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 叶恒,我喜欢上你了!/豪门重生之妇贵逼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真的不知道,我还能对你有什么期待!”唐夭夭愤怒的声音,在如是空间中,阵阵响起。

是。

她真的憋屈得够久了。

她也不知道她到底要达到一种什么效果,但就是没控制住,将自己心里面一直压抑的情绪发泄了出来。

她直直的看着叶恒。

看着叶恒的脸色,在一点点变化。

又得罪了是吧。

好像总是,时不时的就会得罪这个男人。

他们之间好像真的少了那点缘分。

她咬唇,吼完了之后,此刻就说不出一个字了。

叶恒也这么看着她,看着她愤怒得涨红的脸颊,慢慢在恢复着她的白皙。

他说,“原来我真的那么渣。”

唐夭夭看着他,不说话。

叶恒有些自嘲的笑了一下,“你不提醒我,我都忘了,我以前还做过这么多丧尽天良的事情。”

唐夭夭咬着的嘴唇,越来越紧。

叶恒起身,背对着她靠在外阳台的护栏上,看着庭院中那一轮弯弯的月色,忍不住拿了支烟出来,点燃,吮吸。

两个人真的会越走越远,越走越远。

唐夭夭看着叶恒的背影,转身离开了。

有些话总是会刺激伤害到两个人。

叶恒感觉到唐夭夭离开的脚步,真觉得那一刻连烟支都是苦涩的。

他真的是一个没心没肺的人,他曾经对唐夭夭做过的那些事情他基本都忘记了,他能够想到的全部都是他这段时间对她巴心巴肺的好,从未想过,曾经自己到底都对她做过些什么!而现在,却因为自己的改变就想要让她对自己好让她回到自己身边,想来真的有些自以为是的可笑。

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越来越没有了那份自信。

在唐夭夭身上,越来越,不自信!

第二天一早。

唐夭夭在失眠中醒过来时,叶恒就已经带着叶初走了。

昨晚上发生的不愉快终究没有能让叶恒改变决定,她知道或许在叶恒的角度她是在无理取闹,有时候她不过只是想要他一个好好的解释好好的安慰而已,就像昨晚上,她说了那么多,不过就是想要让他,让他明白,她为什么会对他排斥,而她其实希望,他可以给她承诺给她一丝安全感。

彼此仿若都不明白彼此要的是什么。

她给大伟哥打了电话,让帮她订一张机票,她要回文城了。

没有叶初在的地方,她和叶恒就不适合居住在一起,也没有任何可以在一起的理由,反而矛盾会越来越深。

大伟给她订了中午时刻的飞机。

她简单收拾了一下,小荣和司机到门口来接她。

她提着自己的包走出门外。

门口处,迎面看着叶恒从外面进来,看着她的模样,眼眸动了一下,却没有说话。

叶恒对她越渐的深沉冷漠,越渐的生疏,有距离。

她说,“我回文城了。”

叶恒点头。

没有什么面目表情的点了点头。

“我希望叶初下次回来的时候,我可以单独接他到我的地方居住,没有其他意思,只是很想对他好一点。你说得很对,我生了他喂了奶,其他付出很少,我也很内疚,只希望以后如果有更多的时间,我愿意陪着他一起长大。”唐夭夭看着叶初,说得很诚恳。

“嗯。”叶恒还是这么淡淡的点了点头。

唐夭夭也觉得两个人之间好像没有什么可多说的,她抿唇,“我走了。”

然后,她就看到叶恒已经先往大厅走了去,留下一个冷漠的背影,让她觉得心里真的,并不是那么好受。

她转身强迫自己离开。

坐在小车上。

小荣看着唐夭夭,八卦的开口道,“夭夭姐,你又没有通告,这么早回文城去做什么啊,你不应该陪着叶长官多住一段时间吗?我刚刚还看到他从车上下来走进去,那么帅那么帅,他都没有留你多住几天吗?”

