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 而他保证,就是一辈子/豪门重生之妇贵逼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热热闹闹的叶家别墅。

古歆真的很醉了。

她就是很气啊。

为什么别人家的男人都那么能说,就连叶恒这个二货虽然傻逼了点,但也表达了自己的感情,就翟安,闷得像头牛一样。

讨厌死了。

她迷迷糊糊的看着抱着她准备上楼让她去休息的翟安,突然很大声的吼了句,“你放开我翟安!”

翟安怔了怔。

要知道现在大厅中,除了叶恒那二货上楼睡觉了,其他人可都在下面,各自玩乐。

因为古歆的声音,所有人都转头看着他们。

翟安有些尴尬,声音柔和,“你喝醉了。”

“我知道我喝醉了啊,所以才敢对你这么无理取闹。翟安我都受够了,我要和你离婚!”古歆一字一句,说得特别大声。

陆漫漫是把一城安顿好了,才被莫修远叫着一起下了楼。

她看着古歆的模样,真的有些无语。

这二货的世界,她真的不懂。

莫修远抬头看了一眼,表示兴趣不大。

“你喝醉了。”翟安再次开口道,声音明显有些尴尬到不行。

“喝醉了有什么关系,反正我就是忍你很久了!”古歆折腾着,反抗着,从翟安身上跳了下来。

跳下来那一下差点就摔地上了。

翟安眼疾手快的将她桎梏住。

“放开我!”古歆推开翟安。

翟安总觉得客厅投来无数的目光,让他有些,很不自在。

“你说吧翟安,你除了在床上热情那么点外,其他时候冷着一张死鱼眼对我你什么意思?!”古歆指着翟安的鼻子,狠狠的骂道。“你丫的对小夏夏都对我好,麻痹的小夏夏以后成同性恋了,都是你的错!”

“……”翟安真的有些无语。

他上前拉着古歆,“别闹了,我陪你去睡觉。”

“谁稀罕一天都和你睡觉。你技巧又不是很好!”古歆怒吼。

所有人的眼神都特么的非常的意味深长。

翟安真的是忍了又忍。

古歆还特别口无遮拦的继续说道,“不管了,我要和你离婚!”

“古歆!”翟安声音严厉了些。

古歆本能还是有些怕翟安的,但那一刻就是仗着自己喝醉了,一脸不在意。

“过来!”翟安命令。

“不。”古歆拒绝,还往后走了两步。

“真要离婚吗?”翟安问她。

“唔……”古歆觉得委屈到不行。

她就是威胁他一下,想要他紧张一下而已!

他居然来真的。

“呜呜……哇哇……”古歆突然大哭了起来。

就在客厅,众目睽睽之下,哭得撕心裂肺,“翟安你就是觉得我不敢离开你是不是?你就是觉得和这个世界上除了你之外,我就找不到别人爱了是吗?你就是不在乎我……”

“够了!”翟安发怒了。

古歆看着翟安发脾气,整个人更难受了。

她好想她爸爸。

她要回家告诉她爸,翟安欺负她。

她哭得天崩地裂。

“不就是想要让我说爱你吗?!我爱告诉你,就当着大家的面告诉你我爱你,很爱!我不是担心这个世界上你离开我之后没有人爱了,我是怕你离开我之后,我再也没办法爱了!”翟安一字一句,说得特别大声特别用力。

古歆有些懵逼。

话有些复杂,她得好好反应,翟安到底说了什么。

“我怕你离开我之后,这个世界上就没有人,没有人会如我一样,爱你。”翟安说,说着的时候,分明脸都憋红了。

古歆鼻子一酸,她说,“那你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

“谁知道你这么笨。”

“你又说我笨。”

“过来。”翟安叫她。

古歆嘟着嘴,还是扑了过去,整个头全部埋在了翟安的胸膛上,温暖而心安。

“我抱你上楼休息。”翟安温柔的说道。

不管古歆多无理取闹,到最后,翟安都会用最最温柔的态度,宠溺着她。

古歆乖巧的窝在翟安的怀抱里,说道,“翟安,其实你技巧挺好的,我刚刚是骗你的。”

“……”翟安身体有些僵硬。

所有人的视线,真感觉千疮百孔。

“你可舍不得把你让给那些妖艳贱货。”古歆说,“好东西就不能分享,陆漫漫也不行!”

“……”

陆漫漫表示很无语。

翟安觉得他脚步不走快一点,古歆会把他们上床的细节都给分享了。

大厅中的人就这么看着翟安有些疾步的抱着古歆离开。

陆漫漫忍不住笑了一下。

古歆这傻妞。

此刻大北北和小夏夏被翟安放在在客厅玩耍,小夏夏转头看着他爸抱着他妈离开,小眼神可不开心了。

大北北打了一下小夏夏的头,“不准看。”

小夏夏瘪嘴。

他其实从小就被他哥欺负,为什么没有人看到!

