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我能想到最浪漫的事儿/豪门重生之妇贵逼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因为叶恒的小腿骨折让叶恒有了充分的理由休假,同时,腻在唐夭夭家,让唐夭夭对他照顾有加,微乎其微。

叶恒过了一周神仙般的生活。

睡醒了就吃,吃完再“吃”,“吃”了就睡,睡了还可以再吃……

这种循环差点没有让他舒服死。

他沉溺其中无可自拔。

直到一周后的某一天早上,唐夭夭接了一个电话,然后唐夭夭开始收拾东西离开。

“你去哪里?”叶恒紧张无比的问道。

又把他留下来,自己一个人走了吗?!

唐夭夭说,“当时为了不想想太多,所以让大伟哥帮我接了很多工作,我其实都忘了,今天早上大伟哥打电话提醒我,给我安排了一堆行程,我算了算,可能一忙就是几个月的事情了。”

“……”叶恒就知道,这种神仙眷侣的生活,早晚会结束。

他只是没想到,来的这么突然这么陡。

“忙完了我就会抽空来看你的。”唐夭夭笑了笑。

话是自己说出去的,现在让大伟将她的行程取消,自己也有些过意不去。

叶恒很不开心。

唐夭夭走向躺在大床上的叶恒,主动亲了亲他的嘴唇,“你好好在家休养。”

“唐夭夭。”叶恒拉住她,就是不放手。

“乖啦。”唐夭夭摸了摸他头软软的头发,安抚。

叶恒此刻一点都不开心。

他要随时随地的压唐夭夭,他要随时随地的,上唐夭夭,上她上她……

唐夭夭笑了笑,提醒,“久别胜新欢。”

叶恒眼眸开始有些闪亮了。

“嗯。”唐夭夭笑得妩媚。

叶恒总觉得自己很容易被唐夭夭迷惑,所以就在唐夭夭三两句的挑逗下,兽性大发的将她先上了再说,下一次也不是直到会是多久的久别了,这种两地分区各自忙碌的生活,真不好……

都是阿修那厮。

都是那男人害他的。

否则他还能当一个小男人,屁颠屁颠跟在唐夭夭身边……

唐夭夭抵不过叶恒的热情,两个人又这么热情疯狂了一次,唐夭夭才真的腿软的离开他的床,然后看到叶恒眼巴巴的看着她离开,不舍到极点!

那模样简直是受到极点,也不知道床上那个猛攻的男人到底是谁。

唐夭夭的离开,就真的是夫妻间分别了整整1个多月。

唐夭夭全球的飞,参加各种大小型颁奖典礼,出席各种活动,代言,做各种电影宣传,还有其他很多,大大小小的走秀,反正她是北夏国最捞金的女演员没有之一。

这么忙碌了一个多月之后。

唐夭夭终于回到了文城。

叶恒在帝都。

其实她想过从国外直接飞帝都,但是想到第二天一早又要离开,那个男人指不定会更加的不舍所以就直接回到了文城,本来说好一个月要去接一次叶初的,因为自己的工作原因,反而错过了和叶初的团聚,越发的觉得自己不是一个称职的母亲。

她开始很深度的思考自己是不是真的,要过这样的日子。

这种每天就跟空中飞人一般的,到处行走的日子。

不能好好的照顾丈夫,不能在规定的时间陪伴孩子。

她敷面膜,躺在床上,看着小荣发过来的明天的注意细节。

有时候真的觉得一脸时间过得特别快,而这一年好像又经历了特别多,从对叶恒的厌恶到和他重归于好,好到如胶似漆,从和江南的敌对到江南如此下场而她如此红火,从去年的颁奖礼,到了今年。