“他在帝都有事儿,我不方便打扰他。”

“哦。”小荣恍然大悟,“毕竟叶长官是手握大权做大事儿的人,不应该拘礼于儿女情长。那这样的话,夭夭姐你会不会埋怨,会不会觉得他陪你的时间太少,会不会很想他多陪陪你?”

“我也有我自己的工作要做。”唐夭夭有些不耐烦,“你别八卦了,我想静静。”

“你们吵架了吗?”小荣实在忍不住好奇。

唐夭夭不想多说。

小荣就默认为,他们吵架了。

居然吵架了?!

叶长官分明看上去这么爱夭夭姐,怎么会吵架呢?!

车内因为唐夭夭的不再开口显得尤其的安静,没多久就到了帝都机场,小荣跟着唐夭夭一起去换头等舱的座位,两个人也在头等舱等候登记。

出门比较早,飞机又说会晚点。

唐夭夭就在机场逗留了几个小时。

在广播里好不容易播出可以登机时,唐夭夭反而有些……不愿意离开。

为什么,叶恒要这么沉默。

为什么叶恒一定要这么沉默,沉默的对她。

她倒是很希望看到以前那个叶恒,那个有什么就说什么,从来不掩饰自己的情绪,现在她真的不知道叶恒到底要什么,对她毫无感觉了是吗?对她的热情度已经没有了是吗?!就算如此,昨晚上对他的指控他至少也应该回应一下吧,就这么什么都不说什么都不说吗?!今天早上她走也是,他连一句问候都没有。

她觉得不甘心。

心里面各种咆哮的情绪,为什么她不问个明白。

就算不喜欢了,就算觉得他们之间不可能了,至少给彼此一个明白的身份也好!

她受不了叶恒这种若即若离的态度,如果他真的对她毫无感觉了,他们就应该离婚,秘密离婚也好,这么拖着,她怕自己会想更多。

心里面的情绪一直在跌宕起伏。

唐夭夭突然从VIP候机厅站起来,往外走去。

“夭夭姐,这边排队。”小荣叫着她。

“我不坐飞机了,小荣你打电话给司机,送我回叶恒那儿!”唐夭夭当机立断。

小荣一怔,随即点头,“也对,夫妻吵架,床头吵架床尾和,这么跑了那不是加深矛盾吗?!”

唐夭夭也没有听小荣嘀嘀咕咕,只听到她讲了电话,司机说半个小时后到机场来接。

他们就这么离开的候机厅,走出机场外。

等了一会儿,唐夭夭坐在小车内。

她告诉自己,这次一定要好好和叶恒说,一定要说清楚自己的想法,一定不要退缩一定一定要表达自己的情绪,她不怕结果会怎样,她只是想要一个明确的答案。

到底他们还要不要,在一起。

走心的在一起。

心里想了很多,很乱也有些紧张,伴随着一些激动。

她想今天之后,不管怎样,未来的路至少就明明白白了。

车子又稳稳当当的听到了叶恒的小院儿。

她下车,让小荣在门口等她一会儿。

答案无非两个。

第一个是他们和好如初,第二个是他们分道扬镳。

如果分道扬镳,她还得坐车离开,所以她很周全的,给自己留了后路,不让自己太过狼狈。

她深呼吸,走进庭院,走向大厅。

大厅中,叶恒不在。

她蹙眉。

又去了卧室,几个卧室都没有人。

所以叶恒其实已经不在这里了。

这还真的是他们有缘无份吗?!

她深呼吸深呼吸,让自己努力平静,想着叶恒可能去上班了,他那么忙,真的没有那么多时间在家里耗着。

她告诉自己,别偏执,不要偏执的觉得,他们真的在不停的错过。

她捉摸着自己在这里等他。

等他回来。

刚坐在沙发上,就接到古歆的电话了。

那边传来古歆有些紧张无比的声音,“夭夭你在帝都吗?”

