吃晚饭。”

“好。”唐夭夭微微一笑。

叶恒丢下一句话,就走了

偌大的小庭院,貌似又剩下她一个人了。

总觉得有些,孤独。

她无所事事的待了一个上午,到半下午,让佣人送来了新鲜的食材,做晚饭。

她其实觉得自己真的不太称职。

叶初5岁多了,却从来没有吃过她做的饭菜,他甚至不知道,他喜欢吃什么。

带着些内疚,唐夭夭用心的做了一大桌子菜,等着他们回来。

到晚上7点多。

叶恒带着叶初从外走了进来。

唐夭夭迎上前。

那一刻,仿真的有一种自己在等待自己丈夫和儿子归来的感觉,就跟所有称职的妻子一样。

她对着叶恒笑了笑,低头看着叶初。

“妈妈。”叶初恭敬的叫她。

唐夭夭摸着他的小脑袋,弯腰,弯腰看到叶初手臂上缠着厚厚的绷带,“受伤了吗?”

“爸爸说是小伤。”叶初乖巧的说道。

包裹得这么严实,包裹得这么大一块,应该不会太轻。

她有些心疼,还是调整情绪笑了笑说道,“妈妈做了晚饭,我们去吃饭。”

“谢谢妈妈。”

唐夭夭牵着叶初没有受伤的手,带着叶初走向饭厅。

叶恒也自然的坐在饭厅饭桌上。

现在有点晚了,不得不说,在回来的路上,他就有些期盼今晚的晚餐。

他不动声色的动筷子,吃了起来。

叶初受伤的手右手,所以吃饭不方便,唐夭夭就先一口一口的喂叶初,每一样菜都会夹一点,然后慢慢了解叶初的口味。

一顿饭吃得很和谐。

吃过晚饭不久,叶初就说想睡觉了。

叶初以前不是一个早睡的孩子,大概是真的训练很辛苦,唐夭夭就陪着叶初去了叶初的房间,在她隔壁。

“你手不能沾水,妈妈今晚给你洗澡。”唐夭夭一边放着洗澡水,一边说道,口吻不容拒绝。

叶初有些害羞,还是红着脸带你头。

唐夭夭放好水之后带着叶初走进浴室,帮他脱掉衣服。

叶初脸都红透了。

唐夭夭那一刻倒是没有注意到自己儿子脸上的羞涩,反倒是身上青紫无数的痕迹让她心都痛木了,什么地方,会残忍到这个地步,叶初的小身体上,基本上没有很完整的地方。

“妈妈。”叶初似乎感觉到自己妈妈的沉默,叫着她。

唐夭夭眼眶通红,咬了咬唇,“身上这么多伤,痛吗?”

“不痛。”叶初勇敢的说道。

唐夭夭摸了摸叶初的脸蛋,“小心点去浴缸,别把手臂沾水了。”

“好。”

叶初乖巧的躺进去。

唐夭夭小心翼翼的帮叶初洗澡,叶初身上的青紫痕迹稍微碰着就会小眉头皱起,还说不痛……

唐夭夭那一刻真的不知道自己怎么控制,才控制住自己崩溃的情绪。

她手伸进叶初的下面。

“妈妈。”叶初脸蛋红得不像话,“我自己洗这里。”

唐夭夭笑了笑。

“我自己可以洗,这只手。”叶初扬着自己没有受伤的小手。

唐夭夭点头。

也不想为难了自己儿子。

她坐在一边的小凳子上,看着叶初小心翼翼的洗着自己的身体,小脸蛋红扑扑的很是可爱,她说,“叶初,你想去训练场吗?”

叶初一怔,随机点头。

“别骗妈妈,是你爸逼着你去的是吗?”唐夭夭询问。

“妈妈说这是我们叶家子子孙孙的使命。”叶初说,“虽然不太懂是什么意思,爸爸说爷爷也是这样,他也是这样,所以我也要这样。”

“心里怨恨吗?”

“不怨恨。”叶初说,“既然爷爷和爸爸都可以做到,我也可以。”

唐夭夭鼻子一酸。

“爸爸还说,我们家就是为了保护莫家的。所以……”叶初脸有些羞涩,“我想好好保护莫家人。所以,我会很努力训练的,爸爸说男子汉受点小伤没有什么,以后长大了才可以保护我们应该保护的人。”

唐夭夭点头,鼓励的笑了笑。

她其实不太理解叶家人的使命但也没办法阻止,她会很不舍叶初这么去受伤但她想她还是会慢慢接受。

唐夭夭深呼吸一口气,笑着说,“喜好了吗?妈妈给你冲洗泡沫了。”

“洗好了。”

唐夭夭温柔的给叶初将澡洗完,然后帮他吹干头发。

叶初换上干净的衣服,躺在床上不多久,就睡着了。

唐夭夭陪了叶初很久。

看着如此小的小身体,却要承受那么多的伤,心口终究有些难以平息。

她亲了亲叶初的额头夜深了才起身离开。

卧室房门外,叶恒还在客厅看电视,电视屏幕上,还是她最近上的一部电影,大概是点播的,她其实都不太知道,叶恒是不是不会经常看她的戏,其实有时候想起那画面,反而会有些害羞。