今年她再次入围最佳女主角的提名,一年一度北夏国最盛大的娱乐圈影视奖项如期而至,她也会盛装出席。

去年的竞争对手是江南。

江南实力不够,但是就是拿了最佳女主角的奖项当时其实让彼此都火了一把,因为实在诧异。

而今年,今年没有了江南,却多了另外一个特别大的竞争对手,已年迈60的女艺人演绎了一个艺术电影朴实的角色而震惊全世界,所以其实今年唐夭夭的胜算,还没有去年有胜算。

她看了看具体的行程安排,给小荣回复了句,早早的睡了。

第二天一早,小荣就匆匆忙忙的带着化妆师和晚礼服出现在她的高级公寓。

小荣还特别打趣的问道为什么叶长官不在。

唐夭夭有些脸红。

上次被小荣撞见一些不好的事情,怎么都觉得尴尬得很。

而且小荣那个大嘴巴肯定给化妆师说了,化妆师此刻还笑得一脸淫荡。

真是受不了这两个人了。

唐夭夭干脆不搭理,给叶恒发短信,说今晚有一个颁奖典礼。

两个人这段时间真的如热恋期一般,一天几个电话好多条短信,腻得不行。

她自己都觉得自己这段时间,有点太少女心。

但明显的,周围的工作人员都说她这段时间容光焕发,皮肤和水色跟重生了似的……

两个人腻腻歪歪的聊着天。

唐夭夭将自己装扮完毕。

下午的红地毯,现在就要出发。

她深呼吸,给叶恒说了一声,走出了高级公寓,直奔现场。

她随着剧组一起,走在红地毯上,今晚穿了一件大红色的礼服,显得人特别的艳丽妩媚,她其实平时不太穿这种太过性感魅惑的衣服,所以这次出场,难免惊动四座。

“夭夭,夭夭,我们爱你……”红地毯上传来粉丝的声音。

唐夭夭笑着和他们打招呼。

现场热情高涨。

很多走在唐夭夭后面的艺人都会特别的有压力,因为唐夭夭的呼声太高,总是会把他们给遗忘,每次都如此!

唐夭夭走向主持人签下大名,主持人和他们互动了一番,唐夭夭随着工作人员走进化妆间,补妆。

其实,真的会有些紧张。

每年都在盼着这个奖项,但是每年都好像,差那么一点点。

“夭夭姐你放心吧,今年一定是你,去年爆了黑幕,今年再不敢爆了,如果再爆,这个奖在国内国际上都没有权威了。”小荣安慰。

唐夭夭抿唇。

就是因为这样,所以她才觉得,她的胜算不大。

晚上准点。

所有人进场,颁奖仪式开始。

主持人用轻松调侃诙谐的风格把现场气氛带动得特别好。

每次到最重要的环节都会特别的让人激动紧张。

唐夭夭看着屏幕上最佳女主角奖,看着她的照片和一起竞争的其他3个女艺人的照片在屏幕上重合,在亢奋的音乐中,突然停了下来,一道亮光直接打在了那个60岁的女演员身上,所以……

她终究又失之交臂了。

这次,输的理所当然。

她看过这个女演员的那部电影了,没有到一定阅历的人,是真的演不出来那种从内散发出来的感觉。

她输的心服口服。

但是还是会有点失落。

她还是扬着标准的微笑。

女演员激动的上去领奖,这一辈子,终于在她这个岁数,得到了此生最大的荣誉,才走上台去,就已经哽咽不清了。

唐夭夭坐在下面,想着自己有一天是不是也是这样,把自己所有的青春所有的一切全部都奉献在电影事业上?!

“我们有请唐夭夭来上台为其颁奖好不好?!”颁奖嘉宾是章程。

所以章程故意对着话筒故意的说道。

这绝对是临时起意。

这绝对是是故意的。

唐夭夭看着章程,看着章程笑得特好看。

章程和她的关系,就止步在叶恒出面说他们是夫妻之后,两个人现在就真的只是搭档,还算是娱乐圈的好朋友。

而章程的提议让现场所有人都响起了掌声,还跟着起哄。

唐夭夭真是服了章程这货了,真不嫌事情搞大。

她没办法只得走上台去,走到章程的旁边,笑着说道,“章程,你是在报复我曾经想追我结果没有追到吧。”

话一出。

全场都笑了。

没想到唐夭夭也会这么幽默。

这绝对是这季颁奖典礼上最为火爆的一幕。

“这都被你看出来了。”章程故意承认,笑着说,“你说对于我母亲获奖你有何感想?”