“嗯,我在。”

“我哥好像出车祸了,现在被送去了医院,你赶紧去看看他。”

“什么!”唐夭夭从沙发上猛地一下站了起来。

“我也是刚刚接到消息,简直吓死我了,我现在正在和漫漫一起坐飞机过来,你先过去帮我们看看情况,我哥的私人医生在帝都市中心私立医院超级VIP,你说你是叶恒的妻子就行了,拜托了夭夭,你过去了帮我们说说情况,真是急死我了!”

“我马上去。”唐夭夭连忙说着。

那一刻真的脸都吓白了。

她甚至连电话都没有来得挂,就直接给跑了出去。

心里面的恐惧,真的一直在不停的扩大扩大……

她坐上车让去医院的时候,小荣和司机都被她的模样吓到了,吓得开车都快了很多。

唐夭夭一直看着窗外。

一直告诉自己,叶恒不会出事儿。

叶恒一定不会出事儿。

可是心里的不安让她整个人真的很想大哭。

而文城。

古歆挂断电话,看着通话结束的字样都觉得自己有些残忍。

不过一个小擦挂而已,被她说得这么严重,终究心难安。

但漫漫说了,相亲也没能刺激到唐夭夭,就只有靠这种方式来刺激了,如果还不行,这两人就真的太作了,就应了那句老话叫做不作不死。

不过古歆觉得,就算这样的还没成,她其实也还有办法。

有时候两个人吧,干柴烈火就好了。

唐夭夭不是抱怨叶恒不碰她吗?!

碰碰就好了。

这么贼兮兮的笑着。

总之坐等结果。

帝都私立医院。

唐夭夭在车子还未停稳的那一刻,就直接打开车门冲了下去。

VIPVIP,私人医生。

唐夭夭匆匆忙忙的跑向前台询问,然后通过一系列的关系,终于将她带到了叶恒的病房。

整个过程,医生没有告诉她叶恒受伤情况,那一刻她甚至也不敢去问。

她鼓起勇气推开叶恒的病房。

病房内。

叶恒半裸着身体,似乎是在更换自己的衣服。

而唐夭夭在看到如此生活的叶恒时,鼻子真的有些微酸,却在注意到叶恒身边的那个女人时,整个人真的有些……崩溃了。

两个人似乎也发现了她的存在,一起回头看着她。

唐夭夭就这么看着眼前的画面,看着那个女人似乎在帮叶恒换衣服。

如此亲昵的换衣服。

当然她还记得,这个女人就是叶恒的相亲对象。

“夭夭……”叶恒叫她的名字。

唐夭夭本来想要笑着回应,想要非常坦然的接受,叶恒和面前女人的关系,但是那一刻,她才觉得,自己扬起的嘴角已经笑不出来了,自己那么好的演技,已经演不出来了。

她就觉得眼眶很红,眼泪很多。

她退出叶恒的房间。

退出去。

没可能了。

她和叶恒真的没可能了。

叶恒可以在短短时间喜欢上很多人,而她不行。

她也不能让叶恒对她死心塌地,她其实没有自己妄想的那么有魅力,对叶恒而言,她只是多了一个特殊的身份,叶初的母亲而已。

对。

结果就是这样。

她太自以为是了。

她以为这段时间叶恒对她的故意冷漠对她若即若离是因为他或许还有那么点对她的留恋,现在可能才知道,原来不是的,原来不是的,或许只是因为她没有对他投怀送抱他怀恨在心才会如此,不是故意,不是伪装……

她转身跑了,大步的跑了。

她告诉自己,不能在别人面前这么狼狈,不能!

她是演员,她从小到大最大的愿望就是让自己能够好好演戏,演很多别人的人生,伪装自己各个模样,现在正好,她可以用用自己精湛的演技,掩饰自己的狼狈不堪。

脚步真的疯狂的离开。

叶恒也没有追出来。

也好,没有追出来就不会看到她哭得真的是有些丑陋的模样。

她坐在小车上,急急忙忙的对司机说道,“去机场,去机场,快!”