他才是全世界最悲剧的那个小孩!

客厅内,一派和乐融融。

偶尔还会因为刚刚古歆的逗逼而调侃几句。

因为都是很熟的朋友,也不会因为主人的不在而显得不自在,所有人该怎么玩,怎么玩。

客厅外。

后花园中。

莫一诺在摘鲜花。

她可喜欢红色黄色粉色的玫瑰了,她小心翼翼摘着,因为特别多刺,但她很想送给她妈妈。

摘得正起劲。

身后突然听到有人在叫她。

她被惊吓住,手指被刺砸了一下,好痛。

她转头看着叶初,看着他站在自己身后。

心里有些不开心。

捉摸着叶初肯定不开心她摘他们家鲜花了。

她将摘下来的花朵放在身后,对着叶初,“我就是想要送我妈妈,你要是不喜欢我马上就走了。”

叶初咬着小嘴巴看着她。

他其实在那边看她很久了,看她摘得很小心翼翼,怕她被刺着手,所以忍不住过来,其实是想帮他。

因为莫一诺的这句话,反而让他觉得自己好像被泼了一身冷水,到嘴边的话就这么咽了下去。

莫一诺看他不说话,以为被她说中了。

她从花丛中出来。

玫瑰花枝比较乱,刺特别多,莫一诺从里面出来的时候,不小心头发被缠着了紫藤上,痛的她好想大哭,眼泪就这么不受控制的流了下来……

叶初连忙上前,一把抓开莫一诺头上的藤蔓。

小手抓开,手心都是被刺刺伤的痕迹。

莫一诺在叶初的帮助下,终于走出了玫瑰丛中,她头发被弄得乱糟糟的,看着叶初好像也有些狼狈的样子。

叶初手心里面一阵阵的痛,但他捏着小拳头,没有让莫一诺看到。

“谢谢你叶初。”莫一诺说。

“不用谢。”叶初说,“你以后别摘花了。”

莫一诺嘟嘴。

就知道叶初不喜欢她把他家的鲜花摘掉。

她说,“我知道了,我去找我妈妈了。”

“莫一诺。”叶初叫着她。

“嗯?”莫一诺眨巴着大眼睛看着他。

叶初脸有些微红,小嘴唇咬了又咬,“我爸爸说以后让我保护你们家。”

“为什么?”莫一诺询问。

“不知道,说必须保护。我现在在锻炼身体,以后会保护你们家的。”

“哦。”莫一诺似懂非懂。

叶初觉得莫一诺对他有些冷淡。

而他也找不到什么词语,和她深入交谈。

他看着莫一诺有些不耐烦的模样,开口道,“你去找你妈妈吧。”

莫一诺很欣然的就转身离开了。

叶初就这么看着莫一诺蹦蹦跳跳的背影,低头看着自己手心中还有血珠的痕迹,这一刻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对待莫一诺,有时候看到她还会莫名其妙的紧张,去训练场的时候,在他没办法坚持完成一个任务的时候,他就会想起莫一诺那张天真的笑脸,然后他就会坚持下去,他告诉自己,以后一定要保护好莫一诺,保护好她……