所谓的母亲,也是戏里面的角色而已。

“说实话,我很嫉妒。”唐夭夭直白。

全场都笑了笑。

“大家都知道我在这条路上走得很辛苦,每一年提名最佳女主角,每年都陪跑……”唐夭夭故意有些伤心的说道,“但说实话,没有哪一年有这么心服口服过。”

这句话,大概是对身边这位女艺人最高的赞扬。

所有人都觉得,唐夭夭确实是很会很会说话的一个女艺人。

唐夭夭说完之后,对着旁边的获奖老人深深一个大拥抱。

女艺人回抱着她,“夭夭,你好年轻,总有一天这份荣誉是属于你的。”

“谢谢。”唐夭夭微笑着。

唐夭夭和章程稍微往旁边退了两步,女艺人讲着煽情而朴实的获奖感言。

唐夭夭听得很认真,听着她说从年轻的时候进入演艺圈,一直一直坚持到现在,一直一直以来,都很热爱这份工作,甚至很多时候忽视了自己的个人家庭,到现在为止,她对她的老公对她的孩子都照顾很少很少……

获奖感言真的很感动。

全场响起剧烈的声响,对她表示祝贺。

获奖女艺人下台,颁奖嘉宾跟着下台。

那一瞬间,唐夭夭突然停了一下,脚步停了一下。

她走向话筒边,说道,“能耽搁两分钟吗?主持人。”

“当然。”主持人欣然一笑,“或许你要给大家分享一下落选的感受,大家求之不得。”

唐夭夭嘴角一笑。

总之娱乐圈的人都是不嫌事大。

她拿着话筒,说,“很抱歉再次耽搁了大家时间,当然不是为了分享我落选的感受,因为我总觉得,或许有一天我会站在这里,领取这个奖项,我并不气馁。但是现在……”

“现在,我要告诉大家的是,我可能就彻底放弃这个奖项了。”

现场一片哗然。

唐夭夭笑着说,“是的,我决定退出娱乐圈。”

所有人不相信的看着她。

“这段时间我其实想了很多,刚刚也听了她的获奖感言突然也很有感触。我和叶恒结婚6年,我儿子5岁,我从来没有做过一个妻子一个母亲该做到的事情,我并不是否认演艺事业给我带来的价值,相对而言,我真的很爱这份工作,很爱,我甚至有段时间觉得自己可以365天演绎着别人的故事,但是现在,我却真的下定决心离开了。”

“对不起,大伟哥,对不起我的经纪公司,对不起那些对我在这里照顾有加的人,对不起我的粉丝,我原本打算在自己得到这个奖项后再选择退役,人嘛,总是想要实现一下自己的价值。到此刻,我却突然觉得,不用了。时间不等人,我可以等这个奖项的重新降临,我可以更努力我可以出更优秀的作品,但是我丈夫和我的孩子等不起,我多在这里停留一天,就代表,我陪在他们身边少了一天。”

现场显得有些严肃。

唐夭夭微微一笑,对着镜头说,“叶恒,我爱你,我爱我们家的宝贝!”

“我也是。”安静的现场,突然响起一个熟悉的嗓音。

唐夭夭一怔。

一怔,就这么看着台下有些黑暗的角落,坐着一个熟悉的人,他手上还捧着一大束鲜花。

他从座位上站起来。

聚光灯一点一点照耀着他,一步一步走向了舞台。

唐夭夭就还这么看着近距离的叶恒,看着他如此帅气挺拔的出现在自己面前,感受着自己红润的眼眶,湿了又湿。

这个男人,总是给她这种出其不意的惊喜吗?!