“夭夭姐……”小荣再次被她的模样吓住了。

唐夭夭胡乱的擦了擦眼泪,努力让自己平静地说道,“给大伟哥说,订机票我回文城,这次不改了。”

“哦,哦。”小荣连忙点头。

车子再次开向帝都机场。

这次的速度分明快了很多。

是因为唐夭夭的模样真的很吓人,真的很吓人。

唐夭夭坐上最近的一班飞机回到了文城。

下飞机开机的时候,有叶恒的未接来电,她删了。

经过在医院的一幕之后,她才知道,她其实一点都不想要答案,也不想去面对,就这样就听好了,就这样,当她什么都不知道,有一天或许等自己平复了等自己毫无感觉了,再结局,就好。

她回到自己的高级公寓。

躺在偌大的沙发上,看着窗外的护城河,落日余晖。

她想,她还是应该接工作的。

还是应该多接点工作才好。

她给大伟打电话,说自己不想闲下来,说想要趁着自己很火的这几年多赚钱养老,大伟实在是被唐夭夭上次的晕倒事件吓到了,所以死活都不答应,只说必须再休息一个星期才能出门工作。

可是……

她真的不想停下来。

她给古歆打电话。

古歆倒是随传随到。

古歆来的时候,唐夭夭已经做了一桌子丰盛的晚餐了。

“我哥就算没事儿,你不也应该多陪陪他吗?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古歆坐在唐夭夭的饭桌边,诧异无比。

“他不需要我陪。”

“为什么?”

“没有为什么。”唐夭夭将醒好的红酒倒在古歆的酒杯里面,“而我这几天会很闲,一闲下来就会觉得很空虚,所以想让你陪我吃饭。”

“但我看你,好像只想喝酒。”古歆蹙眉。

分明看到她连菜都没有吃,就喝了起来。

“红酒养颜。”唐夭夭微微一笑。

“呵呵哒。”古歆也这么笑了一下,“话说夭夭你是不是有什么心事儿?”

“没有。”

“别骗我了,我虽然不太聪明,但是看人还是挺准的。你老实告诉我,你是不是被我哥抛弃了?所以借酒消愁!”古歆一字一句。

唐夭夭托腮看着古歆,笑了笑,“你觉得我和叶恒合适吗?”

“有什么不合适的?每个人和每个人都合适,只要绝对对方好就行了。”古歆直白道。

“是吗?”唐夭夭放下手臂,拿起酒杯又自顾自的喝了起来。

“夭夭,其实喜欢一个人真的不能还这么憋屈着自己,我以过年人的身份劝你,你如果喜欢我哥你就要大声说出来,你不说出来鬼知道你心里面到底在想什么!就拿当年我和翟安吧。其实咱们是互相喜欢的,翟安知道我喜欢他但因为我没有说出口所以他就一直忍,而我一直以为翟安不喜欢我了我也一直忍耐,因为这样我们错过好多年,否则大北北和小夏夏应该都已经跟一诺差不多大了。其实人这辈子,真的不能把时间耽搁在了互相揣测和互相折磨的这件事上。”

唐夭夭只是喝酒。

她不爱说话,有些话就更加说不出来了。

古歆也陪着她喝了些,“夭夭,我哥应该是喜欢你的,不信你问问。”