当然那个时候的叶初根本不懂,有些爱情的因子在从小就已经种下了,而当他发现的时候,好像就晚了。

他好久才会到客厅。

听说他爸喝醉了,他妈在陪着他爸。

他觉得他爸爸真的是傻人有傻福。

他回到热热闹闹的客厅。

莫一诺哭腔着,陆漫漫在帮莫一诺将手上的刺挑了出来。

莫一诺趴在陆漫漫的怀抱里撒娇。

叶初低头看着自己的小手,默默的又藏了起来。

热闹的一天就这么在欢声笑语中度过。

晚上的时候,大家就都走了。

那个时候叶恒也终于清醒了,搂抱着唐夭夭送客。

叶初站在他们旁边。

叶初看着莫一诺趴在她爸爸的肩膀上,很幸福很幸福的模样。

他也突然好想自己长高长大,长大莫一诺可以这么靠着自己……

他脸蛋红彤彤的,连耳朵都红了起来。

他看着莫一诺乖巧的和所有人道别,也会一视同仁的给他道别,但总觉得,现在的莫一诺,再也不会像他们刚认识那会儿,粘着他不放了……

送走了所有的人。

客厅突然安静了很多。

叶初乖乖的回房睡觉了。

叶恒抱着唐夭夭坐在客厅沙发上,一分钟也不要分开。

唐夭夭真是受不了叶恒这么粘人的模样了,但也不想和他闹,就这么任由他抱着,然后躺进了他的怀抱里。

“夭夭。”叶恒在她耳边吹气。

唐夭夭觉得有些酥麻,痒痒的。

她躲了躲。

躲不过叶恒的攻击。

“我母亲去世得很早,我从小基本就是在单亲父亲的阴影中长大,后来有记忆后,就一直跟在莫修远的身上,我很长一段时间都以为莫修远是我亲哥,我总觉得叶半仙对他比对我好,我一直觉得莫修远就是我爸的私生子,所以很长很长一段时间我认为,莫修远就是我的亲大哥,我的亲人。”叶恒说,在说他过去的事情。

唐夭夭点头,“我知道你和莫修远的感情很好。”

“后来我才知道,他真不是我大哥,他还有个亲弟弟。”

“你知道后受伤吗?”

“废话,我总觉得我亲哥被人给抢了去。”叶恒说着,很不是滋味。

唐夭夭忍不住一笑,心口其实还是会有些心酸。

她能够想象,小时候的叶恒是真的和渴望亲情。

“到慢慢长大,人也成熟了些,知道我们叶家有着伟大的使命,知道我们叶家需要背负的责任很多,就一直在那份强大的荣誉下生活,我爸不管我的任何私生活,只要我忠诚我们叶家的祖训就好,其他的,他很少关心我。”

“你在为你以前的花花肠子,找借口吗?”

“我说的是真的。”叶恒有些着急的解释,“我以前一直觉得我的生活方式才是正常男人的生活方式,阿修啊,翟安啊,都是变态。”

“……”

果然异于常人的成长环境,早就了叶恒扭曲的人生价值观。

“然而到现在我才知道,原来有一个家,有一个心爱的女人,真的这么幸福。”叶恒把唐夭夭抱得很紧,很紧很紧的抱在怀抱里,“唐夭夭,你不知道我多爱你。”

“我知道。”唐夭夭说。

“你又不是我。”

“至少我知道,我有多爱你。”

叶恒嘴角灿烂一笑,“这么肉麻的话,我到底氏怎么说出口的。”

唐夭夭脸蛋微红。

爱情总是会让人变得,自己都瞧不起自己,却就是跟个傻帽一样,幸福得要命。

叶恒说,“明天我们再去看看叶半仙吧。”

“嗯。”

“他离开的时候虽然没多说,但我知道他很担心我的个人问题,怕我和他一样,错过了一个人就错过了一辈子。”

“好。”唐夭夭点头。

她也先去看看叶半仙了。

叶半仙对她真的很好,从没有用强迫的方式要求她和叶恒一定要在一起,而现在,她想她应该给叶半仙,好好的表明自己的态度,以一个叶家媳妇的身份,正式的叩拜。

“对了。”叶恒突然想起一个特别严肃的问题,“唐夭夭你是从石头里面蹦出来的吗?”

唐夭夭一怔。

这货又犯二了。

“你都没父母的吗?”叶恒直白的问道。

唐夭夭咬唇。

“你是孤儿?”叶恒看她的模样,忍不住的心疼。

原来他家夭夭比他更惨,居然没有父母。

“不是。”唐夭夭摇头,“但是那年我为了进演艺圈,独自一人来到文城,我爸打电话来说和我断绝父女关系,让我这辈子都别回去了。”

“所以你就没有再回去过了?”

“嗯。”唐夭夭点头,“不知道怎么面对他们。我伤他们很深。”

“你说你真是笨啊!哪里有父母记恨子女一辈子的,明天见了叶半仙,我们带着叶初一起,去找你爸妈!”

“不要吧。”唐夭夭有些心虚。

当年她爸说得真的很倔。

后来她在娱乐圈这么红了这么火了,她父母也没有主动想过要来找她,她有一次还鼓起勇气给她父母打电话,拨通了还没说话,她爸就把电话挂断了,显然是不想原谅她。

再然后,就再也不敢主动联系了。

“你傻啊,等你哪一天要是爸爸妈妈去世了,你会哭死的。”叶恒直白道。

“你很讨厌,我爸妈才50多岁,超年轻的!”唐夭夭不爽。

哪里有人诅咒别人家父母的。

“都50多了,也就最多还能活30多年……”

“叶恒!”唐夭夭转头怒视着叶恒。

他说的是实话啊。

唐夭夭不爽,“你再这么说我生气了。”

“你看你!明明很舍不得自己父母却还要装得不在乎,你现在不会去见你父母跟你父母死了有什么区别……”