叶恒走过去,站在唐夭夭面前。

唐夭夭喉咙微动。

叶恒说,“知道你今天来参加颁奖礼,所以我威胁了主办方提前告诉了我你是不是获奖了。”

“主办方那帮人太没原则了,所以就告诉我了。”

全场忍不住被叶恒逗笑。

“知道你没有获奖,我怕你会哭红鼻子,所以过来陪着你。没想到,被你表白了。”叶恒笑得很好看,声音如此宠溺到,真的让人不自觉就能够感觉到他们的幸福和浪漫,一点也不做作,很自然,很温馨。

唐夭夭羞涩的模样,在聚光灯下,真的是美得天花烂坠。

“夭夭。”叶恒捧着唐夭夭的脸蛋,“我说过我不会影响你的工作你的事业你的追求,但刚刚你说,会为了我和叶初放弃娱乐圈的是真的吗?”

唐夭夭点头。

此刻真的被叶恒感动得西里巴拉的。

“我爱你唐夭夭。”叶恒说。

声音,很有磁性。

他低头吻着她的嘴唇。

现场响起掌声,深深的祝福……

所以那晚上的颁奖典礼,影帝影后已经不是最大头条了。

头条妥妥的被这两夫妻,霸占了整整一周时间。

唐夭夭也真的退出了娱乐圈,在自己事业当红的时候退出了。

大伟是有多伤心……

他说,西湖的水,他的泪!

总之大伟也不敢多说什么,而且唐夭夭至少还是尽责的,把余下所有还未完成的工作统统做完了才离开,酬劳没拿,还倒贴了好大一笔赔偿金,也算是仁至义尽。

唐夭夭离开娱乐圈之后,就真的在家相夫教子。

刚开始特别新鲜特别有激情。

后来独自在家的时间多了,也开始惆怅,各种不开心。

叶恒就知道唐夭夭这妞冲动无比。

所以在和唐夭夭翻云覆雨后,听到唐夭夭叹息的声音,给了她一个大大的惊喜。

他不可能真的让唐夭夭在家守着他的早出晚归,守着叶初一个月回来一次的寂寞,他也会心疼她一个人在家的那么无聊,所以给她开了一个工作室,从台前搬到了台后。

甚至,帮她把她的经纪人大伟挖到了她的工作室下。

唐夭夭以前真的不觉得叶恒会这么心细,会为她考虑这么周全。

“感谢我的方法很多种的,唐夭夭。”叶恒看着她感动得鼻子都红了的模样,忍不住调侃道。

唐夭夭嘴角一笑。

这货。

总是做不厌烦吗?!

从此以后,唐夭夭又有了新工作,成立了自己的工作室,但基本上都是大老板的存在,管理的事情并不多,不过好在,至少有事情可做。这样,就能家庭事业两相顾了。

这天。

叶恒和唐夭夭回到文城叶家别墅。

叶初也从训练场回来休息一天。

叶恒捉摸着他和唐夭夭也恩爱了好几个月了,却一直没有邀请阿修翟安他们过来聚聚,就让佣人弄了一个阳光小型派对,在别墅烤着小烧烤,喝着香槟美酒。

阿修一家人,翟安一家人,还有几个单身汉比如莫里斯,汪洋,冷俊成也都过来了。据说莫璃因为无聊,也来了。

总之偌大的别墅也聚集了一些人。

所有人在叶家别墅的后花园围坐在长长的饭桌上,面前都是丰富的大餐。

叶恒举杯,“感谢大家来我家做客,我正式介绍一下,这是我老婆,唐夭夭。”

“啧啧……”古歆受不了,“现在生龙活虎一脸显摆,当年哭得要死要活……”

“你闭嘴!”叶恒连忙叫住古歆。

古歆越是这样越不受控制,她拉着唐夭夭,说道,“叶恒当年因为你拒绝了他,一个人借酒消愁,然后哭得西里巴拉的,当时丫的我怎么就没有把照片留下来!”

唐夭夭忍住笑。

叶恒尴尬得要死,“古歆你丫的真是猪一样的队友。”

“哼。”古歆才不在乎。

其他人笑成了一团。

“总之,这是我老婆唐夭夭,你们认识了就行了。”叶恒说着唐夭夭的时候,整个人都温柔了。

所以浪子回头金不换,叶恒这种男人真的爱上了,就真的会死心塌地!