她走过去,本打算和他说说话,却发现叶恒坐在沙发上,其实睡着了。

电视开着但他睡了。

这么困,怎么不去床上休息。

她想了想,去卧室拿了被单,轻轻的搭在他的身体上。

搭好之后,自己也打算回到房间休息。

她起身,转身欲走。

手突然被一只有力的大手拉住。

唐夭夭一怔,只听到叶恒有些低沉的嗓音说道,“我以为你会主动。”

唐夭夭咬唇。

“果然你不会。”叶恒话音刚落。

唐夭夭就感觉自己天旋地转的,被突然压在了沙发上。

两个人近距离相贴。

叶恒骑在唐夭夭身上,彼此对望。

有些暧昧的气息,就这么在如此静谧的夜晚升了起来。

客厅的灯光其实已经很暗了,隐约只有电视上传来的一些亮光,迷糊不清的照耀着他们的脸蛋。

唐夭夭感觉到他的气息加重。

他的身体靠近她的身体,压了下来。

“叶公子。”唐夭夭开口。

叶恒就这么在距离她嘴唇0。01米的距离,停了下来。

“我今天不方便。”真的不方便。

不是拒绝。

但是……

面前的人就是这么淡薄的笑了一下,似乎带着些讽刺。

“我真的今天不方便,所以才会在疲劳过度的情况下晕倒,平时我没有这么脆弱。”唐夭夭极力解释。

其实,有时候真的和主观客观原因没有关系。

只有一个简单的结果。

叶恒从唐夭夭身上起来,说,“没什么,你早点睡吧。”

“我其实……”唐夭夭欲言又止。

叶恒也不想听那些安慰讨好的话,有时候反而觉得更受打击。

他起身从沙发上站起来,直接回到了房间。

唐夭夭看着他的背影,真的有点说不出来的憋屈。

好像他们之间,但凡有那么一点点间隙就会有很大的距离。

她甚至不知道该如何去好好解释。

接下来几天,叶恒对她的态度就更冷漠了,冷漠到,她真的不敢去靠近。

本来说好叶初回来就回文城的,但因为叶初身体的原因建议就在帝都修养一周,回文城的事情就没有提过,而唐夭夭也没有离开,依然住在这里。

总觉得每次和叶初相逢的时间都太短。

每次到离别的时候,都会深深的不舍,特别是叶初身体上,那么多伤,手臂上的伤口也没有很好,她看叶初换药了,好像是被什么动物抓了一下,很大两个印子,都能看到埋在皮下的肉,血淋淋的。

叶初要离开的前一天晚上,唐夭夭鼓起勇气去找叶恒。

叶恒坐在阳台上抽烟,看着她过来就把烟蒂熄灭了。

“叶初能多养几天吗?”唐夭夭询问。

“不能。”

“他好像受伤很严重。”

“过几天就好。”

“那过几天再送回去不行吗?”

叶恒看着唐夭夭。

唐夭夭咬牙,继续说道,“我知道你们叶家有很多使命,我也知道叶初身为叶家人逃避不了,我只是希望,叶初可以在身体好点的情况下送去,我不觉得这么几天就会影响到叶初的训练。”

“唐夭夭,其他事情都可以商量,这件事情,没有余地。”叶恒冷漠的声音,显得尤其的冰凉。

所以,不管如何,叶初明天一早就要被送走了。

她真的有些受不了。

叶初才5岁还没到6岁,一个这么小的孩子,真的需要经历这么多吗?她都已经很努力的让自己去理解让自己去接受了,就不能,考虑一下她的感受吗?!

她狠狠地看着叶恒,控制内心想要爆发的情绪,瞪着他。

叶恒也能够感觉到唐夭夭的愤怒,他说,“唐夭夭,从小到大,除了你生育了他喂了他奶之外,你对他的照顾和关心并不多。”

“所以我现在没有资格对他的人生指手画脚了是吗?”唐夭夭控制不住了,她一字一句问道。

“是。”

心,总觉得有些难受。

唐夭夭看着叶恒,“那么你呢,你对叶初付出就多吗?当年我怀着叶初的时候你去外面找女人的时候你有想过对叶初负责吗?!叶公子!”

叶恒脸色一下就变了!

“我承认我不是一个合格的母亲,但你也不是一个称职的父亲,我至少在怀着叶初的那一刻,哪怕一瞬间想过给他一个完整的家庭,但是你没有,你想的是怎么玩,怎么玩你的人生,怎么让不同的女人睡在你的身下!”唐夭夭怒吼,“叶恒,我想我要永远都忘记不了,当年在我怀着叶初的时候,你当着我的面和其他女人上床的事情。我想当年我之所以会那么残忍的离开叶初去创造我的事业,最大原因大概就是对你的失望,很失望!在你身上我看不到半点我觉得可以有的希望!而我现在真的觉得很悲剧,我以为这么多难你或许玩够了也浪子回头开始认真,却还是抵不过你游戏的人,你对一个人的热情度,想来,你对我的喜欢维持了多久,三个月,半年……我真的不知道,我应该对你还能有什么期待!”

不受控制的情绪不受控制的声音,终于在此刻爆发了。

唐夭夭真的真的,憋屈够了!

所以这一刻,真的从叶初的身上,彻底失控!

将自己埋在心里怨气,都发泄了出来!

------题外话------

二更求月票。

最后通知一声。

本周完结此番外,大约是周日。

周一开始更新一诺的番外。

希望亲们会一如既往的支持。

宅飘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