唐夭夭笑了笑。

本来今天是鼓起勇气要问的,后来还是妥协了。

人就是这样,或许那一秒坚定无比,但是下一秒,就真的龟毛了,真的很怕很怕面对……

一个晚上,就只有古歆不停劝慰她的声音,她就默默的听着。

默默的听着,然后在酒醉后,迷迷糊糊的看着翟安又把古歆给抱走了。

她真的很羡慕古歆,羡慕她被人这么爱护着,不管每次翟安对她多冒火多无语,最后的结果都是满面宠溺的,深深爱她。

她也是一个女人,一个很平凡的女人,也希望有这么一个男人能够出现在自己的生命里,爱她,一直爱她……

可是叶恒。

叶恒不是。

叶恒的生命里会出现很多女人,很多很多女人……

尽管如此……

想得如此明白想得如此透彻,还是心有不甘。

还是不明白,为什么叶恒可以喜欢这么多人。

为什么叶恒就不能专一的对一个人好。

如果叶恒专一一点,该多好。

她迷迷糊糊的躺在沙发上,脑海里面就是会挥之不去的想起今天在医院里面看到的那一幕,看到叶恒真的很坦然的让对方帮他换衣服,她甚至极端到不想叶恒被任何人碰,即使一根头发也不行……

她翻身,翻找自己的手机。

古歆说,让她问问叶恒喜不喜欢自己。

她想她喝醉了,很多平常不能做的事情,就可以做了。

她拨打了叶恒的电话。

那边接通。

“叶恒。”唐夭夭叫他的名字。

不是叶公子。

而是直白的叶恒。

“嗯。”那边应了一声。

“我喜欢你。”唐夭夭开口。

那边似乎怔了一下。

“喜欢上你了。”唐夭夭说,“所以今天看到你和其他女人在一起很难受,现在借酒消愁,喝醉了。”

“嗯。”那边依然,应了一声。

其实,是在压抑情绪。

“很长一段时间,我都有些难受,我知道我改变不了你的性格,也知道你喜欢一个人的热情真的只能维持那么一段时间,所以总是克制自己,克制自己不要对你产生感情,我理想中的老公其实也希望是一个专情温柔的男人。”唐夭夭说,眼泪就这么西里巴拉的流了出来,觉得这次和叶恒说开了,可能以后就真的,结束了。

“昨晚上对你吵的那些事情,你别放在心上,现在想来,那都是过去的事情了。”唐夭夭望着窗外星光璀璨的夜空,“过去就过去了,现在你也不会这样了。你真的别这样了,就算不喜欢那个姑娘,也别这么去伤害,这种滋味,真的很不好受。”

“嗯。”那边还是,这么一个简单的音符。

唐夭夭想。

一切就这样吧。

她也累了,她真的醉了。

她说,“叶恒,再见。”

是真的,再见吧!

“夭夭。”那边突然叫着她的名字。

“嗯。”

“你开门。”叶恒说。

唐夭夭一怔。

“开门。”叶恒直白道。

唐夭夭整个心跳就在加速。

她不知道叶恒让她开什么门。

她看着手机已经被挂断,有些不明所以的从沙发上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

是开这扇门吗?!

她甚至没有看门口的摄像屏幕,直接将房门打开了。

一打开,就看到叶恒站在了门口。

真的,活生生的在自己家门口,挺拔而帅气。

唐夭夭直直的看着他。

叶恒不是在帝都吗?!

叶恒不是和另外一个女人在一起吗?

因为太过惊讶,因为太过惊讶,所以根本没有注意到,叶恒腿上缠着的绷带,还打着石膏。

她就这么看着叶恒从外面走进来,走进来……

而她的心跳,在一直一直不停的加速,疯狂的加速……

“下午我追你了。”叶恒说,“但你跑太快了。”

唐夭夭咬着唇。

她跑得是真的很快,所以没有回头看一眼。

如果回头,可能会看到叶恒连衣服都没穿好,裹着厚厚的石膏就往外跑,没跑几步,摔得还很狼狈。

“给你打电话你也不接,却把自己喝醉成这样。”叶恒大手摸着她的脸,感觉到她温热的眼泪,流过他的手心,心也会随着这个女人梨花带雨的模样,而隐痛。

唐夭夭眼眸垂下。

心跳似乎还是未能平息。

为什么……

叶恒就出现在了她的家门口。

为什么?!