“所以你今天叫我们来就是为了显摆你有个老婆吗?”古歆眉头一抬。

“要不然我干嘛让你们来白吃白喝!”叶恒说得理所当然。

古歆不爽。

“对了对了,古歆那啥,你不是特喜欢让人表白吗?我好不容易和夭夭在一起,你不让我给她表个白什么的?”

“得了吧,你两的头条够多了,劳资都看腻了。话说叶恒叶长官,你一个朝政上的这么大一匹大官,你好意思一直霸占夜了全的头等大事儿吗?你丫的就不能矜持点?”

“你嫉妒了?”

“嫉妒你个大头鬼!”古歆翻白眼。

“那你让我表白啊,快点,就像上几次你让阿修那样,说一定要说一句话什么的。我记得第一次阿修说的是春风十里不如睡你!”叶恒直白。

本来置身事外的莫修远眉头动了一下。

叶恒还点评道,“明显阿修当时就是想要睡漫漫嘛,这么直接。”

“……”陆漫漫抿了抿唇。

“第二次说的是,择一城终老,守一人白首。”叶恒又说道,“妈的,我记忆是不是特别好!”

古歆翻白眼,“特么我也记到了,还特么的羡慕了整个世纪,也不知道都是表兄弟,为什么差距就这么大。”

说着还有些酸不溜的。

翟安在照顾2岁多大的大北北和小夏夏,唇瓣微抿了一下。

“来来来,到我了。”叶恒自告奋勇。

“你说不出来这么深沉的话,你还是别献丑了行吗?”古歆实在看不起叶恒。

“哥我是有准备的。”叶恒笑得贼兮兮的。

“行吧。”古歆也想知道叶恒狗嘴里能不能吐出什么象牙出来,她说,“叶恒先生,你既然和唐夭夭小姐结为夫妇,你是不是应该用一句表达一下,你此刻的感受?”

“当然。”叶恒从座位上站了起来,一本正经。

所有人还都有些好奇的看着他。

唐夭夭那一刻反而有些紧张。

她正襟危坐。

其实很多时候,可能在大家都不知道的时候,她总是被叶恒感动,他真的不像是一个心细的男人,可她就是能够感觉到他对她的无微不至,之前两个人确定在一起时她就想过她可能会照顾他和叶初,她也不太相信叶恒说什么会宠她一辈子的话,她知道他爱她,但不代表,他会真的照顾她。

可在相处中,叶恒真的很宠很照顾她,不管在床上还是在床下……

她其实也有点期待。

她望着叶恒。

看着叶恒特别神情的对着她,

她想怎么也会是一些天长地久的话。

不过也确实是天长地久的话。

只是话中的意思……

他说,“唐夭夭,我能想到最浪漫的是,就是和你做遍所有姿势。”

“……”

所有人,一片安静!

果然是叶恒的风格。

古歆忍不住“噗”的一声笑了出来,“妈的叶恒,你果然是上帝派来的逗逼,这种话你怎么想出来的?!”

“有什么好笑的!”叶恒不爽透顶,“劳资还是在书本上查到的,觉得甚和我心意。我没觉得有什么不对啊!”

“你牛!”古歆竖大拇指,然后对着已经脸都红透了的唐夭夭说道,“恭喜你,你以后的日子,一点都不用寂寞了!”

本来古歆表达的是因为叶恒够逗逼所以不会寂寞。

这话这个时候说出来,加上刚刚叶恒说的意思,就真的让人想入非非了。

唐夭夭脸更红了。

真的是不好意思到了极致。

古歆笑得那个疯狂。

莫修远实在受不了了,抱起已经6岁了的莫一诺,说道,“吃好了爸爸带你去那边散步。”

“为什么?”莫一诺才不想离开,总觉得叶叔叔很可爱啊。

“他们太污了。”莫修远一字一句。

“污?”莫一诺纳闷。

“长大就知道了。”然后莫修远就带着莫一诺走了。

陆漫漫实在有些受不了莫修远的女儿控,她回头看着一城,看着他坐在自己旁边乖乖吃东西的模样,话说都是亲生的,差距怎么就这么大。

一城看着自己妈妈在看自己,他抬头会看着她。

陆漫漫摸了摸一城的小脑袋,“吃东西吧。”