“叶恒你个王八蛋。”唐夭夭不爽的扑到叶恒身上。

叶恒很坦然的睡在沙发上,任由唐夭夭这么骑着。

反正,他超爱唐夭夭在他身上的任何姿势。

两个人吵吵闹闹。

叶初下楼,实在是因为手心有些痛,想要找点药膏来查,一下楼就看到自己父母如此……

两个人似乎也感觉到了楼上的声音,抬头看着叶初出现在半楼梯上。

整个世界都安静了。

叶初整个脸一下爆红,红着连忙往楼上跑去。

他觉得整个脸都熬烧起了。

他什么都没看到。

什么都没看到……

唐夭夭看着自己儿子逃跑,一脚踢在叶恒的大腿上。

“啊,痛啊!”叶恒抱着自己的腿。

“谁让你处处发情!”

“天地良心,刚刚是你自己坐上来的。”

“那你为什么会有反应。”

“我家兄弟一向很不矜持。”

“是吗?”唐夭夭嘴角邪恶一笑。

然后下一秒……

整栋别墅响起震耳欲聋的尖叫声。

“唐夭夭你丫的真想我断子绝孙啊……”

“你别拿这个当借口,叶初是你亲儿子。你放心,叶初身体发育正常。”

“……”叶恒忍得心肝肺都不好了!

女人真狠!

……

第二天一早。

叶恒带着唐夭夭还有叶初去了叶半仙的墓地。

一年了。

叶恒跪在地上,看着叶半仙的黑白照片。

现在你在下面和我妈生活得还算愉快吗?!

总之你别担心我了,我已经搞定你儿媳妇了,以后你就和我妈风流快活就好。

唐夭夭和叶初也跪在叶恒的旁边。

叶初每次看到他爷爷的照片就会哭一次。

小眼眶红彤彤的。

唐夭夭抱着叶初。

叶初不爱说话,但对他爷爷的感情,真的很深很深。

一家人看过叶半仙之后,离开。

叶恒订了最近的机票,去了唐夭夭的老家。

唐夭夭一路上紧张无比。

她是真的不知道怎么面对她的父母,也怕他们还是对她,不理解。

到达家门口。

唐夭夭甚至不敢敲门。

叶恒受不了,直接帮她敲开了。

房门打开。

一个中老年男人出现在门口,两鬓有些花白了,脸上的皱纹似乎也多了很多……

离家6年,第一次回来。

唐夭夭眼眶通红,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叶恒给了叶初一个眼神。

叶初恭敬无比的叫着,“外公好。”

老人低头看着叶初。

好久。

有些苍老的声音淡淡的说了句,“都进来吧。”

叶恒搂着唐夭夭进家门。

一个真的特别朴素的家。

其实唐夭夭在成名后,给她父母打了很多钱在他们的账户上,显然,他们都没用。

不大的客厅内,还站着一个中老年妇女。

叶初走过去,非常懂礼貌的开口道,“外婆好。”

妇女眼眶一下就红了。

红着蹲下身体,一把把叶初抱着,抱着说,“终于,回来了……”

终于回来了。

唐夭夭眼泪一下就控制不住了。

叶恒轻轻的帮她擦拭着眼泪。

谢谢你叶恒。

真的谢谢。

叶恒摸了摸唐夭夭的头,宠溺无比。

他说过,他会对她好,他会宠她。

而他保证,这一切,真的就会是一辈子……

……

后记篇。

关于江南。

江南火了。

在AV界创下了自己的一片天地,真的是叱咤风云。

后来唐夭夭让叶恒不要为难江南了,江南却没有离开AV界。

她给唐夭夭的回话是,你没能当上影后但是我会成为AV女王,怎么算,怎么都是她赢了。

唐夭夭表示,她输得心服口服。

关于二胎。

某天早上,某人漱口开始作呕。

叶恒紧张无比,扛着某人就要去医院。

唐夭夭阻止。

或许怀孕了。

谁知道百密会不会有一疏……

叶恒赶天赶地,亲自去买了早孕试纸。

然后两个人像两个孩子看着心爱玩具一样等待试纸一点点反应。

好久。

两个人相视一笑。

有些缘分,就是要顺其自然。

……

番外《逃之夭夭》完。

------题外话------

嗯。叶二和夭夭的番外,就到此结束了。

至于是否怀二胎。

亲们还是明天看吧。

总之,明天就是一诺的番外了。

小宅也不知道说什么好,反正希望你们还在就行。

小宅会努力用心加油勤奋各种乖乖的更新写文。

作为最后一个番外《一诺千金》,宅期待你们一如既往的支持。

爱你们。

么么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