“再说一次,喜欢我。”叶恒开口,声音低沉,磁性,甚是好听。

唐夭夭摇头。

尽管整个人已经酒醉了,但思维却出奇的清晰,清晰的知道,现在叶恒在她面前,在她很近很近的距离。

叶恒看她的模样,笑了一下,也没有在强迫。

他说,“昨晚上你说的那些,我也想了很多,想了一个晚上没睡,所以才会再送走叶初后回来,然后看着你离开又突然想要追你回来的路上,因为疲劳驾驶而出了车祸导致,小腿骨折。”

唐夭夭抬头看着他。

所以今天中午她离开时,他来追她了。

还因为追她出了车祸!

“我没想到你又回来了,还去医院撞见了我和另外一个女人的一幕。”叶恒说。

唐夭夭紧抿着唇瓣。

“你是觉得,我还是那么朝三暮四水性杨花?”

难道不是吗?

“我说一切都是巧合,你信吗?”

不知道。

不知道该不该相信。

她此刻只觉得自己脑海很乱。

“我和她其实没感情,不过因为相亲的时候两个人还谈得来,加上她说在帝都发展我就顺便带她去了,又因为她工作上的一些事情我做了些举手之劳而让她对我很感激,所以在今天医院时无意撞到她她就一直陪着我,当时她给我换衣服只是因为我身上的衣服有血我让人送了新衣服来,而我手也受了点轻伤,她就帮我换了!我是想早点出院,坐飞机去文城找你,昨晚上你给我说的那些,我想给你一个答案。”

唐夭夭默默的看着她。

“曾经做过的好事情我知道我做什么可能都弥补不了了,我也没办法让时间倒流或者重生到以前,我真的不知道自己以前居然那么坏,将心比心,如果看到你和其他男人卿卿我我甚至上床我想我也会疯,我当时怎么就能这么的傻逼呢?”叶恒有些自嘲的笑了笑。

唐夭夭看着他嘴角的笑容,不知道该如何回应。

“夭夭,我真的很后悔我曾经对你做了这些事情,我甚至在你说出来后才意识到,自己曾经都做了些什么,我承认昨晚上我真的被你的一席话打击到,很想就真的放弃了,我想我们之间的裂痕怎么弥补也弥补不过来了,我们就是会错过。可是今天中午,看到你要离开那一刻,我还是慌了,我坐在家里面坐立不安,我很怕你就真的从我的世界离开,我这段时间一直一直压抑自己告诉自己不要强迫你不要强迫你,但最后,我还是忍不下去,不想你和任何男人有任何牵连,我想到你以后会找一个男人然后给他做饭给他生孩子我想那个时候我可能会做更疯狂的事情,所以……”

“与其如此,我更想给自己争取一下。”叶恒说得很真诚。

“我其实在你家门口很久了,我看到翟安过来,我看到古歆被翟安离开,我站在门口一直等,一直等,等怎么给你开口,还好,你主动给我打电话,给了我向你表白的动力。”叶恒对着唐夭夭,眼神真的很真,“以前做的那么多,我只能对你道歉,因为我改变不了,但是以后,我发誓以后,我的女人绝对只会是你一个,我会努力变成你喜欢的,专情而温柔的男人。这样,你还能给我一次机会吗?”

唐夭夭眼眶又红了。

鼻子也红红的。

她真的没想过,叶恒会突然给她这么表白。

她对叶恒真的没有安全感,但是此刻,却突然不想拒绝了。

有时候仔细一想,对方无法给自己安全也是因为自己对对方的不信任,她也一直一直带着有色眼镜去看待叶恒才会让她和叶恒的距离越来越远……

她深深的看着叶恒,深深的看着他的眼睛。

她说,“叶恒,你爱我吗?”

叶恒,你爱我吗?!

认真地回答她。

如果他此刻说爱,她就会相信!

------题外话------

下午二更。

先求月票,么么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