一城又低头吃东西了。

估计,一城也习惯了,爸爸对姐姐好的事实。

整个桌子上都是叶恒和古歆两个二货的声音,大家吃吃喝喝,气氛真的很好。

叶恒和古歆在一起就免不了抬杠,刚开始就是口上过过招,后来就开始拼酒了。

两个人拼酒那架势,估计也没有谁能够招架得住。

反正当所有人都下桌了,那两个人还抱着酒瓶子在互不相让。

这两二货,估计真的是上辈子走丢的兄妹吧,这么合拍。

陆漫漫抱着一城找个房间休息。

一城的睡眠极好,不算是中午还是晚上,到点就睡。

这性格到底像了谁。

她把一城放在床上,拧好被子。

房门外,夭夭敲门而进,“一城睡了吗?”

“嗯,这孩子每天瞌睡特别多。”陆漫漫解释。

“也可能看不下去阿修对一诺的宠溺,所以倒不如睡觉,眼不见为净。”唐夭夭开玩笑。

陆漫漫一怔。

突然觉得说得好有道理。

她有时候看着都辣眼睛。

话说现在莫一诺6岁了,每次出门基本上都是莫修远那货抱着走。

更可恶的是,居然让2岁的陆一城用他的小短腿跟着,也不怕陆一城跟丢了。

“不过爸爸都喜欢女儿,叶恒有时候也会感叹,说真想自己生个小情人。让阿修嘚瑟!”唐夭夭笑道。

“你们还要生吗?”

“我觉得顺其自然就好。倒是叶恒每次都这么说,但每次都不让我生,说他福利还没享受够……”唐夭夭脸红彤彤的。

陆漫漫当然知道叶恒的福利是什么。

她笑了笑,“顺其自然吧。”

“嗯。”

“对了,你找我有事儿吗?”陆漫漫询问。

“就是想给你和古歆说声谢谢,现在古歆在外面和叶恒拼酒,也找不到机会给她说。”

“其实我们也没做什么。”

“我都知道,当初叶恒追我的时候,都是你和古歆在帮他,否则我们也不可能这么顺利就在一起了……”

“感情是两个人的事情,真正你被感动的,还是叶恒对你付出的真心。”陆漫漫嘴角笑了笑,“总之,你们能够幸福的在一起就好了。”

“嗯。”唐夭夭点头。

总是觉得陆漫漫说话温柔又好听,很容易深入人心。

两个人又聊了会儿天。

过了好久。

叶恒和古歆大概是终于把彼此喝趴下了。

叶恒被莫修远架着上楼。

叶恒整个人都趴在了莫修远身上,“阿修。”

莫修远有些厌烦的应了一声。

“阿修,我有老婆了。”

“……”莫修远无语。

“你会吃醋吗?”叶恒问他。

莫修远真的很想翻白眼。

“你要是吃醋了给我说一声,哥们会好好照顾你的感受的。”叶恒打着酒嗝说道。

莫修远把叶恒拖进了他的房间,有些粗鲁的扔在大床上。

叶恒一把拉住莫修远。

莫修远皱眉,“放手!”

叶恒本能的就放开了。

麻痹。

叶恒有些不爽,总是对这个男人条件反射。

“好好休息。”莫修远丢下一句话,准备离开。

“阿修,我现在真的很幸福!”叶恒说。

在还没有唐夭夭还没有叶初的时候,总觉得这个世界上,除了叶半仙,他唯一的亲人就只有莫修远。

而他很幸福了,他想告诉他。

莫修远脚步顿了顿。

背对着叶恒,嘴角在那一刻,分明往上扬了扬。

他抬眸看着唐夭夭,看着她走进来。

莫修远对着她微点了点头。

唐夭夭笑了笑,也点了头。

有些事情,真的不需要说得太明白。

她知道,莫修远在让她,好好爱叶恒!

------题外话------

下午二更,还有些番外尾声的甜蜜瞬间。

咱们不见不散。

昨天谢谢亲们的打赏,鞠躬感谢。

现在觉得自己,跟打了鸡血似的。

群么么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